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十章 我喜欢你,郎翼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你们都疯了?千年的血参,神秘莫测的莱亚雨林腹地,凶兽遍布的莱亚河流,这些我们都是第一次见,怎么应付?稍不注意就会送了命,全尸都留不下!”

    雷赫满是不可置信地望着叶蓁和黛米王后,她们以为这是玩闹吗?

    看着雷赫不赞同的眼神,黛米王后叹了口气。

    “孩子,我希望你能放松下来,莱亚雨林腹地我必须去,难道你希望森顿家族一直没落下去,直到半点痕迹都不留下?”

    森顿家族在上个世纪的血族非常有名气,甚至比博古勒家族还要辉煌,只可惜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衰落下去,黛米王后就出自森顿家族。

    听到黛米王后的话,雷赫低下头,沉默不语。

    马车徐徐前进,很快就回到了博古勒家族。

    蒂斯梦娜公爵刚下马车就拉着艾伦去找路易斯亲王了,她不会隐瞒着血参的消息,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黛米王后眸色冷漠。

    “明天一早我们走”

    始祖展了展腰,神色慵懒随性,嘴角勾着邪性的笑容,这句话透过他的背影传过来,话落,整个人就消失在原地,连残影都不曾留下。

    “我们也走吧,回去收拾一下”

    黛米王后叹了口气,向古堡庄园走去。

    叶蓁早已脚步匆匆回了房间,她离开时农樱还昏睡着,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房间,农樱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缩在桌子下。

    “小樱?”

    叶蓁轻唤一声,缩在桌下的身影动了动。

    “叶姐姐?”

    带着沙哑和哭腔的声音响起,待叶蓁把农樱拉出来,就看到她白皙的小脸上布满累累血丝,仿佛就在肌肤表层,一双眼睛通红,看上去有些渗人。

    “你怎么了?”

    叶蓁抿唇,伸手摸了摸农樱的脸,冷冰冰地如同死尸。

    “叶姐姐,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怪物,我成了一个怪物!”

    农樱捂着脸啜泣,她醒过来后就察觉到口中的铁锈味,那是血的味道。

    她没有听从侍女的话,跑出古堡,就被阳光灼伤,那种痛如跗骨之疽,疼之入髓,等她回到暗处,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这幅鬼样子。

    她是人类,居然会怕阳光。

    “你患了吸血鬼症,不能见阳光”

    叶蓁蹙眉,还是把事情告诉了农樱。

    这种事瞒不住,她也不想瞒着,总归现在已经有办法了。

    “吸血鬼症…我变成了吸血鬼?!”

    农樱瞳孔一缩,无意识倒退几步,她怎么能变成吸血鬼?

    “不,你和真正的吸血鬼也不同,这只是一种病,不过现在我已经找到办法可以治好你,明天就启程去找药材,你只需待在这里等我”

    叶蓁摇了摇头,说道。

    闻言,农樱面色才正常下来,缓缓松了口气。

    她真怕,怕自己从此以后只能生活在黑暗中,她那么喜欢阳光,那么喜欢神农族的血脉,那么喜欢华夏,怎么能留在博古勒家族成为一个病人。

    “叶姐姐,是很难找到的药材?”

    农樱小心翼翼地抬眸看向叶蓁,语气哽咽地问道。

    她为什么总是给她找麻烦,刚到y国就得了这种怪病。

    “没错,依昙花很难找,也有可能找不到”

    没等叶蓁开口,一道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雷赫正倚在门口,面色沉凝,目光不偏不倚的看向农樱的脸,他声音有些冷淡,并没有安慰,而是实事求是地说道。

    叶蓁太辛苦了,她来到y国完全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一个又一个的朋友,如今,还要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前往莱亚雨林腹地,这都是因为他们。

    “雷赫!”

    叶蓁面色微沉,她可以清晰地看到农樱眼中的愧疚和失落。

    “喊我做什么,我说的有错吗?你是不是疯了,朋友只是朋友,你为了他们做那么多真的值得?莱亚雨林腹地,稍不注意就会丢了性命,别说你是修者,就算你是神,都很难从那里安全离开,这是一条死路!”

    雷赫转身,脖颈青筋暴起,声音极其响亮。

    黛米王后要去是为了森顿家族,他心中很清楚她的决心,也就无话可说。

    可叶蓁呢?

