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章 常春山,叶蓁醉酒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听到这声音,农樱眸子微亮,她转头,果然看到了机瞳。

    “嗨,农樱,我们又见面了!”

    机瞳笑的开怀,见农樱也笑,还对她眨了眨眼。

    和第一次见面时不同,机瞳不再文绉绉地唤她“姑娘”,说话时也带了一丝熟稔,而且穿着玄机一脉弟子服的机瞳,看上去倒是也成熟了一些。

    “机瞳,好久不见”

    能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熟人,农樱心中还是喜悦的。

    “机漓师兄!”

    原本拿着鞭子一脸凶悍的风韵之看向机瞳身后,娇滴滴地喊道。

    这声音让农樱和农苓身体抖了抖,就风韵之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让玄机一脉下一任脉主机漓心悦呢,只是痴人说梦罢了。

    “师妹”

    机漓翩翩公子,哪怕知道风韵之表里不一,也不会冷漠。

    “刚刚看风师姐似乎要动手?马上就要启程前往常春山了,风师姐还是节省一些体力吧,常春山中妖兽众多,稍不注意小命就玩完了!”

    机瞳回身,羞涩地摸了摸脑袋,似好意般说道。

    闻言,风韵之面色霎时难看,想说什么,但在看到机漓时闭上了嘴。

    机瞳是机漓最亲近的师弟,她不能对他如何。

    “机漓师兄,韵之就先走了,待常春山再见希望能和师兄一起走”

    风韵之福了福身,转身离去。

    “那这位…杨师姐?哦不对不对,应该是农师姐…”

    机瞳回过头,眼神看向农箐,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仅是他的一个称呼就叫农箐面色煞白,她似不经意地看过农樱,也离开了这里。

    “许久未见,你耍嘴皮子的功夫倒是见长”

    农樱乐了,伸手拍拍机瞳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哪里哪里,这不是都和你学的吗”

    机瞳缓缓摇头,他以前可不会这么说女道友。

    “师妹啊师妹,你居然还认识玄机一脉的机漓师兄和机瞳师弟,不简单啊”

    农苓轻轻撞了撞农樱的肩膀,丝毫不在意当着两位当事人的面,她没想到自己这个师妹不仅没有像别人所想一样过的凄惨,反而如此逍遥自在。

    虽然农樱已经是老祖的弟子,是师叔祖,但农苓还是有些改不过称呼。

    机漓的身份地位等同于伏羲一脉的风衍之,她们神农一脉的农骄阳。

    这些天之骄子,但凡认识一位,那都是说不尽的光荣。

    “这你可就说错了,我也只认识机瞳,机漓师兄…”

    农樱挑眉摇了摇头,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机漓。

    “哈哈哈,现在不就认识了吗,来,我郑重给你们介绍我师兄,机漓”

    机瞳大笑,将一旁的机漓拉到两人面前。

    “机漓师兄,我是农樱,她是我师姐农苓”

    机漓不会带给人压力,但他灰蒙蒙的眼睛却叫人无法对视,似乎看久了就会陷入到其中一般,十分可怕。

    面对机漓,农樱态度谦和,完全是小师妹的模样。

    “师叔祖叫我机漓便可,”

    机漓点了点头,温润如玉。

    对农苓还好,对农樱,机漓却喊出了这个称呼,让农樱微愣,她刚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农樱,她已经是神农一脉辈分极高的师叔祖了。

    “别管我师兄,他就是这么古板,你们把去常春山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机瞳对着机漓撇嘴,他这个师兄就是这样的,一点情趣都没有,真不知道伏羲一脉的那个女人为什么就对师兄上了心,不过她这心上了也是白上。

    想到待会儿就要启程去常春山,机瞳不禁问起了这个问题。

    “带东西?不就是带一些行李吗,还需要什么?”

    农樱满脸茫然,她就收拾了些吃的喝的换洗的。

    只是三天而已,也不需要带那么多吧?

    “拜托,你当这是去游山玩水啊?没想到你身份是长了不少,智商还是和原来一个样,一样的缺心眼儿!哈哈哈哈!”

