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八章 始祖,西格莉和血参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始祖的力量…”

    艾莉丝望着周身气波涌动的巫师,皱着眉,满眼震惊地轻声呢喃着。

    她竟然从眼前这个巫师身上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的震颤和恐惧,这种感觉非始祖莫属,可血族始祖消散多年,怎么可能重新复活?

    倏然,艾莉丝想到光明神殿的奥古拉多之神。

    她娇躯微震,满目不可思议地看向眼睛逐渐被红芒取代的巫师。

    如果博古勒家族出了个和奥古拉多之神同等地位的始祖,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说不定还能创造如光明神殿般超然物外的强大势力。

    思及此,艾莉丝看向叶蓁时,眸子中染上了一层妒色。

    她成为光明神殿的圣女后,就是奥古拉多之神的女人,可惜后者年迈,虽然外表看不出什么,但内里早已腐朽,她正直花样年华,却要委身于他。

    更何况,奥古拉多之神还拥有那么多女人。

    身为血族,虽然男女关系混乱,但总归希望有一个专情的依靠,她也不例外。

    面前的巫师就是她理想的,年轻而俊美,又是血族始祖,和她正好匹配。

    察觉到周围所有人都退离了,叶蓁蹙眉,转身也想离开,也许在这个混乱的时候,她可以乘机救出风戊晔也说不定,旁的事她管不了。

    虽然她也感觉巫师在这个时候转换人格并不好,但她力量单薄,无法左右巫师的想法,在这种时候,她应该做的是远离巫师的视线。

    可没想到,她刚一转身,手腕就被紧紧抓住了。

    叶蓁蹙眉,想也没想就要反手将其甩开。

    可惜,对方抓的极紧,叶蓁眯了眯眸子,腕间动用灵力,终于挣脱开。

    “站住”

    叶蓁刚要远离,就被血眸巫师阻止了。

    没错,他此刻已经彻底转换成了始祖,一双血眸中充满邪性。

    他眼神满含冷意地看向叶蓁,视线不经意扫过自己的手和她的手腕时,神色不悦,不过就是拉一下手腕,都如此迅速决绝地拒绝,他有那么令人厌恶?

    感觉到强大的冲击力扑面而来,叶蓁蹙眉。

    始祖果然比巫师还要阴晴不定,变态的可以。

    “你要干什么”

    叶蓁退到安全距离,声音冷淡地问道。

    “干什么?那个废物让我出来救你,呵呵,你果然影响到他了”

    始祖动了动脖子,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

    他唇角勾起冰冷而邪气的笑,心头也晃过一抹复杂。

    他和另一个人格共生这么久,因实力太强遭到压制,很难长时间拥有这具身体,这是第一次,另一个人格主动将身体控制权交给他。

    本以为是碰上了什么麻烦,没想到就只是为了这个叶蓁。

    他本想拒绝,可最后还是答应了,说不清为什么。

    闻言,叶蓁垂下眸子,她明白巫师对她的感觉,可是,她注定不会给予他回应,巫师所做的一切,她只能另外想办法报答了。

    “好了,把她的下属交出来吧”

    巫师转眸看向艾莉丝,血瞳如遍布碎冰的海面,冷得让人发颤。

    他知道叶蓁来撒切尔家族的目的,刚刚那个废物把记忆留下了,为了一个华国女人,他牺牲还是蛮大的,真的值得吗?

    始祖心里也有些不解,他回眸看了叶蓁一眼,以前他还是真正始祖的时候,拥有巨大的力量,视女人如无物,何曾想过共生体会爱上一个人,从而影响到他。

    没错,共生体拥有的记忆和感情真的影响到了他。

    面对叶蓁,哪怕很想将其杀死,以绝后患,但却怎么都无法动手。

    看着叶蓁满含寡淡和警惕的目光,巫师叹了口气,为了一个并不喜欢他的女人,为什么会做这么愚蠢的事,他是不是应该去做个开颅手术?

    “巫…巫师?”

    艾莉丝小心翼翼地喊道。

    她心中明了,眼前这个气息强大,超过亲王的男人,绝不是刚刚沉稳而让人着迷的巫师,他气质和目光邪性,冰冷,残酷,绝对符合恶魔始祖的形象。

    “放不放?”

    始祖挑眉,垂在身侧的手中缓缓出现一把巨大的黑色镰刀。

    他既然答应了那废物,就不会食言而肥。

    所有血族在看到这把黑色镰刀时,都面色大变。

    “魔镰?”

