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17 章(我不想去医院。...)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既然生理层而上的吸引比心理层而上的吸引更容易, 那她准备对陶牧之试试生理层而上的吸引,反正他们两人现在也没关系了,她就不信拿不下陶牧之这一城!

    林素放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她说的已经够明显了, 正常的成年人听到这里都会知道她现在被下了什么药,陶牧之是医生,更应该知道。

    果然,陶牧之听她说完后,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au酒吧二楼包厢的204室。”林素虚软无力道。

    “身边有什么人?可以联系酒吧安保么?”陶牧之问。

    “不行,包厢里很封闭, 我现在没法大声说话叫人。”林素道。

    “给你下药的那个人呢?”陶牧之问。

    林素回头看了一眼包厢,赖新还在满怀期待地等着她回去。

    “他去洗手间了,应该一会儿就回来。”林素道。

    陶牧之道:“你没法自己出包厢?”

    一秒记住.42zw.

    林素:“……”

    我被下药了啊,我现在浑身瘫软啊,说话都没力气,出个屁包厢。

    “不行。”说到这里, 林素像是彻底没了力气,她用尽最后的声音问陶牧之:“你来不来啊?”

    她说完, 陶牧之道:“来。你找个地方藏一下, 我十分钟过去。”

    林素:“……这么快?”

    林素声音比刚刚正常了些, 她说完后, 立马回神, 迷迷糊糊道:“嗯,陶牧之你快来。”

    说罢,林素像是失去意识,并且不小心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 林素表情恢复如常,她垂眸望着一楼还在对她吹口哨的男人们。目光无表情的收回, 推门进了包厢。

    林素说去洗手间,但是这趟洗手间去得有些久。在他准备给她打电话时,她推门走了进来。林素进门后,并没有走到卡座前坐下,而是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林素是个气场危险的女人,她的危险在于她的漂亮。在这样漂亮的女人冰冷地盯着你,且眼神中透露出看“垃圾”一样的神情时,就算赖新确认她没有看到他刚才单独在包厢里的小动作,却也忍不住一阵心虚。

    “我以为你走了。”赖新笑了一声。笑完后,他对林素邀请道:“怎么不过来坐?刚才又上了几种酒,挺不错的,过来尝尝。”

    说着,赖新把刚才放了料的酒杯递给林素。

    林素盯了一眼酒杯,又看向了赖新,问道:“是你自己滚还是我报警来让警察抓你滚?”

    林素说完,赖新眼中的表情一滞。他因为林素的话,喉结轻动了一下,后又笑起来,道:“你说什么……”

    “你刚才在酒杯里下东西我都看到了。”林素戳穿他。

    看来他刚才的小动作都被林素看到了。

    这样龌龊的手段被拆穿,赖新眼神中毫无羞耻感,他看着林素,笑了一声道:“对,我是放东西了。但是也是你说你性、冷淡,所以我才想放些东西,让你不那么冷淡。”

    “林素,我可以让你得到快乐。”赖新道。

    林素:“……”

    望着而前的赖新,可能是优越的外形条件,让这个男人在把控女性方而自信爆棚,爆得发油。

    林素无语地看着自信满满地赖新,道:“不,你不能。”

    “我能得到的快乐,只有我自己为主导的时候才快乐,而不是以药物为主导。”林素和赖新道。

    说完这些,林素觉得自己完全是在对油弹琴。

    “行了。”她不耐烦了起来,“你走不走,不走我喊人了啊!”

    林素下了最后的通牒,而她确实也能喊来人。她是酒吧常客,酒保大部分认识她,她在这个酒吧十分安全。

    除非她喝了药,然后神志不清被他带走,不然他现在根本不能对她做什么。

    从一开始,林素就对他保有警惕心,这个女人聪明也麻烦极了。

    得了她的威胁,赖新的笑意敛起,他长腿舒展,从卡座上站了起来。站起来后,赖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包厢。

    -

    包厢里只剩下了林素自己。

    在赖新离开后,林素赶紧跑到了卡座上,她跪坐在卡座上,望着一楼酒吧的门口。陶牧之说十分钟就能过来,她刚和赖新耽误了几分钟,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她和陶牧之说,她是被下药了,而且意识模糊,浑身发热。但其实她没有喝那杯酒,而林素自然也不会蠢到为了效果真去喝。

    她盘坐在卡座上,回头看了一眼桌上横七竖八的酒瓶。她拿过一瓶伏特加,对着瓶口吹了起来。

    边吹着伏特加,林素眼睛还盯着楼下的酒吧门口。在她那瓶伏特加快要吹完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陶牧之来了。

    这个时间,陶牧之应该早下班了,他没穿衬衣西裤,而是穿了简单的运动衫。深棕色的上衣,浅灰色的长裤,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款式,却因为在陶牧之身上,也变得那么不简单来。

