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十二章 被绑

时间:2017-10-21作者:许元

    月牙斜挂,丝丝乌云飘过,掩去了它淡淡的明亮。

    黑衣人进了李家,许邵紧跟其后,来到了一个房屋前。黑衣人进入房屋与屋内的人交谈着,而许邵则跃到了房顶,掀开砖瓦偷瞧。

    果然是李青山!他脸色苍白,应该是今日被雨兮所伤,正坐在软床上,冷冷的哼道:“跟踪着她了么?”

    “是的,少爷,她已经回去了,而且跟踪到她的闺房了。”黑衣人半跪在李青山面前,唯诺的道。

    李青山一个激动,竟差点站不稳了,手中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些药粉,把药粉塞到了黑衣人的手中,嘿笑道:“这个拿好,可是少爷我花了重金买的*,此次势必将她给我带过来!”

    “是,少爷,今晚便要去么?”黑衣人接珍宝一般接过药粉,心的揣在手中,弱弱问道。

    “废话,现在就去,少爷我都等不及了,要是让许家那臭子占了便宜,怎么了得,哼,回头再收拾那子。”李青山满脸傲气,端的是一个混混。

    许邵在房顶听得清晰,他的话让许邵大为恼怒!邪撇了一眼李青山,毫不将他放在心上,这一招黄雀在后便是拿定了!看他如何以对。

    黑衣人听令后,瞬间消失在了房屋中,李青山哼哼笑道:“花开便要折,雨兮那么美丽的花应该折在我手里才对,滴蜡吊打……嘿嘿,就算我真的把她怎样,那城主又能奈我李家如何?到时只能乖乖被我娶为妾!”

    许邵暗暗咬牙切齿,没想到李青山竟这种肮脏的想法,不过像他这种人若有什么伟大的想法,那才叫奇迹了。

    “事成之后,一定要在许家那子眼前鞭打雨兮,也要在雨兮面前鞭打许家那子,嘿嘿,我定要整的他人不人鬼不鬼!”

    “佟……”房顶一块砖瓦轻响,似乎有人被他的话激怒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动手似的,李青山惊得急忙跳起,心的打量着房顶,但他又没有透视眼,只能心的警惕着。

    片刻,还未有动静,李青山才缓了口气,当是哪家孩半夜玩耍向上边扔石头……

    “咚咚……”门响了两声,李青山惊了一跳,但还是过去开门。门打开,映在他眼前的——是那日在西街紧跟在李青山身后的布衣老者。他依然紧闭双目,却好似又能看穿这世间的一切……

    许邵深吸了口气,平息心中的怒火,李青山的妄想症太严重了,许邵不能将他的话忽略,本想下去揍他一番,却哪知远处布衣老者缓缓而来……

    面对一个看不透的老者,他可不会冒险而行,只得作罢。那黑衣人速度极快瞬间便消失了,许邵也不敢耽搁,瞪了李青山一眼,饶过布衣老者,紧跟在黑衣人后边。

    与他们对话的内容不错,黑衣人果然又赶到了城主府。李青山也足够聪明,懂得派遣一个轻功这般好的人来做事,要是常人,恐怕早被城主府的护卫发现了,而且,据城主也是高手中的高手!

    雨兮的闺房灯已经灭了,许邵贴在房旁,他五官出奇的灵敏,隐约可以听到里边静谧的呼吸,以及房顶黑衣人细微的动作。

    看来雨兮已经睡了,许邵悄然望去,黑衣人在房顶紧密的动作着,熟练的揭开了一个砖瓦,燃起丝丝火花,将白色的粉末点燃,全部从砖瓦中投入了屋子。

    许邵看在眼里,心底也是吃惊,看来这世界也是不容观,盗窃高手也多不胜数,便如眼前这个,动作的熟练程度甚至堪比许邵了。哪怕上一世的许邵,恐怕也没他这般动作迅捷。但这一世修炼的《始魂武》功法与舍利的作用才让他突破巨大,不然还不一定有这黑衣人强。

    过了片刻,黑衣人抬头看,月亮已经在人头顶,许邵明白,他是在看时辰,对于盗贼来,时辰也是非常重要的,每月每日月亮都会有不同的位置变化,而今日的月亮已到正头,明时间已接近子时,这个时刻正是人最困乏的时候。再加上*的作用……就是脱凡期的强者也抵不过,果然好心计!