    她拼了命,却只是为了让自己的朋友恢复健康和修为,这和她有多大关系,凭什么要做这些,他只想把她叫醒,别为了外人伤害到自己。

    “我修淡之道,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想与不想”

    叶蓁神色淡淡,缓缓摇头,说出这样一句话。

    当初郎翼会到华夏,间接也是因为她,如今有机会救他,她当然要做,除此之外,他更是她的老乡,朋友,伴侣的兄弟,是非常重要的人。

    至于农樱,是她在华夏最要好的朋友,自然也要救。

    除了这些不得不做的理由,还有就是她想,她愿意去做这些。

    “叶姐姐,他说的没错”

    农樱垂下头,声音落寞中带着许多感激,愧疚和陈恳。

    她很赞同雷赫的话,叶蓁总是忙忙碌碌,却很少是为了自己而做,如今,实在没必要为了他们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她希望她能好好的。

    听到农樱的话,雷赫反而高看了她一眼。

    不管是人还是血族,心性深处都是自私的,而叶蓁这个朋友,他了解不多,但能在这个生死关头赞成他的话,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

    “我会救你”

    叶蓁抬眸看了农樱一眼,语气平静。

    她做事,从不反悔。

    “叶姐姐…”

    农樱紧紧咬着唇,眼中有滚烫的热泪。

    她好像总是麻烦她,在神农族地就是这样,如今来了y国还是这样,要怎么样才能报答,这一生,她怕是还不清了。

    “我会同意去莱亚雨林腹地,并不单单为了郎翼,还想找到一些东西,我没你想象中那么高尚,但是救他们是我必须要做的”

    叶蓁来到雷赫面前,说话时,脸上带着清浅的笑。

    虽然寻找灵植只是顺便要做的事,但也抱着这样的目的。

    “你真的决定了?”

    雷赫皱眉看着叶蓁,最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叶蓁点了点头,态度虽然很淡,却出乎意料让人感受到坚定。

    “我会一起去”

    雷赫苦笑着说了一句,既然母亲和朋友都要发疯,那他也要陪着。

    有血参的事情在,蒂斯梦娜和艾伦肯定不会安分待在族中,包括路易斯亲王,也一定会到莱亚去,这样一来,他也就不用留在族中防备和看守。

    最重要的是,眼下说出这句话,他冰冷的心脏竟然有些发烫。

    在长久的岁月中,伴随他最远的是床榻,现在有机会去“冒险和玩命”,难道不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吗?就连体内的病弱都仿佛减弱了几分。

    叶蓁看了看雷赫的眼睛,点头应了一声。

    雷赫一起去,她也可以每天帮他净化血液,这样一来,等回来时,他的身体差不多就会完全康复,而现在的雷赫,也不再是瓷娃娃,一碰就碎。

    看着她们,农樱眼神中有些艳羡,她也很想去,但还是露出释然和祝福。

    她的身体绝不可能长途跋涉,既然如此,她会留在这里祈祷,希望他们不管做什么事都一切顺利,不过有叶姐姐的地方就有危机,但往往也会化险为夷。

    就在此时,隔壁房间传来一道怒吼。

    “所以这件事你就要瞒着我,超越亲王,从而实力越过我?做梦!”

    路易斯亲王的声音极为暴怒,还有玻璃碎裂的响声。

    雷赫瞳孔一缩,瞬移回到了房间。

    叶蓁蹙眉,也跟了过去。

    当她来到房间,就看到混乱不堪的场面。

    原本桌上的鲜花杯盏台灯全都被扫落在地上,而路易斯亲王双目赤红,额上青筋直跳,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捏着,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对面的黛米王后。

    他的身后则站着幸灾乐祸的蒂斯梦娜,艾伦并不在。

    “你是不是男人?居然打女人!”

    雷赫扶着黛米王后,脾气也被她脑袋上的伤口激了起来。

    叶蓁也看向黛米王后,她脑袋上破了个口子,流着血,脸色冰冷,丝毫不服软,眸子中的神色同样犀利,并不恐惧,看样子如同周身围着铠甲一般。

    “打女人又怎样,期满丈夫,这种女人就应该打死!”

