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一百四十章 狮王

时间:2017-10-21作者:许元

    在此刻,那干瘦老者倨傲的摇了摇头:“你只要按照家族令行事可以了,其他事情不是你可以参与的。 ”

    忽然演的戏剧场面,让许邵啼笑皆非,英雄气短莫过于此,这个老城主多么睿智的一个人物,现在却被家族令束缚,明知不可为,但却无法拒绝。

    这一群十几个人,没有一个是武者,都是普通人,手拿着一个令牌,可以号令老城主这样的权势人物,世俗的力量有时是如此可怕。

    这些掌握令牌的普通人,似乎是想当然的认为,这家族令不但可以命令老城主范,还可以让许邵与南宫夏这个神离期修真者束手待毙一般,可笑,可叹。

    “城主大人,外面有贵客求见。”

    在大殿之,情势危急,大战一触即发之时,大殿之外传来护卫的声音。

    方才惊天大战,大殿周围没有任何人敢于靠近,必然是老城主已经提前安排,现在居然可以让门外的护卫不顾老城主的命令,向内禀报,外面来客的身份必然是非同凡响。

    几乎在禀报之声响起的同时,一声长笑从大殿之外传来。

    “哈哈哈”

    这笑声仿佛是狮王怒吼,震动在场四个高手的心怦怦乱跳,那十几个普通人更是不堪,噗通声响,这些人纷纷倒地,更有甚者,几个体质羸弱之人耳鼻出血,已然晕了过去。

    砰砰砰,脚步声响起,一个壮汉大步进入大殿。

    这人身高两米膀大腰圆,一头金发,随风飘摆,横眉立目,不怒自威,仿若狮子王化形,威猛充满王者之气。一人站立仿佛千军万马,周身气势竟然将白衣散仙的伪领域挤压的咔咔作响。

    这大汉露齿一笑,森白的牙齿闪烁着野兽的光芒:“奉我家仙缘少主之名,给城主送请柬,你们以伪领域相迎,土是如此待客的吗?”

    大汉委实霸道,说完此话,不及老城主与白衣散仙二人反应,怒吼一声,身体肌肉隆起,滚滚的武道元素在身体筋脉之内流动,身形暴涨大半变成一个三米多高的壮汉。

    “吼”

    狮王巨吼,狂绝霸道的武道元素轰隆隆作响,如江水拍岸,怒海生涛,拍打在白衣散仙的伪领域之。

    大汉仿佛热刀入黄油,大步前行,生生将伪领域一分为二,挤入伪领域,步入大殿正。

    好家伙,这巨塔一般的壮汉,站在大殿之,竟然可以与高高在的城主平时,威猛之态让人心颤。

    “神离期武祖,这个人也是一个神离期武祖,而且境界在我之”南宫夏震惊的声音在许邵脑海响起。

    这个大汉以元气催动肌肉,使用的方法与南宫夏相似,走的都是修真仙术的路线,但这大汉可以生生挤开伪领域,此等威势,非南宫夏可以拟。

    “城主大人,我家仙缘少主准备三日后召开土名士大会,宴请城名士高手,在下送来请帖一张,希望城主大人赏光。”

    大汉不卑不亢,从怀取出一张金色请柬,随手一挥,举轻若重,请柬如蝴蝶般轻盈飞舞,飘落城主座椅之前。

    许邵心赞叹,这个大汉看似鲁莽,却错有错招,憨直的性格往往可以破一些阴谋诡计,不论是伪领域,还是城主高高在的座位,都未曾对他构成丝毫的影响。

    反而是大汉轻易的破开伪领域,先声夺人,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老城主皱了皱眉,打开金色请柬,顿时眼睛一直,倒吸一口冷气。片刻之后,脸露出一丝笑意:“天云仙缘明珠的召唤,本城主焉有不从之理,虽然老迈,但是也想一睹明珠风采……”

    可怜那十几个拿着狗屁令牌之人,直到此时还晕晕乎乎,大声呕吐,无法站起身形。

    “那个白衣服的,可是什么白衣散仙?”

    大汉眼睛一转,盯在白衣散仙身。

    被大汉盯住,白衣散仙呼吸一滞,仿佛一个凶猛的野兽虎视眈眈,随时猛扑来,咬住他的喉咙一般。

    “久闻天云仙缘明珠身旁,有鹰王狮王,两大护卫,不知阁下可是号称撕裂巨龙的狮王?”白衣散仙放下酒杯,将投放在南宫夏身的目光转移到大汉身。方才大汉强行破开领域甚至都没有让他转移注意力。

    白衣散仙与狮王两人,走的是两个极端,白衣散仙风轻云淡,带着淡淡的哀愁,对酒消愁。而狮王则是强势威猛,永不低头,野性十足。

    两人对视,火星四溅。如野兽扑风,流水推石,针锋相对却又给人绵里藏针之感,矛盾之极。

    “果然是白衣散仙,只是可惜,仙缘少主的请柬之没有阁下,不然我倒是希望与你切磋一下……”这狮王州语铿锵有力,看不出是天云仙缘的散修。

    听闻请柬没有自己,白衣散仙苦笑摇头,倒不是在乎这虚名,只是赞叹着狮王的直白。

    南宫夏在一旁看的心惊,这仙缘少主到底是何身份,老城主得到请柬居然是一副与有荣焉之感,连天才人物白衣散仙,神谕术、伪领域的拥有者,都没有资格参与这等宴会,规格竟是如此之高。

    这半晌,那十几个人终于从眩晕清醒过来,干瘦老者尖叫道:“金瑞丰如果你还是家族一员,给我将这些人拿下,在城主府攻击家族长老团的成员,这野蛮人该死,他们的仙缘少主该死”

    老者干瘦的身材,惊声尖叫,居然震得大殿哄哄作响,委实特。

    “嗯?”

