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唯武独尊 第0289章宗门危机

时间:2019-04-28作者:老狐

    “宗主,或许我们不应该将希望,放在姜行云身后那位炼丹宗师身上,”

    莫清风抿了一口酒,缓缓的道,“在不久的将来,这家伙可以助你重回王城。”

    闻言,寒月无霜收回了目光。

    她远眺着苍穹,似乎是在眺望冰雪宗方向,“我们,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吗?”

    “雪千城之死,有巡察使的通报,冰雪宗应该不会那么快就注意到我们!”

    莫清风沉吟着道。世

    人以为,冰雪宗能够成为南蛮之力仅存的三大宗门,靠的是他们有武道真人坐镇。

    但实际上,并不仅仅是这么简单!因

    为,冰雪宗不过是王城那个势力的马前卒而已。

    “冰雪宗的威胁,那有我青云宗正面临的生死危机大!”

    寒月无霜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北冥夜在逃走前,毁掉了幽寒鬼林的封印!”寒月无霜捏着五指道。“

    什么?”莫清风悚然色变!幽

    寒鬼林一直被当成是青云宗的后花园。就

    是因为幽寒鬼林,有开派祖师天寒道人留下的封印。

    这个封印,让幽寒鬼林的蛮兽,无法踏出幽寒鬼林一步。

    但如果封印被毁,那对青云宗就是一场毁灭性的浩劫。“

    我已经尝试过修补封印,但我的血脉之力被封印,无法与祖师的封印形成共鸣,修补的效果,很不好!”

    寒月无霜的声音中,透着刺骨的寒意。“

    这北冥夜不但忘恩负义,简直猪狗不如,”

    莫清风怒极,将酒葫芦都摔在了地上,“早知道,当初我们就不应该将他带出王城……”

    “算了!我会尽全力修补封印,希望能保住祖宗的基业。”

    寒月无霜打断了莫清风,冷然的道,“虽然北冥夜逃走了,但那些宗门败类,必须整顿肃清一番吧!”

    莫清风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狠狠的点了点头,掠向了战圈。

    人群见莫清风到来,都纷纷散开,知道今天这事儿,也就这样收场了,没好戏看了。

    但,莫清风还没开口,段德的声音却率先响了起来。“

    好啊,真是好啊,想不到我青云宗,现在连一个的弟子,都敢肆无忌惮的对上院大长老出手了。”段

    德大步而来,脸上挂着愤慨之色。他

    又道,“此风气如果继续长下去,恐怕我青云宗将会人人自危,甚至我这副宗主,都不敢继续在宗门待下去了。”

    段德一来,就上纲上线,激起民愤众怒。“

    段德副宗主得有道理啊,这姜行云仗着有人撑腰,在我青云宗横行霸道,在外院是这样,现在到了上院,还是这样。”

    “不错,这姜行云连欧阳长老都敢打成这般模样,那他要是想对付我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哎呀,真是细思极恐啊,这姜行云不除,我怕是不敢在宗门继续待下去了!”

    舆论一边倒,开始攻击姜行云。莫

    清风的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这事儿一个处理不好,宗门都有分崩离析的危机啊。他

    正琢磨着如何开口,却听姜行云开口了,“段副宗主所言极是!”

    段德冷哼一声,仰着下巴,一副算你子还有自知之明的表情。

    围观的人群冷笑不已。

    这姜行云自己就承认了,看来莫清风今天也很难保住这姜行云了。重

    创上院大长老,轻则废除修为逐出宗门,重则当场镇杀,以儆效尤!但

    ,姜行云却好似没有看到人群的表情一般。他

    伸出右手,指着剑坑中奄奄一息的欧阳戮,声色俱厉的道。“

    像欧阳戮这种宗门败类,就应该废除修为,逐出宗门,还我青云宗一股浩然正气!”什

    么?全

    场哗然!

    围观的人群一脸蒙圈,连段德都愣了一下。

    他立即意识到,他被姜行云给耍了。“

    混账东西!”段

    德气得脸色铁青,指着姜行云吼道,“到了现在,竟然还敢戏弄本副宗主!”

    但姜行云却毫不生气。

    他迎着段德那想要杀人的目光,道,“段副宗主,我且问你,身为宗门高层,是否就可以盛气凌人,对门下弟子,想打就打,想杀就杀?”

    “当然不是!”

    段德矢口否认。

    他挺着胸膛道,“我青云宗律法森严,各位高层更是心胸宽阔,对弟子都是一视同仁,又怎么会盛气凌人!”

    到这里,他又看向莫清风,“莫清风长老,本副宗主的不错吧?”“

    当然,我相信段德副宗主,还有其他的宗门高层确实是这样的。”

    姜行云顺着段德的话接上,但却马上话锋一转,“可是这欧阳戮,却必然不在此列!”

    “他侮辱已故上院大长老在先,然后又对我喊打喊杀,我逼不得已才自卫反击。”

    青竹筠默契的站了出来,抽泣着,将欧阳戮侮辱青江月的话,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番。

    青江月担任上院大长老多年,受人爱戴,如今才刚刚为宗门而牺牲。这

    欧阳戮的话,确实太恶毒了一些。如

    果他们是青竹筠,也绝对忍不了。试

    问,谁能容别人,对自己祖辈的羞辱?这

    一下,顿时让得舆论开始转变。

    “段德,整个事件的因果关系就理清了,孰是孰非想必也清楚了。”莫

    清风适时的开口了。

    “整个事件,欧阳戮要付绝大部分的责任,”他

    指着欧阳戮又道,“青竹筠虽然有错,但其情可谅,不予追究,你意下如何?”

    一时间,全场所有的目光,全部汇聚到段德的身上。“

    看在青江月长老为宗门牺牲的份上,此事就此揭过,下不为例!”

    段德一口气完,马上就将矛头指向姜行云,“那这姜行云呢?”

    莫清风摇摇头,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酒,才开口道,“姜行云舍身救人,不畏权势,他有什么错?”

    额!段

    德气得嘴角直哆嗦,感情他又被带进了沟里!

    是啊,先动手的青竹筠都没错,姜行云救青竹筠又有什么错?

    这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逻辑关系!可

    段德实在是不甘心,错过这次打压姜行云的机会。或

    许要不了多久,姜行云就能碾压他成渣了。

    不行,绝不能轻易的揭过。一

    念及此,段德梗着脖子,不依不饶的道,“不管怎么,这姜行云重伤了欧阳长老,那就是有错。”“

    有错?姜行云他有什么错?”步

    欢欢突然迈步而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