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六章 血族新希望,戈壁滩事变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我天使一族很快就能彻底通知整个y国,届时四方来贺,我会放你出去陪我一起享受这等荣光,男人,乖一点,我的耐性也是有限的”

    西格莉想到刚刚郎翼的目光,不禁放软了音调。

    看来这件事不能胡来,这男人太过危险,很容易鱼死网破,偶尔还是要给些甜头的,西格莉很清楚,郎翼想要的只有自由。

    只可惜,入了她西格莉的眼,自由没有,但专宠却可以有。

    郎翼听到西格莉的话,眸子深处有微光闪过。

    放他出去这几个字带来的诱惑着实不小,若一直被困在宫殿内,他若不是恢复实力,那纵然有三头六臂都没办法逃脱这浑女人的眼线。

    “我要出去”

    郎翼施舍似的侧过眸子看向西格莉,双手交叠放在脑袋后,慵懒至极地说道。

    听到郎翼的声音,西格莉眸子微亮。

    “我当然会放你出去,我西格莉的男人绝不会成为被囚困的废物,如今这样对你,不过是想搓搓你的锐气,毕竟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

    西格莉虽然没有答应,但语气还是软和了很多。

    不过她倒是情商极高,一抓到机会就开始表白。

    可惜,郎翼对于她的喜欢根本毫不在意,反而有着厌恶之感,连带着对这个世界的女人都产生了一种极端排斥。

    这个世界的女人,穿着暴露,作风大胆,和饕餮大陆相比差远了。

    这个时候,郎翼只觉得自己任意一个红颜知己都能秒杀了这个世界的所有女人,他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在饕餮大陆时没有认认真真爱过一个女人。

    “我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能不能告诉我?”

    西格莉仿佛看到了和郎翼和睦相处的曙光,柔声说道。

    她在外人面前本就是个温柔似水的女人,如今说起话来,更是软如一团棉花,眸子直直盯着郎翼,恨不得将眼珠子都贴到他衣服里面去。

    她好不容易爱上一个男人,却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清楚,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最重要的是,她觉得眼前这个脾性暴躁,桀骜不驯的男人,比之奥古拉多之神都要优秀一些,而且他是如此的迷人,若日后他能爱上她,那她也愿意为了他放弃大片大片的野花野草,单单爱他一个。

    思及此,西格莉脸上莫名升起一团红晕。

    郎翼看的嘴角微抽,很快撇开眼睛,没去理会西格莉的话。

    笑话,爷的名字是你这种女人能知道的?

    若不是担心西格莉反悔,不准备带他出去,郎翼早就发飙了。

    他虽然脾性易怒,但也知道在何种情况下要学会隐忍,只要离开这处宫殿,在外面的世界,他还是有机会逃脱的,这种被当做犯人囚困的日子他受够了。

    想当初在饕餮大陆,他恰好掌管缥缈神宗的水牢。

    往日只有他囚困别人,哪有别人囚困他的时候?

    真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这般想着,一股苦涩蔓延至心头,让郎翼决定,一旦逃脱找到无叶仙尊,一定要多讨要几顿灵食,以弥补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受之辱!

    “诶,你好好休息吧”

    西格莉见郎翼不愿理会自己,当即眸子一瞪就要发怒,可想想,这次两人之间的“和平相处”来之不易,她也不希望打破这样的情况。

    而且她坚信,两人持续下去,郎翼一定会喜欢上她。

    她满含爱意地瞧了瞧郎翼,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内殿。

    西格莉离开内殿后并没有休息,而是换好衣服离开了宫殿,正如勒克所言,最近正是捻灭血族的紧要关头,她没那么多时间休息。

    路易斯和安德烈以及撒切尔家族的老家伙都已经被抓回来了,具体要怎么做奥古拉多之神还没有下命令,不过她需要带着族人将分散在y国各处的血族余孽通通灭杀,绝不能留下任何一个漏网之鱼,赶尽杀绝才是光明神殿的宗旨。

    血族和天使一族一样,都拥有无穷无尽地潜力。

    这个时候心慈手软放掉一条小鱼,说不准数千年后就会成长为威胁光明神殿的强者,这种愚蠢的行为他们可不会去做。

    西格莉离开后不久,勒克就提着一个篮子回来了。

    侍从虽然疑惑西格莉离开勒克为什么还会回来,但后者毕竟是族长极为宠爱的男侍,他们这些普通侍从不可能质疑和询问,故而轻易放行。

    轻松走进宫殿内,勒克缓缓松了口气。

    他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眼线,才提着篮子走进内殿。

    “你怎么又来了!”

