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章 神秘的精神力异能者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唔…”

    叶蓁撩开藤蔓交织的帘子,霎时,眼前一亮。

    藤蔓帘子之后就宛如一个新的世界,到处是繁花绿树,植物顶端都有着璀璨的光点,偶尔入目的小动物都颇为奇异,并没有普通动物的模样。

    有飞旋着光盘的虫子,色彩斑斓的牦牛,还有璀璨光亮的河流…

    这一切都和华夏所知的背道而驰,也不像莱亚雨林中所拥有的。

    “走!走!”

    血参轻车熟路地走在前面,偶尔挥舞枝叶,让叶蓁跟上。

    “好”

    叶蓁颔首,身姿轻盈地跟了上去。

    很快,就有淡淡的芳香飘了过来。

    叶蓁挑眉,看着不远处的花海,眉眼间尽是放松。

    这处隐蔽的山谷内生长着一种浅绿色的花朵,花瓣层层叠叠宛如舞女的裙摆,花蕊则是淡淡的黄色,其味道颇为馨香淡雅,和血参一模一样。

    “原来如此”

    叶蓁了然地呢喃了一句。

    血参这种东西分明是长在土壤中的,怎么可能带着清香,原来源头是此处。

    淡绿色的花朵不知是何品种,血参应该是长久住在此地才沾染了它的味道。

    花海中有一条小道,血参正匆匆忙忙地奔跑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等待它归巢一般,叶蓁眯了眯眸子,想必血参出现异样的理由很快就要找到了。

    辽远,叶蓁就被花海中的木屋吸引了目光。

    她精神猛然紧绷,因为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精神力探测!

    叶蓁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她实在没想到血参的住处会有人类,或许是个修者,又或许是个精神力修炼者,总之两者都不是好招惹的。

    能和万年血参亲密无间,同住一处,能是什么简单人物?

    她释放出精神力将自己完全笼罩,不让对方继续探测,倒不是害怕对方对她下手,而是她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如葫芦空间,如穿越异世的灵魂,精神力诡辩莫测,或许还真能探查出来,毕竟对方是个高手。

    就在这个时候,血参回头看向一动不动的叶蓁,枝叶剧烈摇摆地催促着。

    “走吧”

    叶蓁抿唇,手中紧握清风,一步一步跟着血参走向木屋,既然已经来了,自然没有转头就走的道理,单单一个血参她都不是对手,更何况木屋中的人。

    靠近木屋的门扉时,一道红光闪过!

    叶蓁眸子微闪,眼睁睁看着血参化作人形。

    那是个约莫三四岁的女孩,皮肤白嫩,身上戴着红色肚兜,脑袋上还绑着一个朝天辫,虽然身上有一道看上去颇为渗人的伤口,但模样却也十分精致可人。

    “娘亲?娘亲!”

    血参稚嫩的声音响起,说话间,就推开了门。

    叶蓁微诧,娘亲?难道说屋中并非修者和异能者,而是年岁更久远的血参?

    “血儿,快过来”

    听着耳畔温柔的嗓音,叶蓁眯了眯眸子,踏进了木屋。

    屋内各种家具都是木质的,没有任何和现实接轨的电器,看上去有些许简陋。叶蓁将目光放在了床榻上,那里就是她刚刚所警惕猜测的“人”。

    床榻上斜倚着一个女子,她面色苍白如纸但却容色极美,整个人犹有种病若西子之感,难以想象她竟然会拥有那般强大的精神力。

    而且,她已经看出来了,这女人的实力还比不上小血参。

    在叶蓁打量水婉时,水婉也在回望眼前这个同样精神力强大的姑娘。

    随着日后修为加深,精神力的作用会越来越大,绝不仅仅是隐藏气息屏蔽己身,它还可以在一场战斗中取得出奇不意的效果。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碰到如此有趣的后辈了?

    “咳咳…你是?”

    化作人形的小血参正坐在床上,由着温柔女人抚摸自己受伤的地方,她咕噜噜转着眼睛,眼神看向叶蓁时颇为复杂,有恼怒,有欣喜,还有好奇。

    水婉柔和的声音在竹屋响彻,没有丝毫隐瞒之意。

    “我需要血参救治朋友,来到这里纯属巧合”

    叶蓁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来意,大大方方地说道。

    这女人并非傻子,看着血参身上的伤口,再看到她这个陌生人,联想出她的来意是必然的,如果编造谎言才会如跳梁小丑般可笑。

    听到叶蓁直白的话,水婉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神色间看不出喜怒。

    倒是小血参,瞬间把两颊鼓了起来,就像是吹了一口气,红彤彤的眼珠子里满是恼怒,恨不得上前在叶蓁身上咬上一口。

    “好了好了,乖一点”

    水婉笑着拍了拍血参的脑袋,言辞间颇为宠溺。

    “小血身上的伤口是你弄得?”

