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三章 捡漏的叶蓁,千藤兰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木屋客房。

    盘膝而坐的叶蓁缓缓睁开眼眸,对于水婉的往事她并不惋惜。

    那名为水忆劉的魔族真的爱水婉吗?不见得。

    虽然她不懂,但一份爱难道不是两个人的至死不渝吗?

    将念头抛去,叶蓁取出水婉给的水月之境面具,在手中翻来覆去地查看,但面具却并没有什么变化,叶蓁静静看着。

    须臾,她将手中的面具贴在了脸上!

    面具面具,自然是要戴在脸上使用,果然,异变突起!

    叶蓁只觉自己的脸似是被一双手揉捏着,不痛,反而带着轻柔的舒适感。

    过了许久,脸上终于没了动静,只剩淡淡的凉意,叶蓁轻轻招手,远处的铜镜便飞到了她的手中,眼眸微抬,看向镜面,点点诧异浮现于清冽的眸。

    镜中的女子面容艳丽,凤眸微挑带着微凉之意,高挺的鼻梁为她添上了一丝英气,薄薄的唇瓣紧抿,颜色并不鲜亮,与先前的容颜相比,除却那双静如琉璃的美眸,其它千差万别,连性情都宛如变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若说叶蓁原本的容颜是清美绝伦,那么现在的容貌却只能算得上是艳丽。

    手指在脸颊边缘轻轻一撕,玉质的面具就掉了下来。

    当再次覆到脸上时,容貌又发生了变化。

    不再是刚刚的艳丽,而是风尘,依旧是不变的眸子,却成了小巧精致的鼻,红唇微启浅薄的弧度,巴掌大的瓜子脸上满是妩媚之气,活脱脱勾栏院中的头牌。

    叶蓁取下面具,朱唇微勾。

    因她容色美貌的缘故,易容出的样子都很漂亮。

    有了水月之境在,千百张面孔都可变换,日后一定会给她解决诸多麻烦。

    面具入手似水,贴在面上又如镜中花,既为珍宝,水月之镜名副其实。

    直到晚饭时,叶蓁才出了房间。

    水婉正抱着小血参坐在木屋前的摇椅上,而后者手中握着一个奇形怪状的果子啃着,那一幕母女亲昵的画面叫叶蓁微微一怔。

    清风拂过,掀起凉意。

    “漂…漂亮姐…姐姐…”

    血参趴在水婉肩头,见到恢复面容的叶蓁时,眼睛一亮,轻唤出声。

    昏暗的天色下,少女身着一袭黑色长裙,裙裾上以银线勾勒着紫荆花,她的表情淡淡的,肤色冰肌玉骨,周身暗香缭绕,容颜美丽绝伦,气质却云淡风轻!

    灵族内穿暖花开,气息柔和,叶蓁也换上了夏装。

    这是血参第一次见到叶蓁的真容,小孩子的心里念头表露无遗。

    “娘亲!姐姐漂亮,和娘亲一样!”

    血参扯了扯水婉的衣袖,声音童稚却满含认真,一句话竟罕见得没有结巴。

    在血参心中,水婉虽然不是生养它的人,在她心中却永远是最美好的。

    水婉笑了笑不说话,她的容貌与叶蓁相比,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姐姐,晚上,吃?”

    血参跳下水婉膝头,来到叶蓁面前,眼睛亮晶晶的,十分期待的模样。

    “血儿,娘亲身子已经好很多了,可以给你做好吃的,你想吃什么?”

    水婉歉意地对叶蓁笑了笑,人知感恩方为人,尽管她实力比叶蓁强了许多,却不会用长辈的名头拿乔,毕竟她此刻能活着全依靠了她。

    况且这姑娘性情凉薄,她实在不想再麻烦叶蓁。

    出乎水婉意料,叶蓁转头望了望花海外翠竹林,声音清淡道:

    “吃竹筒饭”

    说完,不再理会水婉和血参,向着翠竹林走去。

    其实她现在已经可以离开了,但不知为何,她总是想起在灵蒲山上遇到的水潭,以及血参催促警惕望着她的模样,她有种预感,那里的东西对她有用!

