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20 章(他就是想脚踏两条船。...)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一腔愤懑中, 林素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她睡眠一向不好,一晚上的时间,断断续续, 能睡着的时间也就在一两个小时左右。其他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合眼畅想。脑海里的影响繁复,像是快速闪过的镜头,她抓不到,也看不透。而就算在睡着的那一两个小时,她的意识也是半睡半醒之间。她甚至都不能说她是睡眠浅, 她是睡眠很薄,像是冬天河面刚结得冰,一碰就碎了。

    但今晚没有。

    林素今晚的“冰”结得很厚,的脑袋像是被冻成了梆硬的冰块,一锤下去连个裂缝都不见。她就沉在那厚厚的冰下,睡得踏实满足。她的精神得到了极大的休息, 醒来时,连神经都不再那么纤细敏感了。

    在刚开始看心理医生, 她没被心理医生骚扰前, 也曾经对心理医生的诊疗认真过。当时医生分析, 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很有可能是因为她的睡眠。

    人在长期睡眠不足的情况下, 会陷入一种死局。因为睡眠不足而精神差, 因为精神差而睡眠不足。这样长此以往,人像是一块布被越抻越薄,最后彻底被撕破,那她对于活着也就没什么欲、望了。

    经过一晚良好的睡眠, 林素对活着十分有欲、望,而她对活着的欲、望不是来源于睡眠, 或者她在变好,而是来源于陶牧之。

    有生之年,只要她活着,她一定要赢陶牧之那么一次。

    不然她死不瞑目!

    林素睁开眼,望着酒店的天花板,她的眼中生机勃勃,斗志昂扬,充满了对征服陶牧之的野心。

    但是光靠在酒店躺着是不能征服陶牧之的,她得起床想办法。想到这里,林素掀开被子,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重新摔在了床上。

    一秒记住.42zw.

    “啊!”林素头痛欲裂。

    失眠患者是经常伴随头痛的,可是林素昨晚睡得那么好,不应该头痛啊。伴随着头痛,她的身体像是被激活,感觉也愈发清晰。除了头痛之外,她感到嗓子有些痒,而且她的身体十分之沉重,别说鲤鱼打挺,她双手撑着都有些起不太来。

    “咳咳咳……”林素痛苦地咳嗽了两声,她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倦意和病态,远没有往日的清灵。

    林素勉强坐起来,她靠在了床上,再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滚烫。

    很好,就昨天陶牧之把她扔进浴缸后,她从浴缸出来,没换衣服直接在床上睡了一觉。吹了这么一晚上冷风,她成功地冻感冒了。

    她竟然感冒了?都怪这天杀的陶牧之!

    “阿嚏!”林素骂完陶牧之后,她自己却打了个喷嚏。

    啊,一个喷嚏打出来,林素的脑袋瓜子嗡嗡作响,差点晕过去。她现在的身体还十分沉重,头重脚轻,呼吸不畅,她快要难受死了。

    林素一个卸力,歪倒在了床上。

    她现在没什么力气了,还是在酒店继续睡觉吧。

    -

    陶牧之是在早上的时候离开的酒店。一晚上的时间,隔壁房间都没什么动静,林素也没有打电话找他。

    早上让酒店给林素的房间送餐后,陶牧之离开酒店去了医院上班。

    周二比周一要清闲一些,上午陶牧之约了几个病人诊疗。诊疗专注,陶牧之只有在病人离开时,才有机会看一下手机。

    一上午的时间快过去,林素一条消息都没有发过来。

    陶牧之看着林素和他的短信对话框,正在想着什么的时候,陶老太太的电话打了过来。奶奶的来电显示在屏幕上一闪烁,陶牧之回过神来,情绪中蓄了些笑意,按了接听。

    “奶奶。”陶牧之叫了一声。

    “在上班吗?”陶老太太问了一句。

    “对。”陶牧之应声。

    陶老太太道:“今天忙不忙?”