    路易斯亲王声音阴冷,眸子如毒蛇般看着雷赫和黛米王后。

    他听蒂斯梦娜说起血参,但迟迟不见黛米前来,一时间就清楚了她的想法。

    要独吞血参,重振森顿家族,简直是做梦!

    “你不配做博古勒家族的皇!”

    雷赫怒喝一声,声音中没有半分恭敬。

    若说今天之前他还期望路易斯亲王能看看他,今天之后,他就不再是他的父亲,他雷赫只需要有母亲就够了,这种无耻之徒,不配为人父为人夫,为皇。

    “我不配,你就配吗?”

    路易斯亲王眼神森寒,直直盯着雷赫,如同看一个觊觎他王位的偷窃者。

    任何事,在追求实力这件事上都可以忽略不计,雷赫和黛米在撒切尔家族大闹已经连累了博古勒家族,如今,他要让他们知道厉害!

    “来人啊,去把长老都给我叫到大殿,我有话要说!”

    路易斯亲王说完,一甩衣袖就向大殿走去。

    蒂斯梦娜公爵嘴角含笑,眼神讥讽地扫了黛米王后和雷赫一眼,两个愚蠢的家伙,好好一手牌打的稀烂,的确应该让出少主的位置了。

    她扭着纤细的腰肢,跟上了路易斯亲王的脚步。

    “孩子,路易斯一定不怀好意!我们去看看!”

    待所有人离开,黛米王后才紧张地看向雷赫。

    她心头有些不安,和蒂斯梦娜公爵想的一样,雷赫少主的身份…

    “不用,让他说吧,现在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

    雷赫冷漠地摇了摇头,明天他们就要启程前往莱亚雨林腹地,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不一定,若能活着回来,少主身份他会亲自拿回来!

    闻言,黛米王后沉默下来。

    是啊,她怎么魔怔了,眼下少主身份还有什么重要的。

    若是她能成功取回血参,超越亲王,就能重振森顿家族,到时候雷赫完全可以统治森顿家族,而不需要在博古勒家族和艾伦争夺王位。

    “让你看笑话了,你朋友还好吗?”

    黛米王后看向叶蓁,笑着问道。

    鉴于吸血鬼超强的恢复能力,黛米王后额头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她还好,既然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叶蓁颔首,话落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母亲,我决定了,明天要和你们一起去莱亚雨林腹地”

    雷赫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闻言,黛米王后面色严肃,厉喝道:“不行!”

    她去是有原因,但不代表她不知道莱亚雨林腹地的危险,相反,她知道的恐怕比雷赫还多,也正因为清楚,所以她不能让雷赫同去。

    雷赫对她的重要性比森顿家族还多,她决不能让他冒险。

    莱亚雨林腹地中一只小小的虫子都有可能要了命,血族的治愈力在那里没有任何作用,雷赫比她的命还重要,怎么能和他们一起去?

    “母亲,难道你就让我眼睁睁看着你们去送死?”

    雷赫神色沉凝,说出的话丝毫不客气。

    他很明白,莱亚之行,九死一生。

    这或许是天使一族的阴谋,但还是让诸多血族飞蛾扑火。

    “你是母亲的延续,留下好吗?”

    黛米王后眼眶湿润,她真的不能同意。

    寻找血参的确伴随着性命之忧,她心中也不是没有抱着死亡的念头。

    闻言,雷赫沉默了。

    他要去,直到这一刻,他才真切感受到母亲对他全然的爱意,他要保护她,这个念头比坐上博古勒家族王位的念头还要深刻。

    如今,他没了父亲,只剩下母亲。

    “你当真要去?”

    黛米王后一眼就看出雷赫的决心,沉声问道。

    “母亲,不要想着留下我,即便我没办法和你们一起去,我也会偷偷去”

    雷赫抿唇,语气认真地说道。

    他很清楚母亲的想法,故而才率先说道。

    听到他的话,黛米王后原本微抬的手缓缓放下,她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了房间,此刻,她无法接受也无法拒绝,只能回去冷静一下。

    与其让雷赫一个人偷偷去,倒不如同行,还安全一些。

    回到房间,叶蓁看向农樱,她脸上的血丝随着夜色加深,已经好了很多。

    “叶姐姐,你万万要小心”

    莱亚雨林腹地她曾听说过,那是一片封闭的地域,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去过了,以前还有人会去探险,但大多时候是回不来的,久而久之也就无人问津了。

    那里的生物格外神秘,现在还没有被探索完全。

    “放心”

    叶蓁点了点头,她一定会小心行事。

    农樱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不禁取出一枚白玉色的药盘,递给叶蓁。

    “这是法器?”