    不过看血参的样子就知道,不可能轻易得到。

    她要抓紧时间了,没办法再徐徐图之了。

    这地方灵气浓郁,辅助灵食会有极好的效果,不仅对水婉的身体有效,也可让她的实力更加精进,而且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她对食物也十分挑剔。

    修者和异能者食量都很大,所以叶蓁挑选的都是些粗壮的竹节。

    ——“咻!”

    就在她以指风切割翠竹时,一道细小却凌厉的破风声响起,似羽箭射出的声音,眼眸微垂,如玉的掌心便汇聚了雷电,噼里啪啦的声响叫人听着头皮发麻。

    那直射而来的东西并非羽箭,而是绿色的长蛇。

    长蛇足有两米,蛇身绿意浓浓没有瑕疵,它是一阶妖兽翠竹青蛇,只生活在竹林中,此蛇非蛋生,十分奇特,肉质鲜嫩如同幼兽,且血液还有祛寒功效。

    找够了竹节,提着翠竹青蛇向木屋走去。

    血参见那长蛇十分欢喜,赶忙上前帮忙洗涮竹节,就连水婉都没闲着,接过翠竹青蛇到屋后收拾去了,倒是都没有对吃蛇肉产生排斥。

    而叶蓁则拿出锅碗瓢盆,准备灵米和种种食材。

    三人各自分工,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待血参洗好竹节,叶蓁便用匕首将竹节劈成两半,再把事先淘好的灵米放置进去,加上些桃花瓣、翠竹青蛇的肉、各种香料等等,将竹节合拢,以金丝栓紧。

    当火堆中散发出阵阵竹香、米香、肉香时,血参流着口水抽了抽鼻子。

    水婉也站在不远处望着叶蓁,眼前这姑娘当真神秘,年纪不大本事却不小,做出来的吃食不仅色香味俱全,其中还蕴含着浓郁的属性之力。

    实力是奇异人士终其一生追求的东西,以叶蓁的本事,足以被隐世宗门求回去奉为长老,有时候“享受”也是人生的一种历程。

    “血儿,去把地窖中的竹酿拿出来”

    水婉摸摸血参的脑袋,轻声开口道。

    “好!”

    血参闻言眼睛一亮,竹酿似酒非酒,甘涩爽口,非常好喝。

    叶蓁手持玉杯,里面有着淡青色的液体,粘稠醇厚,与葡萄酒有些相似,只是这竹酿并不醉人,且清香怡人,可提神,倒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血参吃着手中的竹筒饭,满足的小脸叫水婉笑出了声。

    就在此时,一道灰扑扑的光芒闪过,桌上摆放的竹筒饭全都不见了踪影,就连依依面前吃剩一半的都消失了,叶蓁喝着玉杯中的竹酿,没有在意。

    水婉微微一愣,旋即笑着摇了摇头:

    “澜天前辈,出来吧”

    话落,不远处的竹林传来簌簌声,转眼,一个的老妪出现在木屋前。

    “这灵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哈哈哈!”

    老妪苍老却不显浑浊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去看水婉,而是目光放在了叶蓁身上,她将竹筒饭通通塞进嘴里,笑的一脸疯癫。

    叶蓁看过去,神色未变。

    看水婉的模样,眼前这老妪应该和她是同族之中。

    果然,水婉接下来的话,应证了她的猜测。

    “叶蓁,这是灵澜天,我族前辈,只可惜在突破十二品时伤及恼域经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如今精神失常,总是做些疯疯癫癫的事,你莫要见怪”

    水婉看向灵澜天时,声音有些怜悯和哀伤。

    灵族中人已经全部离开了,偌大的圣器中只剩下她和灵澜天。

    叶蓁摇了摇头,转头又去品尝竹酿。

    “婉丫头,这小丫头是我们灵族的人?”

