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番外9(两个小家伙朝着各自喜欢的...)

时间:2021-11-08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野纠正完, 林素:“噗。”

    白野:“……”

    有你这样当妈的吗!

    “叫哥哥不对,要叫叔叔。”白野又和俩小家伙纠正了一下。

    他纠正完,林素:“还没学叫叔叔呢。”

    白野:“……”

    “而且叫哥哥多好啊。”林素无视白野一脸无语, 道:“还把你叫年轻了呢。”

    白野:“……”

    年不年轻无所谓,我主要不想叫你们两口子叔叔阿姨。

    在几个人闲聊着的时候,林素的助理从操作台后跑了过来,对林素道:“导演,那边准备好可以拍了。”

    “哦,好。”林素应了一声。

    记住m.42zw.

    小助理离开, 林素回过头来对白野道:“我得去拍戏了。”

    林素原本就是导演,刚才的空隙也是因为要准备下一场戏。她这么说完,白野道:“去吧。”

    林素看了白野一眼,她把陶今也递给陶牧之,把陶古也抱在怀里,亲了亲后对白野道:“陶牧之自己抱孩子太累了。”

    林素说完, 白野眼睛下意识地瞄了一眼陶牧之高大挺拔的身材。瞄完了之后,白野不以为意:“得了吧, 他这个体格抱仨都行……”

    他话还没说完, 他的怀里被塞进来一颗柔软的带着奶香的糯米团子。白野在糯米团子塞过来时, 手臂已经下意识把糯米团子抱住了。等抱住之后, 白野低头看向自己的怀里, 陶古也呲着牙冲他一笑。

    白野:“……哎!”

    “你帮忙抱一下。”林素道。

    白野:“!!!”

    白野抱着陶古也,怀里像是抱了个□□,他的浑身霎时间僵住,抱住陶古也的手臂动都不敢动。

    “不不, 不是我,我没抱过孩子。”白野声音里都透着紧张。

    “你现在这不是抱着了么?”林素道。

    白野低头, 怀里的陶古也又冲着他呲牙一笑,白野:“……”

    救命!

    “古也,和哥哥好好玩儿,妈妈一会儿就回来好吗?”在白野跟个雕像一样凝滞在那里的时候,林素轻轻松松的和雕像怀里的陶古也碰了碰额头。陶古也在妈妈碰过来额头后,兴奋地晃动着小小软软的身体。小孩子的身体跟水一样,恨不得没有骨头,白野的手臂上下扶动着陶古也,已经满脸发白的出了一身冷汗。

    “不是,我真的不行……”白野告饶。

    而这边林素逗弄完陶古也,和儿子女儿挥了挥手后,头也不回地去了操作台。

    白野:“……”

    眼下,就只剩下了浑身僵硬抱着皮猴陶古也的白野,还有正看着他们的陶牧之和陶今也。

    “啊~”陶古也性格活泼,在母亲在的时候,还算老实。母亲一离开,陶古也想要下去玩儿的心就开始蠢蠢欲动。蠢蠢欲动后,年轻的小伙子就实施了行动。他柔软的身体挣脱着白野的怀抱和手臂,朝着地面拱去。

    “不不,宝贝,叔叔还不太会,别别,掉了掉了!”白野慌里慌张,这边抱住陶古也的腰,下面陶古也的腿就开始乱动。这边箍住了陶古也的腿,陶古也的腰就跟柔软的垂柳一样朝着地面弯去。

    白野:“……”

    白野慌里慌张,手足无措地抱着陶古也,他的眼神求助一样的看向陶牧之,道:“你儿子,陶先生,你儿子……”

    而看着僵住的白野,和他怀里泥鳅一样的陶古也,陶牧之抱着安安静静的陶今也,给予了他指点。

    “左手托住他的臀部,右手不在扶在腰部,这样固定住就行了。”陶牧之道。

    而得了陶牧之的指点,白野一边笨拙地按照陶牧之说的话去做着,一边道:“我意思不是让你教我怎么抱孩子,我意思是这是你儿子,你自己抱……”

    白野边说着,边抱着,陶牧之听完他说的话,丝毫没有接过儿子的意思。他低头对陶今也道:“今今,给哥哥加油。”

    陶今也:“哥哥加油!”