    艾伦嘴唇抖了抖,颤着声音说道。

    站在他身边的蒂斯梦娜公爵也面色发白,始祖带来的威压太过恐怖,让她没办法理智思考这件事,不过那的确是魔镰。

    “母亲,看样子始祖要动真格的了”

    雷赫神色严肃,紧紧盯着巫师手中的黑色镰刀。

    “我还是小看了叶蓁在巫师心中的地位,魔镰出世,这件事已经无法隐瞒,博古勒家族平静的日子终于一去不复返了…”

    黛米王后叹了口气,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魔镰。

    不知这件事对博古勒家族来说到底是好是坏,但叶蓁的朋友必然是能救出来了,在血族历史上,魔镰绝对占据着赫赫威名,让人闻风丧胆。

    艾莉丝亦是瞳孔微缩,即可抿唇不语。

    叶蓁垂眸望去,黑色镰刀,看上去煞气十足,其自身怕是拥有自己的灵智,在这片大陆,这种武器绝对不多见,恐怕有些来历。

    “魔镰,你果然是始祖”

    艾莉丝后退半步,态度恭敬而谦卑地说道。

    不管她和柯尔斯是怎么想的,今天的事都要顺着巫师的意了。

    “来人,去把柯尔斯带回来的华夏人族带过来”

    艾莉丝挥了挥手,说道。

    她不敢挑战始祖的耐心,在血族历史上,始祖性情绝对算不上好。

    听到她的话,始祖才收了收魔镰。

    叶蓁握着清风弓的手松了松,看样子今天是打不起来了。

    知道事情紧迫,不多时,风戊晔就被带到了叶蓁面前。

    她眸子微动,看了过去。

    风戊晔一身皱皱巴巴的西装,看上去有些狼狈,脸色看上去还好,不知柯尔斯是怎么想的,并没有虐待风戊晔,看样子只是将其囚禁了一段时间。

    “叶总?!”

    在一群金发碧眼当中,风戊晔一眼就看到了叶蓁。

    他几乎热泪盈眶,被带到y国这么长时间,成日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他本以为这辈子都没办法离开,更没办法和那个背叛他的女人讨回公道,可如今,叶蓁来了,看到叶蓁的那一刻,他心里只感到放松。

    他很清楚,只要叶蓁来了,他也就安全了。

    看到风戊晔没有受伤,叶蓁缓缓松了口气。

    “好了,始祖,叶蓁,我们撒切尔家族可没有虐待人族的习惯”

    艾莉丝挑眉看了看风戊晔,见他没有什么问题,也不自觉放下心。

    她敢肯定,若是风戊晔受伤或者如何,叶蓁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有她在旁边说道,始祖一定会听她的,到那时,撒切尔家族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巫师上下打量了风戊晔一眼,就瞥开了眸子。

    他能看出风戊晔年纪和叶蓁不是一个时段,自然也就不会放在心上。

    “雷赫,麻烦你先带风戊晔离开这里”

    叶蓁抿唇,看向一旁的雷赫。

    风戊晔是普通人,他不应该看到血族的事,知道的越多,越倒霉。

    “好!”

    雷赫郑重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叶蓁的想法。

    作为一个华国人,风戊晔的确不应该认识到血族的秘密,这对他绝不是好事。

    “叶总?”

    风戊晔神色有些忧虑,他知道叶蓁到这里是为了救他,可若他先走把叶蓁留在这里,他又做不出这样的事,谁知道这群外国人会做什么。

    “没事,你先随他离开,我待会儿去找你”

    叶蓁摇了摇头,指着雷赫说道。

    她现在还不能离开,艾莉丝的话还没有说完。

    “这…”

    风戊晔皱眉,却还是不想离开。

    “好了,先走吧,这里的事叶蓁会处理好”

    雷赫一把拉住风戊晔,边说边拉着他向外走,拗口的汉语让人忍俊不禁。

    黛米王后没有走,在这个时刻,撒切尔家族根本不可能对雷赫动手,她必须留在这里看着巫师和叶蓁,以表达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风戊晔这个普通人离开,气氛瞬间就绷紧了。

    “我想始祖并不是个以实力压人的人,当初我哥哥柯尔斯前往华国,被叶小姐身边的守护者打成重伤,险些陨落,之后我哥哥派人将叶小姐的下属带过来也只是为了引她来,并没有伤害那个人族,始祖这么护短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艾莉丝眸子深邃地看着雷赫和风戊晔离开,转头看向始祖。

    她语气不快不慢,却让在场所有人都默默站在了她这边。

    不论是人还是血族,心里都会同情弱小,此刻,有了始祖,艾莉丝就是弱小。

    “就是啊,这人族仗着始祖撑腰,是不是太嚣张了?”

