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二章 向日葵,接回艾伦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雷赫话落,空气中一片寂静。

    黛米王后手有些抖,她眸子四下看看,仿佛是为了确定这话没有别人听到似的,雷赫是路易斯亲王的儿子,但这种话传出去,也是大逆不道。

    虽然她也希望雷赫成为下一任博古勒家族的皇,但从未想过要在外力相助下坐上那个位置,这在血族历史上虽然多见,但发生在雷赫身上,她还难以接受。

    “孩子,有些话,不能乱说”

    黛米王后抚了抚额头,心脏都要承受不了了。

    “母亲,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我若再沉寂下去,博古勒家族继承人的位置就是艾伦的了,难道母亲看不出,父亲更喜欢艾伦吗?”

    雷赫垂眸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身体,声音带着些自嘲。

    身为体魄强健的血族,他如今却比人族还要孱弱不堪,哪怕被叶蓁治好了,可又如何能担当地起博古勒家族之皇的重担?

    路易斯亲王,他的父亲,心中怕是早就决定皇位继承人人选了。

    艾伦,他的亲哥哥。

    “这…可是…”

    黛米王后神色焦躁不安,双手紧紧扭在一起。

    她对路易斯并非没有爱,若雷赫反抗了他的统治,甚至用一些阴狠的手段,那她和路易斯之间的夫妻之情怕是也到头了,这是她从未想过的。

    “母亲,我需要你的帮助!”

    雷赫伸手抓住黛米王后的手,声音郑重。

    路易斯是亲王,实力高强,整个博古勒家族,也唯有他的母亲黛米王后能与之对战,母亲是他坐上博古勒家族王位的最重要的推手!

    “你确定?”

    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叶蓁开口了。

    她抬眸认真打量了雷赫一眼,眸色有些许不同。

    雷赫看上去白皙精致如同一个女孩子,但性情倒是果决,知道自己坐上王位无望,就狠下心推翻父亲的统治,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在这种突如其来的状况下,也许真能被他做到也说不定。

    攘外必先安内,或许也只有雷赫当上博古勒家族的皇,事情才会好解决。

    届时,她相信,雷赫会让整个博古勒家族作为她的后盾,和光明神殿对上。

    “咳…咳咳,还能比现在更差?”

    雷赫轻咳几声,他自嘲地笑了,指着自己说道。

    可就是他这样的态度,让黛米王后心都要碎了。

    “孩子,我会帮你,你想做任何事,母亲都会帮你!”

    黛米王后反手握住雷赫的手,虽然还在颤抖,但语气已经坚毅起来。

    她温柔的眸子此刻充斥着些许狠辣,有些事,早就应该做决定。

    早在知道艾伦的存在时,她就知道路易斯心中真正的继承人人选并非雷赫,可她愚蠢地信任着路易斯对她的感情,将此事埋在心中,久久未做决定。

    如今,也的确到了改变的时候。

    这么多年,路易斯和蒂斯梦娜之间还纠缠不休,她也当做没看见,这种日子也是到头了,与其整日提心吊胆,倒不如豁出去!

    “谢谢你,母亲”

    雷赫弯着嘴角,眼神却极为悲伤。

    若是可以,他也不希望母亲和父亲走到今天这个局面。

    可惜,没有如果,没有可是,只有现实。

    “当务之急是你的身体”

    叶蓁抬眸看了这对母子一眼,适时地说道。

    如果雷赫没有健康的身体,想再多都是无用。

    若有另一个健康的继承人在,博古勒家族的长老们不可能支持一个病弱的人登位,这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必须做好完全的准备。

    “这就要麻烦你了”

    雷赫点了点头,看向叶蓁时满是感激。

    “是啊,都要麻烦叶小姐了”

    黛米王后也赶忙说道,语气颇为温和。

    雷赫想要登位的事叶蓁也算是知情人之一,黛米王后心中免不得产生一种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的感觉,对叶蓁的又信任了很多。

    “好,每日抽取一些血液给我”

    叶蓁颔首,雷赫的事,她打算插手。

    她考虑过了,想要一个人进入光明神殿,再全身而退,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博古勒家族就算比不过光明神殿,也算是一个强大的助力,再说,这个家族中还隐藏一个隐形boss,恶魔返祖的巫师,有他在,博古勒家族就倒不了。

    “我知道,母亲,就由你帮我抽取血液,不要让别人知道”

    雷赫紧紧拉着黛米王后的手,郑重地说道。

    他很明白扮猪吃老虎的道理,就如艾伦,而他也要出其不意一次。

    他要在所有人都放松警惕的情况下,大干一票,坐上那个位置!

