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13 章(像块白软香甜的棉花糖。...)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一点都不觉得打扰,反而陶牧之要去她家,她觉得很开心。两人一起下了车,朝着林素家所在的单元楼走去。

    林素住在小区最里侧的那幢楼,走过幽长的小径,林素带着陶牧之刷卡进了她家单元楼所在的电梯。

    这个点也没什么人用电梯,电梯里只有林素和陶牧之两个人。林素后靠在电梯上,看了陶牧之一眼。

    “他们有邀请你回家坐坐吗?”林素问。

    林素问的是陶牧之顺路送回家的同事们。他已经答应她去她家坐坐,现在两人已经在去她家的电梯上,可她还对车上两人的对话耿耿于怀。

    “没有。”陶牧之道。

    得到满意的答案,林素笑起来:“还是我有礼貌。”

    夸奖完自己,电梯门开,林素开心地下了电梯。

    -

    林素居住的房子是一梯一户,整个楼层就两家。两家对门,下了电梯后,林素去了右手边的家门口,按了指纹锁开了门。

    记住m.42zw.

    她今天下午就离开了家,家里还没开灯。林素进去,打开了门口的灯,而后热情地邀请陶牧之进了她的家。

    陶牧之随着她的邀请,走进了她的家。

    林素的家基本上不能算是一个家,顶多只能算是一套房子。她家很大,面积应该不下一百五,但是这么大的房子,没有任何的装修,墙面甚至还是水泥。

    除了装修简陋,她家的东西也格外简陋。入目只有一台冰箱,一张沙发,一张桌子,一张地毯……冰箱在什么都没有的厨房和客厅连接处,桌子和地毯在客厅正中央,沙发则奇怪地摆在了落地窗前。

    和墙面的粗糙水泥相比,地板好歹贴了瓷砖。只是瓷砖被一本本杂志和一张张照片杂乱的覆盖着,灰色的水泥让整套房子有一种孤寂的冷意,而地上色彩艳丽的杂志和照片则让这个家染上一丝荒诞。

    林素家不像个家,倒像是个冰冷的行为艺术展厅。

    在这个展厅里,能看到的家居和瓷砖,都能看出品质和昂贵。她并不是没有钱装修,她是不想装修,而且也习惯在这样的家里生活。

    进门之后,林素脱掉鞋子,赤脚踩在了地上的杂志和照片上。她踩过这些东西,去了客厅尽头的房间门口。

    “我洗个澡换身衣服,你随便坐。”林素笑着和陶牧之说完,转身走进了卧室。

    在进卧室后,她并没有关卧室的门,她的手从后腰进入后背,手指在上衣下动了两下,解开了她的内衣。做完这些,她的双手垂落在腰间,撩起衣角将她的上衣脱了下来。

    她像是忘记了家里有人,又像是忘记了卧室没关门,背着身直接脱掉了衣服。上衣包拢着她的长发,掀起露出她白皙纤细的腰肢,在衣角再往上抬时,陶牧之收回了目光。

    林素确实没有邀请过别人去她家里,她的待客之道和她的家一样荒诞。而陶牧之像是习以为常,他收回目光后,看向了落地窗前的沙发。

    林素让他随便坐,她家唯一能坐的地方也就是这张沙发。陶牧之走过地上的一本本杂志和一张张照片,最终来到了沙发前。

    沙发上,还是杂志和照片。

    陶牧之目光垂落在那杂志和照片上,他看了一眼,弯腰拿了一本杂志。

    杂志不能算是普通的杂志,比较知名,很受年轻人的喜欢,陶牧之甚至在闲暇时看到医院的小护士们抱着同名的杂志看过。

    这是本娱乐杂志,上面不少明星的照片。这些明星们的照片里,就有林素拍的。

    林素是个很著名的摄影师,不然也不会被这种杂志约稿。她从十八岁开始,在摄影界崭露头角,自此国内外的各色杂志上,都能看到她的作品。

    陶牧之拿着杂志翻看着,正看着的时候,卧室的方向传来了林素的声音。

    “你怎么还没坐呀?”

