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5 章(这样不行,她要化被动为主...)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再来三院,给上次帮她的小护士带了杯奶茶。小护士捧着奶茶杯,眼睛满是喝到糖分后的喜悦和兴奋。

    “谢谢哦,我最爱喝奶茶了!”

    林素站在她一旁,看着她眼睛满足地眯成了一条线,道:“不客气。还要感谢你上次帮我。”

    “哼哼。”小护士含着吸管不好意思地一笑。

    她喝了两口奶茶,想起自己的工作来,松开吸管问林素道:“您今天是来诊疗的对吧?”

    “对。”林素还亮了亮手里的挂号单,“还是陶牧之。”

    “陶医生啊。”小护士看着她手里的挂号单,和林素道:“陶医生现在诊疗室里还有病人在哎,你可能要等一下。”

    林素听完,刚看到小护士喝奶茶的好心情已经没了大半:“他约我四点过来的。”

    结果四点了,他诊疗室里还有病人?

    小护士明显察觉林素的情绪起来了,她连忙解释道:“对,陶医生确实约了您四点过来。但是吧,您知道我们接触的都是心理或者精神状态不好的病人。有时候诊疗的时间不太那么严谨,因为有些病人的情况严重的话,需要更长时间去疏导。”

    说到这里,小护士笑了笑:“您能理解吧。”

    一秒记住.42zw.

    林素:“……”

    她理解不了,她情况这么严重,上次在陶牧之的诊疗室里就待了几分钟。

    可是说这些没什么用,现在陶牧之诊疗室还有病人,她总不能直接闯进去。想到这里,林素气血上涌,拧紧了眉头。

    “那病人还要多久?”林素问。

    小护士道:“不一定。”

    林素道:“那我走了。”

    林素转身朝着电梯方向走去,小护士赶紧把她拉住了,拉住就开始劝:“别啊,林小姐您都来了,走了那怎么诊疗啊。其实刚才的那位病人已经进去很久了,应该快要结束了,您只要再等一小会儿就好了。”

    小护士身架不大,力气拔群,被她拉住胳膊,林素半天没挣扎动。她那锲而不舍的精神,和大刚如出一辙。

    林素看了一眼小护士,小护士冲她一笑,林素的火气暂且压下。

    “行,我等一会儿。”

    -

    小护士劝下林素后,就带着她去了陶牧之诊疗室外的长椅上让她在那儿等他。等陶牧之那位病人结束后,会在电子屏幕上显示她的名字,到时候她就可以直接进去了。

    林素听了小护士的话,坐在了冰凉的长椅上。小护士这边还有其他事儿,和林素坐了一小会儿后,就捧着奶茶去忙了。

    林素独自一人坐在那里等待着。

    林素已经好久没有等待过什么了,她甚至忘了等待的过程是如此的难熬。或者正是因为等待过程难熬,她才不会去等待。

    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林素站了起来。她站在了那个电子屏幕旁,电子屏幕上是正在问诊的人的名字,还在进行中没有结束。

    林素转眸看向一旁,看到了昨天没有看到的陶牧之的简介。

    如果昨天她在走廊两侧看着其他医生的简介,然后接着看到陶牧之的简介的话,那陶牧之的简介会给她非常大的惊艳。

    审美是需要对比的,陶牧之简介上的照片和前面那些医生们的照片简直不属于同一个次元。

    前面的医生们,就是普通生活中的普通人,而陶牧之则像是艺术家一笔笔勾勒,修改,再勾勒后成为的完美艺术品。

    照片上,陶牧之穿着白大褂,里面是浅灰色的衬衫和深色的领带,依旧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而和昨天不同的时,他在照片上戴了一副金丝边眼镜。单薄的镜片修饰着他凉薄的凤眼,让他看上去没那么冷漠,而是变为了一种清冷斯文的儒雅感。

    有说不说,他戴眼镜确实比不戴眼镜更为好看。而现在这张戴眼镜的照片,却不如他本人好看。

    这种简介都是随便找个文艺广告社拍的一寸两寸照片,不会给你找角度,修饰光线,拍出来的样子十有八九比本人丑。

    陶牧之这个不能说比本人丑,应该说照片好看得不如本人好看。

    要是她给他拍的话,指定比这好看不知道多少倍,她技术很强的,林素得意地想着。

    看完照片,林素收回视线,重新坐回了长椅上。伴随着等待时间的拉长,林素的情绪也随之上浮。

    她坐在长椅上,双腿靠在冰凉的椅座上,脚尖垫着地,轻轻的抖动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推移,林素抖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她的情绪伴随着抑制不住的抖动,让她没法继续再等待下去。

    林素站起身来,敲了两下门,推开了陶牧之诊疗室的门。

    诊疗室的门推开,里面正在对话的医生和病人声音戛然而止。看到门口站着的林素,陶牧之和她说了一声。

    “我在忙。”

    林素问道:“多久?”

