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四百四十七章 许云天出山

时间:2018-01-18作者:许元

    然而许邵却忽然大声道:“我看不然,他只能说是剑法在我之上,因为我不会用剑。但若真考校武功,他未必是个高手。”

    那中年人道:“哦?那这么说,你之所长还并非剑法喽?”

    许邵道:“不错,我今日是平生第一次用剑。”

    中年人眉角微扬,似是很惊讶,道:“什么?你说你是第一次用剑?不可能。”

    许邵哼道:“我骗你这个干甚?再说,信不信也由得你,跟我可没关系。”

    中年人点点头,又道:“好。那……你之所长是什么?”

    许邵略显不耐烦道:“我以前打架从来都是仅凭双掌。”

    中年人颔道:“好,你们两个上去试试他。”这句话是对身旁的两名大汉所说。

    那两个大汉低头领命,二话不说,便张牙舞爪地飞扑上来。

    此二人赤膊着上身,一身钢铁般的肌肉尽显无遗,瞧其冲跑起来脚步沉稳,落地时出“咚咚”之声,地上更是留下一对对足迹。显然,此二人练就一身高强的外门功夫。

    许邵当下也不敢怠慢,苦笑一下,闪身避开第一人迎面击来的掌锋,也不知用了个什么样的力道,仅在那人肋下一拖,那人便撞着第二个扑上之人飞了出去,“咚”一声,二人同时跌在地上。

    那中年人看得一怔,半晌才说出话来:“好,不错,果然有些身手。这样,我将你收做第五个徒儿,传你一套举世无双的掌法如何?”

    许邵笑了笑,也真亏他此时还笑得出来,说道:“那……你那掌法可否能胜过你的剑法?”

    鬼狂天听了暗暗叫苦,心道:这许兄弟在这等紧要关头还有心拿对手开涮,真是不知轻重。

    中年人没想到许邵有此一问,迟疑了一刻,道:“这……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要不这样,我传你掌法同时,也传你剑法,二者你自己去衡量。你看如何?”

    许邵更是没想到中年人会说得这么诚恳,好像还真是有心收自己为徒一般,便问道:“你这人也真怪,干什么一定要收我做你徒儿?”

    中年人缓缓道:“如你这样的良才美玉如今是少见了,今日既叫我见到,当然一定要归为己有,不可叫他人得去。日后,你得了我的真传,想在天州中称雄也并非难事。”

    许邵听了真是好气又好笑,那中年人竟把自己当作是件物品一般,说道:“那我若是不想做你徒弟呢?”

    中年人冷冷道:“那……我就只好毁了你。我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许邵听得背脊一阵凉意,心道:完了,今天少爷肯定是要栽在这了。

    忽听得空气中传来几声大笑,接着便是一个如鹰隼般的身影飘身落下,同时说道:“他的武功还不用劳凡阁下费心指导,在下自信可以教得比阁下好。”

    此人身着一袭蓝布长衫,手里随随便便拎着一口宝剑,隐约之中却又透着一种王者的风度。

    许邵鬼狂天这边只能看见那人背影,但总觉是个熟人。因为那人来到之时,自己内心便有一股难于言表的亲切感觉。然而,自己搜遍记忆,也是想不起起自己在武道上还认得这么个高人。

    那藤椅中的中年人见到眼前这蓝衫人也是一愣,自忖此人武功并不在自己之下,手心也隐隐冒出冷汗,但仍瞪着眼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只听那蓝衫人不疾不徐朗朗说道:“在下许云天。”

    许云天这下一道出身份,不光许邵,全场都是一阵惊异的唏嘘之声。

    许邵眼中不自觉地泛着热泪,冲口喊了声:“爹。”

    鬼狂天见许邵真个喊爹,便知所来的确是真真正正如假包换的许云天,也不禁叫了一声:“许武师。”

    先头那竹藤椅上的中年人微显诧异地反复将许云天看了又看,才点着头道:“阁下便是当年名动武道的‘剑中仙’许云天?”

    许云天仍是缓缓道:“不敢。风流二字,在下自认还够不上;而且,在下也已经隐剑多年;至于侠之一字,在下更是愧不敢当。所以,这‘剑中仙’四字所说并非在下。”

    中年人微笑道:“不过,这许云天却是绝对错不了的。”

    许云天也道:“不错,这名字确实是在下。”

    中年人又道:“那,阁下可还用剑?”

    许云天道:“用。隐剑并不代表永远不用剑。”

    中年人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是一双干燥有力的手,他向来都很满意自己的这一双手,对他来说,用这双手去杀人似乎是一种享受。

    许云天在等,等着中年人说话,他并不着急,显得很有耐性。作为一名剑客,在学剑之前先要学的便是忍耐。

    半晌,中年人抬起头,说道:“阁下隐退近二十年,为何今日又重新回到这纷繁的俗世中来呢?”

    许云天道:“在下当年动极思静,便告退隐。而如今,静极则又思动,遂又复出。”

    中年人追问道:“那阁下怎的一复出便会来到川中呢?”

