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七章 心机彭坤,叶蓁出手【征文票】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诱拐?欧阳族长这话就有些严重了,分明是欧阳幺幺自己不守妇道,非要与我一道离开,这关我何事?我是木家的人,你们随意往我身上倒脏水还真是无耻,打狗还要看主人,别以为付家和欧阳家联手就能一手遮天!”

    木炎不受自己控制地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但神色却桀骜不驯。

    “你!休要信口雌黄!”

    欧阳老头瞬间脸色憋得通红,恨不得一掌将其拍死。

    正如欧阳老头将所有责任推卸到木炎身上,木炎此刻也抱着同样的心思,他深知若是落得个诱拐付家儿媳的名声,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我信口雌黄?如果不信,你们大可听听我的录音再做决定!”

    木炎冷嗤一声,将视线放在了裤兜里。

    他这般义正言辞,倒是让欧阳老头心神微抖,他还真怕木炎心机深沉留着什么证据,这样一来,欧阳幺幺岂不是要承担所有责任?

    她不止得罪了付家,如今连木家和彭坤都要得罪!

    光是想想这个结果,欧阳老头就浑身直冒冷汗。

    “去,给我把东西拿过来”

    付老沉吟片刻,说道。

    眼看属下要上前,付浮生挥了挥手,亲自上前去将木炎裤兜中的录音笔取了出来,这种高科技的东西放在古色古香之地,颇有些格格不入。

    付浮生看了木炎一眼,手指动了动,就有声音传出:

    “嗯!炎哥,我要和你一起走!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我做付浮生那个浪荡子的新娘吗?难道你忘了我们之间的海誓山盟了?我爱的是你啊!”

    “那你的家族呢?难道你不要欧阳家了?”

    “我…我不要!我只要炎哥!”

    “……”

    短短的几句话,却让整个大堂气压变得更低。

    欧阳家的人面色尽褪,浑身都开始打颤,没错,确实是欧阳幺幺的声音。

    叶蓁眯了眯眸子,这些话正是她恰巧碰到俩人计划逃离时他们的对话。

    她看着满脸得意的木炎,这个男人,对欧阳幺幺显然没有半分情意,在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提前想到了最差的结果,如今还为自己留了一手。

    这段录音并不完整,他并不想给欧阳幺幺什么退路。

    金玲夫人脸色也不好看,她睥睨地望了木炎一眼,眼神满含嫌弃,这种在危难之际抛弃女人的男人,最是让她厌恶,早知如此,她就该直接杀了他,而不是带回来承受责难,如此一来,说不准还这能被他给逃脱了。

    “浪荡子?呵,我付家的嫡系,在这丫头眼中竟然就是这么个印象?”

    付老坐在上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可见气的不轻。

    “不…”

    欧阳老头想要说些什么,但张嘴之后却发现自己早已哑口无言。

    “欧阳幺幺说过的话可不止这些,她心甘情愿随我离开,可从不曾诱拐过,难道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一个无辜的人吗?”

    木炎冷笑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僵直不能动弹的身体。

    “无辜?我和奚闾今日瞧见你时,可没看出你无辜”

    金玲夫人手中端着一盏茶,眉眼冷酷地瞥向木炎,语气极端冷漠。

    看到夫人不高兴了,奚闾圣人在看向木炎时,眼神也冷了下来。

    闻言,跪在地上的木炎脸色阴沉如水,这两个多管闲事的老家伙,若不是他们,欧阳幺幺与他又怎么会被带回来,他也不用承受这般质问和侮辱!

    “付老,今日我和奚闾前来参加婚宴,恰在外面碰上两个鬼头鬼脑的家伙,这不,顺手带回来倒还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不过这木炎,我看是个心术不正的家伙,他既和欧阳幺幺私奔,又为何如此冷漠绝情?”

    金玲夫人挑了挑眉,转头看向付老,冷笑着说道。

    她就是故意的,就是不想让这个家伙逃脱责难。

    金玲夫人的话让付老神色一变,欧阳家也面色稍微回温,只是木炎却紧咬着牙,不发一言地垂下了脑袋,眸子中恶意冲冲。

    听了半晌,叶蓁也算弄明白了事情的过程。

    看来,木炎的确已经在彭坤的暗中相助下,带着欧阳幺幺离开了修者联盟,可惜运气太差,碰上了恰巧来参加宴会的奚闾圣人和金玲夫人。

    她相信,若只是前者,奚闾圣人是不会多管闲事的,但后者嘛…

    叶蓁只能轻笑,天公不作美,金玲夫人倒还真是个有着侠义心肠的热血之人。

    “金玲夫人所言极是,木炎此人,绝不能放过!”

    欧阳老头满眼狠色地看向木炎,手下蠢蠢欲动,后者就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在场的,他怕是最想将木炎除之而后快,也好勉强维持些欧阳家的面子。

    “哦?木炎再怎么说也是我的侄儿,你说不放过就不放过,岂不是不将我彭坤和木家放在眼里?欧阳老头,你说我说的可对?”

