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23 章(现在突然升温,有些不对。...)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点都不好吃。”林素说着, 还把剩下的半块三明治放在了餐盘里,皱着眉头和陶牧之道:“没有味道,你有没有放调味品啊?”

    她说着, 像是觉得非常难受,拿过旁边的果汁喝了一口。橙汁是鲜榨的,还有些酸,林素喝了一口,酸得一激灵。

    她退烧了,有胃口, 味觉也恢复了,但是她不承认她好了。

    陶牧之坐在一旁,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后收回目光。

    “你自己在家休息可以么?”

    听了陶牧之的话,林素:“当然不可……”

    “我下班过来。”陶牧之抬眸看向她道。

    听到陶牧之的承诺,林素眼睛动了动。她收回目光, 道:“可以。”

    她像是又乖巧了下来。

    陶牧之看着她抱着果汁杯,眼巴巴地盯着面前的三明治。他心底暗暗叹了口气, 把三明治拿起来递给了林素。

    “我放调味料了。你感冒还没好, 可能味觉不敏感, 尝不到。但是也不能不吃早餐, 不然会难受。”

    一秒记住.42zw.

    林素抬头看了他一眼, 而后神色非常勉强地把三明治接了过来。

    “那好吧。”林素咬了一口三明治道。

    看着她重新吃饭,陶牧之也收回了目光,叮嘱她道:“要是觉得无聊,睡觉就行了。”

    津津有味吃着三明治的林素:“哦。”

    两人还算平静和谐地一起吃完了早餐。吃过早餐后, 陶牧之收拾了餐桌,洗刷了餐具, 而后,离开了林素家去上班了。

    -

    林素快无聊死了。

    明明她平时也是自己在家宅着,但却从没像今天这么乏味过。空荡荡的房子里,多了一个人生活后,好像就被充满了。再等那人离开,也恢复不成原来的样子了。

    陶牧之让她无聊就睡觉,她睡了半晌午,觉也补满了。除了睡觉,她还拿着温度计测量了好几次。几次下来,林素的体温都在36.3,她的体温正常了。

    这感冒也太好恢复了吧!?

    早上陶牧之摸她额头,说她体温正常的时候,她还能蒙骗蒙骗陶牧之。可就现在这个样子,他下午下班回来肯定蒙骗不了。

    那她怎么把陶牧之留下啊?林素着急。

    林素正倒挂在床上给脑袋充血想着办法的时候,她手机响了一个。林素拿过手机看了一眼,陶牧之发了一条短信。

    林素看到短信,从床上一个旋转,坐直了身体,敲了几个字发了过去。

    她刚发完没多久,陶牧之短信回复了过来。

    林素:“……”

    她能吃得了。她生了一天病,昨晚喝粥,今早三明治,她现在嘴巴里没啥味道,又饿又馋。

    但是有这种感觉的只能是没有生病的人,林素不能是这样的人,她得让陶牧之认为她仍在病中。

    陶牧之发来短信,林素看到内容后,嘴巴努了努。她哼了一声,把手机扔到一旁,重新躺倒在了床上。

    看,陶牧之这个保姆多好用啊,还能点菜,她可不能失去他这个保姆。

    -

    林素不想失去陶牧之这个保姆,可是她的病好了,陶牧之不用对她负责,也就留不住了。她得继续让陶牧之对她负责。

    而让陶牧之对她负责,那她就必须继续病着。林素当然不会去做那些冲冷水澡,或者吹冷风这种让自己重新感冒的脑残事儿,她想了另外一个办法。

    下午六点,林素掐点计算着陶牧之下班的时间,下班后开车到她家里的时间,等差不多的时候,她拿了块毛巾,放进了煮好的热水里。煮完捞出后,林素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同时把滚烫的毛巾放凉了些。等听到外面传来电梯的声音,林素立马把毛巾放到了额头上,跑回卧室躺下了。

    上午问了林素晚餐吃什么,她报了些菜名,都是些清淡营养的。下班后,陶牧之去超市采购了食材,拎着购物袋回了林素家里。

    林素家的密码门,在他昨天带林素回来时林素就让他看到了。用密码开了门,陶牧之把东西放下,先去了卧室。

    卧室里,林素伴随着他进门的脚步声,重重地咳嗽了起来。

    陶牧之:“……”

    陶牧之走进门,林素躺在枕头上,虚弱地看着他,哑着嗓子问:“你回来啦。”

