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三章 吸血鬼病症,依昙花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叶蓁挑眉,倒也没有拒绝,起身走了过去。

    巫师满意地点了点头,在转身离开时回头看向路易斯亲王:

    “攀上我,确实可以随性一些,你说呢?”

    巫师眼神深邃,说出的话满含霸道,丝毫不将路易斯亲王瞬间色变的脸放在眼中,他是巫师,在博古勒家族,地位高于任何王族。

    话落,也不等路易斯亲王回答,就带着叶蓁离开了。

    “噗嗤”

    气氛沉默了半晌,雷赫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哼!”

    路易斯亲王狠狠瞪了雷赫一眼,将西餐纸手帕丢在桌上,愤然离席。

    蒂斯梦娜公爵抬头看了雷赫一眼,跟上了路易斯亲王。

    她总觉得今天的雷赫格外奇怪,并没有半分以往对路易斯的恭敬,难怪就因为艾伦的存在所以都敢随意讽刺自己的父亲了?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黛米王后才缓缓舒出一口气。

    “孩子,这个时候你还需要忍耐,我们还需要筹谋,不该在这个时候就展露出一切的不满,你刚刚的嗤笑让路易斯非常生气”

    黛米王后不禁转头看向雷赫,轻声告诫。

    艾伦来到博古勒家族,但只要雷赫还活着,他就没有出头之日。

    但看着王位,再察觉到日渐恢复雷赫,蒂斯梦娜和艾伦绝对会蠢蠢欲动,最终做出一些狗急跳墙的事,这种揣测放在蒂斯梦娜的性情中非常适用。

    “我知道,只是一时好笑,看样子,巫师对叶蓁真的很有好感”

    雷赫若有所思地说道。

    他的年纪和巫师差不了多少,关系还算不错,可从未见过他这般说话。

    叶蓁没来博古勒家族之前,巫师就是高冷的代名词,可如今,说出的话不仅傲气还满是霸道,而他说的人还是自己的父亲,博古勒家族掌权人路易斯亲王。

    换位思考,若他是巫师,绝不会为了叶蓁做这种事。

    “嗯,这的确是真的”

    黛米王后郑重地点了点头,巫师对叶蓁的不同,任谁都能看出来。

    “孩子,不管怎么说,叶小姐既入了巫师的眼,交好她绝对是有好处的”

    雷赫并不清楚始祖残魂的事,但黛米王后知道啊,路易斯和蒂斯梦娜都很清楚,未来,坐上王位的是谁,巫师的决定也占据很大的比重。

    “嗯,我知道的母亲”

    雷赫回答的极为认真。

    在他看来,即便叶蓁和巫师关系并不好,他也会交好她,这种感觉来的很突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要遵循自己心中所想。

    路易斯亲王离开席位后,就缓步来到古堡后的林子。

    他漫步在其中,神色严肃而恍惚,刚刚,他感觉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艾伦的存在,他苦苦隐瞒多年,最后却还是被黛米和雷赫知晓,但是揭露的那一刻,他心中的确是轻松多过紧张,最起码解除了他的难题。

    在雷赫那里,他既想做一个好父亲,也想做个好君王,给他树立榜样。

    可惜,艾伦的事,注定他心中想法是很难实现的。

    “哥哥”

    蒂斯梦娜跟在路易斯身后,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轻唤一声。

    在血族,她唯一庆幸过得,就是兄妹之间可以有感情。

    从小,无论她如何淘气,最终帮她背黑锅和收拾残局的都是哥哥,很小的时候她就想过,长大后要嫁给自己的哥哥,可惜,没能实现。

    博古勒家族是她和哥哥的,为何要让外人的儿子登上王位?

    艾伦才是真正拥有博古勒全部血脉的继承者,她相信,路易斯也是这么想。

    “传消息给艾伦,让他尽快回来”

    路易斯沉默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说起来,他近段时间为了雷赫的身体,也很久没有见过艾伦了。

    “谢谢你,哥哥”

    蒂斯梦娜上前环住路易斯的腰,脸上带这些喜气。

    这么多年来,她就是做梦都希望艾伦能够回到博古勒家族。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雷赫,若不是他,我不会这么早让艾伦回来”

