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八章 玉葫芦的下落,亓九天诧异了

时间:2017-10-22作者:葫芦蓁蓁

    “总好过你草菅人命”

    叶蓁神色淡淡,刚刚那一击她已经探出了虚实,彭坤的确实力暴涨不错,不过这种暴涨并非他自己修炼得来的,反而是有外力相助而成,华而不实。

    而且她已经猜到彭坤为何会实力暴涨,比她还高上一线。

    以往彭坤也并不算全是伪装的,他的实力是近段时间才暴涨至此的。

    刚刚那一击之下,叶蓁再次察觉到那股和她血脉相连的熟悉气息,一刹那灵光闪动,那分明就是她一直不曾找到的玉葫芦的气息。

    她的猜测果然没错,另外一个玉葫芦也并非俗物。

    彭坤应该是用某种手段探测到一部分玉葫芦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若是她没有猜错,就是灵气,玉葫芦灵气浓郁,彭坤直接使用一些不知名的方法抽取了其中灵气,用来助长自己的实力,不过这种外力得来的灵气,让他根基薄弱。

    不过还好,玉葫芦的封印还在,他和冷家没有血缘关系,无法彻底收玉葫芦为己用,但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参透这点,吸收灵气暴涨实力,也不算太蠢。

    玉葫芦啊玉葫芦,这么久的时间里,终于得到了你的消息。

    这一刻,即便以叶蓁的定力,都无法再保持平静。

    不过她不能打草惊蛇,彭坤实力虽然虚浮不定,但却是货真价实的十品修者,她即便不会落于下风,但两人也只是旗鼓相当,谁都奈何不了谁。

    她若直接开口索要,那才是傻透了。

    但强要也不可取,一个十品修者的临死反扑,即便是她都不想面对。

    玉葫芦的事还要从长计议,但她不会让另外一个玉葫芦等待太久的。

    “草菅人命?哈哈哈,我不过是和花萼过过手,哪里又用了真本事,叶姑娘这话也太夸张了一些,倒是平白损毁了付家一栋房子”

    看着叶蓁的神情,彭坤眼底掠过一抹暗光,旋即摊手,摆出一副这是误会的模样,他明显也不想和叶蓁闹得太僵,所以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叶蓁长睫眨动,她没有再理会彭坤,转身向着花婆婆那边走去。

    有她在,彭坤也不会再随意动手。

    付老看着被损毁的大堂,倒是没有什么心疼之意,彭坤突破十品的消息的确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打击,此刻连欧阳幺幺逃婚之事他都没有多少精力去解决了。

    这般想着,付老心头就叹了口气。

    不过转头看向叶蓁时,付老眼神微亮。

    他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实力居然能和彭坤斗得旗鼓相当,这实在是叫人震撼不已,而且这般年纪,倒是和他家浮生正合适。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察觉到这边的变故,快速掠来。

    他身上蕴含着浓郁的火属性元素,高大健硕,冷漠不堪,正是亓九天。

    “怎么回事?”

    他看着倒塌成废墟的大堂,忍不住皱眉,旋即目光关怀地看向付老和付浮生。

    “呵呵,没什么,不用担心”

    付老慈爱地笑了笑,伸手轻拍亓九天的胳膊,对于这个偶然带回来的孩子,他还是非常喜欢的,虽然及不上付浮生,但也相差无几了。

    闻言,亓九天看了看面色各异的人,最终把目光定格在叶蓁身上。

    “你好,又见面了”

    目标任务到场,叶蓁对着他点了点头,这倒是和她以往的淡漠不太相符。

    亓九天眯了眯眼,没有理会,他总觉得这个女孩子不同凡响,而且对他颇有种“兴趣”,当然,这种兴趣并非女人堆男人,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付浮生目光怪异地看了叶蓁和亓九天一眼,这才转头看向花婆婆。

    “婆婆,那就麻烦您唤醒欧阳幺幺吧!”

    彭坤实力变强了,付家想要得到盟主之位也就更加艰难了。

    但为了不让爷爷改变主意,继续主张让他和欧阳幺幺成婚,他必须要唤醒欧阳幺幺,让她说出真实的心思,这样一来,他也能放下一桩心事。

    闻言,花婆婆点了点头。

    彭坤的指使她不会听,但付浮生说了,那她自然会帮忙。

    欧阳幺幺所中的毒的确是三日醉,中了此毒就宛若重症患者奄奄一息,但三日后就会苏醒,乃调香师独有,她曾送给金玲一瓶,却没想到会被她用到此处。

    一番摆弄后,花婆婆就退到了一边。

    没过多久,躺在地方的欧阳幺幺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蓝天白云让她有些回不过神来,她慢悠悠坐起来,伸手抚着疼痛的额头。

    “炎哥!”