    除了嗓子有些哑,她现在已经和常人一样了,甚至说脸颊上还带了些红晕,气色也变得好看了不少。

    陶牧之应了一声,他走到了林素的床前,抬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滚烫。

    陶牧之看了林素一眼。

    而在陶牧之摸着她的额头时,林素的眼睛也在小心地关注着陶牧之的表情变化。见他垂眸看向她,林素赶紧把目光收回,又咳嗽了两下。

    “怎么样了?”林素问。

    “又烧起来了。”陶牧之道。

    听了陶牧之的话,林素眼睛翻了翻,她抿住唇,对陶牧之道:“感冒就是容易反反复复,很难好利落的。”

    说完,林素又是一阵爆咳。

    早上林素的体温已经降下来了,上午也挺有精神,甚至要吃红烧鱼。现在突然升温,有些不对。陶牧之看了咳嗽的林素一眼,伸手去拿体温计,道。

    “测□□温。”

    林素:“不用!”

    没精神的林素突然精神百倍地拒绝了测量体温,陶牧之:“……”

    林素当然要拒绝测量体温,她只用热毛巾敷了额头,可没有敷嘴巴。但是她拒绝得太明显,显然陶牧之也有些怀疑了。对上陶牧之的视线,林素眼睛虚弱地垂下。

    “我不喜欢那个体温计,要含在嘴里,它太凉了,含着难受。”林素抱怨了一下,后又看向陶牧之道:“我刚刚察觉到我体温不对的时候,就已经测过了,38度。”

    她说着自己的温度,蜷着身体抱着小被子,像是极为难受。陶牧之的注意力也没在体温上逗留,只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道。

    “饿了么?”

    林素就等他这句话了,他说完,林素点头:“饿了。”

    “我去做饭。”

    “好。”

    -

    林素就用这个办法,成功地骗过了陶牧之。

    她说了她的体温后,陶牧之没再继续要求测量,去了厨房做饭去了。晚餐都是她点的菜,陶牧之做的。她在点菜的时候,还动了些心思,挑了些有难又细致的菜品。

    陶牧之并不会做一些太复杂的,但是她点了以后,他倒也没说什么,拿着手机照着做菜app,都给她做了出来。

    林素喝着鱼汤,心满意足,更不想让陶牧之离开了。

    但陶牧之还是在吃过晚饭,喂她吃过药后,离开了她家一次。昨天在家里陪她,陶牧之只在客房那里冲了个澡,今天又去上班,下班又急着过来,连衣服都没换。

    陶牧之说了他的诉求,林素大发慈悲地同意,但也只给他一个小时的时间。

    一个小时后,在林素紧张的心情中,家里的门打开,陶牧之回来了。听到开门声,林素从床上跳下来,跑出卧室看了一眼。

    陶牧之换了一身衣服,依旧是衬衫西裤,除此之外,他手上还拎了个纸袋,里面像是另外一套干净的衣服。

    陶牧之有洁癖,一天要换一套衣服,现在这样,最起码他两天不会离开了。

    想到这里,林素的心像是被浸在了温水里。温水泡着心脏,安静地跳动着,林素看了陶牧之一眼,转身回了卧室,关上了卧室门。

    门一关上,林素开心地爬上了床。

    林素上床后,就闭上眼睛开始睡觉了,她入睡格外快,睡眠也是舒适而安心。这种生活她已经两年没有体会过了。

    才一天,林素感觉她依赖上这种生活了。

    -

    第二天早上,陶牧之摸了林素的额头,给她测了体温。林素体温又重新恢复正常,只有36.3°了。早上并没有用毛巾敷额头,这个方法好用,但是陶牧之聪明,她要用的太频繁,他难免会察觉。反正她早上体温正常了,不代表她晚上体温正常,到时候再敷就好了。

    而她体温恢复正常后,陶牧之显然放心了下来。吃过早餐后,就离开她家去医院上班了。

    原本满满当当的房子,又一下瘪了下来。林素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发了会儿呆,林素准备闭眼睡觉。但是闭上眼睛后,她的脑海始终清醒,最终也没有入睡成功。

    太无聊了!

    病着虽然有陶牧之照顾,但是他也就照顾她下班到晚上那一段时间,白天这大把大把的时间,林素完全不知该如何度过。

    她以前也经常自己在家颓着,也没那么难度过啊。

    林素从床上站起来,在床上狂走了三圈。三圈过后,她挠了挠头,跳下床,脱了衣服走进了浴室。

    -

    今天是周三,还算清闲。陶牧之下午并没有病人诊疗,所以在有人敲门时,他还以为是护士。诊疗室门被敲响,陶牧之头也没抬,应了一声。

    “进。”

    门被轻声推开,陶牧之抬头看过去,看到了戴着口罩眼巴巴看着他的林素。

    陶牧之:“……”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