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35 章(乖一点。)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汪佳桦同意了陶牧之的请求, 陶牧之带着林素离开诊疗室,站在了诊疗室门外的走廊。

    被陶牧之带出诊疗室,林素像是重新插入水晶瓶的玫瑰, 瞬间恢复了元气。她站在陶牧之面前,抬眼看着他,道。

    “干嘛?”凶巴巴。

    被她这么凶了一句,陶牧之的神情并没什么变化。他垂眸看着她,道:“汪教授是我们医院资历最深的心理医生。她的能力很出众,诊疗处方也很温和, 会很适合你的病情。”

    林素:“……”

    合着你叫我出来是为了给我介绍我的新心理医生的?

    林素抬眼看着陶牧之,她的眼神在一瞬间千变万化,最后变成了冷漠。

    “哦。”林素满不在乎地应了一声。

    她的态度里,满是对他说的话的兴致缺缺。陶牧之看着她的神情变化,继续道:“但是心理医生在诊疗过程中,肯定会询问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是你心理病症的症结所在, 问出来肯定会让你产生不适。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可以和汪教授表明态度, 表示你不想回答。心理诊疗是个很漫长的过程, 不急于一时, 可以慢慢适应和接受。”

    陶牧之又和她说了一大串。

    林素:“……”

    一秒记住.42zw.

    陶牧之刚才和她说的这一大串里, 全是关于她接下来的心理诊疗的。他像是个第一天送孩子去幼儿园的老父亲, 絮絮叨叨地在她耳边叮嘱着幼儿园的日常。

    林素开始还有所期待,听了一会儿,她就烦了。

    “我又不是第一次看心理医生。”林素不耐烦地提醒了陶牧之一句。

    而在她提醒后,陶牧之像是想起了什么, 道:“对汪教授要注意礼貌,不要随便发脾气, 好好配合。”

    林素:“……”

    陶牧之没再继续盯着她的心理诊疗交代了,可是他话题转走后,却转在了对汪教授的担忧上。她确实是有对心理医生不礼貌,随便发脾气,不配合的前科。但那些心理医生和汪教授是不一样的好吗?

    那时候她是被迫去看心理医生的,现在是她主动过来看心理医生的。她当然会注意自己的言行,好好配合。

    林素烦躁,烦躁中却又有些不甘。她也不知道她不甘什么,可是被陶牧之这样叫出来,她不是只想听他絮叨她的心理诊疗的注意事项的,她想听其他的。

    林素压下烦躁,她歪头看向陶牧之,问。

    “你叫我出来就想跟我说这些?”

    林素问了他一句。她在问他的时候,头是微微仰着的,她茶色的眼睛在问出这句话后,就紧紧地盯着他。林素不擅长伪装,她在看着别人的时候,从她的眼睛里就能捕捉到她心底所想所要。

    她的眼睛像是秋日晨光下的池水,没有一丝波澜。池水倒映着晨光,陶牧之在池中的倒影里看到了他的身影。

    “别怕。”陶牧之道。

    他看着她,这次只说了两个字。而这两个字,却比前面他说的那一堆字更有重量。它们像是刺破了她的胸膛,穿透了她的心脏。林素眼睫轻颤,甚至在这两个字说完后,轻眨了眨眼睛。

    林素接受了他的建议,来做心理诊疗了。

    她往前迈了一步。

    心理病人能迈出这一步,其实并不容易。因为心理病人长期处于消极颓靡的情绪中,这种情绪并不会让他们来主动接受心理诊疗。他们更多的是放任不管,最后恶性循环,直至造成不可逆的后果。

    林素的心理疾病已经很严重了。他第一次见她时,她像是一只拥有完美外表的瓷娃娃,外表光鲜亮丽,可里面不知道已经碎成什么样子了。

    而现在,这么严重的林素主动从那种消极颓靡的情绪中走出来,主动来接受心理诊疗了。这对林素的痊愈来说,相当于已经走了百分之九十九,就还差那百分之一了。

    可那百分之一相比前面的百分之九十九,困难程度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百分之一是林素的心结。

    心理病人患有心理疾病的关键点就在于这个心结。它们被长久封闭,藏得很深,也正是因为心理病人不愿意放它们出来,他们的知了过程才如此漫长。

    而在这漫长的过程中,心理医生能做的只能有耐心引导,真正的战斗还得靠心理病人自己。

    他们要劝服自己,要征服心魔,最后把心结吐出,解开,重新回到这大千世界里。

    这是个漫长,痛苦,又困难的过程,陶牧之治愈过很多病人,他伴随着他们走过了那些痛苦的日程。

    但是林素的过程,他不能参与,无法陪伴。

    他垂眸看着眼前的林素,她的容颜在他的脑海中逐渐变得清晰真实,他安静地看着她,抬手放在了她的头发上。

    陶牧之的手放在了她的发间,他的手在她头顶轻揉了一下,带着极致的耐心和温柔。

    “我就在我的诊疗室。你要是觉得难受,可以随时过来找我。”

    说完,陶牧之眼底浮上一层温柔的笑意,和她说了他最后的一句叮嘱。

    “乖一点。”

    林素歪着脑袋,看着陶牧之。就在两天前,她让陶牧之离开她的家时,林素像是一块没有水分的皱巴巴的洗脸巾。明明是她让陶牧之走的,但是她却觉得她像是被用完抛弃的。

    她就那么干巴巴地在垃圾桶里躺了两天,陶牧之把她捡了回来,放在了水龙头下,耐心温柔地清洗干净了她。在陶牧之的手中,她被水浸润,浸透,她重新舒展开了。

    她不但舒展开了,她还膨胀了!

