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六十三章 啸天狼!

时间:2017-10-21作者:许元

    心中暗惊。许邵此时已经没有其他的心思去查看储物戒指之中其余的事物,心神瞬间回归本体,手指光芒一闪,刚刚给配上剑鞘的骨灵剑就落入到了许邵的手中。

    骨灵剑刚刚落入许邵的手中,那汹涌奔向许邵脑海的繁杂信息瞬间就达到了顶点。

    脑袋上传来的阵阵剧痛,让许劭头颅都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

    低声的闷哼一声,许劭在这般惨痛情形之下,嘴角深处居然勾起了浅浅的冷冽笑意。

    手臂的肌肉不住的跳动着,许邵满脸冷冽之色的伸手抓住了那不断跳跃的骨灵剑,眼中寒光闪烁,无尽的元气瞬间向着骨灵剑冲杀而去。

    “多来点,多来点我的宝贝。”磅礴的元气刚刚涌进骨灵剑之中,一阵充满杀戮气息的怪笑之声就在许邵的耳畔响了起来。

    伴随着这突然出现的桀桀怪笑,一股浓郁的黑雾瞬间就自骨灵剑剑身之上飚射而出。

    黑雾刚刚浮现出来,就瞬间化为一道虚幻的身影,如若细心观察的话,就不难发现,这突兀浮现在许邵身前的虚影,居然正是那狼禁地直通地的光柱周围,那不断浮现的狼啸月。

    只不过,此时浮现在许邵身前的狼虚影,要远比那狼禁地的虚影要清晰很多,那狼虚影足足有数十丈大,其上毛发分明,甚至隐藏在毛发下的血丝都清晰可见。

    油光可鉴的毛发之下,两点寒芒闪烁不绝,充满了极致的狂暴杀戮之气,那血色的双瞳横而过之时,远远的,许邵居然能够听到在这狼山深处,传来一阵阵魔兽的哀鸣,好似在叩拜君王,俯首甘愿受死一般。

    其鸣也哀,其鸣也伤。但是却充满了敬畏,好似连一丝的反抗意志都无法提起。

    这种地异变,百兽哀鸣,让许邵面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看着那仰头发出无声嘶吼的狼虚影,许邵面色难看无比,眼中寒光闪烁。显然在思索着什么。

    面临生死险境,许邵没有一丝的退缩,在短暂的慌乱之后,就开始思索起应对眼前困境的方法来了。

    看着眼前那仰嘶吼的狼虚影,许邵不用思索,却也明白恐怕他得到的哪一方魂种,很有可能与狼山禁地有关。

    虽然还并不知晓这魂种的真实身份,但是许邵却也明白,恐怕这魂种曾经的主人,身份必然十分的显赫,实力必然非常的高绝,如若不是如此的话,又岂能与狼山禁地的开启遥相呼应?

    但是无论如何,许邵却也知道,此时他已经处在生死的边缘了。

    魂种,那是上古绝顶强者在决死之时,分出一线灵魂寄托他物,寻求日后机缘,夺舍重生的无上法门。

    而现在魂种出现,那么稍后的情形也就毋庸置疑了,魂种夺舍,这种事情,许邵是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前世的莫名身死,今生的机缘巧合,才让许邵得以再一次有了生存的机会,他又岂能甘于给他人制作嫁衣?

    “哼!不管你是谁,想要抹杀我许邵的神智,窃取我的身体,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心中冷哼,许邵那原本有些烦躁的心神瞬间平复了下来,这一刻的许邵是冷静的,可以没有丝毫的人类复杂情感。

    有的,只是眼前那硕大的啸月狼,与沉重冷静思索的心态。

    “这狼显然与那禁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低声的自语了一声,就见许邵突然的抬起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骨灵剑的剑鞘之上布下了数千上万道的封印。

    虽然许邵的实力不过堪堪突破到凝实期,但是其本身所修炼的,却是来自地球的神秘功法始魂武,更是在重生之时,生生的将少林寺视为奇珍的佛骨舍利吞噬,融入到心神之中。

    始魂武,佛骨舍利,可以是许邵的两个底牌。也是他敢于闯荡九州的基础。

    而此时,面对生死危机,那一直隐匿与许邵灵魂深处的佛骨舍利,也缓慢的运转了起来。

    伴随着佛骨舍利的缓慢运转,一道道淡黄色的精纯元气就自许邵的灵魂深处缓慢的散发了出来。

    这股元气刚刚出现,就缓慢的在许邵的周身经脉之中运转起来,那淡黄色的元气虽然极其淡薄,但是在流淌过许邵的周身经脉之时,许邵却分明的感到周身的痛楚得到了很大的缓解。

    就是那因为无尽庞杂信息涌入的脑海,在这一刻,也变得不那里痛楚。

    这种情况刚刚出现,许邵的神情就不由的一震,他知道,佛骨舍利虽然珍贵,但是以此时他的实力,尚且还不能够熟练的控制。

    而这一次佛骨舍利的运转,却也只是感受到了他的困境,出于护主的原因,却才分解出了一丝的精纯元气。

    这种机遇虽然稀少,但是许邵心中却很是明白,稍纵即逝。

    如若不能够抓住机会,封印那啸月狼的话,恐怕今日,他就真的要沦为被魂种吞噬,灵魂消散,成为行尸走肉了。

    双眸一凝,眼中好似森寒的冷芒闪烁而过。

    寒芒闪烁中,许邵的双手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在骨灵剑的剑身之上布设下了数不尽的禁制。

