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一百八十章 鬼母

时间:2017-10-21作者:许元

    嘭

    房门被人一下撞开。

    邓三春面色一寒,目露杀意,对着慌慌张张冲进房间的红袖招龟奴冷声喝道:“我不是说过,永远不要进这个房间吗?你想死?”

    “老板……外面……”龟奴脸色苍白,连连摆手,噗通跪倒在地:“外面……”

    “扬州城府尊办案”

    红袖招楼下,黑衣卫嚣张的声音,极富穿透力,冲进密室之,震得窗棂瑟瑟发抖。

    邓三春嘴角一抖,的转动,惊讶万分。从白武祖等人动手掳劫南元公主,到现在不过一炷香时间。扬州城府衙竟然如此快派人前来,这事情处处透着诡异。

    “张刀你下去吧,按照我的吩咐做马”邓三春长吁一口气,整理衣衫,快步走出密室。

    “今日喜鹊枝头,原来是邢捕头大将光临……红袖招蓬荜生辉……”邓三春哈哈大笑,亲热的向黑衣卫拱手行礼。

    黑衣卫啪的一声,将一叠黄纸摔在邓三春脸,冷声说道:“不要和我说这些无用之话受府尊令,在红袖招,搜查朝廷钦犯这是海捕,捡起来看看吧”

    邓三春脸色微冷,在扬州城逍遥十几年,谁人不知他是太师门人,是扬州城府尊见到,也要扫榻相迎,何曾受过此等侮辱。一个小小捕头,竟敢如此嚣张跋扈。

    而且这些捕快衙役,刀出鞘,箭弦,一言不合,今日红袖招只怕要变成血域屠场。

    “邢捕头,红袖招乃是太师府产业,你今日再次兴刀兵,不怕无法向太师交代吗?”邓三春越想越是透彻,只怕今日扬州府尊大动干戈,并不是知道劫掠南元公主的事情,仅仅是为了打击端王名下产业。

    “哗啦啦”

    黑衣卫从怀掏出一块令牌,扔在桌面之,冷声说道:“今日我必须要带人走如果邓老板想要硬抗,可以我直接将邓老板带走”

    日光透过人群照射在令牌之,黝黑的令牌之,一个简单的‘卫’字,闪烁着幽冷的光芒。

    红袖招,包括黑衣卫身后扬州府的捕快衙役,全部噤声。

    许久之后,红袖招之内才响起抽泣声。

    邓三春嘴角狠狠抽搐,瞳孔射出深深的绝望。

    已然做了最坏打算,想到太子会派人捣乱,但是无论如何没想到,今日出现的竟然是隆庆皇帝手最恐怖的力量——黑衣卫

    一众衙役、捕快更是瞠口结舌,平日间与自己等人兄弟相称,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满嘴脏话的邢捕头,刑头,竟然是大夏最为神秘的黑衣卫

    大夏黑衣卫之所以能够保存秘密,两大原因,一个是隐藏极深,轻易不显露身份。另一个便是有杀人特权,五以下朝廷官员,黑衣卫均有先斩后奏之权。

    在太祖皇帝时候,甚至连二官员都可以斩杀这几百年,人权力大涨,对黑衣卫进行压制,也不过是将二降到五。

    但黑衣卫杀人特权,任何人不敢轻言废立。这是皇帝手最强力量。任何敢于挑战者,都会被冠谋朝篡位、觊觎皇权的不赦罪名。

    “完了。”

    邓三春心冰冷,作为太师门人,端王一党,他这些捕快衙役更加知道黑衣卫的厉害,黑衣卫那都是顶尖的修真者。

    虽然经过几百年时间,黑衣卫人才凋零,从原本的三千人,缩编成不足百人。但是这百人绝对是一只可以撼动天下的力量。

    黑衣卫武祖无数,甚至几个首领都是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大武祖境界强者,更有传闻,在黑衣卫,有着五龙奉圣的陆地阳实至尊存在。

    大夏之所以可以震慑百家,顿尊儒家,黑衣卫功不可没

    而且黑衣卫身后,代表着雍州大陆大夏王朝最高统治者,那个二十几年没有朝,据说如今已经奄奄一息,却一直不肯断气的隆庆皇帝。

    太子、和几位皇子王爷互相争斗,各占手段。那都是天家手法,培养九五至尊的帝王之术。

    一个单纯善良的人可以是好人,但绝不会是好皇帝只有在斗争脱颖而出之人,才有资格问鼎皇帝之位。

    大夏皇帝继承权的竞争,从几百年前开始,从来没有停歇。甚至发生过兄弟间祸起萧墙,捉刀厮杀的情况。但却从来没有人敢挑战皇帝权威,谋朝篡位。

    皇权与权,在皇帝位问题,互不干涉,这也是皇帝能够容忍权日渐鼎盛的最后底线。如果皇家继承都被权操纵,那必然是皇权与权鱼死破。

    电光火石之间,邓三春思虑良多,最后眼睛在黑衣卫身一扫,心杀意涌动。如果今日被黑衣卫闯入红袖招,发现白武祖等人。非但他邓三春性命不保,是端王一系也难逃此劫。

    太子与端王相斗,即使发现南元公主也无法动摇根本。但是如果皇帝察觉,才是天大祸事。

    “拼了”

    九死无生,不如拼死一搏,如果有端王在,家人逃亡西锦王国还可以得到庇护,一旦端王这棵大树倒下,覆巢之下无完卵

    心胆气一壮,邓三春缓缓收起脸谦卑的笑意,不再做小人行径,淡声说道:“黑衣卫驾临,在下不敢阻挡”