    灵澜天见叶蓁不说话,有些无趣地撇撇嘴,转头看向水婉时,声音满含期待地问道,花白的头发抖来抖去,丝毫不在意自己衣衫褴褛的样子。

    水婉闻言笑了笑,眼前的灵澜天辈分很大,甚至她的父亲,灵族早亡的族长都要恭恭敬敬地唤她一声“叔伯”。

    灵澜天的年纪年龄到现在都是个迷,小辈中鲜少有人知道她,但不可置疑的是,这位灵族前辈实力很强,是灵族如今仅存的太上长老。

    纵然灵族早已凋零,但也无法否认她的身份。

    只是灵澜天走火入魔精神错乱,长年潦倒脾气愈发古怪了。

    “澜天前辈,婉儿的旧疾能痊愈可多亏了她呢”

    水婉并没有直白地说清叶蓁的身份,反而转换了话题。

    说话间她抱过眨着一双大眼的血参,叫灵澜天落座。

    “哈哈哈,能耐不小,不小啊!我灵族振兴有望!”

    灵澜天伸出干枯而油腻的手,摸了摸血参的小脸,笑眯眯地说道,后者鼓着脸颊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嘴上还嘟嘟囔囔着。

    灵澜天哈哈大笑着,转眼就消失在花海之中。

    水婉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叶蓁。

    “叶姑娘,既然我的伤势已经没有问题了,那你也可以离开灵族,而我也要启程去魔地了,血儿莽撞将你掳来,我在这里和你道歉,这是灵族族印,你可要凭借这个来找我,只要有可以帮忙的地方,我水婉绝不会拒绝!”

    水婉声音十分柔和,说话间,将一枚金光闪闪的印记递给叶蓁。

    闻言,叶蓁眸子闪了闪。

    “水婉前辈可知和魔族勾结的怪物是什么东西?”

    她没有说离开的事,而是反问一句。

    “嗯?”

    水婉微愣,有些跟不上叶蓁跳脱的思维。

    “你知道这个世界即将面临灾难,那你就必然知道纪元之争,和魔族勾结的怪物被称为域外妖魔,它们力气奇大,修为最高的是魔神,绝非华夏十二品修者能及,可惜,它们却早已把这个世界视为囊中之物…”

    叶蓁声音很轻,很淡,却带着一种莫名的肃穆。

    水婉的面色瞬间惨白一片,眼珠子都有些抖动。

    “你,你的意思是,魔族和域外妖魔勾结,意图里应外合和一同吞并这个世界?人族将彻底沦为妖魔肆意残杀的玩物?”

    说着说着,水婉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魔族就彻底站在了人族的对立面!

    而她的女儿,沾染着魔族血脉,也将被视为反叛者!

    “你可知道伏羲一脉?”

    叶蓁看着水婉惊惧难看的面容,又问。

    “天水伏羲一脉?”

    水婉抬头,声音有些茫然。

    “没错,伏羲一脉脉主风幽姬就和域外妖魔勾结,建立盘旋轮,妄图让妖魔大军在纪元之争来临前就在这片大陆占据一席之地”

    叶蓁黛眉紧蹙,域外妖魔贼心不死,这些事情总是一件接着一件。

    “这…这该怎么办?!”

    水婉声音都有些抖,她还没有带出自己的女儿,纪元之争的可怕在古籍史书上都有记载,这个世界虽然从不曾被外族侵略,但也能相信域外妖魔的残暴不仁。

    “走一步算一步”

    叶蓁摇了摇头,对于域外妖魔,她还真没想到什么完美的解决方案,域外妖魔给自己安排的退路太多,少了卢玉和风幽姬,竟然又多了一个魔族。

    气氛一时沉默下来,就连小血参都紧绷着小脸。

    “叶姑娘,天色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水婉收敛了情绪,脸上笑容有些勉强。

    她需要好好想想这件事,必须要在魔族没有动手前救出女儿。

    闻言,叶蓁起身,漆黑如墨玉的眸子平静无波。

    “水前辈,我要到灵蒲山寻处修炼之地,再多打扰一日可行?”

