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1 章(林小姐您好,我是你的心理...)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总的派对我当然想去,但是我今晚还有工作哎。”

    “什么啊?您要亲自跟我们老板说?”

    “好哦,那我等您的消息。晚上见。”

    九月份,a市还没步入秋天。拍摄基地内,中央空调嗡嗡地垂着,基地里工作人员和各种拍摄仪器杂乱地摆放着,全都在等待着拍摄幕布前的流量小花打完电话。

    今天摄影基地的工作是为国内某知名杂志拍摄封面,除了这位打电话的流量小花外,还有一位当红的国际男模。原本化妆和各项准备工作都完成了,小花却突然拿了手机给上部戏的投资方打电话。

    投资方是名富二代,年轻有为,小花上部戏火起来后,关于两人的绯闻也传了出来。看今天打电话那态度,两人还没在一起,但也在暧昧阶段。流量小花在圈子里不少见,但攀上投资方的流量小花,有眼力见的不会去得罪,只能去顺从。圈子里资本为王,哪儿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个人就被丢了工作,甚至封杀。

    在流量小花打电话时,经纪人就在旁边宽容地等着。等电话打完,他问:“可以拍了么?”

    小花拿着刚打完电话的手机百无聊赖地翻看着,随手挥了挥。得到确认消息,经纪人给工作人员一个眼神后,看向了不远处的窗台。

    窗台上坐着一个女人,她穿着简单的白t和工装吊带裤,吊带裤一边因为她身体倾斜看手里的摄像机而垂落在纤细的肩膀一旁。与吊带一同垂落的,还有女人浓密的黑发。她的头发很多,很蓬,带着那种艺术氛围的小卷,在如此浓密的头发下,女人的脸蛋宛如巴掌大小,白皙如瓷。

    而在这细腻的白瓷一般的脸蛋上,是精描淡抹的精妙容颜。眉毛如黛,红唇如桃,小巧的鼻头挺翘,上面是一双眼尾上挑的狐狸眼,藏匿于浓密长卷的睫毛之下,远远看去,像是江南烟雨中的湖水,轻动一下,都带着撩人的清波。

    她的身形非常娇小,抱着的摄像机在她怀里都显得有些大,她纤细的长腿搭在窗台一旁,远远这样望去,和窗外的自然景色融为一体,清风吹过窗口,带走了她唇边吐出的白色烟雾,还有她眼中的纹路。

    记住m.42zw.

    经纪人纵横娱乐圈这么多年,见惯了美女,可是再见到林素,也依然为她的容貌惊艳。

    她和娱乐圈的女明星的美不一样,她更为灵动明艳,娱乐圈的明星像是笼中的金丝雀,而她却像是草原上的野马,纤细单薄的身躯下带着艺术家的自由和狂野,又像是林丛中的狐狸,带着自在和狡黠。

    经纪人和林素是第一次打交道,但也知道林素在摄影圈的地位。她虽然才二十二岁,可已经是知名摄影师。由她掌镜的杂志封面,在上线的那一刻就会被抢购一空。

    正如她是知名摄影师,邀请她掌镜并不是这么容易。他家流量小花也是因为上部戏大火后,才有机会和林素合作。刚才都准备拍了,小花突然发作去打电话,林素也没说什么,转身坐在了窗台上,一坐坐到现在。

    问题是自家艺人出的,经纪人的神态歉疚而谦卑,他走到窗台前,亲自来请林素,先冲她叫了一声。

    “林小姐。”

    经纪人叫完,窗台上女人的眸光一抬。她有着一双极为动人的狐狸眼,在抬眸看过来时,茶色的眼睛倒映着光,即使没什么神色,却也极尽妩媚。

    “耍完大牌了?”

    被女人这么看了一眼,经纪人骨头都有些发酥,她声音也很好听,不是那种清澈的甜,带着些软,像是一捏就回弹的水果软糖。

    “是的,真是抱歉啊,现在可以拍摄了……”毕竟是自家艺人的错误,经纪人尴尬地道着歉。

    “谁说可以拍摄了?”

    经纪人还没道歉完,窗台上女人胳膊搭在屈起的膝盖上反问了他一句。她这么一问,倒把经纪人给问住了,抬眼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经纪人怔愣间,林素从窗台上跳了下来。

    她身姿轻盈,身形玲珑,在跳下来时,带动周围气流涌动,身上清淡香甜的水蜜桃味散开,让空气里都带了丝甜意。

    跳下窗台后,林素看都没看那边等待着拍摄的小花和男模,她拿着相机,对经纪人道。

    “现在该轮到我耍大牌了。”

    说完,林素把摄像机收起,收回视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摄影基地。

    经纪人原本是去叫摄影师过来拍摄的,但是去和摄影师说了几句话后,摄影师突然头也不回的走了。小花还心心念念今晚的派对,看着林素单薄不羁的背影离开,对经纪人道。

    “她要干什么去啊?不会还要让我等她吧?”