    “好!”

    黛米王后闻言微怔,旋即重重地点了点头。

    说着,她就取出一旁的抽血器具。

    这是早就准备好的,为的就是等雷赫清醒过来之后,抽取血液给叶蓁。

    巨大的针筒刺入雷赫的胳膊,他仿佛没有痛觉,只是眼睁睁看着寒光肆意的针尖吸取自己体内的血液,黛米王后做起这事来颇为顺手的样子。

    一支针筒的血液,满满当当。

    血族血液粘稠,并没有浪费一滴一毫。

    “好了,我走了”

    叶蓁接过针筒,转身离开了房间。

    在迈出房间的那一刻,手微翻,将针筒送入葫芦空间中。

    “孩子,你很信任她?”

    黛米王后将食物递给雷赫,轻声问道。

    她口中的“她”,说的自然就是叶蓁。

    “母亲,她值得信任”

    雷赫吃着黛米王后准备的食物,有些食不下咽。

    他说话时语调却很认真,说不上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在狐妖古墓时,叶蓁救下根本和她没有半点关系的他,又或许是她的性情,谁知道呢。

    黛米王后虽然对雷赫如此随性的回答有些不满,却也没反驳什么。

    “巫师对她很有好感,日后,你在感情方面要离她远一些”

    倏然想到巫师的事,黛米王后看着雷赫,忍不住出声警告一声。

    闻言,雷赫噗地一声将口中的血肉吐了出来。

    他神色古怪,嘴角微抽,看上去有些滑稽。

    “母亲,你说巫师?他对叶蓁感兴趣?”

    雷赫觉得有些好笑,更多的却是不敢置信。

    黛米王后时他的母亲,她的话他自然是信的,但这实在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他和巫师关系极好,知道他性情难以捉摸,可要说喜欢一个人族,他还是觉得很诧异,但想想这么多年巫师都没有喜欢的女人,也不禁有些相信了。

    毕竟叶蓁是个极其优秀的人族,不管是从相貌,身材亦或者能力来说,配巫师也没什么不妥,若这件事是真的,他倒还要祝福。

    而且如果巫师能把叶蓁留在博古勒家族,一定会是家族之幸。

    “嗯,十有八九,巫师为她占卜了”

    黛米王后点了点头,若不是这样,她也不会出言警告。

    别说巫师,就雷赫,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心仪的女孩子。

    血族在他这个年纪,早就要成婚了。

    “听母亲这么说,还真有可能,哈哈哈”

    雷赫显得极为高兴,认同地点了点头。

    巫师这么多年很少为人占卜,距离最近的一次占卜恐怕还是为了救他,让枯长老前往华夏,再往上推就是华夏古墓那次。

    给一个陌生的华夏女人占卜,这绝对是超出认知的事。

    别说黛米王后如此感觉,就连他都这么觉得。

    不行,他要尽快养好身体,好好撮合这两个人。

    “你别高兴的太早,叶小姐说她已经有夫婿了”

    看雷赫这么开心,黛米王后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忍不住笑着伸手弹了弹他的额角,让他别打歪主意,别最后好心办了坏事。

    感情的事,还是顺其自然为好,外人插手也是无用。

    闻言,雷赫撇撇嘴,华夏的男人哪有血族能力强啊!

    就在此时,房门被推开了。

    “儿子,你醒了?!”

    路易斯亲王满脸喜悦地看着精神很好的雷赫,极为高兴。

    看到路易斯亲王,黛米王后和雷赫对视一眼,两者态度大不一样。

    黛米王后有些僵硬,而雷赫倒是很平淡。

    “是,父亲,我醒了”

    雷赫抬眸,直视路易斯亲王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仿佛这不是单纯的几个字,而是一个宣战的开端。

    闻言,路易斯亲王脸色一僵,他只觉得有些古怪,却听不出什么话外之音。

    然而黛米王后却紧紧抓住了雷赫的手,生怕被看出什么。

    “你怎么来了?”