    “我们血族向来有仇必报,柯尔斯少主受了伤,难道不应该报仇雪恨?”

    “算了,你们都小声点,始祖残魂出世,这消息可比现在的情况劲爆多了,我们血族向来弱了天使族一筹,有了始祖,未来可算能扬眉吐气了!”

    “……”

    周围的血族议论纷纷,但总体来说,对始祖都抱着崇敬心理。

    艾莉丝听到众人的谈论,唇角勾起细微的笑。

    始祖又如何,在场的血族都是他的子民,总不能就为了一个和他们没有牵连的人族大开杀戒,轻而易举放走叶蓁的下属,她心里都觉得极为不悦。

    撒切尔家族从没吃过这种亏,她艾莉丝也是如此。

    “你要怎样”

    叶蓁向前一步,站在了始祖面前。

    只要风戊晔安全顺利地离开,她就可以随心而为,也不需要巫师再站在她面前,虽然现在已经欠下人情,但总归不希望越欠越多。

    始祖看着叶蓁的背影,黑色的长发遮住她狭窄的后背,身姿纤细,雪白的脖颈仿佛轻轻一扭就会断掉,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她蒲柳般的身姿中却爆发着让人心惊的战意和冷漠,仿佛没有什么能阻挡她的锐气。

    他眸子有些恍惚,虽然恼怒叶蓁的拒绝,却又欣赏她临危不惧的意志。

    “怎样?人总不能让你如此轻易地带走,否则我撒切尔家族岂不吃亏?”

    艾莉丝缓步走到叶蓁面前,瞳孔中除了凛然的敌意,还有嫉恨。

    “当初柯尔斯夜袭我,被我的伴侣阻止,他受伤难道不是应该的?”

    叶蓁神色清冷,语调冷冽。

    然而周围所有血族都被她口中的“伴侣”二字吸引。

    面前这个人族既然有伴侣,那始祖为何还要眼巴巴对她好,这不是犯傻?

    艾莉丝也颇为诧异,她没想到叶蓁如此脑子不清,有恶魔始祖这个绝佳的追求者,还管什么伴侣,没看到她话落后,始祖难看得了脸色吗。

    始祖紧紧盯着叶蓁,手指动了动,他想扭断她的脖子怎么办?

    许是察觉到危险,叶蓁即可远离了始祖,视线却没有离开艾莉丝。

    “好,这件事我们跳过,这样吧,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艾莉丝眸子转了转,话题跳的很快。

    她倏然掠过了风戊晔的事,面色含笑地望着叶蓁,说道。

    闻言,叶蓁眯了眯眼。

    艾莉丝这个人初见时给人的感觉就是高傲,她很清楚地看到艾莉丝眼中的不屑和嫌弃,她根本不想和她这个“人族”成为好友。

    在场,能让她说出这样一番话的,除了始祖,她想不到第二个人。

    “怎么,你不想和我成为朋友?”

    看叶蓁没有说话,艾莉丝挑眉,咄咄逼人地问道。

    她的话让撒切尔家族的侍从皆面色含怒,他们家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凭什么被一个人类嫌弃,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愿意又如何,不愿意又如何”

    叶蓁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似答非答地说道。

    “呵呵,愿意的话我们自然是回大殿,我亲自招待你,不愿意的话,我们就比试一番,听闻叶小姐是华国术士,手段不比血族差”

    艾莉丝笑意盈盈地说道,但眸子里却簇着冰冷。

    她就是要让始祖知道,一个人族是配不上他的,她要以撒切尔家族公主的身份将叶蓁击败,从而在始祖心中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她想过了,与其成为光明神殿的圣女,伺候一个老男人,不如把宝压在恶魔始祖身上,他的实力不比奥古拉多之神差,可能还要更强。

    她已经看透了叶蓁的性情,她绝不可能和她做朋友。

    就在艾莉丝等着叶蓁拒绝时,后者却挑了挑眉,嘴角牵起一抹清浅的笑意。

    “你笑什么?!”

