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34 章(就这双大长腿,确实不太适...)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皱紧眉头, 走进了陶牧之的诊疗室。

    门被她推开,和正对着的窗口空气正好对流,风吹在她的耳畔, 将她的头发都吹乱了些。林素抬手胡乱捋了捋自己耳边杂乱的头发,而后,抬眸看向了陶牧之。

    陶牧之穿着医生制服,像是一棵雪中的白桦,挺拔地站在办公桌前。他目光平静地看着她,面对他的到来, 他神情没什么变化,甚至没有开口说话。

    林素舌尖抵了抵前牙。

    她和陶牧之有两天不见面了,她也两天没有被陶牧之这样看着了。再次被陶牧之注视着,林素像是久违地晒到了日光。日光柔软,但却让她不习惯,甚至带给了她一些手足无措地烦躁。

    “你不是说要给我介绍新的心理医生吗?”林素在这种烦躁中, 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她不是来找陶牧之的,她是来找陶牧之介绍给她的心理医生的。只是当时陶牧之只说介绍了新医生给她, 她不知道那个新医生是谁, 所以她只能先过来找陶牧之。

    林素话音一落, 陶牧之平静的目光像是被落水轻点, 起了一丝波澜。林素在说完后, 抬眸看向他,他平静地与她对视着。

    “你现在要见?”陶牧之问。

    “不然呢?”林素道。

    废话,她都过来了,当然现在要见。

    记住m.42zw.

    林素是过来了, 可是她是拧巴着过来的。她浑身逆鳞,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短箭。对于她的反叛, 陶牧之神情平淡,他看了林素一会儿,道:“我问一下。”

    说完,陶牧之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诊疗室的门没关,窗户也开着,风依旧是在对流的。林素站在门口,抬眸看向了打电话的陶牧之。她能看到陶牧之,能感受到风,能闻到诊疗室里消毒水和冷杉混合的味道。

    但是她像是听不到声音。陶牧之就在诊疗室里打电话,她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只能看到他的薄唇在动,唇下是洁白整齐的牙齿,她和他的唇齿打过架。他的唇柔软温暖,牙齿坚硬温柔。

    人在失去另外一个感官的时候,其他的感官会更为敏感。林素观察着打电话的陶牧之,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陶牧之比着两天前更为清瘦了些。

    但是林素觉得是自己感官出问题了。

    两天而已,能瘦多少。而且没有她的折磨,他肯定高兴得升天了吧,长胖还差不多,怎么会瘦?

    在林素心底腹诽的时候,陶牧之已经打完了电话,他朝着电话那旁道谢,而后他挂断电话,抬眸重新看向了她。

    “汪教授刚好有时间,我带你过去。”

    林素在陶牧之打电话时,就那么大剌剌地看着他。他打完电话后,目光猝然收回,刚好对上了她的目光。

    两人的视线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撞上,林素眼底的光芒一紧,将头别向了一旁。

    “好啊,走啊。”

    林素把脸转向了一旁。她侧着脸对着他,从这个角度,能清晰地看到她耳边连接着的侧脸轮廓。林素本就不胖,脸部线条也锋利,两天不见,她的线条依然锋利,甚至在锋利之后,又多了些单薄。

    她精神状态一般,说话时,眼睛里都是紧绷的神色。像是一根被扯到最大张力的弦,再继续坚持一下,就会崩断。

    陶牧之眸光微敛,抿了抿唇。

    “走吧。”

    陶牧之带着林素离开了他的诊疗室。

    -

    离开陶牧之的诊疗室后,林素跟着陶牧之朝着她的新心理医生的诊疗室走着。

    陶牧之在前面带路,她就跟在他的身后。下午四点半,医院也快下班,安静的走廊没什么人,也没人说话,像是只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

    林素听着脚步声,跟着陶牧之走着。她眼眸微垂,视线刚好落在前面陶牧之的双腿上。陶牧之个子很高,双腿也修长挺直。白色的医生制服落在他的大腿上,黑色的西装裤剪裁合体,他每走一步,都能看到他结实有力的大腿轮廓。

    就这双大长腿,确实不太适合她家的沙发。

    想到这儿,林素:“……”

    呸呸呸!他这双腿跟她的沙发有什么关系?他又不会再去她家了,他们也早就没关系了。

    哦不对,他们现在还有关系,现在陶牧之是她和她新的心理医生中间的枢纽。等她和她新的心理医生见了面,连接上了,陶牧之这个枢纽就被拆掉了。

    她和陶牧之,以后顶多是他在医院上班,她来医院诊疗,两人偶尔在医院的走廊或者电梯里,抬头见见,低头见见,说不定见了面连招呼都不打。

    她不知道陶牧之打不打,反正她不打。而陶牧之作为她曾经的心理医生,见了她要当没见到,不跟她打招呼的话……

    她就去投诉!