    白野:“……”

    泥鳅一样的陶古也很快被白野给固定住了,但是被固定住后,代表着陶古也开始了更大力度的挣扎。别看小家伙刚周岁,挣扎起来不管不顾,白野一边还得做着新手学习着怎么抱他,另外一边还得控制着他的挣扎。

    一番折腾下来,白野出了一身汗的同时,精神都快要崩溃了。

    “古古啊,你先在哥哥,不是,先在叔叔怀里老实一些,等叔叔学会怎么抱你了,你想要什么,叔叔都给你好不好?”

    白野开始利诱。

    但是这番话对陶古也来说,陶古也是根本听不懂的,他还是挣扎着要下去。陶牧之看着一脸紧张地白野,道:“让他下来走一会儿吧,他闲不住。”

    陶古也就是个皮猴,会走路后,能站着绝对不坐着。今天来到新环境,新鲜感和好奇心让早就想下来走了。但是刚才妈妈在,他还能老实一点,也能按捺得住。现在妈妈离开,他的好奇心也按捺不住了,就想下来到处去观察到处去看看。

    原本陶牧之也是想放两个孩子下来玩儿的,但是看白野抱着陶古也那副狼狈的样子,陶牧之倒省下跟他握手了。简单地让儿子折磨了一下白野后,也就让儿子放手了。

    白野听了陶牧之的话,如蒙大赦,抱着小家伙就把他放在了地上。而怀里泥鳅一样的陶古也,在双脚沾地之后,“嗖”得一下朝着远处跑远了。

    刚放心下来的白野:“……古古!”

    也就是白野这样没有养过孩子的男人才会认为小孩子放下来比抱在怀里要轻松,尤其是这种会走路的孩子,放下来后,就跟个皮球一样,你完全不知道他朝着哪里滚。除此之外,你还得跟着他。因为小孩子走路不稳,指不定跑快了就摔了。而且小孩子好奇心强,指不定跑哪儿就去闯祸了。而小孩子的精力旺盛,你一路追着,你都气喘吁吁了,他还没事儿一样,继续奔跑折腾,白野快被这个皮猴折磨死了。

    白野追着陶古也,满剧组得跑,生怕他摔了。而陶古也虽然话说不利落,跑起来却是十分稳当。他迈着小短腿,一会儿看看这个道具,一会儿看看那个演员,小家伙脸上始终带着笑,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目光都围绕在了他还有狼狈地追在他身后的白野身上。

    “古古!”白野向来以精力旺盛著称,要知道,身为白石娱乐的老总,他事必躬亲,亲力亲为,这是需要很多的精力和力气的。但是现在,在一个刚刚一周岁的小奶娃子面前,白野甘拜了下风。

    他一边追着陶古也,一边还担心着陶古也,另外一边则累得满头大汗。看了这一会儿的孩子,白野感觉比让他拍两部戏都累。

    好在不久之后,陶古也的电量用完了。虽然小家伙电量饱满,但是那个小小的身躯毕竟储存不了太多的电力。他跑到了拍摄现场,最后在一个女人面前停下了。

    女人正在拿着剧本研读着,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小豆丁来,她漂亮的眼睛转移,看向了小豆丁。

    小豆丁也在看着她,看了一会儿后,过去抱住了女人的大腿。

    女人:“……”

    刚刚追过来的白野:“……”

    女人名叫唐檬,是这部戏的女主角。她在抬手扶住抱着她大腿的小豆丁后,看到自家老板白野也跑了过来。看到老板,唐檬礼貌地一笑。

    “白总,这是……”

    “不是,我单身。”白野道。

    唐檬:“……”

    其实唐檬想问的是这个小豆丁是不是林导的孩子,但是白野好像误会了,以为她认为这个小豆丁是他的儿子。

    “这样啊。”唐檬笑着应了一声。

    眼前的人毕竟是她老板,唐檬在白野面前还是有些拘谨的。她本来就是个新人演员,也没有很会在圈子里的社交。在说完话后,一下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有些尴尬地冲着白野笑着。

    白野看到唐檬尴尬的样子,他蹲下身体,和抱着唐檬大腿的陶古也道:“古古,过来叔叔抱。”

    陶古也显然是爱上这个小姐姐了,他抱着小姐姐的大腿,抬眼看向唐檬,眼中带着明亮的笑意。

    “姐姐~”

    白野:“……”

    小奶娃的声音实在是让人招架不住,陶古也一声“姐姐”叫出来,唐檬眼睫一动,甚至也忘了自己老板还在这儿,按捺不住地就蹲了下来。

    唐檬蹲下来后和陶古也平视,她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你叫古古呀?”

