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24 章(你会离开我么?...)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还在发着烧, 怎么来了这里?”陶牧之问。

    陶牧之问完,林素赶紧指了指她的口罩,道:“我戴口罩了, 不会传染给你的病人的。”

    先保证完,林素眉头轻轻一蹙,对陶牧之抱怨道:“我不能在家里待着了,我快无聊死了,我想找个有人的地方待着。”

    有人的地方满大街都是,林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陶牧之这里。现在她感觉自己就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 粘着上班的爸爸……不,保姆。

    林素说完,看了一眼只有陶牧之一个人的诊疗室。

    林素:“……”

    “你不是说我无聊了就睡觉吗,但是我在家里睡不着,所以想来这里试试看。”林素给了一个理由,觉得不够充分后, 又给了一个理由。

    她说完,眼睛继续看向了陶牧之。

    在林素进来时, 陶牧之问她的那句话, 本意是担心林素发烧还外出, 会加重病情。但她却理解成了他担心她的病会传染其他人。

    看着小心谨慎的林素, 陶牧之赶她回去的话没有说出口。

    两人一个坐在诊疗室内, 一个站在诊疗室门口,无声对望。林素在等着陶牧之放她进去。

    首发

    陶牧之打量了一眼林素。

    林素穿着长衫长裤,还是十分注意感冒后的保暖的。她戴了一张口罩,口罩下遮了她大半张脸。就从口罩下露出的那部分皮色来看, 她气色也还算不错。除此之外,口罩之上一双狐狸眼灵动明亮, 也确实没有了生病时的样子。

    “过来。”陶牧之说。

    听到他的话,林素立刻走到了他的办工作前。陶牧之抬起手,林素心领神会,俯身把她的额头送到了陶牧之的手里。

    她这个动作急切突然,脸在一瞬间逼近了陶牧之。她的眼睛紧紧看着他,眼睫随着她看陶牧之的动作眨了眨。

    “不发烧了。”她说。

    她的声音隔着口罩,透了出来。还带了一些温热潮湿的气息,陶牧之望着她逼近在眼前的脸,他眉眼微敛,转移注意力到她额前的温度上。

    她额前的触感和今早一样,细腻微凉。没了昨天晚上烫人的温度。她早上时就差不多退烧,现在温度保持到现在,说明差不多快好了。

    确认完温度,陶牧之收回了手。

    “我下午没病人,你可以在这儿休息。”陶牧之道,“但是仅此一次。”

    她今天来得凑巧,下午他没有诊疗的病人。如果有诊疗的病人的话,是不允许除了他病人以外的人留在他的诊疗室的。

    陶牧之话说了两截,林素只听了前半截。能让她在这里睡觉就好了,她才不管是不是仅此一次。

    得到陶牧之同意,林素立刻点头。

    “好呀!”

    说完,她越过陶牧之去了他身后的躺椅上。

    -

    林素对这个诊疗室已经不算陌生了。虽然她现在不是陶牧之的病人,但以前是,她还在躺椅上睡过一次。陶牧之应允她进门后,林素轻车熟路拉开拉帘去躺椅上躺下了。

    躺下之后,林素空荡的心像是被抓在手里的气球,重新有了着力点。她躺在躺椅上,调整了个舒适的姿势。调整完,她仰望着拉帘顶上的天花板,唇角勾起笑了笑。

    笑完之后,林素侧眸,办公椅上的陶牧之正在看她。

    林素反应了过来。

    “哦,对。”虽然说陶牧之下午没病人,可他还有工作,她要是在他的视线内,难免会影响他的工作。林素抬起手,把拉帘拉上了。

    浅蓝色的拉帘在一阵细微的轻响中被拉上,隔断了陶牧之和林素对望的视线。拉帘拉上后,拉帘后的林素没了声音,诊疗室里也安静了下来。陶牧之望着拉帘,眼眸微敛,收回了看过去的目光。

    拉帘虽然拉上了,但林素并没有睡觉。

    拉帘隔断出一个浅蓝色的空间,她就躺在这个空间内,像是躺在了摇椅上。林素仰头望着天花板,在家里时的那种没有着力点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但是依然无聊。

    想到这里,林素侧头看向了拉帘接口处的地方。

    刚才陶牧之亲眼看着她,她不得不把拉帘拉得死死的,现在拉帘接口处,两边的帘子合在一起,阻隔了她的视线,她什么都看不着。只能透过一点点被日光照透后,陶牧之呈现在帘子上的那一点轮廓。

    他的轮廓是伏案的动作,像是看得十分认真。

    今天下午的天气很好,中午的时候,陶牧之开了窗。现在秋风被午后的阳光晒得不冷不热,舒适地吹着窗边的绿植,也吹动了那浅蓝色的拉帘。

    拉帘的下摆随着风吹起,在这闲散的秋风中,陶牧之的身影也随着拉帘像是在晃动。空气中弥漫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还夹杂了一股清淡的冷杉香。