    想到这里林素抬头看了陶牧之一眼。

    而在她看过去时,两人也已经走到了汪佳桦的诊疗室门前。陶牧之停下脚步,回头也看了她一眼。两人目光对上,林素眼中凶巴巴的眼神还没收回去。

    她又不知道在想什么,陶牧之也没在意,只提醒了她一句。

    “到了。”

    说罢,陶牧之抬手敲了一下门。

    敲门声响起,诊疗室内汪佳桦的声音传来:“请进。”

    得到汪佳桦的同意,陶牧之推开诊疗室的门,带着林素走了进去。

    -

    早在几天前,陶牧之就推荐了林素给汪佳桦。汪佳桦当时同意了,说要联系林素的时候,陶牧之说先帮她联系。后来几天没了动静,今天却突然说病人来了。

    汪佳桦说了“请进”后,诊疗室的门被推开,外面陶牧之带着一个身材纤细的漂亮女人走了进来。

    现在是傍晚,斜阳照进诊疗室里,年轻的男女一前一后地进来。男人高大清俊,女人明艳动人,只是这样看着就格外养眼。若不是两人曾经的关系,汪佳桦倒觉得两人外形上还挺般配的。

    在陶牧之和林素进来时,汪佳桦眼睛里已经带了笑。陶牧之和她打过了招呼,介绍了一下身边站着的林素。

    “汪教授,这是我跟您说过的林素林小姐。”

    在陶牧之介绍完后,汪佳桦眼中笑意更盛,她目光落在了林素身上,笑道:“没想到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得到夸奖的林素,身体线条僵硬了一下,她看向汪佳桦,也打了声招呼。

    “汪教授,您好。”

    “你好你好。”汪佳桦温和地回应着,在回应完后,她对林素道:“过来坐吧。”

    医院心理医生的诊疗室都差不多,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医生在诊疗的时候和患者隔着办公桌交谈。

    而在汪佳桦说完后,也代表她要开始诊疗了,为了不打扰,陶牧之道:“那我先回去了。”

    现在林素已经是汪佳桦的病人了,出于保密协议,林素的诊疗一开始,陶牧之就不应该在汪佳桦的诊疗室内了,尽管他曾是林素的心理医生。

    这是行业规范。陶牧之说完后,汪佳桦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汪佳桦答应后,陶牧之和她微一颔首,和汪佳桦致意完,陶牧之看向了身边的林素,而林素也在看着他。

    陶牧之要丢下她走了。

    也不算丢,他原本也只是带她来见她新的心理医生的,她和汪佳桦认识完,那他确实也该离开了。

    不是陶牧之丢了她,是她丢了陶牧之才对。

    可是即便知道如此,在陶牧之说要离开诊疗室的时候,林素心脏的血液像是瞬间流空,她的心脏都因为血液的流空收缩了起来。

    陶牧之低头看着她,她就和陶牧之对望着。她眉头紧紧锁在一起,也锁住了她眼中的光。她的光全在陶牧之的身上,而陶牧之就在她的注视下,转身离开了诊疗室。

    林素眼中的光随着诊疗室门被关上,一下被挡住了。

    她眨了眨眼,微舔了舔唇。

    她今天是来看新的心理医生的。她为什么来看心理医生?在来的路上,林素想过这个问题,她也有这个问题的答案。

    林素在两年前的事情发生后,她就像是住进了沼泽里。她的周身被黑泥覆盖,身体沉重地被淤泥下拉,伴随着沼泽的恶臭,她一步步堕落,直至完全消失在那臭泥里。

    人若是一直在沼泽中,是不会觊觎外界的光的。林素不想看心理医生,她就任凭自己这样萎靡下去,或死或怎么样的她都无所谓。她已经习惯那样的生活了。

    但是陶牧之带着她见到了光。

    在她和陶牧之一起生活的那几天,林素有人照顾,早睡早起,她能尝到食物的味道,有人和她斗嘴,她有斗志,有期盼。这种生活让她鲜活快乐。在这种鲜活和快乐中,她想,或许她的心理疾病痊愈了以后,她可以一直这样生活。