    听到干瘦老者说野蛮人仙缘少主该死,狮王双眼血红,白色气雾从鼻孔喷出,血色瞳孔狠狠的定在干瘦老者的脸,如果他敢侮辱仙缘少主,狮王会一掌将这干尸拍死。

    老城主冷哼一声,将手的请柬一抛,送入干瘦老者怀:“闭你的嘴,看看请柬的名字。”

    “看什么名字,算他是什么仙缘少主也不敢得罪我们……嘎……”像被卡住脖子的鸭子,干瘦老者的声音嘎然而止,请柬的第一个名字让干瘦老者惊呆了。手一抖差点把这金色请柬扔在地,冷汗唰唰从额头流出,鼻孔耳朵的鲜血,加流下的汗水,可笑之极。

    “他……抓许邵……尊贵的仙缘少主我们不能抓,这个杀人罪犯我们总可以抓。”干瘦老者跳着脚,手指向许邵,将许邵当成挽回颜面的救命稻草。

    “许邵?你是许邵”狮王转头看向许邵,声音如野兽嘶嚎。

    许邵眉头微皱,默然点头。

    狮王目光一闪,身的肌肉涌动,武道元素骤然滚动,一柄黝黑的黑土长枪骤然出现,枪神猛烈一动。

    哧啦~

    一道枪芒,直接跨越几十步的距离,将伪领域粉碎,刺向许邵的脑袋。这枪太大,枪杆足有人头粗,如果许邵被这长枪扎,不是一个窟窿,而是脑袋全部消失。

    狮王这一枪,人枪一体,第一次显示出武道世界的武学的高层境界,不再是南宫夏武道、仙术结合的那种简单的突袭,而是一种武道和仙术的完美融合。

    许邵双目之,只看到漆黑的枪尖在眼前不断扩大。

    在漆黑的枪尖之,黑色光芒吞吐,幻化无数异象,勾人魂魄,慑人神魂,竟是黑暗仙术。

    莽汉一般的狮王,用的武道武学,却夹杂着黑暗仙术,阴损狡猾,让人措手不及,防不胜防。

    “看来天云散修也有心思细腻之辈,这狮王的武学应该不是他所想,与之性格不符。”许邵一眼看出狮王武学的优劣,虽然现在看可以增加狮王的攻击力,杀伤力惊人。

    但这种枪法背离性格,注定狮王在武道武学一途走不到太远。

    “可惜,待我会一会他。”

    前世痴迷武道之术的许邵,在这一刻,居然是如此想法。

    “滚”

    许邵咬破舌尖,气血沸腾,猿臂轻探,在枪柄之骤然一拍。这也是许邵用金虚子之后,武道大进,拥有一龙一象之力,非是如此,断然不敢接触狮王枪柄。

    “啪啪啪……”

    手掌与枪柄接触,如雨打芭蕉,十几声脆响接连响起,肉体与武道长枪对撼。一龙一象之力护体,依然被这长枪的反震之力震得手臂发麻。

    狮王这一枪却是余势不衰,继续刺向许邵脑袋,直逼生死,不杀死许邵决不罢休一般。

    干瘦老者那十几个金凯家族之人,瞪圆眼睛,只盼这野蛮人狮王可以一枪将许邵插死,当然如果许邵临死反击,将这个蛮横的狮王也杀死最好不过。

    高高在的老城主,胡须飘摆,目光闪烁,没有人可以看出这睿智的老者心所想。

    白衣散仙则是震惊于许邵动手的手段,从手法竟然看不出这黑衣少年用的是什么武技,这种猛烈攻击,竟然还是没有丝毫元气外泄,似乎天云仙缘的锁气之法还要完美。

    南宫夏则是心情复杂,得到许邵传音,他不甘轻举妄动,看着许邵在长枪之前,随风摇摆,随时会被扎死的情形,南宫夏握紧拳头,随时准备发动武道。

    “这狮王用元气催动身体可以达到这个层次,威势可怕,这一枪足有前世武道大宗师的风范不过看我无横练七宝琉璃体,龙象般若。”

    许邵手臂筋肉震动,发出龙吟象吼,细弱的手臂骤然放粗,拳头像巨锤一般砸向黑土长枪。

    “砰”

    一龙一象,巨力惊天,武道元素终于在猛烈的撞击轰然破碎,黑色长枪消失不见。

    “啊”

    南宫夏一声惊呼,如释重负。

    老城主双目异彩闪动,静默不语。白衣散仙神色阴沉,若有所思。干瘦老者几人唉声叹息,埋怨这个狮王徒有其表。

    轰

    在众人反应各异的瞬间,许邵手臂,与狮王持枪之手对轰在一起。两只手大小对明显,许邵手臂与狮王相较,犹如婴儿。

    但是一声龙阴,许邵手臂的筋肉隆起,一条筋肉青龙沿着双腿绵延而,在手臂龙象交汇,龙象之力在拳头之爆发。

    许邵的身体被狮王强悍的力量一冲,身体高高弹起,倒飞出十几米,几乎冲出大殿之外。

    另一面的狮王纹丝未动。在所有人认为狮王胜利之时,狮王袍袖哧啦作响,化作碎片,漫天飞舞。袍袖之下,狮王一条手臂扭曲的不成样子,肌肉崩裂,鲜血淋漓,甚至骨头都被肌肉牵拉折断。

    狮王愣愣看着自己扭曲的手臂,不知疼痛一般,神色变化。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