    路易斯亲王掰开蒂斯梦娜的手臂,转身离开了。

    以往他怕影响到雷赫的身体,苦苦隐瞒艾伦的事,如今,终于不用再隐瞒,心情轻松是轻松了,可惜,更多的还是后怕。

    不管怎么样,雷赫也是他从小宠溺长大的孩子,他希望他的身体能好。

    就血族长寿的体质,他还能活个几百年,继承人的事无需这么紧张。

    看着路易斯亲王离开的背影,蒂斯梦娜神色微闪,没有说什么,转身去给艾伦传信,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也会非常高兴。

    *

    另一边,巫师带着叶蓁来到古堡。

    “你让我帮你种这些?我拒绝”

    没等巫师开口,叶蓁就看到古堡门前大片大片堆放的向日葵,面色微沉,立刻开口拒绝了,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真把她当成花农了?

    听到叶蓁的话,巫师回身,定定地望着她。

    “我拒绝”

    叶蓁抬眸直视巫师翠绿色的眸子,声色微凉,丝毫不受影响。

    当初答应也只是说帮他把墙角的向日葵救活,如今,他倒是不客气地蹬鼻子上脸了,这么多的向日葵,她怕是要种个好几天。

    “撒切尔家族邀请我去为他们一族的光明体质占卜”

    巫师抿着唇瓣沉默了很久,缓缓开口说道。

    闻言,叶蓁眯了眯眸子。

    她看着巫师,只感觉从未见过如此恶劣的人。

    他说这话的意思明显就是在威胁她,帮他种向日葵,他可以大发慈悲带她一起去撒切尔家族,反之,他就拒绝前往撒切尔家族。

    “王后已经答应带我去撒切尔家族的宴会”

    叶蓁垂眸,唇角勾起冷漠的浅笑。

    她怎么会这么容易妥协,这话本就是王后早就答应的。

    “哦,那你去吧,我可以随意出入撒切尔家族,王后可不行”

    倏然,巫师笑了。

    他笑起来时,会露出嘴边两个小小的虎牙,看上去还颇为可爱,可就是这个样子,却让叶蓁想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你找人把向日葵刨坑种上,否则,我不会动手”

    叶蓁侧身看了看远处大堆大堆的向日葵,说道。

    郎翼的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还是先将风戊晔给救出来为好。

    “好,没问题”

    巫师点了点头,他从袖袍中取出一个小小的铃铛。

    叶蓁挑眉,她能察觉到铃铛上一股奇异的力量。

    巫师轻轻晃了晃铃铛,霎时,整个博古勒家族都被震醒了。

    铃铛的回音久久不散,叶蓁是看到血族残影晃过,面前就出现一排排博古勒家族的人,不止是普通侍女侍从,还有长老,其中枯长老也在。

    片刻后,路易斯亲王连同黛米王后也来到巫师面前。

    “巫师,可是出了什么大事?”

    路易斯亲王神色严峻,他四下看看,以为是有什么不可预估的事情发生。

    巫师手中的铃铛名叫“魂铃”,唯有博古勒家族的人能听到,一般来说都是巫师占卜出家族发生大事,然后通知全族时才会用到。

    但面前这位巫师从上任起,还从未使用过。

    “没事,我需要你们帮我种它们”

    巫师缓缓摇头,指了指身后成片的向日葵。

    霎时,空气安静了许久。

    路易斯亲王嘴角抽搐,但眼中却积蓄着满满的怒火。

    他没想到这个巫师如此不着调,居然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黛米王后察觉到路易斯亲王的怒意,赶忙拉住他的手臂。

    “既然巫师有令,你们都去,全都种上”

    黛米王后对身后皆石化的众人说道。

    长老们纷纷应声,带着普通族人前去栽种向日葵。

    叶蓁用奇异的眼神看了巫师一眼,她再傻都知道那铃铛是不能随意使用的,就为了种向日葵,搞得如此紧张,实在可笑。

    “那我们就先走了”

    黛米王后紧紧拉着路易斯亲王,转身离开了此地。

    她生怕路易斯亲王不知死活怒叱巫师,后者性情阴晴不定,若在这个时候被激怒引发出另外一个人格,届时,整个博古勒家族都要死。

    “等他们种好,再喊我”

    叶蓁回头看了看如火如荼种植向日葵的众人,转身离开了。

    她需要去看看农樱,日头高照,她还没有从房间出来。

    巫师想了想,也跟上叶蓁的脚步。

    “我不会跑”

    走了许久,叶蓁停下脚步,回身,声音寡淡。

    巫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他只是想跟着她,没有别的任何想法。

    叶蓁蹙眉,不再理会巫师,刚回到房门口,就看到雷赫走自己房间走出来。

    “你回来了?巫师找你干嘛了?”