    女人的声音清甜而温柔,唐檬问完,白野看了她一眼。唐檬能被白石娱乐力捧,除了有白野的私心外,她也是有被力捧的条件的。她今年才二十二岁,刚从电影学院毕业,长相并不算特别突出,可是一双眼睛非常温柔有故事感。她的脸是非常适合大荧幕的。而她本人的性格也很安静,不争不抢,却又坚韧耐劳。白野当时去剧组看拍戏,那时候唐檬还不是他旗下的艺人,是被同学介绍过来剧组演配角的。她演技十分扎实,当时一场爆破戏,她被连着滚了三遍,都没有丝毫怨言。一张脸被烟火熏得漆黑,在拍完后,得到导演的确定不会重拍后。她拿了一张湿巾,默默地在一旁把她脸上烟熏火燎的痕迹擦干净了。

    那是个冬天,剧组所在的地方下雪了,野外是白茫茫的雪和枯树,她就默默站在这片景色里,拿着湿巾纸把脸擦干净了。

    冰冷的湿巾纸将女孩的脸冻得通红,她一边擦着,旁边有同学过来和她说着自己刚才拍的戏份。她同学的戏份比她要轻松得多,只是念几句台词而已,穿着漂亮的学生装。两个人站在雪地里,明明是她同学更为好看,但是白野不知道怎么的,注意力就全放在了她的身上。

    后来,白野就签了她。刚开始经纪人去找她签合同的时候,她还不太敢,最后还找了她爸爸妈妈一起过来的。

    签了唐檬之后,白野其实也并没有太把她放在心上。白野喜欢到演员所在的剧组乱窜,有时候会在剧组里看到刚化完妆的小狐狸精,有时候会看到正在敲架子鼓的叛逆少女,有时候会看到欺负姐姐的恶毒继妹,有时候会看到因病去世的男主角的白月光……这些角色的戏份都不多,也全都是唐檬的角色。

    等到后面白野越来越有针对性的去唐檬所在的剧组,甚至在唐檬拍摄的时间段去她所在的剧组后,白野才察觉出些什么来。

    其实他对唐檬的喜欢很简单,来源于日积月累的观察和心动。

    不过唐檬是个小演员,就算现在能演了女主角,也是个小演员。对于白石娱乐的白总,她总是尊敬和礼貌的。偶尔碰到,只是随从着其他的演员叫他句白总,除此之外,两人并无交流。

    而现在,唐檬蹲在了他的身边,两人中间隔着一个陶古也,但是距离却是很近,从没有过的近。唐檬的目光全部放在了陶古也的身上,她在笑盈盈地和陶古也说话。

    她的眼角微微弯下,带着女孩子的恬静乖巧和美好,见过大风大浪的白野,却被这风平浪静的景色迷了眼。

    被漂亮姐姐问了一句后,陶古也也冲着唐檬呲牙一笑,点点头:“古古。”

    陶古也叫完“古古”后,伸出小手指了指唐檬:“姐姐。”

    在指了指唐檬后,陶古也回过头来,指了指身后追了自己一路的白野:“叔叔。”

    白野:“……”

    你不是不会叫叔叔吗?

    不是!你现在怎么叫叔叔了?你叫她姐姐,叫我叔叔,这不差辈了吗!

    白野眼神一变,看向陶古也,就要纠正他对于他的称呼。可是还没纠正,就听到了旁边唐檬的笑声。

    “哈哈。”唐檬笑着看了白野一眼。

    听到她的笑声后,白野也看向了她。白野看过去的时候,眼神里有些呆愣,没有笑。而被老板这么看了一眼,唐檬立刻收起了笑容,歉声道。

    “抱歉,白总。”

    白野:“……”

    道什么歉。

    唐檬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白野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乱,他微抿了抿唇,对陶古也道:“你不是一直叫我哥哥的吗?现在怎么叫我叔叔了?”

