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五章 饕餮之神,我有了神妃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 ,重生之美食厨神

    战斗持续中。

    红鸢实力稍逊一筹,已经有了败迹。

    终于,她一个不慎,庞大的身躯砸在地上,维持不住兽形,再度化为娇小的女人,脸色苍白,喷出一口鲜血,没了再战的力气。

    “小美人,别再负隅顽抗了,乖乖束手就擒!”

    鼻环魔神笑得一脸猥琐,说话间,就要上前去将其缉拿。

    暮湮余光看到这一幕,面色大变。

    若是旁人,死了他也不会如何,但红鸢是他的战友,更是他的妻子。

    红鸢看着暮湮,缓缓闭上眼,她宁死也不要落入妖魔之手。

    “不!”

    暮湮大吼一声,不想再管身后的丑陋魔神,拼死要去救下红鸢。

    在这般危及的时刻,所有人都眼中含泪,面露不忍。

    缥缈神宗所有人都为饕餮大陆付出了太多,如今,也终于要走上尽头了。

    “吼——”

    此刻,一声带着汹涌戾气的兽吼响彻天地。

    随着这道吼声,雷光响彻,遮天蔽日,风云色变。

    整片大陆都颤抖起来,仿佛激动,仿佛惧怕。

    还不待鼻环魔神反应过来,一条银色巨尾横扫而来,硕大的鳞片散发着凛然的寒光,将此魔神紧紧缠绕,只听骨骼脆响,他连反抗都不曾,就没了声息。

    暮湮已经近前,将红鸢抱住。

    而紧随暮湮其后的丑陋魔神似乎察觉到不妥,面色大变地想要跑,可惜,一个硕大的黑色旋涡出现,其间有着死亡之气。

    丑陋魔修尖啸一声,竟如失神般,一头撞入其中。

    漩涡逐渐缩小,泯灭,再也没了丑陋魔神的痕迹。

    不过短短一息,两尊魔神就如此轻易地死去。

    暮湮和红鸢呆呆地对视一眼,片刻后,皆是泪流满面。

    “王!”

    两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中皆有无尽的狂热和激动。

    饕餮大陆之难,可解。

    半空,乌云密布之中,巨大的头颅出现,一双玉眸若隐若现。

    他身形极大,几乎笼罩着整个饕餮大陆。

    “是缥缈神尊!缥缈神尊回来救我们了!”

    “缥缈神尊没有忘记他的饕餮大陆,没有忘记我们!”

    “王!王!你终于回来了!”

    “……”

    这一刻,所有人都跪在地上,犹如虔诚的信徒一般,狂热地望着天空中的庞然大物,不再管如今是什么场合,也不去管刚刚和自己对战的妖魔。

    “犯我饕餮大陆者,必诛!”

    司缪张嘴,雷鸣般的话语响彻,冰冷至极。

    “必诛!必诛!必诛!”

    所有人都执起手中的武器,声嘶力竭地大吼着。

    饕餮大陆众人心中潜在的血性都在此时被司缪的一句话激发出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赋予在他们身上,不再有恐惧,不再有迟疑,不再有退缩。

    心中信仰回归后有多可怕,妖魔有了深刻的体会。

    刚刚还是手下败将的人族,在这一刻,竟如战神附体一般!

    如今,司缪就是饕餮之神,整片大陆的信仰所在。

    小的战斗圈司缪没动,但魔神,他必然要将其一一诛杀。

    天知道,他回来后看到半边苍夷大陆时是何感觉。

    银色巨尾摆动间,没有任何一个魔神能够逃脱。

    而司缪之所以能有如此威势,全要依靠饕餮大陆的位面之心,在这片大陆上,他就是神祇,掌控所有生灵的生死,包括侵占大陆的妖魔。

    大陆众人原本以为的血腥屠戮出现了,但被屠宰的却并非他们。

    有了司缪出手,顶尖强者们都腾出了手,这次,由他们把手伸向妖魔。

    势头处于一边倒的状态,对于妖魔普通子民,修者们也没有手软,他们很明白,若司缪没有回来,饕餮大陆会成为一座巨大的屠宰场,妖魔同样不会放过普通人,相反,手段会比此刻的他们残虐百倍。

