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27 章(就算是保姆,雇主也是需要...)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反应过来陶牧之的意思, 林素:“不行!”

    林素拒绝了他的提议,陶牧之看向她:“不打针怎么好?”

    说完,陶牧之像是明白了林素拒绝的原因, 问道:“怕疼?”

    林素:“……”

    她怎么可能怕疼?

    不,不对,这是陶牧之的激将法,她不能被激将。现在不是怕疼不怕疼的问题,是她根本没病,打什么针?

    林素头一下麻了。

    陶牧之还在专注地看着她, 等待着她的回答,林素稳下心绪,道:“我觉得现在这个治疗方式挺好的,没必要打针。就是说现在这个治疗方式虽然慢,但是有效。比如我昨天晚上的温度,就比前天晚上低。而且我刚才说晚上会烧也是猜测, 说不定今晚就不烧了呢。我都快好了,不需要打针这么激进的治疗方式了吧。”

    林素说完不打针的原因后, 她像是自己都不能劝服自己, 看向陶牧之, 道:“你说对吧。”

    两人坐在地毯上, 隔着矮桌目光相对, 陶牧之平静地看着林素,在林素解释完她不打针的原因后,他的眼底没有起一丝波澜。

    “不打?”陶牧之问。

    首发

    “不打!”林素道。

    得到林素肯定的回答,陶牧之没再坚持, 他收回了目光。林素乱七八糟的心跳在陶牧之收回目光后,得到了短暂的平稳, 很快,陶牧之又说话了。

    “你要是临时不打算好的话,我需要张床垫。”陶牧之道。

    林素:“……”

    什么是临时不打算好?这病好不好的我说了算吗?林素刚吐槽完前一句,又反应过来了后一句。

    “床……床垫?”

    林素不知道她不打针怎么就跟床垫扯上关系了。而对于她的惊奇,陶牧之神色如常。

    “如果不打针,只能继续用现在这个治疗方式。这种治疗方式效果太慢,我可能还要在你家住好几天。我不能一直睡沙发,对腰不好。”

    林素:“……”

    睡沙发怎么就对腰不好了?再说你腰好了要干嘛?

    林素家虽然条件简陋,但是林素隔壁次卧的房间里,是有张床的,也只有张床。陶牧之想买张床垫,他好睡在次卧,登堂入室。

    林素:“不行!”

    得到林素的回答,陶牧之又平静地看向了她。

    这对林素来说确实有些困难。

    林素现在虽然看着与常人无异,但其实心理状态比着常人还不是太一样。她有自己独特的一套生活方式,她厌恶改变,讨厌在自己的领地里放进新的东西,就算是一张床垫。

    她是两年前搬进来这个家的,已经住了两年,所有的布局都已经习惯了。如果加入一张床垫,那会像是在她心口上放了一粒石子一样,她想起来,就磨她一下。

    她不答应这个要求。

    陶牧之也并没有强迫她答应这个要求,在林素拒绝后,陶牧之道:“那我这几天照例过来照顾你,等你吃完药,我回家休息。”

    林素:“……”

    和床垫一样,陶牧之也属于她这个领地的侵入者。但是陶牧之又和床垫不一样,床垫进入她的家会让她难受,陶牧之离开她的家会让她难受。

    “也不行。”林素道。

    陶牧之:“……”

    在她又拒绝完后,陶牧之索性放下筷子,平静地看向了她。

    林素:“……”

    她也觉得自己属实有点难伺候了。

    陶牧之提出给她打针,让她快点好,她不乐意。陶牧之退而求其次,让她给他买张床垫保护腰,她拒绝了。现在陶牧之说伺候完她之后,回家睡,她也给拒绝了。

    林素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三个方案在她的脑海里碰撞盘旋,林素眉头蹙起,她低头看着餐盘里的蔬菜饼,没好气道。

    “买买买,不就是床垫吗?我给你买还不行嘛?我又不是没钱,我又不是买不起。”

    林素说完,陶牧之望着她的眸光一动。

    陶牧之本意也只想通过这种方式,戳穿她的小把戏。而他没想到的是,林素竟然不顾自己难受同意了他提议。

    陶牧之的心跳敲了一下胸腔,热血染满了他的身体。

    林素在没好气地答应给他买床垫后,就低头继续啃饼了。陶牧之望着她,半晌没动。等他回味过这种感觉来,他微抿了抿唇。

    “谢谢。”

    林素:“……”

    不客气不客气!烦死了,我给自己家买床垫你谢个球啊!

    虽然答应了陶牧之的要求,但是林素并不高兴,反而有些难受。她还在做着要迎接一个新床垫进家的心理铺垫。

    她拿着筷子夹着蔬菜饼,一边啃一边皱着眉头发呆。

    陶牧之望着她蹙起的眉头,他拿起筷子,继续吃早餐道:“就算是保姆,雇主也是需要答应他们的合理诉求的。这代表你很善良。”

    正啃着饼的林素回过头来:“……”

    真的?