    不得不说,在神农一脉见着农樱,机瞳也恢复了本性。

    他在玄机一脉是人人宠爱的小师弟,嫡系弟子,但外族的朋友却一个都没有,那次飞云山之行是他第一次下山,能认识农樱和叶蓁,也是意料之外。

    对朋友,他向来是敞开心扉的。

    “要带什么?常春山虽然是神农一脉的历练之地,但我从没去过”

    农樱也不生气,只是好奇地问道。

    她知道有常春山,但是神农一脉的弟子只有达到五品修为的才能进去,哪怕是她现在都及不上这个标准,听机瞳的语气,似乎知道些什么。

    她第一次见识密境还是和叶蓁在邬魍山,那时也算是大开眼界。

    不仅如此,她还得到了一件飞行灵器“桃花扇”。

    “常春山你都没进过,我就更没进过了,不过我师兄说了,多带伤yao”

    闻言,机瞳也摊了摊手,他看向身边的机漓,表示这话是这位师兄说的。

    “常春山中危机重重,小心为妙”

    感觉到农樱和农苓的目光,机漓点了点头,说道。

    “这次三族会武,也许最大的危险不在于妖兽,而在于同伴”

    机瞳抿了抿唇,声音微低。

    农樱和农苓对视一眼,眸中都有些沉重。

    的确如此,毕竟大多数妖兽不会主动攻击人类,除了些脾性残暴的,而三族会武上百人参加,却仅仅只有二十个晋级名额,太残酷了。

    自己如果想要晋级,那就必须要取他人而代之。

    丹境的诱惑力绝对不小,纪元之争即将到来,能在此时提高实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能在大灾难来临前有所提升,也会多一份活下去的保障。

    “对了,我还想问你,叶道友呢?怎么没见她和你在一起?”

    机瞳突然想到叶蓁,馋虫都被勾出来了,野鸡的味道…

    “你问叶姐姐干嘛”

    农樱狐疑地看了机瞳一眼,当看到他眸子中熟悉的光时不禁翻了个白眼,没办法,每次叶蓁做好吃的时候,不用别人告诉,她自己都知道自己是那个神情。

    “是我师兄想见见叶道友,毕竟她机缘深厚,似被天道眷顾”

    机瞳指了指机漓,说道。

    他们玄机一脉透露天机太多,被天道嫉恨,大多寿命不长。

    对于一些福缘深厚的人,也确实抱着些好奇。

    “啊?这样啊,叶姐姐也跟着我来了神农一脉,现在在我师傅那里!”

    农樱想了想,还是告诉了他们。

    说不准进了常春山还会和机瞳同行,隐瞒叶蓁的行踪完全没有意义,而且叶蓁还需要请玄机一脉的人占卜,这一次常春山之行或许就可以。

    这般想着,农樱就看了机漓一眼。

    玄机一脉弟子中,若论占卜之术,恐怕机漓都不逊于长老之流。

    “哦?叶道友真的来了!”

    听到农樱的话,机瞳眼睛一亮。

    “是啊是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哼”

    农樱刚刚说完这句话,四周就响起了钟声。

    “要开始了”

    机漓抬眸,他分明是看不到的,但却又好似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

    练武场,农天站在最前方。

    “人都到齐了,那就启程,在常春山中,一旦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生死困境,就捏碎掌心的徽记,其中阵法会将你们传送出来,在取得好成绩的同时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万事小心,三天后开启常春山,手持yao牌者晋级下一轮!”

    农天声音极为严肃,说完,就带着参赛弟子前往常春山入口。

    弟子们三三两两走在一起,算是结队,毕竟人多力量大,若实力没达到五品的遇到危险也难免解决不了,组队在一起会更安全些。

    组队的大多数是同族,也有少数有交情的别族。

    参赛弟子中,鲜少有单独行动的,除了些对自己实力有很强信心的。

    农樱一直和农苓,机瞳,机漓在一起,隐隐也形成一支队伍,其中机漓实力最高,却也只有六品,毕竟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不善修炼。

    其次就是农苓,她是五品中阶修为。

    而农樱和机瞳两人相差无几,都在三品徘徊不前。

    此次参赛的弟子实力大多数在三品以上,农樱和机瞳算是垫底的存在。

    常春山入口在神农一脉后山,一条小路蜿蜒至山脚下。

    农天看着前方的常春山,伸出手,掌心中是一枚石钥匙,他轻轻一抛,钥匙便闪着光泽飘向一处山壁,霎时,一道刺目的光芒闪过,山壁上出现了一座光门。

    众弟子们大多数没有见过这样的密境,一时间惊呼声不断。

    “好了,这就是通往常春山的大门,你们进去吧!”