    短短一天时间,饕餮大陆如同被血洗了一般,到处是妖魔的尸体。

    司缪身形一动,化身成容颜绝艳,银发飞扬,清华潋滟的缥缈神尊。

    他掌心微动,大陆各地都出现黑色的漩涡。

    有缥缈神宗的八人指导,将所有妖魔尸体都丢入到漩涡之中,泯灭成灰。

    此次大陆之难,就在司缪回归中,落下尾声。

    索性没有出现惨重的伤亡,所有人都忙碌着饕餮大陆的重建之事。

    百废待兴,过不了多久,会有无数宗门再度崛起,更会有许多天纵奇才冒出,大陆会焕发出新的生机,一切都会好转。

    缥缈之巅,司缪盘坐在银月树下,双眸微闭。

    他要借用大陆之力将时光回溯,才可能知道叶蓁如今在何处。

    她若是直接回到真实的饕餮大陆,他也不用如此麻烦,可记忆中,在她的记忆中,他又如何能够猜测出她的所在?

    他敢肯定,叶蓁记忆停留在饕餮大陆的某一刻。

    一旦找到熟悉的灵魂印记,他就可以利用空间法则,将自己送入她记忆中的缥缈神尊体内,也就能找到叶蓁,带着她的灵魂离开。

    现在为难的是时段,叶蓁到底进入了记忆中的哪一个时段。

    “王,羲和神妃说要见您”

    红鸢来到缥缈之巅,却也不敢近前,传音给司缪。

    “不见”

    司缪声音冷淡,不紧不慢,没有丝毫起伏。

    “是”

    红鸢点头离开,然而没过多久,她却又回来了。

    “羲和神妃说若是见不到王,她就站在神宗门前不离开了”

    说话时,红鸢脸上有些忿忿。

    这羲和神妃已经嫁人了,还如此不知廉耻来毁坏她们王的清誉。

    不过此次司缪又力挽狂澜,将妖魔尽诛,不知又有多少饕餮大陆女子芳心颤动,妄图能得到他的一个眼神。

    “无妄神尊”

    司缪面色不变,淡淡说道。

    红鸢也不笨,眸色微亮地离开了。

    是啊,只要把羲和神妃的双修道侣无妄神尊喊过来,看她还如何恬不知耻地在神宗外徘徊不去,连他们几个都没时间问神尊些事情,她倒是敢凑上来。

    缥缈之巅再度安静下来,司缪依旧寻找着时间节点。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暗下来。

    他倏然睁开眼眸,玉眸中有星星点点的碎光。

    没想到,他的卿卿居然会回到小的时候。

    有饕餮大陆的位面之心在,找到叶蓁的记忆节点也没有耗费太久的时间,他要抓紧时间到叶蓁记忆之中,将她的灵魂送回华夏。

    否则,华夏位面叶蓁的肉身死亡,将再也回不去。

    他倒是有心让叶蓁灵魂留在饕餮大陆,只是,她的机缘似乎在华夏,除此之外,郎翼的下落也需要她帮忙,短时间内他无法再撕裂位面了。

    “王,出事了!”

