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三百七十章 引火烧身

时间:2017-12-25作者:许元

    许邵不知道他说什么“不给师兄面子”之类的话,但听闻前方的绊马索,脸色又是一变。自己若不是凑巧在这里打了尖,只怕那十几道绊马索是万万躲不过去的。

    许邵厌烦此人,不再跟他废话,冷冷道:“你要什么东西,本公子不清楚。不过你们这几个披麻戴孝的家伙,我师妹看着心烦。若还不滚,我这卷尘刀,可就不客气了。”

    那群人穿得虽然一身白色,也未到了披麻戴孝的地步,听许邵如此说,都是大怒。那领头的人大声怒道:“许大侠,我们可是苍天堡的人,你若是乖乖地把那天机诀交出来,我们立马走人。否则,惹怒了苍天堡,就算你有三头六臂,也得给你拔层皮下来。”旁边白衣人听到那“天机诀”三字,呼吸都是急促了起来。

    许邵不知道什么是苍天堡,但是总算知道这帮人竟然是冲着天机诀而来。他心下暗暗叫苦,这问鼎帮确实害人不浅,现在全武林果然已经传开了。只是这天机诀本该在姬无双手上,什么时候传成在他手上了?

    许邵心下起疑,问道:“阁下听谁说那天机诀在我手上?”

    那人嘿嘿笑道:“柳州梦湖上,你豁出了性命去帮那妖女,还不惜跟问鼎帮翻脸,又得罪了烈火堂,若没有好处,傻瓜才会这么干。试问究竟什么能让青莲派白髯叟的三弟子如此动心,除了那天机诀还能是什么?现在那妖女下落不明,说不得,只好找许大侠来下手。苍天堡就算是为此得罪了青莲派,也再所不惜!”

    许邵心里叫苦不迭,没想到他好心相帮,反而惹来这么一场麻烦。只听蓝凤凰脆声道:“那天机诀早就让姬姐姐给烧了,里面的东西都让她记在了肚子里面。你们想要天机诀,却来找我们,只怕找错人了。”

    那人哪里信蓝凤凰了,听她叫姬无双做姐姐,想到这么亲热的称呼,显然两人是好友,那天机诀岂有不看之理?反而让他更坚信了原来的推测。

    只听那领头人一声大喝,道:“我若得了那天机诀,原本也会多加遮掩,可惜许大侠,那天机诀我苍天堡志在必得,你还是交出来的好。若是我们摆出‘苍天困’大阵来,许大侠可就后悔莫及了。”

    许邵哈哈大笑,道:“没有就是没有,你不信我也没法子。”那人双目寒光一闪,道:“如此在下只好得罪了!”许邵哈哈笑道:“阁下要动手,再好不过。不知几位是要一个个地上,还是一拥而上?”

    那人嘿嘿一笑,道:“许大侠是青莲高人,在下自然不能让你堕了面子。苍天堡本来就不是什么名门正派,若还讲究什么天州规矩单打独斗,只怕让人笑掉了大牙。”

    说完,一挥手,整整四十九人,围成一圈,来回跑动。许邵没见过多少阵法,见他们朝一个方向转圈,心下也觉得蹊跷。这些人穿得甚是怪异,今天来得也甚是怪异,现在行为怪异,只让他许邵恍如梦里。

    蓝凤凰移到许邵身旁,抽出两把短剑,把剑鞘插在地上,对许邵轻声道:“师兄,咱们怎么办?”许邵微微一笑,道:“当然是冲出去!”说完,纵身而起,跃向半空,身形一展,一刀斩向前方奔跑的一个白衣人。但见卷尘刀银光四射,疾风狂卷,一刀劈出,鬼神皆泣。

    突然间四周风声迅疾,许邵心下大惊,只正待查看,迎面两个铜锤就飞了过来。此时距离太近,许邵硬生生地举起卷尘刀,当当两声,火星四射,两个铜锤被硬生生地格开。

    许邵心下一震,暗惊道:“这些人的内力可着实不浅!”正在想苍天堡是何许地方,左右后共五个铜锤又打了过来。许邵身在半空,铜锤已经擦到他后背,当下不及细想,左手伸后,连忙使一招拂云手的“拨云见日”,三个铜锤被他拨歪了些许,腰身连摆,又躲过另外两个,这才免了筋骨碎裂之祸。饶是如此,却也吓出一身冷汗。

    不料还未落下地来,只见那七个铜锤有几个掉在地上,另外的在半空中一撞,竟然又有三个朝他头顶砸了下来。与此同时,旁边又是七把铜锤攻到。许邵头皮麻,连连使了几下苍山负雪,卷尘刀或削或挑,或磕或砸,那十个铜锤尽数才被他格开。只是双脚刚沾到地,头顶五个铜锤,四周七个铜锤又打了过来。

    许邵倒吸了口凉气,这什么“苍天困”当真厉害!这样下去,铜锤只怕越聚越多,自己双手双脚如果有哪里照顾不到,只怕立时就要筋断骨折。那些白衣人虽然天天练习,臂力惊人,而且内力可以相互传输。但是许邵内功虽然不够浑厚,但若是比拼耐力,只怕天州上没几人能胜他。