    倏然,她面色一变,大声喊道。

    昏迷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她和木炎刚刚离开修者联盟没多久,没来不及高兴,就碰到了奚闾圣人和他的妻子金玲夫人。

    原本她还想着能够蒙混过关,却没想到金玲夫人那般狠,二话不说就动手打晕了她和木炎,之后的事她就不太清楚了。

    欧阳幺幺苏醒后唤出的“炎哥”二字已经不用再说什么,她逃婚的确是心之所愿,并非被人胁迫或诱拐的,付浮生也为此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他以后再也不用和这个女人牵扯到一起了。

    而站在彭坤身边的木炎在看到欧阳幺幺清醒后第一个呼唤的是他时,面色一滞,垂在身侧的手也动了动,好像有一瞬间的动容。

    这时,彭坤转头看了他一眼,只是一个眼神,就叫木炎瞬间垂下眼帘。

    他没有爱人的权力,他对欧阳幺幺也只有利用。

    “炎哥?你没事吧?!”

    欧阳幺幺抬头,扫过所有人,虽然心头也有些恐惧,但转眼看到木炎时就激动起来,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想要扑过去,可惜却被彭坤拦住了去路。

    “欧阳丫头,木炎和你可什么都没有”

    彭坤倒是决绝,他随意地笑了笑,就漫不经心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闻言,欧阳幺幺一愣。

    彭坤她是认识的,也知道他是木炎的姑父,可是他为什么对她说这样的话?

    “不!我和炎哥情投意合,我们互许终生,怎么会没有!”

    回神后,欧阳幺幺厉喝一声,脖颈青筋鼓起,她已经失去了太多东西,不能再失去木炎,哪怕面前的是盟主彭坤,她也敢为了木炎直言顶撞!

    “呵呵,那就让木炎自己说好了”

    彭坤耸了耸肩,走到一边,露出了他身后不远处的木炎。

    欧阳幺幺和木炎在一起,已经对他没有了任何好处,他不会同意的。

    “我木炎怎么可能会和付家未来的儿媳妇有所牵扯,欧阳小姐,你是不是在开什么玩笑?在这种场合下,我劝你还是谨言慎语为妙!”

    木炎向前一步,蔑视地看了欧阳幺幺一眼,尽是不屑。

    闻言,欧阳幺幺脸色的血色瞬间褪尽,她身形一晃,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木炎,一副摇摇欲坠,心神皆碎的模样,叫人看上去颇为心痛。

    终于,她噗通一声跌倒在地,神色茫然。

    这一刻,欧阳幺幺脑海中一片空白,她像是短暂性失忆了似的。

    欧阳家的人看着欧阳幺幺,脸上虽然尽是愤恨,但其深处终究还隐藏着些许心疼之意,可怜欧阳幺幺做了他人利益的棋子,却毫不知情。

    这种一腔真心被人践踏的滋味,可想而知,并不好受。

    付浮生看着这副模样的欧阳幺幺,摇了摇头。

    这个人本来应该是和他共度一生的女人,不过,幸好,一切都来得及。

    “我们先走吧,这些家务事让他们自己处理”

    金玲夫人神色凝重地侧眸看向花婆婆,显得有些疲惫。

    彭坤的事情太过严重,他们必须回去计较一番。

    “这…”

    闻言,花婆婆犹豫地看了看付老和付浮生。

    他们若是离开了,那彭坤那开杀戒,付家用什么来阻挡?

    “婆婆去吧,这里有我”

    叶蓁眸子微动,轻声说道。

    她还需要好好调查调查亓九天身上是否有烈焰石,正好留在付家。

    “是啊,你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彭坤你可拦不住,走吧,我们需要找茶仙,螣蛇和利盟好好商议一下,彭坤的事可不算小!”

    金玲夫人也在旁边劝解了一声,拉着花婆婆的胳膊向外走去。

    看着一行人离开,叶蓁莲步轻移,来到亓九天身旁。

    她还没有靠近,亓九天就全身紧绷,眸子警惕地盯着她看,宛如一头随时会暴起伤人的野兽,他眼神中有非常明显的厌恶之色。

    叶蓁眯了眯眸子,将这抹神色收入眼底。

    厌恶?

    “你到底要做什么?”

    亓九天的唇瓣抿成了一条细线,仿佛绷紧的弦。

    “没什么,只是对你有些好奇罢了”

    叶蓁摇了摇头,一脸平静地说道。

    她这副模样没有半分破绽可言,连亓九天都以为她真的只是对他感到好奇。

    “听闻你曾是叶家的养子?”

    叶蓁侧眸,眼波微转,轻声问道。

    闻言,亓九天呼吸粗重了一些,周身弥漫着一股隐含的怒意,这股怒意来的莫名其妙,当然,随着这句问话,他看向叶蓁时也越发警惕和嫌恶。

    “你是叶家的人?!”