    叶蓁接过,玉盘带着淡淡的温度,散发着浓郁的灵气。

    她挑眉看了农樱一眼,不知道她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是师傅给我的,可以挡灾,叶姐姐你就带在身上,或许有用呢?”

    农樱重重点头,缓缓说道。

    “你若不要,我也不要了!”

    没等叶蓁开口拒绝,农樱就率先截断了退路。

    这次叶姐姐是去帮她找药材,她没办法帮忙,这枚玉盘可以让她稍微安心一些,毕竟农逍遥是十一品修者,手段繁多,应该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作用。

    听到农樱的话,叶蓁只能将药盘收起来。

    见此,农樱缓缓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些许笑意。

    她有预感,叶蓁这一行会获得大机缘,药盘也一定能帮得上忙。

    巫师古堡。

    始祖坐在沙发上,双腿搭着茶几,手中摇晃着一杯血红而黏稠的液体,眼角黑线蔓延,唇角勾着古怪的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倏然,他血眸中有碧绿的光闪过。

    “怎么,刚刚帮了你,就想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一句话从他口中吐出,带着讥讽和邪性。

    “你本来就是我,出手是应该的”

    又是一句沉稳的话,带着点点冰冷。

    巫师就坐在沙发上,眼睛一双翠绿,一双血色。

    “明天就要去莱亚雨林腹地,你确定没我,叶蓁能活着?”

    始祖嗤笑一声,不紧不慢地说道。

    莱亚雨林腹地非常有名,在血族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果然,听到这句话,始祖眼中的翠绿缓缓褪去,安静下来。

    “呵呵,叶蓁啊叶蓁,你对‘我’的影响力还真是不小!”

    感受到巫师人格不再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始祖笑着呢喃道。

    他没办法主动控制身体,否则会受到重创,以往他费尽心思都不得出来,而如今巫师人格竟然轻而易举把机会让给他,实在令人吃惊。

    不过他喜欢这种拥有身体的感觉,灵魂不需要隐藏在暗处。

    翌日一早。

    黛米王后就带着雷赫等在庄园门口,叶蓁也在,为了掩人耳目,身上也背着一个包,毕竟是远行,总不能空着手去,总是要换衣服的。

    昨晚路易斯亲王果然宣城解除雷赫少主身份,这个消息并没有炸开锅,毕竟有了艾伦的存在,雷赫的少主身份本就名存实亡,如今只是取消了名而已。

    所有族人看向雷赫的视线又是同情,又是嘲讽。

    就这样一个病弱少主,日后只能被一个家族没落的王后护着。

    对一切目光,雷赫都恍若不见,这是他早就想到的。

    他们都在等巫师,然而还没等到巫师,路易斯亲王就带着蒂斯梦娜公爵和艾伦一同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看打扮,也是要前往莱亚。

    至于狼人少主卡尔,昨晚就离开了博古勒家族。

    血参是血族的秘密,当然不可能让狼人插手。

    路易斯亲王站在黛米王后身前,看到她光洁的额头,缓缓松了口气。

    “黛米,你没事就好了,昨天是我太冲动”

    他还是爱黛米的,只是血参事关重大,没办法忽视。

    “冲动?那你现在恢复雷赫少主的身份如何?”

    黛米王后抬眸,冷笑一声,看向路易斯亲王的眼神陌生到可怕。

    然而听到她的话,路易斯亲王却梗住了,脸上神情讪讪,不再搭话。

    他昨天的确是被气糊涂了,但雷赫的事却是早有预谋,他本就想着利用这次的机会解除雷赫少主身份,这样一来,艾伦上位也就光明正大了。

    黛米王后哪怕早就知道,眼下看到他这样,心还是陡然一凉。

    蒂斯梦娜公爵正在帮艾伦整理衣服,如今脸上笑意浓厚,再看向黛米王后时已经满是讥嘲,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她终于不再需要嫉妒黛米。

    只要找到血参,就会改变如今血族现有的格局。

    到时候路易斯和她的实力都会有所提升,博古勒家族也将空前绝后,甚至和光明神殿平起平坐,这一切都像做梦一样。

    “你们不走,在这里干什么”

    雷赫皱眉,满脸嫌恶地看着他们三人,问道。

    “当然是等巫师了,他又不是你一个人的,难道还不允许我们同行?”