    郎翼看到勒克,颇有些烦躁地翻了个白眼。

    自从最近那浑女人有事不时常来了之后,这个男人倒是总来看他,不仅来,还经常拿一些古里古怪的东西,他都不认识。

    就比如这次,勒克并不在意郎翼的语气,自顾自地盘坐在地上,打开篮子上蒙着的布,从中取出一些假发,女人的衣服以及高跟鞋。

    除了这些,就是装着糕点的碗盘和酒杯这些掩耳盗铃的东西。

    如果不慎被西格莉发现,他还可以说是来送吃食的。

    “喏,这些东西我就放在这里,你小心收起来”

    勒克把东西推向结界,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郎翼起身,有些诧异地看着地上花里胡哨的衣服,实在有些欣赏不来。

    “这是宫廷裙,假发,和女人的鞋子”

    勒克看着郎翼茫然的模样,不禁有些惊奇,这些东西居然会有人不认识?

    “你给我这些干什么!”

    听了勒克的话,郎翼脸色瞬间黑了,这东西还不如上次的烧鸡呢。

    “这是救你出去的东西!如今天使一族灭杀血族,y国不出意外就是一家独大的局面,到时候四方来客,光明神殿一定会举办宴会,而凭借族长对你的喜爱,你说几句软话,说不定她一时高兴就放你出去,到时候你就乘机换上这些伪装离开,不会有人发现,这样一来,岂不是非常完美?”

    勒克说着说着,激动得脸色都通红起来。

    和郎翼相处有几天了,他也知道对方根本不想留在光明神殿,哪怕在这里可以享受超越常人的地位以及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可这些他好像都十分不屑。

    他愿意帮郎翼逃离,一来就是怕被西格莉抛弃,毕竟以他现在尴尬的身份,离开光明神殿后,也不会有好的下场。

    二来就是有些同情和理解郎翼,他到光明神殿是身不由己,但对外面的世界也十分向往,只可惜他注定是没办法离开了,索性成全了郎翼。

    想着过几天郎翼就可以逃离,勒克是真心有些欢喜的。

    看着勒克的神色,郎翼撇撇嘴,但眼神却松缓了几分,这个世界的人也不是都那么讨厌,只不过让他换上这身女人的衣服,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郎翼还是一把将伪装品拖进结界内。

    他顺手把这些东西都塞到了床下,旋即姿态悠然地双臂抱胸看向勒克。

    “你是个好人,待爷出去,毁灭这破地方后,会放过你”

    郎翼微仰下巴,说出的话却颇为平静,好似他真的可以毁灭光明神殿似的。

    闻言,勒克诧异地挑了挑眉,没有开口,只是笑,看到郎翼收下他的东西,勒克还是很高兴的,只是所谓的毁灭光明神殿,在他看来就是天方夜谭。

    “怎么,你不信?!”

    看着勒克的模样,郎翼瞬间黑了脸,声音隐隐有些怒火。

    他最是容不得别人不相信,尤其是一个在他看来并不强大的人。

    “没有,没有不相信,只是你被困在这里太久,应该还不了解光明神殿的地位,如果你知道,就不会这么说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勒克性情温和,说话时还顾念着郎翼的自尊,说出的话十分委婉。

    他面色有些为难,其实很想大声说一句:你特丫的是在吹牛!

    “哼,光明神殿?没听说过!”

    郎翼轻轻一跳,就坐在了高高的屋檐吊灯上,语气十分不屑。

    在饕餮大陆时,缥缈神宗就是最神秘莫测的存在,没有任何势力胆敢招惹,他作为四大统帅之一,身份地位极高,根本不惧怕这个世界的种族。

    若非他现在实力还没恢复,早就把那浑女人拍扁了。

    “光明神殿所属于天使一族,掌权者是奥古拉多之神,他的实力根本没人能升起和他打斗的念头,能被称为神王的,能是什么简单角色?更何况现在的光明神殿吞并了血族,实力又上了一层楼,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语”

    勒克在说起奥古拉多的时候,语气颇为崇敬。

    以他的身份,连见到奥古拉多的权力都没有,他是y国真正名义上的神。

    如今的光明神殿太强大了,他必须要为了往后的生存和家族的兴旺好好服侍西格莉,哪怕现在有离开的机会,他也是不会走的。

    “神王?”