    此次来的不是红鸢,而是统帅离殇。

    司缪手下有四大统帅,六大护卫。

    精灵莱格,血狼郎翼,金刚暮湮和幻妖离殇,各有特色的四大统帅也是饕餮大陆中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只是他们都非人族。

    司缪身形微动,出现在离殇面前。

    离殇肤色白到透明,灰色的双眸仿佛看一眼就会迷失,幻妖便是如此。

    他看着司缪,神色有些激动。

    这种情绪对于离殇来说是很罕见的,四大统帅不仅相貌手段不同,连性情都没有半分雷同,莱格温柔,郎翼暴躁,暮湮沉稳,离殇冰冷,各有乾坤。

    “什么事”

    问话时,司缪向外走去。

    “羲和神妃与无妄神尊打起来了”

    提起正事,离殇面色微凛。

    羲和和无妄两人都是大乘修者,动起手来可谓是惊天动天。

    好死不死,两人动手的地点是缥缈神宗大殿外,如今,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外面凑起热闹,其中风言风语也着实令他们几个头疼。

    闻言,司缪玉眸中满是凉意。

    等两人来到大殿时,几个手下都眼神微亮。

    “王,这可如何是好?”

    护卫岐山摸了摸脑袋,面容憨厚,他是妖族,泰裂熊。

    司缪望去,就见宽敞的缥缈大殿广场上,一白一黑两道身影纠缠着,时而有璀璨的术法炸裂开来,两人可谓是下了死手。

    大乘修者交手,并不多见。

    缥缈神宗外围观的人也不在少数,毕竟危机解除,所有人心神都松懈下来。

    只是他们没想到,外敌刚死,就开始内讧了。

    而内讧的主角还是两个大乘期修者夫妻,这两人在饕餮大陆也极为有名,如今打斗起来,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整个大陆茶余饭后的谈资。

    “真没想到,羲和神妃那么漂亮温柔的女人,动起手来如此狠辣,看她那招法,简直是往死里打啊,不知无妄神尊做了什么惹怒她的事!”

    “你是不是傻啊,难道不知道羲和神妃没嫁人之前,心中爱慕的是…”

    “我看如今这两人在缥缈神宗外打斗不是什么好事,我们且看着就是”

    一些知情人士都是修为还算不错的,嘀嘀咕咕地议论着。

    他们说话间,还把目光放在羲和身上,神色带着些戏谑。

    当年,羲和还是为数不多的几位神尊之一,曾公开说过爱慕之人乃是缥缈神尊,可惜后者对此番表白丝毫不理,算是踩了羲和神尊的脸面。

    之后,不知为何,羲和神尊莫名其妙嫁给了无妄神尊。

    两个神尊强强联姻,这在当时还被奉为一桩美谈。

    可惜,这件事另外一个主角缥缈神尊,从头到尾都如同一个陌生看客。

    “啊!缥缈神尊来了!缥缈神尊来了!”

    “什么?你让我让我看看,你快让看!”

    “……”

    听到司缪出现的消息,人群沸腾起来,开始你推我搡。

    此次司缪力挽狂澜之举奠定了他饕餮之神的永恒地位,整个大陆的子民都是他狂热的信奉者,看到他,所有人都激动起来。

    他神色淡漠地扫了羲和神妃和无妄神尊一眼,手臂轻挥,两人就不由自主地分开了,坠落在地上,狼狈地倒退数步。

    “不要在此处打闹”

    清淡而又古井无波的嗓音响起,全场寂静。

    在司缪眼中,两个神尊打架,也不过是一场打闹之举,与孩童无异。

    话落,他转身向大殿内走去。

    “等一下!我有话要说!你等等!司…缥缈你等一下!”

    羲和神妃听到司缪的声音后,神色微怔,看到他即将转身的背影,忙不迭地出声制止,她本想呼喊他的名字,但想到某些事,还是不敢开口。

    司缪并没有停驻脚步,他要准备一下,去见他的卿卿。

    “缥缈神尊,还请留步,有些话,今日我们就说个清楚,否则,我和羲和这夫妻也做的无甚意思了,不过,还是感激你拯救了饕餮大陆”

    无妄神尊向前几步,轻声开口。

    说话时,还微微弯腰拱手,态度还算不错。

    他身为神尊,从未把自己摆到这样的位置上。

    不过缥缈神尊的所作所为,每一点都堪称雄中之雄,他也的确钦佩。

    “你想说什么”

    司缪回身,玉色的眸子直视无妄神尊。

    曾经,两人也算是有过一点交情。

    “缥缈…”

    看到司缪那张清华绝艳的盛世美颜,羲和神妃向前几步,轻声呢喃着。

    她仿佛失了魂,心里眼里全是司缪,竟将一旁真正的夫婿忘在了脑后。

    无妄神尊面色铁青,眸中也有些黯然神伤的失落。

    “羲和神妃,还请注意自己的身份!”

