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21 章(我今晚就在这里看着你。...)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到了林素家, 陶牧之把林素放到了床上。

    “陶牧之!”被放到床上的林素从床上蹦了起来。可是因为感冒,头重脚轻,林素蹦了一下没蹦起来, 重新摔回到了床上。她头晕眼花地跟个乌龟一样慢慢爬起来时,身边陶牧之已经不见了。

    林素匆忙下床,离开卧室去了客厅。客厅里,陶牧之正在翻她的冰箱。

    林素:“……”

    林素虽然是个病号,可是有陶牧之在的地方她就有斗志,她拖着沉重的身躯走到了冰箱前, 质问陶牧之。

    “你想干嘛?我告诉你陶牧之,你现在属于非法入侵他人住宅,我现在就打电话让警察来抓你!”

    耳边林素放着狠话,陶牧之眼睫抬都没抬,他打量着林素家的双开门豪华冰箱,里面除了酒, 什么都没有。

    关上冰箱门,陶牧之问:“想吃什么?”

    正在找手机准备报警的林素:“什么吃什么?”

    陶牧之看着她, 问道:“饿么?”

    林素:“……”

    首发

    她当然饿了, 她本来出去就是吃饭的, 但是因为碰到陶牧之, 后续一系列的事情, 她把肚子饿这事儿都给忘了。

    “不饿。”林素道。

    “不饿你去餐厅?”陶牧之问。

    林素:“……”

    要你管啊!

    陶牧之说完这些后,没等林素继续说话,他抬起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男人的掌心冰凉干燥, 林素的脸上窜上一层火热。

    她抬起手,不耐烦地挥掉他放在她额前的手, 道:“干嘛……”

    下一秒,林素被陶牧之打横抱了起来。

    林素现在活脱脱像一杯高热的珍珠奶茶,陶牧之把她抱起来,她杯底的“珍珠”一下放平,血液都在她血管咣当。

    林素身体又轻又重的,被陶牧之抱起来,她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无能狂怒。

    “陶牧之,你给我放开!我让你抱我了吗?松手,你给我松手……嗷!”

    林素重新被放回到了床上。

    “陶牧之……”林素爬起来。

    她还没爬起来,陶牧之卷过旁边的被子,把她给严严实实地裹住了。

    被子裹住后,林素像是丧失了行动能力的粽子,只露了一张风华绝代的脸,恶狠狠地盯着陶牧之。她本就发烧,和陶牧之这么对抗了一会儿,脸上已经浮上了一层红晕。

    病态的林素更有一种病态的脆弱感,这种脆弱感之下,依然是美到摄人心魄的危险和锋利。

    就像是玻璃罩里,最娇艳的那朵玫瑰。

    陶牧之这样看了林素一眼,把视线别向了一旁,道:“你要不说吃什么,我就随便做了。”

    林素:“……”

    你想做什么!?

    在林素头脑混乱,胡思乱想的时候,陶牧之离开了。

    -

    陶牧之离开林素家,先去附近买了些退烧药和感冒药。做完这些后,他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些蔬菜还有米。买完这些,差不多一刻钟后,陶牧之回到了林素家。

    林素在陶牧之离开她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做”是要做饭。陶牧之离开,她裹着被子趴在了门口。等外面电梯开门声一响,林素卷着被子飞速跑回了床上躺下了。

    陶牧之拿着东西进门后,把东西放在了客厅。做完这些,他回到卧室。卧室里,林素躺在床上,用被子裹得紧紧的,像只愤怒的小鸟一样看着他。

    她平时都是妩媚惊艳的,现在气鼓鼓的竟有些可爱。陶牧之眼睛里几不可察地浮了一丝笑意,他走到林素的床前,坐在了她的旁边。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林素也算是明白陶牧之现在想做什么了。他看到她病了,要照顾她。她不稀罕陶牧之突发的善心,但是她可以通过陶牧之照顾她,来折磨陶牧之。

    在陶牧之坐下的时候,林素开始控诉陶牧之。

    “陶牧之我告诉你,我这病就是因为你把我扔浴缸里得的,你……”

    没等她控诉完,陶牧之把酒精消毒后的温度计塞进了她的嘴里。林素一下没了声音,陶牧之看着她,道。

    “我这不是来负责了么?”

    林素那因为生病而乏味的嘴里,因为陶牧之的话,像是含住了一块冰糖。

    -

    既然陶牧之这么有责任心,林素也没再拒绝陶牧之对她的“负责”,她跟个大爷一样躺在床上,心安理得地让陶牧之伺候她。

    陶牧之给她测量了一下温度,38度,温度不低,也还在可控范围内。做完这些后,陶牧之离开卧室,去厨房给林素煮了些粥。

    粥煮完,陶牧之端着碗勺回到了卧室。他坐在床边,把凉好的粥递给林素,道:“吃吧。”

    林素靠坐在床上,虚弱无力地看着他。

    她怎么可能自己吃,既然陶牧之说要对她负责,那就请他拿出负责的低姿态来。照顾病人有这样照顾的吗?饭还得病人自己吃?

    陶牧之说完后,林素手指都没抬一下,道。

    “喂我。”

    林素说完,陶牧之端着粥碗,平静地看着她。看了一会儿后,陶牧之垂眸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递到了林素的嘴边。

    就这么简单?

    林素虽然没被别人照顾过,也没照顾过别人,但她可是看过偶像剧的。

    要吹吹才行!