    小花不耐烦地说完,旁边目送林素背影离开的男模看了她一眼,冲她笑了笑。男模既然能达到国际知名度,身材和长相还是有的,被这样的男人看一眼,即使是小花也不禁红了脸。

    看到小花脸红,男模走到了她身边,语气温和道:“她不会给我们拍了。”

    男模说完,小花眼睛霎时睁大,不可思议道:“开什么玩笑?她一个摄影师,说不拍就不拍了?她一个小摄影师,还耍起大牌了?”

    “她可不是普通的摄影师。”男模和小花道,“她在摄影圈里很有名气,我们模特界也以被她拍摄为荣。就是她脾气不太好,一不如意就罢拍。”

    听了男模的科普,小花还是没把林素放在心上,她不以为意地冷笑了一声道:“再怎么厉害还不是个摄影师么,只要钱给得多,还怕她不拍?再说了,她脾气那么差,不拍就不拍,圈子里摄影师那么多,也不缺她一个。”

    小花一番话说得十分不知天高地厚,而这份不知天高地厚,倒也显得她有些娇憨。听了她的话,男模微颔了颔首,像是认可了她的说法。认可后,他看向小花,道:“我叫赖新。”

    对方儒雅礼貌,小花眼神萌动,伸手和他握手:“我叫吴菱。”

    赖新一笑:“我知道,你演的电视剧很不错。”

    赖新是国际男模,身材气质都是没得说,他拍硬照时,冷酷俊朗,而待人接物却是和气儒雅,真的是个很温柔的绅士。

    就这么两三句话,吴菱的心就小鹿乱撞了。

    -

    林素离开摄影基地后,开车回了家。

    作为知名摄影师,林素收入不错。她在a市城西买了一套一百五十平的公寓,公寓里就只有她自己,根本住不过来。

    到家之后,林素把鞋子脱掉,赤脚去冰箱里拿了瓶酒。打开瓶盖,林素仰头喝了起来。半瓶酒一饮而尽,林素没尝到一点味道。

    她将酒瓶放下来,确认了一眼上面的酒精度数。

    高度酒,有防伪标签,不是假酒。就在前两天,她还能从这酒里尝到非常难喝的味道,所以她才买了整整一冰箱。但是现在,冰箱里的酒还没喝完一半,她就尝不到味道了。

    林素像喝水一样把剩下的半瓶喝完,又开了一瓶,点了支烟。做完这些,她赤脚走到了客厅落地窗前的沙发前,一个鱼跃,林素带着烟酒跳进了沙发里。

    趴在沙发上,林素抽了口烟,烟雾飘散,林素望着窗外的景色,晒着没什么温度的光,趴在沙发上发呆。

    烟还没抽完半根,经纪人大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林素按了接听,大刚的声音传了过来。

    “姐姐……”

    大刚“姐姐”后面的话还没说,林素提前打断:“叫祖宗我也不回去拍。”

    大刚:“……”

    显然在他打电话过来时,她就已经知道他的目的了。被直接拒绝,大刚像是被胶带糊了嘴,半晌没喘气。

    “我们是签了合同的,你要不拍,可是要扣违约金的。”大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他这么一说,林素倒乐了,她道:“你让他们扣扣看。”

    大刚又没话了,杂志还真不敢扣林素的违约金。

    说起来,林素和这家杂志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每次林素拍摄的杂志封,杂志的销量都一骑绝尘。这次林素罢拍,杂志社的处理方法顶多是找另外一位摄影师代拍,万万不会真来找林素打官司扣违约金。因为杂志社也知道,要是得罪了林素,林素以后就不会再和他们杂志合作,这是杂志社的一大损失。

    话既然说到这里,大刚也没再隐瞒,他道:“杂志那边打电话来说不会扣违约金,但是他们希望你能回去继续拍摄,因为早在拍摄前,他们已经把你掌镜的消息放出去了,现在要换别人肯定不太好。所以杂志希望我劝劝你。”

    “他们早知道这样,就应该选个乖一点的模特。”林素道。

    在杂志打电话过来时,大刚也问清楚情况了。林素虽然脾气不好,但也不会无缘无故罢拍。这次是因为拍摄的那个流量小花拍摄中途打电话,林素才罢拍的,问题确实出在那边。

    话是如此,但大刚还是劝林素道:“害,这样的小明星我们见了多少了,仗着有点流量就肆意妄为,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到时候怎么糊的都不知道。就让她作吧,我们这次就惯着她,看她这个湖笔怎么把自己作死,好不好?”

