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四百一十四章 比武

时间:2018-01-15作者:许元

    许邵这一答不要紧,鬼空却是当场愣住了,表情僵硬,如中了定身术般半饷不知该说什么好。

    鬼老太爷见自己这平日精明能干的儿竟然也是被眼前这后生少年搞得哑口无言,嘴角也露出了一丝旁人极难察觉的微笑,暗暗觉得眼前这少年很有点意思,也很是不一般,不禁也是童心大起,向着许邵问道:“那……少年人,我问你。你所说我儿话中之第二处错误又为何呢?”

    许邵见鬼老太爷问话,便又将头转向鬼老太爷,笑道:“回老太爷,鬼大……鬼空武师所说此次我等主事之人也并非只有向二哥一人。”他本是想直接唤“鬼武师”,但后来忽又想到此间这里有不少都可称为“鬼武师”,遂急忙改了口。

    鬼老太爷颇为不解地问道:“哦?难道你们还有一位主事之人?”

    许邵似是很自豪地答道:“不错。向二哥只是飞仙派那边主事之人,而我们这边主事的,嘿嘿,就是我了。”说完,咧嘴又是一笑。

    许邵迷失记忆太久,现在已经沉浸于此时的隐藏身份而不可自拔。一个小小的主事就让他有些开心的样,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一个神道高手。

    当日虽然白影人在大雷音寺的手上救下了许邵,但是因为圣儱兆的吩咐,没有强行出手,只是留下了许邵的性命,让许云天照顾,但是却让许邵再次失去了记忆。

    不知这一代神道高手,何时才能恢复本身灵魂。

    鬼老太爷扬着银色的长眉,问道:“你?你主得了什么事?”

    许邵道:“咳,其实是这样的。也能看我是跟着向二哥出来玩的,所以就算他主事也关系不到我,而我自己呢,又带了两个从人。喏,老太爷您说,我算不算是我这两个从人的主事之人啊?”

    “这……那自然算了。”鬼老太爷也没想到许邵如是做答,左手轻捻胡须,含糊地答了一声。之后,与鬼空相视,两人无奈地一笑。

    许邵挠挠头,也向着鬼老太爷傻傻一笑,随后坐回了原位。在座的向天南等人及少数的鬼门弟,见到这情景,也都被逗得忍不住乐了。

    笑罢,鬼老太爷道:“好,无妨,少年人童言无忌。哦,先不管主事之人是谁了,咱们先谈谈正事吧。哈哈哈。”

    此时,向天南才站起躬身抱拳行礼道:“在下飞仙向天南,带同四名师弟拜过鬼老太爷。”话一完,身后的贾天北、侯天东、鲁天西、温天中也同都起身随着向天南行了个大礼。

    鬼老太爷忙含笑道:“啊哈,岂敢岂敢,几位无须多礼,皆是川中天州同道,到我鬼门便如同在飞仙一样。几位,快请回坐吧。”

    向天南及其几位师弟应声坐了回去,此后苏六带着大天也上前施了个礼,自报了一下姓名。

    鬼老太爷也是微笑答了礼,随后又再道:“几位尚还不知老夫相邀之用意吧?”向天南等人点头,并等待鬼老太爷下文。

    鬼老太爷又举手向鬼空示意了一下,说道:“空儿,还是你来说吧。”

    鬼空点头道:“是首转向向天南接着道:“向二侠,其实是这样的。前不久,家父收到贵派师尊的一封亲笔书信,上面写……啊,还是向二侠自己看一看吧。”说着,便递给向天南一封黄皮书信。

    向天南满心诧异的接过书信随手将之展开,见到果然是师尊笔迹,其上言道:“不才郭玉,早前曾由五行生克之中偶创一玄奇剑阵,其威力颇为了得,日前又将其从新稍做改良,此间……不才以为,此阵已臻不破之境。闻听老太爷于剑法亦有颇深研究,遂望能得机缘前去贵门讨教……”内容约略如是,下首署名“天州末进郭玉敬上”。

    向天南读完信后,眉头早已是蹙紧在了一堆,暗道:“师父怎的这般糊涂此信说得虽然诚恳万分、礼貌有佳,但在人看来,多少总会认为是在挑衅。师父啊、师父,怎的你英明一世却糊涂一时啊我知你是为了我们几个不成器的弟,欲早日完善阵法,却也不必冒如此大之风险与鬼门言讨教之词啊。”想到这儿,向天南不禁深深叹了口粗气,面上毫无表情,干干笑了两声。

    鬼空见向天南表情很是尴尬,知道他已看完书信,然却仍是问道:“向二侠,信可读过了么?”意在将向天南从他自己的思绪中唤醒。

    向天南忙从遐思中回过神来,心神不宁地迟疑应道:“啊,读完了,这个……”

