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破空天武 第三百六十六章

时间:2017-12-25作者:许元

    薛白鹤见他单手就让自己无计可施,心中更怒,一个纵跃,朝画舫上跃去,火云鞭卷成了一个圈子。这次竟然要去缠许邵全身。他交手以来,使得一直是火云鞭法里面的缠字一诀,此法缠人双手双脚,躯干颈项,无一不是精妙至极的招数。

    可是倘若薛仁癸在此,那火云鞭的威力才能显出来,薛白鹤使的最多便只三成功力而已。许邵一声冷哼,骤然双掌齐出,正是幻灵掌的“冰雪初融”,浑厚的掌力激射而出,那火云鞭顿时四散开来。薛白鹤没想到自己的火云鞭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大惊时,一股大力涌向胸口,自己身在半空,竟然不能再前进半步,气息一窒,扑通一声,掉进了西湖。

    薛白雁大惊,连忙着人打捞。三四个人七手八脚地把薛白鹤抬了上来。薛白鹤气的哇哇大叫,但是却不敢再向前。他从小到大,几曾吃过这种苦头,几乎要气晕过去,口里尚自漫骂不休。蓝凤凰拍手笑道:“我刚才就说,师兄脾气虽然好,可是谁要是找揍,定让他如愿以偿,薛大侠,我可没骗你吧?”

    薛白雁见识了许邵的武功,心下也是惊叹不已,但是事以至此,只能硬着头皮硬来。他大声道:“许邵,我念在你岳父和我父有八拜之交的份上,才没跟你翻脸,你却如此不知好歹,那薛某也不跟你讲江湖道义了。今日我烈火堂若不烧了你这画舫,也不用在杭州混了!”说完,手下一挥,四周船上顿时就有人拿出火油,朝那画舫上猛喷。

    许邵怒气勃,大声道:“你敢!你若烧了这画舫,辛某也要不客气了。”他一直念着两人是他世叔的儿子,打了他们可是大大不妥,可是这两人觊觎天机诀如此放肆,他哪里还能忍下去?

    薛白雁却不这么想,他认定了那天机诀就在画舫里面,心道我这么一喷火油,你还不得先去抢救那天机诀?到时候自然就知道那天机诀藏在何处了,想到这里,反而下令叫手下多喷了些。

    姬无双大怒,手持宝剑,就要上前动手。许邵知她伤重未愈,连忙拉住。蓝凤凰大声道:“你们烈火堂这样做杀人放火之事,和那打家劫舍的强盗又有什么两样?”薛白雁只是不理。

    只听一声:“住手!”声音不大,却清楚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面。许邵心里一凛,心道:“这人的内功可是不低!”转头看时,只见一艘小船缓缓驶了过来。船头那人,年纪甚青,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他弯眉凤眼,长相甚是儒雅,一身文士打扮,却极是华丽。许邵和他四目相交,心里都是一动,顿生英雄惜英雄的感觉。

    那人的船来到近处,立时停下。薛白雁见是他,连忙一抱拳,道:“原来是龙凤庄的聂庄主。”许邵心里又是一动,龙凤庄能在杭州占了一席之地,自然不简单。这聂庄主如此年轻,实在出乎意料。只见那聂庄主点点头,微微笑道:“原来是烈火堂的薛少堂主。薛老堂主近来可安好?”

    薛白雁道:“家父身子壮健得很,倒劳庄主挂怀了。”聂庄主仍然是微笑道:“薛少堂主在西湖拿人,还要放火。在下虽然疏懒,可是还是愿意做个和事老,就请几位到龙凤庄做客,把情况说明白了可好?”

    薛白雁自知理亏,忙道:“在下本来是想先跟聂庄主招呼一声。只是事情紧急,在下也一时糊涂,竟然忘了。这女子是江湖上人人欲诛之的女魔头姬无双,在下除恶心切,也顾不上这许多了。”

    他几句话尽为自己开脱,这个谎倒也画的甚是圆。姬无双冷笑道:“原来烈火堂的少堂主是来除恶的,不是为了我手里的天机诀。”薛白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再也说不出话来。

    聂庄主朝姬无双三人看去,道:“在下乃龙凤庄的二庄主聂莺儿,‘莺儿之志’的莺儿。承蒙江湖上朋友照顾,在杭州占了一席之地,只是不知道这位朋友和两位姑娘怎生称呼?”

    姬无双道:“在下姬无双,无双弄箫的无双。承蒙江湖上朋友照顾,在杭州找了一本天机诀,招来无穷祸事。”她学那聂莺儿说话,聂莺儿也不生气,抱拳道:“在下久仰了。”

    许邵冲他微微一笑,道:“在下青莲许邵,这位是我师妹蓝凤凰,见过聂庄主了。”聂莺儿还礼笑道:“原来刚才让问鼎帮蔡长老煞羽而归的,就是许兄你了。”

    许邵万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知道,洒然一笑,道:“在下无心趟这浑水,只是看不惯问鼎帮欺人太甚而已。在龙凤庄这里打了架,还得向聂庄主告个罪。”

    聂莺儿笑道:“许兄千万不要客气,蔡长老动手再先,原是他问鼎帮的不是。龙凤庄对什么天机诀没有兴趣,他问鼎帮这事情的确太也过火,不把我龙凤庄放在眼里了。这事情怪许兄不得,难道迫在眉睫之时,还要向在下打招呼不成?他问鼎帮那边,家兄已经去处理,想必不会有什么大碍,姬姑娘看在杀了他们这么多人的份上,这个梁子就揭过去了吧?”