    蒂斯梦娜扯着唇说道。

    她早就知道巫师,不,应该是始祖会一起去,既然如此,他们当然要一起,始祖实力强大,以往也去过莱亚雨林腹地,能少走不少弯路。

    “嗤,无耻”

    雷赫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说道。

    闻言,路易斯亲王脸上的神色有些难看。

    他也知道莱亚的危险,能和始祖一同前往,也安全很多。

    就算对血参觊觎心再强,安全方面也要注意。

    说话间,一身皮衣的始祖缓步走来。

    叶蓁抬眸看了一眼他的眼睛,是血色,就垂下头。

    按理说始祖不应该存在这么久,可现在…

    “走吧”

    始祖看了众人一眼,颇为烦闷。

    他本想和叶蓁两个人走,可现在却多了这么多电灯泡,实在烦人。

    直升机已经等在庄园外,路线就是在戈壁滩停留,旋即再前往莱亚。

    一行人上了飞机,始祖自顾自坐到叶蓁身边。

    “戈壁滩大概八个小时的距离,你可要先休息”

    始祖含着笑,语气颇为轻柔地说道。

    听到他的声音,雷赫身体抖了抖,只觉得浑身不舒服。

    你能想象一个蔫儿坏的人故作柔情的样子吗?

    叶蓁也蹙眉看了始祖一眼,转头不去回应。

    见此,始祖脸上出现些狐疑之色,从身侧取出一本书,书皮上是偌大的英文:“追女孩的二十四种方法”,小字:“有了它,就有了幸福”。

    他昨晚看了这本书,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温柔,虽然这个词距离他很遥远,但眼下总要尝试一下,也算是新的体验,更何况用在叶蓁身上,他不反感。

    雷赫凑上来看了一眼,旋即赶忙转头,肩膀抖动。

    黛米王后也转头看去,了然地笑了。

    看来始祖是真的对叶蓁动了心思,可后者不仅有伴侣,性情也清清淡淡,恐怕是很难追到手的,他想要抱得美人归,实在太难。

    “你笑什么?女人不就是这么追的?”

    始祖看到雷赫在笑,不禁问道。

    他神情有些恼怒,耳根后也开始泛红。

    以往他还是真正的始祖,女人都一个接一个贴上来,根本不需要他费心去追,哪里能懂这么多,看书已经是很用心了,居然引来嘲笑。

    始祖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看着雷赫憋笑,很想把他丢下飞机。

    “我也没追过人,不清楚啊!”

    雷赫赶忙忍住,一本正经地说道。

    他从小病弱,黛米王后怕有了女人影响他的身体,就一直排除着,这不,都这个年纪,别说心动的女人,就是暖床的女人都没有。

    “你不用白费心思,我不喜欢你,我有爱的人”

    一直侧着头的叶蓁回眸,声音冷漠地说道。

    在感情事情上,她素来慢热,但也不会拖着,既然始祖表现出来了,她自然会毫不客气地拒绝,这对大家都好。

    “嗤,那又如何?我乐意!”

    闻言,始祖并没有被打击道,反而扬起下巴,脸皮极厚地说道。

    叶蓁不再多说,转头继续看向外面的白云。

    若是纪元之争平安度过,一切都顺利下来,她希望回到饕餮大陆,和司缪一起坐在缥缈之巅的银月树下,看云卷云舒。

    当初,她也曾和司缪一起看过,但身份不同。

    听着他们的笑脑,蒂斯梦娜脸色微沉。

    始祖明显对叶蓁很好,连带着黛米和雷赫都有了心平气和的温柔待遇,这样一来,若在莱亚雨林腹地遇到危险,岂不是不会管他们?

    “哥哥,怎么办?”