    她帮雷赫掩了掩被子,转头看向路易斯亲王,问道。

    “没事,就是过来瞧瞧,儿子醒了是好事,好事!”

    路易斯亲王笑了笑,他很少如此开怀。

    看着他的神色,黛米王后有些恍惚,不知他是真的开心,还是伪装的。

    “父亲,母亲,儿子累了,想歇着了”

    雷赫垂下眸子,适时打断了黛米王后的恍惚和深思。

    “好,你好好休息”

    听到儿子的声音,黛米王后很快反应过来,和路易斯亲王离开了房间。

    随着“吧嗒”一声,房间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

    血族超强的听力让雷赫知道,路易斯亲王和黛米王后已经离开了。

    他大睁着眼睛,灰色的眸子中闪过一抹血色。

    *

    叶蓁回到房间,就走进卫生间。

    精神力探查没有监控之类的东西,才闪身进入空间。

    此时,莱格坐在草地上,手里捧着的正是刚刚被她送进来的装有雷赫血液针管,黏稠的血液在空间阳光照射下,透着深邃的红。

    但这种红却并不健康,其中有些许白点,正不断蚕食着血液。

    “神妃!”

    看到叶蓁,莱格起身,恭敬道。

    “坐,我有些事要和你说”

    叶蓁点了点头,也随意地盘膝坐在草地上。

    莱格亦然。

    “你手里拿着的,是博古勒家族少主的血液,寻找郎翼,我想借用他们家族在y国的势力,可惜,郎翼如今的情况并不算太好”

    叶蓁看着莱格手中的针管,声音有些凝重。

    这些事,无法瞒着莱格。

    “他被人困住了?”

    莱格手顿了一下,问道。

    他很了解郎翼,就他那种火爆脾气,若是自在,在就找过来了,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不见影子,空间风暴伤及根本,他在神妃的洞天福地中恢复了一部分修为,但郎翼就不一定有这种机会了,在这个灵气稀薄的世界,洞天福地很珍贵。

    “没错,困住郎翼的是y国一个声名显赫的势力,名叫光明神殿”

    叶蓁颔首,要行动的话,必然少不了莱格。

    听到叶蓁的话,莱格周身气息有些翻涌。

    被人困住,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他很担心。

    “神妃有什么打算?”

    莱格抬眸看向叶蓁,认真问道。

    对于华夏这片土地,他不算熟悉,有的只是蛮力,一切都只能依靠叶蓁。

    “眼下的确有一个办法”

    叶蓁眸子微闪,语气微凉。

    “神妃请说!”

    莱格正襟危坐,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博古勒家族内乱,现在在位的皇不愿助我,我决定帮助这个病弱的少主夺取王位,到时,我可伪装成他们一族的人,成为光明神殿的圣女,靠近内部区域,从而找到郎翼,将其带入空间,现在难的是如何进,如何出”

    叶蓁并没有仔细给莱格说圣女的事,也是觉得有些东西不适合说出来。

    “光明神殿的圣女?”

    莱格皱眉,他对圣女这个词并没有什么好感。

    饕餮大陆各个宗门的圣女,绝大多数被宗主当做炉鼎,只是外人很难看透。

    “到时,就需要你帮我伪造光系灵根了”

    叶蓁点了点头,看向莱格。

    莱格是精灵一族,被誉为天地宠儿,他们一族的伪装很难被人看破,帮她做出一条光系灵根,装作天生光明体质,不算是太过困难。

    “这会有危险,不能为了救郎翼,就让神妃冒险,还是我去!”

    莱格皱眉,不赞同地看向叶蓁。

    做出的灵根极为脆弱,稍有不慎就可能伤害到自己本身具有的灵根。

    而且这么辛苦成为光明神殿的圣女,一旦被发现,后果绝不是闹着玩的。

    他是精灵,扮作女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为了救出郎翼,他可不会有什么这是耻辱的想法。

    “首先,你不会他们的语言,其次,光明神殿是天使一族掌控,而天使一族的族长是个极为喜好美色的女人,若看到你,难保不会动心”

    叶蓁缓缓摇头,莱格长得虽然不比司缪,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他气质温柔,如同漫画中走出的王子,伪装成女人必然绝艳。

    天使族长西格莉喜欢美色,若注意到莱格,从而发现他男人的身份,那事情就大条了,别没救出郎翼,还把莱格给搭了进去。

    听到叶蓁的话,莱格嘴角抽了抽。

    “所以,郎翼被困住,是因为美色?”

