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十一章 戈壁滩大漠,石农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人尽可夫?”

    西格莉反声呢喃了一句,好半晌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她面色有些不解,只有华国人才会那么保守,既然强大的男人能拥有无数情人,那为何女人就不可以,她是天使一族的族长,身份高贵,拥有许多男人是应该的事,面前的男人一头红发,五官也不像华国人,怎么会这么想?

    “我实力强,怎么能说是人尽可夫?”

    西格莉皱着眉解释了一句,她觉得自己并不是。

    她实力强大,男人都是自己贴上来的,这也能彰显自己的身份,更何况,男欢女爱本就是天道自然,这个用着不舒服换一个本就理所应当。

    “呵,脸皮厚的女人”

    侧卧的男人冷笑一声,满脸不屑。

    他只看了西格莉一眼就收回目光,这样的女人,他只觉得恶心。

    尽管饕餮大陆也是强者为尊,强大的女修可以拥有很多夫侍,但他最是厌恶,若是愿意,大可交朋友,定下名分还和别人卿卿我我,无耻至极。

    “你若不喜欢我有那么多男人,我可以把他们都赶走,我只要你!”

    西格莉最喜欢他不屑的样子,当即满脸痴迷地说道。

    若是为了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和那些床伴分开,她还是愿意的。

    “滚蛋吧你,老子喜欢的女人可不是你这种装腔作势,水性杨花,看到男人就像狗看到骨头一样的女人,让人倒尽胃口,赶紧滚,滚滚滚!”

    听到西格莉的话,男人仿佛炸了毛,狰狞着脸怒叱道。

    若非他现在还没恢复实力,只能勉强布下最强结界,早就冲出去打爆她的脸了,这到底是个什么古怪的世界,女人若都是这个样子,男人倒不如集体自杀。

    无叶仙尊真的在这里?

    郎翼狐疑极了,他在空间风暴中和莱格分开,再睁眼就看到了面前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刚开始说的鸟语他也听不懂,后来听懂了,却又被人恶意对待,失去了诸多血液,本就没恢复的身体更加脆弱,连普通人都不如。

    最可恶的就是这个女人,居然对他动手动脚,想想都毛骨悚然。

    他郎翼虽然万花丛中过,但也是有追求的,就这种长相,这种性情,给他提鞋都不配,还妄想和他在一起,这种人,就应该被天道之雷劈死!

    “我不滚,我喜欢你,你不答应和我在一起,我就永远囚禁你!”

    西格莉看到郎翼暴躁,脸上反而露出笑容。

    不知想到什么,她满脸羞涩地看了郎翼一眼,若是眼睛能代替手,恐怕郎翼早就在她的眼神中被拨的精光了,这种目光实在叫人瘆得慌。

    郎翼嘴角抽了抽,翻身回到床上,顺便在自己身上盖了一层被子。

    他刚到这片世界就来到了光明神殿,所以并不知道有个词叫视“奸”。

    西格莉的话他并不放在心上,这个世界虽然灵气稀薄的可怜,但还是有的,只要他坚持住,等实力恢复,他就要把这个光明神殿连根拔起!

    西格莉深深看了一眼紧闭着双眼的郎翼,转身离开了偏殿。

    感觉空气清新了,郎翼才双手交叠搭在脑后,松懈的神情中多了些许怀念,他很想王和莱格,至于无叶仙尊,他是又爱又恨。

    爱嘛,爱的是她的手艺。

    恨嘛,恨的是王为了她撕裂空间,修为折损。

    他好怀念当初大家都在缥缈神宗时的日子,幸福而平淡。

    就在郎翼回忆时,殿外突然传来细碎的呻吟,他忍不住厌恶地翻了个白眼,在耳畔覆盖一层稀薄的灵气,身为妖族,耳力太强也不是什么好事。

    这个无耻的女人,前脚说喜欢他,后脚就和别的男人上了床。

    殿外的运动持续了很久,云雨初歇,声音才静下来。

    “族长,勒克伺候的可还好?”

    语调温柔的男人将西格莉抱在怀中,垂眸时,眼神中并无爱意。

    西格莉的情人,很少是因为爱情才到光明神殿的,大多是看中了这里的权势,为了让自己的家族重振威望,只能将自己委身到一个女人身下。

    “嗯…”

    西格莉慵懒地应了一声,脸上满是潮红和满足。

    “族长?族长?”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侍女忐忑的声音。

    她们是专门伺候西格莉的,自然知道这个族长并不是外人所见的温柔性情,她有些阴晴不定,一点不如意,就拿她们出气。

    最重要的是,西格莉不喜欢和情人恩爱时,被打扰,这是禁忌。

    果然,听到侍女的声音,西格莉面色陡然阴沉下来。

    “什么事!”