    叶蓁声色微淡,好似水婉能不能答应对她来说都没有大碍一般。

    水婉听到这话也不意外,修者多数时日都是在修炼中度过的,枯燥而乏味,灵蒲山她虽然还没去过,但也知道其中灵气浓郁,是修炼的好地方。

    “好,去吧,我的身体还需要七日才能彻底康复,你可要多待几日”

    水婉笑着点了点头,这点小请求她没有拒绝的道理。

    叶蓁看了看水婉怀中脸色有些不好的血参,墨瞳微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回到木屋,过了许久叶蓁才身形一闪,在夜色中快速向着灵蒲山方向而去。

    *

    夜幕中的灵蒲山似乎更美,粉色的桃花在月中浸染了暗色,妖艳非常,大山中偶有几声清脆的虫鸣,为危机四伏的夜晚蒙上了轻松和写意。

    叶蓁有目的性地来到一棵树前,仰头看了看,心中微松。

    这是隐果树,隐果树特如其名般,服用果子可以隐匿身形半个时辰,却也只是身形而已,这对高阶修士来说根本就是笑话。

    她自然也不是为了隐身,而是为了与隐果树伴生的灵虫。

    当初她在文庄拍卖行拍到的金隅柚叶,她一直不曾用到,如今就有了好处。

    灵虫配以金隅柚叶,可以炼制出最高等级的匿息丹,先前在拍卖会她已经买下了金隅柚叶,只要再找到灵虫,那么她就可以让莫娴炼制出匿息丹,从而改变自己周身气息,这样一来,配合水月之境,她将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

    夜色愈浓,一直屏息盘坐的叶蓁睁开了眼瞳。

    只见乳白的隐果树上慢慢爬出了两只带着金色甲壳的虫子,它们只有成人拇指大小,金色的身影散发着淡淡的气味,细长的触须插在果子里,在吸食着隐果中的能量。

    灵虫反应迟钝,只生活在隐果树周边,并不具备杀伤力。

    叶蓁直接将隐果树的根部刨出,然后放进了葫芦空间。

    收获了灵虫,叶蓁想了想,又一阵风般向着水潭而去,若在离开之前不看看水潭中到底有什么,她也没办法安心离开,总觉得那东西对她而言颇为重要。

    很快,叶蓁就来到了采药时路过的水潭。

    灵蒲山中水源极少,这处水潭算是为数不多的一个,潭水清澈见底,触摸时有淡淡的凉意,周围草木相比别处更加茂密翠绿。

    叶蓁眸色渐深,手持海啸石,轻轻一跃就进入水潭。

    这方水潭很大,一眼几乎望不到边。

    她的身影消失在水潭边,独有一阵阵被荡开的波纹。

    水潭底都是沙土,偶尔有几只小螃蟹爬过,叶蓁被海啸石包裹,并没有惊扰到任何鱼类,身姿轻盈地游过,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达到彼岸。

    这处水潭被围绕在两座凸起的大山间,十分隐蔽。

    叶蓁破水而出,轻飘飘地落在岸边。

    霎时,一股生灵之气从脚底板直冲而起,这股气息让人感到清明之意。

    叶蓁眸子闪了闪,看来她所料没错,这里的确有古怪。

    走过四周茂盛至极的草木,一个半人高,由荆棘组合成的大茧引入眼帘,生灵之气正是从其中传出来的。

    夜色中,大茧里有幽蓝色的光芒透过荆棘缝隙散了出来。

    叶蓁抿唇,手腕一转,取出匕首。

    就在她准备割开荆棘看看其中东西时,一条血色藤蔓直逼她手腕而来,并没有杀气,只是想打掉她手中的匕首而已。

    叶蓁眸子微眯,身形一动就闪开了攻势。

    只是片刻,身形娇小的血参就飞掠而来。

    她展开双臂遮挡着荆棘茧,精致的小脸上满是警惕,看向叶蓁时也没有了白天的温和依赖,瞳色冷若寒冰,好像下一刻就会动手一般。

    “不,不动!”