    艾莉丝皱眉,只觉得叶蓁嘴角的笑颇为碍眼。

    “我不愿意和你成为朋友,更不愿意和你比试,始祖,我想过了,既然已经欠了你的人情,倒不如索性欠到底,麻烦你帮我解决了撒切尔家族”

    叶蓁回眸,对血眸始祖说道。

    她没那么多时间在这里和艾莉丝耍嘴皮子,既然她非要针对她,那好,就雇佣始祖血洗了撒切尔家族,倒要看看,她可还会如此。

    “你!停下!好,我道歉,这件事我撒切尔家族不再追究!”

    艾莉丝眸子几乎充血,这句话从牙缝中蹦了出来。

    她没想到叶蓁会这么说,她不是厌恶巫师吗?

    “你们若再派人去华国,我就免不得要用些手段了”

    叶蓁看向艾莉丝,眸中掠过一抹戾气,意有所指地说道。

    索性这次风戊晔没出什么事,否则她必然会召唤出司缪的精血影像,给撒切尔家族一个终生难忘的记忆,让他们不敢再做同样的事。

    “叶蓁,这件事我答应,但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没等艾莉丝说话,柯尔斯的声音传来。

    他脸上的伤口已经隐隐愈合,却依旧残留着血迹,看上去颇为骇人。

    叶蓁抬眸看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

    “你的守护者,到底是什么人”

    自从上次从华国回来,每个午夜梦回他都会想起濒死的那一幕。

    那个男人,绝对不是凡人,他一举一动都充斥着浓郁的威压,那般风姿,不像是华国人,而且他身上的气息让人升不起半点反抗。

    更神奇的是,他的武器夹带着一种毁灭之力,让他伤口极难愈合。

    这样的人存在世上,是足以威胁整个血族的定时炸弹,他必须问清楚,虽然安慰自己对方肯定打不过奥古拉多之神,但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应该重视。

    听到柯尔斯的话,始祖也看向叶蓁。

    有关这个守护者,他已经听了很多遍,可自从叶蓁来到y国,他就没有察觉到别人的气息,她身边不可能隐藏别人,但守护者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那一缕魂魄?

    始祖眯了眯眼,从巫师的记忆中,他能想起当初叶蓁初到时使用祛毒丹,随手召出一缕幽魂,可她也只是灵体,没有什么杀伤力才对。

    “他是我的伴侣”

    叶蓁抿唇想了想,语气认真地说道。

    她不止是为了回答柯尔斯,还是为了告诉始祖,或者说巫师。

    没有什么能比伴侣两个字更让人死心,她愿意欠巫师人情,却不愿意在感情上拖拖拉拉,所以才会一直顺嘴提起司缪。

    “伴侣…”

    柯尔斯呢喃了一句,旋即眼神复杂地看了叶蓁一眼。

    他没想到那个银发男人是叶蓁的伴侣,想到风姿卓绝,清华潋滟的绝色美男,柯尔斯神色更加复杂,他还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向始祖。

    当然,眸子深处却隐藏着幸灾乐祸。

    刚刚始祖让他的脸受伤,如今想起银发男人,倒是感觉舒服多了。

    就算喜欢又有什么用,那男人和巫师相比,绝对胜了不止一筹。

    若是现在的始祖并非残魂,而是上个世纪真正拥有全力的始祖,恐怕还真能和对方平分秋色,当然,这也只是在实力上,长相上依旧差了一大截。

    他要是叶蓁,也不会选始祖。

    “这次的事算我做的不好,但我并无恶意,只是想邀请你来替我妹妹做食物,她从小到大不能和血族一样以血为生,而是要吃人类的食物,但她又很挑剔,所以时常是饿着肚子,我找你也只是为了我这个妹妹”

    柯尔斯满脸认真地解释道。

    他虽然愤恨叶蓁的伴侣差点杀了他,嘴上也总是说恼恨,但心中却并没有多少恶毒的心思,不然也不会劫持了叶蓁下属后没有动手,只是囚禁。

    “我拒绝给她做食物”

    叶蓁抬眸,语气冷淡地说道。

    她有权利拒绝自己不想做的要求,就如现在。

    艾莉丝这个人她并不喜欢,更不愿意麻烦自己上手做些食物给她。

    “呵呵,我知道,既然如此,不如你留下参加晚宴?”