    她依旧趴在勒克怀中,冷冰冰地问道。

    “神王大人让族长前去,说有事要商议”

    侍女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却飞快地说出这句话。

    奥古拉多不喜欢族中人称他的名字,所以代号“神王”,更能体现他的威望和身份,他也是天使一族所有女性最爱的男人,每个人说起他,都带着爱慕。

    闻言,西格莉面色微变。

    早知道奥古拉多会因为霍的事如此震怒,她就不应该提起。

    “族长?”

    勒克眸子闪了闪,小心翼翼地喊道。

    西格莉没有理会,起身套上衣服就向外走去。

    她是想躲,可又能在奥古拉多眼皮子底下躲多久,最重要的是,如今风云色变,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她还是担心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

    见西格莉离开,勒克想了想,穿上衣服向小偏殿走去。

    任何一个西格莉的情人都知道,她深爱着一个男人,但对方并不爱她,所以西格莉恼羞成怒将其囚禁在宫殿里,只可惜谁都没见过这个男人。

    西格莉很谨慎,从不留宿任何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宫殿。

    这一次,她匆匆被神王叫走,他才有机会去小偏殿。

    勒克对这个男人也很好奇,他虽然不爱西格莉,但也不想她爱上任何人。

    西格莉就应该是浪荡而无心的,这么多年,他虽然过着这种伺候女人的低下生活,但他的家族同样蒸蒸日上,好处不言而喻。

    若西格莉爱上一个人,遣散了他们这些人倒还好,但如果把他们当成虚无,也不再照顾他们的家族,那他们的牺牲和委曲求全就半点意义都没有了。

    勒克轻手轻脚地靠近小偏殿,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他一眼就看到站在窗前,双手负在身后的郎翼。

    听到响动,郎翼动了动耳朵,回身看向勒克。

    他挑眉,眼前这个男人是他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二个人,联想刚刚外面的声响,郎翼眼神有些鄙夷,这种没出息的男人,他根本不想见。

    勒克很轻易就察觉到郎翼眼中的神色,后者根本没有半分遮掩。

    他缩了缩身体,以往没觉得什么,可在这个男人眼中,他却觉得有些耻辱。

    “你很美,难怪会让西格莉族长如此喜欢”

    想了想,勒克还是没有退出去,反而大着胆子说道。

    他要想让家族更强大,就要更卖力地讨好西格莉,那面前这个男人就是他学习的范本,这次好不容易见到他,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嗤,被这种女人喜欢上,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郎翼呸了一声,坐在床上,大咧咧地翘起腿,神色讥讽。

    他的红颜知己哪个不比那个女人温柔漂亮,喜欢他的更是数不胜数。

    “难道你不想离开这里?”

    勒克皱眉,有些不解郎翼的态度。

    难道就因为觉得恶心,所以宁愿失去自由?

    “爷当然想离开,但不会用身体来换!作为男人,去给一个女人当小,简直是丢脸至极,我看着都嫌弃,你也赶紧滚!别待在这里污了爷的眼!”

    郎翼冷笑一声,指着勒克的鼻子骂道。

    这个地方他绝不会待太久,也不想和这里的人产生任何关联。

    “我可以帮你离开!”

    勒克咬牙,小声说道。

    他当然也在意郎翼的态度,但如今最重要的是他不应该留在这里。

    “切,你帮我?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那个女人的情夫罢了!”

    郎翼不屑地摆了摆手,他不是个没脑子的,自然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想放他走的用意,只是没想到那样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还有人愿意留在她身边。

    他也不会把这话放在心上,情夫就是情夫,哪有那么大的权力。

    “总之,我会帮你!”

    勒克抿唇,沉默了半晌,说完这句话后转身离开了小偏殿。

    他帮这个男人,也是帮了自己。

    离开后,勒克也不敢多待,赶忙离开了西格莉的宫殿。

    郎翼眯了眯眼,倒是记住了这个弱小的男人。

    另一边,西格莉又回到了华丽的神王宫殿。

    此刻的奥古拉多已经穿上了一身金光璀璨的铠甲,配合那张绝色的脸,宛如太阳神降世,周围侍女皆看着他面犯桃花,恨不得立刻扑上去。

    “神王!”