    她张了张嘴,结结巴巴地吐出了两个字。

    “我只是想看里面是什么”

    叶蓁神色清淡,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尴尬。

    “我的!”

    血参鼓着脸颊,一副颇为生气的样子。

    “写你的名字了?”

    听到血参的话,叶蓁轻笑,她长腿微动,向前一步,声音中满是戏谑。

    这灵族圣器乃是水婉的东西,灵蒲山自然也是,而其中生长的东西就算勉强,也只能算是水婉的,怎么能说是血参的,这个道理倒是有趣。

    闻言,血参一愣,脸上出现些许犹豫之色。

    它能听懂叶蓁的话,也就是因为能听到,才觉得这东西或许不是自己的。

    “我只是瞧瞧”

    叶蓁蹲下身,盯着血参的眸子,轻声道。

    闻言,血参又犹豫了好半晌,才缓缓让开,决定叫叶蓁看一看。

    许是听从了血参的意思,围绕着的荆棘大茧缓缓散开,可惜,在即将露出其中的东西时,灵蒲山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颤动,仿佛要塌方了一般。

    小血参眸子大睁,它也不清楚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倏然,叶蓁察觉到这片天地的排斥感!

    她垂眸看向血参,果然也看到它的身形若隐若现,几欲消散。

    叶蓁瞳孔一缩,直接伸手将荆棘大茧和血参都收入葫芦空间中,只不过一瞬间,她的身影就缓缓消失在灵蒲山。

    当叶蓁再次站稳时,已经来到了真正的莱亚雨林腹地。

    周围空气非常湿润,到处是高大的古树和藤本植物。

    她抬眸扫视,精神力明显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消失了。

    叶蓁蹙眉,看样子水婉那里出了什么事,直接带着灵族圣器离开了莱亚雨林,她和血参都属于外来生灵,直接被排斥了。

    来不及多想,叶蓁一转身就要进葫芦空间,却发现她进不去了!

    霎时,叶蓁呆怔在原地。

    空间排斥她这个主人,唯一遇到的问题就是又有十二仙灵进入其中了。

    距离上一次找到情怨花根本没过多久,她着实没想到会在莱亚雨林腹地碰上另外一株十二仙灵,这样的机缘实在叫她有些茫茫然。

    待回过神来,叶蓁才仔细回想。

    她刚刚收入空间的就只有荆棘大茧和血参,后者肯定不是十二仙灵,那就说明荆棘大茧中的东西是一株十二仙灵,更是她费尽千辛想要找到的东西!

    沉思了半晌,叶蓁倏然抬起眸子,有些惊喜地吐出三个字:

    “千藤兰!”

    联想血参的变化,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千藤兰。

    在十二仙灵中,只有千藤兰的作用是断肢重生!

    毕竟血参从千年模样转化成万年,体型变大了许多,再加上它仅仅一晚就重新长出来的臂膀,恐怕也唯有千藤兰有这样的能力了。

    得到了一株十二仙灵,叶蓁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

    在饕餮大陆时,她连一株十二仙灵都不曾见过,只在古籍上认识过它们,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后,会接二连三找到象征永生的仙灵,机缘的确深厚。

    照这个速度下去,恐怕很快就能集齐十二仙灵,成就永生!

