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三章 为夫在你眼中如此好看?

时间:2017-10-24作者:葫芦蓁蓁

    叶蓁长睫微动,伸手拉了拉司缪的袖子。zi幽阁

    霎时,笼罩逼迫花婆婆等人的汹涌气势就如潮水般褪去,没了半点波澜,眼下再看司缪,他就宛若一个普通人,周身没有一丁点能量波动。

    “抱歉,这是我的夫婿,他只是不喜欢旁人瞧他,没有恶意”

    叶蓁上前,看着众人,轻声说道。

    说话间,她还不忘拉着司缪的袖子靠近大堂空下的椅子。

    “呵呵,哪里的话,是我们太失礼了,你们坐,快坐!”

    花婆婆率先回过神来,她脸上的煞白还没有褪去,起身连连招呼,她可没忘记眼前这个男人有多么凶悍,强大的实力是可以比拟真神的存在!

    除了她,金玲夫人等人也通通起身,表现出浓浓的敬重之意。

    他们虽然没见过司缪出手,但如今他简单露出的一手,足以叫他们折腰。

    对于众人这般,司缪给面子的点了点头,当然,这点面子是建立在叶蓁认同的基础上,否则,他是没那么多情绪来面对这些人的。

    听了花婆婆的话,叶蓁颔首,拉着司缪坐在了空位上。

    金玲夫人等人察觉到司缪的示意,心头这才完全松缓下来。

    奚闾圣人是在场实力最强的人,他此刻额头上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冷汗。

    昨日面对彭坤时,他虽然觉得棘手,却还没有惧怕,但叶姑娘的这位夫婿,单单是看着他的眼睛,就再也升不起半分战斗之意,可怕的压制。

    金玲夫人是最了解奚闾圣人的,看着他的模样,心头就更加高看司缪。

    这样一个男人,也难怪会令叶蓁在如此年纪就成了婚。

    她转头看向叶蓁,相比昨日的淡漠和凉薄,她今天的眉宇间就挂着淡淡的喜悦和温柔,偶尔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时,眼眸中的情意更是不加掩饰。

    男人亦然,在他眼中,完全没有旁人,唯有一个叶蓁。

    金玲夫人本以为她和奚闾的爱情在这世间已经是少有的,却没想到她还能见到这样一对充满浓浓情意的爱侣,一时间,倒是欣慰极了。

    坐在上首的花婆婆也察觉到叶蓁和司缪之间没有能插手的感情。

    他们俩人的关系就仿佛是一个完整而封闭的世界,别人虽然能看见,却无法触摸,也根本进不去,令人艳羡。

    她想起早上来告诉她消息的安凛,失魂落魄,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花婆婆不禁轻叹了一口气,那孩子隐藏的很深,心头的感情却依旧没抹去。

    她能看得出来,这世间没什么是能毁坏叶蓁和她夫婿之间感情的,一旦有这种东西,那么不论是叶蓁还是她的夫婿,都会露出狰狞而可怕的一面。

    “婆婆,不知你唤我来有什么事?”

    叶蓁抬眸看向花婆婆,疑惑地问道。

    话落,在场众人就纷纷转移了注意力,面色凝重。

    “彭坤暗中控制了木家,如今已经派人开始接触柯家”

    金玲夫人皱着眉,说出这个令人心中难安的消息。

    在修者联盟,除了付家,欧阳家和木家,实力最强的还有柯家,而柯家又是和付家可以媲美的存在,一旦被彭坤得手,那他们这些人危矣。

    “哦?柯家不知道彭坤狼子野心?”

    叶蓁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眯着眸子问道。

    她对柯家的印象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但确实不能让彭坤再拉拢这个家族。

    “唉,如今彭坤已是十品,柯家升不起反抗之意,很有可能就此妥协”

    茶仙圣人叹了口气,讲述出一个最现实的问题。

    柯家不是付家,和花婆婆保持着十分友好的关系,昨天情况紧急,他们也并没有去和柯家协商共同铲除彭坤这件大事,乃至今天彭坤就先下手为强了。

    “如何妥协?硬拉上船的人,不一定衷心”

    叶蓁摇了摇头,倒是不怎么担心。

    她见过柯子谟,不是个好相与的蠢笨之人,他不可能任由彭坤威胁,在关键时候或许会反咬一口也说不准,让柯家听话,不容易。

    闻言,众人面上居然升起些许尴尬和忿忿。

    叶蓁挑眉,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蓁蓁,你有所不知,在修者联盟,为了巩固两者间的关系,联姻是最直接的途径,如木灵和彭坤,又如欧阳幺幺和浮生,现在,彭坤打了同样的主意来拉拢柯家,只是不知道柯家到底会不会同意这样无耻的要求”

    花婆婆面色有些难看,语气沉凝地说道。

    “联姻?和柯子歆?”