    “不太忙。下午诊疗结束,就没什么事情了。”陶牧之道。

    听了陶牧之的安排,陶老太太放下心来,开始和他说正事儿。

    “周末你爷爷给你提的姜家的小女姜芷你还记得这件事情么?”陶老太太问。

    周末陶老爷子在陶老太太的逼迫下,告诉陶牧之隔壁南城陶老太太的朋友的小孙女姜芷会这几天来a市,让他们有时间碰个面叙叙旧。

    说是叙旧,其实二老的目的更是想让他们发展一下。知根知底的家庭,矛盾少,婚姻会更美满和稳固。

    当时陶牧之答应了这件事情。

    他答应这样的事情,也并不代表他接受了二老的深层次要求。只是见个面而已,确实可以叙旧。感情方面,并不是吃一顿饭就能吃出来的。

    “记得。”陶牧之道,“她今晚有时间?我可以约她吃饭。”

    陶牧之这么主动,陶老太太欣喜道:“对对对,就是想让你带她吃顿饭。你看人家大老远来一趟,你可以请她吃吃饭,喝喝茶,有时间可以带她出去玩儿一下嘛。”

    “吃饭喝茶可以,玩儿一下可能没什么时间。”陶牧之道,“现在周二,接下来三天我都需要上班的。”

    听了陶牧之的解释,陶老太太有些遗憾,可老人也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祖孙之间的度,她和陶牧之都把握得很好。她从不逼迫陶牧之做什么,陶牧之也会尽量满足她的一些要求。

    这样挺好的。

    “没关系,那就吃饭嘛。”陶老太太笑着道,“那我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你,你联系她?”

    “可以。”陶牧之笑着应声。

    “好哦。”陶老太太开开心心应完声以后,挂断了电话。

    老太太虽然是个老学者,可是年纪大些后,少了些严谨,多了些亲和。和她聊天时,陶牧之更能感受到祖孙间的亲情,这让陶牧之的心态会很轻松。

    没过多久,老太太把姜芷的联系方式发了过来。陶牧之收到后,在午饭的空余时间联系了姜芷。

    -

    陶牧之和姜芷也算不得是陌生人。两人小时候见过,也一起玩儿过,算是青梅竹马。姜芷今年刚满十九岁,目前在南城读传媒,这次来a市是学校合作,所以来待那么几天。

    陶牧之比姜芷大了七岁,比起小时候,姜芷对陶牧之的依赖要小了不少。她从小就长得漂亮乖巧,长大后,倒比小时候要灵俏了些。

    两人刚见面,姜芷就笑着跑到了陶牧之身边,落落大方地叫了一声。

    “哥哥!”

    陶牧之回头,冲她一笑。

    虽说多年未见,但小时候情谊还在。姜芷没有兄弟姐妹,自小在爷爷奶奶家长大,她认识陶牧之时才5岁,陶牧之已经12岁了。那时候她一个小豆丁,谁都不搭理,就陶牧之愿意耐心地和她玩儿。

    总的来说,姜芷对陶牧之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

    被姜芷叫了一声,陶牧之和她一笑,打量了一眼道:“长高了。”

    姜芷被夸,嘿嘿一笑,她道:“我都这么大了,总不能还和5岁的时候一样高。”

    陶牧之淡淡笑了一声。

    两人是在姜芷来a市住的酒店门口接头的,碰头简单打过招呼后,陶牧之替她开了车门,道:“去吃东西。”

    姜芷上车落座,把安全带系上,问道:“吃什么?”

    陶牧之报了餐厅名字。

    听了餐厅名字,姜芷拿出手机搜了一下,陶牧之已经上车开始开车,姜芷看着app上对餐厅的评价。

    “怎么去这家?很远哎,在城西。”

    他们现在在a市城东的大学城这里,要去那家餐厅的话,得横跨整个a市。就吃一顿晚饭而已,跑这么远?

    “这家口味不错,所以定了这家。”陶牧之道。

    “哦。”陶牧之说完,姜芷也没再多问,应了一声。

    -

    从城东到城西,即使走了高架桥,也得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一个小时后,两人到达了餐厅,陶牧之是提前预约的,他们的座位在餐厅的窗边。这家餐厅就在商厦的一楼,现在到了傍晚,天边斜阳透过窗户照进来,给餐厅浮上了一层温柔的暖意。

    除此之外,餐厅视野很好,即使一楼,但是能远眺到远处的海。

    餐厅带来的体验感还是很不错的,姜芷很满意。在她收回从海上的目光时,服务生也递来了菜单,姜芷把菜单接了过来。

    翻看着手上的菜单,琳琅满目的菜品让姜芷有些应接不暇,她问陶牧之道:“有什么推荐的吗?”

