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十二章 依昙花,蛇女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走了大概两个小时,叶蓁就看到了一座村子。

    这个村子并没有雪白的墙壁和整洁平坦的地面,就连屋子都是泥土堆砌,村口有几个穿着破烂的小孩子在玩闹,看到车子回来,都兴奋地尖叫起来。

    许是听到声音,几个手中端着脸盆的妇女从屋子中走了出来,她们脸上蒙着面纱,露在外面的皮肤非常粗糙,看上去就是时常做农活的。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有妇女满脸狐疑地上前询问,这才刚刚走了没多久吧?

    没来得及回应,众人就簇拥着叶蓁和始祖向克鲁斯的房子走去。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一栋相比别人家更加破烂的房子。

    克鲁斯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叶蓁一眼,却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叶蓁迈进院子,一眼就看到光秃秃的院落里一朵凋零的花朵,隐约还能看到红、黄、蓝、白四种颜色,只可惜,它的枝叶都枯萎了。

    “的确是依昙花”

    始祖看了一眼,语气有细微的诧异。

    他实在没想到如今世上还会有依昙花的存在,只可惜枯萎的依昙花没有半点作用,基本已经算是作废了,这就是不识货的人。

    叶蓁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上前几步小心将依昙花拿了起来。

    “你现在放进去也没用了”

    看着叶蓁将枯萎的依昙花放入他给的盒子里,始祖摇了摇头。

    “啊——”

    没等叶蓁和始祖离开,房间内突然传来克鲁斯声嘶力竭的惊恐喊叫。

    周围聚拢的人纷纷跑进屋子,但片刻后也都尖叫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还顺手扯着克鲁斯,叶蓁蹙眉,定在原地没有动。

    “走吧”

    始祖眯着眸子,戈壁滩这种地方,处处有危机,现在已经濒临傍晚,谁知道屋子里会是什么古怪的东西,他可没善心多管闲事。

    反正依昙花已经到手了,尽管是枯萎的,也总比空手而归强。

    “等一下”

    叶蓁摇了摇头,屋里还有人。

    克鲁斯被人拉出来后,满脸震惊,等回神就大喊大叫着要冲进去拉出自己的妹妹,没错,他妹妹还在屋里,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周围人已经四散开了,他们本想带着叶蓁和始祖离开,但两人都没跟上。

    始祖皱眉,满脸不悦地大踏步进了屋子。

    叶蓁想了想,也跟了进去。

    屋里,一个长得很漂亮的黑人女孩蜷缩在角落里,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而真正让村民恐惧的,是她周围盘踞的一条黑红色巨蟒。

    巨蟒眼睛如灯泡般巨大,蠕动间,带着震颤感。

    察觉到生人,巨蟒吐了吐信子,做出一副要攻击的姿态。

    叶蓁蹙眉,这个世界的蛇都长得不太美,就如她在仰光市悬崖底碰上的那条丛林霸主,也让她深感恶心,和司缪的银蛇形态没有任何可比性。

    始祖神色淡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要救她?”

    他回头看叶蓁,问道。

    闻言,叶蓁仔细看了看那黑人女孩,她眼神中的恐惧并非是对巨蟒的,而是对她和始祖的,看这条巨蟒的姿态,显然是在保护这个女孩。

    “你的巨蟒吓到了你哥哥”

    叶蓁半蹲下,试探性地用外语和女孩沟通。

    听到她的话,女孩明显动了动,她还伸手摸了摸巨蟒的身体。

    “行了,她没事咱们就走”

    始祖扫了女孩一眼,转身就向外走去。

    叶蓁颔首,也跟着始祖走出房间。

    然而就在她踏出去的那一刻,一道细小的声音响起:

    “别拿我的花”

    话落,叶蓁和始祖都顿住了脚步。

    叶蓁回头,那女孩已经站起来了,她小心翼翼望着叶蓁手上的盒子。

    “那是我的”

    她看着盒子,语气虽小但颇为坚定地说道。

    “你看得见?”