    粥已经递到了唇边,但林素嘴巴张都没张,抬眼看着陶牧之,道。

    “烫。”

    陶牧之拿着勺子的手没动。

    陶牧之是名医生,还是名心理医生,平时对病人也就是心理诊疗,开开药,没做过这样照顾病人的事情。林素不知道陶牧之家境如何,但看他的穿着打扮,也能看出他家境并不一般,平时肯定没有这样伺候过别人。

    这对陶牧之是项挑战,别的不说,一向不照顾别人的人,现在突然照顾别人,且不说会不会照顾,这在心理上就是一个难关。

    林素说完这些,观察着对面一动不动的陶牧之,漂亮的狐狸眼里浮现上了一丝得意。而她得意没多久,对面陶牧之看着她,把勺子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林素:“???”

    陶牧之总能在她势在必得,以为自己要赢的时候,做出一些令她匪夷所思的行为来。林素病了,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刚才陶牧之把粥递到她嘴边时,她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她是好不容易才忍住饥饿,拒绝了这勺粥的。她本意也只是想折腾一下陶牧之给她吹一吹,谁料到陶牧之这么没耐心直接把她的粥给吃掉了。

    林素气得胸疼:“陶牧之你干什么啊!我说粥烫,我可没说不吃,你干嘛……”

    林素话还没说完,下一秒,陶牧之把粥勺喂到了她的嘴里。

    陶牧之刚才含住勺子,并不是要喝掉她的粥,而是在用他的体温给她凉粥。而在陶牧之把粥放到她的嘴里时,柔软微凉的粥,像小鱼一样就游进了她的喉咙。陶牧之应该还在里面放了冰糖,林素还尝到了一丝淡淡的甜意。甜意从舌头滑到了喉咙,最后被她咽进了肚子里。

    林素:“……”

    见林素把这口粥咽下去,陶牧之看着她,问。

    “还烫么?”

    林素觉得自己要烧炸了。

    她从没有见过这样凉粥的方式,她大为震撼,且面红耳赤。

    “不,不烫了。”林素小声道。

    听她说不烫,陶牧之拿了粥勺,重新舀了一勺粥,他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粥碗被对面

    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病号林素一把抢过去了。

    “我自己吃。”林素烧得浑身发烫,烫得有些烦躁。

    她也不知道为啥烦躁,可能是因为陶牧之永远不按她的套路出牌吧。

    林素在拿过去粥碗后,跟个乖巧的小姑娘一样,一勺一勺安静地吃了起来。她低着头,嘴巴里含着粥,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陶牧之看着她,看了一会儿后,起身离开房间,去给她倒水拿药。

    -

    林素刚喝完粥,陶牧之端着水杯拿着药片重新回到了卧室。有了喝粥的那点小意外,林素现在格外乖巧,拿了陶牧之递的水杯和药片就吃掉了。

    吃完以后,陶牧之看着水杯里还剩了大半的水。

    “都喝完。”

    她发烧,容易烧脱水。

    林素格外有反骨地瞪了陶牧之一眼,瞪完之后,把一杯水仰头干掉了。

    林素喝完了粥,吃完了药,也喝了水,接下来就是要好好休息了。在她喝完水后,陶牧之收拾了一下卧室里的东西。在他收拾的时候,林素躺在被窝里,看着他。

    “你要走了?”林素问。

    陶牧之抬眸看了她一眼。

    被他这么看一眼,林素像是被他窥透了心里的想法,她连忙收回目光,道:“你要走就走吧,我自己在家反正烧不死。”

    说着,林素像小孩儿闹别扭一样,把盖在身上的被子掀开了。

    她做完这些,拿着水杯和粥碗的陶牧之安静地和她对视了一会儿,而后,他微抿了抿唇,把水杯和粥碗放在了地上。

    她的房间连个床头柜都没有。

    陶牧之伸出手臂,拉过了被林素掀开的被子,给她重新盖好。盖好后,陶牧之将她脖颈间的被角掖了一下,道。

    “我不走,我今晚就在这里看着你。”

    林素紧绷的精神和身体在听到这句话后,像是被拿开遮挡板的小溪,重新柔软地流淌了起来。但是她的神情永远不会体现出她的心情。

    “哼。”林素没好气扭头哼了一声,“这可不是我逼你的。”

    她把头扭向了一旁,连带着刚掖好的被角也被她带开了。被角下,她的脖颈上,头发丝潮湿的贴在上面。

    头发开始发潮,代表她开始发汗了。

    也正是因为舒服了,才开始继续作闹。

    陶牧之坐在床边,看着扭头望向窗外的林素,眼底染上了一丝笑意。他抬起手,轻摸了摸她的脸,而后把她刚才发脾气弄开的被角重新掖好了。

    林素有些迷糊了。

    陶牧之对她这般包容,还有这样轻柔地摸她的脸,给她掖被角的动作,实在是有些温柔。而被陶牧之这样温柔的对待,林素甚至从他的动作,表情和他简短的话里感受到了他对她的爱意。

    林素回过头来,对上陶牧之的眼睛,也对上了他眼底还未收起的笑意。

    “你干嘛对我做这些?”

    他拒绝了她的告白,在她诱惑他时,把她扔进了放满水的浴缸里,他不喜欢她的精神,也不迷恋她的□□。但是他会在她闹腾他的相亲时,察觉出她生病带她离开。会照顾她,给她做粥,喂药,提醒她多喝水,还会给她温柔的掖被角。

    这不对,他对她的所作所为很矛盾。她想知道,他到底是矛盾的哪一方。

    林素问完这句话,陶牧之的眼睫轻颤,他微敛了一下双眸,再看她,眼底已经是往日的平淡。

    “你生病是因为我,你让我对你负责。”陶牧之道。

    陶牧之解释完,林素竟没那么好骗,她望着他,咄咄逼人。

    “那你完全可以把我放医院,医院的医生比你照顾得还要好……”

    她还没说完,陶牧之俯身吻在了她的唇上。

    林素下颌一颤。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