    陶古也回头看着白野,丝毫不管他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眼睛明亮地看着白野,坚持着自己新学的称呼。

    “叔叔。”

    在白野和陶古也说着话的时候,唐檬蹲在一旁有些尴尬。显然她的老板是个不服老的男人,在陶古也叫了他叔叔之后,他好像不太满意这个称呼。他甚至又开口和陶古也提醒了一句,提醒他以前是叫他哥哥的。但是陶古也只是个刚满周岁的孩子,他听不懂,就算听懂了他也不听话。

    就这样,白野又被叫了一声叔叔。

    唐檬蹲在一旁,经历了全过程,她的眼睛里替白野浮上了一层尴尬。但凡是老板,都不会想让下属看到自己狼狈的时刻的。

    她想了想,就要从地上站起来。在她站起来前,白野却问了陶古也一句:“那你叫她什么来着?”

    白野指了指唐檬,被老板指着的唐檬:“……”

    陶古也看了一眼唐檬,叫了一声:“姐姐。”

    唐檬:“……”

    老板您这是何必!

    就在唐檬这替别人尴尬的毛病又犯了的时候,尴尬本人白野却丝毫没有觉得尴尬。他在陶古也叫完她姐姐之后,回头看向了她,对她道。

    “看来你也得叫我叔叔。”

    唐檬:“……”

    白野盯着唐檬,道:“叫一声听听。”

    唐檬:“……”

    他们的老板好不正经啊!

    可是在说着这话的时候,他清俊的脸庞上却带着干净清澈的笑。他们的老板长得其实很好看,丝毫不亚于娱乐圈里的小鲜肉。除此之外,他年轻有为,在圈子里不光是受女演员喜欢,还很受那些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喜欢。可是他好像一直都没找女朋友,身边也没什么异性对象,一直在剧组里乱窜。她每次拍戏都能看到他。

    她只是个小演员,而老板是好多演员的老板,除此之外,他还是投资人,制片人,监制……他要和剧组里的很多人说话。轮到她的时候,依着她在圈子里的地位,也只能跟他说一声“老板好”。但是现在,两人聊了很多,他还跟她开玩笑。这让唐檬对白野的紧张和小心放松了下来,她眼中小心谨慎的光芒消失,随后带了一丝笑意,还带了一丝局促。

    因为伴君如伴虎,她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叫这声叔叔。

    唐檬最终还是没叫,因为有些不好意思。她脸上浮上了一层红晕,腼腆地低下了头。在她低下头时,白野看到她的耳朵尖都成了红色。看着她颊边的红晕,白野的心轻轻跳了跳,替她解了围。

    “我开玩笑的,怎么能这样赚你便宜。”

    白野说完,笑了一声后,看了一眼唐檬手里的剧本,道:“你下面是不是还有戏份?”

    “嗯。”唐檬的剧本上全是她画过的痕迹,整理的工整整齐而又用心。

    “继续看剧本吧。”白野和她道。

    白野说着的时候,已经把陶古也抱起来了。小家伙刚才耗完了电,一时半会儿不会这么快就把电续上。他按照陶牧之说的办法,把他抱在了怀里。虽然陶牧之亲自指导过他如何抱孩子,可是在抱着小家伙的时候,白野还是有些生疏和别扭。

    不过好歹抱起来了。

    而在把陶古也抱起来后,白野看了唐檬一眼,后对陶古也道:“古古,和姐姐再见。”

    陶古也歪着脑袋看向唐檬,冲着她挥了挥手:“拜拜~”

    哎,这个皮猴老实下来的时候还是挺听话的。听着陶古也的小奶音和唐檬告别,白野欣慰地想。

    唐檬也被陶古也给萌到了,她也微歪了歪头,和陶古也挥了挥手:“古古拜拜~”

    “姐姐弟弟”就这样简单地道别完了。

    道别完之后,按理说白野应该要离开的,因为唐檬还要看剧本。但是唐檬在和陶古也道完别后,一双眼睛就看向了他。在女孩看过来后,白野一下又没再动。

    唐檬望着白野,眼神里带着疑惑和不明所以。

    被唐檬这样看了一眼,白野回过神来,道:“你今晚是不是要参加酒会?”