    姬无双冷冷一哼,道:“他们只要不再来找麻烦,本姑娘又没毛病,自然也不会去惹他们。”聂莺儿一笑,道:“姬姑娘果然爽快。不过既然姬姑娘又在这里打了一架,那么就麻烦姬姑娘到龙凤庄把事情说清楚如何?”

    姬无双道:“去就去,本姑娘还没有不敢去的地方。”她平时温文尔雅,对着许邵也是如此,可是对着别人却如此凶蛮。许邵听她话里*味这么浓,又微微皱了下眉头。聂莺儿道:“在下可不是要强迫姑娘,只是这西湖怎样也是龙凤庄的地盘,出了事情,龙凤庄非成江湖上笑柄不可,这一条还请姑娘担待。”他说得如此客气,教姬无双的火再也不出来。

    只听聂莺儿说完,回头冲那薛白雁道:“薛少堂主,这便请到龙凤庄上一叙,是非曲直,还劳烦两位少堂主说个明白。”薛白雁还未回答,薛白鹤早就按捺不住,他平日里仗势欺人惯了,哪里能听那聂莺儿来罗嗦?

    也不管他一身的水,大声道:“我不管你什么龙凤庄,今天这妖女和这小白脸我是拿定了,聂庄主你可莫要插手,有事情下来,尽管去找我岳父。”聂莺儿眉头一皱,道:“薛少堂主,你当真要硬来不成?龙凤庄虽小,可西湖这片地头上的事情还得归龙凤庄管。”这话说得清楚明白,若是两人不走,只怕聂莺儿就要用强。

    薛白鹤大怒,喝声道:“你聂莺儿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威胁我?今天这个妖女我是拿定了,你要是敢动手,就是和我烈火堂为敌,你可要想清楚!”他不管不顾旁边的薛白雁来拉他,只是一个劲儿的大声吼。

    聂莺儿修养再好,这时也忍不住了。他双目寒光一现,冷冷道:“薛少堂主,你当真逼我动手么?”说完,双手已经多了一对微微泛着金光的判官笔。薛白鹤见他亮出兵器,哈哈笑道:“你要动手,再好不过!”

    上前一步,右手紧紧攥着刚从水里捞上来的火云鞭。旁边的薛白雁知道这聂莺儿不是个好惹的角色,连忙拉住薛白鹤,道:“好,今日我兄弟就卖个面子给聂庄主,陪聂庄主走一趟龙凤庄。可是事后,这妖女手里的天机诀可得给我烈火堂。”

    聂莺儿道:“那也不一定。龙凤庄对什么天机诀没有兴趣,姬姑娘手上的天机诀要给谁,在下说了也不算。”薛白雁脸色一变,道:“聂庄主是打定主意要帮这妖女的了?”话音刚落,薛白鹤一跃而起,右手一挥,一个火折子就这么飞了出去。

    许邵等人根本没注意那薛白鹤扔的是什么,待看清楚时,那火折子已经落在了那姬无双画舫的顶棚。只听呼地一声响,伴随着姬无双和蓝凤凰的两声惊呼,火舌像条火龙一般四散开来,迅捷无比。

    这烈火堂的火油可是江南一绝,绝对一点就着,而且时间持久。许邵见情况危险,对蓝凤凰大声道:“离船!”右手提了姬无双,一个纵身,跃上了聂莺儿的船。蓝凤凰轻功也是不弱,紧随在许邵后面。

    火舌蔓延,霎时围绕了整个画舫,映得西湖一片火光,四周游人纷纷驻足,周围的船家也朝这里望着。姬无双气得浑身抖,手里长剑一晃,就要上前动手,被许邵一把拉住。

    薛白鹤不理周围的怒视目光,哈哈大笑道:“聂庄主,船已经烧了,你把那妖女交给我烈火堂吧!”周围烈火堂的弟子知道这回少堂主是要和龙凤庄干上了,都暗暗抄上了家伙。薛白雁心下焦急,但也无法。

    聂莺儿怒极反笑,道:“烈火堂真好本事!在下好言相劝,少堂主却不识抬举,视我龙凤庄如无物。就是薛堂主在此,在下今日也要动你一动!”说完,双手一挥,一个移步,上了薛白鹤的船,手里的两支笔递了出去,一打凤府,一打印堂,直取薛白鹤要害。

    薛白鹤火云鞭一动,正待挥出,那两只笔已经到了近前。聂莺儿出手极快,两手连番交替,从扶突,地仓,缺盆,到期门,中脘,天枢,无一不是胸腹要穴,薛白鹤手忙脚乱,根本看不清笔路。但聂莺儿每一笔都是虚点,离薛白鹤身体尚有三寸时停住,再来下一笔。薛白鹤后退之时,身上已经中了几十下的虚点。

    他微微一运气,没什么异样,不由得哈哈笑道:“我倒什么高明的点穴功夫,原来只是花把势!”话音刚落,猛然胸腹被虚点了的穴道一麻,轰然倒地。几乎与此同时,画舫的顶棚也哗啦一声倒塌。

    薛白雁大惊上前,火云鞭一抖,直逼聂莺儿面门。聂莺儿冷哼一声,身影一侧,右手笔连点,薛白雁鞭梢回卷,缠住那只笔,大喜下正待回拉,却被聂莺儿拉到近前。聂莺儿左手笔出,点了他天府,尺泽,孔最,列缺诸穴。破空天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