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九十一章 李焕龙

时间:2017-10-21作者:许元

    凭借着自己超凡的身法,许邵在棚户区杂乱的街道之穿梭不绝,待得终于再次拉开了与李家之人的距离后,许邵面色凝重的自储物戒指之拿出了一件不算精致的玉符,深深的看了一眼后,抬手用力的将其捏碎。

    那玉符刚刚粉碎,化为一道青烟,急速的消失在了虚空之。

    看到青烟散去,许邵的脸色才稍微的缓解了一些,这玉符不是别物,正是许邵与地下一号约定动手的暗号。本来许邵想在亲手诛杀了李青山,擒拿勿龙到许家老宅,用两人的头颅向许家冤魂谢罪之后,再让地下一号的杀手对李家之人动手的。

    如此,许邵可以用那狠辣的手段,使得李家陷入无尽的恐慌之。给他造成可以一次击溃李家的机会。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已经容不得许邵在过多的执着了,如若自己身死的话,那么这番谋划,也没有了任何的用处。

    “希望这样可以拖住李家之人,给我创造一个机会吧。”苦涩的轻叹一声,许邵心很清楚,在是极不成熟的情况下动用地下一号这个隐藏的后手,所带来的收益必定十分的稀少,不过此时的许邵已经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许邵可是很清楚的记得,在李家的深处,可是隐藏着不下三个通天期武者、金丹期修者。如若李焕龙被愤怒迷失了心智,最终将这三个在李家潜修的老不死叫出来的话,许邵很是怀疑,最后自己的恐怕很那从明珲城逃走。

    动用了地下一号这个隐藏的后手之后,许邵也不再明珲城的棚户区过多停滞,随手在棚户区内的民居搜寻到一套简单的衣衫,粗浅的乔装打扮了一番,许邵化妆成一个普通人一般的迈步进入了明珲城深处。

    收敛气息,许邵小心的隐藏着行踪,夹杂在明珲城的普通人,缓步向着城外而去。

    李家必定底蕴尚浅,虽然也有着自己的追踪方式,却也没有想到许邵居然会临时放弃了自己的轻功优势,混迹与普通人之。

    失去了许邵的踪迹,李家之人在明珲城之盲目的搜索起来,但是他们如何能够寻找到早隐藏与普通人的许邵。

    不过许邵却也清楚,这种金蝉脱壳之计,也只能够在极短的一段时间内使用,等到李焕龙反应过来时,必然会对明晖城加大封锁,到时候的许邵也再难以隐藏行踪了。

    所以,此时的许邵首要目的,是逃脱出明珲城,只要出了明珲城,凭借着许邵那超凡的速度,没有了李家耳目的跟踪,可以很轻易的逃离出去。

    神态平静的行走在明珲城之,许邵很清楚的感受到周围李家之人的审视目光,不过许邵却并没有感到丝毫的诧异。

    而伴随着许邵脚步越加快速,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明珲城的李家之人突然的消失不见了,远远的,甚至能够在整个明珲城之传来阵阵李家之人的怒吼。

    “地下一号终于动手了么?”

    低声的自语了一声,许邵渐渐的已经来到了明珲城的城门,眼看着前方不远是逃出升天之地,饶是以许邵的心性,却也难以掩饰自己的欣喜。

    不过,在许邵刚刚要迈步走出明珲城之时,却突然感受到身侧的虚空一阵波动,旋即见到满脸怒意的李焕龙自裂缝之走了出来,抬手一掌向着许邵拍了下去。

    “小畜生,这次看你怎么逃?”

    “不好,李焕龙怎么追来了。”

    这一生冷哼刚刚传来,许邵抬起的脚步骤然一顿,凝眉向着李焕龙看去。

    李焕龙接任李家家主已经数十年之久,那满头的黑发在岁月的侵蚀之下,也变成了白发。

    不过,此时的李焕龙发髻之间,却遍布血痕,一双并不算太大的双眼,此时睁得宛若灯笼一般,散发着滔天的恨意。

    看到李焕龙这般的神情,许邵不由的笑了。

    他知道,地下一号的行动,肯定给李家造成了严重的创伤,是李焕龙自己,身外放的波动气息,也可以看出遭受到了一定的重伤。

    “老狗,你也前来受死,既然如此,那么我送你去地狱,见你那宝贝儿子李青山。”嘴角轻扬,许邵不去理会那当空拍下的一掌,运起九星步。再次浮现出身影之时,已经来到了李焕龙的身前,手血饮刀凌空一划,一道丈许长的刀芒,撕裂虚空向着李焕龙扑了去。

    “血屠天下。”

    一声闷哼,可以见到许邵手的血饮刀瞬间赤红若血,血饮刀镂空雕刻的两条血龙浮雕,在那血色气雾之幻化而出,张着狰狞巨口,向着李焕龙撕咬而去。

    却正是杨志的成名绝技,许邵在斩杀了杨志之后,与血饮刀之也学到了这个逆天战法。

    “凌空虚渡,脱凡期境界?”眼见到许邵居然没有凭借外物飞虚空,李焕龙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惊呼,那原本满含杀机的双眼,也浮现了一抹浓浓的忌惮之色。