    黑衣人见时辰已到,身子一跃,悄无声息的便落在地上,那薄薄的木门丝毫不是什么阻碍,对于这样的大盗来讲,只在门上稍作手脚便可顺利!

    这也是古代盗花贼不胜防的最关键所在,女子正在熟睡便能悄然入房……想想便是女子们的噩耗。

    亏得此次许邵发现,要不然后果可真的不敢设想。

    黑衣人进屋,许邵也未跟进,此时跟进只能是被发现,门敞开着,他隐约的看到黑衣人走到了雨兮的身边,而雨兮则熟熟睡了过去……*的作用发挥了。

    作为盗贼,他们的眼睛都非常明亮,夜晚在他们眼中便如白昼一般。雨兮躺在一个床上,气炎热。有着粉红色蚊帐,还未进门便可嗅到一股熟悉的芬香,女子的闺房便是这样令人充满向往……

    黑衣人即将走到雨兮身旁时,许邵这边却忽然传过一声石落……黑衣人一惊,还当有人发现,在地上滚了两滚便躲在隐秘之处。

    许邵是故意的,因为他突然想到个很严重的问题,雨兮睡觉……有没有穿衣服?若没有穿衣服,那岂不是亏大了?心中这般想法,也令许邵不得稍动了下手脚。

    但片刻,许邵又保持了平静,舍不得孩套不得狼,他唯有如此了!要雨兮真的没穿衣服,被黑衣人看到,那便直接杀了他!

    黑衣人见许久再未有动静,这才又动了起来,他的动作显然又快了一分,生怕被人看到,误了事情。这也是专业盗贼的所作所为。

    *的威力很大,雨兮睡得很沉。不过片刻,许邵便见黑衣人抱着雨兮走了出来,雨兮身上还穿着一身白裙,竟还是白的那一身衣着,想必因为太过疲累倒头就睡了吧。

    许邵动了动,他想要杀死黑衣人,将雨兮抢过来,总不能看着雨兮羊入虎口。黑衣人动作轻巧,观望了四周,发现没有人,这才赶回李家,许邵拳头已经紧握,但脑中挣扎良久还是没有准备动手。

    大鱼,总是在最后才出现的。

    许邵紧跟着黑衣人,又来到了李家。来来复复已有这么多次,黑衣人倒是不厌其烦。许邵开始警惕起来,布衣老者,不准会随时出现!

    李青山的房间通亮,等待着黑衣人的回来。高手行事总是不太一样,黑衣人没有敲门,却不知怎的直接推开了门,把雨兮放在早已准备好的床上。

    李青山见到黑衣人回来,顿时高兴的合不拢嘴,在雨兮身旁转了不知多少圈,烛光下雨兮白裙黯淡,匀称的呼吸让她胸口一起一伏,年龄虽发育却是不错。

    “你下去吧,我会在我爹面前表赞你的,今日之事,务必保密。”李青山看了眼黑衣人,眼中的兴奋早已按捺不住。

    “谢谢少爷!对于李家的恩德我无以回报,这些事不必放在心上。”黑衣人蒙面看不清他的容貌,嘴微微动了动,声音有些模糊。完便走了出去。

    许邵在房顶悄然的看着李青山。他最担心的布衫老者没有来,那么便可大展拳脚,虽然有失自己低调的性子,不过穿着夜行衣,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李青山嘿笑着,把门紧紧关上,眼中的灼热无一显露出来,看他模样好似要流口水似的。从床底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索,将雨兮捆绑了起来。