    这等纯刚猛的内劲,必然耗费内功,他许邵只消把自己的周身防个严实,一会气力不支的肯定是这帮野鬼。

    眼下十二个铜锤又是打来,他一声冷哼,决意用上青莲派的以柔克刚的功夫,于是卷尘刀飞掷,撞开两个铜锤,使一式拂云手里的“愁云惨淡”,双手带上极大的旋劲,把那些铜锤一个个费力地荡开。只见卷尘刀磕掉两个铜锤,失了势头,扑哧一声插到了草地里。

    蓝凤凰见许邵迭遇险招,哪里能坐得住,双剑一摆,大声道:“师兄,我来帮你!”一式“淙淙溪水流”,双剑划过,就要去拨那几个铜锤,猛然身周也是风声迅疾,七个铜锤七面砸到。蓝凤凰没想到那铜锤来得这么快,双剑连忙转向,改成“采菊东篱下”,双剑一磕一挑,在那几个铜锤上面砸出了不少火花。

    许邵见蓝凤凰也被陷了进来,暗暗叫苦,这等阵法,当真厉害至极,若不是他有青莲内功护体,现在只怕已经躺在地上了。蓝凤凰练功虽勤,但内力毕竟赶不上自己这傲世青莲,不吃亏才是怪事。想到这里,果然又有十个铜锤砸向蓝凤凰,而自己旁边铜锤也不断飞来飞去。

    许邵一声大喝,猛然整个身子贴在了草地上,几枚铜锤从他腋窝,胯间穿过,几乎要砸到他的胳膊下阴,确实是险到了极处。这一下也出乎那群白衣人的意料,手下都缓了一线。许邵后背贴地,仿佛生了轮子,人影一闪,已经来到蓝凤凰身旁,继而双腿一震,上半身如弹簧般立起。

    那群白衣人几曾见过这等功夫,都一个个看傻了眼,但是手里的铜锤却不客气,掷得更加狠了。他们除了手里拿的,那长袍下面还不知道藏了多少个,当真取之不尽,难为他们带着几百斤沉的铜锤还能跑这么快,这份内力也真叫人叹服。

    蓝凤凰挡了几个铜锤,两柄短剑几乎就要脱手。川女双飞剑以灵动见长,和许邵使到六成半功力的幻灵掌相同,剑光霍霍,灵动无比,宛如水银泄地。但是现在这情况,除了用柔劲带开那铜锤,就是硬碰硬,什么幻影,灵动,是半点用处也没有。

    周围铜锤都打了过来,封了你前后左右的退路,上跃只怕挨得更多,这个时候,任凭你是再灵动,也只能乖乖挨揍。蓝凤凰双剑不自觉地颤动着,眼见还剩三个铜锤从三面打来,两只胳膊却再也拿不出半分力气。

    恰在此时,许邵赶到近前,双手连推,推开两个,剩下的那个给他激发了怒气,一声大吼,一记刚猛无铸的飞星拳迎面打去。只听“砰”地一声脆响,宛如寺庙里的和尚敲钟一般洪亮,那铜锤倒飞回去,竟然比来时速度还要快上不少。

    白衣人人人大惊,这苍天困里,一锤掷出,用得都是七个人的内力,所以七七四十九人,每人掷出的都是旁边七人的合力。苍天堡内功独到,自成一家,在黑道上声誉也高,他们这些人更是其中精英。

    可是看那许邵的一个拳头,竟然比他们七人合力还要强上不少,怎么能不让他们大惊。但见那铜锤砸过,一名白衣人首当其冲,见状连忙一闪,只觉得那股疾风似乎要把他脸上的一层皮都要扯下来。

    许邵一把把蓝凤凰按在地上,低声道:“凤凰你坐着,我来照顾大局!”他心里倒是清楚得很,自己若不是全力相拼,只怕他自己和蓝凤凰都要被眼前这群白鬼抓去,他和蓝凤凰哪里知道姬无双去哪里了,势必要被这帮人严刑逼供。想到自己幼时曾在惊雷堡受到过的伤害犹如昨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旁边的铜锤虽然多,但是许邵的拂云手当真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左拨右挑,渐入佳境。连打向蓝凤凰的铜锤也都被他照顾得滴水不漏。周围铜锤四散纷飞,堪称奇景。他拂云手本来练得就好,更是牢牢把握住了那“连绵不绝”的意境,双手早就突破了招式的界限,灵台清明一片,全身如坠入云里雾中,当真心无一片杂念。

    那些白衣人见此状况,都是大急。只见领头人一挥手,众人齐声大笑,转得也越来越快。许邵和蓝凤凰乍闻笑声,都是一震。这些笑声显然让他们注上内力。开始还只是七人在笑,后来索性四十九人都在齐声大笑。

    笑声激荡,扰得许邵心神一乱,双手慢了少许,手腕险些让铜锤给打中。许邵惊出一身冷汗,心神一定,拂云手竟然没受半点影响。他练习那傲世青莲,是掌控真气的高手,这笑声对待普通人或许有用,但对于他许邵自然是无甚功效。

    但是蓝凤凰却有些不同,这笑声来得古怪,四十九人齐声大笑,耳朵里面杂音重重,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许邵见她的样子,脸色一变,这笑声古怪,再强烈些,定然能叫她走火入魔。

    许邵身影一动,双手连点蓝凤凰身上七八处穴道,又在衣襟上撕下两条布条给她塞上耳朵。猛然背后风声迅疾,许邵连忙挥手去带开那铜锤。就在此时,周围又有三枚铜锤打向躺在草地上的蓝凤凰。破空天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