    许云天道:“受人所托。”

    “哦?”中年人有些好奇似的问道:“能劳动阁下大驾的,想必身份也是不凡,不知又是何人?”

    许云天却道:“这个,就请恕在下不能告知了。”

    中年人似是有些失望,点头道:“好,最后一个问题。阁下来此有何目的?”

    许云天笑了笑,说道:“为了不让阁下再收徒弟。”

    中年人一皱眉,道:“这么说,阁下想凭一己之力将这两人救走?”

    “不错。”许云天此时已将背在身后的手放到了前面,露出了那柄再普通不过的长剑。

    中年人眼中闪过一缕杀机,说道:“阁下认为有这可能么?”

    许云天有意无意地把玩着自己剑柄上镶嵌的一颗夜明珠,说道:“不试试如何得知?”

    此时,“呛”的一声,那被中年人称作“离儿”的男子突然持剑在手,喝道:“那我先跟你试试!”当下便做势欲扑。

    许云天没等那男子真正冲出,便已将其震惊在了当场。

    只见许云天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将手中把玩的那颗夜明珠取了下来,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弹了出去,“当”的一声,刚好撞在那男子长剑的剑尖上,那剑立时便成了一柄平头剑,那颗夜明珠也已不知所踪。这是何等的力道,何等的度?

    那男子向来对自己的速度很是自负,如今连人家如何出手都没有看清,不禁有些懊恼,愣愣的怔在当场。

    那中年人似乎并不关心自己的徒儿一般,说道:“小孩子不懂礼貌,阁下教训的是。”

    许云天却道:“在下并不是想教训他。我是在救他。”

    中年人不解道:“救他?”

    许云天道:“不错。在下多年未曾用剑,生怕一但出手一时掌握不好力度,伤了贵爱徒。”

    “哈哈哈。”中年人左手整理了一下衣襟,他似乎很是在乎自己的形象,说道:“阁下当真不愧是侠义之士,就连出手救人也要赙赠如此厚礼。”只见他另一手中拿着一闪亮之物,正是方才许云天弹出的那颗明珠。

    全场似乎竟无一人知道方才这中年人是如何接下这颗珠子的,不少人都是暗暗乍舌。

    许云天却笑道:“微薄之礼不成敬意,倒让阁下见笑了。”

    中年人摆手道:“岂敢见笑。先不说此夜明珠价值如何,单是凭着馈赠者的名声,便已经是重逾千金的了。阁下今日即便是送我鸿毛一叶,也可比过他人所增的金山银山。”

    许云天不禁哈哈笑道:“阁下谬赞了。鸿毛就是鸿毛,金山便是金山,此二者尚不可等值。”

    中年人道:“阁下过谦了。不过,阁下这颗珠子本身也是价值不斐,我自认还接不起如此贵重之物。阁下还是自行好生保管。”

    话音方落,那颗夜明珠便由中年人手中飞了出来,急向许云天眼前飞去。

    这一颗明珠虽然并不很重,但由中年人手中弹出,却是夹带出劲风破空之声,可见此人武功造诣非同寻常。

    只见那颗珠子就如同翱翔在空中的信鸽一般“嗡嗡”直响,堪堪已经打到了许云天面前不及三寸之处。

    如果许云天此刻再不闪躲,脸上便一定会再多出一只眼睛,然而就算闪躲,却也未必能够赶得及了。

    许邵不禁替父亲担心,自忖如若是自己,在如此近距离下,必定要被击中。

    然而,许云天就是许云天,没有人能与之比拟。

    在如此危急时刻,许云天仍是不慌不忙,只是将手中长剑的剑柄横在了自己面前。

    “啪”那颗原本就应该嵌在剑柄护手上的夜明珠此时又已回到了本来的位置。这是多么惊人的眼力,多么惊人的判断力,更是多么惊人的定力。

    许云天缓缓挪开长剑,微笑道:“阁下不收此礼,在下也是要将这两个孩子带走的。”

    中年人似乎早就料到许云天能接下这一击,也是笑道:“既然这样,先生请自便。今日在这里的,你们有哪一个认为可以拦下剑侠许云天的,便不妨出手试试。”后一句明显是说与他人的。

    这一众人中,虽然不乏武功高强之士,然而却也没有一个敢当众站出,与夕日的一代传奇剑客一争长短者,听了中年人的话,不禁都各自向后退了半步。

    中年人撇了撇嘴,说道:“看来他们似乎都很怕阁下,不想鬼门高手如云,却也是没有一人敢拦阻阁下的去路。想必,阁下前来之时,也是未遇到任何阻碍?”

    许云天默然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反驳。

    中年人又道:“闻听阁下剑法出神入化,一直都尚未真正得见。看来相见不如偶遇,今日有此机缘,我倒是没有理由错过了。”

    许云天道:“阁下想印证一下武功?”

    中年人道:“是。纯属是我技痒,想要切磋一番,并无他意。阁下无论胜负,我都会放阁下走人。”

    许云天道:“还有在下身后这两个孩子。”

    中年人点头道:“当然。”

    许云天又问了一句:“阁下也用剑?”

    中年人笑了笑,道:“略懂一二,并非擅长。”破空天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