    就在羲和近前,即将踏上阶梯时,红鸾上前将其拦住,声音冰冷。

    闻言,羲和回神,眼圈微红地看了司缪一眼,红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就是这副欲语还羞的模样,让暮湮,离殇,蝶栀,岐山等人面面相觑。

    可惜,司缪却一直没有看她一眼,这样的欲语还羞似乎用错了地方。

    “缥缈神尊也看到了,我的妻子,真心爱慕之人却是你,今日,不如你就给一句痛快话,也好让她死心,否则,她怕会铁了心与我解除同心契,大乘修者稀少,每一个陨落都是饕餮大陆的损失,还望神尊海涵,恕我冒昧之处!”

    无妄神尊飞身而至,落在了羲和身边。

    他抬头看着司缪,声音低沉。

    而一旁的羲和神妃闻言白了脸,却也没有说什么。

    她也很想知道司缪对她之心到底如何,数百年了,她放不下,而这次他如天神般从天而降的情形,更是打破了她心中的枷锁,想要问个清楚。

    “缥缈神尊也知道,同心契有制约作用,这么多年,羲和心有异样,我的心神也受到不少牵连,还请神尊给一句痛快话”

    看着羲和的模样,无妄神尊垂下眼帘,说道。

    羲和苍白着俏脸,面露期待地看着司缪。

    修者的确没有丑陋之人,如羲和,她脸上未施粉黛,峨眉淡扫,清新动人,一袭白裳逶迤,头上以丝带倌发有着仙子般脱俗的气质。

    “我不认识她”

    司缪玉眸扫过羲和,如同看一件死物,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他淡淡的四个字脱口而出,场面寂静到诡异。

    司缪所言是真,对于女修,他只记得叶蓁一个。

    六护卫中唯一的两个女子,红鸢和蝶栀对视一眼,眼中皆有些好笑。

    她们缥缈神宗的王还是如此随性,有什么说什么,丝毫不在乎。

    闻言,无妄神尊叹息一声,他看向身旁的羲和。

    羲和神妃此刻面色惨白,不敢置信地望着司缪,身形摆动,仿佛下一刻就要晕厥在地上,当然,也没人会相信一个大乘期的修者会昏过去。

    “哈哈哈,不认识,好一个不认识!”

    羲和神妃突然仰天大笑,眸中有泪溢出。

    数百年前,她还只是洞虚修为,却碰上了至尊级人形妖兽,想要将她掳走,最后是司缪的一句话救了她,也是那个时候起,她开始关注他。

    那句清清淡淡的话她至今还记得,仿佛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放了吧,你适合更好的”

    她当时的感觉是怎么会有如此恶劣的人,居然觉得她配不上一头妖兽。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他是大名鼎鼎的缥缈神尊,不过也是,除了被称为最接近真神的缥缈神尊外,谁又能配得上那样一张脸?

    她费尽心思传出消息,想要成为他的双修道侣。

    可惜,那些消息不过日月无声,水过无痕,没有落下半点踪迹。

    最后,她忍着一口气嫁给了无妄神尊,她想让司缪知道,即便没有他,她也同样能找到优秀的男人,可惜,这种感觉只是错觉。

    她大婚之日,缥缈神宗没有来一个人。

    “既然今日这么多人在,那我宣布一个消息”

    司缪没有理会羲和,他挑了挑眉,绯红的唇瓣勾出一个弧度。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将刚刚的八卦忘在了脑后。

    就连暮湮,红鸢,离殇几人都面色微正,以为司缪要说什么重要的事。

    “我,司缪,有了神妃,她就是饕餮厨神,无叶仙尊,叶蓁”