    水婉摸着血参身上一个血洞,眸子中有些怜惜和心疼,但问话的时候却没有半分冷意和恨意,就好像只是单纯的询问而已。

    “是”

    叶蓁垂眸,虽然是莱格三人联手斩断了血参一条根须,但也和她有关。

    “血儿,你带她回来作何?做备用粮食不成?”

    水婉了然,她没有即可发作,而是看向血参,柔声问道。

    闻言,叶蓁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她周身萦绕着一种刻入骨髓的云淡风轻,倒不是真的不怕死,而是她有葫芦空间,逃脱并非难事。

    若是放在曾经,死也就死了,但现在她还有很多事要做,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个她,她还有司缪,所以心中到底还是惧怕了死亡。

    思及此,叶蓁唇角微弯,实在没想到,会有人让她开始恐惧死亡。

    “火!火!”

    听到水婉的话,血参娇俏的小脸蛋开始泛红,声音立刻激动起来。

    它指了指叶蓁,又指了指小腿上一抹淡白色的痕迹,仿佛在示意什么。

    闻言,水婉微怔,旋即苦笑。

    “小傻瓜,我已经好不了了,火也没办法治愈”

    水婉轻笑,眸中有些感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血参的小脸蛋。

    像是听懂了水婉的话,小血参立刻垂下了脑袋,朝天辫一下子低垂下来,看上去有些可笑,但叶蓁却笑不出声,她蹙眉看向水婉。

    眼前这个女人的确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居然能让血参如此眷念,怪哉。

    看样子,这女人是生了病,血参知道需要火焰治愈,所以才会顺手将她掳过来,为的就是给这个陌生女人医治。

    “姑娘,我不计较你伤到小血,尽快离开莱亚雨林,忘掉这一切”

    水婉抬眸看向叶蓁,轻声说道。

    她这一辈子见过不少人,叶蓁的性情她也算是看出一些,绝不会多管闲事带人来这里,所以她倒不用太过担心,而且她已病入膏肓很快就会死,就算旁人来了也不是血参的对手,人在濒死的时候,也不想再多害人性命。

    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同样是精神力异能者的女孩子,她还是有些欣赏的。

    “小血的一条根须,足以救治你的朋友”

    垂眸时看到垂头丧气的血参,水婉又笑着说道。

    她不希望叶蓁再来这里,接下来的日子,她只希望和小血平静度过。

    闻言,叶蓁却没有动。

    血参的根须被始祖收走,许是不会分给旁人,她之所以心甘情愿跟着血参来到这里,一是想探查一下它变异的原因,二是想和血参再要一些根须。

    这两个理由做起来都十分困难,但第二个却不能不做。

    郎翼还等着血参恢复血脉之力,她不能毫无收获得离开。

    “怎么,不想走?”

    水婉放在血参脑袋上的手顿了顿,声音渐冷。

    她本是人类,不想在弥留之际伤同族性命,却也容不得别人这般挑衅。

    既然不愿意走,那就留在这里做花肥吧。

    察觉到水婉心中的冷漠和杀气,小血参抬起头来,脸上神色变化莫测,最后趋于冰冷,她张了张嘴,露出口中密密麻麻的尖锐牙齿,和本体如出一辙。

    “我若治好你,可能给我一些血参根须?”

    眼看着水婉和血参要动手,叶蓁轻飘飘地吐出几个字。

    她并没有夸大其词,虽然自己并不会医术,但耐不住葫芦空间里有个炼药宗师莫娴,有她在,即便再难的病情都有治愈的可能。

    如果不能和平解决这个问题,那她恐怕就拿不到血参了。

    即便莱格,始祖和奥古拉多联手都不能制住血参,那显然就已经没办法了。

    听到叶蓁的话,水婉神色一动,却缓缓摇头。

    “我的病已经治不好了,而且小血于我是孩子,我不能为了自己伤害它”

    她声音极轻,虽然心中有生的渴望,但也拥有自己的底线。

    血参失去根须就等于失去赖以生存的灵气,一旦有了缺口,再想修炼出来就需要百年光阴,这样一来实在不划算,她本就是濒死之人,不想伤害血参。

    闻言,叶蓁蹙眉。

    “救?救救救!”

    小血参听到叶蓁的话一阵茫然,旋即像是理解了,一下子跳下床,伸手拉住叶蓁的手,小脸上满是焦急,嗓音都有些尖锐起来。

    “血儿,回来!”

    看到它这个样子,水婉面色一变,轻喝道。

    谁知,一直对她言听计从的血参并没有动,它抬头看了看叶蓁,又看了看水婉,半晌后,竟然直接扭断了自己的一条胳膊!

    “不要!”