    叶蓁了然地点了点头,彭坤倒是又再度刷新了自己的无耻程度。

    柯家嫡系应该只有两个人,柯子谟和柯子歆,如今彭坤野心膨胀,即便要联姻,也不可能选择旁系,嫡系的柯子歆就是个极好的选择。

    “嗯,柯子歆年纪正好,彭坤掌控了木家,将木灵弃如敝履,他这人本就花花肠子极多,柯子歆长得娇俏可人,正是他下手的对象,只要能让柯家心甘情愿为他所用,那日后彻底掌控了柯家,倒是还能再找旁的美人寻欢作乐”

    螣蛇老人摇了摇头,他已经将彭坤的心思猜透。

    听了他的话,所有人都沉默下来,他们心中所想和螣蛇老人一模一样。

    “你们没有派人去柯家?”

    叶蓁想了想,轻声问道。

    身旁的司缪手中不知何时拿了一卷古籍,翻阅间,一股源自上古的气息自书本中席卷而出,倒是让众人心头少了些焦虑,多了丝安宁。

    “当然派了,可惜,连柯家的门都进不去”

    花婆婆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时候,他们肯定不能眼看着彭坤得逞,可惜现在柯家已经被彭坤所威胁,不敢与外界接触,一片寂静,瞧不出动向。

    这联姻的消息还是柯家一个曾受过她恩惠的弟子偷偷传信的,否则他们现在还被蒙在鼓里,等到事情真正发生后才会知晓。

    叶蓁垂眸深思,难道就由着彭坤去拉拢柯家?

    “叶丫头,你这夫婿实力比彭坤还强,不如请他出手,直接将其斩杀,那我们几个也不用如此愁眉苦脸了,这样岂不是颇为美满?”

    此时,利盟圣人犹豫了片刻,终于出声说道。

    若是昨天之前,他们或许要纠结许久,但今天,实力堪比真神的能人出现,而且还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那还琢磨个屁?直接请其出手把彭坤秒了就得了!

    话落,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眼神中含着期待。

    他们都是这么想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叶蓁侧眸看向司缪,黛眉轻蹙。

    “要我帮忙?”

    察觉到叶蓁的视线,司缪从古籍中抬眸,语气温柔地问道。

    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只要关乎叶蓁,任何要求他都会答应。

    对上司缪情意缱绻的玉眸,叶蓁缓缓摇头。

    她抬头看向对面一众不解而颓然的视线,语气坚定道:

    “办法另想,我不会让他动手”

    她这一瞬间爆发出的决绝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分明就是对方一举秒杀的简单事情,为何不同意,非要让他们几个忧心忡忡地想法子?!

    叶蓁没有理会众人复杂的视线,微垂眼睑,神色淡漠。

    她不让司缪帮忙,出于多方面的原因。

    其一,以往她从不知道司缪背负着那么大的使命和压力,只当他的强大可以让他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可如今她明白,司缪的确比任何人都强,比任何人都风光,但没人能看到强大风光之下的压迫感,他也会疲惫。

    自从和司缪在一起,他总是无时无刻不在为她着想,为她解决麻烦,如今回想,真是愧疚,心痛,悲伤,多种滋味弥漫在心头,复杂到苦涩。

    时至今日,她不想再让他为这点小事操心。

    其二,她要强大,就要有可以历练的踏脚石,眼下彭坤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实力这种东西,安静修炼远没有对战进步的快,华夏资源本就稀少,若是让司缪一击秒杀了彭坤,她在一旁看着,那有什么意义?

    若是永远躲在司缪的羽翼下,她如何能够在有生之年与他比肩而立?

    没错,她是有野心的,她爱司缪胜过生命,未来,她不希望别人提起叶蓁时,永远是配不上司缪这样的言辞,这对司缪而言,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侮辱。

    她不是菟丝花,不需要攀附任何东西生长。

    这一刻,叶蓁情绪有些激荡,她的野心,她的期望,她的坚毅,全部通过同心契传达到司缪心头,令他心神微颤,玉眸柔光更甚。

    他的卿卿不是弱者,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这般想着,司缪就伸手,在叶蓁脑袋上轻轻摸了摸,再度垂眸看起古籍。

    花婆婆等人一时都有些气馁,这分明是个极好的办法啊。

    “这件事不用考虑,我不会同意”

    叶蓁抬眸,语气冷淡地说道。

    “好了好了,不请他帮忙,我们心平气和地想了想法子!”

    金玲夫人察觉到紧绷的气氛,笑着说道。

    这件事本就是他们理亏,根本不适合起冲突,也没资格生气。

    就在此时,有人拍响了花婆婆的大门。

    “这个节骨眼上,是什么人啊?”

    螣蛇老人摸了摸脑袋,有些狐疑地说道。

    花婆婆皱眉摇了摇头,一挥手,大门就打开了。

    不消片刻,一个领口绣着一个“木”字的小厮匆匆跑进大堂,他先是对着众人行了一礼,这才说明了来意:

    “诸位圣人,盟主有请,他有重要的事要宣布,劳烦了!”

    说完,小厮就急匆匆地跑走了,半句话都没有多说。

    花婆婆等人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这个彭坤,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这才耍了威风的第二天,就又按耐不住了。

    “应该是要宣布有关柯家的事”

    奚闾圣人罕见的开口了,他眉头也紧锁着。

    “哼!我倒要看看他彭坤要做什么!”

