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特战荣耀 第三百六十七章 神秘矮人

时间:2018-10-17作者:护花使者本尊

    沈枫的力气太大了,如果是她没喝酒,她还能动一动身体。

    可这个时候,她看什么都是晕的,模糊的,怎么会有力气。

    沈枫抓住秦蔓的两只小腿,就开始给她拖鞋。

    两只鞋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就脱掉了,沈枫还是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秦蔓的肌肤。

    那两只小脚丫垂落在那里,看起来很是诱人,让人忍不住有要去摸的冲动。

    当然,沈枫也不会无耻到这个地步。

    只不过他握着秦蔓两条修长的手,却是还能感受到滑腻的感觉。

    更是因为秦蔓刚刚洗完澡,一股清香也在沈枫的鼻尖浮现,刺激着他的心神。

    沈枫的控制力,还是数一数二的,只是顿了片刻,就急忙回过神,把秦蔓的脚放下了。

    可他忽然发现,秦蔓竟然也不挣扎了,还闭着眼睛,甚至在眼角还有泪水流下,一副屈辱的样子。

    好似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配合她的穿着,和柔弱,别提有多柔弱,可人了。

    要是换了一个男人站在这里,沈枫能够保证,在这夜深人静的夜晚,觉得不会有他这么镇定。

    秦蔓好似感受到了半天没了动静,不由睁开了眼睛。

    “喂,我在你心中,不会这么不堪吧?我还没沦落到,真对你下手的地步。”沈枫不喜的看着他。

    “你……你真的只是给我拖鞋?”秦蔓声若蚊蝇,有些不能相信。

    “不然呢?难道你希望我对你做什么?”沈枫无奈道,“怎么说,我也是秦市集团的副总,堂堂沈枫,我对你做了什么,那不要做牢啊,我是个守法公民,你就放一百个心好了。”

    秦蔓显然还有些不相信沈枫,手也不断的在旁边扒着被子,终于,被子被她抓住盖在了身上。

    看到沈枫还站在原地没动,秦蔓才稍稍放心下来。

    “好了,你睡觉吧,我在这里守着你,明天一早我就离开。”沈枫笑着开口道。

    “真……真的吗?”秦蔓试探性的问道,经过刚才的折腾,她已经再也没有了力气。

    当然,这个时候她也想不出什么词汇再来羞辱沈枫,她能够想到的,就是要睡觉。

    而沈枫要对她做什么,她也根本没办法抵抗,只能够希望,沈枫说的话都是真的。

    “真的,放心吧。”沈枫见秦蔓双眼开阖,却始终不睡觉,指天发誓道,“你就安心睡觉,我要是对你做什么,天打五雷轰!”

    喵!

    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一道猫叫在外面响起。

    这把沈枫下了一跳,还以为真的打雷了。

    秦蔓听了沈枫这话,才终于闭上了眼睛,再也压抑不住的困意涌向了脑海,瞬间,就睡死了过去。

    终于,沈枫也送了一口气,找了一把凳子坐在了秦蔓身边。

    今天秦蔓喝了酒,对他来说,还是个好事情。

    毕竟也不会像之前那样,一直对他呵斥羞辱了,让他内心好受了一些。

    时间缓缓流逝,他也睡不着,就这样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为了让秦蔓更好的休息,他还把灯给关上了。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房间里面,房间就犹如开了灯一样明亮。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枫忽然听到了几道微弱的声音。

    “沈枫……”

    “沈枫……”

    沈枫瞬间睁开眼睛,看到秦蔓神色有些惊慌与恐惧,就好似心爱的东西丢掉一样。

    沈枫彻底的沉默了,秦蔓在说梦话。

    如果这是她在清醒的时候说出来的该多好啊。

    沈枫犹豫了片刻,抓住了原本就露在外面的秦蔓的手。

    温热顿时传入他的心头。

    “别怕,我在,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沈枫微微躬身,把头凑到了秦蔓身前,小声说道。

    秦蔓缓缓睁开眼睛,觉得头还是有些撕裂般的疼痛,但意识已经清醒了。

    对昨天的事情,并不似那些喝的酩酊大醉的人说的一般,会全部忘掉,相反,她还记得很清楚。

    猛地,她把目光看向了身边,没有人。她急忙起身,在房间里面找了找,翻箱倒柜,一个人都没有。

    甚至连垃圾桶里面都翻了一遍,她托着沉重的身体,十分笃定,沈枫一定还在屋子里面。

    好在她的衣衫完整,昨天沈枫没有兽性大发,不然她今天一定要找沈枫拼命。

    但她不能确定,沈枫有没有对她做其它事情,所以她一定要找这个人对峙,确定一下。

    “昨天竟然敢趁着我喝多了,对我做那样的事情,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要你好看。”秦蔓脸色很不好看。

    虽然酒劲已经过去了,可行动起来,还是会觉得头昏昏沉沉,口干舌燥。

    秦蔓先是在二楼的房间搜索了一翻,还喊了两声,却发现,还真没有人。

    “咦,难道真不在了?”秦蔓还真是奇怪,她走到了一楼,然后就愣住了。

    她看到餐桌上有一个用盘子盖着的碗。

    秦蔓奇怪的走了过去,把盘子揭开,一股热气和香味顿时扑鼻而来。

    是一碗鸡蛋面。

    秦蔓愣住了。

    她思绪万千,但可以肯定,这面绝对是沈枫做的。

    “为什么?”秦蔓喃喃自语。

    难道昨天,他真是只是来照顾自己的吗?

