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综英美]够苏就拯救世界 15.拯救世界的第十五天

时间:2018-08-25作者:水色蔷薇

    查尔斯的办公室内。

    因为接下来的谈话会涉及到苏珊娜的**,汉克默默的退了出去。

    这间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查尔斯和苏珊娜。

    听到苏珊娜说“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愿意和我说这个”,查尔斯脸上浮现一抹苦笑。

    “如果可能的话,我的确永远也不想和你说起这个。”

    苏珊娜一怔,“那你现在为什么……”

    教授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说起了别的。

    “我一直记得我刚从医院里将你接回来时候的样子,”他用手比划了一下,矢车菊的蓝眼睛里因回忆而变的分外柔软,“那么一小团,又暖又软,像个小小的天使,可爱的不得了。”

    “你不知道,当初,我看到你哭的时候,有多手足无措。只会在一边傻站着,连抱你一下都不敢。特别害怕一伸手,就会把你弄伤。”他笑了一下,似乎回想起了当初的情景。

    “啊?怎么会?”苏珊娜十分惊讶,“我记得,当时我哭的就要喘不过来气了,因为你把我抱起来安慰,才没继续哭的。”她不相信的说:“明明那个时候,你的声音听起来那么镇定,而且……很温暖。”

    查尔斯的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尴尬的说:“……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在门口站了有一会儿了。”

    看他这样,苏珊娜的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勾起。

    一扫之前的凝重,两人霎时都轻松了几分。

    阳光从落地窗里静静的照射进来,抚摸在他们两个脸上,舒适而温暖,细小的尘埃在阳光中镀上一层金沙,在空气中精灵般翩翩舞蹈。

    在这样静谧却不沉重的气氛中,教授的蓝眼睛温和的看着苏珊娜,“我一直希望,你能永远都是我记忆中的小天使,活的开心快乐、无忧无虑。哪怕长大后,最烦恼的事情也不过是为了学业或者男朋友。”

    “即便,当我知道,你记得所有事情,仇恨也一直深深地扎根在你的心里,我依然如此期望。”他笑了笑,眼中是让苏珊娜想哭的慈爱温柔,“就和天下间所有的长辈一样。”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苏珊娜哽咽着说。

    她能明白,不告诉她仇人的消息是查尔斯爱她的方式。所以,从她五岁时的交谈后,她再也没问过查尔斯这个问题,即便,深夜里的她有时候会因此辗转反侧,不得安眠。

    “我本以为,我可以为你扫平生活中所有的晦暗,让你生活在阳光下。但是,我必须得像你道歉,甜心,”查尔斯金棕色的发丝暗淡了几分,蓝眼睛愧疚的看着苏珊娜,低声道:“……为了我的无能。”

    他深深的凝视着苏珊娜,摆了下手,阻止了她想说的话。

    “本来说好要给你一个交代的,可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没能抓到凶手。我想,是我太自负了——我是个失职的教父。”说着,他那张被上天偏爱、哪怕岁月逝去也俊美依旧的脸上,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

    他失落的神情是如此的刺眼,苏珊娜猛地扑上去,不管不顾的扑到他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

    “查尔斯,你这个教父到底做的好不好,我以为,只有我这个教女才有评价的权力。”她抬起头,一眨不眨的和教授对视,用再认真不过的语气说:“对我来说,你就是天底下最棒的教父,毋庸置疑的。”

    她皱了皱鼻子,故意嫌弃的说:“你别这么笑,太丑了,我眼睛都要瞎了。”

    低头和她对视片刻,查尔斯终于露出了和平时一般无二的温暖笑容。他揉了把苏珊娜的黑发,宠溺的说:“所以,为了甜心眼睛的健康着想,我决定,以后再不那样笑了。”

    苏珊娜强烈赞同:“这就对了,查尔斯。你这张脸,可是我用来洗眼睛的最重要的美颜之一。你要是一直挂着那个表情,我会哭的,真的会的。”说着,还用力点点头。

    查尔斯顿时哭笑不得,“我应该说,我很荣幸?”

    “当然。”苏珊娜得意的一扬下巴,“要知道,我眼光很高的,想被我肯定可没那么容易。更何况,能够格给我洗眼睛的,可都是盛世美颜。”

    这话让查尔斯的眼中充满了无奈,但他还是纵容的笑着说:“那我的确应该感到荣幸,非常感谢甜心看得上我,给我这个资格。”

    “不用谢,”苏珊娜扬了扬下巴,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谁让我的教父长得就是这么好看呢。”她表情夸张的说:“查尔斯,看着你这张脸,我脑子里就满满的,感觉再也装不下别的了。”

    教授差点被她逗笑,捏了捏她的脸蛋,“那你还要听我本来想说什么吗?”