    林素看着陶牧之,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说完这番话后,那种家里多了其他东西的难受和为难像是被这句话给压制下去了。

    是的。陶牧之现在在照顾她,他确实像个保姆。而就算保姆,哪有天天睡沙发的?所以他想睡床这个要求很合理,她给他买床垫这个行为很善良。

    林素又有胃口了。

    她眉头动了动,舒展了开来。但是她不想让陶牧之觉得她是因为他的话才开心的,林素又把眉头皱了起来。

    “哼。”林素表情重新变得生动,她哼了陶牧之的话后,低头继续开心地啃饼了。

    林素的情绪重新明朗,陶牧之看了她一会儿后,也继续吃早餐了。

    -

    买床垫的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陶牧之要上班,买床垫的事儿就落在了林素的肩上。其实这事儿本来也该是她做,虽然床垫是陶牧之要用的,但算是她家的家具。

    吃过早饭后,陶牧之去上班,林素则开车去了家居广场。

    林素从来没有去过家居广场,她就没有装修过。那套房子买完后,她就直接住进去了,连家里那零星的几件家居都是大刚给她置办的。

    当时大刚还提议给她置办其他的,包括次卧的床垫,她嫌家里东西太多,没同意。现在想想,早知道当时同意就好了,也省下现在这麻烦。

    想到这里,林素又腹诽起陶牧之来。

    要说陶牧之一个大男人也是真讲究,她又不是没睡过她家沙发,挺软挺舒服的,她躺一天也没什么,怎么到他这里就对腰不好了?

    林素边腹诽着陶牧之矫情,边来到了家居广场的床垫区。

    现在大上午,家居广场都没什么人,床垫区更是门可罗雀。林素一到了床垫区,就被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

    “小姐您好,请问需要看些什么?我们家床和床上用品都有的。”

    工作人员虽然热情,倒也品质很高,与她保持了社交距离,这让林素也不至于难受。她看了一眼店铺内,和工作人员道。

    “我要买床垫。”

    听到说买床垫,工作人员连忙点头道:“有的有的,我带您过去。”

    说着,工作人员领着林素进去了,在进去的时候,工作人员问:“您是看什么床垫?单人床还是双人床?我们家什么床垫都有的。”

    “双人床。”林素道。

    听到说是双人床,工作人员眼中的笑意更盛,道:“是为了婚房买的吧?您怎么自己来看床垫呀,男朋友没一起吗?要说床垫,还是得两个人一起试过了才好……”

    林素:“……”

    这个工作人员可能是误会了什么。也是,像她这个年纪,来买双人床的床垫,可不就是为了布置爱巢么。工作人员可能见多了她这样的小姑娘,所以直接认定她和陶牧之是男女朋友关系了。

    呸呸呸!什么男女朋友关系?

    林素把这个想法驱逐出脑海,在工作人员还在絮絮叨叨地让她带男朋友一块过来躺床垫上试试的时候,林素道:“我是给家里保姆买的。”

    要说做销售的,那必然都是有社交牛逼症的。听林素说她是给保姆买的,工作人员误会的尴尬只在脸上停滞了一秒,随后重新笑靥如花。

    “哦,给保姆买的呀。那您需要哪款?我觉得这款和这款都不错的,价格适中,很适合保姆房……”

    工作人员还没说完,林素:“给我拿你们店里最贵的。”

    工作人员:“……”

    你这确定是给保姆买的?

    -

    林素这种财大气粗的人,购物就一个字:快。

    挑了张最贵的床垫,林素当即刷了卡。工作人员和她确认了送去家里的时间,下午林素在家,送床垫的师傅可以直接过去。

    确认完时间后,林素就离开了床垫区。

    家居广场的床垫区在四楼,林素买完,乘坐上电梯准备直接去负一楼的地下停车场。但是到了一楼的时候,电梯突然停了一下。电梯停下后,电梯门打开,林素不耐烦地看了一眼电梯门外,而后,她按了电梯门的开门按钮,走下了电梯。

    早在她下楼前,一楼餐桌餐椅区的工作人员就看到她目光瞄向了他们店内,所以林素一下电梯,工作人员赶忙迎接了过来。

    “小姐,要买餐桌餐椅吗?”

    林素:“……不买。随便看看。”

    -

    离开家居广场后,林素去了地下停车场。上车甩上车门,林素给陶牧之打了个电话。

    “喂。”电话很快接通,陶牧之的声音传了过来。

    “床垫买好了。”听到陶牧之的声音,林素努了努嘴,没好气地通知了陶牧之一声。

    林素这话说的语气并不太友好,带着些因为他给她添麻烦带来的埋怨。而陶牧之只关注结果,听了她的话后,他应了一声。

    “辛苦了。谢谢。”

    林素:“……”

    什么“辛苦”什么“谢谢”,搞得就像她是替他装修房子似的。

    “这是我家的床垫,又不是专程给你买的,谢什么谢。”林素道。

    她说完后,陶牧之没再说话。

    陶牧之说话她回怼,陶牧之不说话了,她更难受了。其实刚才陶牧之感谢她,她不应该怼回去。她应该接受陶牧之的感谢,毕竟要不是他想要床垫,她何至于这么一大早跑家居广场。

    想到这里,林素道:“但是你谢谢也是应该的,也是你想要床垫我才买的。”

    听她这么说,陶牧之淡淡应了一声:“嗯。”

    陶牧之应完,林素拉了安全带系上,开始和他吐槽。

    “你也是够能给我添麻烦的,你说要床垫,我就跑来给你买了。但是你还不知道在我家住几天呢。我家的东西都是好的,床垫自然也买的最贵的,这张床垫花了我足足五万八,现在想想也是真不值……”

    床垫是给陶牧之要的,但是陶牧之只是照顾她生病的时候在她家住几天,她感冒还能感几天啊,等她好了以后,或者是陶牧之拆穿她假装感冒以后,他肯定就收拾东西走人了。

    就这么几天,她还花了五万八千块钱。

    在林素吐槽的时候,电话那端安静听着她说话的陶牧之说了一句。

    “那我不走了?”

    陶牧之话音一落,林素翻了个白眼:“那你留在我家干嘛?做压寨老公啊?”

    林素说完:“……”

    挖槽!林素你他妈刚才说了啥?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