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二十章 找上门来

时间:2017-10-21作者:许元

    当夕阳西落,也是许邵下山时。

    许家沸腾了,因为那无故出现的金卡!九州通用金卡,是身份的象征。经查询,果然有二十余万金币!这在如今的许家,已算得上是巨额了!而更巧的是,金卡已被解密,显然是有高人暗中相助。

    虽然欣喜,但更多的却是疑惑,持金卡的高手,为何会暗中相助许家?而且正是在许家紧缺钱财的时候。子弟们皆都摇头不知。

    面对如此巨额,长老们再次召开了会议!许邵心中欣慰,尽他的微薄之力帮助许家,便是他最大的心愿了!

    而时过不久,大长老再次发话了……原本晴朗的,顿时阴沉了下来,冷风也随即呼啸起来。这个世界非常邪异,每次气巨变,总是意识着什么来临……

    大长老的声音盖过了那呼啸的冷风:“所有子弟注意,成人礼提前开始,将于三之后举行,希望各位都做好准备,迎接你们人生的转折点!”

    后有传闻,这个决定是许南的决定,虽遭到了强烈反对,但他依旧一意孤行,将成人礼办在了三之后!这也许,是意味着什么。许邵的心情有些沉闷,不上来的沉闷,也许是他想多了。

    这两弟子们都在打理着家族事务,准备着成人礼需要的各种物品。测试石,搭建擂台,以及准备的清水等等……

    许邵在这周围转悠,嘴角带着轻笑,前几次的成人礼他也有观看的,当然这次是最为盛大的!单单那擂台都比以往大了一倍!这次成人礼都是族中内门弟子,更有不少都是长老之子,不隆重一点,便是丢了家族颜面。

    “废物,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搬水!”一名内门弟朝许邵冷喝一声,他面露凶光,手中抱着一大桶水,正朝擂台方向走去。

    见过狂的,还没见过这么狂的……他妈的家族费用全是老子出的,还让老子去搬水。许邵心中虽气,却暗暗警告自己要低调!搬就搬了,就当锻炼体力,让他们这些白面书生搬水,也的确难为他们了!

    许邵三步两前,瞪那内门弟子一眼,一手拎一个木桶,便朝擂台方向迈去。所有人目瞪口呆,两桶水至少有上百斤之重,在他手里便好似什么都没有一般?

    走了两遭,水基本都被许邵搬了过去,浑身却没丁点感觉,习惯了一千斤的重量,突然让他负重一百斤,还真有点别扭。

    “废物,你,去把那边木头也搬一搬,然后再把地上落叶扫一扫……”这内门弟子声音已然弱了很多,但还是指令了下去。

    搭建擂台需要木头,成百上千块的木头木板着实不轻,有这么一个免费的搬运员,内门弟子们自然都高兴的很。

    许邵瞪了一眼他……又看了看一旁的木头,以及地上满地的落叶,暗哼了口气,还是走了过去。

    如今已是十月,清风袭,暖日照,枯黄叶落满地开。单调也不单调,只是这硕大的练功场上,却是别无其它,又有单调了。

    这刻,一个红衣女子走了过来,为单调的场地增添了一丝艳丽。无数内门弟子都呆呆的盯着她……妙曼的身材,绝美的五官。还有那一着薄衫,随着清风微微飘舞,更显凹凸有致。

    她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无论是在拍卖场,还是在许家!许邵一愣,她来这里做什么?许家与拍卖场应该没有什么关系的吧!难道是寻着自己了?许邵心中生疑,他虽自认并未留下什么线索,却还是要回去穿上那一衫棕衣……

    “扫你个头,自己扫,我还有事!”许邵心中一急,竟骂了出口,把那内门弟子登时扫的颜面全无。他脸色发白,被同门弟子见到倒也没什么,关键是前方可有美女在场……

    兰雅的到来,足以轰动了整个许家,她绝美的容貌以及拍卖会场的身份,就是去哪个家族,也得将她请入大堂之中!大长老早已应了上去,年龄虽大,心却不老,看着兰雅略有发呆,这些时日他在忙碌家族成人礼,许久都没去拍卖会了。而此时兰雅更身着红裙,淡抹轻妆,与拍卖会场的风采截然不同,也难怪大长老会如此有雅致的细细观看。

    “大长老,您看什么呢?女子这厢有礼了。”兰雅依然那副妖媚子模样,一丝妖艳的笑容将她衬得绝美无比。

    大长老呆了片刻,急忙回道:“兰雅姐有礼了,请问今日来我许家有何事么?我许家向来与拍卖场清清白白的吧。”

    “看您的,难道不欢迎我来许家么?实不相瞒,此次来许家来寻一人,也不知大长老认得不?”兰雅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月前棕衣男子交予她手中的烟筒,递给了大长老。

    大长老细细观看一番,更用手在上边抚摸,除了光滑的触感,却未觉有什么不对,皱眉问道:“这是我们许家自制的烟花,不知兰雅姐什么意思?又来我许家找什么人?”

    “我若知道他是什么人,便不来问你了,咯咯……他身穿棕衣,包裹了全身,只有灵动的双眼露出。先前他拜托我做一件事,如今已有答复,便来寻他。”兰雅轻声而道,甜甜的声音让人心驰向往。

    登时,她不由蹙眉:“大长老,这烟筒你们可有赠于旁人?或者拿出去卖掉?”

    她话刚落,眼睛不由瞥了整个练功场,却被最角落的衣衫棕衣吸引……她眼睛一亮,再看时棕衣依然消失。

    还只听大长老缓缓解释:“这个倒是没有,是我们族内专用的,我还想问兰雅姐是如何获得的?”