    正常的生活和生理机能是让人上瘾的,林素的心态也产生了些变化。她在和陶牧之的生活中,像是被他往外拉了一步,看了一眼世界。

    尝到甜头,林素主动想要从沼泽中出来了。

    而如果说她在和陶牧之一起生活后,燃起了想恢复正常的渴望,从而改变她的想法,接受心理诊疗的话……

    她其实完全可以接受别的心理医生的诊疗,没必要非来找陶牧之推荐的心理医生的。

    a市很大的,有很多优秀的心理医生,她有很多钱,能找到最厉害的,最棒的,最好的,甚至比陶牧之推荐的心理医生都要好的心理医生。

    她为什么来找了陶牧之,接受了他推荐的心理医生?

    这个问题,林素没有想明白。她在来的路上没有想明白,见到陶牧之没有想明白,现在陶牧之把她丢在了她新的心理医生的诊疗室里,她也没想明白。

    她只是觉得自己像是断了线的气球,不但飘远了,她还在慢慢变得没有气了。

    林素对重新恢复正常生活的渴望降低了。

    她望着紧紧关闭的诊疗室的门口,眼睛里的光芒一点点流失了。

    汪佳桦是知道陶牧之和林素解除医患关系的原因的,而在看到林素见陶牧之离开时的表现,她也更印证了这一点。看着林素像朵没有水分的玫瑰慢慢枯萎,汪佳桦眸光轻敛,微微叹了口气。

    在叹过气后,她重新笑起来,转移着林素的注意力。

    “紧张吗?”

    诊疗室里,响起了汪佳桦的声音。而汪佳桦的声音,像是一个信号,把她从困顿中截断,让她从那种复杂缠绕的思想中回过了神来。

    林素回过头,看向了汪佳桦。

    汪佳桦在冲着她笑。

    林素确实能找到更好的心理医生。但是陶牧之推荐给她的心理医生,也绝对不会差的。汪佳桦是三院的主任医师,还是大学心理学客座教授,资历非凡。而拥有这样的资历,势必需要时间的积累。汪教授年纪不轻了,看上去有四十多岁。她身材微胖,穿着白大褂坐在办公桌后,看向她时,唇角自然上扬,带着温和的笑意。

    心理医生对于心理病人的第一印象尤为重要。心理病人心思敏感,且偏执,对于心理医生的第一印象,决定了他们对于自己心理诊疗的态度。或是消极对抗,或是无谓沉默,或是平和叙述,或是积极治疗。

    汪佳桦属于第三种。

    她笑盈盈地坐在那里,不像是个心理医生,更像是你学校宿舍里和你和蔼地拉家常的宿管阿姨,像是和你谈心的知心学姐,像是你在所有亲戚中最喜欢最了解也最信任的小姑小姨。

    见到她的那一刻,你会自然放下医生和病人这种病患关系的对抗,沉入到她的笑意和温柔里。

    林素短暂地沉入了一下,思绪又重新缥缈。可是对方就这样看着她,等待着她,林素不能表现地太没有礼貌。

    “没有。”林素道。她说完后,甚至还轻轻地笑了笑。笑过后,她去了汪佳桦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了。

    待林素坐下,汪佳桦温柔地看着她,道:“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的。”林素道。

    在林素说完的那一刻,汪佳桦诊疗室的门被轻轻敲了一下。而在门被敲响的同时,听到敲门声的林素陡然回头看向门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进。”汪佳桦说了一声。

    诊疗室的门被轻轻推开,已经离开的陶牧之重新出现在了门口。打断了心理医生的诊疗,陶牧之眼中带了些歉意。他看向汪佳桦,先道了声歉。

    “抱歉汪教授。”

    道完歉,他看向了站在办公桌后眼巴巴看着他的林素,微抿了下唇。

    “我能先和林小姐说几句话么?”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