    短短一句话,包裹着浓厚的灵气,传遍了整个大陆。

    没错,他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他有了心爱的想要守护一生的女人,那个女人同样优秀,是饕餮大陆最后一位厨神,她的名字叫叶蓁。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炸响在所有人耳畔,带着司缪独有的好听音色。

    话落,司缪就身形微闪,离开了此地。

    他不管别人怎么想这件事,他想做的只是昭告天下,宣布自己的所有权,也宣布对自己有所有权的叶蓁。

    “羲和神妃,无妄神尊请便,恕今日不能款待你们了”

    暮湮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是提前之情的,也不算是太过夸张。

    他拱手,对这两个大乘期夫妻说道。

    如今缥缈神宗有大事要做,顾不上去参与别人的感情,只要王回归了,管他大乘修者少不少呢,这并不妨碍什么,也不是他们愿意关注的事。

    他话落,无妄神尊便扯着羲和神妃的手臂离开了。

    好在羲和此刻呆呆愣愣,仿佛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一般,一直没有反应。

    “还有你们诸位,也恕我们无法款待了!”

    暮湮对着缥缈神宗外凑热闹的人抱拳,大声说道。

    话落,所有人都进了大殿,门也咔嚓一声关上了。

    没办法,缥缈神宗现在就他们八个人,根本没有闲杂弟子看门,他们平日里没什么事可做,大多数时间都是关门了事,方便。

    进了大殿,八人相互对视一眼。

    “怎么样,去套套话?”

    蝶栀摸了摸下巴,俏丽的小脸上布满诡异的笑容。

    “谁来套?反正我是不敢套!”

    红鸢摆摆手,说话间,把目光放在暮湮身上。

    别人不能坑,自己的道侣总可以吧?

    “问莱格和郎翼,自然而然能套点儿话出来!”

    一向不参与讨论的离殇挑了挑眉,率先向缥缈之巅走去。

    身后几人眼睛一亮,蜂拥着跟了上去。

    本以为司缪在处理事情,却没想到他正慵懒地靠在银月树的枝干上,饮着一坛桃花酿,空气中醉人的酒香从鼻尖掠过,让人分外垂涎。

    “都来了,过来坐”

    他看向在缥缈之巅外踌躇着的八人,淡声说道。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

    红鸢想了想,一把将暮湮推了过去,旋即低头幸灾乐祸的笑。

    暮湮面色微变,回头狠狠瞪了红鸢一眼,轻咳一声,向司缪走去。

    旋即离殇也悠悠然跟了上去,至于剩下的六个护卫,则你推我搡,全然没有外人面前那种孤傲清贵的强者之感,着实让人哭笑不得。

    “王!”

    暮湮和离殇半弯着腰,恭敬道。

    “坐”

    看着八人,司缪绯红的唇扬着欣悦的弧度。

    回到饕餮大陆,他感到最高兴的,就是他们没出什么事。

    “我要离开一趟,时间不会太久”

    司缪仰头大口大口地饮着坛中的桃花酿,他这个样子非但没有粗鲁之感,反而多了些洒脱和不羁,让人看一眼便会痴迷其中。

    “啊?王才刚回来没多久,就又要走啊!”

    蝶栀和红鸢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

    她们下意识地忽略了那句“时间不会太久”,毕竟对于修者来说,一年甚至几年都不算久,谁知道这次会离开多久。

    “嗯,找卿卿”

    司缪颔首,说出了众人最想听的话题。

    “无叶…不对,找神妃?难道王回来就是为了解除大陆的灾难?那干嘛不直接把神妃带回饕餮大陆,而且也没见到莱格和郎翼那两个家伙!”

    蝶栀撇撇嘴,说起莱格时,眼神中才有些不一样的光彩。

    “王,神妃可是出了什么事?”