    邓三春心苦闷,黑衣卫心亦是恼火万分,原本今日以邢捕头身份,遵循扬州府尊命令,在红袖招厮闹一番了事。

    不想在红袖招之外见到许邵,被许邵一席话,将所有事情搅乱。

    一国公主被人劫掠,已经容不得黑衣卫退避,即使暴露十几年掩护身份,也是在所不惜

    扬州府衙役、捕快,在短暂的紧张之后,想到黑衣卫曾经与自己兄弟相称,各个抬胸挺肚,洋洋自得,浑似他们亦是黑衣卫一般。

    不待黑衣卫命令,这些衙役便一哄而散,在红袖招展开搜查。

    以往顾忌红袖招背后太师、端王身份,这些衙役两头受压,很是难做。

    现在有黑衣卫撑腰,衙役们肆无忌惮,将红袖招搅的鸡飞狗跳,衙役们这次算是志得意满,几载怨气,一朝得雪。

    许邵隐藏身形,在人群冷眼旁观,伸手拦住一个想要闯进二楼房间的衙役。

    衙役见过许邵与黑衣卫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自然认为这看似弱的读人也是神秘的黑衣卫之一。许邵伸手,衙役恭敬有嘉。

    “去把你们刑头请来……”

    许邵眉头紧锁,在刚刚瞬间,许邵感觉到这间房内天地元气猛烈变化,诡秘的气息,让许邵心头狂跳。一种不同于黑衣卫兵家杀戮之气的狂暴气息在房间内隐约传出。

    如这房间内隐藏着一个亘古猛兽,敢闯进房间之人,必然会被其顿时一般。这种气息,只有在当初那个金刚大汉昆仑奴身曾经感受过。

    几乎在许邵话落瞬间,黑衣卫面色凝重的出现在房门之外,他也感受到这房间内特异的气息。

    众人身后,邓三春脸闪过一丝狞笑,心狂喜,几乎将这个可怕的人物忘记,有他在,今日或许可以将黑衣卫留下。

    “杀光所有人”疯狂的念头难以压抑,在邓三春胸口盘桓,让邓三春双目血红,手掌握紧,微微颤抖。

    哗啦

    黑衣卫刚刚落到房门前瞬间,房门轰然炸碎,门板碎片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罩向门前的黑衣卫、许邵、衙役三人。

    未看到人影,只见一个足有普通人头三四倍大小的物件紧跟着破碎的门板呼啸而出。

    这物件是一件佛门宝器金光闪烁,面雕刻着四张金刚面孔,怒目狰狞,龇牙散发,头带着灿灿金冠。金冠之,有无数拳头大小的骷髅头铭刻在。让佛门宝器显得邪恶狰狞,正是怒目金刚降魔杵

    四面金刚头颅,让降魔杵变得如千斤大锤一般,只觉将这天空捅碎。

    原本镇压诛邪的佛门宝器此时充满了狂猛霸道之气。金刚本是佛有火,这降魔杵却是金刚再怒

    狂暴的气流震动红袖招楼房咔咔作响,仿若随时会坍塌一般。

    这是许邵仅见的霸道威猛是金刚大汉昆仑奴也逊色三分。

    更加特之处,这降魔杵并非寻常修真者战斗之时心观想具现,内外气凝结而成。而是货真价实,分量十足的真金打造

    金本柔软,却被佛门炼气术改造成如此刚猛的一件武器。

    许邵运起无横练七宝琉璃体护住全身,手一搭,扶住那名衙役随后一抛,将那人送至楼下。降魔杵本是攻向黑衣卫,但是带起的空气烈风,已经让许邵有一种窒息之感。

    黑衣卫怒吼一声,手臂一探,手黑色长枪再次出现,带着一去无回的惨烈其实扎向降魔杵尖端之。

    当

    长枪,降魔杵相撞,巨大的声音将许围木制房屋楼梯全部掀翻,炸的粉碎。兵家血腥战场,与佛门降魔地狱狠狠撞击。

    降魔佛音,兵士厮杀呼啸,无边声响让红袖招大堂之的凡人如被大风刮过,七窍流血栽倒在地。

    “星空遥想”

    许邵双目星光闪烁,星光大道催发到极致,全部神魂内气转化成星光,笼罩三人战场。

    冲天而降的森冷星光,让红袖招一片银河,如梦如幻,竟然生生将惨烈的战场和霸道的降魔压制下去。让所有人心一片清凉。

    “星光璀璨”

    许邵踏前一步,全部神魂化作一点星光,射向降魔杵背后的敌人。

    与黑衣卫多次切磋之后,许邵将星光璀璨加以改良。

    南宫夏给予的星光种子,被金箔吞噬大半,许邵星光大道的攻击无法达到最强,便转而将内气攻击忽略,以气养神。这这一招星光璀璨,转化成完全的神魂攻击。

    洞房穴开,初识神魂,许邵方才可以做到此种改变。

    降魔杵后传来一声闷哼,显然猝不及防之下,这个虚室生白武祖境界的强者也被许邵暗算,吃了一记闷亏。

    “讨厌的家伙,既然伤我”

    降魔杵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娇嗔童声,一个小女孩的身影显现出来。

    一身雪白衣裙,脸带着婴儿肥,打着赤脚,手臂双腿好像莲藕一般。

    许邵未曾想到,这巨锤一样的降魔杵后面,竟是一个只有七八岁模样的女童。

    这女童一副天真烂漫,异常可爱,但是手里却拎着一个她高出三四倍的巨大降魔杵。

    非但如此,这女童面带好笑的嗔怒,看着顽皮娇俏,但是却散发着让人窒息的霸道之气。气势与形象居然如此的不协调。

    “鬼母”

    黑衣卫脸色一变,握着长枪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