    听到勒克的话,郎翼眸色渐深。

    若是放在以往,他当然不会有丁点感觉,可如今又冒出一个神王,容不得他不深思,他原本还以为浑女人被称为族长,就是这地方最厉害的,没想到他还是想岔了,除了那女人之外,还有个所谓的神王…

    他能感觉到重伤后的自己并非西格莉的对手,对上神王就更没有胜的余地。

    实在没想到,这个灵气稀薄的世界会有这么多麻烦事。

    “当然,神王是天使一族的始祖,十分厉害!”

    勒克重重点了点头,特意强调了“始祖”和“厉害”几个字。

    “对了,你听说过一个叫叶蓁,或者叫莱格的人吗?”

    郎翼将神王的事放在心中,转头看向勒克,眸子充满紧张地问道。

    他多希望勒克知道这两个人,从而帮自己传信给他们,这样一来,有莱格和无叶仙尊搭救,纵然有什么狗屁神王在,他也能安全逃脱!

    “叶蓁?莱格?都是华夏人吗?你的朋友?”

    勒克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不过还是用心问道。

    他既然决定了帮郎翼,自然就会帮到底,而且他一个人筹谋帮助郎翼逃走也实在是很累,若是有人能够里应外合,这件事就会简单很多了。

    看到勒克的模样,郎翼心中虽然早有预感,却还是有些失落。

    他早该想到,遇见空间风暴,他和莱格坠落的地点会有很大的差异。

    不过听到勒克询问的话,郎翼还是打起精神说道:

    “叶蓁是我们神尊的女人,长得很漂…现在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但是人应该还是很安静,性情凉薄,但是做饭很有一手,而莱格是我兄弟,他是精灵一族,绿发绿眸,还有一双尖耳,性情柔和,你如果碰上,就把我的消息告诉他们!”

    郎翼一字一句,仔仔细细地说出了叶蓁和莱格的特点。

    之所以没有说起司缪,自然是不敢,虽然他知道相比叶蓁和莱格,司缪会更有特点,就是一个字,“美”,试问世间还有谁的容貌能和缥缈神尊相媲美?

    不过郎翼还是不敢说这种议论司缪的话,后者在他心中那就是真神和信仰!

    “好!你放心,如果我碰上他们的话,一定会帮你传话的!”

    勒克认真记下郎翼的话,旋即点了点头。

    “谢谢”

    闻言,郎翼松了口气。

    虽然他知道不能彻底信任勒克,但这一刻终归是有了一些希望。

    “我先走了,倘若族长回来看到我,那就惨了!”

    勒克说着就不禁瑟缩了一下肩膀,虽然相比其他男侍,他的日子过得相对要轻松和舒适很多,但他知道,这种情况只针对于西格莉的态度。

    一旦她转变,不再宠爱他,那一切就都是水中花,镜中花。

    郎翼看着匆忙离开的勒克,叹了口气。

    若是他得以脱困,也会帮这个可怜男人一把的。

    这么想着,郎翼就准备回床榻上休息片刻,哪知道,外面突然传出勒克的痛呼声,还有杯盏碗盘噼里啪啦碎了一地的声响。

    郎翼身形一顿,忍不住皱起剑眉,火焰般的头发都有些无风自动。

    难道这可怜巴巴的男人这么倒霉,转身就碰见了那浑女人?

    宫殿外。

    刚刚打开门的勒克就被人一把推倒在地上,篮子中的瓷器碎了一地,连带着他的身上都多了些细碎的伤口,鲜血直流。

    而推门的人显然没想到会有人突然从内打开门,一时间都有些愣住了。

    “大胆!你是谁,居然敢擅闯族长的房间!”

    勒克眉眼含怒,他虽然脾气温和,但却并非没脾气。

    他利索地站起身,狠狠怒视着门外精致娇媚的女人。

    西格莉善妒,她知道自己长相一般,所以从不让比自己长得漂亮的女人到她的宫殿里来,所以勒克可以想到,肯定是这女人不知轻重擅闯的。

    这样一来,他可算是抓到了对付的把柄。

    伺候西格莉这么久,勒克也知道她真正的心性,这个女人死定了。

    “你又是谁?!本圣女要做什么事,哪里轮得到你过问!”

