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四百一十一章 有请

时间:2018-01-06作者:许元

    向天南听苏六一说,不禁也是注意了一下周围,见到凡是看到前面许邵那一伙及自己与苏六两人者,目光中都不自觉的露出些许戒备之意与杀气,有些人还小声议论着什么似的。心中暗道:“这鬼门我以前也来过几次,印象中他们对外来之人并不是如此,而是相当热情,怎的今日却是此等光景?”心里纳闷,嘴上便也对苏六说了出来。

    苏六也道:“看他们眼神,似乎与咱们有仇似的。向兄,你曾经没得罪鬼门的人吧?”

    向天南苦笑道:“苏兄说笑了,我哪敢得罪鬼门中人啊?不过,该不会是他们错将我们认作仇人了吧?”

    苏六也惊道:“那可不妙,如若真是打将起来,先别说这是人家地盘,单只是那淬毒的暗器就够咱受的了。再加上鬼门之中上到**十岁老叟,下至七八岁幼童,都有些许武功在身。我等若真是与他们一言不和大打出手,那岂不插翅也难飞出去么”

    两人当下商量,快走几步,上前通知许邵等人,然后早些离开鬼门才是上上之策。

    许邵等人正玩得高兴,忽听向天南说要离开,而且连饭都不吃了,当然各个心中都是不快。但等向天南说明原由后,几人都知事情的严重性,自忖如若真个大打出手,自己这几个人别说是胜算全无,就连能否全身而退都是未知之数。

    当下,一行人便决定直奔鬼门的西城门,尽快离开此地,赶回飞仙派。几人之中,也只有许邵一人还意犹未尽,对这“鬼门一日游”还有些不舍,但既然大家都不赞同留下,自己也只好依了众人的意思,只是心里却不住地暗道“可惜”。

    鬼门城本不是很大,一行人加紧脚步,仅半饷便来到西城门。谁知我不意招惹太岁,太岁却无端泛我。

    众人方要出城,便见几名守城的鬼门弟迎面走来。待得走近站定之后,当先一人抱拳一揖,朗声说道:“几位请留步。在下鬼门第二十九代弟鬼不惧,奉命在此等候飞仙派的几位武师。敢问哪位是飞仙派向二侠?”

    向天南听人家指名道姓要找自己,很是奇怪,但面上却是沉着应对。当下从众人中上前站出一步,也是抱拳为礼道:“在下飞仙向天南。向某不才,侠之一字可是万不敢当。我与阁下素未谋面,不知阁下寻我何事?”

    那自称鬼不惧之人顿了一顿,道:“呵,向二侠误会。并不是在下要找向二侠,是我家主人想请向二侠及您的众位师弟到府中小坐片刻。”

    “哦?不知你家主人是贵门中哪位高人?”向天南问道。

    那鬼不惧眯着本就不大的小眼笑了笑,说道:“家主人是本门中的二当家。”语气中很是强调“二当家”三个字,显得很是自豪。

    向天南一听,正色道:“啊,阁下原来是“摧金手”鬼空鬼武师的弟,失敬失敬。”语气中也显出对鬼空很是佩服敬重。

    这鬼空乃是鬼家的直系弟,土生土长的鬼门人,是鬼门二十八代弟中的佼佼者。他乃是当今鬼门成名中唯一一位不用淬毒暗器,仅凭双手对敌的弟。

    鬼空十七岁出道武道,便凭借一双摧金断玉的铁掌连胜当时多名成名高手及其成名兵刃,博得“摧金手”之名号,另外此人于剑法上也有相当造诣,三十岁后更始开始专心精研此道,此后竟又博得了“神踪剑”的美名。

    可以说,在神道之下,算是一个好手了。

    鬼空在家中排行第二,其上还有一兄长,因此被称作“二当家”。由于近年来,鬼老太爷已不再愿意涉足天州中的事情,遂便暂时将门中事务托给了两个儿共同管理,由他们当家,但于掌门之位却是还尚未拿准主意,不知是应该传给老大还是老二。

    向天南本就不喜欢凭借毒药暗器成名的鬼门,是因为自己总认为凭借暗器制敌都不够光明磊落,虽然鬼门的暗器毒药与武道上别的暗器名家相比是光明正大了许多,但自己仍不是很喜欢。惟独对鬼空,却是佩服加敬重,认为他才是条好汉,才配称为“武师”。

    此时向天南一听是鬼空请自己,虽然心中也有些疑虑,但觉得鬼空乃光明磊落的武师,万万不会为难加害自己,而且自己也早想一见此人。便对那鬼不惧道:“哦,既然是鬼二当家相邀,在下绝无推辞之理。”

    鬼不惧听后,笑道:“好,那就请向二侠随我来吧。”方要举步,见到许邵等人,便又停住,问道:“向二侠,这几位可都是您的师弟么?”

    向天南道:“哦,不。这位还有这两位,都是在下的朋友,这四人是在下的师弟。”边说边为鬼不惧引见众人。

    鬼不惧听后也并不寒暄行礼,只冷冷道:“向二侠的师弟们一起去,至于您的朋友……就不必前去了。”

    向天南听了好生为难:“这个……”

    此时许邵却接道:“哈,鬼门这么大个家族,难道请客也要限定人数不成?多了我三个,你鬼门便请不起了么?”