    叶蓁挑眉,没想到这样一个贫穷的村子里,居然会有异能者存在,而且她若是没有猜错,这个女孩不仅可以透视,还能招蛇。

    听到她的话,小女孩又缩了回去,没有回答。

    “不让拿,就杀了”

    始祖扯起嘴角,眼神中红芒闪动,他最喜欢对付这种不听话的人类了,在他心中可没有什么老人小孩不可欺的念头,谁挡了他的路,就都该死。

    闻言,小女孩瑟缩了一下,盘旋在她周围的巨蟒瞬间爆射而出。

    门外的村民壮着胆子渐渐靠近门扉,看到这一幕时,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克鲁斯咬着牙,手中拿着一根头就冲了上来。

    “嗤,滚开吧你”

    始祖冷嗤一声,一把推开克鲁斯,一手抓住巨蟒的信子!

    他力道很大,巨蟒吃痛,身躯翻滚,直接将屋里本就没有几个的陶罐给打成碎片,但它还有意识地避过黑人女孩,仿佛怕伤害到她一样。

    感受到巨蟒的反抗,始祖冷笑,两手狠狠扒开巨蟒的嘴巴。

    依他的实力,这巨蟒就是蝼蚁,小儿科,杀死它和玩一样简单。

    “啊!放开!放开!”

    就在这时,黑人女孩飞扑过来一把抱住始祖的腿,眼泪横飞。

    始祖眯着眼,一脚踢开女孩,扯着巨蟒出了屋子。

    叶蓁抿唇,跟着走了出去。

    眼看着始祖手中扯着巨蟒,村民们都聚拢过来,面色好奇多过恐惧,这个地方炎热,蛇本就多,只是这种体积的很少见到罢了。

    还有不少人对着克鲁斯和他妹妹指指点点,言语中满是嫌恶。

    “这两个兄妹太古怪了,尤其是依拉尔,刚出生就克死了母亲”

    “是啊,依拉尔绝对可以招蛇,是被上帝抛弃的人!”

    “应该把他们给赶出村子,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

    叶蓁转头看了那个叫依拉尔的黑人女孩一眼,听村民的话,她应该不是第一次招蛇了,而克鲁斯和他的妹妹相依为命,两人日子过得并不好。

    “放开它,放开!”

    依拉尔还锲而不舍地要靠近始祖,却被克鲁斯死死钳制着。

    她哭喊着,如疯了一般撕咬着克鲁斯的手。

    “始祖,放开它”

    叶蓁转头对始祖说道,说话间,她指尖有光闪过,落入巨蟒额心。

    “叫我霍”

    始祖语气颇为不悦地说道。

    他倒是不介意放开这条畜生,但对叶蓁的称呼极为不满。

    他是始祖没错,但也是血族的始祖,又不是她的,乱叫。

    说完,就随手松开没了力气的巨蟒。

    黑红色的巨蟒慢悠悠的滑到依拉尔身边,周围村民惊叫着躲在始祖后面,刚刚感受到他的强大,如今藏在他后面好像更安全一样。

    克鲁斯有些害怕,但依旧没松开妹妹。

    他就这么一个亲人,对于依拉尔和常人的不同,他隐隐有些感觉,所以从不带着依拉尔和大家一起去捡石,就是怕被别人发现。

    看到始祖松开巨蟒,依拉尔好像松了口气,她小嘴呢喃了一句什么,巨蟒就不舍地吐了吐信子,最后惊惧地绕过始祖,速度极快地消失在村落中。

    “感谢勇士帮了我们”

    一个年老的人走上前来,对始祖态度恭敬地说道。

    叶蓁刚刚从旁人的对话中得知,这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就是塔特村的村长。

    始祖挥了挥手,根本不在意,如果不是叶蓁,他才不会动手。

    “克鲁斯,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白天你们都要去捡石,留着依拉尔和村里的妇女老人们在一起太危险了,如果可以,你们还是搬走吧”

