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19 章(我女朋友在和我闹别扭,不...)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答应后, 陶牧之抱着她放在床上后,去了浴室。林素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等着陶牧之洗完。

    想要赢陶牧之可真难啊, 磨磨蹭蹭到现在,临门一脚了他还要先洗个澡。男的对这事儿不都挺猴急么?

    林素躺在床上,眉头不耐烦地皱了皱。

    反正现在房间里只有她自己,林素索性也放下了伪装,起身靠在床上,打量起陶牧之开的这间房间来。

    林素住过很多酒店, 但是从没和男人一起住过。不得不说,酒店还是非常会的。大床房对应的都是情侣,房间内的摆设对于情侣而言非常方便,就连灯光也弄得极致暧昧。

    在这暧昧的灯光下,浴室里是簌簌的水声,她躺在床上等着陶牧之洗完澡。这么一看, 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

    林素眉头舒展,正打量间, 浴室里的水声停下了。

    在水声停下的那一刻, 林素急速回神, 立刻重新躺在了床上。她躺下的时候, 浴室传来开门声, 陶牧之走了出来。

    枕着枕头的林素,视角高度刚好能看到走出来的陶牧之。在她眯着眼睛看到洗完澡的陶牧之时,林素眼睫轻轻一动。

    陶牧之刚洗完澡,他的衣服都已经换下, 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

    陶牧之平日的穿着都是禁欲而严谨的。上班是衬衫西裤,下班是卫衣运动裤, 他的衣服掩盖了他所有的魅力,只留了一张脸。而这张脸,也足以令多数的女人着迷。

    记住m.42zw.

    他的脸是令人着迷的,那他的身体就是令人心驰神往的。

    陶牧之有一副非常完美的身材,尽管他平日的穿着遮盖,但也能从单薄的布料下窥见他的体型。他高大,清瘦,挺拔,结实,每一寸的皮肤之下,都是紧致不夸张的肌肉。

    浴袍的遮挡还算严实,但也比不上平日的衣服,他的脖颈露在了外面,脖颈下,连接着性感的肩颈线和外凸的锁骨。在锁骨之下,是欲遮还露的胸膛,和若隐若现的腹肌。

    陶牧之的身材是非常好的。

    林素看过他打篮球,打篮球时他穿着球衣,球衣短裤下,他的四肢修长,有着很漂亮的肌肉线条。不夸张,刚好紧致又好看。他的小手臂和小腿都很修长,尤其是跟腱。修长而又有爆发力,在打篮球时,一张一弛间,都能看到下面迸发的力量。

    林素的目光定在陶牧之的小腿上,在刚刚打量陶牧之时,她有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林素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甚至让她十分陌生。她有些发呆,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

    这是一种久违的,让人兴奋的神秘感觉。自发,灵敏……

    林素在平时的时候,像是一块没有烛心的蜡烛,她没什么感觉,对任何东西都是索然无味。她想刺激自己,让自己有些感觉,所以她整日酗酒,吃辣吃酸,希望让自己感觉灵敏。可是那种外在的刺激,远不如现在内里的刺激带给她的感觉鲜活。

    就像是一口干涸的泉眼,冒出了细微的水流,水流浸透了她的心灵。

    这是什么奇怪的感觉?林素想。

    她还没想明白,陶牧之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感受着男人气息的逼近,林素快速恢复了迷瞪模式。

    陶牧之走到了床前,林素枕在枕头上,随着他过来,眼睛抬起看向了她。在他洗完澡出来的那一瞬,陶牧之看到她原本朦胧迷蒙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些除了药物反应以外的情绪来。

    可是等他到了她身边,她眼神中那种迷茫随即消失,眼睛里的情绪快速切换回了他在酒吧包厢里见到她时的样子,演技十分出色。

    陶牧之站在床前,低头看着床上的林素,他晦暗的双眸下,泛着一丝微妙不易察觉的情绪。

    “还难受么?”陶牧之问。

    听到陶牧之的问题,林素迅速起了范儿,她蜷缩在床上的身体动了动,抱紧了自己的双臂。偌大的床上,林素的身体显得尤为娇小单薄,她像个孤独无依的小绵羊,抬眼无助可怜地看着陶牧之。