    门外的女人原本还有些忐忑,但等待数日的焦虑联合刚刚勒克毫不客气的质问,让她瞬间勃然大怒,伸出手臂指着勒克的鼻子发作了。

    她有一张深邃漂亮的面孔,黑色的头发偏向于华夏人一些,这个模样在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堆里很有辨识度,正是直接跟着奥古拉多回到光明神殿的艾莉丝。

    从莱亚雨林回程的路上,奥古拉多速度极快,没有半分停留。

    她本想跟着柯尔斯回家族一趟,谁知,奥古拉多不仅让人留下了柯尔斯和诸多侍从,还将她带进了光明神殿,原本还有些云里雾里,但想到自己的身份,艾莉丝还是乖乖待在了自己的宫殿里,时刻等待着奥古拉多的临幸。

    她本以为依着两人在莱亚雨林的黏糊劲,奥古拉多很快就会找她,可没想到,她想多了,回来的两天,她别说奥古拉多,就是普通侍从都没见到几个。

    艾莉丝不傻,自然察觉到一丝不同。

    例如伺候她的侍女,在看向她时不仅没有恭敬,反而颇有些鄙夷和高高在上。

    要知道,她不仅是光明神殿的圣女,还是黑翼血族领头羊,撒切尔家族最尊贵的公主,可这些侍女居然敢不给她好脸色,简直是岂有此理!

    她本来很生气,但一深思,就知道情况有变。

    想到被奥古拉多留在光明神殿的柯尔斯等人,艾莉丝心中就有些不安。

    她吩咐人传信给西格莉,想要去看看自己的哥哥柯尔斯,可没想到侍女居然阳奉阴违,根本没有帮她传话,反而肆意讥讽。

    就算知道有什么不同,艾莉丝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气冲冲地来找西格莉。

    她知道,奥古拉多日理万机,顾不上这点芝麻绿豆的小事,而且她也轻易见不到他,所以才来找族长西格莉,毕竟光明神殿这类小事都归她管辖。

    可没想到,居然会在西格莉宫殿门口碰上这种事。

    西格莉的性情问题艾莉丝有所耳闻,看着勒克精致帅气的面容,就知道他的身份,可就是因为知道,才对勒克的质问指责更加生气。

    不过是个卑微的男侍,居然也能这么硬气地对她喊话?

    她艾莉丝再怎么样,现在也是奥古拉多之神名义上的女人吧?

    “圣女?”

    听到艾莉丝的话,勒克眼中出现了些许退缩。

    的确,奥古拉多之神的女人,不是他这个区区男侍能招惹的起的,不过圣女这种东西在西格莉手中就如何软柿子一般,随意揉捏。

    他不想招惹圣女,但不代表就惧怕。

    毕竟此次事情是面前这个所谓圣女先搞出来的,就算到了奥古拉多之神面前,也是他有道理,哪有圣女随意闯族长宫殿的?

    思及此,勒克不愿和艾莉丝多做纠缠,转身就要离开。

    而艾莉丝看到勒克的退让,眼中出现些许得意,伸出手臂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事如果放在以前,她一定不会做出这种有损身份的事,但在光明神殿这两天,她总觉得自己的地位大大下降,需要在这个男侍身上找到一些存在感。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勒克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可惜艾莉丝根本不将他放在眼中,听到他的话,反手一巴掌就打在了勒克的脸上,丝毫不手软,漂亮而深邃的脸上还挂着狰狞的笑。

    听到这响动,原本站在宫殿门口的侍从终于不再装木头了。

    “艾莉丝圣女,勒克是西格莉族长的人”

    一个侍从上前,挡在勒克面前,族长性情阴晴不定,他实在不能招惹。

    说出的话中满含深意,意图就是让艾莉丝不要太过分了。

    刚刚看着圣女和族长最宠爱的男侍撕扯,他们不想平白惹一身骚,所以就任由事态发展,但到了这个地步,不出手也不行了。

    和族长相比,一个血族圣女根本不够看的。

    更何况,听闻这血族圣女来到光明神殿后并没有得到神王大人的宠爱。

    不得宠的圣女在光明神殿就像是宫廷冷宫中的妃子一样,任由西格莉这个名义上的掌权者磋磨,这种事在光明神殿里发生的还少吗?