    莱格不笨,很快就想到了这一点。

    若只是出卖美色,就郎翼的性格,倒不算什么难事,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嗯”

    叶蓁并没有说异族血液和光明圣水的事,也是不想莱格过分担忧。

    就郎翼的容貌而言,西格莉要看腻还早得很,郎翼短时间内的确不会有性命之虞,只是要辛苦他多忍受一段时间了。

    “可神妃去的话…”

    莱格还是犹豫不决,他并不希望叶蓁涉险。

    如果最后郎翼救出来,叶蓁却出了事,后果会严重很多。

    “不用担心,我会小心行事,还有博古勒家族在”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话落,就带着雷赫的血液前往生命之泉旁。

    将血液和生命之泉混合,有了灵气和生命之泉在,白点渐渐被被反吞噬,就这个速度,恐怕每天中午就可以彻底净化。

    叶蓁缓缓松了口气,这个速度,还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若雷赫身体要很久才能好起来,那等他坐上那个位置,黄花菜都凉了。

    “我先出去”

    叶蓁对莱格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空间。

    莱格轻轻叹了口气,为何事情总是如此麻烦。

    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众生塔,莫娴的魂魄正坐在塔前,不知和什么东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总之情绪非常丰富。

    空间一切都很好,不需要叶蓁过多的操心。

    出了空间,农樱还在沉睡,时而翻滚一下,将被子踢到地上。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帮她盖好被子,才回到床上,闭目养神。

    第二天一早,叶蓁就离开房间,前往巫师住的古堡。

    知道这是个隐形的boss,即便没有让对方爱上她的想法在,但答应的事及时做了,还是可以刷一刷好感度,说不准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更何况,她根本不觉得巫师这样的性情会爱上她。

    巫师种植在古堡墙边的向日葵垂头丧气,花已经都败了,连花骨朵都不剩。

    叶蓁拿起旁边的小铲子,将多余的繁杂的向日葵苗挖出来放在一边,只是留下绕着古堡墙壁一圈的,取出身侧早就准备好的空间水,细心帮向日葵浇水。

    有空间水滋养,向日葵纷纷招展着枝叶,显得极其精神。

    叶蓁轻笑,还将手掌贴近地面,这是她最新发现的,可以直接使用空间中绮罗绿生藓的能力,而不用取出来吸引人的眼球。

    霎时,向日葵排排开放,金黄金黄的花瓣,十分耀眼。

    二楼窗前,巫师垂着翠绿的眸子,紧紧盯着下方的叶蓁。

    早在她靠近古堡时,他就发现了。

    来到窗前,入目的就是她浅笑的模样,那瞬间,向日葵纷纷开放,仿佛有光透过来,斜射在叶蓁清美的容颜上,美的令人炫目。

    巫师只是怔愣了一瞬,就回过神来。

    他颇感兴趣地望着下方璀璨绽放的向日葵,原来,这就是向着阳光的植物。

    倏然,叶蓁抬眸。

    她清透如水的眸子直接对上了巫师翠绿的眼睛,神色微淡。

    巫师挑眉,也不在意,慢悠悠地下了楼。

    “你很厉害”

    站在古堡门口,看着盛放的向日葵,巫师不走心地夸赞了一句。

    他试验了那么久都无法绽放的向日葵,在她手中短短一瞬就开了。

    “还好”

    叶蓁摇了摇头,这都是绮罗绿生藓和空间水的力量。

    “我昨天说的话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巫师伸手摸了摸向日葵的花瓣,神色仿佛一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

    叶蓁眸子微动,看来,巫师的确有双面人格。

    “我决定听你的”

    叶蓁颔首,她的确决定前往光明神殿成为圣女。

    闻言,巫师神色复杂,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他抬头看了叶蓁一眼,取过她手里的水壶,进了古堡,还“啪”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仿佛一个发脾气的孩子,然而他的气生的有些莫名其妙。

    叶蓁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向日葵的事她已经算是实现了承诺,这古怪的巫师还是少接触为妙。

    刚刚回到博古勒家族的古堡门前,就看到黛米王后正搀扶着雷赫在花园中散步,周围侍女们都满脸惊讶,似乎没想到只是一个晚上,少主就大好了。

    原本还只能躺在床上用法宝吊着命,如今都能散步了。

    “叶蓁!”