    苏珊娜僵了僵,沉默了片刻,斩钉截铁的说:“……要。”

    孩子们都在上课,此刻的城堡是鲜有的安静。

    体贴的从办公室里头退出来、给两人留下私人空间的汉克正坐在喷泉边的白色木质长椅上,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

    他在等里头的两个人谈完。

    等了没多久,他就看到教授的门被推开了,黑发姑娘风风火火的从里面跑了出来。

    见她这幅行色匆匆的模样,汉克有点吃惊,以为两人之间出了什么事儿。他猛地站了起来,冲她喊道:“苏珊娜,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苏珊娜抬头看到他,大踏步来到他面前,毫不客气的伸出手,“汉克,你车子借我用用。”

    一边从兜里掏车钥匙,汉克一边打量着她的神情,百思不得其解。看这模样,也不像是和教授发生矛盾吵翻了,怎么刚来就急匆匆的要走?

    这么想着,他就问了,“你这是要去哪?好不容易来一次,不见见琴、千欢他们吗?他们一直很想你,再用不上五分钟他们就要下课了。”

    从他手里接过车钥匙,苏珊娜语速飞快的解释道:“抱歉,汉克,我突然有点事要处理。麻烦你和琴他们解释一下,过两天,等我事情处理好了,就来看他们。当然,我会记得带上赔罪礼物的。”

    当汉克终于反应过来,想再追问些什么的时候,就看到苏珊娜已经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然后,一阵引擎轰鸣声过后,杜兰格潇洒离去,留给他的只剩下了个越来越小的车影。

    站在车后头,被喷了一脸车尾气的汉克:“……”qaq。

    完全不知道自己对汉克造成了怎样的心理伤害,苏珊娜冷着脸,一边开车,一边在脑海中吩咐道:“杰西卡,深层挖掘九头蛇所有信息并归纳整理,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是的,没错,她找的就是那个早就应该被灭干净了的九头蛇。

    这回,查尔斯终于肯将他曾经隐瞒的事情告诉她了。

    据他说,在她出生之前,她的父亲曾是史崔克研究室里的研究员。

    史崔克是个疯子,对变种人的强烈忌惮和嫉妒,让他产生了灭绝所有变种人的念头。所谓的“哨兵计划”,就是发明出一种可以检测出并能打败所有变种人战争机器,以达成他邪恶丑陋的目的。

    从大学时代起,她的父亲法兰克海瑟薇和查尔斯就是很好的朋友。他知道查尔斯是个变种人,开朗性格和宽容的心胸让他根本不介意这一点,就算查尔斯的能力是读心也毫不在意。

    大学毕业,跳槽到史崔克实验室的法兰克用了几年时间,终于成为了中级研究员,他不负责“哨兵计划”,这种核心的研究作为中级研究员,他只有资格搭上一点点边儿。

    一开始,法兰克就觉得这个秘密研究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但因为和他关系不大,他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研究人员都相对单纯,很多时候说话并不会太避讳,尤其是在工作场合。

    于是,从几个同事透露出来的只言片语中,法兰克很快理清了所谓的“哨兵计划”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一边震惊于史崔克的疯狂,一边又十分忧心。

    听那些高级研究员的意思,他们的研究已经快要进入尾声了,只差几个小问题没攻克而已。要是这机器真成功了——他的好朋友可是个变种人!

    法兰克模模糊糊的知道,他的好朋友在变种人中地位有些不同寻常,在下定决心从这个可怕的研究所辞职的同时,他邀请了查尔斯聚餐,并将哨兵计划的消息透露给了他。

    那个时候,苏珊娜的母亲已经怀孕了。也就是在那次聚餐上,查尔斯成为了苏珊娜的教父。

    然后,就发生了那场车祸。

    苏珊娜的父亲法兰克海瑟薇只是个研究员,几乎与世无争,她的母亲梵妮海瑟薇也只是个小有名气的演员,根本就不应该遭受杀身之祸。

    所以,查尔斯认为,他们出了“意外”,就只能和这件事有关——这是史崔克的报复。

    可奇怪的是,在用了很长时间,终于彻底扳倒史崔克及其同伙后,查尔斯并没有找到那个杀害了海瑟薇夫妇凶手。仿佛这件事根本不是他们做的,根本没有任何踪迹。

    直到近些年,一个叫冬日战士的幽灵刺客越发活跃起来,而他也查到了一个隐秘文件表明史崔克曾经和当时本该消失的九头蛇有过合作,一切才终于浮出水面。

    将当年冬日战士做过的任务翻出来,对比一下时间,查尔斯发现,这两件事竟然相隔不到两天。

    他确定,这个冬日战士应该就是杀害了苏珊娜父母的凶手。

    然而,很遗憾,冬日战士完全无愧于别人赋予他的幽灵绰号,哪怕这十几年来他出现了无数次,查尔斯依然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

    仿佛他根本不是生活在地球上一样。

    至于九头蛇,不是查尔斯的无能,只是他们行事非常隐秘,哪怕抓到了蛛丝马迹,作为变种人温和派的领袖、制肘非常多的他,也不能无法无天的直接打上门去。

    如果他真不管不顾的那么干了,恐怕会再次触碰到政府敏感的神经,对变种人的处境极为不利。

    也正是因此,查尔斯才没能完成他给予苏珊娜的承诺,将事情一直拖到了苏珊娜终于成年后的这一天。: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