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四百三十二章 棋局论理

时间:2018-01-15作者:许元

    “今日老夫见武师一表人才,颇有几分儒雅之气,便斗胆问上一问,不想武师当真是此道中人。哈哈哈哈。来来来,你我二人到里面对上一盘。”

    许邵道:“那,晚辈就献丑了。不过……”说着看了看鬼狂天。

    鬼狂天知许邵怕自己觉得落单,便笑着道:“许兄弟,你不用管我,且去和老爷子对弈,我再与向二侠他们聊一会儿,便自个儿回房。”

    许邵有些歉疚,道:“如此……那小弟先谢过了。”

    鬼狂天道:“客气什么?去吧,许兄弟。”同时向许邵使了个旁人很难懂的眼色。

    许邵见了,略一琢磨,向鬼狂天微笑了一下,也回了一个眼色。

    许邵随郭子玉来到房中。

    郭子玉邀许邵坐下,亲自取来棋子棋盘摆在桌上,并道:“这房中就只咱爷俩没有别人,咱们想说什么但说无妨,哈哈哈。”

    许邵一笑,接过郭子玉手中的一盒白子。

    郭子玉向许邵看了几下,挑眉问道:“武师,你为何弃黑子而选白子呢?这黑子可是先行子啊,你不怕失了先机么?”

    许邵脸上仍是带着那副惯有的笑容,说道:“老爷子,晚辈以为,这黑与白本无甚分别。”

    “哈哈哈哈。”郭子玉捋须大笑道:“好一句黑与白无甚分别。武师如此,不怕别人说你黑白不分么?”边说边在棋盘之天元落下一子。

    许邵也择了一点落下,说道:“老爷子见笑了。晚辈认为,无论黑子白子只要运用得当,均是正途;如若运用不当,即便开始占得先机,到得后面也是死路一条。”

    郭子玉又择了一点落下,说道:“武师当真是妙论啊。”

    许邵也继续落子,笑问道:“不是谬论?”

    说罢,两人相视而笑。

    两人谈笑间,棋盘上九个元点已被五黑四白分别占去。

    郭子玉道:“武师小心了,现在黑多于白。”

    许邵手持一颗白子,道:“每盘棋的开局皆是黑多白少。”之后,将那子落下,采取守势。

    郭子玉问道:“怎么?武师不打算进攻么?”

    许邵道:“白子本无先机,如若盲目进攻,那便是误入歧途,倒不如采守势来得稳当。”

    郭子玉道:“好,那老夫可要抢得先机了。”也落下一子,采取了攻势。

    二人你来我往,下了约莫一个时辰。

    此时,棋盘之上大部分的白子均被黑子所包,无法突围出去。

    许邵持着一子,迟迟不落。

    郭子玉笑道:“武师,老夫攻势如潮,你可还有活眼?”

    许邵盯着棋盘,思索了一阵,忽然落下一子,道:“活眼没有,却有奇兵。”

    之后,黑子被吃掉两颗。然而,虽然仅两颗,但被包围的白子顿时形势变得明朗。

    此后,许邵所执白子招招进攻。而郭子玉之黑子,则只有招架之功而全无还手之力。不久,黑子便告沦陷。

    郭子玉摇头苦笑,掷出一子于棋盘上,表示认输。

    许邵忙也掷出一子,道:“承让了,郭老爷子。”

    郭子玉摆手道:“武师不但武功了得,这棋艺也很是高明啊。”

    许邵道:“您过奖了。”

    郭子玉揉了揉两边太阳穴,似乎是眼有些花了,说道:“武师,看来这黑还是斗不过白啊。”

    许邵道:“不然。”

    郭子玉道:“哦?”

    许邵手指棋盘道:“老爷子您看,咱们若将黑白子对调过来,那不就是黑的胜了白的了么?”

    郭子玉拊掌笑道:“武师,方才你形势极为险峻,随时都可能被老夫击溃,你又是如何想出那招奇兵的呢?”

    许邵道:“老爷子您请看。这黑棋乍一看,虽是步步占得先机,但却因着一味的进攻忽略了自己领地的防御,使得破绽百出。然而白子虽是被攻得只能招架不能还手,但却在招架之中慢慢地巩固了自己,使得黑子攻击虽然猛烈,但也一时攻之不下。到得黑子突出一记绝杀,认为已将白子迫入绝境时,其实却是将自己引入了死路。由于先头只一味进击,忽略防守,使得自己毫无退路可言,此时白子只要抓住机会反击,那便能将黑子一举击破。”

    郭子玉赞道:“好,武师所言当真精辟。老夫再问你一句,如若方才武师执黑,也会放着先机不用而采守势么?”

    许邵道:“黑子虽已占得先机,但此时力量尚还薄弱,不如先将力量积攒、按兵不动,待得成熟之时,再做猛扑。”

    “哈哈哈。”郭子玉拍着许邵肩膀道:“妙,妙啊武师当真人中龙凤。”

    许邵抱拳道:“郭老爷子过奖了。晚辈这些粗浅理论,您老爷子不会不知。哈,你无非是想考校考校晚辈。”

    郭子玉听了先是愣了一下,后又马上喜笑颜开道:“好,少年人好生伶俐,真不愧是武师之后啊。”

    许邵怔道:“啊,怎么?老爷子您……”

    郭子玉道:“哦,你的事锋儿已经都与我说知了,不想你竟同是两位武师的后人。”

    许邵以手搔头,不好意思地一笑。

    郭子玉又道:“还有我们与丐帮之间的粱子,老夫听锋儿说完,前前后后仔细想了想,再加上最近这一两天生的事情,觉得确实有许多不合常理之处。武师你怎么看?”