    陶牧之也正在翻看菜单,在姜芷问完后,陶牧之道:“我也没来吃过。”

    说完后,陶牧之建议道:“随便点就好,不喜欢可以换。”

    姜芷:“……”

    你不是说这家口味不错吗?竟然没吃过?

    -

    林素上午在酒店睡了一上午,又吃了酒店送的餐后,有了些力气。用着这些力气,林素办了退房手续,打车回了家。

    虽然她家远没有酒店舒服,可是敏感的神经带来的警惕感还是让她更喜欢在家里。回到家后,林素一头扎到床上,又那么睡了一下午。

    等到傍晚的时候,林素被饿醒了。

    早上中午酒店虽有送餐,可是她精神不佳并没吃几口。一天的饥饿累积下来,林素饿得上头,想打开手机点份外卖,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

    还要爬起来找充电器。

    林素觉得麻烦,索性直接从床上起来,套了件卫衣长裤,昏昏沉沉地离开了家。

    她准备出门找点吃的,顺便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林素家所在的高档小区,并没有什么烟火气,像是那种菜市场啊,水果铺啊之类的都没有,倒是满是一些西餐,日料的高档餐厅。

    这也保证了就算没有菜市场,水果铺,这个小区的住户也饿不死。

    林素出了小区门,准备随便找个餐厅进去对付两口。她正在路上走着的时候,昏昏沉沉的视线内,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林素陡然清醒了。

    她迷瞪了一下,而后站定身体擦了擦眼睛,目光明确地看向了她刚才看到熟悉身影的那个方向。经过她二次确定后,她确定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陶牧之。

    林素:“……”

    林素的心里涌上一堆脏话!

    然而那些脏话,实在是不足以表明她现在的心情。因为她在看到陶牧之时,看到了坐在他对面的一个漂亮女孩。

    女孩穿着打扮皆是不俗,长得也是好看可爱,她边吃着东西,边和对面的陶牧之说着什么。陶牧之望着她,耐心听着她的话,不知道她刚讲了个什么笑话,陶牧之竟随着她轻轻一笑。

    陶牧之这么一笑,林素的气血刹那间冲到了天灵盖!

    他竟然会笑!他们认识了这么久,她都没见他扬过唇角,她还以为他笑肌是坏的呢,这不笑得挺好看的么!

    而这么一想之后,林素更生气了。

    从餐厅里一男一女的气氛来看,他们应该是在准备接触对方,且发展一段感情,就是传说中的相亲。

    之所以林素没觉得那女孩是陶牧之的女朋友,是因为陶牧之说过他没女朋友,而且他们两人之间虽然说说笑笑,可还是差了那么点暧昧亲热的意思。

    不过光相亲就够让林素生气了!

    好啊,他昨天一把把她扔进浴缸,导致她感冒。她现在难受得要死,又饿又累,而陶牧之竟然在快乐相亲。

    相亲也就罢了,还在她眼皮子底下相!

    这是想当场把她气到跳墓吗?

    林素的身体和精神都燃起了熊熊的火!

    那不行。林素想。陶牧之不让她好受,那他也别想好受。

    林素想到这里,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个什么法子。人在高烧的时候,脑子竟然还灵光的。林素刚要想个法子,法子就自己有组织的钻进了她的脑海。

    望着餐厅里一男一女,林素冷笑一声,起身走了进去。

    -

    林素走进餐厅,先迎来了服务生的询问。

    “小姐,请问您有预约么?”