    大刚采用迂回战术,林素又把他给迂了回去。

    “不好。”

    大刚:“……”

    得,这圈子里只有别人惯着这祖宗,从没有这祖宗惯着别人的。

    知道劝不动,大刚也没再多费口舌,换了个话题。

    “上次那个心理医生不接你预约了,我又给你换了一位心理医生。”说到这里,大刚明明才二十岁的年纪,却有了四十岁的心力交瘁。

    “姐,咱别作了,好好看病,别再把心理医生气走了行吧。你要在这么下去,整个a市的心理咨询机构都要把你拉黑了。”

    听到大刚的苦口婆心,林素笑了一声:“我本来也不想去啊。”

    大刚:“……”

    林素的心理问题和精神状态已经很差了,要是不去看心理医生,就放任她这么下去,林素可能就会这样烂在家里。

    她原本是那么有天赋的摄影师。

    想到她最近的种种,大刚叹了口气,道:“姐,算我求求你,好好看医生。你再这样下去,我真怕你会违法犯罪。”

    大刚语重心长地劝着,话里是担忧和诚恳,林素听着,麻木的意识倒是有些被打动了。

    “好。”林素答应。

    “哎,行。”大刚低落的语气一扫而光,喜出望外道:“那我把你电话给你的新心理医生,让他跟你联系预约哈,另外,你这事儿都答应了,要不再回拍摄基地……”

    “啪嗒”电话挂断了。

    大刚:“……”

    他就知道他不该得寸进尺。

    林素挂断大刚的电话后,就把看心理医生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她在沙发上转了个身,想换个舒适的姿势继续喝酒。转身时,身体带动衣服,露出了她平坦光洁的小腹。

    林素很瘦,平躺着露出小腹会有比基尼桥,在比基尼桥旁,小腹的左侧,一道食指长的疤痕割断了这道“桥”

    伤疤猝不及防闯入了她的视线内,林素死灰般的眸光闪烁了一下,抬手拉下衣角,把那个伤疤盖住了。

    做完这些,林素闭上眼睛准备睡了。

    -

    虽然闭上眼睛,林素却丝毫没有睡意。反而在闭上眼睛时,脑海中记忆混杂在一起,在头脑中冲撞,撞得林素的神经线都要裂开了。

    林素睁开了眼,从天明睁到了天黑。

    在这种沉寂中,林素望着天花板发呆,已经没什么时间概念了。天黑下来,a市也亮了起来。窗外的景色变幻,隔着玻璃,林素像是生活在一个玻璃罩子里,和这个世界是隔离开的。

    躺了这么久,林素躺得身体都发疼,她准备起身去拿些酒喝。在起身时,她手机响了一声。

    手机的响声在安静中像是尖锐的刀片刺入了她的脑神经,林素眉心紧皱,边去冰箱里拿酒,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

    她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今天在摄影基地的那个国际男模赖新发的。

    在去摄影基地的时候,赖新主动过来找她打了招呼,要了联系方式,林素随手把自己的名片给了他。

    林素是摄影师,也算是踏进半边模特,半边娱乐圈的人。在这两个圈子里,男男女女,光彩明艳,道德感和其他方面也会放得很低。

    林素拿了瓶酒,回复了三个字。

    她这么直白的回复完,对方也没绕圈子,发了新的消息过来。

    看着这条短信,林素眼眸微敛,她拿着酒瓶合上冰箱,打开酒瓶灌了口酒,给赖新回复了过去。

    发完消息,林素拿着酒和手机回到沙发上,她跳进沙发里,把手机扔到一旁,开始看着夜景喝酒。

    她的这番拒绝,任谁都是不信的,赖新对于林素,势在必得,锲而不舍,他接到林素的短信后,索性打了电话过来。

    电话铃声响起,声音刺激得林素太阳穴突突直跳。她眉头拧紧,看到来电显示,直接按断了电话,把电话扔到了一旁。

    但是刚扔掉手机,电话又打了过来。

    失眠带来的精神紧绷,偶然间见到伤疤涌上来的回忆,还有酒精的三重刺激,林素紧绷的神经弦在这一刻断裂。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过手机按了接听,冲着电话那端破口大骂。

    “我说了我性、冷淡,性、冷淡,你他妈是听不懂人话还是不认识字啊!”

    林素狂风骤雨地的谩骂完,像是六月天空突然倾泻了一场大雨,大雨过后,天际万籁俱寂。在这万籁俱寂中,听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林小姐您好,我是你的心理医生陶牧之。”

    爆发完情绪后的林素:“……”

    虽然只能听到她的心理医生的声音,可是通过声音,林素竟然能在脑海中描绘出这名心理医生的气质模样来。

    年轻,清冷,斯文……他的声音冰凉陌生,像是浸在深潭里平滑的石片,竟然就这样安抚下了林素暴躁的情绪。

    林素暴躁的情绪弥散,她沉默下来。

    在她沉默后,心理医生也沉默了片刻。在这种寂静中,心理医生的声音再次传来。

    “除了没有性、冲动,还有其他表现么?”

    林素:“……”

    林素挂断了电话。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