    村长并不介意始祖的冷淡,他转头,拐杖狠狠撞了撞地面,冷声说道。

    克鲁斯和依拉尔都是可怜的孩子,他也是看着他们从小长大的,但是依拉尔具有神奇的力量,这种人若是不被驱逐,就要被烧死。

    正是因为同情和怜惜,他才没有下死手。

    在戈壁滩这种荒凉的地方,本就不崇尚科学,这里每年都会发生古怪的事。

    “村长…”

    克鲁斯眼睛通红,他紧紧抱着依拉尔,尽管他清楚,只要在此刻抛弃妹妹,他还是可以留在村子里生活,但他做不出这种事。

    周围村民看着这一幕,虽然都有些心软,但为了自己的安全,到底没有吭声。

    依拉尔从黑红巨蟒离开后就呆呆傻傻的,她仿佛失去神智般坐在克鲁斯怀中,眼神呆怔,也不再和叶蓁讨要依昙花,对于村长的话也充耳不闻。

    “今天你们就搬走吧”

    村长说完,就离开了,算是下了最后通牒。

    村民都看着克鲁斯和依拉尔,摇了摇头,也都纷纷散去。

    “我们也走吧”

    始祖转头看向叶蓁,他们也该尽快前往莱亚雨林腹地了。

    “好”

    叶蓁颔首,克鲁斯和依拉尔的事她并不想管,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她能在这里得到依昙花,那也是付出了金钱作为报酬的,两清。

    “我送你们回去吧?”

    看两人要走,克鲁斯抹了抹眼睛,赶忙站起来说道。

    在他看来,拿了人家那么珍贵的宝石,就要有接有送有始有终,最重要的是,就算现在被驱赶,但有那颗蓝宝石在,他们也能去城里住。

    还没等叶蓁拒绝,克鲁斯已经进屋随意收拾了一个包袱走了出来。

    “我家就这点东西,反正也要走,大家就一起离开吧”

    克鲁斯一把抱起依拉尔,缓步向村外走去。

    叶蓁神色淡淡,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离开村子时,还有不少人走出屋子在看。

    “我们不同路,就先走了”

    叶蓁对克鲁斯点了点头,就抱着手中的盒子快步向记忆中停飞机的地方走去,得到了依昙花,叶蓁心情极好,照这个情形,深夜就能到。

    始祖抛给克鲁斯一个嘲笑的眼神,也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你帮帮我哥哥,我告诉你宝贝在哪里”

    叶蓁走出数十步,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

    她回眸看向依旧站在那里,被克鲁斯抱在怀中的依拉尔,神色莫测。

    “怎么了?”

    始祖挑眉,对叶蓁的举动颇为不解。

    “你没听到?”

    叶蓁眯了眯眸子,若有所思地问道。

    她本以为这个依拉尔只是可以招蛇,透视,没想到她还是个精神力修炼者,真傻还是装傻,一眼可知,没想到这里会有她这样的人。

    “听到什么?”

    始祖面色有些危险,他顺着叶蓁的视线望过去,血眸闪烁。

    看来是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动用什么奇异的手段,而这个人…

    叶蓁一把扯住始祖的衣摆,不让他上前对依拉尔出手。

    “她有问题”

    始祖挑眉,但垂眸看向叶蓁纤细的手指时,脸色莫名好了起来。

    “我知道”

    叶蓁神色淡漠地点了点头,迈着步子往回走。

    克鲁斯在看到叶蓁和始祖时,眼神微亮,他知道这两个人不简单,离开了村子,他的确可以到城里去找份工,但依拉尔不适合在城市里生活。

    他希望能跟在这两个人身边,做什么都行。

    叶蓁站定,目光直视依拉尔,精神力传音给她:

    “什么宝贝,先说出来听听,让我觉得物有所值,我就帮你”