    鬼老太爷发话道:“好,读完就好。呵,本来,老夫看到信后都多少有些不信这世上会有不破剑阵,早就想去贵派拜会领教一番了。哦,谁知今日刚好有弟见到诸位,便来通报。所以,老夫就索性将几位请来,一同参研参研罢。”

    向天南一听,登时傻了眼。人家这是挑明了要与自己切磋,这下可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踌躇了一下,又道:“老太爷,您是老前辈了,武功又是出神入化,我等武功与您相比那可是天差地远了。要是……您真的想看,晚辈们就给您演一番,有何不足,还请指点。”话一出口,便即挑明,鬼老太爷比自己等人高出不只一辈,若是真的动手,无论胜败都于老太爷的颜面不好。

    本来鬼老太爷确是想自己亲自下阵,一试郭玉所谓的不破剑阵,但一听到人家已经先用话语挤兑住自己,此想法也就只好作罢,当下笑道:“哈哈,向二侠过谦了。老夫虽痴长你数十岁,但武功也不见得高到哪儿去,再有这几年也是享福惯了,于武功一道却也是生疏了。而且,人老啦,身骨也不中用了,动起手来真若有个闪失,那可够老夫一受了。哈哈,老夫也只是想见一见郭大先生剑阵的威力罢了,至于此阵,谁接下都是无妨。”此话虽然是与向天南做答,但却暗中是说与鬼门弟听的,意思是希望鬼门弟中有人能上前接阵。

    话一说完,在座的一众鬼门弟哪有听不出的道理,立刻都瑟缩细语了起来,似乎是在商量着谁去接阵好,一时竟也都拿不定主意,均怕一个不好,给门中及自己丢了颜面。

    众人正忙着推举人选之时,忽听到一个深沉有力的声音说道:“爷爷,孙儿愿意一试。”此声音的主人,正是身形高大处事沉稳的鬼狂天。

    此时,嘈杂之声已经平息。

    只见鬼狂天左手提着未出鞘的宝剑,步上前来,向着鬼老太爷鞠了一躬,道:“爷爷,孙儿随父亲练剑略有小成,早年又对五行八卦之术稍有些研究,遂请爷爷准许,下阵与飞仙派几位武师切磋交流一番。”

    鬼老太爷本就是想让这乖孙上阵,如今听了这番话,心里很是满意,捻须含笑道:“好、好,你去吧。”

    狂天倒提长剑又是抱拳一礼。

    鬼空也似是感到无比自豪,面泛红光地说道:“天儿,小心一些。”

    “是,孩儿省得。”说完,转身走向场中,对着向天南一揖,说道:“向二侠,鬼狂天不才,只想请几位赐教一二。”

    向天南见人家已先于自己出阵,显然今日已经是非打不可的局面了,于是便起身还了一礼:“哈,大公过谦了。既然老太爷要一观剑阵,我等本就应该为老太爷表演,而若有大公出场相助表演,那更是锦上添花。”说完,向着自己的师弟们递了个眼色。

    贾、侯、鲁、温四人见到师兄的信号,几乎是同时飘身离座,只一刹间,便已与向天南结好了阵位,而且均已掣剑在手。

    鬼门众人,包括鬼老太爷、鬼空及鬼封在内,见了这等结阵的速度与准确无误的站位,也都是为之一惊。而在阵前的鬼狂天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隐隐间感觉到由对手那边传来一股使人颇有窒息感的迫人不得前进、难以站定的森森剑气。这种剑气给人的感觉,就好似是泰山骤然崩于面前咫尺,自己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只有怔怔发呆,直到山石将自己掩埋。

    鬼狂天暗暗感到,自己竟已有些被对方的气势所慑。他心中明白,如再继续这样下去,那还没等真正动手,自己就已经败了。于是,急忙暗中催动起周身真气,半饷,真气已流片全身毛孔,登时使压力减少了许多。此时,他才缓缓地拔出了鞘中长剑,很慢很慢,慢得好似那口宝剑是一件相当沉重的物事。

    向天南见鬼狂天已握剑在手,便将剑锋平举,另外四人也都是一样的动作。五个人同时而动,就好似只有一人,只是面对着许多面铜镜做了一个动作一般。

    只听向天南道:“大公音中没有任何语气,竟好像是从天边,不,梦境中的天边传来的一种声音。

    “请”的意思就是“请进招”,鬼狂天明白,但是他并不动,他在找寻机会、找寻对手阵法上的漏洞,他在大脑最深处寻找着自己曾经在书上所见到过、所学习到的各种五行变幻之法,思索着应对之术。破空天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