    思及此,蒂斯梦娜看向身旁的路易斯亲王,皱眉问道。

    “始祖能找到血参,我们只需要跟着他们就好”

    路易斯亲王眯了眯眼,声音极轻。

    他本就没指望凉薄残酷的始祖对他们有多好,跟着只是为了找到血参。

    “父亲说得对,母亲宽心就好”

    艾伦也适时地说了一句,在他看来,莱亚的危机说不定是以讹传讹,毕竟他没有真正去过,就算再危险,他们是血族,实力强大,又能出什么事。

    “听闻撒切尔家族和埃尔瓦家族都倾巢出动,为的就是血参”

    路易斯亲王声音颇为凝重,他连夜接到了探子的消息。

    撒切尔家族是黑翼血族的领头者,如今和光明神殿扯上关系,他不信奥古拉多之神和西格莉不会给艾莉丝开小灶,这样的话,他们更占优势。

    而埃尔瓦家族是白翼血族,如今西格莉最宠幸的男人就出自这个家族,必然也能得到一些小道消息,就算到莱亚去,也不会盲目行事。

    “只要有始祖在,一切都容易解决”

    艾伦挑眉,意有所指地说道。

    闻言,路易斯亲王脸上神情微松,是啊,只要始祖在,血参就不可能落入旁人的手,毕竟他实力远超亲王,在莱亚应该也会如履平地。

    *

    光明神殿。

    天使族长西格莉面色难看地来到一处华丽的宫殿。

    她是等艾莉丝和柯尔斯启程前往莱亚雨林腹地后才回来的,关于霍的事情,她想了想,必须要禀告给奥古拉多之神,这不是小事。

    虽然她是霍的亲姨妈,但权衡利弊,恶魔始祖出世,绝对会威胁到天使始祖奥古拉多,她是天使一族,要为家族的未来打算,亲情可以暂且抛弃。

    西格莉挥开站在门口的守卫,推开宫殿的门走了进去。

    然而还没靠近卧房,就发现地上到处是散落的鲜艳衣裙。

    一时间,西格莉脸上的神色越发难看。

    她大步走近卧房,一把将虚掩的门推开。

    屋内散发着一股怪异的味道,还隐隐夹杂着暧昧的声音,微风拂过,吹起巨大床榻上的帐幔,顿时,两具白花花的身体暴露在西格莉眼中。

    “够了!你,给我滚出去!”

    床上翻滚的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西格莉的存在,她不禁怒叱一声,一道白光从手中挥出,直接打在女人的皮肉上,霎时,血流满床。

    “啊——是,是!”

    女人痛呼一声,赶忙连滚带爬地离开了房间,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上。

    西格莉皱眉看向床上的男人,语气严肃: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百日宣淫!你给我清醒一点吧!”

    她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但又不敢太过分。

    “怎么了,谁把我的心肝儿气成这副模样?”

    床上的男人伸出胳膊,一把拉过西格莉,将她拉到床上。

    他声音有些阴柔,带着满满的诱惑,仿佛要把人拉入地狱一般。

    西格莉原本还很愤怒,但双手触摸到奥古拉多的皮肤时,气氛变得暧昧,温度也有了升高的迹象,她手指缓缓摩挲他的身体,带着些许挑逗。

    “怎么,现在又不生气了?”

    男人笑了,抓住西格莉不安分的手。

    “哼,你就知道和这些狐媚子玩闹,可知道出了大事!”

    说起这个,西格莉就一肚子气,忍不住白了奥古拉多一眼。

    她是天使一族的族长,奥古拉多是天使始祖,她长相不差,自然也是他的情人之一,只是这个男人风流却又无情,根本不会为任何一个女人停留。

    “呵,能有什么大事”

    男人不在意地笑笑,翻身从床上起来。

    阳光斜射在他脸上,那是一张宛如阳光般耀眼的脸,雪白的皮肤,深邃的眸子,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暴露在空气中的身材让人非常垂涎,他湛蓝色的眸子中满是不在乎,一头璀璨的金发能恍花人的眼。

    眼前的奥古拉多很年轻,而且美得让人着迷。

    西格莉看着奥古拉多光洁的裸背,心中有些失落,却也只能离开床榻。

    “恶魔始祖出世了”

    她站在奥古拉多面前,拿着帕子帮他细细擦掉胸前暧昧的唇印。

    然而听到这句话,奥古拉多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还一把攥住西格莉的手腕,力道之大,恨不得直接捏碎一般,湛蓝的眸子冷的骇人。

    “你说的是真的?!”