    虽然许邵的实力低微,但是这些封印禁制,却完全出自始魂武这本绝世典籍之中,那一道道宛若萤火流光的禁制,在许邵的手中成型之时,就宛若是活了一般,围绕着骨灵剑剑身上下盘旋。

    数不尽的流光萤火,盘旋着骨灵剑身旋转了片刻之后,突然的在际汇合,只不过片刻,就融合成了一道光芒四射的虚幻佛影。

    这佛影不过寸许大,充满了古朴气息的面孔挂满了柔和的笑意,一只手轻抚在硕大的肚子之上,神情慈祥的目视前方,那神情,就宛若在这空旷的山谷之中,有着芸芸众生。

    一声声的鸣唱,佛音,围绕着佛影传遍虚空。

    这佛影刚刚出现,那神情嚣张,不断对月嘶吼的狼终于停下了动作,双眼满是忌惮的向着虚幻的佛影看去。

    而就在这时,那嘴角含笑的佛影却也注意到了狼虚影,在嘴角轻微的开合之中,抬手一掌就向着啸月狼拍了下去。

    寸许大的佛影,在那含笑拍下的一掌之后,这狼山外围的山谷,却好似突然响起了巨大的轰鸣。

    伴随着轰鸣之声响起,一道足足有数十丈大的掌印,突兀的出现在了啸月狼的上空,在啸月狼不断的厉声嘶吼之中,一道黝黑犹若浓墨的气雾,化为一只狰狞鬼脸,与巨大手掌对撞在了一起。

    这种情形,让许邵心中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但许邵此时却没有心神去思考这种异变的原因了,他知道,这一次佛印与啸月狼的对撞,将会决定着他的命运。

    怦然的对撞之中,啸月狼那数十丈的身体怦然碎裂,化为一道道黝黑犹若浓墨的气雾,在上空之中不断盘旋,而在际之中,还有这一声声凄厉的嘶吼在不断的回荡。

    在啸月狼形神四散之时,那满脸笑意的佛影也终于结束了他的使命,神情慈祥的佛陀深深的看了许邵一眼之后,就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虽然这是两个巨头意识的对决,但是站在一侧的许邵,却也被那恐怖的四散劲力给生生击上了半空,仰头喷出一大口猩红的鲜血。

    面色惨白,许邵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却还是强自打起精神,向着那四散化为浓黑气雾的啸月狼看去,伴随着佛影的溃散,许邵身受重伤,他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还手之力,如若这时候的啸月狼还能够再一次聚集起身形来的话,那么许邵,恐怕也就唯有自杀一条路了。

    为他人徒做嫁衣,这是许邵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在满心的忐忑不安之中,许邵很清楚的看到,那四散的浓黑气雾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渐渐的消散,最终化为一道清流,缓缓的融入到了骨灵剑之中。

    只不过眨眼的功夫,那四散与虚空之中的浓黑气雾,就已经消失了大半。原本毫无亮光的幕,在这一刻也有了点点的星芒洒落下来。

    看到这种情形,许邵一直提起的心终于松弛了下来。他知道,如若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的生死危机,他还是艰难的挺过去了。

    虽然其中有着很多的侥幸,掺杂着颇多的运气,但是结果却并没有改变,那就是许邵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周身的痛楚,脑海中不断传来的阵阵胀痛,此时此刻都不能够掩盖掉许邵心中的喜悦。

    死中托生的喜悦,也终于冲散了那强自稳定下的心神,冷静,随着风消散。深深的疲惫,不可控制的涌上心头。

    在简单的挣扎了片刻,许邵最终还是不甘心的闭上了双眼,但是在那嘴角深处,却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有着淡淡的笑意在缓慢的绽放着,好似在梦中,许邵也无法控制这种死里逃生后的喜悦。

    许邵的昏迷,好似在预示着一场危机的化解。

    但是,许邵却还是看了那啸月狼,在山谷上空所有的黑雾几近消散之时,一道掺杂着无尽暴虐、极深怨气的嘶吼也突然的响了起来。

    虽然这声音极为疲惫,好似就要烟消云散一般,但是却还是化为一道浓黑若墨汁一般的光华,眨眼间就融入到了许邵的身体之中。

    “子,这事情还没有结束,只不过刚刚开始,不过今日的耻辱,我狼神会谨记一生。”

    桀桀的怪笑,响彻在山谷深处,让整个山谷,很是奇异的笼罩上了一股阴森寒冷之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