    拉帘能拦得住视线,但却拦不住味道。

    林素闻着陶牧之身上淡淡的味道,她盯着拉帘的接口处,鼓起嘴巴,朝着接口处轻轻地吹了一下。

    “呼~”轻盈的呼吸,像是融进了这场秋风里,原本合并的拉帘伴随着这声呼吸,在接口处开了一处小缝。

    在这缝隙中,林素看到了缝隙外的陶牧之。

    在这短暂而又狭窄的时间和缝隙里,林素眼睫微动,打量了一眼陶牧之。

    陶牧之坐在办公桌后,他穿着医生制服,医生制服内则是深色的衬衫。他早上离开时,她看过他医生制服下穿着的那身衣服。陶牧之是医生,平日的穿着也十分严谨。如此严谨的装束,在医生制服之下,又有了一种别样的魅力。

    也怪不得有人会有制服情缘。

    陶牧之平日的魅力就够大了,再穿上这么一身白大褂,简直魅力翻倍。更尤其是,他是心理医生,平时面对的病人都是心理病人。心理病人大部分心理脆弱,会对心理医生的共情产生依赖,后面会发展为对心理医生产生感情。

    想到这里,林素眼睛眨了眨。

    不知道有没有病人对陶牧之产生感情。林素想。

    在她神思不知道飘往何处时,她微弱的气息带起的拉帘随着她呼吸结束,重新落了回来。拉帘的接口处碰撞,将那狭窄的视线重新封死。

    林素的目光内又变成了一片浅蓝色。

    风还在吹着,林素也没有了睡觉的心思,她坐在躺椅上,一下一下随风吹着拉帘,一下一下在拉帘被她吹起时,看向外面的陶牧之。

    她玩儿得开心而又入迷。

    等拉帘再次落下,林素重新将拉帘吹起,拉帘随着她的气息一抬,露出了狭窄的缝隙。狭窄的缝隙内,陶牧之没再继续看手上的资料。他转头望向她,与她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鼓着腮帮子的林素:“……”

    她看到陶牧之也只是那一瞬间的事儿,瞬间结束后,拉帘也放下来了,林素不知道陶牧之刚才看到了她没有。她的心跳还在因为刚才和陶牧之四目相对而活蹦乱跳的,她赶紧把表情收回,重新躺在了躺椅上。

    “睡不着?”拉帘外,传来了陶牧之的声音。

    林素:“……”

    她来就是要睡觉的,但是现在她却在吹拉帘玩儿,还被陶牧之抓了个正着。怕被陶牧之赶走,林素道:“没有,在睡了。”

    她紧张地说完之后,拉帘外,陶牧之身体轮廓动了动。他收回视线,低头继续看资料了。

    林素的心脏还在猛烈而又不规律的跳动着。

    刚才就在那短暂的时间和狭窄的缝隙内,她的目光对上了陶牧之的目光。陶牧之的眼睛像是夜空下的深海,就那样直白而又深沉地看着她。光是对上这样的目光,林素就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不受控了。

    林素躺在躺椅上,小心地看了一眼拉帘。拉帘上,陶牧之高大的轮廓还在随风起着涟漪,林素安静地看着,呼吸慢慢放松了下来。

    “陶牧之。”林素叫了陶牧之一声。

    “嗯。”陶牧之应了一声。

    “我要是生病一直不好的话,你会一直照顾我么?”林素问。

    她说完,拉帘外的陶牧之沉默了一下。不一会儿,陶牧之的声音传了进来。

    “当然。”

    林素听完,她的心像是开了一朵花。

    -

    林素还是睡着了。

    这张躺椅还是十分有魔力的,林素一觉睡到了陶牧之下班。林素从躺椅上醒过来时,拉帘里的日光都变得柔和了。她从躺椅上坐了起来,低头发了会儿呆,抬手拉开了拉帘。

    “醒了?”陶牧之问。

    “嗯。”林素刚睡醒,意识还不是那么清晰。她看着陶牧之,问道:“你下班了吗?”

    陶牧之正在整理桌面资料,林素说完后,他应了一声:“下班了。”

    “哦。”林素应了一声。

    陶牧之看了她一眼。

    她拉着帘子,坐在躺椅上,脸上还带着刚刚睡醒的困倦。陶牧之看着她,把医生制服的扣子解开,道:“晚上想吃什么?我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去超市买菜给你做。”

    听说陶牧之要先送她回家,林素清醒了一下,她从躺椅上站起来,道:“我不回家,我要跟你一起去超市。”

    刚睡醒的小孩是尤其粘人的。

    听了林素的话,陶牧之抬手解开了袖口的扣子。他看着她,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也行,多个人帮忙拿东西。”

    林素:“……”

    合着她就是拎包小妹是吧?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