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七十三章 十年忍辱,一步天涯

时间:2017-10-21作者:许元

    十数年的废物名声,虽然被许邵极力的隐藏在心底,不表露出来,但是许邵却也是在意的。

    那种将心痛掩埋在心底,不愿意去碰触的痛楚感,让许邵疲惫。彻底的疲惫。

    玩世不恭,蹉跎度日,浪荡公子的外表都无法遮掩掉许邵的心痛。

    十数年的痛楚,今日终于揭开,许邵感觉到自己有些无法承受。

    正如感情受伤之人,将深爱的人隐藏在心底,强装忘记。但是又有谁会理解他心底的痛楚呢?

    无数个黑夜,许邵躲藏在无人的角落里独自落泪,幽深的夜空下,无数次的仰嘶吼,埋怨上的不公,在这一日,在看到那紫色气雾翻涌之时,一幕幕的闪现在了许邵的眼前。

    泪水无声滑落,许邵在这一刻,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心中有一种烦躁的思绪在升腾着,最后无法控制。

    回家,回家向祖父询问这样做的原因。

    这就是许邵此时唯一的想法。

    没有紫焰资质失而复得的喜悦,只有心中的疑惑与愤怒。

    “离开,回去。祖父。我需要一个理由。”双拳紧握,许邵暗暗自语。举步一迈就走出了独立的空间。

    迈步间,许邵纵身已经跃出了独立空间。

    此时的许邵面色冷峻赛过寒霜,刚刚自独立空间走出之时,一股森冷的寒气,就自许邵的身体之中倾泻而出。

    不过片刻间,在许邵的周围,就凝结成了一道薄薄的寒霜。

    “许贤侄,你终于出关了。”许邵的气息刚刚出现在这空旷的练功场之中,数日间一直焦急等待的南宫夏就出现在了练功场之中,神情之中满是欣喜之色。

    不过,南宫夏的欣喜之色刚刚在其脸上停留不久,就瞬间被凝重所取代。

    不过三日光景,但是在南宫夏看来,许邵整个人却好似变了一个人。

    那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淡淡威势,内敛而不发的精纯元气,让南宫夏的双眼不由的轻微咪动起来。

    看着这数日间实力暴增数倍的许邵,南宫夏在心底悄然的对比了一下,最后很是错愕的发现。此时的许邵虽然单纯论实力尚且不能够和他比肩,但是却也相差不多了。

    要知道,许邵此时不过才刚刚突破到悟玄期不久,而南宫夏却是在通期境界停滞了数年的修者真啊。

    这种打击,让南宫夏一时间居然忘记了询问许邵到底何时离开至险之地,满脸苦涩笑意,南宫夏语气之中有着一丝的嫉妒缓声道:“想不到许贤侄资质如此之高,短短数日间,实力居然就凭空暴涨了十数倍,这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汗颜啊。”

    扯了扯嘴,许邵对于南宫夏在他心底怒火翻腾之时,居然火上浇油很是有些气愤,但是许邵却也知晓南宫夏这话完全出于无心,最后只是冷冷的闷哼了一声:“夏叔叔,你们可准备好了。如若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离开吧。”

    对于许邵这突然的冷漠之态,南宫夏心中很是有些疑惑,不解在这数日间,许邵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居然会使得许邵突然转变如此巨大。

    “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点了点头,南宫夏略带犹豫的道:“不过许贤侄不休息数日么,我看你好像心情不太好。”

    “无妨。”许邵摆了摆手,语气坚决无比:“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不能在至险之地多做耽搁了。”

    罢,许邵抬头向着空看去,双眼深邃,在那波澜不惊的背后,却好似有着浓浓的悲哀被深深的隐藏。

    “两年了,时间过得好快。离开家族已经有两年了。”隐藏在衣袖下的拳头紧紧握起,因为用力过大,锋利的指甲刺破了血肉,点点殷红的鲜血顺着许邵的拳角缓缓的滴落下来。在地上绽放开一朵朵妖艳的血花。

    “那好吧。我现在就去寻找紫灵几人,我们这就离开。”复杂的看着许邵,南宫夏虽然心中疑惑许邵为何会突然有这般巨大的转变,但是其心中对于走出至险之地早有期待,现在见到许邵如此焦急,那里还有阻止的理由?

    深深的看了许邵一眼,南宫夏满脸欣喜的就闪进了庭院深处。

    随后,许邵就听见在那庭院深处,传来了一阵阵忙乱的碰撞之声,期间还夹杂着南宫紫灵那独有的尖锐惊呼。

    庭院深处的吵杂声音,让许邵很是无奈的连连摇头。

    轻叹了一声,对于南宫夏这个温馨的家庭气氛,许邵心中不羡慕是假的。

    原本许邵也自认有个温馨的家庭,虽然无良的父亲早早的就离开了家族,使得许邵从就没有享受过父爱,但是在那个家族之中,却还是有着疼爱他的母亲,关心他的祖父。

    这一切,原本是许邵努力修炼的动力,但是在今,在发现自己丹田的封印之时,许邵却有些怀疑了。

    心底的伤痛,被许邵给隐藏起来,没有了那撕心裂肺的痛楚,但是阵阵的痛楚,却还是无时不刻的撕扯着许邵的心扉,让许邵连呼吸都感觉异常的艰难。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许邵好似想要将心中的痛楚一吐而尽,但是那心底中传来的痛楚,却并没有因为许邵的强自控制,而稍减一毫。