    他语气极端危险,丝毫没有了刚刚的不在乎。

    上个世纪,他的死亡和恶魔始祖有着直接关系,若非运气好转魂成功,怕是早就没了踪迹,可如今,没想到那个让人厌恶的家伙也回来了。

    “嗯,是真的,血族基本已经传开了”

    西格莉忍受着手腕上的疼痛,不敢说什么。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奥古拉多这副模样了,毕竟是天使始祖的残魂,周身翻涌的气息让她感到压抑和恐惧,哪里还敢注意手腕上的痛楚。

    “可恶,这个该死的家伙!”

    奥古拉多一把甩开西格莉的手,丝毫不在意自己裸露的身体,缓缓走到窗前,脸上乌云密布,湛蓝的眸子盯着天空,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是森冷。

    若是那个家伙复活过来,他应该会有所感知才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当然不知道,因为始祖残魂和巫师是同一具身体,周身气息处于被封印的状态,十分虚弱,如果不是距离很近,根本不会有所察觉。

    西格莉颤抖着趴在床边,不敢开口询问。

    “你把血参的消息传出去了?”

    奥古拉多回身,看向西格莉,语气莫测。

    “是…是!在撒切尔家族的宴会上说的,现在应该已经传遍了,也有血族前往莱亚雨林腹地了,始祖放心!”

    西格莉赶忙匍匐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说道。

    若是平时奥古拉多心情好的时候,自然不介意她偶尔的任性,还会和她调情,可现在,奥古拉多如同一柄锋锐的剑,稍不注意就会割破人的皮肤,她根本不敢大意,更不敢把他当成一个曾和她翻云覆雨的男人。

    他现在是天使始祖,是神。

    “下去”

    闻言,奥古拉多冷声挥了挥手。

    西格莉点头应了一声,如同得到了特赦令,赶忙退下。

    她生怕走的晚了,就被奥古拉多拦下。

    匆匆忙忙离开华丽的大殿,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才松了口气。

    “族长回来了,可要叫人过来伺候?”

    侍女恭敬地行礼,旋即轻声问道。

    “叫勒克过来”

    西格莉说完,就向内殿走去。

    她刚刚受了惊吓,需要安慰,勒克是她的男人中性情最温柔可欺的一个,正好适合让她发泄心头的恐惧,说起来,也好久没有召他来伺候了。

    等进了内殿,西格莉就眸子微动,来到小偏殿。

    她撩开帘子,就看到一个翘着二郎腿,颇为惬意躺在床上的男人。

    “你今天怎么样?”

    西格莉语气不自然地柔软下来,眼神中满是觊觎和欲望。

    她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床上的男人依旧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脚。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若是服从了我,你就可以获得自由,这不是你希望的吗?我有哪里不好,你说出来,我可以为了你改变啊!”

    西格莉情绪陡然激动起来,她忍不住向前一步,却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给挡了回去,霎时气怒无比,对着屏障狠狠踹了几脚,可惜,无济于事。

    “人尽可夫的女人,老子才不屑”

    床上的男人终于说话了,声音粗犷中带着满满的磁性。

    他侧躺过来,一手支着自己的脑袋。

    男人有一头火红的发,斜飞的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碧眸,削薄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尽管侧卧,也能看出他身材修长高大,宛如黑夜中的鹰,孑然散发着傲然的强势,此刻他唇角正咧着一抹幸灾乐祸的笑。

    看到他的样子,西格莉眼神更加灼热。

    眼前这个男人和她以往遇到过的都不一样,没有对她的巴结和讨好,锐利的眸子中总是带着狂妄和不屑,在看她时,满含讥嘲。

    这样的男人,疏狂地让人心动。

    他不知为何突然落入光明神殿,还是非常罕见珍贵的异族血脉,大量抽取过一次,他本就虚弱的身体更加虚弱,为了保住他一条命,她才偷偷带到这里。

    之后也陆续抽取过几次血液,因为他的血液对光明圣水非常有用。

    可直到现在,他不知是恢复了实力还是如何,居然弄出这样一面墙壁,她根本靠近不得,实在让人心头发闷,只能看不能摸有什么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