    就在这时,几道嘈杂的脚步声传来。

    率先走进大堂,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就是彭坤,他语气冰冷,显然是对欧阳老头随意处置他的人颇有意见,眉眼不善。

    刚刚知道欧阳幺幺是真货,他就猜到了这一幕。

    “哼,我看这件事幕后主使就是你!假惺惺的,真当你这盟主之位很稳?”

    花婆婆走进来,一双眼睛满含杀气地盯着彭坤,声音讥嘲,她毫不客气地将事情掀开,直白的叫人乍舌。

    话落,花婆婆就径直坐到了金玲夫人身边。

    彭坤眯着眸子笑了笑,也不辩解,仿佛根本不在意她的话。

    叶蓁清透的眸子直射彭坤,他这个样子着实有些古怪,以往彭坤对花婆婆可以说是抱着些许敬畏的,可今天,他对花婆婆没有一点敬重不说,还多次反驳。

    彭坤会这样,只有两个可能。

    其一,他以往都是伪装的,那心机就太过深沉了一些。

    其二,他隐藏着什么不知名的底牌,如今是要揭露底牌。

    对于这两个可能,叶蓁更偏向于后者。

    “姑父!快救我!付家和欧阳家简直是欺人太甚!”

    木炎一看到彭坤,眼神就嗖的一下亮了起来,他眼珠子动了动,整个人都开始充满活力,这种信任和依赖,让叶蓁神色微动。

    她有些想不通,木炎为何会愿意为了彭坤做这么多。

    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么做最后会招来多少灾祸,却依然做了,并且看样子还瞒着自己的亲姑姑木灵,想必彭坤给予他的好处不小。

    可彭坤此人一看就是利益至上之人,又怎么舍得用宝物来拉拢人心?

    在叶蓁看来,别人或许会,但彭坤却并非这样一个人。

    “你放心,今天有姑父在,一定会救你!”

    彭坤嘴角勾了勾,大笑一声,伸手拍了拍木炎的肩膀,霎时,一直僵硬跪在地方的木炎就身体一软,有了自控能力。

    “哈哈哈,我又能动了!谢谢姑父!”

    木炎伸手在眼前晃了晃,大笑出声,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他本来就不想离开修者联盟,能在扰乱付家和欧阳家的大婚后还安然回来,这简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结果是可喜的。

    “你大胆!”

    “找死!”

    金玲夫人和花婆婆面色皆是一变,两人指尖冒出光芒,这光直射向木炎!

    可惜,彭坤一动,就闪身挡在了木炎面前,他掌心一震,闪烁着雷霆的光芒突然大盛,直接将金玲夫人和花婆婆的术法击碎!

    彭坤并没有伤害两人的意思,所以雷霆光芒倏然散开。

    若在这里动了手,那奚闾圣人可不会善罢甘休,他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是这么多人的对手,更何况人群中还隐藏着一个不知深浅的叶蓁。

    原本不想这么快暴露,可惜,旁人却不给他继续隐藏的机会。

    所有人都身躯一震,满是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彭坤。

    “你!怎么可能?你突破了?!”

    花婆婆失声尖叫,心头的震撼比得知欧阳幺幺逃婚还来的激烈。

    她和彭坤都是八品,甚至比起后者还隐隐强上一线,怎么如今就让他轻而易举地挥散了攻势?而且刚刚他那雷霆一击带给她的是汗毛耸立的死亡之气。

    若说花婆婆是震撼,那金玲夫人和奚闾圣人就是惊惧。

    此刻,奚闾圣人已经挡在了金玲夫人面前,目光犀利地盯着彭坤,这家伙竟然已经突破至十品,隐藏的还真是够深的。

    叶蓁也有些诧异地看了彭坤一眼,她竟然都没有发现彭坤的隐藏,这只能说明他的实力比起她还要强,或许是十品中阶,又或者是十品上阶!

    而且,刚刚彭坤动手的一刹那,她从那雷霆中察觉到了点点熟悉的味道。

    是什么呢…

    叶蓁陷入沉思,她总觉得那味道与她血脉相连一般。

    “侥幸罢了”

    彭坤摆了摆手,脸上神色颇为随意,好像突破至十品是很简单的事情。

    看着脸上有些笑意的彭坤,众人心头都浮现出一抹寒意。

    突破十品,绝不可能是在短暂的时间中完成的,这么多年,彭坤伪装的还真好,他虚伪市侩,胆小怯弱,摆出一副真小人的模样,竟然都是假的?

    看着所有人脸上的震撼和吃惊,彭坤满意地点了点头。

    木炎也与有荣焉般站在彭坤身侧,一副狐假虎威小人得志的模样。

    “都到了这个时候,不如将欧阳幺幺唤醒,听听她的说辞如何?”