    叶蓁眸子冰凉,神色没有丝毫波动,这个黑人女孩是个人才,若是培养的好,以后必然是一大助力,她不希望将其埋没。

    始祖面露不悦地来到叶蓁身边,紧紧盯着她和依拉尔。

    距离近了,他明显察觉到一股细微的震荡,很明显,这两人在用特殊手段对话,他和面前这个二愣子都听不到,华夏术士,果然手段神奇。

    “黄金,我知道一处金矿”

    依拉尔目光直愣愣地望着叶蓁,好半晌,才条理清晰地说出这句话。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叫住叶蓁,也许是刚刚她救下了小红,又或许是她很平静,没有再发现她的异常后表现出什么恐惧或排斥的情绪。

    她从小就与常人有异,也早熟,为了隐藏,总是不爱说话,可惜她爱蛇,故而被人发现了数次,渐渐地也就越来越内向。

    “金矿?”

    听到依拉尔的话,叶蓁眸子微动。

    她和矿脉还真是有缘,曾经找到一处玉石矿脉,现在又撞上一处黄金矿脉。

    戈壁滩靠近n国,这个地方的确容易出产金矿。

    “你若知道金矿,大可以带你哥哥过更好的生活”

    叶蓁不解地反问,拥有这种奇异能力的人,心智都比一般孩子成熟。

    她很清楚眼前的小姑娘能听懂她的话,所以还是想听听她的解释。

    这个地方距离她很遥远,要不要把产业在这个地方开辟,她还很犹豫,最主要还是面前这个神奇的小姑娘,她小小年纪能力就强,未来不可限量。

    当然,前提是她能在纪元之争中活下来。

    “我相信你”

    依拉尔想了想,一字一顿地说出这四个字。

    “你有什么打算?”

    就在始祖颇为暴躁要打断叶蓁和依拉尔的精神力传音时,叶蓁开口了,她问话时是看向克鲁斯的,这是依拉尔的要求。

    “我…我也不知道…”

    闻言,克鲁斯缩了缩肩膀,一个高壮的男人,眼下却是一副仿佛被人欺负了的样子,看着着实让人无奈,就连依拉尔都垂下头,满脸恨铁不成钢。

    “我现在要去莱亚雨林腹地,你先找个地方安顿,等我回来会找你们”

    叶蓁想了想,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克鲁斯。

    她现在没空安排他和依拉尔,更没空去看金矿,血参的事已经刻不容缓。

    “找…找我们?”

    克鲁斯紧紧捏着叶蓁给的联系方式,眼神亮的都能发出光。

    始祖眯了眯眼,想动手,但看到依拉尔和叶蓁,还是沉默下来。

    “我要一起去”

    这时,依拉尔开口了,她大约七岁,声音还有些稚嫩,但小脸上却没有了呆呆傻傻的神色,冷静地如同一个成年人。

    “依拉尔?”

    克鲁斯惊讶地看向她,有些不解地看看叶蓁。

    莱亚雨林腹地他知道,但那种地方若非熟悉情况的本土人士,很容易在流域或雨林中丧命,他不明白依拉尔为什么也要去凑这个热闹。

    “嗤,一个小屁孩,以为有点能力就谁都不怕了?”

    始祖双手环胸,语气非常恶劣地讽刺道。

    他知道面前这个小丫头能听懂,但也没有任何收敛。

    “我可以帮你”

    依拉尔想了想,伸手拉了拉叶蓁的袖子,语气陈恳地说道。

    “那你哥哥?”

    叶蓁蹲下身看着依拉尔明亮的眼睛,奇异的是,她的眼珠子是兽类独有的竖瞳,像冰冷的蛇,依拉尔赶忙垂下脑袋,她清楚自己和普通人的不同之处。

    叶蓁浅笑,伸手拍了拍依拉尔的脑袋。

    她并不会恐惧,司缪也是这样的眼睛,看着倒还亲切。

    依拉尔感觉到脑袋上的触摸,缓缓抬头,一眼就撞进叶蓁清透的眸子,这是一双极其美丽的眼睛,好似比地底亮晶晶的钻石还漂亮。

    她不禁伸手拉住了叶蓁的手,眼神中满含信任。

    “哥哥先找地方住下,依拉尔会回来的”

    依拉尔回头看着克鲁斯,语调清晰地说道。

    听到她的话,克鲁斯呆愣愣的,有些不明所以。

    依拉尔从来不会说这么多的话,她从小就沉默,表达一件事情更简单,他和她一起长大,还从没见过她抬头和人说话的时候,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哥哥?”