    许邵想想道:“晚辈觉得,此事可能还不止牵涉了您与丐帮、丐帮与盐帮这三家,可能会关系整个天州。”

    郭子玉“哦?”了一声,问道:“武师为何如此认为?”

    许邵先是不答,反问道:“老爷子不知您是否知道昨晚我与向二哥他们上山之前救下您女儿一事?”

    郭子玉点头道:“此事我多少听闻了。唉,不知这‘武道一小生’到底何许人也?他先挑起我与丐帮的争端,后又使人来我这里闹事,来的又都不是庸手,看样子此人倒还真有几分能耐。但是,他这么做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许邵道:“老爷子,晚辈不是说了么?牵连此事的,可能还有许多其他的门派、帮派,此人如此做法,那无非是想搅得天州大乱。”

    “哦?”郭子玉着实一惊:“这天州大乱了,他能得到什么利益呢?”

    许邵攥了一下拳头,使骨节出了“咯咯”的响声,说道:“这‘武道一小生’明显只是个化名,他可能是天州中的任何一人,但是没有人真正知道他是谁,无论他是为善也好为恶也罢,均无人能找到他。同样,如若是天州中大乱了,也绝对危害不到他,说不定还能给他带来不少好处呢。”

    郭子玉道:“好处?到底有什么好处?”

    许邵笑笑,道:“举个简单例子:如若真是天下大乱,而他这个不为人知的人或者是门派、帮派却并没有卷入这一场浩劫,等到别的门派帮派都拼得伤亡殆尽之时,他再出来‘主持大局’,那您说,这天州中还不得以他马是瞻么?这些手段,晚辈在京城之时见到那些在朝为官的‘忠臣良将’们用得多了。哦,当然,这只是晚辈的一点猜测。”

    郭子玉听得连连点头,道:“武师说得很有道理,此事咱们还要小心计议。另外,最近要多注意武道上各门各派之间的动向,不要真的让他们打起来才好。回头我写几封信,先将此事告知弥勒玄武还有七大剑派的掌门人们,免得到时候一不可收拾。”

    许邵道:“不错,理应如此。”

    郭子玉又转了个话题问道:“哦,武师。你既是两位着名剑侠之后,但老夫看来,你似乎从不使剑?”

    许邵忙道:“老爷子您明察秋毫,晚辈确实从不用剑。”

    郭子玉道:“那又是为何啊?”

    许邵道:“晚辈不用剑,一来是因着家父隐世之后便已隐剑,遂从未将剑法传于晚辈;二来,虽然后来家父将晚辈生父的剑谱传于晚辈,但晚辈总以为这剑之一道,出手便要伤人甚至杀人,太过凶利,遂晚辈不大愿意学之。”

    郭子玉听了皱眉道:“可惜,可惜。”

    许邵忙问:“老爷子在可惜什么?”

    郭子玉道:“剑侠之后不会用剑,不可惜么?两位剑侠的绝世剑法不能流传千古,不可惜么?”

    “这……”许邵不知该再说些什么好。

    郭子玉微笑道:“武师,这剑之一物虽是利器,但却不一定是凶器。”

    许邵道:“哦?”

    郭子玉接着道:“宝剑虽利,但只要用之有道,便不会成为凶器。这同方才武师所说的黑白二子的运用之道一样。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武师,这宝剑的凶与善就在你是如何运用它的了。”

    许邵听了,低着头似乎若有所思。

    郭子玉忽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递向许邵,说道:“武师,前辈们的武功精华万不可任意抛之置之,如若让歹人得去,岂不是糟糕至极么?更何况,这还是你生父之遗物啊。”

    许邵忽见到郭子玉手中的册子,赶忙将手伸进怀中摸索,怀中空空如野。

    郭子玉将那册子递给许邵,说道:“还你的剑谱,昨**帮我御敌时不小心掉落的。拿好,以后可别再弄掉了啊。别辜负了你两位爹爹的一番苦心。”

    许邵接过剑谱,登时感觉沉甸甸的,胸中热血不住地翻腾着,心想:这剑谱两次无意间失落却都能寻回,难道真是天意不成?

    许邵一想通此节,便将剑谱收于怀中放好,起身抱拳鞠躬道:“承前辈教诲,晚辈受益非浅。”

    郭子玉道:“哎,什么教诲不教诲的,不过是朋友之间掏心窝子的话。哦,你也别喊我前辈,还是……叫我老爷子。哈哈哈哈。”

    许邵展颜一笑,道:“是,老爷子。”看了看外面天色,又道:“哦,时候不早了,不打扰您休息了,晚辈这就告辞了。”

    郭子玉点头道:“好,你也早些休息。哦,望武师你能好好习练你家传的剑法啊。”

    许邵道:“是,晚辈定会苦心习练。”破空天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