    面对床榻之外的奥古拉多,西格莉态度恭敬得多。

    “我要前往莱亚雨林腹地,光明神殿就交给你,回来之后,我要看到覆灭的几个恶魔家族,这几天,别总是做那档子事儿,把事情给我处理好!”

    奥古拉多笑了笑,走到西格莉身边,凑近她的脖子嗅了嗅。

    他声音冷漠地吩咐着,好似捻灭血族如吃饭一样简单。

    “去莱亚雨林腹地?”

    西格莉惊呼一声,那种地方太危险,怎么能说去就去。

    “管好你自己吧!”

    奥古拉多丝毫不理会她的担心,冷讽一声就消失在原地。

    西格莉握紧垂在身侧的手,脸上神色复杂,情绪不定。

    *

    “是不是快到了?我仿佛已经闻到了黄沙的味道!”

    雷赫转头看着小窗外的白云,脸上挂着笑意,夸张地说道。

    “嗯,确实快到了,但是依昙花,难找”

    始祖挑眉,好心情地回答了雷赫一声,却也在不经意间给叶蓁泼了瓢冷水。

    从上个世纪起,依昙花就再也找不到了,他活了那么久都没听说有踪迹,想找到依昙花,在他看来就是痴人说梦,比找到血参难得多。

    听到他的话,叶蓁抿唇,神色宁静,不理会。

    就算再难找,她也必须找到,绝不能让农樱成为真正的吸血鬼,那对她来说无疑比炼狱还痛苦,到达戈壁滩,只希望她的机缘可以再深厚些。

    “你只有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们就要前往莱亚”

    始祖看向叶蓁,随性地说道。

    他是可以找到血参,但不代表别人就找不到,他们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戈壁滩,要知道,晚去一步就落后好几步,虽然他知道,没人能捉住血参。

    “好,我知道了”

    叶蓁沉默了片刻,点头应了一声。

    她也不知道三天时间能不能找到,但血参的事情也是重中之重,若实在找不到,就只能从莱亚雨林腹地回来后,继续寻找了。

    一路上,说说闹闹,飞机终于降落在戈壁滩。

    戈壁滩位于高原,也是漠北与漠南的边界,史书中以“大漠”、“瀚海”之称,这里也曾是蒙古帝国的家乡,也是匈奴和突厥的活跃地点。

    戈壁在维吾尔语里的意思是“沙漠”,粗砂砾石覆盖在硬土上的荒漠地形。

    叶蓁站在戈壁滩边,看着一望无际的土层和远处高耸入云的山石。

    在这里,没有可以隐藏的地方,到处是硬石,风拂过卷起些砂砾。

    “这种地方,一眼就能看清,怎么可能会有依昙花”

    蒂斯梦娜满脸嫌弃,她根本不想停留在这里,忍不住出声讽刺一声。

    依昙花是传说中的东西,和血参差不多,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找到,而且戈壁滩一望无际,就依昙花靓丽的颜色,应该一眼就能看到才是。

    “我们好好找找,分开找!”

    雷赫看着叶蓁,面色严肃地说道。

    在这种广阔的地方,也只有大范围搜索了。

    戈壁滩干旱少雨,气候环境恶劣,地表缺水且植被稀少,仅有的植物就是红柳和骆驼刺等抗旱的,其他植物很难在这里生存。

    “好,麻烦了”

    叶蓁颔首,说完,就轻轻一跃,如风般飞掠出去。

    路易斯亲王和蒂斯梦娜,艾伦不想动,要留在飞机上,最后却还是在始祖一个眼神威压下下了飞机,同样帮忙寻找。

    烈阳高照,血族本就厌恶阳光,眼下更是难耐。

    他们不愿跑到远的地方,故而就在飞机边缘打晃。

    始祖一直跟着叶蓁,视线扫过,并没有发现任何花的踪迹。

    在戈壁滩,除了砂砾就是低矮的骆驼刺,到处是单调的颜色。

    叶蓁有些疑惑,动物和植物大多都生活在可以隐藏自己的地方,为何依昙花会选择长在一眼就能看尽的戈壁滩,这岂不是太过暴露?

    “你是在想依昙花为什么长在这种地方?”

    始祖挑眉看向叶蓁,问道。

    “你知道?”