    雷赫刚刚也听到了铃铛声,本想跟着去,但被黛米王后制止了,如今还是挣扎着起来想出去看看,没想到就碰上了叶蓁。

    更奇异的是,巫师正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场面诡异。

    叶蓁没有回答,她进了房门,旋即“啪”地一声将门关上。

    雷赫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又看看满脸无辜的巫师,眼角动了动。

    “好了,进来进来,我们也许久没有聊过了,我和叶蓁很熟悉!”

    雷赫对巫师招了招手,他清楚巫师的个性,如果是他喊,对方肯定不会听,所以后面牛头不对马嘴的加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可就是这样一句话,让巫师踌躇的脚步一下坚定了。

    他跟着雷赫回了房间,准备套些话。

    而叶蓁也回到了房间,奇怪的是,农樱竟还蒙着被子在睡觉。

    看看墙壁上的时钟,已经是临近中午了。

    “小樱?小樱?”

    叶蓁靠近农樱床边,轻声呼喊。

    然而她的喊声却都恍若石沉大海,听不到半点动静。

    她眸子微凛,一把掀开农樱的被子。

    只见床榻上,农樱紧紧闭着眼睛,脸色煞白一片。

    叶蓁蹙眉,伸手摸了摸农樱的额头,很凉,仿佛没有半分暖意。

    “小樱?醒醒!”

    叶蓁摇了摇农樱,却发现她好像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似的。

    她不是传统的医者,对华夏的病症更是摸不着头绪。

    叶蓁转身离开房间,脚步微顿,敲响了雷赫的房门。

    房间中,雷赫刚给巫师倒了一杯浓烈的威士忌,两人以往很喜欢在午后小酌一杯,如今也不例外,只是还没开始谈话,房门就被敲响了。

    “叶蓁?怎么了?”

    雷赫有些心虚地看了叶蓁一眼,旋即奇怪地问道。

    “农樱病了,能不能麻烦你们的医者来瞧瞧?”

    叶蓁抿唇,抬眸看向雷赫,说道。

    闻言,雷赫转头看向巫师。

    “还请什么医者,巫师医术就不错,让他帮忙看看吧!”

    若是旁人,雷赫肯定不会说这种话,毕竟让巫师充当医师,真是杀鸡用牛刀,但叶蓁既然开口了,他当然要为巫师做打算,争取一些好感。

    叶蓁也转眸看向巫师。

    “走吧”

    巫师想了想,起身,决定去看看。

    他刚刚原本想拒绝的,但看到叶蓁的视线,拒绝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而且他总觉得,刚刚如果他拒绝或者提什么要求,会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影响。

    雷赫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猥琐笑容,但是一转头就看到叶蓁冷漠的眼神。

    “走走,你朋友的病不能耽搁”

    雷赫赶忙收起笑容,换上紧张和忧虑的神情。

    三人回到房间,农樱依旧是方才的样子。

    “她这是怎么了,应该是昨晚就有的症状,身体冰凉,面色发白”

    叶蓁语气有些许担忧,没想到刚来y国的第一天,农樱就病了。

    本以为巫师怎么也要上前查看,毕竟中医也要望闻问切,可谁知,巫师只是扫了一眼,就确定了农樱的病,就连雷赫都皱眉,面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是很难治的病症?”

    叶蓁微怔,声音凝重地问道。

    “你仔细看看,难道没有发现她的某些症状和什么很相似?”

    雷赫声音严肃,脸上挂着难看之色。

    他没想到叶蓁的朋友会突然得病,这种病不好治。

    听到雷赫的话,叶蓁转眸仔细打量着农樱。

    倏然,她瞳孔一缩,不敢置信地吐出三个字:

    “吸血鬼?”

    是的,如今农樱的各种迹象都和吸血鬼相仿。

    据说只有被咬到,被初拥的人族才会成为吸血鬼,可农樱并没有如此,为什么会突然有种要变成吸血鬼的征兆?

    “什么吸血鬼,太难听了,我们是血族,血族!”

    雷赫不满地反驳了一句。

    然而他的话已经被叶蓁忽略了,她神色微紧地望着巫师。

    “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她!”