    “呵,西格莉族长的人又如何,我还是神王的女人呢!”

    艾莉丝冷嗤一声,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

    闻言,侍从面色一滞,古怪地看了艾莉丝一眼,本以为这个拥有光明体质的血族有多么厉害,没想到竟然是个如此蠢笨的货色。

    她难道不知道不得宠爱的圣女日子过得还不如普通侍女吗?

    更何况血族早已全部泯灭,真不知道她这种自信是从何而来。

    勒克挨了一巴掌,血族力气大,英俊的脸颊瞬间就肿了起来,稍稍触碰都有些发疼,这可把勒克气坏了!

    他们做男侍的,靠的就是一张脸。

    他在西格莉那里得宠,就是因为一张脸和温和的性格,依西格莉喜新厌旧的性子,他若养两天伤,恐怕西格莉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了,这还了得?!

    又听到侍从叫她“艾莉丝圣女”,勒克瞬间底气大涨!

    若说是别的受宠圣女,这口气他咽下就咽下了,艾莉丝圣女这个名字他还真听过,可惜,是个血族人,这种后台倒塌的血族圣女,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思及此,勒克一咬牙,推开面前的侍从,一巴掌又回打在艾莉丝脸上。

    “这一巴掌是还你的!”

    看着脸侧到一边的艾莉丝,勒克笑眯眯地说道。

    侍从们面面相觑,着实没想到一向脾气温和的勒克会做这样的事,不过他们可不能任由事态发展了,当即就有人离开去禀告给西格莉了。

    内殿中的郎翼清晰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嘴角抽了抽。

    勒克当男宠当久了,还真有向女人方面发展的迹象。

    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女人打打闹闹,郎翼只觉得头皮发麻,赶忙屏蔽了自己的感知躺回到床上,这种女人之间的小打小闹他可半分兴趣也没有。

    艾莉丝挨了一巴掌,气的眼珠通红,手中瞬间聚集能量要动手!

    勒克也不退,同样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模样。

    剩下的侍从只觉得脑仁发痛,在心中祈祷西格莉赶紧回来。

    或许是祈祷有用,一阵风掀起,伸展着羽翼的西格莉缓缓落在宫殿门口。

    当看到要动手的艾莉丝时,西格莉眸色一沉,随意一挥手,霎时,艾莉丝就如同破布娃娃般倒飞出去,摔在地上的时候吐出了一口血。

    “勒克,你没事吧?”

    看着艾莉丝凄惨的模样,西格莉冷笑一声。

    她转头看向勒克,语气柔和,还上下打量着勒克,当看到他脸上的巴掌印时,隐隐有了动怒的迹象,她的男人,她都还没舍得动一下!

    艾莉丝这个血族贱婢,真是不知所谓!

    想着,西格莉就又一挥手,一道无形的巴掌扇在了艾莉丝脸上。

    “族长,我没事”

    勒克笑着摇了摇头,眸子瞥向艾莉丝时,满是冷漠。

    他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这件事如果不是艾莉丝太过分,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局面,他已经可以预想到,落在西格莉手中的艾莉丝会如何悲催。

    “好了,回去好好养伤,这里就交给我吧”

    西格莉点了点头,轻声对勒克说道。

    勒克点头,转身离开了西格莉的宫殿。

    侍从似是知道西格莉有事要做,也纷纷退下。

    四周寂静下来,西格莉缓步来到艾莉丝面前,伸脚踩在后者的身上,脸上满是快意的笑,她虽然不爱奥古拉多,但却十分厌恶属于他的女人。

    像奥古拉多那样的人,就不应该被女人耽误!

    他是天使一族的神,理应被世人朝拜,可这些贱人,成日想拉着他沉沦。

    “我…我是圣…圣女,你…你会被惩…惩戒的!”

    艾莉丝胸腔剧痛,却还是瞪着一双眼,恶狠狠地看着西格莉。

    她本以为西格莉再怎么嚣张跋扈也会有所顾忌,却没想到,听完她的话后,她脚下的力道反而更大,还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圣女?艾莉丝,我当你是个聪明人,原来竟然这么愚蠢!”