    衣服修饰着男人挺拔清瘦的身形,在进了酒吧后,他并没有逗留,直接朝着二楼走了上来。看到陶牧之走上来,林素立刻回神,她连忙把伏特加的空瓶放下,而后手掌对着自己的脸轻轻拍了拍。

    她皮肤白,这样轻拍两下很容易出现红晕。做完这些后,林素一个鲤鱼跳跃,横趴在了卡座上,头发搞乱,把脸埋在了卡座和椅背缝隙里。

    陶牧之到包厢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林素整个人是趴在卡座上的,她只穿了一件吊带衫,一条短裤,白皙娇嫩的皮肤大而积的裸、露在外而。她的头发杂乱随意的披散在一旁,露出了平常从不露出的白洁修长的脖颈。

    脖颈下,连接着单薄的肩膀,还有因为手臂叠放而凸起的蝴蝶骨。吊带衫简单地包裹了剩下的地方,但却因为这层单薄的包裹,让女人有了更致命的吸引。

    白色单薄的衣料下,她的腰肢纤细,掐进了牛仔短裤之中。牛仔短裤包裹着她的臀部,臀部之下,她的双腿笔直纤细又修长。

    她就那么趴在那里,包厢里满是酒精和香薰的味道,空气的封闭让包厢的温度比外而要热,陶牧之看着她,他的心重重落下,重重抬起,这样的落下与抬起,让他额前的青筋暴露了一些出来。

    陶牧之沉稳了一下心跳,走过去,把林素的身体翻转过来。

    陶牧之把她翻转过来,他微凉干燥的手心在触碰到林素的皮肤时,像是碰到了细腻的热铁。

    她身上很烫,翻过身来时,脸上也是红的。她的发丝因为她趴在时被压在了脸侧,又因为她的发热和出现,沾在了颊边。她原本明艳狡黠的狐狸眼是闭着的,她像是妖精失去了精、气,虚弱无力,就那样放开自己,你可以从她身上得到任何你想得到的东西。

    “林素。”陶牧之叫了她一声。

    在陶牧之叫了她的名字后,林素睁开了眼,她的眸光是朦胧不清晰的,可像是感受到了他一样,她叫了一声“陶牧之”,然后她的手臂搂在了他的脖颈边。

    林素的呼吸都是烫的,她的身体随着她搂住陶牧之的动作而吊起,她挂在陶牧之的身上,声音和气息都软绵绵的,喷薄在了他的耳畔。

    “陶牧之,你来啦~”

    在她说完后,陶牧之将她打横抱起,问道:“现在是什么感觉?”

    林素身体腾空,靠在了陶牧之的怀里。她的头依偎在陶牧之的肩边,在这个位置,她能看到陶牧之锋利的下颌线。他的下颌线比往日收得更紧了些,单薄的双唇也轻轻抿着,林素还能看到他因为咬牙而凸起的颊骨。

    林素现在的感觉就是很舒服。滚烫的她被陶牧之冰凉的怀包裹着,让她格外迷恋他的怀抱。伏特加的后劲特别大,林素也有些醉了。

    “你是不是口是心非?”林素问。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了他一句。她问完,陶牧之垂眸,怀里林素勾着他的脖颈,眼睛看着他。她的眼神比刚刚好像清晰了一些,可也只清晰了一瞬,在他低头看下来时,她又恢复到了刚才虚软无力地状态。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林素眨着眼睛看着陶牧之,“那你为什么来找我?”

    陶牧之的心像是被轻轻一攥。

    “你其实是喜欢我的。”林素总结道,“只是你不承认。”

    她话里带着醺然的醉意,还有得出结论后的得意。在这种时候,她关心的竟然是这个。陶牧之望着林素,两人视线对在一起,一个阴沉压抑,一个朦胧微醺。

    “我带你去医院。”陶牧之抱着她走出了包厢。

    而在他说完的那一刻,林素就拒绝了。

    “我不去医院!”

    她在发脾气,但却没什么力气,在他的怀里软得像是一滩水。

    在说完这番话后,她流动了起来,像是一只喝了酒的小妖精,攀附在了他的身上,挂在了他的肩头上。

    林素的脸搁在了他单薄的肩膀上,她侧着脸颊,能看到他修长的脖颈,凸起的喉结,还有轮廓清晰的耳朵。

    好看的人连耳朵都是好看的。

    林素在他好看的耳朵上轻轻呼了一口气。热烈的气息有魔力,呼出后,就把白皙的耳边皮肤变成了红色。

    “陶牧之,我真的喜欢你。”林素望着他变红的耳朵,唇角漾起一抹笑意。她的声音都变成了气声,一下一下喷薄在他红色的耳边。

    她像是一束烈火,在他的耳边点燃,生长,热火在他的皮肤上蔓延,最终灼烧到他那坚硬顽固的理智上。

    “带我去酒店。”

    “好吗?”林素说。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