    暮湮皱眉问道,两块大陆随意颠倒,他知道司缪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

    “嗯,她遇到了往生路,灵魂陷入到记忆之中”

    司缪抿唇,玉眸深邃。

    “往生路?这种神奇之事都能碰上,神妃也是厉害!”

    岐山笑呵呵地挠了挠头,并不将往生路放在眼中。

    既然司缪都说了要去找,那必然是有把握的,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是啊,往生路,饕餮大陆似乎都鲜少出现,王,神妃所在的大陆和我们饕餮大陆一样吗?有没有什么厉害的强者?”

    红鸢眼睛一亮,他们几个还从未离开过饕餮大陆。

    毕竟撕裂位面,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没有,大多数都是普通人”

    想到华夏,司缪缓缓摇头。

    闻言,暮湮等人就瞬间失去了兴趣,普通大陆根本没什么好看的。

    “对了,那王有没有碰到莱格和郎翼?应该碰到了吧!当初他们…”

    蝶栀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司缪的视线吓了回去。

    是啊,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当初郎翼和莱格偷偷跟去的事还是他们几个撺掇的,算起来,大家都是帮凶。

    “莱格找到了,郎翼还没有消息”

    说起郎翼,司缪神色便有些发凉。

    性情火爆的郎翼若遇到什么心思不纯的人,恐怕三长两短。

    “什么?都这么久了,郎翼居然没找到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是啊,郎翼虽然好玩,但不可能不做正事!”

    “怎么办,郎翼一定被什么事给耽搁了!”

    六大护卫叽叽喳喳地说着,脸上都有些焦虑。

    “别担心,刚刚王不是说了,那块大陆大多数是普通人”

    离殇摇了摇头,只有他还记得重点。

    司缪玉眸微垂,他并没有说当初莱格是被人锁起来拍卖才找到的,华夏人族并不友善,若面临和莱格一样的境地,不知郎翼会如何。

    “好了,我会化为原型待在缥缈之巅下,其他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司缪说完,便跃入缥缈之巅的山崖,下面是一片海沟。

    暮湮和离殇对视一眼,眸中都有些担忧。

    他们算是极为了解司缪了,他并没有说郎翼如何,看样子情况并不好。

    不过他们也只能做热锅上的蚂蚁,干着急。

    站在一望无际的平静海面上,司缪眯了眯眸子,他一头扎入其中时,便化为原型,银色的神秘巨兽被海水淹没,荡起汹涌的波涛。

    卿卿,等着我。

    *

    记忆中的饕餮大陆。

    自从上次木南儿在叶蓁这里吃了亏,整个天元门态度都变了。

    以往还有人和叶蓁说上几句话,可如今,看到她便闪躲的远远的,好似在故意孤立她一样,叶蓁了然,除了木南儿,没人会用如此稚气的手段。

    不过这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作用,她并不在乎别人是否理会她。

    修罗门的确财大气粗,给诸多门派中的弟子们都提供灵食。

    虽然只是一品灵厨制作的灵食,但滋味却也不错。

    叶蓁也颇有兴致地尝了尝,在心中做出一番评价。

    尝试了灵厨做的东西,再对比自己的,叶蓁也知道,她制作的灵食灵气太过浓郁,本来只是按照最平常的香料和食材做一道大陆众所周知的一品灵食,可入口后,灵气的浓郁程度却堪比二品,比普通一品灵食多了足足三倍。

    有了对比,叶蓁心中也警醒了一些。

    在没有自保能力之前,决不能暴露自己灵厨的身份。

    这一日,叶蓁心情好了些,准备出门转转。

    却没想到,迎面就碰上了淑兰。

    “你得罪木南儿了?”

    淑兰看着叶蓁,声音里满是幸灾乐祸。

    她本来还以为依这两人的关系,木南儿怎么也要提拔叶蓁一把,没想到最后提拔没有,反倒落井下石,让天元门所有弟子都孤立起她来。

    “关你何事”

    叶蓁声音冷淡,绕过她准备离开。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行了吧!我告诉你个消息,你知道翎冥师兄制作的最后一轮选拔是什么吗?就这两天刚刚宣布的,我倒是觉得你退出很明智!”