    许邵话一说完,向天南不禁心里一阵叫苦,暗道:怎的这活宝当着鬼门弟也敢如此言语,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鬼不惧脸上也有些怒意,却仍强作欢笑道:“许兄见笑了。既然许兄赏脸看得起我鬼门,我等做主人的哪有不欢迎之理?这就请一同去吧。”说完,做出个请的手势。

    许邵也笑道:“哈哈,不惧兄请别当真,方才在下只开个玩笑罢了。”

    鬼不惧道:“无妨。几位完便当先带路行去,众人也都只好跟随而行。同时,后面的几名鬼门弟也都尾随行来。这样倒有意无意间将许邵等人夹在了中间,断了众人的后退之路。

    此时,在前方带路的鬼不惧脸上似乎显出了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意,但只一闪即逝,身后众人均未察觉。

    这鬼府本建在鬼门城中一座小山之上,以便鬼门领导者随时都可凭高一览全城,而且从府中开有六条大路通向城市四方,使得领导者更便于管理下查鬼门城中各处情况。谁知这鬼不惧带着众人却专拣僻静无人的小巷行走,七绕八绕,像穿花灯似的。

    向天南也越走越觉得不对,便暗中示意自己的四个师弟,在行进中慢慢构成“吾行如风”阵,只是并未拔剑出鞘。

    向天南等人这阵法,鬼门弟倒是不识,但许邵等人却是识得。苏六与大天见向天南摆出阵法,便也都知情况有异,暗中戒备起来。反倒是许邵,也不知他是艺高胆大还是根本就未曾有所警惕,背着手溜溜达达地跟在鬼不惧身边,不时还说上一两句。那鬼不惧显然是另有心事,对许邵的友善表现得很不以为然,只是在僻静小巷中东转西转,左顾右盼,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或等着什么人。

    待得众人由一条较宽的巷忽又弯进一条很窄很窄、窄得使向天南等飞仙派的阵法已无法再摆得开的昏暗小巷时,鬼不惧突然发难,前蹿两步,回手抖出一蓬金针。

    那金针不下数百,由于事出突然,巷又窄又暗,众人简直是避无可避,如用兵刃挡开却又是昏暗中难以分辨清楚。

    向天南大急,眼看站在前方的许邵及自己两位师弟贾天北、侯天东便要命丧当场。

    谁知许邵似是早有防备,只见他瞬间脱下身上长衫,抖手在空中展开,刚好挡在自己等人与那蓬金针之间。

    只听“噗噗”之声接连不断,那蓬金针全数被许邵的长衫网罗而去,随长衫落在地上。

    那鬼不惧似是没料到有此一变,怔了一下。但瞬间又恢复神志,探手入怀,欲再取金针。许邵哪容他再来一次,力灌左足,将地上那袭长衫骤然踢出,迅疾地直飞向鬼不惧。

    那长衫虽无甚重量,但方才却网罗了无数金针在内,便也多少有了几分重量,再加上许邵踢时乃是救命之举,灌注的真力自然不少,使得那长衫无形中竟成了一件厉害的武器。

    只见长衫疾飞,“咚”的一声,击在了鬼不惧胸口。饶是鬼不惧反应极快,卸去了不少力道,仍是被撞了个跟头。

    此时跟在众人身后的几个鬼门弟也正要发难,苏六大天及飞仙派的温天中离得他们最近,见势急急出手,各自制住了一名鬼门弟,却也还余下了最后一名。

    那名弟见自己人都已经被制,便急忙打出一枚毒蒺藜,但却是盲目出手,并未锁定目标。

    只见那枚毒蒺藜直飞向刚自点了对手穴道的大天的后脑,这人脑乃是人身之重要部位,先不说毒蒺藜的毒性如何,单是那毒蒺藜本身砸在头脑之上,也是绝难活命的。

    众人眼见大天反应不及,便要挨个正着。忽从人丛中飞出一柄银色长剑,“当”的一声,堪堪击在那空中的毒蒺藜上,将之打飞,救了大天一命。到得此时,大天方才明白,适才已经在地府门前转了一遭。

    出剑之人正是向天南。那时他见许邵踢出长衫击倒鬼不惧,就想到自己等人身后的鬼门弟,便回转身形,欲去制之,此时也正好是苏六等三人出手制住三名鬼门弟的时候。向天南见最后面还余下一名鬼门弟,便早已暗中戒备,所料不差,见那名弟探手入怀,便已知他要掏暗器,自己急忙猱身前冲。谁知还是慢了一步,那名鬼门弟已经打出毒蒺藜。但向天南反应也极快,见势不妙,便将长剑照准空中的蒺藜抖手飞出,这才救了大天一命。

    这些说来虽然话长,但发生却只是一瞬之间。

    苏六见大天得救,便心下一宽,同时飞身前扑,来到那名鬼门弟身前,拍出一掌,将之右肩胛骨打碎。那名登时弟惨嗥一声,坐倒在地。

    先前那被许邵踢出长衫撞倒的鬼不惧见自己随来的一干兄弟全数被制,心里也慌了,利马站直身躯,转身欲逃。他本来与许邵尚还有六七步之遥,谁知方一转身,便见到了许邵那惯有的笑脸。可是此时在他心里,许邵这张笑脸却是让他觉得很是讽刺,更使他觉得有些诡异可怕可怕的实是许邵的武功。破空天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