    林素原本因为陶牧之的离开而收紧的心脏,在这一刹那血液涌入,她的心脏也随之重新舒展膨胀开。

    林素的眼尾轻轻地一扬,她的表情重新灵动了起来。

    而在灵动的那一瞬间,她又收起了灵动,她的眉头重新皱起来,眼中带了些不耐,在陶牧之揉完她的头发,把手收回去的时候,她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知道了!”

    在说完这句话后,林素抬手摸了摸刚才被陶牧之碰过的头发,那上面还留有一些陶牧之手掌的触感和温度。这让她想起了在她生病时,陶牧之一次又一次地摸她的额头。

    他们好像又恢复了以前的那段关系。

    至于具体是什么关系,林素也不知道。反正她难受了两天的心情,现在重新变得明媚快乐了。

    她不耐烦地说完后,抬眼看向陶牧之。

    “还有其他要说的吗?汪教授还在等我呢。”

    陶牧之望着她,望了一会儿后,道:“没了。”

    林素:“……”

    所以他叫她出来,就是说这些没用的嘛?

    林素蹙了蹙眉,嘟囔了一句:“唠叨死了。”

    说完,林素转身朝着汪佳桦的诊疗室走去。从她的背影里,还能看到一些对于他刚才唠叨她的不耐和烦躁。

    可是在这烦躁之中,陶牧之像是看到了她的尾巴,轻轻地翘了起来。

    林素推门走进了诊疗室。

    -

    在陶牧之说要和林素说几句话后,林素就离开了她的诊疗室。不过几分钟,林素敲门进来。汪佳桦抬头,冲着林素淡淡一笑。

    “说完了?”

    林素蹙起的眉宇已经彻底舒展开,甚至连刚刚低落的情绪都已消失不见。她和刚才已经大不一样,但表情上却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嗯。”林素回到了汪佳桦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道:“抱歉,耽误了一些时间。”

    “没关系。”汪佳桦不在意道,“刚才你们出去聊,我刚好看了一下你的资料。”

    汪佳桦说完,林素低眸看了一眼,汪佳桦的手边,是陶牧之递给她的关于林素的相关资料。陶牧之给林素做过三次诊疗,但三次诊疗林素都极度不配合,关于她的相关资料其实也并没有多少。

    想到这里,林素想起刚才陶牧之交代她的话。让她不要叛逆,好好配合汪教授。

    想起陶牧之的叮嘱,林素眉头挑挑,撇了撇嘴。

    汪佳桦看到了林素的这个小动作,也能看得出重新回到她诊疗室的林素紧绷的精神已经彻底放松了下来。她不知道陶牧之和林素说了些什么,但是能看得出陶牧之是很了解林素的,他知道该说些什么让她情绪放松下来。

    如果不是林素对他告白,陶牧之其实应该是最适合林素的心理医生的。

    “那我们开始吧?”汪佳桦望着林素笑了一下,温柔地说了一句。

    汪佳桦说完,林素抬眸看了她一眼。

    在刚才她出去的时候,和陶牧之简单交谈几句,林素的身心都已经放松了下来。而汪佳桦也是个很温柔的中年女人,像个知心姐姐,她说话语气也很温和,声音也很柔软。但是在她说她们开始诊疗时,林素放松涣散的情绪还是稍微那么绷了一下。

    她现在要开始认真接受诊疗了,一开始总是会有些不适的。可是她既然决定来了,就会好好配合的。

    “好。”林素下颌线绷紧,应了一声。

    在确定林素准备好后,汪佳桦笑了笑,她双手交叉放在了办公桌上,道:“我看资料上面写,你的心理疾病是从两年前开始的。那么两年前一定发生了一些事情,促成了你的心理变化。但是如果我直接问你,你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说出来,而且再次回忆两年前的那件事情,你也会很难受。所以,我们从头开始。”

    汪佳桦说到这里,她看着林素在她的话里紧张又放松,继续道:“我们从你小时候开始说可以么?”

    林素的心理问题,是在两年前开始出现的。但是任何一个心理问题,都不会在短时间内凸显并恶化。所以两年前的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索,而这些心理问题的根源,早在很久之前就埋下了了。

    想到这里,汪佳桦抬眸看着林素,问道。

    “你是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是么?”

    汪佳桦一说完,林素眼睫一颤,抬眸对上了她的视线。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