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18 章(冷静自持的陶牧之也不过如...)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在说完这句话后, 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在了他的怀里。她眼睛朦朦胧胧地看着他,轻轻地呼吸着。

    抱着这样的林素, 陶牧之轻动了下舌尖。他敛起双眸中的火,抱着她离开了包厢。

    “好。”陶牧之道。

    林素微垂的眼睫像是飘冉的白烟,轻轻翘了一下。

    陶牧之答应了,她要赢了。

    只要陶牧之带着她去了酒店,对与她发生关系产生了兴趣,那代表不管他是喜欢她的精神还是她的肉.体, 她都赢了。

    冷静自持的陶牧之也不过如此,面对她这样的美色,他也压制不住男女间最原始的冲动。而等到他释放冲动的那一刹那,她就赢了。

    他还是被她拿捏了。尽管精神没有被她俘虏,可肉.体没有逃过。

    赖新虽然油腻,但有句话说的很对, 男人喜欢精神的拥护,迷恋姣好的肉.体。陶牧之不喜欢她, 可是他迷恋她。

    这样一来, 过往她与陶牧之所有的对抗都成为了过眼云烟。不管以前他赢了她多少次, 她只要赢了这次, 他就输了。

    游戏是他制定的, 只要她能反杀,那他就是一败涂地。

    首发

    她从来都不是他股掌间翻不出的云朵,她是一把小刀,在他把弄着她为所欲为时, 她也可以割破他的手心,放出他的血。

    林素喉间不可抑制地溢出一丝得意地轻哼。

    陶牧之抱着林素往楼梯旁走着, 在临下楼前,他听到了林素在他耳边的这声轻哼。

    它不似她今晚虚软被动的哼声,而像是主动的,带着对胜利渴望的,得意地哼声。它像是一根羽毛,越过短暂的距离,轻搔在了陶牧之的耳廓,进入了他的耳窝。

    陶牧之低下了头。

    他看向了怀里的林素,而在他低头的一瞬,林素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动作,抬眸看向了他。两人目光相对,林素的眼底还有她没有敛去的轻飘飘的一丝志在必得的得意。

    林素的眼睛很灵动,她能够表露出很多种复杂的情绪。而她的情绪转换非常之快,她能从狂躁转为冷漠,从失神转为愉悦,她像是个高度精密的机器人,能够随意操纵自己。

    她在看向他后,那一点点的得意就像是放入热水的冰,融化得连蒸汽都看不见了。她的脸歪在他的肩膀上,可怜的,湿漉漉的,渴望地看着他,喉间还有对他的诱惑和催化。

    “陶牧之,我好热~”

    她在说着这番话时,她的唇齿像是故意地,又凑到了他的耳边。她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草莓香气,和伏特加的烈性气息融合在一起,带着些纯、欲的刺激。

    她像是缠绕在道士手腕的白蛇,明明极尽伏低,可是她并不是被动的。她可以对他付出所有,也可以在刹那间咬破他的手腕,吸干他的血。

    她明明无所行动能力,却又像是把控着一切。

    陶牧之望着她眼中的迷蒙,颊边的红晕,感受着她纤细的手臂,虚弱的力道,轻盈的身体,他心中抬起又落下的心脏,急速流动的血液,被她尾尖儿扫出裂缝的坚固理智,在慢慢,清晰,冰冷地回笼。

    陶牧之对女人并没有太过深入的了解过。

    但他是心理医生,他见过很多病人,他能从病人变幻莫测的情绪和话语中精准地掌握病人的行为目的。

    陶牧之收回目光,看向了楼梯。

    au酒吧二楼是包厢区,紧闭安静,黑暗迷离,走廊或是包厢内,到处都是拥抱接吻的男女。他们毫不在意地释放着他们对对方的渴望,散发着魅力。甚至连这条有着冷气的走廊,都是火热赤、裸的爱意。

    在这样的氛围环境下,陶牧之的心脏收紧,他外放的血液也随之回流,下一秒,他走下楼梯,在一楼狂躁的音乐随着他下楼的动作逐渐清晰时,他的一切都回归如常。

    陶牧之抱着林素越过群魔乱舞的人群,离开了au酒吧。

    -

    到了外面之后,酒吧里的热闹和热烈都被阻隔在了门内,夜间偌大的空间,秋风流动,酒吧外的空气冰凉而清新。

    林素勾着陶牧之,她的身体因为外面空气的流动而慢慢变凉,她手臂动作,贴向陶牧之的身体也更近了些。在酒吧时,她从他身上汲取凉意,出来后,她倒是开始从他身上汲取暖意了。

    像是受了凉的小绵羊。

    而在她这样与他厮磨的时候,陶牧之打开车门,把她放在了副驾驶上。

    陶牧之抱着林素,把她往副驾驶上一放,他的手臂已经松开,而挂在他身上的林素动作一动未动,依然挂在他的身上。

    陶牧之:“……”

    陶牧之抱着她的手臂松开了,可是林素却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样,始终抱着他的脖颈。而男人力道大,就算被她这么勾着,也并没有任何吃力。

    只是她迟迟不松手,陶牧之上下动了一下,像是筛糠一样,想把她抖下来。

    他抖了一下,林素还是紧紧搂着他,没被抖下来。

    陶牧之:“……”

    可能是感受到了她这块牛皮糖的顽强,陶牧之重新把她抱了起来,她的双腿攀在了他的腰间,他的双臂搂在了她的腰间,两人就这样粘在了一起。

    她勾着他的脖颈,脸颊搭在他的肩膀上,眼睛里是楚楚可怜。

    “我不想跟你分开。”林素道。

    “我就想抱着你~”林素继续撒娇。

    她跟个小孩一样,哼哼唧唧,难受地在他怀里磨蹭。每一下磨蹭,都是一次撩拨,她在做着最后的发力,以确保到酒店时,陶牧之能迫不及待地把她剥皮拆骨,吞入腹中。

    面对她的撒娇和撩拨,陶牧之的血液在慢慢冷却后变为平常的温度。

    “你不上车我没法帮你。”陶牧之道。

    他问:“或者你想在车上直接做?”