    她不能眼看着农樱变成吸血鬼而置之不理,她很喜爱自己的家族,拥有神农一脉的血液是她心中最自豪的事,可若是成为吸血鬼,哪里还有家族的自傲?

    “有,依昙花”

    巫师点了点头,扫过农樱,说道。

    “依昙花?”

    叶蓁蹙眉,她对华夏的植物并不熟悉。

    依昙花,就算是原主的记忆中,都没有这种东西。

    “依昙花太难采摘了,还是别想了”

    雷赫摇了摇头,打断了叶蓁的念头。

    “你朋友患的是吸血鬼症,患有这种病症会惧怕阳光,暴露在阳光下,会让她的皮肤起水泡,感到疼痛和灼热,这种病在现实世界是存在的”

    雷赫再度开口了,为叶蓁科普了一下这种国外的罕见病症。

    曾有过实例,一个名叫卡西的女孩患有这种病症,从出生后就必须生活在黑暗中,阳光和家中的灯光都会给她带来伤害,不仅如此,患有这种病症的人血色素含量会很低,必须接受输血来维持平衡,保持生命。

    “吸血鬼症?”

    叶蓁垂在身侧的手微紧,听雷赫的口气,这种病是很少的。

    “嗯,的确如此,你倒不如结束了她的性命,我来转化她”

    雷赫点了点头,给了叶蓁一个自认为靠谱的主要。

    既不用去麻烦寻找依昙花,还可以保住农樱的性命,一举两得。

    “依昙花在什么地方?”

    叶蓁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向床榻上毫无知觉的农樱,问道。

    巫师既然说了,那依昙花就必然是有用的,不到最后一刻,她都不能放弃治好农樱,成为吸血鬼,绝不是农樱所希望的。

    来y国,她本就是陪同,如今却走到生死边缘。

    “不是,你真准备去找依昙花?”

    雷赫惊呼地怪叫一声,旋即缓缓摇头。

    “依昙花是一种传说中的花,生长在戈壁滩上,花有四片花瓣,每个花瓣一种颜色,红、黄、蓝、白,煞是娇艳绚丽,只是花期不长,仅仅两天工夫就会随同母株一起凋落,所以没人知道依昙花生长在何处”

    巫师坐在椅子上,仔细给叶蓁讲解了一下。

    依昙花需要耗费五年的时间来完成根茎的穿插工作,然后在第六年的春天,在地面吐绿绽翠,开出一朵小小的四色奇花。

    “在血族历史上,依昙花具有奇效,任何病症都可以治好,包括我的”

    雷赫看了看床上的农樱,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家族曾派人去寻找过依昙花,可惜无功而返,这种花也许真的只存在古书上,最起码在近百年,都没有过它的痕迹。

    “这世上,当真有依昙花?”

    叶蓁看向巫师,认真问了一句。

    “是,的确有”

    巫师点了点头,多余的话并没有说。

    他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肯定,但世上必然是有依昙花的。

    “吸血鬼症短期内不会有事?”

    叶蓁回眸,伸手摸了摸农樱冰冷的脸颊,语气清淡地问道。

    “没事,前期昏迷,后期躲避阳光和灯光,吸食血液即可”

    巫师翠绿色的眸子满是奇异地看了叶蓁一眼,点头说道。

    他能听出叶蓁的潜台词,话都说成这样,她竟然还想去寻找依昙花,就为了一个没有任何血液关系的同伴,这种想法他完全无法理解。

    “你真准备去找依昙花?别开玩笑了,博古勒家族曾派出那么多人,还有巫师占卜,都没有找到,你自己一个人,找到明年也找不到,你别忘了,你还有朋友困在光明神殿,难道你为了这一个,放弃另外一个了?”

    雷赫脖子一梗,赶忙阻止,想要打断叶蓁这样的想法。

    在他看来,找什么依昙花,还不如直接扭断了农樱的脖子,然后由他来转化,到时候吸血鬼症可以好,叶蓁也无需长途跋涉去找什么依昙花。

    听到雷赫的话,叶蓁果然有些迟疑。

    她的确无法保证风戊晔和郎翼的安全,可如今,她别无他法,难道真的在完全没有努力的情况下,让农樱成为吸血鬼?