    *量很大,雨兮被这般翻来覆去竟一点不知,许邵在房顶紧蹙眉头,心地蠢蠢欲动,双拳紧握,只等下去教训他一番。

    夜深风静,空的弯月躲在了密云后边,除了李家这房间的唯一灯火,整个晖明城竟都蒙上了一层黑纱……

    他从床头端来一盆清水,当头泼在雨兮脸上,冰冷的刺激让沉睡中的雨兮睁开了眼,但却依旧十分朦胧,*的威力很大,作用依在。

    对李青山来,他可不愿意对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子动手,这才准备了一盆冷水……

    “唔,唔……”当看到眼前贪婪的李青山时,雨兮满脸惊恐挣扎着,她的嘴被封上,手脚也被困住了,发不出声音,动不了丝毫。

    “你不是很刁蛮么?雨兮,你这么貌美的女子为什么会喜欢上许家的臭子,我李青山哪里不好?观察你很久了,我可对你深深动心,今早上本想捉住你,没想到还是被你逃了,哼,但今晚上,却没有人再救你了,当生米煮成熟饭,我想城主也会把你嫁给我的。”李青山漫漫的着,两眼狼光四射,再也忍不住,一手扯开了雨兮的外衫。亏得雨兮身上还穿着另一件衣衫……

    雨兮眼角闪着泪光,极力挣扎着,挡不住李青山再伸来的手。

    “啊……”一声嘶嚎,李青山伸出去的右手顿时收了回去,肘弯处青紫非常,还有淡淡血迹流出。许邵在屋顶早已横眉怒目,手中还握着砖瓦的碎渣。

    他黑衣裹身,哪怕连脸都紧裹住了,只剩那双明亮的大眼。

    纵身一跃,跳下了房屋,一脚将屋门踹开,声音很大。若是保持平静的许邵,定然不会如此,但此刻他真的恼怒了!李家的人,追来便追来吧!

    李青山正在痴楞,还不知为何突然有人闯进来,胸口已多了一个脚印。当他想要奋力反抗之时,却察觉全身疼痛无比,元气无法正常流转,身上几个重要穴位被紧紧封住。

    许邵从墙上拔出了一柄宝剑,宝剑在地上滑过,溅起刺眼的火花。

    “你,你是谁,这是李家,你不要杀我!”李青山全身动弹不得,疼痛非常,烛光在宝剑中一闪一闪,刺得他更加害怕。

    举剑,挥动……雨兮身上的绳索皆被砍断,她毕竟还是个女孩,经历这番事情早已害怕的很,泪珠子失控的打湿了床单,她摘下口中被堵着的纸巾,虽然里边还有一层衣服,但还是拉起了床单将身子掩住。夺过许邵手里的宝剑,口中叫骂着混蛋,朝李青山走去。

    面对死亡,谁都会害怕,刚松懈下来的心只在片刻又提了起来,雨兮的暴脾气他不是没有见识过,眼见雨兮一步步逼进,李青山却动弹不得丝毫,脸色苍白如纸。

    雨兮噙着泪水,毫不犹豫的举起宝剑朝他砍去。

    “咚……”石子击在雨兮宝剑上,宝剑生生离手掉落在地。许邵心中一惊,门外布衫老者奔如急速朝这里跑了过来。

    雨兮已经达到了悟玄期,却还不能拿住一把宝剑?可想布衫老者强大所在。

    若布衫老者不出现,许邵也会拦下他的一剑……他可不愿见到李家与城主相对起来,李家的势力,还是比较强大的。

    对于布衫老者的到来,许邵早有预料,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许邵哪管那么多,老者的实力他看不透,不能硬碰。他一把抱住雨兮,身子一窜便消失在了房中,老者武功高强不错,但论速度,谁强谁弱还不定!

    果然,老者见许邵离开,并未再追,只是进入房屋,以一股柔和的元气为李青山疗伤,口中还喃道:“少爷,以后莫做这般事情了,有辱李家威名不,还为自己惹了麻烦,今日老夫来迟一步,你便身首异处了。”

    李青山只是铁青着脸,并未答语,紧咬着牙,许久才道:“李老,那黑衣人是谁?”

    “那你看到他面容了么?”

    李青山摇头……“那我又怎知他是谁,你好生休息吧,莫要再惹事端。”布衫老者始终紧闭着眼睛,但一切似乎都呈现在他眼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