    想了想,叶蓁就在周围设置下屏障,精神力传音给莱格,原地等待。

    水婉已经离开了,她也要尽快离开这里了。

    农樱和郎翼都等着她去救,至于血参,待葫芦空间打开,她会亲自送它回来,既然已经得到了一部分,她就没想再觊觎血参。

    刚刚只是怕出现什么变故才顺手把血参带入空间,并非故意而为之。

    血参成长至万年实属不易,或许留在雨林中才是对它才是最好的。

    *

    雨林某处。

    莱格正落在古木枝干上闭目养神,不知过了多久,他倏然睁开绿色的眸子,眼中颇有些喜色,轻轻一跃就欲循着精神力波动而去。

    “莱格?”

    一道狐疑的声音响起,让莱格脊背微僵。

    他怎么忘了,devil也在他旁边。

    早先叶蓁精神力传音过来,让他不要寻找,血参掳走她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此刻她碰上了一些事,解决后就会回来。

    听到这条传音,他自然就没再焦虑地寻找。

    devil也听从了他的话,乖乖待在原地,没有再动。

    两人在此处已经待了两天,至于那些浩浩荡荡的血族,早已四散而去,不知去向,此刻的雨林中恐怕就只剩下黛米王后一行人和奥古拉多一行人了。

    莱格所猜不假,毕竟安德烈和路易斯都是家族之王,不能长久离族。

    再加上寻找几天都不见血参下落,心情焦虑之下就纷纷离开了雨林,这一次的行动,虽然没能找到血参,但能平安回去也算是一种幸运。

    只是他们想不到,回去后会面对那般炼狱般的景象。

    “神妃传信了,你和我一起过去吧”

    莱格并没有瞒着始祖,后者也曾拼命寻找过叶蓁,他虽然不喜始祖那般喜欢自家神妃,但又不能代表叶蓁进行感谢,而且他并不觉得始祖能和司缪相比。

    闻言,始祖面色一喜,重重点了点头。

    虽然听了莱格的话,知道叶蓁不会有事,但没有亲眼见到她,始终还是心情不安,好在她传信来了,否则他怕是会不听莱格的话,掀翻整个雨林。

    两人急速向着叶蓁所在的地方而去,不过一个小时,就看到了正盘膝坐在古木下的叶蓁,她周身萦绕着淡淡的雷光,气息肃穆而冰冷。

    “神妃!”

    “叶蓁!”

    莱格和始祖看到叶蓁,异口同声地大喊一声。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神色皆不相同。

    莱格是警惕的,始祖则是坚强不息的,格外有趣。

    听到呼喊声,叶蓁睁开眸子,纤手一挥,就散去了周围的雷光。

    有了雷系灵根后,在周身护持结界时可以直接使用雷系术法,不仅节省了很多灵气,效果也大大提升,毕竟没有生物是不惧雷光的。

    “咦?神妃,你实力精进了?雷灵根?!”

    靠近叶蓁,莱格瞬间诧异地大叫出声。

    不是他小题大怪,而是他清楚叶蓁这具身体本是资质最差的五灵根,可如今突然冒出一个雷灵根,这样的情况他数百年间从未见过,怎能不惊?

    “你没事吧?”

    没等叶蓁回答,始祖眸子中满是关怀地看向她,轻声问道。

    如果不是知道叶蓁不喜外人触碰,恐怕早就上手去检查了。

    闻言,叶蓁转眸看向始祖,颔首。

    “我没事,倒是你们,怎么搞得这般狼狈?”

    叶蓁轻笑,刚刚得到一株十二仙灵,心情极好,也就不吝啬几个笑容,在看到莱格和始祖脏兮兮的衣物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莱格和始祖都是十分注重形象的人,哪里见过他们这般模样?