    白野问完,唐檬想起今天晚上的活动来。今天晚上她要参加一个慈善酒会,她上部戏演了个慈善家女二,刚好上部戏的题材也是慈善相关,所以她也被邀请参加了。

    说起来,唐檬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酒会。

    “对啊。”提起这个来,唐檬眼中先是闪过一丝紧张,后又冲着老板笑了笑,应了一声。

    “我也会去。”白野道。

    白野说完,唐檬眨了眨眼,道:“不是说……”

    开始确实说白野要参加来着,但是今天晚上有个电影节,他作为娱乐公司的老板是要参加的。电影节和慈善酒会,对比一下还是电影节的规模大,如果时间冲撞,那白野肯定不会参加酒会。

    怎么又参加了?唐檬想。

    “第一次参加,紧张么?”

    在唐檬话问了一半,没有继续问下去后,白野反问了她一句。他这么一问,唐檬下意识回答道:“不……”

    总不能让老板看出她打怵来,这样多让老板失望。

    可是下意识说完后,唐檬又看了白野一眼。或许是今天的闲聊,拉近了她和老板之间的距离,唐檬下意识否认完,后又看着白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确实有点。”唐檬道。

    听了她的话,白野一笑:“那你到时候就跟在叔叔后面。”

    白野自称“叔叔”,唐檬抬头看向他。她并没有觉得自己被占了便宜,反而因为白野的这句话,心里真的放松了下来。

    但是叔叔她还是叫不出口。

    “谢谢白总。”

    而叔叔虽然叫不出口,唐檬在谢完白野后,抬眼看向他,道:“我感觉……”

    “嗯?”白野看着她。

    被白野这样看着,唐檬脸微微一红,她收回目光,腼腆地笑了笑,道:“我感觉白总您这样很温柔。”

    女孩明显是没怎么和异性太接触过,更是没和身在高位的异性接触过,在说完后,她还有些怕自己说错了话,眼睛里有些慌。白野却看着她,望着她眼中的慌乱,心脏沉沉地跳动着。

    “那你喜欢温柔么?”白野问。

    “啊?”唐檬在慌乱中,突然听老板这样问了一句。她重新抬起头,对上了老板的眼睛。老板的眼睛很漂亮,里面还蓄着温和的光。唐檬的眼睫轻轻颤动着,她的心跳也随着眼睫一起颤动。

    “喜欢。”唐檬道。

    -

    白野抱着陶古也风风火火地回来了!

    刚才陶古也这个皮猴满剧组跑,白野满剧组追的时候,林素的另外一个孩子陶今也则安安静静地坐在爸爸怀里,和爸爸一起陪着妈妈拍摄。

    白野抱着陶古也就跑到了摄影机后面,而林素刚拍完一个小段,正在看片子。白野阵仗这么大的跑过来,摄影机后的三个人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他。

    “抓到了?”看着被白野抱回来的陶古也,林素波澜不惊地问了一句,低头继续看片子。刚才之所以把陶古也给白野看,就想逗弄逗弄白野,让他尝尝追小皮猴的辛苦。

    而满剧组追小皮猴的白野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辛苦,反而还十分高兴。他抱着怀里的陶古也,去了陶牧之身边另外一张椅子上坐下后,郑重其事地对林素两口子道。

    “我要给认古古今今做干儿子干女儿!”

    说完后,白野兴冲冲地抱着陶古也,笑嘻嘻道:“古古!你和妹妹今天周岁,干爹送你们一人一块1kg的大金砖好不好?”

    林素一家四口:“……”

    自封了陶古也和陶今也的“干爹”后,白野像是真就成了俩孩子的干爹,开始憧憬起来道:“现在是一周岁嘛,先送1kg,等你们两周岁就是2kg,3周岁就是3kg……没关系,干爹有的是金子,愿意给古古今今……”

    林素在白野兴奋得不成什么样子的时候也察觉到了不对。刚才拍摄全神贯注的,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拿了手里的剧本,拍了拍自说自话的白野,道:“你怎么了?”

    被林素那么拍了两下,白野这才回神。他抱着陶古也,看了一眼林素,脸上兀自兴奋着,却没打算和林素说。

    “没什么。”他笑着说完后,看着林素道:“哎,行不行啊。”

    “什么行不行?”林素问。

    白野:“就古古今今干爹这事儿啊!”