    看到叶蓁回来的方向,雷赫眼睛一亮。

    还说这两个人没什么,他才不信,大早上就从巫师住处回来。

    “怎么起来了”

    叶蓁狐疑地看了雷赫一眼,不解地问道。

    “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雷赫摇了摇头,他的毒已经清除了,如果不展现出好的一面,叶蓁的处境就会很麻烦,他也不希望蒂斯梦娜公爵再找叶蓁的麻烦。

    他哪怕只是好一段时间,也足够蒂斯梦娜公爵心惊胆颤。

    “走吧,回去吃早饭,叶小姐也跟我们一起吃吧”

    黛米王后神色很好,雷赫好起来,她也算是如释重负。

    叶蓁想了想,点头。

    三人来到餐厅,就看到路易斯亲王和蒂斯梦娜公爵正坐在餐桌前。

    黛米王后搀扶着雷赫的手臂一僵,很快就恢复正常。

    而叶蓁只是随意打量了路易斯亲王和蒂斯梦娜公爵一眼,这两个人若这般看上去,还真的看不出半点暧昧,就像是普通兄妹一样简单。

    “雷赫身体可是大有好转了?”

    蒂斯梦娜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扯着唇,不算关心地问道。

    “好多了,多谢姑妈关心”

    雷赫坐下,笑着点了点头。

    他灰色的眸子一直盯着蒂斯梦娜公爵,让后者浑身不舒服。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

    蒂斯梦娜低下头,没有再说话。

    雷赫的脸色看上去的确好了不少,看来她还是小看了这个华夏术士,居然能解决如此棘手的问题,这么下去,雷赫岂不是要全部好转了?

    不行,她不能再让事态发展下去!

    可是如今,黛米将雷赫的房间准备的如铜墙铁壁,她根本半步都无法靠近。

    算了,还是先这样,雷赫身体刚刚有所好转,路易斯也正处于高兴的时候,她还是冷静一段时间,不要惹怒了路易斯,这对她没好处。

    不得不说,蒂斯梦娜不是个愚蠢的女人。

    “哦,对了,既然今天人都到齐了,那我有件事要说”

    雷赫简单地吃了一点东西,就放下餐具,双手交叉放在小腹,神色莫名。

    不知为何,蒂斯梦娜只觉得心头“咯噔”一下。

    就连上首安静用餐的路易斯亲王都愣了一下,雷赫是个很遵守礼仪的孩子,怎么会想到在餐桌上说事情,这明显不符合以往雷赫的风格。

    叶蓁抬眸看了雷赫一眼,继续垂下头吃早饭。

    而黛米王后只是手紧了紧,就一脸平静地用餐,雷赫要说什么她知道。

    “你有什么事要说?”

    路易斯亲王也放下餐具,问道。

    “没什么,只是听闻我有个哥哥,希望他能回归博古勒家族”

    雷赫挑眉,眸子中闪过一抹嘲笑,语气却平淡。

    话落,周围伺候的侍女们手中端着的餐盘噼里啪啦碎了一地,所有人都震惊了,赶忙跪在地上,把头缩在衣领里,瑟瑟发抖。

    没有人敢出声,抖得如同受了惊的鹌鹑。

    博古勒皇族的密辛不是她们能听的,说不准会被灭口。

    她们简直不敢相信,少主还有一个哥哥。

    博古勒家族素来都一脉单传,这次出现兄弟两个,不知是好是坏。

    蒂斯梦娜公爵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雷赫既然知道艾伦的存在,那就必然知道艾伦的母亲是她,她从没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揭露出艾伦的身份。

    路易斯亲王亦是瞳孔一缩,神色有些许诧异,但若是细看,还能看出其中的一丝放松,看样子他也很早就想将这件事告诉雷赫了,只是不知从何说起。

    雷赫一直紧紧盯着路易斯亲王的眼睛,没有错过他一闪而逝的轻松。

    他垂下眸子,眸中闪过一抹自嘲和冷硬。

    “你们都下去!”