    叶蓁回眸,神色淡淡。

    “这世上有我不知道的吗?依昙花颜色光鲜,它喜欢长在绿叶旁,以衬托自己的美丽,而且它生长的地方,往往会非常湿润,不过也因为它醒目,所以在上个世纪就逐渐消失在视线中,成了一个传说”

    始祖耸了耸肩,帮叶蓁科普着自己知道的东西。

    叶蓁了然地点了点头,依旧向着戈壁滩深处前行。

    这里只偶尔能发现些车轮印记,一眼望去廖无人烟,也很少有人会到这种荒凉的地方来,倒是方便了叶蓁使用修者手段。

    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大漠,砂石间或生长着低矮的梭梭。

    天色渐渐暗了,在夕阳的照耀下,戈壁滩的景色粗狂,苍凉,壮美。

    叶蓁站在石壁上,望着远处的夕阳,长发被风拂过,卷起漂亮的弧度,她不知在看什么,神色淡漠,那一刻,她仿佛要乘风归去。

    “叶蓁!”

    始祖皱眉,大声喊道。

    他想伸手拉住叶蓁的胳膊,但却没敢动手,想想还觉得有些好笑,恶魔始祖一直都是随性而残忍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怯弱,也有了不敢做的事情。

    可就在刚刚,他看着叶蓁,总觉得一碰她就会消失似的。

    叶蓁转头,眼神中并没有恍惚,清明的可怕。

    一下午的时间,什么都没有找到。

    “我们不用回飞机了,不然明天还要走过这片地方”

    始祖松了口气,转头看看遥遥无迹的飞机,说道。

    他可不想明天再走已经走过的路,倒不如继续找,反正黑暗对血族来说更加好,只是戈壁滩昼夜温差太大,他不知道叶蓁能不能受得了。

    “继续找吧”

    叶蓁说完,就继续前行了。

    始祖的话也是她想说的,只有三天时间,她必须要尽快,没那么多时间休息。

    两人继续寻找着,一路上倒是碰到了不少小动物。

    戈壁滩动物贫乏,大多都是鼠类、蜥蜴和蚁类。

    叶蓁也看到些大型动物,如羚羊,野驴和野山羊,这些动物都是受到保护的,虽然在她眼中就是行走的食材,做成食物应该非常美味。

    始祖随手抓住一只蜥蜴,也不怕脏,直接在它脖颈下口。

    叶蓁转眸望去,血族在进食时非常锐利,始祖吸食蜥蜴的血液时,她都能听到潺潺的声音,他喝完,就把蜥蜴还在抽搐的身体随手扔到一边。

    “这点东西,还不够塞牙缝”

    始祖嘴边满是血迹,尖锐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嘴角牵着诡异的笑。

    叶蓁抿唇,随手捉住两只沙鸡。

    沙鸡羽毛是灰褐色,翅膀尖,腿很短,奔跑速度很快,它们吃植物的种子。

    “你肚子饿了?这点东西不够你吃,我去给你猎食”

    始祖看着叶蓁的动作,不禁挑眉说道。

    他不大清楚人族的食量,但就这两只小小的沙鸡,肯定不够吧?

    “不用,这就够了”

    叶蓁摇了摇头,随手点燃一堆火,取出匕首三两下就将沙鸡的皮直接退掉,动作非常麻利,一看就不是生手,看的始祖叹为观止。

    “从记忆里看到你厨艺似乎不错,那废物很喜欢”

    说着,始祖就坐在火堆不远处看着叶蓁动手,神色好奇。

    在记忆中,他看到叶蓁做了一碗面,而他的共生体非常垂涎,可惜最后一口都没吃到,思及此,始祖眼珠子转了转。

    “巫师呢?”

    叶蓁将两只沙鸡开膛破肚处理好,就架在火堆上炙烤,听到始祖口中的“废物”两字,就知道说的是巫师,不禁开口问了一句。

    巫师帮了她很多,她也很好奇为何始祖能存在这么久。

    “他知道要去莱亚雨林腹地,害怕,躲起来了”

    听到叶蓁的问话,始祖恶劣地咧着唇笑道。

    他也不想这么抹黑另外一个自己,可惜,叶蓁只有一个。

    就在此时,始祖眼珠子中生出些许翠绿色,巫师显然能听到始祖说的话,见他如此说自己,忍不住躁动起来,胆小怯弱的懦夫,没有女人会喜欢。

    “够了,安静!这里是戈壁滩,很容易出事!”