    刚才林素还以为白野就是一时发疯,没想到他又提了一句,林素笑了一声,她看了一眼旁边抱着陶今也的陶牧之,道:“这个你得问他们亲爹。”

    白野:“……”

    林素说完,拿了对讲机开始准备下场的拍摄了。而抱着陶古也的白野,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了旁边古古今今的“亲爹”,陶牧之也在安静地看着他。

    望着陶牧之,白野:“……”

    要不还是算了吧。

    -

    虽说“干爹”的事儿算了,但白野还是包了两块金砖给了两个周岁的小寿星。

    陶牧之带着俩宝贝去剧组的时候,林素今天的戏份其实差不多已经拍完了。后来白野满剧组追回来陶古也,陶古也蓄满电后,又围着剧组跑了一圈。等白野抓着他回来时,剧组今天的拍摄也就结束了。

    拍摄结束,剧组解散,和白野告别后,林素和父子三人一起离开了古堡。

    林素抱着陶今也,陶牧之则抱着已经玩儿得浑身是土且没啥力气的陶古也,夫妻俩去了停车场后,把孩子放在了儿童座椅上。

    和陶古也相比,陶今也干干净净也安安静静的,而陶古也则是一身尘土,不过也正因为在剧组玩儿了这么久,现在又回到了蓄电状态。一到车上,小家伙脑袋往旁边一耷拉就睡了过去。

    林素先是亲了亲陶今也,后又无奈地笑着摸了摸熟睡的陶古也,最后,她关上车门,去了前面的副驾驶上。

    而驾驶座上,陶牧之已经坐上并且发动了车子。

    “回家要先给他们洗个澡,尤其古古,剧组的犄角旮旯他是都钻了,哪儿脏去哪儿。”林素虽然坐在前面,但是目光还落在后面。她拍了一天戏,已经一身疲惫,可是看到自己的孩子时,眼中却是满足和温柔。

    在林素说完后,开着车的陶牧之从前车镜看了一眼身后坐着的两个小家伙,唇角勾了勾,应了一声:“嗯。”

    林素听到陶牧之的声音,收回了在孩子身上的目光,看向了孩子的父亲,她想起剧组里白野追着跑了一圈的陶古也回来后,就兴冲冲地想认陶古也和陶今也做干儿子干女儿。然而这件事情,当然在白野询问过他们的亲生父亲就不了了之了。

    还有可能是白野根本没有询问过。

    想到白野当时那兴奋的样子。林素在拍完戏后,听剧组的人说就在她拍摄的时候,陶古也去找到了剧组的女主角唐檬,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而借由这个契机,白野和唐檬聊了好久的天,而且两人看上去相谈甚欢的样子。

    白野喜欢唐檬这对于林素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记得她当时拍第一部电影,白野就对还在电影里做着女三号的唐檬关注很多。后来她和白野熟了,白野露出的破绽也就更多了。到现在,白野索性也不在她面前藏着了,直接把唐檬安排在她这里。

    白野喜欢唐檬,但是一直没怎么和唐檬接触过。主要唐檬这个小姑娘,一看就是那种被父母呵护着长大的乖乖女,老实懂礼貌。她作为一个小演员,不敢和自家老板逾矩。

    而白野也说,唐檬有喜欢的人,所以就也一直没追,一直默默这样看着。

    不过林素偶尔也会关注一些娱乐圈的信息,唐檬那个喜欢的人好像也只是她的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当时唐檬接受采访,问有没有理想型,她就说是邻居家的哥哥,因为那个哥哥很温柔。也并没有说心里就是喜欢邻居家的哥哥的。

    可能是越喜欢越在意,忌惮地也就越多,所以白野才如此小心吧。

    今天陶古也一下抱上了唐檬的大腿,给了白野和唐檬聊天的契机,也难怪白野这么兴奋,回来就要认陶古也和陶今也为干儿子干女儿。

    想到这里,林素轻声一笑。

    陶牧之正在开着车,听到林素的笑声后,他微看了林素一眼,随着她笑了笑,道:“笑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想着,白野今天想认古古和今今做干儿子干女儿,应该是因为古古当了他的红娘。”林素道。

    想起当时白野说要做古古和今今干爹的事情,陶牧之眉宇间闪过一丝无奈。白野和林素关系不错,两人算是比较相投的异性朋友,平时陶牧之也和林素一起逗白野。

    听了林素的话,陶牧之道:“那这样他不应该认古古为干儿子,他应该认古古做恩人。”