    农天手一挥,弟子们就尽数涌入光门。

    直到最后一个弟子消失,农天才将石钥匙收回,光门也缓缓消散。

    “也不知他们能否在常春山中待上三天”

    “是啊,这一次我们三族弟子可谓精锐尽出,一旦有损失,那可万万承受不起,听说其中还有化形妖兽,即便我们碰上也会吃力”

    “你们都往好的地方想,别自己吓唬自己”

    “……”

    听着长老们的议论声,农天也深深叹了口气。

    他只希望所有人都安然无恙地归来,这些弟子都生在和平的时期,从未经历过杀伐和历练,这次三族会武的内容也是他们三族脉主商量之后决定的。

    纪元之争的可怕,绝不是危言耸听。

    “好了,我在此看守,你们都离开吧”

    文心长老主动请缨,弟子们若遇到危险捏碎徽记,就会出现在这里,总要有人接应。

    “好,那就辛苦你了”

    农天点了点头,和一众长老们离开了此处。

    文心长老双眸微闭,盘膝而坐。

    不一会儿,空气一阵震荡,文心长老刷地睁开眼。

    “老…老祖?”

    她看着出现的人,竟然是农逍遥。

    “嘿,原来是文心徒孙”

    农逍遥点了点头,他身边竟瞬间凭空出现了两个人,一人青衣,一人银袍,一对璧人,相得益彰,正是叶蓁和司缪。

    “这…这是?”

    文心长老只觉得一切都超出了她的认知。

    见到司缪,农逍遥暗道:哼,这臭小子的空间之术果然厉害!

    “我要把他们二人送入常春山,你且看着,莫管便是”

    农逍遥挥了挥手,他亦摊开掌心,石钥匙如刚刚一般,打开一道光门。

    “好了好了,进去吧,看着心烦”

    农逍遥摆了摆手,叶蓁颔首,和司缪踏入光门。

    “老祖,这…外人进入常春山…”

    文心长老皱着眉,看着发生的一切,她却无力阻止。

    “你就当没看到不就行了,出什么事有我老头子顶着,你怕什么!”

    农逍遥翻了个白眼,他最烦这种磨磨唧唧的事儿。

    “好了,老头子要走了,你继续看着吧!”

    农逍遥双手背在身后,一摇一摆地走了。

    文心长老站在原地苦笑,无奈,谁让他是老祖呢。

    *

    常春山。

    蔚蓝的天际,带着暖意的阳光,和外界没什么不同。

    一眼望去,青山绿水,峡谷沟壑,到处升腾着神鬼莫测的氤氲山气,如一副神奇的轻纱帷幔,空气中灵气极为活跃,属属性最强。

    “这地方是不是和饕餮大陆没什么区别?”

    站在山路上,叶蓁看向司缪,笑着问道。

    每个人走进光门,被传送的地点是不同的,就如叶蓁和司缪,他们两个被送到了狭窄的山路栈道上,放眼望去,峡谷中尽是飘荡的云雾。

    若是普通人,一不小心踩错了,那就是粉身碎骨。

    “有你在,是不是饕餮大陆又有何分别”

    他眸光柔和地望着叶蓁,说出的话没有半分敷衍。

    清风拂过,卷起司缪的银发,那一瞬间,他似要乘风而去。

    叶蓁微愣,不自觉地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抓的极紧。

    “你不会离开我?”

    看着那双情深似海的玉眸,叶蓁不知为何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闻言,司缪微怔,过了一会儿,他大笑出声。

    “卿卿,我不会离开你”

    即便有一天迫不得已离开了,我也会再次找到你。

    看着叶蓁清透如水的眸子,司缪玉眸微闪。

    听到这句话,叶蓁心中却仍然觉得沉闷,这让她很不解。

    “走吧,我们边找农樱边找yao牌,这样两不耽搁,而且常春山和邬魍山一样,都是上古留下来的密境,其中说不准还能碰上些珍贵的灵植”

    叶蓁把脑海中的胡思乱想屏蔽掉,拉着司缪的手顺着栈道向山下走去。

    常春山一眼望不到边,山峦叠嶂,也不知道何时能碰到农樱。

    想了想,叶蓁将月牙放出空间。

    “主人?”

    站在栈道上,月牙险些掉下去,好不容易稳住蹄子,它蔚蓝色的眼睛中满是迷茫和后怕,嘴里还叼着一根草,看样子刚刚在空间中没干什么好事。

    “这是常春山,你去找找农樱,发现踪迹就在精神领域传音给我”

    叶蓁伸手摸了摸月牙的独角,说道。

    “好玩的地方?”

    听到叶蓁的话,月牙才发现周围很陌生,兽眸中满是兴奋。

    “找农樱是要紧事,莫要贪玩”

    叶蓁摇了摇头,就她这样的性子,身边却尽是些个性跳脱的主。

    “是!”

    月牙说完,就兴高采烈地撩开蹄子跑远了。

    “我们也走吧?”