    “我老公在这儿。”林素道,说着她指了一下坐在那儿的陶牧之。

    陶牧之是背对着餐厅门口的,所以也背对着她,并没有发现她。而服务生听说她来找老公,她老公对面却坐了个女孩,一时间眼神有些复杂。

    他眼神复杂,劝解的话还没说出口,林素已经走进餐厅,一屁股坐在了陶牧之的卡座上。

    卡座是双人的,能坐两个人。但因为陶牧之和姜芷是对面坐的,他也坐在了卡座的中间,所以这样林素过来一坐下,半个身体就坐在了他的怀里。

    林素在坐下的时候,身体滚烫,像是没什么力气,她一坐下,正说话的陶牧之眸光一抬,手已经下意识接住她,把她抱在了怀里。

    而对面看到此情此景的姜芷,已经被刺激到睁大了双眼。

    “你们在干嘛?”林素靠坐在陶牧之的怀里,她歪着头,打量着对面的姜芷,突然笑了一下,“该不会是在相亲吧?”

    姜芷:“……”

    姜芷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她在南城,也是在南城的上流圈,见过了不少漂亮的女人。可是面前这个坐在陶牧之怀里的女人,让姜芷对漂亮的阙值一下拔高了。

    她真的很美,皮肤瓷白,头发蓬松长卷,在这卷发下,那一张脸精致得像一件艺术品。可是和她的皮相相比,她更有魅力的是她的气质。

    说实话,就在她那么一下坐在陶牧之怀里的时候,姜芷真以为她是个疯子。

    可就是这种疯子一样的气质,让她锋利而又脆弱。她像是一件上好的宋窑白瓷,极尽雕琢,散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独特的凌厉感。

    这种美女可真是太太太太吸引人了!

    而美女开口的第一句,姜芷就大为震撼,她刚要说话,对面的疯批美人却直起身来,语重心长地告诫了她一句。

    “离开他吧,这个男的是个大渣男!他今天和你相亲是不是?昨天他还跟我一起开房,一起洗澡了。他现在还和我好着,没跟我断呢,就跟你相亲,他就是想脚踏两条船。”

    姜芷:“……”

    不是,小姐姐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姜芷对于她说的话,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可是同时,她又带着满眼的怀疑看向了她身后的陶牧之。

    林素看出了她的怀疑和不信。

    不行,在这样的三角关系里,单凭她自己的一面之词,对面这么单纯的小姑娘,很可能不会相信她。

    想到这里,林素回头用双臂勾住了陶牧之。

    从她进门,到她做了这些,到她和姜芷说了那些话,陶牧之都没有出声。他只是一手揽着她,不让他从他的怀里和她的卡座里掉下去,任凭她闹着。

    那你要这么宽容,我可就不客气了。林素想。

    “宝贝~”林素用她还生着病的沙哑的嗓子叫了一声。这原本是很油腻的一声称呼,可是因为她的病态和无力,带了些沙哑和尾音,极尽撩拨。

    叫完之后,陶牧之目光看向了她。

    在陶牧之看过来时,林素勾住他的手臂用了用力,她甜美地笑起来,对陶牧之道。

    “你昨天不是还说,想要和我继续做吗?我不在意你和别的女孩相亲,只要你晚上属于我就好。”

    说完,林素补充了一句。

    “我可以等你。”

    林素极尽体贴,放低了她作为美女的所有身段,就是为了证明陶牧之是个渣男。她现在这样在姜芷面前说这么一番话,然后潇洒离开。不管陶牧之怎么解释,姜芷应该都会有所怀疑了。

    怀疑他是个渣男,他今天的相亲就失败了。

    想到这里,林素又下了一剂猛料,她的身体贴在陶牧之的身前,看向对面的姜芷,对陶牧之道。

    “你今天想要在哪儿做?酒店,你家,我家,还是……”

    “你家吧。”

    林素剩下的话还没说完,被陶牧之打断了。

    男人用平静的语气说出了平淡的决定,他说完,林素一下没反应过来。

    “……啊?”

    在她发愣的时候,陶牧之已经站了起来。他站起来时,揽着林素腰肢的手臂也没有松开,林素也被他一并带着站了起来。

    站起来时,陶牧之对对面一脸茫然地姜芷道:“抱歉,我还有些事先走了。账我已经结了,你在这儿稍等一会儿,家里的司机会送你回学校。”

    说完这些,陶牧之道:“再见。”

    姜芷:“再,再见……”

    和姜芷礼貌地道完别,陶牧之拖着林素离开了餐厅。

    被陶牧之拖着的林素:“……”

    不,不是,等会儿,这什么剧情?

    陶牧之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