    “难受。”林素可怜巴巴地说。

    她说完,陶牧之单薄的双唇轻轻抿了一下。

    他的唇抿成了一道线,除此之外,他的表情平静如常,眼底也像是如镜面的湖,波澜不惊。

    林素望着他,在想要继续说话时,陶牧之俯身把她抱了起来。

    “我帮你。”陶牧之道。

    -

    陶牧之说完后,抱着她走进了浴室。

    酒店的浴室不大,因为陶牧之刚洗过澡,里面还有热气腾腾的水汽。陶牧之抱着她走过了模糊的镜子前,走到了浴缸旁边。洁白的浴缸里,已经提前放好了一浴缸的水。

    看到浴缸里的水,窝在陶牧之怀里的林素眼尾几不可察地挑了一下。

    原来陶牧之比她更急不可耐,为了节省时间,在他洗澡的时候,帮她把水都放好了。他还真以为她要和他行.鱼水之欢呢。

    “还难受么?”

    在林素望着浴缸里的水时,陶牧之像是最后又确认了一句。他已经问了她好几遍了,林素都被问得不耐烦了,但是该装还是得装。

    “难受。”林素的嗓音伪装的沙哑而颤抖。

    在她说话的时候,她像是藤蔓一般,重新攀附在了陶牧之的身上,她下颌担在了陶牧之的肩膀上。浴袍柔软的触感摩擦着她的脖颈皮肤,她望着前方,眼神里满是平静,但是呼吸却不老实,一下一下地隔着单薄的浴袍吻在了他的肩上。

    “陶牧之。”林素叫了他一声。

    “快点吧,”她催促道。

    她催促完,陶牧之侧眸看了她一眼,应了一声发:“好。”

    林素的心跳随着他这声“好”而激烈跳动了起来。

    她要赢了!

    林素内心狂喜!

    在她狂喜的下一秒,林素身体失重,“砰”得一声,她被陶牧之囫囵地扔进了蓄满水的浴缸里。

    林素:“咕噜咕噜咕噜……”

    ???

    浴缸里的水冰凉,很快浸泡透了她全身,林素的意识在这时彻底清醒,但她还没回过神来,她从浴缸里坐起来,语气已经恢复正常,对陶牧之解释道:“不是,我不是让你这样帮我,咕噜咕噜咕噜……”

    林素又被陶牧之按进了浴缸里。

    重新被按回浴缸,林素在水花翻溅的浴缸里睁开了一双狐狸眼。透明的水中,她茶色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和困惑。

    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在她心里暗骂陶牧之时,陶牧之把她从水里拉了出来。林素浑身湿透,坐在浴缸中,落汤鸡一样地眼神发蒙地看着陶牧之。

    陶牧之坐在浴缸前,眼神平静地看着她,问。

    “药效解了么?”

    林素:“……”

    所以他是故意把他扔进浴缸的?所以一开始他就知道她是装的了,然后将计就计带她来酒店,也没想过做其他事情,只是真的想帮她解药效,还是用了这种方式?

    他把她当啥了?反正没当女人。

    妈的!陶牧之我跟你没完!

    -

    林素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她现在浑身水,冰凉刺骨。可偏偏她的身体里,酒精和她的怒气促成了一团火,灼烧着她的神经。这样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淬在一起,林素觉得自己要炸掉了。

    “陶牧之你他妈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林素破口大骂

    林素从酒吧包厢里的气息奄奄,重新变回了以往的斗志满满,她身上的衣服全都湿了,包裹着她玲珑的曲线,陶牧之从浴缸旁站起来,看着她,道。

    “你不是让我帮你么?”

    林素:“……”

    “谁让你这样帮我了!?”林素不可置信地看着陶牧之,“你整天说我性、冷淡,我看真正性、冷淡的是你吧?”

    她都已经撩拨到这种程度了,他竟然不为所动,还一把把她按进了放满凉水的浴缸里。他这不是性、冷淡是什么?

    面对她的质问,陶牧之是真的不为所动,他道:“这样一样可以解药效。”

    林素:“……”

    谁他妈要解药效了!她就没被下药,解个屁药效啊!她想假装被下药,然后撩拨他,让他想跟她上床啊!这事儿怎么就那么难啊,她对他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想到这里,林素脸色陡然一白。

    她看向陶牧之,问他:“你对我就没有一点非分之想?”

    林素问完,陶牧之望着她,他像是在沉默,又像是在沉思,但是一开口,就是林素心口的老炸弹了。

    “没有。”

    林素:“……”

    “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啊?”林素不可思议地问道。

    “不是。”这个陶牧之倒是很快否认掉了,否认完,还不忘在她心口扎一刀:“我只是对你没有性、冲动。”

    林素:“……”

    又一次!陶牧之又一次深深地侮辱了她!他以后不要再跟她说话了,他直接杀了她给她立个碑算了!