    始祖面色难看地呵斥了一句,巫师才安静下来。

    叶蓁抬眸看了他一眼就又垂下眸子,始祖的话显然是对体内的巫师说的。

    “真是个烦人的家伙”

    始祖躺在岩壁上,语气恼怒极了。

    他必须要想个办法把共生体从身体里剔除,从而彻底掌控这具身体。

    叶蓁时而反动沙鸡,还从包里取出些香料洒上,孜然的味道和鸡肉的香味弥漫出来,还有橙黄的油滴落在火堆里,不多时,沙鸡就被烤的不焦不嫩。

    始祖抽了抽鼻子,血眸直视着叶蓁手中香味四溢的沙鸡。

    他是血族,并不喜欢吃熟食,但这个味道简直比血液还要香。

    “给你”

    叶蓁想了想,将一只沙鸡递给始祖。

    这次寻找依昙花,始祖也告诉她不少有用的消息,一只鸡而已,算是两清。

    “给我的?”

    始祖却很高兴,咧着嘴接过。

    沙鸡橙黄橙黄的色泽让人口齿生津,始祖没有犹豫,一口咬了下去,肉质饱满细嫩,香味溢的满口都是,他来不及品尝就将鸡肉吞了下去。

    刚吃完一口,始祖就大口大口吞嚼起来,很快沙鸡就变成了鸡架子。

    他抹去嘴角的油渍,眯着眼睛回味刚刚烤沙鸡的味道,这个味道很复杂,又很美妙,口中还残留着让人回味无穷的香气。

    叶蓁吃相就斯文多了,不过戈壁滩的沙鸡奔跑速度快,肉质的确有嚼劲。

    “叶蓁,你做的东西果然好吃!”

    品尝美味果然让人心情愉悦,始祖脸上满是惬意,他丝丝压抑体内巫师的人格,后者想占据身体品味叶蓁的手艺,但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会让。

    “嗯”

    叶蓁淡淡点了点头,这一点她承认。

    “你真是华夏人?可惜了”

    始祖啧啧有声地看着叶蓁,感慨一句。

    如果叶蓁也是血族,他岂不是能更早认识?

    对于始祖的话,叶蓁没有回应,她不是华夏人,也不是y国人,她是饕餮大陆的人,但她逐渐对华夏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归属感,暂且可以算作华夏人。

    “你伴侣也是华夏人?是术士?”

    始祖眼珠子转了转,若有所思地问道。

    正所谓对待敌人,尤其是情敌,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他不是人”

    叶蓁抬眸,神情淡漠地说道。

    她现在也愿意多和始祖提起司缪,她不可能喜欢除司缪外的任何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华夏还有什么别的奇异种族?”

    始祖眯了眯眼,努力回想,不是人的话,范围就缩小了很多,华夏除了术士之外,没听说过有其他异族,而国外最常见的就是血族,天使族和狼人族。

    “你不用在我身上白费心思”

    叶蓁没有回答始祖,而是语气认真地说道。

    司缪是虚无神,别说华夏,连饕餮大陆都已经绝迹。

    “那他呢,你来y国没有陪着?”

    始祖对叶蓁的话充耳不闻,依旧好奇地探听着情敌的下落。

    “依昙花若是找不到,就没有别的办法治愈吸血鬼症了?”

    叶蓁回眸看了看夜色下的戈壁滩大漠,心情广阔中又带着些许忧虑。

    始祖看了看叶蓁,也没有再继续询问的意思,他起身,血眸在夜色中非常显眼,通透的可怕,仿佛视线所过之处,都被他录入眼中。

    “吸血鬼症本就是不治之症,除了依昙花这种传说中的神物,没有别的办法,你那个朋友的结果只能是被转化成血族,否则就是死”

    始祖双手环胸,挑眉间,语气非常平淡地说道。

    他就觉得叶蓁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找依昙花,非常愚蠢。

    本来就是转化一下的问题,费这么多事,他实在难以理解人类的想法,血族难道不好吗?不知多少妄想长寿的人期待变成血族,却始终没有机会。

    “继续找吧”

    叶蓁扑灭火堆,起身继续向着深处前行。

    始祖没有说话,跟在她身后。

    清晨,一束阳光洒入大地。

    叶蓁清美的脸上噙着淡淡的疲倦之色,可惜,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休息一会”