    依拉尔疑惑地歪着脑袋看克鲁斯,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

    “依拉尔,莱亚雨林太危险了,你还小,不能去”

    回过神来,克鲁斯连声制止,顺便拉回依拉尔的小手。

    “不会,哥哥知道依拉尔的能力”

    闻言,依拉尔摇了摇头,满脸认真地说道。

    她哪怕再隐瞒,但朝夕相处的克鲁斯也是知道些东西的。

    克鲁斯惊恐地把依拉尔拉到身后,警惕地看着叶蓁和始祖,他当然知道,但就是因为知道,更不能让妹妹和两个陌生人离开。

    他听说过,一些奇人会被国家逮捕送到实验室进行研究。

    “哥哥不用担心,我相信这位姐姐”

    依拉尔摇了摇头,她此刻表现的极为有主见。

    她拥有一种奇异的能量,这种能量盘旋在一个人周围,可以察觉到对方的情绪波动以及她是否心存善意,叶蓁在她心里就是个善良的人。

    “好了哥哥,就这样决定了”

    依拉尔转身拉住叶蓁的手,认真说道。

    她很喜欢叶蓁,或许跟在她身边,可以过着不需要隐瞒自身能力的生活,毕竟长这么大,她第一次见到能和她一样使用奇异能量的人。

    “这…这位小姐,我有话要对你说”

    克鲁斯脸色为难,他看向叶蓁,说道。

    闻言,始祖十分没眼力地站在原地,没有退开。

    克鲁斯话中的意思很明显,这些话只想对叶蓁一个人说。

    “始祖?”

    叶蓁回眸,清淡的视线望向他。

    “叫我霍,我就让开”

    始祖挑眉,嘴角勾着邪性的笑容。

    听到他的话,叶蓁没有任何妥协,面色淡淡地看着始祖,在那双清淡如水的眸子下,始祖的坚持溃败,一闪身便瞬移出数百米。

    看到这一幕,克鲁斯满眼震惊。

    他虽然知道自己的妹妹也拥有奇异能力,但还没有这么直白看到来的震撼。

    “这…您…”

    克鲁斯有些语无伦次,他知道,既然那个男人是奇人,那叶蓁也不会普通。

    “有什么话就说吧”

    叶蓁垂眸看了倚靠着她的腿的依拉尔,淡声问道。

    “是这样的,依拉尔是蛇女,确实可以在莱亚雨林腹地中帮到您,只是她年纪还小,希望您可以照顾好她,我相信,她既然选择您,就不会错”

    克鲁斯沉默了片刻,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些话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也或许是最后一次说起,也是依拉尔真正的身世。

    “蛇女?”

    叶蓁挑眉,有些不明白这个称号的含义。

    “依拉尔的父亲是蛇”

    克鲁斯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地说道。

    闻言,叶蓁眯了眯眼。

    难怪,难怪依拉尔会拥有这么多能力,原来她不是单纯的人类。

    “我知道您是好人,依拉尔跟着你会过得很好”

    克鲁斯傻乎乎地笑着,声音闷声闷气,看上去颇为憨厚。

    “哥哥,依拉尔会回来”

    听到克鲁斯如同托付的话,依拉尔有些不满地嘟嘴说道。

    “这些钱你拿着,我会把她送回你身边”

    叶蓁想了想,手背在身后,取出一踏钱,这是她放在葫芦空间备用的。

    “不不不,我不能要”