    扯了扯嘴唇,许邵脸上的无奈越加的浓重。

    或许是感觉到了许邵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阵阵撕裂痛楚,跟随者许邵走出独立空间的花斑豹低低的轻吼了一声,摇动着尾巴走到许邵的身边,安静的趴在了许邵的身边。

    花斑豹的举动,让许邵心中不由一震,在眼泪缓缓滴落之时,许邵心中对祖父的怨气也悄然之中消散了许多。

    “或许,祖父也有难言之隐吧。”低声的轻叹了一声,许邵在心底为祖父寻找到了一个理由。

    只有如此,却才能够让许邵心中的痛楚,稍微的缓解下来。

    “许贤侄,我们都收拾好了。现在可以出发了么?”

    片刻之后,就在许邵心神刚刚平静下来之时,南宫夏已经引领者一家人来到了许邵的身前。

    一番慌乱之后,南宫夏的脸上虽然汗水横流,但是其眼中的喜悦,却已经无法掩饰了。

    “恩,我们走吧,时间紧迫。”点了点头,许邵举步就要向着院落之外走去。

    许邵这般的冷漠举动,让南宫紫灵看了心底暗自恼怒,清脆的闷哼了一声,恶魔本色显露无疑,抬手就向着许邵的耳朵伸了过去:“该死的子,还挺嚣张,装什么深沉呢。看我怎么收拾你。”

    坏笑之中,南宫紫灵身影一闪,就落到了许邵的身边,刚刚要动手向着许邵的耳朵掐去,甚至在这一刻,南宫紫灵已经开始幻想到许邵那痛苦求饶的神情时,却突然看到许邵转过头来,双眼寒芒四射,冷冷的向着她瞪了过去。

    许邵那满脸的冷峻之色,让兴致盎然的南宫紫灵突然就愣在了那里,一时间,抬起的手臂不知道该停放在何处,显得手足无措,滑稽至极。

    “紫灵,还不给我回来。”南宫紫灵的尴尬举动,让南宫夏面色微沉,冷声的训斥了一声。旋即转身向着许邵道:“许贤侄,你稍等一下。”

    “恩?”驻足疑惑的看向南宫夏,许邵全身元气急速运转,冷声的向着南宫夏问道:“不知道夏叔叔还有什么事情?”

    或许是因为丹田被封印的缘故,许邵在心底对于任何人都抱有一丝的怀疑之心。这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但是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

    “许贤侄误会了!”苦笑一声,南宫夏对许邵这种急速的转变越加的好奇,但是却也并没有询问,只是甩手将一件黑色的斗篷递送到许邵的身前,沉声的道:“你还是将这件斗篷套上吧,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数月,但是对方毕竟势力庞大,还是心一些为好。”

    无声的点了点头,许邵接过斗篷,简单的扫了一眼就披在了身上。

    穿上黑色斗篷后,许邵整个人好似突然间变得神秘了许多,那原本身上的冷冽寒气,在披上这斗篷之后,也消散无形,整个人虽然显得神秘至极,但是却也显得平常了。

    满意的看了看身上的斗篷,许邵与南宫夏几人就穿过庭院,进入了狼山城之中。

    虽然过去数月时间,但是许邵在一番观察之后,却还是发现在这狼山城之中,武者与修者真行迹要比以往忙碌许多,其中更是有不少的修者满眼忌惮之色,来回的观察着狼山城之中穿梭的修者。

    看这神情,显然狼山禁地之中所发生的事情虽然因为时间的流逝,已经渐渐的趋于平淡,但是却并没有平息下来。

    “看来狼神禁地中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伴随着禁地的再次关闭而结束啊,狼山禁地之中死去的武者和修者真不知道哟多少,这些人沾亲带故,其背后所隐藏的势力也非常的强大,亲友的被杀,也必然会使得狼山城之中,在此后数月中陷入到一场动乱之中。”心中思索着,许邵不由向着锻造访所在的方向看去,思索在这些心怀叵测的修者之中,是否会隐藏着锻造访那个神秘组织的人呢?

    到了这时,许邵却也终于知道为何南宫夏最后在离开之时,会交给自己一件黑色的斗篷了。

    心中杀机涌现,许邵心中对在狼神禁地之中,未能将锻造访老板击杀很是有些遗憾。

    几人缓步而行,不一刻就走出狼山城。

    走出狼山城之后,许邵一行人各自施展手段,向着至险之地的外围而去。

    待得到了至险之地的外围,南宫夏收起飞剑,满是期待的向着许邵看去。

    感受到南宫夏投来的目光,许邵那冷峻的脸上少有的浮现出了一丝的笑意,暗中运用心神趋势灵珠缓慢运转,一道淡黄色的元气笼罩在许邵的身上,许邵就在南宫夏与南宫紫灵几人疑惑的神情之中,拉住南宫夏的手迈入到了至险之地的禁止之中。

    一阵琉璃光华闪过,南宫夏几人就感觉众人好似进入到了无边的黑暗之中,耳畔风声嘶吼,阵阵恐怖的能量流在虚空之中肆虐着。

    不过让几人惊奇是,虽然外界的能量流恐怖异常,几人却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相反的是,浑身居然好似有着一道淡淡的暖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