    始祖皱眉,挡在了叶蓁面前。

    照她这个找法儿,没等找到依昙花,整个人就累晕过去了。

    叶蓁没有反驳,坐在岩壁上,戈壁滩昼夜温差太大,气候干燥让人十分不舒服,她哪怕是修者,有灵气傍身,也有些吃不消。

    就在这时,两辆大卡车轰隆隆地行驶过来。

    叶蓁眯了眯眸子,昨天戈壁滩静悄悄的,今天居然会在这里看到人类。

    没错,从车上下来的都是背着大包小包,装扮奇异的人,他们手中都拿着各种工具,看样子是来戈壁滩做工的,只是没想到这种地方也有工程。

    这些人都头上戴帽,戴着脸罩,手套,腰间还有蛇皮袋。

    叶蓁看向始祖,他们还是继续前行为好。

    “没事,他们是‘石农’不会妨碍”

    始祖摇了摇头,示意叶蓁再休息一会。

    “石农?”

    叶蓁挑眉,这个称谓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始祖沉默了一下,又帮叶蓁科普了所谓的石农。

    这个世界的人对石头有一种疯狂的喜爱,孜孜不倦,品种从和田玉石到田黄石,鸡血石乃至太湖石不一而足。

    和田玉,疯狂的石头短短几年时间,价格再次高飞猛进,好石惊为天价,没有十万二十万,根本买不到真正的和田玉。

    赏石是达官贵人或风雅人士的心头好,自然界不言不语的石头,在人们眼中被赋予了人类文明的意兴表达,着迷的、逐利的都几近癫狂。

    现今世上最大的玉石,就是现藏在故宫博物馆的大禹治水图玉山。

    因奇石收藏热,由此形成一个特殊人群——石农。

    石农指的是产石地靠捡石头为生的当地农民,他们是玩石赏石炒石最低端人群,那些沉睡在戈壁滩上的宝物,因为市场的需求,经济的作用力,捡石头的石农从戈壁滩上辛苦把它们挖掘出来,再在一级市场出售,获利。

    人们发疯似地到戈壁滩用卡车,农用车将戈壁滩上的奇石几乎捡光。

    只可惜,戈壁滩环境艰苦,遭遇迷路,车坏,干渴的就死过十几个石农。

    总而言之,裸露在地表的戈壁石,塑造了戈壁滩奇特的外形,它们中极少数的一些,经过亿万年的风吹日晒,石质生长出柔润细腻的皮肤,成为美玉。

    真正的石农要和戈壁滩上的骆驼刺一样,付出辛苦的代价,才可以寻获至宝。

    “哟,你们是来这地方旅行的吧?哈哈哈年轻人就是气盛,戈壁滩可不好玩,稍不注意就会迷路,要不然就渴死,玩命的地方,你们还是快走吧!”

    看到叶蓁和始祖,一行工人面面相觑,最后领头的上前来,说道。

    他语气劝慰,取下脸罩,脸上沟壑纵横,眼神中满是沧桑。

    始祖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就收回目光。

    “大叔,不知你们可在这里见过一种彩色的花?”

    叶蓁想了想,问道。

    既然石农是长年累月待在戈壁滩的,那问他们或许会更简单一些。

    依昙花长有红、黄、蓝、白四色花瓣,煞是娇艳绚丽,若是石农见过,应该会印象深刻才对,这可比盲目寻找要方便简单的多。

    “彩色的花?哈哈哈,小姑娘真是说笑了,戈壁滩这地方花毛都没有!”

    那人笑着摆摆手,只当叶蓁在说笑。

    “没有?”

    闻言,叶蓁抿唇,轻轻叹了口气。

    “当然没有了,我在这地方做了五十多年的石农,十几岁就待在这里,如果有彩色的花怎么可能没见过,小姑娘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石农笑着摇了摇头,脸上也有些疑惑。

    “彩色的花?”

    叶蓁刚要道谢,就听到石农群中一道略带狐疑和犹豫的声音。

    “对,你见过?”

    叶蓁眸子微动,准确地看向问话的人。

    “克鲁斯,你胡说什么,戈壁滩怎么可能有彩色的花?”