    “成为血族有什么不好的,可以长生不死,永葆容颜”

    雷赫撇撇嘴,实在不理解这些人族的想法。

    多少人想成为血族都不得其门而入,现在他送农樱一条路,叶蓁居然还把他给拒绝了,非要费尽心力去找传说中的奇花,吃饱了没事干。

    叶蓁沉默,心中也在天人交战。

    她不是神,她也是人,在遇到绝境时,还是要想办法。

    看着农樱的脸,叶蓁缓缓闭上眸子。

    她修的是淡之道,本就应该顺应心意而为。

    雷赫皱眉,本想打断叶蓁的沉思,却被巫师制止了,后者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叶蓁,想看看她最后的决定到底是什么。

    半晌后,叶蓁睁开眸子。

    “雷赫,农樱就麻烦你照顾,我会尽快回来!”

    叶蓁起身,农樱,她必须想办法救下。

    “有趣,有趣极了”

    巫师忍不住拍了拍手,脸上挂着笑。

    “你真是疯了!”

    雷赫睁大眼,实在不理解叶蓁的想法。

    “我没有疯,我很清醒”

    叶蓁满脸沉静地摇了摇头,这些想法都是深思熟虑后决定的。

    首先,郎翼在占卜中显示生命力顽强,他火爆的脾气必然不会让天使族长西格莉如愿,这样的话,得不到才是最好的,郎翼会活的更久。

    其次,风戊晔只是为了引她出来的一个诱饵,再加上这段时间撒切尔家族宴会频频,柯尔斯短时间被也没办法把注意力放在风戊晔的身上。

    相比之下,农樱的情况就严重很多。

    身为人族,无法接触阳光,只能依靠吸食血液为食,必然会发疯。

    “去戈壁滩,带我一个如何?”

    巫师嘴角挂着浅笑,翠绿色的眸子中满是好奇。

    他也许久没有外出了,寻找依昙花,应该很有趣。

    叶蓁抬眸看他,没有出声。

    “天哪,叶蓁发疯,连你也疯了!她不清楚依昙花的事,你还不知道吗,不跟着我阻止她就算了,你还要插一脚去凑这个热闹!”

    雷赫头痛地抚了抚额头,他实在想不通这两个人怎么想的。

    “在此之前,我可以先带你去撒切尔家族救回你的朋友”

    巫师没有理会雷赫,脸上依旧带着笑意,对叶蓁说道,他说这句话时语气很普通,仿佛从撒切尔家族救出一个人是一件格外简单的事。

    “成交”

    叶蓁颔首,她本不想和巫师同行,但现在,显然利大于弊。

    能在前往戈壁滩之前救出风戊晔这个普通人,她也可以松一口气。

    再说,巫师巫力强大,有他带路,寻找依昙花也会轻松一些。

    “你们…”

    雷赫看着巫师和叶蓁,缓缓摇头。

    但不得不说,虽然觉得两人疯狂,心中还是非常羡慕的。

    他身体不适,没办法加入到这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中”。

    “农樱就拜托你照顾,回来之后,我会帮你得偿所愿”

    叶蓁对视雷赫灰色的眼睛,口吻极其认真。

    她也会说服巫师帮助雷赫,这样的话,他登位的几率会更大,当然,就巫师这种说风就是雨的性情,到底会怎么做,还不得而知。

    “只希望你们可以平安”

    雷赫叹了口气,缓缓摇头。

    “好了,这些事情暂且不谈,你先给我种上向日葵”

    巫师看了看墙壁上的钟,说道。

    在他心中,任何事情都没有这个重要。

    叶蓁抿唇,跟着巫师离开了房间。

    “向日葵?”

    雷赫好奇地反问一声,也跟了上去。

    一行人离开时,雷赫曾吩咐自己的贴身侍女前去端些血液,喂给农樱。

    她如今昏迷,吸食血液可以让身体增加力量,最重要的是,可以提前苏醒。

    等回到巫师的古堡,雷赫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古堡前大片的土地如今都被向日葵占据,金黄金黄的花朵都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但如此多的数量,看上去还是颇为壮观。

    “巫师,已经种好了”

    忙忙碌碌很久的博古勒族人看到巫师,纷纷说道。

    他们实在难以理解,身为吸血鬼喜欢向日葵的癖好,更无法理解,为何自己那么愚蠢,要听从“震族铃”的声音来到此地,不是为了抵抗狼族,而是为了种向日葵,这种事情若是被别族知道,只怕会成为笑料。

    “都散了吧”

    巫师点了点头,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差强人意的种植。

    听到巫师的话,众人如遭赦令,赶忙离开了此处。

    看着颇为狼狈的长老族人们,雷赫嘴角抽了抽,他实在没想到巫师使用“震族铃”的目的是为了栽种向日葵,不知道父亲有没有被气的吐血。

    想到路易斯有苦说不出,雷赫心中不厚道的笑了。

    叶蓁来到向日葵花田,蹲下身,将手掌贴近地面,直接使用绮罗绿生藓的力量让向日葵缓缓抬头,反正她这样的能力已经被巫师知晓,不少雷赫一个。

    至于空间水,就没办法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出了。

    “天啊,厉害!叶蓁,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本事!”