    “哦,没关系了,大长老,请将烟筒还于我。”兰雅根本都未听到大长老的话,只被那棕衣所吸引,她一把夺过大长老手中的烟筒,便朝那角落跑了过去。

    大长老心中生闷,苦笑摇头离去。无数的子弟们见兰雅朝练功场的这方跑来,都自恋的以为是冲他跑去……待直接忽视与他们,他们才目瞪口呆,再回头时,兰雅已经消失不见。

    这个角落是一堵破墙,也有些年段了,根本没有什么人迹,兰雅不由感觉是不是眼花了,向后退了一步,脚下那个箭头却吸引了她的目光。

    箭头所指方向是跃过这堵破墙,兰雅轻身一跃,红杉飘飘,好似仙女般美不可言。跟随那箭头走了许久,好似依然出了许家,这才到了尽头,兰雅抬头,一衫棕衣紧裹的男子映在了她眼前。

    “你怎么来了?”棕衣男子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愤怒。

    兰雅深吸了口气,双目灼灼般看着棕衣男子,好似鼓起了非常大的勇气般:“你是许家的人?”

    “这个用不着你管,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棕衣男子冷冷道,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兰雅好似也知道他的这般脾性,轻轻一笑:“你忘了么?让我给你寻一件极品玄铁来着。”

    棕衣男子抖了抖衣衫,灵动的双眼盯着兰雅,久久,才轻道:“我不是让你放那烟花么?怎么来许家了?”

    “因为你便是许家的人!”她瞪大双眼,红色衣衫也随她声音的加大而微微飘了起来,甚是好看。

    棕衣男子也不反对,哼了一声:“那便多谢你了,玄铁拿来,你便可以走了,至于金钱,你价格,我会给你送去的。”

    “你便这般薄情寡意么?人家辛苦给你送来,还遭你冷言相对。”兰雅瞪他一眼,生气的别过头。

    “好了,你再不拿出,我便走了。”着,棕衣男子也不看她,转身便要离去。兰雅心中一急,忙拉住了他:“好了,给你便是了,我没有遇到什么玄铁,倒是寻着了一把上好的宝剑,你要不要看看?”

    棕衣男子朝她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兰雅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把兵器,似是宝剑,用粗布紧紧的包裹,看不清它的模样。

    “这骨灵剑那卖家出的低价是十万金币,我便买了过来,当是送与你好了!”兰雅轻笑着,将粗布包裹的剑递到了棕衣男子手中。

    “哦?”他轻哦了一声,多少有些惊讶,一把宝剑便价值十万金币么?只听兰雅有些抱怨道:“这把宝剑曾在至阴至阳之地吸收地能量百年,早已锋利无比,剑气咄咄,我原想拿到越州中心拍卖的,却想到了你,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哦!”

    也许这把宝剑放在拍卖场,恐怕最终价格会高于十万!只听兰雅的几句话,棕衣男子便可看出宝剑的价值了!至阴之地无疑是九州大陆闻名的死神之地,埋葬了无数神灵,单单那股怨怨之气便能让人受不了。而至阳之地则为巴塔斯沙漠了!巴塔斯沙漠为九州大陆最大的沙漠,整日烈阳高达六七十度,将一个鸡蛋放在沙海中,只要片刻便能熟透!最为神奇的是巴塔斯沙漠位于九州大陆的最极端,没有夜晚,绝对的白昼!

    普通的兵刃从至阴之地放置一再拿往至阳之地,瞬间绷碎!而这把宝剑却在两地待有百年之久?棕衣男子抚摸了一番,有些不敢相信。

    若真如兰雅所,这宝剑恐怕远不止十万,就是百万,千万也有人买!

    棕衣男子笑了笑,轻声而道:“至阴至阳两地,非神兵宝器决然无法同待百年,一看便是假货了。”

    哪知兰雅却冷哼了一声:“你的是死神之地与巴塔斯沙漠么?要真是那样,这把宝剑可要值千万了!而且是有价无市,我的至阴至阳之地是我们越州的至阴至阳!”

    棕衣男子顿时无语,不过即使这般,也不能看了宝剑的威力,经过地能量淬炼,绝对坚硬无比!

    虽用粗布包裹着宝剑,却也能感受到其中流露而出的能量,让棕衣男子的手臂都微微发麻。

    “看看,这把宝剑还合手么?”兰雅轻道了一声,语气淡淡。

    棕衣男子手在粗布上抚了一番,欣慰的点头:“正合适了!多谢兰雅姐,过些时辰我将钱送于你们拍卖场!”

    来得快,去的也快,这是兰雅对他的终极评价!无论哪次,都是这般。

    “你不拆开看看么?”

    “一摸便知道了,不必拆开,兰雅姐也请回去吧,勿要再来许家了。”

    兰雅脸上露出一丝微红,顿时掐腰哼道:“你便是许家的人!”

    许邵轻而一笑,半句话也未。

    他真的不一样,还没有人在自己面前能出这样的话,难道自己还不够美丽么?兰雅心中莫名的想着。

    “随你怎样认为。”迎接她的,依旧是那沙哑没有一丝感情的话语。

    兰雅心中略有委屈,将男人玩转于手掌间的她忽然被男人忽视,这种滋味可不出的差!但经过大风大浪的她也只是轻轻一笑:“这宝剑便当是送于先生您了,还希望先生能记住女子就好。”

    她妩媚的一笑,棕衣男子心中一动,真是受不了她的笑……妖媚子便是妖媚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