    眼见李焕龙在这关键时刻居然还会出现短暂失神,许邵脸也浮现了一抹的喜色,双眉挑动间,竭力运用灵魂之力控制血色巨龙向着李焕龙缠绕而去:“李焕龙,你杀我许家满门,你我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今日先诛你儿,来日在杀你这老狗。”

    伴随着许邵的怒吼,那血色巨龙也撕裂了虚空,将李焕龙的身体整个缠绕起来,巨大的龙口当头向着李焕龙的头颅撕咬了下去。

    “小畜生,我今天杀了你。”面对那径直撕咬下来的血色巨龙,李焕龙却也顾不得去思索许邵年纪轻轻,为何会有如此超强的修为了,身体一颤间,一把丈二大小的方天画戟落入到李焕龙手,抬手一挥,数不尽的枪影撕裂虚空,狂风暴雨一般的向着那缠绕而来的血色巨龙攻了去。

    “霸王扛鼎。”

    一声历吼,无尽的枪影与扑来的血色巨龙碰撞在了一起,威势非凡的枪劲引得周围空气一阵阵的爆响,在半空之与血色巨龙碰撞在了一起。

    两股强劲的力量碰撞在一起,让整个虚空都出现了一丝的颤抖,那剧烈的碰撞之后,血色巨龙瞬间破碎,破碎的血色元气瞬间将小半个明珲城笼罩在了无尽的血色之。

    虚空碎裂之,两声不同的闷哼也从虚空之响彻了起来。

    一阵清风拂过,血色烟云之,两道仓皇的身影急速掠过,却正是刚刚在虚空之猛烈对撞的李焕龙与许邵两人。

    许邵面色苍白,嘴角悬挂这一丝的血痕,神情很是有些诧异。

    李焕龙身为李家家主,通天期武道修为,在许邵施展血屠天下之时,虽然心也抱着稍微阻拦住李焕龙片刻,运起身法急速离开的打算。

    却不想这李焕龙此时已经受到了很重的伤势,在许邵控制血色巨龙扑咬过去之时,许邵分明的感受到李焕龙后力不继。这让许邵在心诧异之余,更是平添一份欣喜。

    抬眼向着李焕龙看去,果然见到李焕龙虽然在极力的压制伤势,但是那面色,却也变得苍白若纸,身体都出现了细微的颤抖。

    这哪里还像一个通天期的武道强者,分明是一个身受重伤老者。

    眼见到这种情形,许邵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李焕龙亲手主持了破灭许家的计划,手更是不知道沾染了许家多少的鲜血,这般的生死仇敌,许邵恨不得生食其血肉,现在眼见到李焕龙身受重伤,许邵那里又不抓住的可能?

    “嘿嘿……,老狗受伤了吧。身受重伤,尚且敢于一人前来追杀我,你还真是够自大的。既然如此,今日老狗你给我留下吧。”

    身形一闪,许邵在李焕龙难看无的脸色,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李焕龙的身前,在李焕龙尚未从许邵实力的震惊之反应过来之时,抬手一指,居然以肉体之躯,向着李焕龙手的方天画戟点了过去。

    “腐蚀神通。”

    此时的李焕龙身受重伤,大部分的实力都要靠着其手的方天画戟来施展,许邵所要做的,正是运用他在突破到悟玄期境界之时所领悟的神通将李焕龙最后的底牌逼迫出来。

    腐蚀神通,是许邵在突破悟玄期境界时领悟到得,其更是掺杂了天狼神一部分的阴邪元气,使得神通的腐蚀之力恐怖非常。

    许邵曾经用下灵器实验过腐蚀神通的威力,那恐怖的破坏力,许邵至今尚且记忆犹新,这也正是他敢于冒死留下李焕龙的底气所在。

    “你自己要找死,那么我成全你。”

    眼见到许邵居然妄想以肉身之力硬撼他的方天画戟,李焕龙那苍白的脸不由的浮现了一抹惊喜之色。竭力运转身体经脉仅存的元气,方天画戟轻颤,当空向着许邵的手臂削了下去。

    在李焕龙看来,许邵的修为虽然不算太强,但其手段颇多,很是有些棘手。而现在许邵居然用肉体去和自己的武器硬撼,那不是和主动求死没有丝毫的差别么。

    虽然李焕龙手的方天画戟只不过是下灵器,但也是李焕龙耗费无数金钱,在拍卖场之所得。

    数十年来,更是用心血精心培育,温养,早达到了与其心灵一体得境界,虽然碍于锻造方天画戟材料的缘故,数十年来没有丝毫的增进,但也达到了下灵器的巅峰。甚至可以与一些攻击力不算强悍的灵器对战,而不输下风。

    血色虚空,方天画戟发出一阵金铁嘶鸣之,好似兴奋即将饱饮鲜血一般,划破虚空,当空向着许邵的手臂劈砍了下去。

    眼见这种情形,李焕龙好似已经能够看到许邵手臂断裂,痛苦哀嚎的场景,那嘴角的狰狞,使得此时的李焕龙显得格外的疯狂。

    可是,李焕龙那里会知道,许邵的腐蚀神通有多么的变态,居然能够腐蚀掉下灵器。

    在两人不同的心绪之,许邵手掌好似繁花一般的在方天画戟的枪影之穿梭而过,一指轻轻的点在了方天画戟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