    雷赫惊呼一声,看着大片向日葵抬头的景象,实在难以形容。

    他是血族,也很少见到向日葵,如今沾了巫师和叶蓁的光,他倒是大饱眼福。

    巫师也满意地点了点头,嘴角挂着神秘的笑容。

    看到自己的古堡被向日葵包围,巫师看向叶蓁的眼神更复杂了些。

    雷赫注意到这一幕,眼观鼻,鼻观心,仔细打量起向日葵花田。

    待所有向日葵生机勃勃之后,叶蓁才起身,她面色有些白,这种直接透过葫芦空间使用仙灵的手段,十分消耗灵气,日后还是少用为妙。

    “好了”

    叶蓁看了巫师一眼,转身便走。

    她以后再也不想做如此无聊的事,此次,她必须从撒切尔家族救出风戊晔。

    “你放心,明天晚上,我肯定帮你救出朋友”

    巫师十分满意,故而大发慈悲地说道。

    叶蓁没有理会,自顾自地离开了。

    “继续努力”

    雷赫伸手拍了拍巫师的肩,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话落,将巫师留在花田,跟着叶蓁离开了。

    巫师古堡,博古勒家族的人一般很少会靠近。

    “叶蓁,我的血…”

    雷赫跟在叶蓁身旁,满脸期盼地问道。

    “好了”

    叶蓁颔首,先回房间看了看面色明显好转的农樱。

    看来吸食血液的确对她的病症有奇效。

    从葫芦空间取出装着雷赫血液的针管,里面的血液透过阳光,可以看到红的纯净,如同上等的丝绸一般,非常漂亮。

    来到雷赫房间,将针管递给他。

    “这…这是我的血液?”

    雷赫颤抖着手接过,血族对血液十分敏感,他能清晰察觉到血液中澎湃的生机,这种血液等级,绝对是上上品质,这真是他病弱的血液?

    “嗯”

    叶蓁颔首,轻声应了。

    这的确是雷赫的血液,葫芦空间如今四株十二仙灵,虽然其中两株还是幼年,但产生的影响力也颇为巨大,灵气浓厚程度也远远超乎想象。

    雷赫的血液混入生命之泉,再有灵气加持,自然品质极佳。

    听到叶蓁的回答,雷赫就迫不及待将针管中的血液推入手臂。

    他能感觉到血液进入脉络后,强大的冲击力,这一只针管中的血液,直接让他体质恢复了很多,仿佛病弱的血液都被蚕食了很多!

    看着透明的针管,再摸摸胸腔中逐渐澎湃的力量,雷赫眼圈有些红。

    他病弱多年,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谢谢你,叶蓁”

    雷赫抬头,认真地看着叶蓁,语气虔诚。

    他有种预感,在叶蓁手中,他真的能恢复正常,而且这个时间不久了。

    “不客气,各取所需”

    叶蓁缓缓摇头,语气清冷。

    早就说过,她帮雷赫恢复健康,博古勒家族作为她的后盾。

    “你这么说就太伤人了”

    雷赫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从没见过叶蓁这种人。

    在这种对方满心雀跃的时候,非要泼上一瓢冷水。

    虽然如今黛米王后不在,但雷赫还是从自己体内抽出一管血液,递给叶蓁,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恢复健康。

    叶蓁接过,淡声说道:

    “好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话落,转身离开。

    直到房间安静下来,雷赫还有些不敢置信地垂眸看看空了的针管。

    当黛米王后回来,就看到正坐在床上,发呆不知在想什么的雷赫。

    “孩子?孩子?”

    黛米王后微诧,唤了好几声,雷赫才回过神来。

    他脸上的笑有些抑制不住,伸手紧紧抓着黛米王后的衣服,眼圈通红,如同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他如今,也迫切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母亲。

    “怎么了?”

