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三十八章 佣兵团

时间:2017-10-21作者:许元

    事情发展的很糟糕,许邵还是没有逃过这个厄运。只怪命运作弄,要是早些发现那张纸条便好了,骨灵剑与这块魂石在一起放了那么久,灵魂完全进入了骨灵剑中,而傍晚与虎象兽相战时正用了这把剑,估计他的身体中已有这灵魂的残留了!

    事情发展的很糟糕,许邵还是没有逃过这个厄运。只怪命运作弄,要是早些发现那张纸条便好了,骨灵剑与这块魂石在一起放了那么久,灵魂完全进入了骨灵剑中,而傍晚与虎象兽相战时正用了这把剑,估计他的身体中已有这灵魂的残留了!

    许邵手动了动,不知还要不要再去握这把骨灵剑,如今它根本不是什么宝剑,是块烫手的山芋!只要握着它,那个灵魂便会进入体内。如果那个灵魂力量比许邵强大,他将被那个灵魂所控制!

    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至少许邵心中还有坎坷。他犹豫了片刻,呼吸微微急促起来,脸颊映出了淡淡潮红,纤细的手指轻轻探出,想要去握剑柄,但还是停滞在了半空中。

    也许,不再使用这柄剑,那个灵魂便永久封印在里边,但一柄极品宝剑,便这样放置么?这对许邵来,的确是个难舍的决定。扔掉么?他还真不舍得扔,况且,要是扔了,岂不是害了别人?

    不管这些了,车到山前必要路,这把骨灵剑便先收起来,只要心不让其中灵魂附身便可以了,这点倒是不难。他担心的是,身体有没有那灵魂的残留?许邵把床单撕裂,将骨灵剑包裹起来,放入了空间戒指中。再看玄铁,里边没有了灵魂,那它便是一个上好玄铁,应该能打造个武器。要懂得废物利用才行。他忽然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既然是块魂石,为什么要在里边夹了张纸条?只是为了警告人不要用么?

    好事与坏事总是相伴而来的,也许这便是命吧。想起今日发生的种种事情,许邵淡然一笑,从空间戒指中拿出李成佳送的玉,这玉真的很好,色泽光润,白中透着淡淡莹绿,只是在幽暗的烛光下,玉显得有些昏黄,背面刻着细的字样,借着幽暗的烛光,许邵勉强可以看清。

    和他想象的有出入,玉并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只是简单介绍了李成佳……这是,名片?靠,拿上好的玉当名片,李成佳果然够奢侈的。

    收起了玉,许邵躺在了床上,心中思绪交加,最让他放在心上的便是被侵注灵魂的骨灵剑,让他心疼不已。而其次便是狼山一行了,许南已经做好了所有的打算,他在这里的目标便是变强,至于路怎么走,许南都为他想好了。

    思考了一会,头有点疼,许邵干脆不想,将东西收拾收拾便睡觉了,狼山之行第一,算是告一段落,而接下来,许邵便正式在这里落足生根。

    许邵起的非常早,也许是因为环境不熟悉而造成的兴奋,也或许因为昨夜发生的变端让他心中痛疾,洗了把脸,许邵到下边叫了一些餐食,上来又等了许久,雷克才醒过来。

    雷克一起床便叫嚣着饿,渴……许邵很想痛揍他一顿,两人吃过饭后,应许邵的要求,雷克带他到虎狼佣兵团看看。

    那里,将是许邵新的归宿,至少,也是狼山之行的第一个归宿。

    奇怪的是,雷克并没有直接回佣兵团,而是先在旁边的店中买了不少食物,皆是些便宜却又营养的,许邵虽然不解,但也未多问。

    买完后,他提着大包包,走在前边,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嘿嘿笑了两声,在山宾镇中左拐右拐。而许邵则紧跟其后。

    走了许久,但雷克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许邵不耐烦的问了一声:“怎么还没到?已经走了很久了。”

    雷克忽然停了下来,脸色郑重:“到了!”

    许邵四周看了看,这里已经远离山宾镇了,属于比较偏远的地方,房屋都是些低矮的瓦屋,看了四周,也没见到哪里有虎狼佣兵团?

    “嗯?在哪里?”许邵问了一声,顺着雷克的手看了过去。一个偏矮的门映入他眼中,它偏矮倒是看得起它了!是门,倒不如是几个木板……木板只有许邵肩膀那么高,三四个合并,许邵只有侧身才能过去。

    “嘿嘿,进来吧许兄弟,这就是虎狼佣兵团了,看着虽然寒蝉,那也是因为资金有限。”雷克推开这扇破门,厚厚挤压的灰尘漫飘舞,让许邵不由捂住嘴巴。两人一前一后进去。

    许邵对所谓的虎狼佣兵团彻底绝望了,听名字倒是很威武,当你置身此地看到时,便知道什么叫做破烂了!只能用两个字了表明这里……“寒蝉!”

    这算一个不的院子,足有百平米大。奇怪的却是,这样的大的院子,却是一个破旧的门?

    院中摆放着各种兵器……许邵走到一个大锤前,大锤早已锈迹斑斑,手握大锤,却忽然发现,大锤竞重若千斤!许邵提了提,竟没有提起来,他顿时来了兴趣,正要再提,只听雷克道:“许兄弟,大锤已经十多年没用了,早已被锈迹粘在了地上。”

    许邵无语,这样的法真是骇人听闻!院子里空荡荡的,除了这些破旧生锈的兵器,再没有其它了。这算什么佣兵团?兵器都生锈了,还没有一个团员?正疑惑,屋里大堂突然跑出一个少年,年龄与许邵相仿,他惊叫了一声,冲雷克奔去。

    “雷大哥,你回来了!怎么样?在外边接到任务了么?”他表情沧桑,眼神狠厉,有淡淡泪光隐现。似有一丝可怜,但更多的却是坚定。

    他是一个历经世事,坚韧有志的少年!这是许邵对他的第一评价。他身穿布衣,虽没有许邵身上的那么多补丁,但也比寻常人家的衣衫破旧数倍。

    “接到了,你还不相信我雷大哥么?嘿嘿,肖楠,你大哥二哥怎么样了?”雷克笑了两声,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

    自此,许邵多了一个朋友,他叫肖楠……

    “大哥二哥还在那躺着呢,你快去看看。”肖楠轻道了一声,拉着雷克边往屋里走。用眼神瞥了一眼许邵,却是冰凉之极,没有一点感情。

    “等下,肖楠,来吃点东西,知道你最喜欢吃奶油蛋糕了!”雷克从大包包中拿出一块有些被挤压变形的蛋糕,递给了少年。

    肖楠顿时兴奋起来,一口啃下去,嘴上抹的满是奶油,眼神里却有着满满的高兴。

    不上为什么,许邵看到这一幕,忽然有点心痛的感觉,他摇晃了头,示意自己不要去想。雷克带着笑意看了眼许邵,便拉着肖楠往屋里走去了。

    这个房屋很破,比许邵爷爷的房间还要破!顶部的砖瓦已经很多处不全了,地上坑坑洼洼,墙壁也破旧不堪,房屋甚至……都有微微倾斜,这样的房子,早该扒掉重盖了。

    当他走进屋子时,被眼前的场景惊了,房屋不算,有一百多平,打扫得很干净,但房屋却空空荡荡,两个凳子一个桌子,还有零散的几张床……而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个人,被褥盖着他们的身体,但许邵依然可以看出……他们是残疾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