    “呵呵…”

    听到她的话,莱格和始祖纷纷垂眸,当看到自己的样子时,忍不住讪笑两声。

    “不说这个了,你被血参掳走,它竟然没有伤你,这有些不合常理了”

    始祖上下打量了叶蓁一眼,衣物干净,精气神都很好,连实力都有所精进,这个样子可不像是被敌人掳走的俘虏待遇,反而像是享受了几天似的。

    “是啊神妃,你看上去倒是很精神”

    莱格也认同地点了点头,叶蓁这个样子一看就是没有吃苦。

    “血参和一个人族居住,只是顺手救了那人的性命,倒是省了不少力气”

    叶蓁想了想,一语带过了水婉的事。

    十二仙灵的事她不可能告诉始祖,至于魔族和域外妖魔勾结的事,她还没想好要怎么说,至于血参被她收到葫芦空间的事就更是无从说起了。

    “那现在呢?”

    莱格若有所思地瞥了始祖一眼,岔开了话题。

    “走吧,农樱的病也拖了很久了,还有郎翼…”

    叶蓁没有犹豫,声音微凉地说道。

    “你不能去光明神殿做圣女”

    始祖眉头皱得很深,脸色颇有些难看。

    他从巫师记忆中得知了后者给她出的馊主意,亦是了解光明神殿圣女的职责,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成为最大仇敌的圣女,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叶蓁抿唇不语,她很感激始祖三番两次的帮助,但不会为了他的话改变自己的决定,别说他没这个能力,即便司缪,都不能随意改变她的初衷。

    郎翼她必须要救,而且只能采取迂回路线。

    莱格的确可以直白地和奥古拉多要人,但依后者的品性,必然会提出要求,而这个要求不出意外,就是让莱格和他一起斩杀了始祖。

    这事若放在以前,她会眼睛都不眨的同意,可惜,始祖多次帮助她,作为一个人族,哪怕性情凉薄,都做不出忘恩负义之事。

    “我有自己的打算”

    叶蓁抬眸,语气冰凉地对始祖说道。

    话落,她就向着雨林外飞掠而去。

    莱格看了始祖一眼,转身跟上。

    始祖皱着眉,最终只能轻叹一口气,不再多言。

    路途中,叶蓁又用到了丑化符箓,为了预防突然碰到奥古拉多。

    有些事,不能去想,否则很轻易会变成现实,这不,前方古木下相互依偎的男女,可不就是光明神殿的奥古拉多之神和撒切尔家族的艾莉丝吗?

    而两人不远处,则聚集着撒切尔家族的大部队。

    叶蓁眸子微动,随意压下自己周身的气息。

    她现在这个样子颇为丑陋,只要气息不再突出,艾莉丝不会过多关注她。

    只是没想到奥古拉多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刚刚得到伊娃,又在雨林中和艾莉丝掺和到了一起,看着不远处泫然欲泣的伊娃,叶蓁只当是看热闹了。

    也只有奥古拉多才能降服复杂的女人关系,放在一般人身上,不死也要半残。

    “莱格兄?司秦找到了?”

    奥古拉多看到莱格时,眼神微亮,亲切地唤了一声。

    至于莱格身边的始祖,则被他选择性地忽视了,他多想在这个时候对devil下手,可这几日莱格一直和他在一起,就怕前者帮忙,反而让他吃一个闷亏。

    “嗯”

    莱格轻飘飘地发出一个鼻音,没有什么热情可言。

    奥古拉多热脸贴了一个冷屁股,脸色有些难看,但这些难看也仅是转瞬即逝。

    “司秦,你没受伤吧?”

    奥古拉多转眸看向叶蓁,知道她才是真正能影响和命令到莱格的人。

    “我当然没受伤了,就是你,怎么还没走?”