    他会有这么好吗?

    一个她十分讨厌,甚至到厌恶,看起来心术不正,还色迷迷的一个人,竟然会给她做面?

    这绝对不可能。

    可事实却摆在面前,就算她再如何不相信,也只有相信。

    她昨天确实是被同学刺激到了,那个和自己认识了十几年的同学,结婚了、生子了,且曾经的很多同学都向她发了请帖。

    她不想去,因为她不想面对曾经那些的问题,不想让她们知道,自己已经这么大了,却连男朋友都没有。

    看到她同学的亲密模样,听到同学问她,‘你还没男朋友吗?’

    她的心好似被打击了一下,所以肆无忌惮的喝酒。

    可是,在她一个人坐在那里愣神,一个人洗碗,感受到孤独,一不小心滑倒在地上的时候,是那个另他讨厌。

    是那个说她们两个曾经有在一起的男人,照顾了自己一夜,还给她做了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

    她就算再铁石心肠,也有了动容。

    咔!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却是忽然被打开了。

    只见庄冰冰和血月走了进来。

    “秦蔓,怎么了?”两人当看到愣在那里的秦蔓时,急忙过来安慰道。

    “是不是沈枫那小子欺负你了?”血月怒声说道。

    “没有。”秦蔓思绪被打断,下意识的摇头,可忽然想到,她们怎么知道沈枫昨天在这里?

    “沈枫给我打的电话,我们才回来的,你可别误会,我们可没监视你。”庄冰冰察觉到了秦蔓的目光后,急忙说道。

    血月和庄冰冰这时也看到了桌子上的鸡蛋面,互相对视了一眼,表情有些古怪。

    咕咕!

    秦蔓的肚子忽然叫了起来。

    “这个面?”庄冰冰若有深意的问道。

    她可以肯定,这不是秦蔓自己做的。

    因为在面条旁边还有个盘子,上面还有水蒸气,明显刚才盖着了。

    那么就说明,是为了保温,如果是秦蔓做的,完全没这个必要,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沈枫!

    血月也好似明白了,眉头皱了皱,这个曾经在雇佣兵和特种兵都赫赫有名,十步杀一人的神话,竟然给人做面?

    这要是说出去,恐怕要让人惊掉大牙。

    “啊,我肚子饿了,我先吃面,你们要是想吃,就去做吧。”秦蔓急忙掩饰,她可不想让这两个人知道。

    “好吧,正好,我没吃早餐。”庄冰冰说完就往厨房走去。

    血月本想问一些昨天晚上的问题,可看到秦蔓也没有什么事情,想想也就算了。

    “蔓蔓,没面啊……”厨房里面传来庄冰冰的声音。

    秦蔓脸色一变,这才记得,厨房跟们就没面条,这肯定是那小子去买的一包。

    “啊,我忘记了,用完了。”秦蔓急忙说道。

    ……

    ……

    沈枫开车离开了汤品一臣后,直接去了李梦家里。

    昨天没回去,他只是发了一条短信,李梦回答了一个‘哦’字。

    让沈枫很是心慌,估计李梦又生气了。

    他回去后,李梦确实生气了,沈枫哄了半天,才算是让李梦消了气,又答应她去逛街一天,才算是把事情瞒骗过去。

    在陪着李梦逛街的过程中,沈枫抽空给鲁宾打了一个电话,问他认识不认识苍海这个人。

    鲁宾说不认识后,沈枫让他调查。

    沈枫犹豫了很久,在晚上的时候又给血月打了个电话。

    “干嘛?”血月接通电话后,很不耐烦的说道。

    “天榜的人你找到没有?”沈枫问道。

    “没找到,不是交给你去找了吗?”血月说道。

    “大姐,这个事情是老首长交给你来办的,你现在就甩手丢给我,然后和庄冰冰到处去玩?”沈枫无奈道,“你可别忘记了,你的身份啊。”

    “你也别忘记了你的身份,不仅欺骗小姑娘的感情,还给人家做鸡蛋面,你这个猎鹰,现在怕是变成了秃鹰。”血月冷笑道。

    “小姑娘?大姐,秦蔓好歹也二十多岁了,用这个称呼不好吧?再说了,我就做个面条而已,难道你吃醋了?”沈枫笑道,他当然知道血月指的是昨天的事情。

    “别说废话了,你是不是知道了天榜人的消息?”血月不耐烦道。

    “我怎么发现,你现在脾气越来越暴躁了,是不是在盐城喜欢上男人,被那人拒绝了?亦或者被什么男人给骗了啊。”沈枫说道,没等血月回答,他继续道:“我倒是知道一个人,可能会和天榜的人有关系,你我去查查看。”

    “叫什么?”血月直接忽视了沈枫的前一段话,因为后半句要更重要,所以她皱眉问道。

    “苍海。”沈枫笑道。

    他刚才给鲁宾打电话的时候,鲁宾对这个人一无所知,而那苍海明显来头不小,看起来身手也不俗。

    他早就有怀疑过,这个人会不会和天榜的人有关系,既然老首长给了他这个任务,他也不能不放在心上。

    说给血月听,顺便也能让血月查一查,这个人到底是谁,和武术协会亦或者全氏集团、澹台家有没有关系。

    如果真的有关系,他还是要防范一些,特别是和澹台家有关系。

    这个家族,毕竟是等同于叶家的存在,不太好招惹,如果真因为他,而去对付秦市集团,那他就要事先有准备,亦或者主动去找这些人解决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