    她话音一落,陶牧之抬眸看过去,这一抬眸,目光再也没落下。

    林素刚洗完澡,她刚洗完澡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浴巾。浴巾从胸前包到了大腿,她的皮肤大面积的暴露在外面,白皙湿润,像是能看到上面还未擦干净的水珠。

    她在洗澡的时候也洗了头发,白色的包头巾把黑发包拢,只留了一张白净的小脸。她的脸庞细腻光嫩,精致温润,一双眼睛盈盈如小鹿,一张唇饱满红润,带着淡淡的水光。

    她就这样出现在了陶牧之面前,而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

    在陶牧之看向她时,林素像是想起什么来,道:“啊,你看我光顾着自己了,还没给你拿喝的呢。”

    说完,林素问陶牧之:“你喝什么?”

    林素像是终于想起了待客之道,陶牧之眼睫轻落,道:“水就好。”

    得到答案,林素哼笑一声,撇了撇嘴。

    “果然是个老头。”林素吐槽了一句。

    -

    林素去冰箱里拿了水。除了水,她还拿了一罐啤酒自己喝的。她拿了水和啤酒走到了沙发旁,双手都拿着东西,林素抬起腿,勾着脚尖把沙发上的杂志和照片拨到了地上。做完这些,林素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抬眼看向旁边的陶牧之,笑道。

    “坐呀。”

    林素想起了他是客人,在整理沙发时,也给他整理出一片能坐的区域来。陶牧之听她说完,坐在了沙发上。

    他刚坐下,林素白皙纤细的手臂横到了他面前。

    “给你水。”

    沙发并不长,两人就算各坐一旁也不过一只手臂的距离。林素把水递给陶牧之,他接了过去,道了声谢。

    “谢谢。”

    “客气什么。”林素笑起来。说完后,她打开手里的冰啤酒,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大口。冰啤酒的凉意浸透全身,林素满意地喟叹了一声。

    “啊——”

    喝完酒,林素转头看向了陶牧之,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家里没有来过别人,你是第一个来我家的。”林素道。

    在她说话时,陶牧之拧开了矿泉水瓶盖,道:“荣幸之至。”

    她不会招待人,也不知道怎么招待人,但是像她家这个样子,林素自知自己也是招待不周。不过她今天也不是冲着招待陶牧之来的。

    啤酒罐放在唇边,林素眼睫轻抬看着对面的陶牧之,又喝了几口啤酒。

    林素喝酒的速度很快,三两下一瓶啤酒见了底。陶牧之看着她把啤酒罐扣在唇边,舌尖清扫了最后的那几滴啤酒。

    “有味道么?”陶牧之问。

    林素舌尖一卷,把那几滴啤酒喝完,她放下啤酒罐,舌尖舔了舔唇。

    “没有,我都是当水喝的。”林素道。

    她的唇因为舌尖的□□,变得比刚刚更光亮了些。陶牧之目光落在上面,问道:“酒精呢?”

    陶牧之问完,林素的视线在啤酒罐上一顿,而后看向了陶牧之。

    他问她喝啤酒有没有味道,又问她酒精对她又没有影响,第一个问题像是心理医生在诊疗,第二个问题就不太像了。

    林素眼睛里闪过一丝饶有趣味的光,她没有回答陶牧之的问题,反而看向他,问道。

    “怕我酒后乱性呀?”

    她的嗓音有了些哑。即使在这冷寂的家里,这样沙哑的嗓音,也让这冷寂的空气染上了一丝火热和暧昧。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已经变了,她的眼睛里像是带着婉转的光,轻轻勾撩着,试探着……

    酒精确实会催化人的欲、望,尤其对异性的欲、望。

    她周身的气息已经朦胧紊乱起来了。

    陶牧之看着她,问道:“你能乱得起来么?”

    林素那一身妖气被这句话给打散了。

    林素:“……”

    她是性、冷淡。

    在两人第一次通话的时候,她就告诉了他。而在后面的诊疗中,他一再提醒她,也一再确认。

    林素心底升腾起一阵火来。

    可是她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她一定要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林素眼睛懵懂地眨了眨,像是丝毫不在意陶牧之这么说她。她像是真的酒精上头,眼神中都增添了些胆量。

    “我对别人乱不起来,对你可就不一定了。”林素道。

    她说完,身体从沙发上跃起,凑到了陶牧之的身边。两个人那一胳膊的距离都被缩短至不见,她像是趴在了他的怀里,像块白软香甜的棉花糖。

    林素仰头看着他,她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身影,里面全是他,还有她激动未知又羞涩乱撞的心意。

    “陶牧之,我喜欢你。”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