    利盟圣人狠狠一拍椅子把手,黝黑的脸上满含厉色,说完,他就率先离开了大堂,前往楼阁大殿,彭坤邀请众人,也只可能在那个地方。

    “走吧”

    花婆婆叹了口气,众人接二连三的走了出去。

    察觉到叶蓁起身,司缪也站了起来。

    “你换个装束好不好?”

    叶蓁眸子微闪,上下打量着司缪,轻声说道。

    彭坤是见过司缪的,他是会惊惧,但若要利用司缪之威让他交出玉葫芦,他怕是不肯,毕竟眼下他已经将所有的宝都压在了玉葫芦上,肯定不会舍弃。

    既然无法让他心中生惧,那倒不如先瞒着。

    司缪的实力,足以令他产生危机感,从而起了警惕之心,难免打草惊蛇。

    “哦?为夫这个样子,给你丢人了?”

    司缪挑眉,语气听不出喜怒。

    闻言,叶蓁脸皱成了包子。

    “你明知不是如此”

    说话间,她上前一步,拉了拉司缪的袖子。

    “哈哈哈,好啊,要为夫换装不是难事,叫声夫君听听”

    司缪笑声清越,得寸进尺般说道。

    “夫君?夫君!”

    听到司缪的话,叶蓁一愣,旋即喊道。

    她可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嫌疑,这事若是放在以前,那肯定是没戏的,但现在嘛,结了同心契,这声称呼理所应当,害羞这种东西在叶蓁身上也是少见的。

    听着叶蓁毫不犹豫的呼喊,司缪微怔,旋即大笑出声,笑声极其喜悦。

    “笑什么?你本就是我夫君”

    叶蓁眨了眨眸子,有些狐疑地看着司缪,语气颇为认真地肯定道。

    “夫人叫为夫甚悦之”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颊,玉眸中满是缱绻。

    “好了好了,你快换”

    对上司缪略显灼热的视线,叶蓁一愣,只觉得脸颊隐隐有些烫,忙不迭地撇开话题,然后一本正经地走到一侧,这种白目的转换话题十分喜感。

    司缪轻笑着摇了摇头,向前一步,拉住叶蓁的手。

    也在此时,他体表银光闪烁,外貌变换。

    依旧是那张清华潋滟的绝色容颜,可惜一眼看去,却没了往日的惊艳,反而给人一种平淡之感,身上的服饰也变换成了一套白色的运动服,银发飘忽,却成了颇为有型的黑色短发,可谓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叶蓁呆呆看着司缪,这个样子的他,宛若干净翩然的大学生。

    当然,若是手里没有拿着一本跳脱的古籍就更像了。

    “怎么,为夫在你眼中就如此好看?你都看呆了去?”

    司缪挑眉,调侃地望着叶蓁。

    他这一笑,当真叫人痴迷。

    “嗯,你最好看”

    司缪本以为叶蓁不会回答这句调侃,谁知,她竟颇为认真地说道。

    话落,没等他说话,叶蓁就拉着他的手,追上了花婆婆等人的步伐。

    看到司缪变换了新造型,众人也就一时诧异,没有多问,不过心头却对他的危险程度又提升了一格,一夕之间随意改变容貌,真是叫人吃惊。

    尤其是奚闾圣人,他擅长易容,可如今看去,却看不出司缪易容的痕迹,他好似就是长这个样子,就是这副打扮似的。

    而且,在他们的脑海中,这副形象渐渐清晰,取代了一袭银袍的司缪。

    等一行人去到阁楼大殿时,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等候了。

    为首的就是彭坤,他笑眯眯的,和以往的阴晴不定大相径庭,不过周身强大的气势却没有减弱,十品修者的能量波动外放,引得诸多修者轻颤。

    而他旁边,则坐着上了年纪的柯老。

    柯老静坐着,面前氤氲着热气的茶水一碰都没碰,苍老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神色,但放在桌下的手却微微颤抖着。

    柯老身边就是柯子谟了,他可没有柯老那么好的脾性。

    柯子谟以往透入骨子中的冷漠都仿佛没了踪影,目光中尽是戾气,他这般变化引得周围众人议论纷纷,彭坤明知他是针对谁,却半分不在意。

    柯子歆不在场,不知是做什么去了。

    再往后,就是面色死灰的木家众人,木炎和木灵都赫然在列,不过他们的神情出奇的一致,是一种麻木中带着苦涩的复杂神情。

    欧阳家只来了欧阳老头一个,他此刻有些瑟瑟,不敢抬头去看彭坤。

    除了彭坤,柯家,木家和欧阳家,就是一些小家族,付家人还没有到。

    随着花婆婆等人的到来,大殿中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题外话------

    征文票啊小可爱们!爱你们啊!

    昨天葫芦又发了深夜炸弹在v群里,有兴趣的小可爱们加群475612983,提供全订阅截图给管理,然后就能加v群体会司大神和叶美人之间不可言说的秘密了,嘿嘿嘿嘿嘿…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