    他低喝一声,眼神阴沉的可怕,早就觉得眼前这女孩子和叶承欢长得很像,却也是刚刚才把她和叶家联系到一起。

    叶蓁和亓九天的交流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们正关注着欧阳幺幺,木炎和付浮生,这三个故事的主角组合在一起,能唱一台大戏。

    欧阳幺幺依旧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仿佛下一刻就能一头撞死在木柱上。

    而木炎则保持着他那不屑和鄙夷,这样的神情难免让周围众人不耻。

    “叶家的人?不,我虽然名叫叶蓁,但和叶家却没有任何关系”

    叶蓁缓缓摇头,眉眼认真地看向亓九天,叶家对她而言的确什么都算不上,连她认下的母亲冷玉蓉,都并非她真正的亲人,更何况叶家人。

    “你真的不是叶家人?”

    听到她的话,亓九天一愣,身上的紧绷和眼神中的厌恶散去一些,不过他依然保持着小心和排斥,毕竟叶蓁的长相和冷玉蓉的确有些相似之处。

    叶蓁摇了摇头,面色平静和宁和。

    见此,亓九天倒是相信了一些。

    他虽然不了解叶蓁,但也能看得出来,这种性情的女孩子,不屑于说谎。

    “我以前确实曾是叶家养子,但很多年前我就已经撇开了这一层关系”

    亓九天直视前方,冷漠地说道。

    闻言,叶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看样子亓九天对叶家身怀仇恨之心,只是这种恨意又没有那么深,十分复杂,这应该是一段密辛,不过她对此并不感兴趣。

    烈焰石在亓九天身上的概率很大,但她又不能强取豪夺,这种事一旦被彭坤洞悉,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事情反而更难。

    不能强取豪夺,若说借,以亓九天的警惕之心,根本不可能。

    更何况烈焰石对拥有火灵根的人而言宛如天材地宝,即便她和亓九天关系极好,他也绝不可能将此等宝物拱手让人。

    这般想着,叶蓁就轻蹙黛眉。

    玉葫芦是有了消息,但要找到也并非易事,烈焰石如今也算有些线索,可惜还是没办法动粗,这么一来,空守着两座宝山却不能拿下,这种滋味还真是有些微妙,最起码叶蓁以往是没有感受过的。

    “听闻叶流华被彭坤抓起来了,你不准备救他?”

    叶蓁想了想,提起了叶流华。

    不管怎么说,叶流华都是他名义上的养父,若是没有他,亓九天今天还不知道会在何处,能不能长大也说不准,毕竟多年之前条件艰苦,更何况死了父亲的孤儿?叶家提供吃穿,再怎么样也让他过了一段时间温饱不愁的生活。

    果然,提起叶流华,亓九天唇瓣紧抿,眼神中情绪复杂。

    叶蓁仔细打量,看出了他眸子中的仇恨,哀伤,悲痛和点点孺慕。

    这种种情绪最后终究是化作虚无,他冷漠地摇了摇头。

    “叶流华到修者联盟来,是自投罗网,他的女儿叶承欢让彭坤吃了大亏,以后者的小肚鸡肠,根本不可能轻易放过叶流华,自找死路”

    不知是不是为了发泄,亓九天罕见地和叶蓁多说了两句。

    叶蓁微诧,挑眉看向亓九天。

    当初神农一脉诛杀叶承欢时,她并非叶家女儿的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修者联盟中也有不少人知道,可听亓九天的语气,他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

    须臾,叶蓁了然。

    亓九天性情冷漠,他总是一个人修炼,连付家人接触的都不多,更何况是那些外门弟子,他或许听付浮生提到一嘴妖魔之事,但叶承欢不是叶家女儿的事情付浮生不会多嘴,所以他至今不知道这个在修者联盟近乎公开的秘密。

    “你好像对叶家很感兴趣,若是因此找上我,那大可不必”

    亓九天转头看向叶蓁,语气格外冰冷地说道。

    他不想和叶家扯上任何关系,在父亲身死,在叶承欢欺辱之下。

    “叶流华在血脉上而言是我的父亲,我只是好奇,才有此一问”

    叶蓁摇了摇头,神色淡淡地说出一句令亓九天震撼万分的话。

    他瞪大了眼,脸上的伤疤更加狰狞,他只当眼前这女孩子和叶家有些外亲关系,却没想到…没想到她竟然会是叶流华的女儿!

    可若她是叶流华的女儿,那叶承欢是谁?

    据他所知,叶流华这么多年就只有一个女儿才对。

    这般想着,亓九天就逐渐冷静下来。

    不可能的,叶流华对叶承欢极好,两人也验证过dna,是父女无疑,眼前这个女孩子就是在胡编乱造,她若说是叶长华的女儿还更可信一些。

    当年冷玉蓉发生了那样的事变成植物人,叶流华依旧默默守护,面对外界那么多诱惑,他还是视若无睹,这样的男人,不可能有私生女。

    ------题外话------

    啦啦啦啦,小可爱们,我又来求征文票了!你们简直棒棒哒!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