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四百八十章 许邵病倒

时间:2018-01-29作者:许元

    “啊,”老者茫然的点点头,说道:“你要是没事,那老夫可就继续说啦。”

    许邵微微一笑,说道:“好啊,前辈请说吧。”

    老者见到许邵神情有些木讷,转头瞧了鬼娇一眼,见鬼娇正以责备的目光瞧向许邵,无奈一笑,只道方才许邵定是在想着自己小两口之间的事,于是也就没再多问。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武师你不是问老夫与那杨东是何关系么?哈,我就不妨告诉你,杨东那臭小子曾经是老夫的徒弟。”

    “啊?”“什么!”许、鬼二人同时发出一声惊疑。

    老者显得有些痛苦地拉着脸,说道:“我收了如此一个劣徒,当真是再也没脸面见世人啦。只恨老夫当初没能狠下心去清理门户。”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许邵茫然不解的问道。

    老者这才真正开始讲述起他的故事:“杨东是老夫还未隐居前收过的唯一一个徒弟,不能否认,这孩子天生聪明伶俐,本来想指望着他为老夫光大门楣,咳,怎知道他长大了竟变成了这么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说完,停下看看许、鬼二人,见到二人仍是满脸的疑惑,这才解释道:“哦,正如老夫所说,我这名字很早以前便忘却了,不过还是可以告诉你们,老夫曾经是以研药而成名的。唉,说来惭愧,老夫一生研药,却很少出手救人,也真是愧对于天州众人送给我的那个名号啊。”

    许邵于天州中的许多事情不太了解,但鬼娇出生于天州世家,听到此处已经猜出面前这老者是何许人,惊喜地叫道:“啊,原来前辈便是隐迹了多年的药仙啊。”许邵听了,这才恍然,也是惊嘘了一声,忙道:“失敬,失敬。”

    老者手掌一摆,说道:“什么仙不仙的,不过都是些虚名罢了。哈,老夫要是真与时翁相比,那简直是天差地远了。当年时翁研药乃是为了造福他人,而那时老夫研药却不过只是自己的一个癖好罢了。”这显然也是承认鬼娇所猜测的不错。

    鬼娇在旁边打趣道:“这您就不对了。李时珍未必就比您老了得多少,至少他武功就不如您。”

    药仙被逗得一笑,指着鬼娇道:“咳,你这丫头,别消遣老夫了。”

    许邵也是微微笑了笑,随后道:“好啦,娇妹,别给前辈打岔了,让他继续说吧。”

    鬼娇小嘴一努,轻哼了一声。

    药仙接着说道:“自从收了杨东以后,老夫便全心全意地培养他,将平生所懂得的一切都如数传授了给他。怎知道,这畜生学全了本领之后竟然翻脸不认人,丢下我一走了之。你说,他走了也还罢了,竟然还到外面去祸害现世,用我所传授的本领去研制一些下三滥药物,哼,还经常打着我的名号招摇撞骗,一时间惹得天州中人对我误会颇深。唉,老夫一气之下,一把大火烧了百草山庄,再也不理会那些俗事,自个找清净去了。这不,这里的这些田地房产,便是用当时所剩不多的积蓄购置下来的。这些年来,也足够能养活自己了。”

    说完,禁不住苦笑了一下,显得万分无奈。许邵又问道:“那前辈您当时为何不去找那杨东呢?凭您老的武功,料理那厮应当不难啊。”

    药仙摇头道:“武师有所不知啊,那杨东实是当年老夫一个已故恩人之子,我实在是不能杀他呀,也只能由得他自生自灭了。”

    许邵劝道:“前辈,您也不用愁苦,晚辈已经替您将他惩戒了一番了。哈,他虽然没死,但武功却几乎已经被我废掉,以后他若还敢再害人,那好生考虑斟酌一番才行了。”

    药仙这才点点头,念道:“报应啊。”

    鬼娇却哼道:“这个死杨东,就是武功废了也难解我心头之恨。下次我也要让他尝尝被人下药的滋味。”

    药仙苦笑道:“哎,姑娘,你该不会要给他下你们鬼门的毒药吧?”

    鬼了向着药仙挤眼一笑,并不答话,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

    许邵怕药仙仍然会为杨东担心,便道:“哈,前辈您放心吧,娇妹虽然出身鬼门,但学得的只是鬼门的武功,于毒药一道却是不大精通的。”

    “哦?那就最好了,”药仙乐道:“这女孩子家去学习使毒,确是有些不妥。”

    鬼娇听了又在打趣道:“那……我不如就拜前辈您为师,跟您学习医术如何?”

    “哎,对啊,”许邵听了也赞成道,“你既然不喜欢使毒,那你就跟前辈学习解毒吧。哈哈哈哈。”

    药仙朗声大笑道:“怎么?你这丫头难道真想拜我这老头子为师么?”

    鬼娇见到药仙似乎有同意的意思,便赶忙加油添醋道:“是啊,您看,我如果做了您的徒弟,日后那个杨东再有什么不轨的行为,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代您去惩治他了。”说着便起身下跪,行礼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药仙忙将鬼娇扶起,说道:“好、好,你既然喜欢,那便由得你。只是,我早已不再是天州中人,所以这拜师礼也就免去罢,你也不用喊我师父。以后啊,只要你想从老夫这里学去些东西,那就要先好生给老夫整治一顿饭菜。怎么样啊?”