    水婉尖叫一声,却依旧来不及阻止。

    白嫩嫩如同藕节的胳膊被拧断后,变成一条粗壮的血参。

    失去胳膊的血参并没有流血,但气息显然萎靡了很多,它艰难地抬头对水婉笑了笑,旋即把手中的血参递给叶蓁,没有半分犹豫。

    这个时候,纵然叶蓁铁石心肠,都不禁有些心悸。

    血参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恳求,为了救一个人类,甚至不惜伤害自己。

    “我会尽全力”

    叶蓁捏着手中的血参,轻叹一声,对视着血参的眸子,说道。

    都说精怪无情,在她看来,在遇到事情时,真正有情的,恰是这些被诸多种族厌弃的精怪,虽然不知血参和女人之间有何关系,但能为其付出这么多,肯定关系匪浅,也间接表明这株拥有了灵智的血参单纯的心性。

    听到叶蓁的话,血参咧了咧嘴,然后乖巧地坐到了一边。

    叶蓁来到床边,看着眼眶含泪的水婉,说道:

    “事情既然已经如此,我自会医治你,莫要辜负血参的好心”

    话落,叶蓁就召出了莫娴。

    她手中正拿着一颗草药,出现在这里时,呆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

    “主人?让我救她?”

    莫娴四处看了看,在看到叶蓁时眸子一亮,旋即才看向躺在床上的水婉,若有所思地问道。

    叶蓁颔首,伸出如玉的手指扣在水婉的腕间。

    除了她,旁人看不到水婉的灵体,自然需要她来做做样子。

    叶蓁虽然并不精通医术,但也略懂一些,水婉的脉象十分虚弱,的确是油尽灯枯之兆,如果没有碰上莫娴,或者说她,必死无疑。

    叶蓁指间带着淡淡的冰凉,水婉瑟缩了一下,然后就没有丝毫动作了。

    她看了看血参,才转头看向叶蓁,极美的面容上挂着淡淡的希冀。

    若说别人,她恐怕不信,但若是眼前这个年纪尚轻的姑娘,她倒愿意一试,这么多年来,隐姓埋名藏在这里,她已经隐隐忘记了当年的事。

    如今,看着叶蓁清淡和宁静的面容,她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些期待。

    原本只能这般苟延残喘地活着,可女儿怎么办?那人又该怎么办?

    叶蓁知道眼前的女子有故事,但她不是个好奇之人。

    “伤至心脉,身体亏损,多年旧疾”

    听完莫娴的话,叶蓁松开手腕,然后不急不缓的将这话叙述给水婉。

    话落,水婉笑着点了点头,没错,她确实伤于心脉,心疾在身。

    血参似乎也知道自家娘亲,也就是水婉有救,当即用湿漉漉的可怜眼神紧紧盯着叶蓁,生怕她跑了似的,并没有去关注失去了一条臂膀的身体。

    “主人,她这并不是病,而是毒,毒虫入体”

    莫娴微垂眼睫,思索着水婉的病症,方才把脉时她发现水婉体内自心口向外蔓延着点点黑色的颗粒,那是毒,并非普通的疾病。

    水婉的症状发作起来表面如心疾,但事实上却是一种侵蚀经脉血液的毒虫。

    毒虫入体…

    叶蓁蹙眉,听完莫娴的话,她对水婉的病症已经了解了。

    “是啊,若只是心疾,用一颗顺息丹就可以解决,但现在却不行”

    莫娴神色也有些凝重,毒虫极其可怕,而且世间毒虫种类繁杂,必须要对症下药,此刻她还不知是什么毒虫所致,要想治愈水婉只能提取些毒虫之血,然后再对症下药,否则随便用药还可以加剧毒虫吞噬她心血的速度。

    没错,毒虫此刻正隐藏在水婉的心脉之中。

    “怎么样,可有治?”

    如果说刚刚水婉还不在意,那叶蓁随意说清楚她的病症后,她就开始期待了,看样子,眼前这个年纪尚轻的小姑娘的确有治愈她的可能。

    “毒虫,不知品种”

    叶蓁微抿着唇,声音有些沉凝,但微凉的音色听着很舒服。

    一听“毒虫”二字,水婉面色大变,纤细的手顿时抚上了心口,原本她以为只是普通的心疾之症,却没想到竟然是毒虫!

    毒虫…毒虫…

    防备了那么久,没想到还是被那贱人得手了,可她却不知情,简直可笑至极!

    看着水婉瞬间大变的脸,叶蓁没有什么表示,再次开口:

    “可以救,但需要抽取心头血,探查毒虫种类,对症下药”

    眼下毒虫已经和水婉心脉相连,没办法单独取出毒虫之血,所以只能从心头血中探查,这样一来,对水婉身体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人体之中,心头血比精血更加珍贵。

    “呜呜呜”

    许是知道水婉很难治愈,小血参不禁动了动。

    它红扑扑的小脸在听到“毒虫”和“心头血”两个词汇时吓得惨白,虽然不太懂,但也知道这病不好治,当即发出些许哭腔,叫人心疼。

    水婉被小血参的哭腔惊醒,伸手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

    “姑娘,你可以彻底根治我?”

    水婉直直盯着叶蓁的眸,里面有着属于强者的威压!

    “是”

    淡淡的一个字极轻,没有重量,却叫人无法忽视。

    叶蓁眸子闪了闪,这个水婉,周身拥有极强大的气场,不是普通人,却也没有修者的气息,看样子,应该是精神力异能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