    彭坤将衣摆一撩,坐在了空位上,随手端起一杯茶,轻抿着,这个时候,他再也没有藏匿自己的霸道,和这群所谓的圣人平起平坐。

    他的话让气氛变得更加紧张,却没有人应答。

    “花萼,这毒是你的三日醉,就由你来解吧?我猜你也想知道欧阳幺幺是怎么说的,就让我们伟大的调香师展露一手吧,如何?”

    彭坤眼神中满是笑意地看向花婆婆,言语随性,就像是在吩咐一般。

    他这个样子和往日的恭敬一对比,简直天差万别。

    “你别欺人太甚!”

    花婆婆紧咬着牙,一字一顿,面色极其阴沉。

    她略显光滑的脸上挂着些许杀意,可惜,如今她的杀意已经无法再威胁到彭坤的性命,从他眼中的讥讽和轻蔑就能够看得出来。

    她着实想不到,彭坤会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突破十品!

    这样一来,彭坤就是华夏明面上唯一的十品修者,强者就是强者,振臂一呼,不知又要有多少人加入修者联盟,他的底气远比往日强上几百倍!

    “呵,怎么会呢?我怎么会欺负华夏五圣人呢?这个帽子我可戴不起!”

    彭坤笑了笑,脱口的话却满含无所谓。

    以他现在的实力,天下间谁得罪不起?

    听出彭坤话中的意思,花婆婆手一紧,恨不得就这样扑上去和他决一死战!

    这一刻,花婆婆心中的悔意如潮水般涌来,早知今日会陷入到如此境地,她就应该在当初实力比彭坤强时将其斩杀,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可惜,她再后悔也是无用。

    金玲夫人伸手握住了花婆婆,眼下不是和他动手的时候,奚闾即便身为九品,也不是彭坤的对手,他们这边不占理,反而会吃了大亏。

    “还不动手?”

    彭坤悠闲自在地看向花婆婆,宛如在逗弄一只猫。

    这一刻,花婆婆的愤怒突破天际,愤然起身,周身气流涌动。

    她掌风凌厉地劈向彭坤,这一招用了十成的力道,没有丝毫留手。

    “不自量力”

    彭坤看着,面色丝毫不为所动,他轻飘飘地弹出手,嘴角满是冷笑。

    花萼,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金玲夫人和奚闾圣人面色一变,可惜他们根本来不及相助。

    而付家和欧阳家的人已经看傻了,这个层次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心头只能隐隐祈祷,花婆婆不要有事。

    彭坤成为十品修者,付老心头苦涩弥漫。

    盟主之位,如今已是牢不可破,他们这些寻找恰当时机谋夺盟主之位的家族,在彭坤眼中恐怕和傻子没什么两样,只是他这般隐藏到底是为了什么?

    电光火石之间,一只纤细白皙的手将花婆婆拉开,挡在了她的面前。

    一直悠闲得意的彭坤面色微变,他挥出的雷光碰撞上一面更加强大的银雷光团,霎时,光团炸裂,将大堂中所有的木头全部炸开!

    支撑房梁的柱子都不堪重负般发出一声脆响,房屋即将塌陷。

    “都离开这里”

    一道清冽淡漠的声音在雾蒙蒙的灰尘中响起,所有人都如蒙大赦般暴掠而出!

    就在这一刻,付家大堂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在众人震撼的视线中化作废墟,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众人也被十品修者战斗的余波伤到一些。

    在场的,除了花婆婆,金玲夫人,奚闾圣人以及付老,都或多或少受了伤。

    欧阳老头在离开时,也不忘带上那个让欧阳家门风受辱的孙女,欧阳幺幺。

    “叶蓁呢?”

    付浮生轻咳一声,随意擦去嘴角的血迹,转头看向四周,问道。

    刚刚提醒他们离开的声音,就是叶蓁的。

    花婆婆回神,面色大变地看向废墟处。

    “蓁蓁,孩子?!”

    看着毫无动静的废墟,花婆婆大喊一声,瞬间暴掠过去,想要去寻找叶蓁。

    “花萼,冷静一点!她没事!”

    金玲夫人上前一把拉住花婆婆的手臂,低喝一声。

    她话音刚落,两个被光团包裹的人影就从废墟中飞掠而出。

    一青一蓝,青色的身姿纤细,给人烟波袅袅的轻灵之感,自然是叶蓁,而蓝色的身形粗犷,颇有些后继无力的,就是彭坤了。

    看着叶蓁无碍,在场众人都纷纷松了口气。

    毕竟现在场上唯一能制住彭坤的,也就只有她了。

    “多,管,闲,事”

    察觉到体内流逝极快的灵气,彭坤怒叱一声。

    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用那种方式增强实力,无异于揠苗助长,这样虽然实力增长极快,却也有漏洞或者说弊端,那就是无法持续战斗。

    ------题外话------

    感谢各位小可爱每日珍贵一票,葫芦发现票数长势喜人,不得不夸赞一句:你们太棒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