    林素:“……”

    林素虽然想招惹得陶牧之对她迫不及待,却也没有想让他在车上就迫不及待。车上空间太小太封闭,都不够她耻笑陶牧之的。

    想到这里,林素“哎呀哎呀”松开了陶牧之的脖颈。与此同时,陶牧之重新把她放回车里,林素就这样坐在了副驾驶上。

    陶牧之放下林素,看了一眼在副驾驶上迷糊得不省人事的林素,关上了车门。

    车门关上,陶牧之上车发动了车子。

    “安全带~”林素说。

    陶牧之回头,林素半张脸隐在车影里,她眼巴巴地看着陶牧之,道:“我没有力气自己戴安全带。”

    她说完这些,同样在车影里的陶牧之,脖颈是曝露在路灯照透车窗玻璃进来的光芒下的。在这灯光中,她说完这句话,林素看到陶牧之脖颈间的喉结,轻轻滚动了一下。

    要说男人最性感的地方,莫过于这脖颈间的小小凸起。而像陶牧之这种禁欲清冷的男人,他喉结的一上一下,都带着致命的性感。

    看着他的喉结,林素竟真有那么一瞬间的发热。

    但现在不是她迷糊的时候,是她让陶牧之迷糊的时候。

    林素急速回过神来。

    在她回神间,男人的身体倾轧了过来,他的胸膛与她距离极近,手臂抬起,拉过了安全带。

    封闭的车厢,暧昧的氛围,火热的空气,安全带的拉扯发出细微的轻响,林素望着面前的陶牧之,她的双手抬起,扶住了男人靠近她的侧脸。在扶住的那一刹那,她的唇印在了他的脸颊上。

    这个动作做完,车里的两个人都是一顿。

    林素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意义。她想要让陶牧之在开车的时候,也别忘记了有个她在,她想在这时候再刺激他一下。

    可是原本她是想抱住他的脸,在他耳边呵气的。她怎么就抱着他的脸,亲上去了呢。

    林素的心跳在她做完这个她自己都不可思议的动作后,不受控的“砰砰”乱跳了起来。而也多亏了她砰砰跳的心脏,让她的脸颊滚烫,以至于不会在陶牧之这么近距离的看向她时露出破绽。

    陶牧之在林素亲完他以后,就侧眸看向了林素。在车影和背光下,他即使靠着她这么近,林素都看不清楚他眼中的神情。

    她不知道他是以什么情绪看她的。

    但是肯定不是冷漠就对了。

    像她这样的大美女,一下亲他这么一口,任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住?哪个男人都抵挡不住。而在这个时候,需要她进一步地发力。

    “快点。”林素望着陶牧之,轻声催促。

    “我有点受不了了。”

    颊边似乎还留有她唇间的温度,陶牧之低眸看着极尽蛊惑的林素。看了一会儿,陶牧之回过头,开车驶入了主路。

    -

    酒吧附近到处都是酒店,三分钟后,陶牧之把车停在了一家星级酒店门口。车子停下,陶牧之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抱起林素走进了酒店。

    酒店前台看到林素神志模糊,在确认两人是男女朋友后,给他们做了登记,开了房间。做完这些,陶牧之抱着林素去了他们的酒店房间。

    在门卡刷动门锁发出“嘶啦”一声响的那一刹那,林素的心跳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这不是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而产生的激动心跳,这是对于她即将要赢了陶牧之而产生的喜悦。

    陶牧之抱着她进门,在放下她后,她就急不可耐地搂住陶牧之,极尽自己能力地对他放纵了起来。

    “陶牧之,你能不能快一点……”

    林素跟个水蛇一样在陶牧之身上乱扭。

    她抱着陶牧之,陶牧之的身材非常好。她看过陶牧之打球,别看他平时斯斯文文的,实际上打球力道和速度都非常刚猛。

    就是不知道他的意志力刚猛不刚猛。

    想到这里,林素开始动手了,她双手放到了陶牧之的领口前,想要把他的衣服直接脱下来。而在她用力往下脱的时候,她的手被陶牧之握住了。

    林素:“……”

    两人已经到了酒店,房间已经关门,陶牧之也可以帮她了。被这样握住手,林素眼神里闪现出一丝不耐,但是还要装作一副难以忍受的样子。

    “你不帮我吗?”林素问。

    林素就在他的怀里,双臂搂在了他的脖颈间。她仰头看着他,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带着可怜兮兮的渴望,像是就等着他这个救世主了。

    “洗澡。”救世主道。

    林素:“……”

    要不说医生就是麻烦,还有洁癖,救人之前还要先洗澡。不是外科医生有洁癖就算了,你一个心理医生洁癖什么?怎么?神经病还传染啊!

    林素大为无语。

    本来她又不是真跟他做,她就是想让他对她主动一下,主动那一下,她就立马翻脸。但林素的脸都想好怎么翻了,陶牧之却一直拖着迟迟不给她这个翻脸的机会。

    行吧,做戏做全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林素:“那我先……”

    “我先。”陶牧之道。

    “行。”

    谁先都一样,反正最后又不做。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