    过了半晌,路易斯亲王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对侍女们挥了挥手。

    他声音带着些许沙哑,并没有任何怒意,更多的只是愧疚。

    “是”

    侍女们忙不迭地退走了。

    她们倒是对这些密辛很感兴趣,但相比性命,还是收起好奇心为妙。

    黛米王后一直垂着头,当事人都在同一张餐桌上,这种感觉很复杂。

    见所有人都下去了,路易斯亲王才把目光放在叶蓁身上。

    他的意思很明显,你是个外人,你也需要离开这里。

    “叶蓁留下,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完全可以听听我们家族的事”

    雷赫耸了耸肩,声音极为自然。

    路易斯亲王皱眉,他依旧紧盯着叶蓁,希望她能有些眼色。

    可惜,叶蓁神色淡淡,偶尔喝一杯牛奶,对路易斯亲王的视线视若不见。

    她如今已经掺和到博古勒家族的事情里来,艾伦何去何从对这场博弈很重要,她必须留下看事情的发展,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和抉择。

    路易斯亲王眼神中闪过一抹怒意,但想到雷赫,还是把怒火给压了下去。

    如今,他对雷赫充满愧疚,自然不可能反驳他的决定。

    “孩子,你是什么知道艾伦的存在?”

    路易斯亲王把慈爱的目光放在雷赫身上,眸子深处却尽是深邃和复杂。

    听到他的话,蒂斯梦娜也抬起头,看着雷赫。

    “很早之前,或许是父亲不分昼夜教导他剑术的时候,亦或者是父亲教导他君主之策的时候,也有可能是父亲和姑妈同处一室的时候”

    雷赫声音平静无波,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然而他的话却让蒂斯梦娜和路易斯脸皮发紧,被小辈知道两人共处一室,这种尴尬的事,无论如何都觉得十分丢人。

    “好了,废话我不想多说,你们可以把艾伦接回来住”

    雷赫摩挲着手指上的扳指,语气冷漠。

    “你是真心的?”

    蒂斯梦娜眯了眯眼,脸上挂起些警惕。

    她从不认为雷赫是个好对付的孩子,相反,他很有自己的想法。

    也是因为知道雷赫的性情,蒂斯梦娜才会提高警惕性。

    一旦艾伦回归博古勒家族,长老们推举储君的决定必然会产生动摇,这对雷赫而言没有半分好处,她实在想不通他为何会做这样的决定。

    难道就因为这个华国女人,他就以为自己可以彻底好转?

    思及此,蒂斯梦娜把视线放在叶蓁身上。

    的确,这个事很优秀的女人,可惜,是华国人。

    她并不觉得叶蓁能将雷赫完全治好,更何况,就算是治好了,就雷赫曾经荒废时间的里,她亲爱的儿子艾伦正学习着各种知识和本领,两人之间的差距早就是云泥之别,她很清楚哥哥路易斯心中的想法。

    结局早已注定,因此,她也从未想过彻底残害雷赫的性命。

    “自然是真心的”

    雷赫挑眉,似笑非笑地望着蒂斯梦娜。

    他能清晰地看到这个姑妈眼中晃过的喜悦。

    众人说话间,黛米王后一直沉默不语,垂着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

    蒂斯梦娜皱起眉,虽然这是个好消息,毕竟她已经期盼了很久,但就是因为太过突然,心头反而觉得很不安,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说不清道不明。

    此刻,她也不再装成一个对侄子嘘寒问暖的好姑妈了。

    雷赫知道所有的事情,她再对他有一丝关心,都和跳梁小丑无异。

    从此以后,她只需要为自己的儿子筹谋,直到他坐上博古勒家族的王位!

    “能有为什么?我的身体虽然有所好转,但追根究底还是病秧子,我也不希望直到死了见不到自己的亲兄弟,难道父亲不希望看到我们兄弟和睦?”

    雷赫不紧不慢地给出一个理由,说话间他还挑眉看向路易斯亲王。

    他当然要将艾伦弄到博古勒家族来,放在眼皮子底下才好办事。

    更何况,怎么也要让博古勒家族的所有人知道,他这个亲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没有能力扛起责任,成为整个家族的皇和守护者。