    克鲁斯连连摆手后退几步,这种情形好像是他要卖妹妹了一样。

    依拉尔想了想,小心翼翼抽出几张,蹬蹬蹬跑过去把钱塞进克鲁斯手中,转身拉着叶蓁就向始祖那边跑去,没有再说什么告别的话。

    克鲁斯虎目含泪,呆愣愣地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他们脚程很快,在广阔的戈壁滩大漠中,很快就被红柳遮掩了。

    “依拉尔,哥哥等你回来”

    克鲁斯紧紧捏着叶蓁的联系方式和钱,转身向城市的方向走去。

    他很清楚,妹妹虽然内向,但她做出的决定往往都不会改变,或许将这个华夏女人带回来,是改变妹妹命运的契机,也是彩色花朵的预兆。

    依拉尔可没有多愁善感,整个人蹦蹦跳跳紧跟着叶蓁和始祖的步伐。

    她仿佛变得开朗起来,黝黑的小脸上一口白牙晃的人眼花。

    “你真要带这个小东西?怕是不够野兽塞牙缝”

    始祖很不满,就算这小丫头有些能力,但在危机层出不穷的莱亚雨林腹地,还没有那么强的自保能力,他可不想费力气保护一个没用的东西。

    “我不会被吃掉”

    依拉尔不悦地瞪了始祖一眼,旋即就匆匆跑到叶蓁身后。

    她也只敢呛声,不敢动手,始祖给她的压力是巨大的。

    “她可以保护自己”

    叶蓁挑眉,依拉尔的精神力很强,再加上御兽的手段,自保没有问题。

    听到叶蓁的话,依拉尔得意极了,仰着下巴,鼻孔对着始祖。

    “小丫头,依昙花你在哪里摘得?!”

    始祖眯了眯眼,不去和小丫头一般见识,若有所思地问道。

    虽然依昙花花期只有两天,而且母株掉落会重新找别的地方生长,但一般都不会距离上一株掉落的依昙花太远,这样一来,很有可能再找到一株盛开的。

    叶蓁知道始祖不会无缘无故问这些问题,不禁看向依拉尔。

    “姐姐想要?”

    依拉尔不去理会始祖,而是看向叶蓁,轻声问道。

    “嗯”

    叶蓁颔首,虽然她可以使用绮罗绿生藓的能力,但依昙花也算神奇物种,若是可以找到一株完整的花,倒是可以挖出来种到葫芦空间中。

    最重要的是,她就可以避免暴露绮罗绿生藓。

    让种在土壤中的向日葵开花就算了,但已经枯萎的依昙花重新绽放,这个能力就有些可怕了,必然会引起始祖的注意,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好吧,我带姐姐去找,我能找到”

    依拉尔想了想,说道。

    她有能力可以找到这种花,但却从来救不活,她很喜欢的,只可惜这种喜欢反而害了它们。

    依拉尔说完,就迅速向一个方向跑去。

    叶蓁飞身而起,一把捞起依拉尔,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掠去,时间不多了。

    始祖挑眉,他脊背一震,身后就伸展出一对雪白的羽翼,直接追上叶蓁。

    这具身体是天使和恶魔的结合,不仅可以血族化,同样可以天使化,只可惜血脉冲突,只是不怎么出色的两翼天使,但用来飞行已经足够了。

    叶蓁转眸看向始祖,眸子中是了然之色。

    而依拉尔则好奇地看向始祖的翅膀,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长翅膀的人。

    三人很快就来到依拉尔所指的方向,并且在她的寻找下,找到一株盛开的依昙花,花瓣娇艳,在光秃秃的戈壁滩非常显眼。

    叶蓁小心翼翼将依昙花连根带出,放置在盒子中。

    “呵,你运气倒是不错”

    始祖嘴角勾着笑,对叶蓁说道。

    依昙花是神物,没想到就因为一个小姑娘,如此轻而易举地得到。

    “谢谢你依拉尔”

    叶蓁回眸看向依拉尔,轻声道谢。

    “姐姐喜欢就好了”

    看到叶蓁脸上的笑意,依拉尔也羞涩地笑了笑。

    找到了依昙花,就不再浪费时间,三人很快就回到飞机降落的地方。

    “叶蓁,叶蓁你终于回来了!”