    淑兰双手环胸,明明年纪不大,做出这个动作颇为搞笑,和她的装束一样。

    “不想知道”

    叶蓁神色间有些不耐,声音也冷了下来。

    她还想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那位五品灵厨,毕竟这样的机会就一次。

    “哎呀,你火气别那么大嘛!我告诉你吧,翎冥师兄让那两个‘幸运儿’去和他的契约兽交流了,据说要和他那契约兽待够三天才算合格,这不,今天刚准备把这两人放进兽笼,你没兴趣去看看?看看自己有多么幸运?”

    淑兰笑嘻嘻地说完,就扭着腰离开了。

    此刻她也在心中庆幸,还好她长得丑,没有被翎冥选中。

    听到她的话,叶蓁眸子微动。

    她早就看出翎冥这人有毒,却没想到会这么毒。

    当初还在天元门时,英师姐可谓是翎冥的狂热追捧者,尽管不是对她说的,但是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嘀嘀咕咕,她多少也听了些。

    翎冥不止天赋好,契约的妖兽也不简单。

    他的契约兽是罕见的木系,吞天莲。

    吞天莲,意如其名,是一朵洁白如雪的莲花,这种木系妖兽长到极致,可以吞天,原本是绝迹了的,只是不知修罗宗在何处帮他找到了一株。

    当然,这并非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翎冥的吞天莲已经化为人形了。

    九阶妖兽,实力堪比化神,比翎冥这个主人的实力还高。

    翎冥喜欢娇艳的美人,恰好这株吞天莲化人后就是绝世美人,她深爱着翎冥这个主人,吞天莲吃醋杀掉翎冥身边婢女的事时有发生,经常传的沸沸扬扬。

    试想,她如何能对夜合欢,柳莺这两个想要与她争宠的“情敌”手软?

    叶蓁缓缓摇头,翎冥此举,就是让二人去送死。

    不过这件事和她无关,她也不想多管。

    这几日因为陌生人较多,修罗宗暂时关闭了门中御敌的煞气,以防伤人。

    叶蓁优哉游哉地向修罗宗灵厨所在地走去,这几日她也不是只看书了。

    来到大厨房外,像天元门一样,是禁止闲杂人等进入的,而叶蓁现在不仅算是闲杂人等,还是个外来的闲杂人等,自然就被摒弃在外了。

    “叶师妹,你还是快离开吧,不然被人发现可得好好警告你一番!”

    守在大厨房门口的是个年轻的小弟子,说话时他伸手摸了摸脑袋,一副傻兮兮的模样,他是修罗宗的弟子,认识叶蓁自然是因为翎冥。

    当时叶蓁拒绝翎冥,给所有修罗宗的弟子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谢谢”

    叶蓁颔首,转身离开了。

    看来她想见到五品灵厨的念头是无法实现了。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闲逛着修罗宗,因为到处是男弟子,所以宗门内处处是练武场,并没有什么心思细腻的点睛之笔,看上去有些冷硬。

    刚刚绕过一座假山,叶蓁就听到了非常凄惨的哭喊声。

    她本想绕着离开,却没想到被人发现了。

    “哟,小野猫,这么多天没见你,还怪想的,怎么,来看热闹?”

    不远处扇着扇子,容貌妖艳的可不就是修罗宗少宗主翎冥吗?