    做事要做全套,他不希望日后坐上那个位置,还有人来威胁他。

    黛米王后脸色有些难看,虽然雷赫提前和她说过这些事了,但如今亲耳听到他们的谈话,她心中的难过和气闷如潮水般涌来。

    这是她的家,路易斯是她的丈夫,王位也应该是她儿子的。

    可惜,很快就会有人来威胁侵占她孩子的地位,而那个人是她心头永远的刺,只要看见他,她脑海中就会浮现出路易斯和蒂斯梦娜曾经的海誓山盟。

    叶蓁垂眸,伸手轻轻拍了拍身旁黛米王后的手。

    血族的手很凉很凉,但这一刻,黛米王后不仅是手凉,心也是凉的。

    她回眸看了叶蓁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牵强的笑意。

    看着黛米王后眼中的悲伤,叶蓁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个女人,很传统,却为了儿子,愿意推翻自己的传统。

    “艾伦是个好孩子,我也的确很希望看到你们兄弟和睦”

    路易斯亲王看着雷赫,眼神慈爱而欣慰。

    他对艾伦和雷赫的确采用着完全不一样的态度。

    若是雷赫生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他也不会把希望都寄托在艾伦身上,毕竟血族讲究的是血统纯正,雷赫是王后所生,少主身份名正言顺。

    然而事实却让他只能重新择选继承人,艾伦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因为心中早有想法让艾伦继承王位,所以他心中对雷赫有着千千万万的愧疚,这些愧疚全部化作对他的溺爱。

    “那是当然”

    雷赫点了点头,神色漫不经心。

    “嫂子,你认为呢?”

    蒂斯梦娜眼珠子转了转,把矛头对准了黛米王后。

    对于这个女人,她心中嫉妒多过愤恨。

    她出身名门,性情温柔,成年就嫁给了她的哥哥路易斯,在血族难生育子嗣的情况下生下雷赫,她这一生唯一的污点,恐怕就是雷赫的身体问题了。

    雷赫眯了眯眼,眸中闪过一抹冰冷和怒火。

    他不希望将黛米王后扯入到这件事中,蒂斯梦娜真是不知死活。

    “蒂斯梦娜!”

    路易斯也皱眉冷声喊道,他同样不希望让黛米伤心,然而这已是注定的。

    “没关系,我不在乎,你大可接艾伦回族”

    黛米王后抬起头,脸上挂着温柔如水的笑容。

    她在自己周围蒙上一层铠甲,任何人都没办法刺伤她一般。

    路易斯亲王神色有些怔愣,他看着黛米王后,眸中也有些痛色。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黛米的关系坠入到冰点。

    “那就多谢嫂子了,我会尽快通知艾伦,以哥哥亲生儿子的身份,归族!”

    蒂斯梦娜起身,丰满的身姿更显妖娆。

    她脸上满是笑意,大大方方地端起一杯红酒对黛米王后举了举,一饮而尽。

    喝完酒,蒂斯梦娜就转身离开了餐厅。

    她要尽快把这个好消息传给她的儿子,艾伦。

    在附属家族生活了那么久,她的儿子终于可以拿回自己的身份。

    蒂斯梦娜离开后,餐桌上陷入到一片寂静中。

    “叶小姐,我认真问你一句,你真的能彻底治好我的儿子雷赫?”

    路易斯亲王看向叶蓁,若有所思地问道。

    他本想说儿子,可突然发现他的儿子不止一个,才加了一个雷赫的点缀。

    雷赫端起一杯红色的液体,透过酒杯,可以看到路易斯亲王脸上复杂多变的神色,他恐怕心中都不知道到底是治好他好,还是放弃他好。

    “你心中是怎么想的,我自然会怎么做”

    叶蓁抬眸,蔷薇色的唇瓣勾出浅浅的弧度。

    她把话说得模棱两可,路易斯亲王脸色有一瞬间发黑。

    “怎么,叶小姐是觉得攀上了巫师,所以说话都这般随性了?”

    路易斯亲王冷哼一声,血红的眸子满是冰冷地盯着叶蓁。

    这个华国女人就是个定时炸弹,一旦她选择招惹撒切尔家族和光明神殿,最后就会调查出博古勒家族曾和她是旧识,那必然会受到牵连。

    听着路易斯的语气,雷赫皱眉,他刚准备说些什么,就被一道声音打断:

    “叶蓁,我有事找你,过来”

    众人转头,就看到一身繁杂服饰的巫师定定站在原地,他精致的脸庞平静而冷漠,翠绿的眸子宛如利剑般,让路易斯亲王瞳孔一缩。

    他实在不应该随意非议巫师,尤其面前这个巫师,阴晴不定。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