    一直站在飞机前的雷赫看到叶蓁,惊喜地喊道。

    他和黛米王后找了很久,但一直没有收获,最后只能回到这里等待。

    而路易斯亲王和蒂斯梦娜,艾伦,早就已经在机舱里睡起了大头觉。

    “走!”

    待一行人上了飞机,始祖就喝了一句。

    霎时,飞机缓缓升空,带着阵阵轰隆隆的盘旋之声。

    “叶蓁,这是谁?”

    雷赫呆呆看着依拉尔,不明白去找个依昙花,怎么拐回来一个黑人女孩。

    “是啊,这孩子是谁啊?”

    黛米王后也看着依拉尔,脸上露出疼惜和慈爱的笑。

    依拉尔瘦瘦小小,看着就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黛米王后喜欢孩子,一时间母爱泛滥,她对依拉尔招了招手,依拉尔犹豫了一下就扑到她怀中。

    依拉尔能感觉到黛米王后对她的善意和喜爱,倒没有多少生疏和拘谨。

    “她拥有一些能力,和我们同行能帮上忙”

    叶蓁没有仔细解释,只是随意说道。

    “那找到依昙花了?”

    雷赫问话时眼睛有些发亮,依昙花啊,他还从来没见过呢。

    不只是他,连路易斯亲王和蒂斯梦娜都探着脑袋,依昙花在血族历史上非常出名,虽然不及血参,但也是传说中绝迹的神物。

    “嗯,找到了”

    叶蓁颔首,脸色也松缓了一些。

    她打开盒子,在特殊容器中,依昙花没有任何枯萎的迹象,美得惊人。

    黛米王后和雷赫都露出惊艳的神色,依拉尔也满脸欢喜,她没想到离开了土壤的彩花可以保持原样,没有凋零,就像刚刚摘下来一样。

    “哈哈哈,这下子可好了,你也算是安心了”

    雷赫笑着拍了拍手,还好叶蓁找到了。

    “多亏了依拉尔”

    叶蓁颔首,把依昙花小心收起,待下飞机时,就收到葫芦空间。

    听到她的话,依拉尔羞涩的摇了摇头,又扑到黛米王后怀中。

    不管怎样,在戈壁滩寻找依昙花圆满结束,也根本没有用到三天,这算是开门红了,只希望寻找血参也可以如此顺利。

    蒂斯梦娜公爵嫉恨地看了叶蓁一眼,依昙花都能被她找到。

    “真不知道这华夏女人走了什么运,能让始祖如此喜欢”

    她酸声酸气地说道,只当依昙花是有了始祖的帮忙才找到。

    路易斯亲王脸色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什么,没有搭话。

    “母亲,少说几句吧”

    艾伦皱眉看了看始祖和叶蓁,才对蒂斯梦娜说道。

    如今始祖明显看重雷赫和黛米王后,若是蒂斯梦娜哪句针对叶蓁的话被始祖听到,恐怕不用等到莱亚雨林腹地,始祖会直接把他们丢下飞机。

    也许是此刻始祖太过柔情,让人忘了上个世纪他是如何残暴和冷血。

    察觉到艾伦眼神中的警告,蒂斯梦娜赶忙闭上嘴巴。

    在沉默的气氛中,过了许久许久,叶蓁终于透过窗子看到一座城市。

    “这里是吉罗,我们要在这里坐船前往莱亚雨林,途中会经过莱亚流域,时间会很久,但飞机无法直达莱亚雨林腹地,正好在这里采买点东西”

    雷赫看了叶蓁一眼,帮她解释道。

    如今叶蓁和依拉尔都是人类,需要多买些食物,尤其是水。

    他们所需的血袋也需要多准备一些,在船上可没时间去猎取野兽。

    “好”

    叶蓁颔首,待飞机停下,一行人离开。

    路易斯亲王和蒂斯梦娜公爵以为是出来旅行的,还带了不少侍女和侍从,行礼带了好几箱,这样一群人走出机场,着实引来不少关注。

    “先去吃点东西吧?”