    柯尔斯也不介意,顺嘴邀请道。

    没等叶蓁开口,始祖就顺手收回“魔镰”,他冷冷地望着她,旋即身形微动就消失在原地,不知去了何处,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黛米王后皱眉,她知道始祖必然是气愤叶蓁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伴侣。

    叶蓁刚要摇头,就被蒂斯梦娜的话打断了。

    “好好好,柯尔斯少主既然这么说了,我们自然要给这个面子”

    她满脸含笑,拉着艾伦向大殿方向走去。

    这才刚到撒切尔家族多久,还没来得及把她的宝贝儿子介绍给众多朋友,怎么能就这么离开,岂不是太亏了。

    卡尔想了想,也跟着艾伦离开了。

    他是狼人,待在血族圈子探听消息,还算不错。

    叶蓁神色淡淡地看着蒂斯梦娜的背影,脚步没动。

    “怎么?这点面子都不愿意给我?”

    柯尔斯苦笑,红色的眸子中有些失落。

    艾莉丝看着自己的哥哥,冷冷嗤笑一声,转身离开了此地。

    她的本意只是要在始祖面前留下好的印象,既然当事人走了,她也没必要在这里吹冷风,但博古勒家族的事以后怕是要多注意些了。

    “人还在等我”

    叶蓁看着柯尔斯,清冷地说道。

    今晚风戊晔的事情能如此顺利地解决,全靠巫师,她都能想到光明神殿知道始祖存在后会有什么举动,这的确是非常不理智的动作。

    这件事和她有关,她也不能坐视不管。

    “你还真是冷淡,好了,你走吧”

    柯尔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

    闻言,叶蓁转身便走,没有丝毫停留。

    黛米王后见状,也跟了上去。

    蒂斯梦娜愿意留下那她就留下,她是要尽快离开的。

    一旦撒切尔家族把始祖的消息传到光明神殿,一切就都晚了,她必须先回去告诉路易斯,好让博古勒家族提前做好准备。

    柯尔斯看着叶蓁的背影,双手缓缓背在身后。

    他脸上牵起一抹诡异的笑,也没了刚刚的苦涩和复杂。

    “少主?”

    鄂看着柯尔斯,皱着眉小心翼翼喊了一句。

    “看着吧,今天注定是个热闹的晚上”

    柯尔斯声音飘忽,带着些许趣味。

    鄂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是热闹,而是可怕。

    叶蓁和黛米王后向撒切尔家族外走去,一路上都颇为平静。

    “巫师也不知去了哪里”

    黛米王后声音有些担忧,他们都不知道这次之后巫师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始祖今天出来的颇为诡异,听他的语气,还是巫师让步的,可就是以往没有过这种情况,才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对巫师有没有什么害处。

    “他不会有事”

    叶蓁摇了摇头,有始祖残魂在,别说y国,就算在别的地方也不会有事。

    两人很快就看到等在外面的雷赫和风戊晔。

    “叶总!”

    风戊晔原本焦急的面孔在看到叶蓁时平静下来,高兴地喊了一声。

    雷赫回头,看到叶蓁和黛米王后时,缓缓松了口气。

    只要博古勒家族的人能安全从撒切尔家族中走出来,这件事也就了结了,至于蒂斯梦娜和艾伦,雷赫并不关心。

    “我们尽快离开”

    叶蓁回头看了高耸的古堡一眼,眯着眼睛说道。

    她心头总觉得有有些不好,但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好。

    修者的直觉向来准确,她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离开此地。

    “好!”

    雷赫郑重地点了点头。

    一行人脚步飞快地下山,却没想到和另外一伙人狭路相逢。

    看到那伙人,黛米王后瞳孔一缩,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煞白一片。

    “黛米王后?”