    他看到叶蓁时,眼睛一亮,向她走去。

    这段时间,他有些事,才没有凑上去,如今碰上了,可不能轻易放过。

    看着叶蓁,翎冥妩媚的眸子里掠过一抹深沉。

    当日,他吃的那盘菜,味道虽然让人难以接受,但效果却极好,那一晚回去许久不曾波动的灵气居然开始翻涌,有了显而易见的上升。

    叶蓁没有理他,而是看向他身后。

    那里聚拢着很多人,很多宗门的弟子。

    然而映入叶蓁眼帘,让她一眼入目的却是一个蒙着黑布的铁笼,刚刚她听到的凄厉哭喊就是从笼子中发出的。

    蒙着黑布的笼子时而晃动几下,大地震颤,让人惊奇。

    “怎么,要不要看看?有趣的很”

    翎冥笑眯眯的看着叶蓁,语气中有些恶劣。

    叶蓁抬眸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面前这个不止有毒,还是个变态,让夜合欢和柳莺进入铁笼和吞天莲同处就算了,居然还找人来围观,这样的想法,恐怕是个人都不会有。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嫁给你了,我不嫁了,啊——”

    柳莺曾经如黄莺般的嗓子,如今已经哭喊的破了音。

    “你可不能走,留下凑热闹不觉得有趣得多?”

    翎冥扯着唇,丝毫不理会铁笼中传出的话。

    “有病,要治”

    叶蓁后退几步,清透的眸中出现几丝嫌恶之色。

    如此自恋,又喜好美色,还变态的男人,居然还有那么多人追捧。

    “你说什么”

    翎冥眯了眯眼,脸上神色满是不悦和危险。

    叶蓁抿唇,没有再开口,现在的她只是个筑基期的小修士,若惹怒了翎冥下场恐怕不会太好,她是不怕死,但也不会去找死。

    “呵呵,小野猫,爪子太利可不好,我送你进入和小莲认识认识如何?”

    说话间,翎冥已经伸手,要提住叶蓁的衣领。

    叶蓁面色冰冷,眸子中掠过一抹暗色。

    这边,两人的动静让围观铁笼的人都纷纷回头。

    看到两个事件的主人公,眼睛皆是一亮,与其看蒙了黑布的铁笼,倒不如看这两人打斗,也不知翎冥是否会“怜香惜玉”,毕竟他口味比较重。

    “怎么,区区练气期,要与我动手?”

    翎冥妖艳的脸上扯出一抹笑,似讽似嘲。

    “难道束手就擒?”

    叶蓁嘴角也勾起冷笑,束手就擒说着好听,她却不会。

    “我不知该说你胆大,还是愚蠢”

    翎冥脸上的笑意淡了,话落,他身形极快的晃动,直逼叶蓁面门。

    今日他若不给这小野猫一点教训,恐怕她就不清楚他翎冥的性格。

    叶蓁眸子微凛,她轻轻一跃,整个人腾空而起,直接从翎冥头顶翻越过去,回身时,手中一甩,出现一条翠绿色的藤蔓。

    藤蔓上满是倒刺,舞动间,散发着森寒的光。

    刚刚一瞬间她脑海中闪过这条鞭子,手腕一转,就出现了。

    “哟,小野猫还有武器”

    翎冥笑了笑,手中扇子打开,竟爆射出数根银针!

    叶蓁眯了眯眸子,直视着银针,待其近前,才开始躲避,时而弯腰,时而跳跃,时而身体微侧,小小的人儿如同在针雨中曼舞一般。

    躲避开针雨,叶蓁手腕用力,藤蔓便如活了一般,速度极快的窜过去直接扣住了翎冥的手腕,锋锐的倒刺划破他的手腕,有血液滴落。

    周围响起络绎不绝的倒吸冷气之声。

    他们面面相觑,根本没想到一个练气期的小修者居然能伤到元婴期大能?

    翎冥显然也有些发愣,他垂眸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腕,不知在想什么。

    叶蓁眸中厉芒一闪,藤蔓抽出,又在翎冥颈间划过,伤痕遍布。

    既然已经伤了,那就伤个彻底,也算报了一箭之仇,让他如此针对于她。

    如此变态之人,伤了便伤了。

    此刻叶蓁也算豁出去了,她最不喜被人威胁,翎冥刚刚动手,已经激出了她的怒意,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叶蓁可不是兔子。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