    黛米王后伸手摸了摸雷赫的脑袋,有些不明所以。

    “母亲,叶蓁带给我的血液的确有效,我的身体,快好了”

    雷赫语气有些哽咽,说着说着,就再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

    闻言,黛米王后手一僵,脸上满是不敢置信,和刚刚的雷赫如出一辙。

    “真…真的?”

    虽然对叶蓁很信任,但任何事都没有真的发生时让人惊喜。

    雷赫重重地点了点头,他的身体,马上就要好了。

    听到这话,黛米王后抱着雷赫的脑袋喜极而泣,这个儿子从出生起就没让她轻松过,如今的消息,对她和雷赫而言,都是极为重要。

    而黛米王后对叶蓁的喜欢和感激,也无法用言语表达。

    雷赫身体好转,现在,只需要静等时机成熟。

    *

    深夜,巫师古堡。

    灯火通明的大厅中,各种古怪的液体咕咚咕咚冒着泡,看上去颇为诡异。

    巫师斜倚在沙发上,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书。

    书中,正讲解着依昙花的生活习性。

    倏然,灯罩中的光火闪烁了几下。

    巫师抬眸,眯了眯眼。

    他没有放下书,起身来到窗前,看着窗下大片的向日葵,心情微松。

    然而下一刻,古堡中的灯光突然通通熄灭。

    巫师闭了闭眸子,再睁眼时,血红一片,那是一双极为璀璨,极为纯粹的血眸,仿佛不含任何杂质,但深邃的让人头皮发麻。

    在黑漆漆大厅中,只剩这样一双眼。

    他垂眸是,就看到手中依昙花的书籍。

    “嗤,白日做梦”

    “巫师”随手将书丢到一边,原本沉稳的声音,如今满是邪气。

    他随意走到酒柜前,仿佛没有灯光也不妨碍他的视线。

    相比白天巫师走路的姿势,今晚的血眸巫师更为潇洒,一举一动都自带冰冷的邪气,他打开酒柜,取出一瓶红色的血腥玛丽。

    打开酒瓶,咕咚咕咚一整瓶灌下肚。

    他喝酒的姿势狂野不羁,唇角勾着邪性的笑容。

    喝罢,将酒瓶随手扔到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

    “叶蓁?”

    血眸巫师呢喃了一句,打开窗子,一跃而下。

    他轻飘飘落在地上,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脸上,他毫不在意。

    转头看向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又冷冷地嗤笑一声。

    血眸巫师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原地,残影闪烁间,他已经来到博古勒家族人居住的地方,轻而易举地进入其中。

    深夜,正是吸血鬼活动的时候。

    他走过时,碰上不少族人。

    “巫师”

    两个侍女恭敬地跪地,直到他离开,两人才起身。

    “巫师这是怎么了?大晚上过来这边?”

    “谁知道,而且巫师刚刚给人的感觉和往常不同,好似…好似…哎呀,反正说不上来,就是让我感觉心里毛骨悚然的,我们还是快走吧”

    两人小声嘀咕着议论了一句,转身匆匆离开。

    血眸巫师最终停在了叶蓁的房门口。

    他眸子格外冰冷,没有采用温和的敲门手段,而是五指成抓直接扣去锁扣。

    在听到响声的那一刻,叶蓁倏然睁开眼!

    她速度极快地来到农樱床边,将她送入葫芦空间。

    大半夜,能用如此手段开门的,绝不是善茬。

    做完这些,叶蓁还伸手重重敲了敲墙壁,她的隔壁住的就是雷赫,黛米王后为了照顾他,必然也在,晚上,是吸血鬼活动的时间,他们一定没睡。

    做完这一些,叶蓁才看向缓缓打开的房门。

    那人逆着光,但叶蓁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巫师?”

    她语气有些诧异。

    对方没有理会她,而是径直走进房间,姿态悠然。

    叶蓁眯了眯眸子,他可丝毫不像那个稚气且恶劣的巫师。

    当看到对方那双不同于的翠绿的血眸时,叶蓁眸子微变。

    “恶魔始祖?”

    她嗓音微紧,手缓缓背到身后,取出清风弓。

    眼前的血眸巫师和正常状态的巫师有很大的差异,若说什么时候会这样,那肯定就是转换人格后,这个时候的巫师,是始祖残魂,血腥而冷酷。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