    林素郁猝地站在浴缸里,半天没再有动静。

    她沉默了下来,呆呆愣愣地站在浴缸里,不知道是因为水凉,还是因为气的,她的嘴唇都有些发紫。陶牧之看着她,抬手拿过了浴巾,放在了她的发间。

    “擦一下,别冻感冒了。”陶牧之道。

    他说完,林素气急败坏地扯过他手里的浴巾,扔到了浴室的地板上。

    “滚!”林素道。

    她说完,陶牧之目光随着浴巾落到地上,后又落到了林素的身上。林素也在看着他,她眼中是毫不压抑的怒火。

    “你既然什么都不做,还在这里干什么?给我滚!”林素的声音比浴缸的水还要冰冷。

    陶牧之站在她的面前,林素即使站在比地面高的浴缸内,她仍旧是比他矮的。虽然比他矮,但是她气势不输,眼里全是对他的厌恶和怒气。

    陶牧之望着她眼底翻涌的情绪,他的唇线轻轻一抿,低眸看着林素,声线紧绷。

    “林素,你以为今天生气的只有你自己么?”

    林素:“……”

    今天这事儿,生气的除了她还有谁?赖新啊?那他是应该生气,她为了和陶牧之来开房,把他当做工作人赶走了,任哪个男人被这样对待都会生气。

    但是赖新生气跟你陶牧之有什么关系!你这么问什么意思?

    林素眉头紧蹙,紧紧地盯着他。

    陶牧之在问完林素这句话后,她的眼神里只困惑了一瞬,随后,她自己的怒意很快就遮掩了这丝困惑。她不会明白,也不会想明白。

    她想赢可以,但是她不能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他要是不给她这样的惩罚,下次她指不定做出什么更危险过分的事情来。

    可陶牧之的生气在看着眼前的林素时,却又完全生不起来了。她好好地站在这里,像敌视仇人一样的敌视着他。

    在这么一瞬,陶牧之的心脏被攥紧,又像是如释重负地轻轻放下。

    他眼底翻涌的情绪平定了下来。

    陶牧之站在她面前,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会儿后,最终重新拿了一条浴巾盖在了她身上。他的动作很轻柔,伴随着浴巾的温暖,林素恍惚间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温柔。

    他重新把浴巾放在了她的身上,温暖遮盖住了寒凉,在林素恍惚间,陶牧之起身离开了。

    -

    陶牧之在离开浴室后,好像先回房间去换了衣服。换完衣服,林素才听到了房间门开合的声音。

    门开,她心脏提起,门关,她心脏落下。

    心脏沉沉落下的感觉,让林素又生起气来。她拿着陶牧之临走前给她的浴巾,胡乱擦了一通后,气急败坏地从浴缸里出来了。

    陶牧之对她毫无兴趣。

    她的精神吸引不到他,她的□□也迷恋不了他,陶牧之完全不喜欢她。

    怎么办?

    林素又气又急,甚至还有些久违的难过。她走出浴室,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沙发上搭着的陶牧之穿过的浴袍。

    林素看到浴袍,她收回视线,一个虎扑扑在了床上。

    柔软的床包裹住她,让她在上面有了个回弹。床也是温暖的,但是这种温暖是她自己原本的温暖,不是陶牧之身上的温暖。

    不舒服,不喜欢。

    林素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床上。

    苍天啊!到底怎么才能让陶牧之喜欢上她啊!

    -

    陶牧之离开林素的房间后,去了一楼酒店的大厅。他到了前台,拿了自己的证件,对前台的工作人员道:“帮我在2062的隔壁开一间房。”

    前台工作人员拿了他的证件,早在他过来时,工作人员已经认出了他。前台对于一些特征比较明显的客人还是挺在意的,在半个小时前,这个男人刚抱着一个迷迷糊糊的女人开了一间房,房号就是2062.

    在开房间前,出于职责所在,工作人员礼貌地问了一句。

    “您不是已经开了2062房间了吗?是住的不舒服,还是有什么服务不到位吗?”

    “不是。”陶牧之道,说完,他语气一顿,解释道:“我女朋友在和我闹别扭,不让我进门。我担心她自己出什么事,所以想在她隔壁房间开一间房。”

    工作人员听完,被他的贴心大为感动,连忙道:“我马上给您开。”

    前台很快开好了房间,房间开好后,陶牧之拿着房卡,去了2063房间。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