    一声轻柔的声音响起,听到这声音,仿佛花儿都开了。

    叶蓁蹙眉,这声音听着的确让人觉得温暖,但她却不喜欢,而且很厌恶。

    雷赫下意识将风戊晔挡在身后,这人可是他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带出来的,看样子现在是出了些差错,这个普通人要先保护好。

    听到对方的喊声,黛米王后脸上露出了难看的笑意。

    “西格莉族长”

    她紧紧抿着的唇微动,吐出这样一个称呼。

    闻言,叶蓁倏然抬眸,眸子中掠过一抹幽光。

    真个y国,能被称为“西格莉族长”的,恐怕非光明神殿的天使族长莫属,今晚是撒切尔家族的宴会,西格莉会来也不算是让人诧异。

    “呵呵,难为黛米王后还记得我”

    随着声音,一道雪白的身影从轿子中走了出来。

    叶蓁眯着眼,那是个长得颇为温婉精致的女人,浑身雪白,温柔似水,模样倒是不让人厌恶,但性情就让人不敢恭维了。

    天使一族平时并不会撑开翅膀,只有作战时才会放开。

    “西格莉族长来这里是为了参加撒切尔家族的宴会吧,我们刚刚准备离开”

    黛米王后敷衍地笑了笑,垂在身侧的手却紧了紧。

    光明神殿和博古勒家族有旧,如今碰上,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离开?我们许久未见,黛米王后是不是应该陪我喝一杯呢?哦,这位就是你的儿子雷赫?身子骨倒是健壮了很多,模样也讨喜”

    西格莉笑了,视线缓缓定格在雷赫的脸上,眸子微亮。

    叶蓁眼角微动,西格莉眼中的征服欲太过明显,看样子她是看上了雷赫。

    郎翼落入这样的人手中,想想都觉得难以接受,西格莉明显和黛米王后是一辈的人,猎艳却猎到了雷赫身上,这已经不是风流这么简单了。

    黛米王后也注意到西格莉的神色,当即皱了皱眉。

    她非常清楚西格莉的性情,若是让她对雷赫起了心思,日后会更加针对博古勒家族,就雷赫的身体,也绝对不合适成为她的情人。

    “这孩子身体还不太好,前段时间刚刚大病一场,如今初愈,才想带他出来透透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需要尽快回博古勒去”

    黛米王后不着痕迹地把雷赫挡在身后,又笑着拒绝了西格莉的邀请。

    好不容易才从撒切尔家族出来,再进去岂不是脑子坏掉了。

    “哦?我这次来是给艾莉丝送圣水的,你们若是需要,我可以给一些”

    西格莉眸子微闪,笑着说道。

    她仿佛一直在笑,脸上还挂着悲天悯人的神色。

    听到“圣水”两个字,黛米王后脸上闪过一抹挣扎。

    雷赫的手也抖了抖,但想到叶蓁,还是冷下心中的想法,扯了扯黛米王后的衣摆,如今明显不适合再回去,要赶紧离开才是。

    “哦,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大事,血参有了下落”

    西格莉说完,便转身回了轿子。

    一行人摇摇摆摆上了山,好似刚刚见面只是一场梦。

    “母亲?”

    雷赫刚准备动,却被黛米王后拉住了手腕。

    “我们不能走,回去!”

    黛米王后刚刚还犹豫的面容陡然坚定下来,她咬着牙,面色凝重地往回走去。

    叶蓁蹙眉,血参?

    风戊晔一直云里雾里,根本听不懂众人的谈话。

    “要不然你们先走?”

    雷赫皱眉,他不可能让黛米王后一个人回去。

    “你们先回去,我把风戊晔送走,再回来”

    叶蓁想了想,说道。

    黛米王后和雷赫能为了她做那么多,她当然不能只顾自己的安危。

    “好,那你们小心!”

    雷赫闻言,刚想拒绝,但看到叶蓁的表情,还是忍住没有拒绝。

    “叶总?”

    风戊晔看着雷赫,脸上表情不解。

    “好了,走吧”

    叶蓁摇了摇头,没有解释,带着风戊晔下了山。

    西格莉到来,始祖的身份就不再是秘密,今晚注定不会平静,血流成河或许有些夸张,但风起云涌却是必然的,风戊晔这个普通人要赶紧送走。

    山下,博古勒家族的马车还在。

    看到叶蓁,那赶车的侍从面色恭敬。

    “麻烦你把他送到机场”

    叶蓁随手把钱递到风戊晔手中,说道。

    “机场?好!”

    侍从愣了愣,但看向风戊晔时,就知道他是个普通人,连忙应道。

    “听着,你尽快回国,公司的事还需要你,其他东西不用你担心”

    叶蓁面色严肃地看向风戊晔,认真说道。

    “好!”