    叶蓁咧开嘴对着奥古拉多笑了笑,声音极为粗糙。

    站在奥古拉多身边的艾莉丝原本还好奇这司秦是何许人也,但听到这声音,看到那颇为魔性的胎记脸,很快就转过眼去不想再看。

    就这样的女人,完全对她构不成威胁。

    柯尔斯坐在不远处,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果子。

    他不想待在莱亚雨林,可又不能不管艾莉丝这个妹妹,所以只能舍命陪着,可血族中人陆陆续续都走了,只剩下他们撒切尔家族和博古勒家族几个愣头青。

    万年血参一旦发怒,他们这些实力并不算强的血族都只是它的盘中餐。

    当柯尔斯听到叶蓁粗糙的声音时,把玩果子的手顿了顿。

    他若有所思地回眸,就看到一抹纤细的背影,而这个背影有些似曾相识。

    脑海中浮现的身影让柯尔斯手中的果子瞬间掉在地上,他不由自主地起身向着叶蓁走了过去,步调都有些古怪,让撒切尔家族的众人面面相觑。

    叶蓁背对着他,莱格却一眼就看到了神色有异的柯尔斯。

    “干什么!”

    莱格向前一步,挡在了叶蓁身前,声音极端冷漠。

    柯尔斯这个傻乎乎的样子,不难让他想到什么,故而态度十分恶劣。

    似是被莱格的声音震醒,柯尔斯脸上神色恢复过来,意味深长地看了叶蓁一眼,转头看向奥古拉多,声音满含苦恼地说道:

    “神,我们是不是也该离开了?这里太危险了,我带来的人死了一多半!”

    柯尔斯摊开手,语气苦涩地说道。

    他的话引起了周围撒切尔家族人的共鸣,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而这样一闹,他刚刚的异样成功被掩饰过去。

    叶蓁抿唇不语,她察觉到刚刚柯尔斯的目光,却不知他为何没有戳穿她。

    “既然司秦已经找到了,那就走吧”

    奥古拉多眸子微闪,笑着说道。

    他希望给叶蓁留下一些好印象,从而说服她让莱格相助,斩杀了devil,y国现在的情形他已经知道了,等devil回去,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血族中人死了大半,要想恢复昔日荣光,即便百年时光都不够用。

    他会下令铲除诸多血族家族,也是不希望devil获得任何助力。

    “我们不同路”

    叶蓁知道奥古拉多的意思,缓缓摇头拒绝。

    她已经让始祖传信给黛米王后和雷赫,回程的路上会先送依拉尔回戈壁滩。

    “没关系,我在光明神殿等着你”

    听到叶蓁的话,奥古拉多神色一滞,旋即笑着说道。

    话落,他没有再作停留,带着一行人离开了。

    转身时,柯尔斯对着叶蓁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

    “装模作样,也为难他这么能忍耐了”

    看着奥古拉多的背影,始祖冷嗤一声,讥讽道。

    他同样痛恨着奥古拉多,所以能清晰察觉到方才他一刹那间爆发出的浓郁恶意和杀伐,他相信,如果不是因为叶蓁和莱格,他早就对他动手了。

    “好了,我们也继续走吧,黛米王后和雷赫应该在出口处等着我们”

    叶蓁没有在意柯尔斯的视线,淡声说道。

    “好”

    始祖点了点头,在前面带路。

    他是血族始祖,自然能凭借气息找到黛米和雷赫的下落。

    “devil,你和奥古拉多到底有什么仇怨?”

    赶路时,莱格不禁好奇地问了一句。

    这段时间,他也算是对奥古拉多和devil有所了解,这两人都不是善茬,前者笑面虎,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但骨子里太过黑暗,至于后者,性情邪肆冷漠,对任何东西都一副玩味的态度,性子里颇为冷酷。

    这两个人应该没什么牵扯才对,怎么会有如此深仇大恨?

    “仇怨?呵呵,夺母之仇,杀姐之恨,每一种都足以让我们不死不休”

    始祖挑眉,语气悠然而淡漠地说道。

    他的话极为平静,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莱格微诧,旋即就不再多问。

    这样大的仇,外人没办法多管。

    叶蓁眯了眯眸子,没有说话,而是自顾自地继续走。

    始祖和奥古拉多之间的仇恨,她和莱格都不会管,她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没有闲情逸致插手别人的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