    “几分钟。”陶牧之道。

    听了陶牧之的话,林素看了一眼他面前的病人,而后,她皱眉收回目光,随手关上了门。

    关上门,林素重新坐在了外面的长椅上。

    坐下之后,刚才的焦虑和烦躁重新涌了上来,林素克制着,她掏出手机,准备玩儿一会儿游戏。

    她很少玩儿手机游戏,平时打发时间都是喝酒,或者一些刺激的项目。手机游戏虽然有些也刺激,但都是假的,她感受不到游戏里那种血脉喷张的感觉。所以她更多的是玩儿一些益智类的游戏,比如消消乐。

    益智类的游戏有个毛病,就是得动脑子。像是消消乐,林素更喜欢它们一个个被消灭时通关的痛快的感。而她多玩儿了几关后,就不能无脑直接过了。一次一次地失败积聚在一起,林素抑制住把手机砸掉的冲动,重新敲门推开了诊疗室的门。

    诊疗室里,陶牧之和病人的诊疗已经结束了。陶牧之站在办公桌后,病人也起身了。林素推开了两次门,病人和她道了声歉,转身离开。

    病人离开,诊疗室里只剩下了林素和陶牧之。林素走到陶牧之的办公桌前,拉开椅子坐下了。

    她已经做好今天无论陶牧之说什么她都不会回应的准备了。

    在林素坐下后,陶牧之拿了她的挂号单钉在了一旁,钉好挂号单,陶牧之看了她一眼,道:“你回去吧。”

    林素:“……”

    林素毫无感情的眼睛里重新起了波澜,陶牧之道:“今天诊疗结束了。”

    和昨天一个套路,甚至说,比昨天的套路更过分。但是林素不能不怀疑,这是陶牧之在诱骗她说话的伎俩。她仍旧坐在座位上,没有动。

    像是知道林素心里想的什么,陶牧之坐回自己的座位上,道:“我今天诊疗的目的是让你等我,测试你的耐心。”

    林素的眼皮轻轻一绷。

    所以……

    “我赢了。”陶牧之道。

    陶牧之在轻飘飘说完他赢了的话后,诊疗室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林素坐在他的对面,她的表情没有任何温度,甚至没有任何波动。

    在这样盯着陶牧之看了三秒钟后,林素道:“我这次肯定要去投诉你了。”

    她说完,没等陶牧之说话,起身离开了陶牧之的诊疗室。

    -

    林素在离开陶牧之的诊疗室时,甚至没有心情去通过大力关门来表达她的不满。人在情绪极度暴躁的情况下,是不会有这种外放的表现的。

    她神色平静离开陶牧之的诊疗室后,直接去了医院的投诉部门。投诉部门找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林素少有的有条理有耐心地找到了投诉部门,一个年迈的老医生接待了她。

    林素进门没来得及坐下,就和老医生阐述了她这两次在陶牧之心理诊疗室那里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包括他第一次来没几分钟就让她走,包括他没有时间观念,让她在外面等,结果她等完以后,竟然说他的目的就是让她等。

    病人是病人,虽然不是顾客和商家的关系,但医生对病人的态度应该是包容耐心且有爱心的。她是因为心理问题来看心理医生的,可是看过心理医生后,她合理怀疑她的心理问题更为严重了。

    林素坐在投诉部门办公室,和老医生阐述完了她的遭遇,表达了她的诉求,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地说过话了,她感觉在这个小小的办公室像是说了她这两年说的所有的话。

    而老医生耐心地听着她的描述,时不时会点头同意她的观点,符合她的说法,在林素说完后,老医生总结道:“真是太过分了。”

    林素得到老医生的话,刚因为竹筒倒豆子倒完的情绪,被得到肯定时的满意充满,她道:“对吧!您也觉得他过分吧!”

    “是的。”老医生同意。老医生今年看上去六十几岁的年纪,是个年迈的小老头,但是他眼睛非常明亮,看着很是和蔼慈祥,有点像是那种亲切的长辈。

    老医生在说完后,林素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了不少,可是老医生下面的话,让她刚稳定下的情绪又起来了。

    “不过陶医生在心理诊疗这方面一向是有他独特的方法,有些时候可能病人不太理解,但其实他是真的在为您诊疗。”

    林素:“……”

    “我没见过这样的诊疗。”林素道,“我跟他见了两次面,在一起的时间甚至不到五分钟。”

    “这是他的诊疗处方,医生的诊疗处方我们投诉部门是不好干涉的。”老医生道。

    林素:“那就任凭他这样?”

    老医生:“他这样做未必就是没有医德,他这样做是有他自己的理由的。”

    老医生说到这里,林素算是明白了。她刚才跟老医生投诉的那些,他嗯嗯点头同意的那些根本没什么用。

    他理解你,但他不管。

    “你们就这样包庇自己的医生?”林素问。

    “也没有。”老医生解释道:“主要我们相信陶医生的医术。”

    林素:“……”

    老医生和林素解释完,对面原本生机勃勃的林素,变得安静了下来。她呆呆地坐在那里,像是被他们的处理方式无语到了。

    这毕竟是投诉,还是要多体谅病人的心情的。

    想到这里,老医生看着林素,试探道:“要不,我叫他过来批评他一下?”

    林素:“……”

    你在这儿搞夫妻俩劝架呢?

    “不用了。”林素彻底放弃,她从座位上起来,对老医生道:“你们医院我以后不来了。”

    -

    林素像是被掏空了身体,轻飘飘地离开住院大楼,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她刚才像是把她的情绪全部宣泄了个干净,现在倒是平静下来,跟得道成仙了一样。

    她敢说,她还从没有脾气这么好过。

    然而下一秒,陶牧之的短信发过来,她那原本空空如也的情绪霎时间被调动,充斥满了她整个胸腔,林素霎时间又成为了战神。

    林素最终还是把手机给扔了出去。

    手机被重重地扔到了副驾驶座上,反弹了两下后,掉落在了副驾驶座下面。林素感觉自己像是被烈火炙烤,她现在开口就能喷火。

    真是气死了!

    竟然两次都被他给耍了!还两次都让他赢了!她以为这次他们会是1:1,没想到竟然成了0:2!

    林素快要炸了。

    她要炸不光是炸她输了,还炸在她不甘心就这么输了。但是若是继续诊疗,继续跟着他的计划走,她十有八九又会输。

    她太被动了。

    这样不行,她要化被动为主动。

    想到这里,林素像是已经炸开的炸弹慢慢熄了火。熄了火,林素把手机捡起来,发动车子开车离开了医院。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