    雷赫看向叶蓁,问道。

    在飞机上没有好好吃东西,总算降落到一个大城,要吃点好的才是。

    达成共识后,一行人就找了酒店。

    依拉尔左看看右看看,只觉得眼睛都不够用了。

    她从出生就一直生活在n国戈壁滩周边的塔特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去戈壁滩捡石,没想到她也有坐飞机到这种大城市来的时候。

    外国餐饮很贫乏,只点了几分牛排和沙拉。

    叶蓁随意吃了几口,依拉尔却大口大口地吃了好多。

    吃饱喝足,就该不及物资了,但在此之前,他们需要先租一艘船。

    这里本就是挨着港口,船只很多,有大有小,有豪华也有破败,当然,价格是不同的,有不少人都来这里旅游,租船出行。

    雷赫亲自出马,租下一座两层的豪华游轮,博古勒家族不缺钱。

    有了船,路易斯亲王和蒂斯梦娜就率先上了船,寻找住的地方,至于补给屋子,那是侍女和侍从做的,他们身份高贵,怎么会去做那种事。

    雷赫虽然觉得恼火,不想与他们同行,但始祖没说话,他也就沉默了。

    叶蓁带着依拉尔去买了几套衣服,物资方面买的都是耐饿和方便携带的,如压缩饼干,坚果,巧克力,火腿肠和牛肉干。

    鉴于依拉尔还是孩子,还顺手买了些糖果。

    叶蓁当然不缺这些东西,葫芦空间里有小零食,都是她曾经买的,但总要买点东西做做样子,毕竟始祖一直盯着她。

    依拉尔兴奋地背着小包,这种感觉颇为新奇。

    雷赫考虑的就多了,买了些厚实的衣服,毕竟莱亚雨林腹地昼夜温比戈壁滩还大,依拉尔是人族小孩,抵抗力很差,最好是多筹备一些。

    等准备好物资,已经临近傍晚了。

    因为雷赫支付了很多钱,所以船上除了一个开船手,一个外人都没有,主要还是担心暴露了血族的身份,这一点叶蓁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但有这群血族在,这个开船手最后能不能活着还是个问题。

    路易斯亲王和蒂斯梦娜公爵,外加艾伦,选择在一层游轮住下,叶蓁几人自然就只能选择二层,来到这里,依拉尔胆子变得很大,选择自己住。

    叶蓁则挑选了一个有阳光的,豪华游轮,房间都非常干净整洁。

    把房门关好,精神力探查一圈,见没有异样,叶蓁才转身进了空间。

    她捡起早前丢进来的依昙花,挖了个坑埋下,本以为依昙花的生活习性都发生了变化,伸展着枝叶,一副非常舒适不想挪地方的样子。

    因为依昙花,葫芦空间又扩大了几分。

    “神妃,这是什么?”

    莱格看着依昙花,好奇地问道。

    饕餮大陆没有这种东西,叶蓁一般栽种在空间的都是灵植,他身为精灵族,怎么可能有他不认识的东西,可现在这株彩色的花他恰巧就没见过。

    “依昙花,有些用处”

    叶蓁眸子动了动,没有说农樱的事。

    “这样啊,神妃现在是要去哪里?救郎翼吗?”

    莱格看着叶蓁这身干练的打扮,不禁开口问道。

    他心心念念都是郎翼的安危,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嗯,是去找一种对郎翼非常有用的东西,等回去之后,我就会去救他”

    叶蓁颔首,轻声宽慰着莱格。

    这件事她一直放在心里,血参能让郎翼恢复实力,弥补他失去的精血。

    只希望路上可以一切顺利,包括回去之后。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