    西格莉脸上神色似笑非笑,说出的话满含讥讽。

    闻言,艾莉丝愣住了,她不知该作何反应。

    “看你这傻乎乎的样子,我都觉得有些可怜,你恐怕还不知道吧?血族已久覆灭了,包括你的撒切尔家族,而动手的就是你名义上的男人,奥古拉多之神,怎么,很诧异吧?以你的身份,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得到他的宠爱了”

    西格莉啧啧有声,说出的话却如同一道惊雷劈在艾莉丝心上!

    听到西格莉的话,一切迷雾仿佛都在这一刻清晰了。

    为什么回到y国后,柯尔斯和族人会被留在光明神殿,而她在这里明明是圣女,却过着人人欺辱的生活,每个人看她时都是一副鄙夷不屑的模样…

    种种场景在脑海中回荡,艾莉丝只觉得心头一阵剧痛,喷出了一口血。

    “你…你胡说!”

    她大睁着眼睛,声音有些惊慌地厉喝道。

    说完,艾莉丝再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匆忙起身向外跑去。

    她要去找柯尔斯,她要去问问奥古拉多,怎么可能呢?

    若说光明神殿对血族其他家族动手了她还会相信,可对撒切尔家族动手,这完全不可能啊,她是圣女,她是他的圣女,怎么会这样?

    看着摇摇晃晃离开的艾莉丝,西格莉冷笑。

    既然这傻瓜自己找死,她自然也不会拦着。

    认真算起来,艾莉丝也算是血族余孽,容不得。

    提起“余孽”两个字,西格莉脑海中就忍不住浮现出博古勒家族覆灭那天,枯长老舍命带走的两个女人,可追捕的人却一直没找到人。

    “两只小蚂蚁,逃到了哪里呢?”

    西格莉皱着眉,口中念念有词地呢喃着。

    *

    且说离开了西格莉宫殿的艾莉丝,瞬移着前往了柯尔斯被留在光明神殿时的住处,她状若疯狂般推开阻拦她的侍从,飞奔进去。

    可惜,柯尔斯根本就不在屋内。

    这一刻,所有侥幸都化作乌有,她知道,西格莉所言属实。

    “家族…没有了?”

    坐在椅子上,艾莉丝喃喃自语,有些发怔。

    她这一生,最大的荣耀除了成为光明神殿的圣女,就是出生自撒切尔家族,且天赋超强,是最受宠的公主,家族是她所有的依仗。

    可如今,依仗一夕之间倒塌,艾莉丝有些回不过神来。

    过了好半天,她才像是回过神来。

    “不行!我不能再做这些蠢事!家族覆灭,但我不能死!”

    艾莉丝猛地站起身来,瞳孔一缩,自我催眠般说道。

    她放置在桌上的手紧了松,松了紧,最后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

    这边艾莉丝总算清醒过来,那边,一直被她寻找的柯尔斯在什么地方呢?

    原来,那日被留在光明神殿后,柯尔斯和诸多下属就被压到了地牢中,瞬间从高高在上的撒切尔家族少主,沦为了阶下囚!

    哪怕以柯尔斯的心智,都有些懵。

    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光明神殿会对撒切尔家族发难,毕竟艾莉丝的圣女身份并非摆设,两者已经算是有了姻亲关系,可怎么就突然翻脸了呢?

    不解的柯尔斯在被压到地牢时,终于明白了一切。

    原因是他碰到了安德烈亲王,路易斯亲王以及自己的父亲布莱克亲王,看着凄凄惨惨的三大亲王,柯尔斯瞳孔一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看样子,狼子野心的光明神殿终究还是乘着血参出世对血族动手了。

    “你们…父亲…”

    看着三个亲王,尤其自己的父亲,已经老去的布莱克亲王,柯尔斯声音有些沙哑,谁能想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亲王们会面临如此悲惨的一天?

    老去的布莱克亲王早就昏迷过去,看样子,恐怕熬不了多久了。

    路易斯亲王疲惫地抬起头,看着同样被锁住的柯尔斯,苦笑一声。

    看来,那些曾经去到莱亚雨林的血族们也都被拿下了。

    “柯尔斯,柯尔斯!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儿子,雷赫?!”