    领头的石农斥责了一声,他靠近才发现这两个年轻男女不简单,他们在这大漠中都没有开车,也不知来了多久,有这种生存能力的,大多不是普通人。

    如果克鲁斯说的是假话,谁知道这两个人会做出什么。

    闻言,名叫克鲁斯的人缩了缩肩膀,不敢再说。

    始祖眯了眯眸子,他径直走过去将克鲁斯提了出来,他力气极大,克鲁斯身高两米肌肉纠结,人高马大的汉子在始祖手中却恍如一只小鸡。

    光他露出的这一手,就让石农们惊呼出声,连连后退。

    “这…克鲁斯没有恶意!”

    领头的石农想上前拦下,却又没那个胆子。

    “说,彩色的花”

    始祖松手,冷声说道。

    他向来不喜欢循序渐进,也只有面对叶蓁是这样。

    “咳咳…你…你们说的彩色的花,是不是四片花瓣,很漂亮的那种?”

    克鲁斯获得自由就刚忙退开,远离了始祖,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真的见过?!”

    叶蓁清透的眸子微亮,依昙花终于在这一刻找到些许痕迹。

    克鲁斯这才转头看向叶蓁,看着她白皙如美瓷的皮肤,黝黑的脸上泛起些许不明显的红晕,他们是石农,成天面对的都是糙汉子,哪里见过这么水灵的女孩子,他还年轻,更是阅历不丰富,一时间非常羞涩。

    始祖眯了眯眼,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

    叶蓁扬了扬手,制止了始祖暴怒的脾性。

    “你真的见过这种花?”

    叶蓁又耐着性子开口问了一句,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些头绪了。

    “嗯,昨天带着我妹子到戈壁滩捡石,她不知在什么地方摘了一朵彩色的花,非常喜欢,回到家就栽在了院子里,但是今天那花就蔫了”

    克鲁斯挠了挠后脑勺,语气闷声闷气。

    他之所以记得这么深,不只是因为戈壁滩没有花,也因为自己疼爱的妹子大早上就哭得不行,看样子是非常喜欢那彩色花的。

    “蔫了?”

    叶蓁蹙眉,没想到刚刚知道依昙花的下落,就面临这样的结果。

    “依昙花刚摘下来就要放到特殊容器里保存,喏,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可惜蔫了就没用了,必须要用新鲜的依昙花入药”

    始祖挑眉,不知从什么地方取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递给叶蓁。

    叶蓁缓缓接过,垂着眸子想了想。

    “克鲁斯是吗?你可能带我去找你妹妹,那朵蔫了的花我愿意买下”

    她抬眸,对克鲁斯说道。

    若是别人恐怕还真的只能捶地痛哭,但她拥有绮罗绿生藓,可以让任何植物枯木逢春,眼下为了农樱,也顾不得会不会被怀疑了。

    反正华夏修者本就是神秘的,她拥有这样的能力始祖和巫师也是知道的。

    当初给巫师栽种向日葵,就用到过绮罗绿生藓的能力。

    “啊?不用不用,送给你,送给你了”

    克鲁斯微愣,旋即慌忙摆摆手。

    就是一朵在戈壁滩随意找到的花,怎么能和人家要钱呢。

    “说买下就是买下,费什么话,现在立刻开车送我们去取花”

    始祖皱眉,取出一颗散发着光的蓝宝石,没好气地扔到克鲁斯怀中。

    霎时,石农们都被震在原地,他们都识货,就这种尺寸,这种光泽,这么稀少的宝石,卖了换来的钱足够他们捡石好几年的。

    叶蓁转眸看了看始祖,这颗蓝宝石的钱她会还给他。

    “好,好!”

    克鲁斯还没开口,领头的石农就挥挥手,示意大家都上车。

    现在有这么大一笔生意,谁还会待在这里捡石?

    “这…”

    克鲁斯面色犹豫,怎么能因为一朵花拿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

    “傻子,快上车!”

    身后的石农一下子堵住他的嘴,把他拖上卡车。

    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拒绝。

    始祖和叶蓁也上了卡车,两辆车缓缓回村子去了。

    这一群石农都是戈壁滩附近一个名叫“塔特”村子里的人,这村子很小,总共人数不超过两千,环境破旧,设施简陋,算是一个贫困地区了。

    叶蓁知道,国外这种贫困的村子很多,类似y国那种豪华国际大都市,日子的确光鲜亮丽,但接近荒漠的地方,有很多连饭都吃不上的地方。

    始祖虽然不屑开口,但偶尔说一句就把想知道的消息都套了出来。

    开车的石农生怕晚了蓝宝石就又被要回去,在大漠中速度极快行驶着。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