    说完,陶牧之道:“所以今天的两块金砖也不算是他送的,是古古赚的。”

    陶牧之说完,林素哈哈笑起来,回头看向了后车座的白野的恩人陶古也。而陶古也此刻完全不知道爸爸妈妈在说什么,他歪着小脑袋,流着口水,睡得正是酣畅。

    -

    一家四口开车回到陶家大宅后,就被早早等待着的家人们迎接着去了主宅。进了主宅,林素和陶牧之先抱着俩小家伙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而后林素也冲了个澡。

    她今天在剧组拍了一天的戏,拍戏为了方便,她穿的都是简单的长裤长衫。而且拍了一天戏,看上去也是风尘仆仆的。

    等洗完澡后,林素换上了母亲杭菀提前给她准备好的礼服,稍作修整后,离开房间去了大厅。

    今天是陶古也和陶今也的周岁宴。早在几天前,陶家就开始张罗了。周岁宴和百日宴的规模差不多,也都只是些家里人来参加。而比起百日宴,周岁宴的热闹程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首先,几个月不见的小奶团子长成了糯米团子,越来越可爱。而且还会走路,会说话,更惹人喜爱。

    其次,周岁宴也有一项最重要的仪式:抓周。

    抓周是到处都有一个仪式,小孩子到了周岁的时候,家里热热闹闹的举办完周岁宴,而后在周岁宴上,把孩子放在一块红布上。红布上放置了一些东西,或是算盘,或是糖果,或是球类,或是印章等等。把孩子放在红布上后,他们会自行的去选择红布上的东西。选了什么,则代表他未来会从事什么行业。

    当然这只是一种迷信。随着时代发展,没有人会把这个结果真的当成孩子未来从事的行业的准则。而抓周这个仪式却并没有消失,这是因为家长们对孩子还是有所祈愿的,顺便也当成了生日宴上的一个小活动。

    周岁宴在林素一家到来后,就开始了。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吃喝喝,很快,周岁宴随着抓周仪式的开始到了高、潮。

    林素和陶牧之,一人抱着陶古也,一人抱着陶今也。一家四口站在了一张宽大的平面前,平面上摆放着一块红布,而红布上则摆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些东西,都是老太太去专门搜罗来的,一块红布上足足有三四十样,大人看着都有些眼花缭乱,更何况小孩子。

    在抱着他们来到红布前时,陶古也似乎已经被红布上的什么东西吸引,在陶牧之的怀里就要挣脱着想要下去。

    “古古已经选好了。”

    “古古不会看到那个馒头了吧?”

    “哈哈哈。古古是要做个小吃货!”

    而相比哥哥的急脾气,陶今也却十分安静,她被妈妈抱着,眼睛也是落在红布上的,只是她没有往下挣,只是在观察着。

    “今今真是像是爸,我记得当时牧之抓周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急过。”

    “当时牧之抓了什么来着?”

    “听诊器。”

    “哈哈,这么一说还是蛮准的,牧之这不是当了医生嘛。”

    也就是说,抓周仪式虽然迷信,但同时又有一定的道理。毕竟三岁看到老,小孩子一眼喜欢什么,未来很可能还是会喜欢的。

    刚才大家这么一讨论,大家对于陶古也和陶今也的抓周仪式更期待了起来。家人们围在一起,眼中盛着笑,殷切地看着家中的小辈对于未来人生的选择。

    说起来,林素其实也挺期待的。她听着家里人的交谈,回头笑盈盈地看了陶牧之一眼,而陶牧之也看向了她。

    他们是孩子的父母。孩子未来的路都是由他们陪伴的,而对于他们的孩子,他们其实并无所谓他们未来如何,只希望他们能做他们所爱的事情,健康平安快乐。

    “好了,开始啦~”老太太负责主持。在看到孙子和孙媳妇甜蜜对视一眼后,她笑眯眯地喊了开始。

    在喊了开始后,林素和陶牧之把两个小家伙放在了红布上。在放上去后,在家人们的加油声和期盼的眼神中,两个小家伙朝着各自喜欢的未来爬了过去。

    到最后,陶古也抓了个指南针,陶今也抓了个砝码。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