    倏然,路易斯亲王眸子一睁,神情激动地问道。

    他现在已经没了希望,只盼望雷赫不要回来,能够逃脱出去,只要离开光明神殿的魔抓,就可以安稳成长,终有一日会拥有强大的力量,为博古勒家族报仇雪恨,血族如今也只剩下这么一根独苗了。

    “雷赫和始祖待在一起,应该没事”

    柯尔斯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回了路易斯亲王一句。

    若早知道回到y国会面临这样一番境地,他就留在莱亚雨林了。

    “没错,没错啊!我们还有始祖!我们血族还拥有始祖!还有翻盘的可能!有始祖在,我们一定不会有事,哈哈哈!”

    一直沉默的安德烈亲王突然癫狂地大笑起来。

    他神情振奋,被捕后的绝望通通化作希望。

    他们血族还有始祖,怎么可能就此衰败呢?

    闻言,周围地牢中所有被困住的血族们都精神振奋了一些,原本萎靡的气息都强了不少,心中也多了生的希望。

    柯尔斯回想起和叶蓁关系极好的雷赫,心头微动。

    血族出了这么大的事,以叶蓁的性情应该不会插手,但她又和雷赫关系极好,也不知她到底会不会帮忙,若是有她帮忙,血族怕是还有机会吧?

    想到叶蓁身边那个容颜绝美的男人,柯尔斯虽然有些酸,但不得不承认,那男人不仅长得美,实力也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

    在他看来,那男人周身浩瀚的气息比起奥古拉多还要强上许多!

    只是不知,叶蓁他们到哪儿了?是否已经知道了血族的变故?

    *

    被柯尔斯念叨的叶蓁已经带着莱格,雷赫和依拉尔回到了戈壁滩。

    依旧是沙尘遍地,一眼望去广阔无边的大漠戈壁。

    “哦哦哦!我回来了!依拉尔终于回来了!”

    年纪尚小的依拉尔早就忘记了当初沉重的气氛,看着熟悉的戈壁滩,欢喜极了,打开车窗大喊大叫着,声音中的喜色丝毫掩饰不住。

    她这个样子倒是干扰了雷赫,叫他也精神了许多。

    看着茫茫无际的戈壁大漠,心头都轻松了几分。

    “先回塔特村问问村里人克鲁斯的消息”

    叶蓁转头看了看依拉尔,说道。

    当初只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克鲁斯,倒是没想到他一直不曾联系她。

    “哥哥?”

    听到克鲁斯的名字,依拉尔高兴极了,重重地点了点头。

    车子疾驰,叶蓁来过一次,自然熟悉很多,中途没有半点停顿。

    “哎呀,是伯伯们!”

    开着车窗的依拉尔突然大喊一声,眼神亲昵。

    不远处在戈壁滩工作的石农就是塔特村的人,依拉尔年纪小,已经忘记了当初被驱赶时的委屈,许久未见熟人,这一看到,心情都像是要飞起来。

    叶蓁颔首,刚刚停下车,眸子就一凛!

    她跳下车,很快就察觉到地面的震颤和抖动。

    “神妃,不对劲!地底下有东西!”

    莱格来到叶蓁身边,面色严肃地说道。

    雷赫也将依拉尔护在怀中,眼神警惕地盯着四周。

    他们几人还算是冷静,但另一边的石农们却炸开了锅!

    “快跑啊!毒虫来了!毒虫来了!”

    “完了,我们今天要死了!”

    “天啊上帝,救救我们吧!”

    “……”

    每个人脸上都是绝望,跑得飞快,恨不得爹娘多给自己生出两条腿。

    就在这时,石农们身后的戈壁上突然一阵剧烈颤抖,土地裂开一道缝,一条粗壮而庞大,如牛肠般蠕动的巨物出现在视线之中!

    它只露出半截,另外半截还埋在地底。

    蠕虫呈现红色,身上有暗斑,半截身上还有犄角,最顶端是穗状,蠕动着一个森白的大口,口中有密密麻麻的利齿,黏稠的涎水喷发,竟然具有强烈的腐蚀性,让坚硬的石头嘶嘶作响,而巨型蠕虫眼睛的部位还有电流掠过。

    ------题外话------

    国庆节快乐,小可爱们,不要吝啬地评论吧!爱我的小可爱,希望你们可以投给我征文票,爱你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