    “哎,那咱们可就一言为定了,您老可不许反悔啊。”鬼娇欢喜得像个兔子一般,差点没蹦将起来,之后跑到许邵身边,叫道:“许大哥,我有了这么个好师父,你为我高兴吗?”说着便要搂抱许邵。

    怎知许邵只是微微一笑,随后眼神迷离地瞧了鬼娇一眼,之后便咕咚一声,一头栽在了饭桌上。

    “啊,许大哥,你怎么了?”鬼娇面色陡变,惊叫着上前查看,见到许邵竟然昏了过去,吓得差点没哭出来。

    药仙见了,心中也是一悸,忙将许邵手腕取过号脉。半晌,才舒了口气,说道:“鬼丫头,别担心,你许大哥只是这些天劳累过度了,死不了。来,咱们扶他到炕上躺着吧。”

    鬼娇心中这才落下了一块大石,应了一声,与药仙一左一右将许邵架上了炕。之后,药仙又对鬼娇道:“你好生看着他,我去后面给他煎制些汤药。”

    许邵虽然晕厥,但好在对鬼娇举到嘴边的汤匙还多少有些反应,能够缓缓地将口张开一条细缝。鬼娇便将匙中的汤药一点一点地送进许邵口中,之后再以衣袖为其擦去流出的药渍,接着又再舀出一匙汤药,继续喂给许邵。

    就这样,鬼娇当真如同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一般,耐心地将药给许邵喂光,这才挥袖抹去了额头上由于长久保持一套动作使得身体有些劳累而渗出的香汗,然后将许邵放躺(由于方才要喂药,不得不使许邵半坐起来),转身行出房间。

    药仙正独自坐在院子里等待鬼娇,见到鬼娇出来,便将其唤住,说有事情要告知。

    鬼娇将手中空碗先放置到一边,走到药仙身边。药仙示意鬼娇也找地方坐下,显然要说的话不算短。鬼娇本想快些回去照看许邵,但又知道药仙要说的,一定与许邵的病情有关,索性许邵现正昏睡中,用不了太多的照料。当下,便只得在药仙身边找了个大木头桩子坐下,听药仙讲话。

    药仙左手在自己苍老的脸颊上随意抓挠了一番,说道:“娇丫头,你许大哥怎么样了?”

    鬼娇小声答道:“他刚吃完药,正睡着呢。可是,师父,他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药仙本想再次阻止鬼娇喊自己“师父”,但顿了一顿,又将话题转回了许邵,说道:“这孩子生的病倒并非很严重,只是由于这些天过度操劳、睡眠太少,另外还在不断的耗费自身真气为你发掌煨火,没有好好的调理。”

    鬼娇愁道:“都是我害的,若不是为了我,许大哥也不至如此,这可怎生是好啊?我的武功那么低,也不能以内功助他恢复啊。”

    药仙举手轻轻拍着鬼娇的香肩,安慰道:“你许大哥武功那么高,别说是你,就是老夫我这点道行也无法给他过度真气啊。不过,也好在是他武功高强,虽然现在病倒,但其体内的真气可以自行护住心脉,不会受到病恙的侵害。”

    鬼娇稍微放心了一些,点点头,问道:“那么他何时才能好转啊?”

    药仙苦笑道:“唉,傻丫头,亏你还是天州世家出身,连这些道理都不懂。”

    鬼娇蹙眉瞧着这位新拜的师父,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药仙又再揉蹭了一下自己的面颊(这当真是一张历尽沧桑的脸,一道道的沟壑在手掌的推揉之下显得更加深刻了),说道:“举凡武功高强之人,轻易是不会生病的,但如若忽然得病,其病重的程度却是要远超常人数倍。我看这孩子如今一病,没有个仨、俩月是很难好转的了,这还是因为他年轻。哈,如若赶上老夫这岁数,那可就不好说啦。”

    “啊?”鬼娇听了,小脸立时急得通红,语调中也似是有些泣声,说道:“那、那怎么办啊?师父,您是药仙,你一定要救救他啊。别说是仨俩月,就是半个来月也是等不得的呀。这眼看便是蒲云山大会的日期了,到时候误了行程,我倒是不怕,但许大哥若是到时候得知了,那一定会好生难过的。而且……”

    “而且这场天州大战说不定何时便要爆发,你是担心你的许大哥倒时无法参战么?”药仙将鬼娇的话茬接了过来。

    “那倒还是小事,”鬼娇解释道:“要知道,许大哥在这几个月来为了凤凰门的事可是得罪了不少人,没名的先不说,就是那凤凰门主坐下的四大弟子可全都让他直接或间接地得罪个遍了。倒时候他们若是找上来,我就是拼死也保不住许大哥的性命啊。”说着,竟真急得哇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下,弄得药仙哭笑不得,忙劝慰道:“哎,好了、好了,乖徒弟,你先别哭,师父没说不救他啊我这话还没说完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