    风戊晔原本还犹豫,但听到叶蓁的语气,还是咬牙应了一声。

    他知道留下只会是拖累,倒不如听从叶蓁的话。

    看着绝尘而去的马车,叶蓁心中颇为平静。

    今晚能把风戊晔平安带出来,出乎了她的意料,但却极好。

    来到y国最重要的两件事之一,终于解决了一件。

    但想到西格莉,叶蓁眸色渐深,她敢肯定,对方不单单是为了参加撒切尔家族的宴会,她的到来太具有巧合性,回想柯尔斯的话,明显不对劲。

    柯尔斯刚刚的话和他以往表现出的性格根本不是同一路,他会对人示好才古怪,西格莉会来,恐怕和他脱不了关系。

    她早就知道,光明神殿和撒切尔家族距离不远。

    *

    另一边,黛米王后带着雷赫重新回到大殿。

    西格莉的到来把宴会推上一个热度,艾莉丝亲自出来迎接的。

    她是光明神殿的圣女,西格莉就算是她的直接统治者,当然要好吃好喝地招待,她也不想以后在光明神殿仰人鼻息地生活。

    “西格莉族长能来,是我们整个家族的荣幸!”

    柯尔斯右手横在胸前,绅士地说道。

    话落,他上前拉过西格莉的手,在她手背上虚吻一口。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吻,让场面一度失控。

    西格莉望着柯尔斯的俊脸,眼神中掠过一抹火热和暧昧,她早就知道艾莉丝有个长得极为俊美的哥哥,却一直无缘得见。

    当初为了柯尔斯的身体,艾莉丝求取圣水时,她才见了一次。

    可就是那一次,她就对这个柯尔斯起了些兴趣。

    她这一生,拥有过无数男人,可柯尔斯这种慵懒而邪恶的还没有过,这样的男人玩起来一定有趣,但也要循序渐进。

    她很明白,柯尔斯身份高,他绝不会轻而易举成为她的俘虏。

    “呵呵,柯尔斯少主真是客气了”

    西格莉笑了笑,语气温柔,但雪白的手背就擦过柯尔斯的嘴唇。

    霎时,柯尔斯低垂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嫌恶,却只能无奈地抿抿唇。

    西格莉是十二翼天使,实力比他的父亲还高上一筹,即便不悦,他也不能当场给她难看,只是没想到这个风流成性的女人会对他起这个心思。

    一旁的艾莉丝对柯尔斯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他距离西格莉远一些。

    这个女人,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她现在只是对柯尔斯的容貌感兴趣,若真正喜欢上,柯尔斯就是想逃都逃不掉,但身为撒切尔家族未来的族长,怎么能成为女人的附庸和玩物?

    柯尔斯了然,退走一些。

    “西格莉族长上座”

    艾莉丝上前,亲自搀扶西格莉坐到最上方。

    俯视着下面所有血族成员,西格莉眸子中划过一抹笑意和满足。

    天使一族生来就应该骑在恶魔一族脑袋上,邪不胜正用在这里也恰到好处。

    “今日我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

    西格莉察觉到有些窃窃私语,不禁眯着眼睛说道。

    她声音依旧柔和,但此刻却带着些许蛊惑。

    艾莉丝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今晚西格莉根本没说要来,可现在,不仅莫名其妙地来了,还有话要说,实在古怪。

    “族长请说”

    古怪归古怪,艾莉丝还是要给西格莉这个面子的。

    而下首,黛米王后紧紧拉捏着拳头,对西格莉接下来的话满含期待。

    雷赫皱眉看着黛米王后,实在不知道血参是什么,竟让她如此激动,放弃离开的机会,冒着被扣下的危险也要留下来听这个消息。

    如今巫师不知去了何处,若天使一族嫉恨巫师的存在,他们就危险了。

    西格莉的实力绝对要比黛米王后强一些,他们势单力薄,不妙。

    “奥古拉多之神惦念血族,恰逢出现艾莉丝这样一个光明体质的血族,他就耗费神力,终于找到了血参的下落,也算是为你们谋福”

    西格莉满意地看着自己挑起的气氛,旋即意味深长地说道。

    话落,全场寂静。

    年轻一辈的都不太清楚血参是什么,但老一辈,如黛米王后,蒂斯梦娜公爵等都呼吸粗重,恨不得现在就从西格莉嘴里撬出血参的下落。

    血参,可以让血族实力大增,永垂不朽,超脱亲王的神秘生物。

    只可惜,血族历史上已经近百年没有出现过血参了,它渐渐成为一个传说,小辈们也不太清楚这个东西的价值和意义。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