    叶蓁回眸看着司缪,蔷薇色的唇瓣翘起愉悦的弧度。

    不论如何,只要他在身边,就够了。

    司缪也笑,伸手摸了摸叶蓁的发。

    向来清冷的女子露出笑容,暖的仿佛能够融化阳光。

    两人就这样沿着栈道来到峡谷底,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丝毫鸟鸣虫吟之声。

    “不对劲”

    叶蓁长睫眨动,眸子扫视周围。

    “小东西而已,走吧,前面有灵植”

    司缪摇了摇头,他释放出自身气息,没有妖兽会不长眼地撞上来。

    “我们好像是来游山玩水的…”

    叶蓁放松紧绷的神经,容颜含笑,调侃道。

    “哈哈,不然呢?”

    他们本来就没有带着什么任务,放松心情总比时时刻刻保持警惕要好。

    “说的也是”

    叶蓁轻笑,将一路上遇到的灵植通通收入囊中。

    葫芦空间又扩大了不少地方,让叶蓁欣喜的是,她又找到了不少饕餮大陆才有的高阶食材,高级灵食蕴含的灵气极为浓郁,足够她再晋几品。

    常春山极大,叶蓁和司缪走了一天,临近傍晚都不曾碰到三族弟子。

    参天古下,一张小几,两个相对而坐的人。

    小几上是几道冒着热气的灵食,都是叶蓁提前做好放在空间中的,本想着只是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司缪慵懒地斜倚在树上,手中执着一杯酒,是叶蓁用空间桃花酿的。

    “味道如何?和饕餮大陆时可还像?”

    叶蓁语气有些几不可见的忐忑,这桃花酿也算是承载了她和司缪在缥缈神宗最深的记忆,她也希望它是当初的那个味道。

    “自是像的,一人饮酒未免无趣,一起?”

    司缪挑眉,看向叶蓁,这番话,他也曾在饕餮大陆时对她说起过。

    有些话,有些事,当提起时,脑海中总会回想起。

    叶蓁轻笑,也为自己倒上一杯。

    两人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

    不多时,地上就东倒西歪地摆满了酒坛子。

    叶蓁没有用灵力将酒气逼出,她伸出一只胳膊托着自己的脸,白皙如玉的脸上布满红晕,清透的眸子中也有了些许醉意,美不胜收。

    司缪已经放下酒杯,深情地望着叶蓁。

    “司缪,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叶蓁眼神有些朦胧,她望着对面倾世绝艳的男人,轻声呢喃着问道。

    他到底是谁呢,她好似从来没有探究过。

    当初在邬魍山中,她曾想要问清楚,可后来,还是没问出口,她怕,怕这般让她喜欢的司缪,并非只是简单的飘渺神尊。

    追逐他的脚步已经很难了,若是再难些,她怕自己对他的高度产生畏惧。

    听到叶蓁声音中的低落,司缪抿唇,他起身来到叶蓁身边,将她拉入怀中。

    “卿卿,在你面前,我不是任何人,只是司缪”

    垂眸看向怀中绯红小脸的人儿,司缪玉眸温柔似水,说话时,语气格外认真,他不知道叶蓁现在是否能听清楚,但这就是他的真心话。

    是,他的身份并非一个飘渺神尊,可那又如何呢?

    纵使他有千千万万个身份,却也只想要一个妻子,那就是叶蓁。

    倏然,司缪眸子微动,闪过一丝冷漠。

    他手一挥,小几和酒坛都消失在原地。

    将叶蓁拦腰抱在怀中,轻飘飘落于古树的枝干之上。

    叶蓁眨了眨眼,伸出手捏住司缪的脸,勾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呵…”

    司缪见她如此,不禁低笑出声。

    就在此时,一行人来到古树之下。

    “箐师姐,我们才进来第一天,就有不少弟子失踪,这情况太古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弟子捏碎徽记出去禀告脉主?”

    一道强作镇定的声音响起,但依旧能够听出其中的恐惧和慌乱。

    “师妹不要怕,常春山中阵法很多,或许只是走散了,我们是在参加三族会武,不是踏青,这般大张旗鼓地出去禀告,只会让别人看轻我神农一脉”

    这声音十分柔软,听的人心都要酥了。

    “是啊师妹,箐师妹说的不错,在我们神农一脉的地盘上,有什么好怕的”

    “有浒师兄在,什么魑魅魍魉都会通通远离的!”

    同行的师兄弟们吹着牛皮,说话时还不忘捧一捧农箐。

    没错,这一行人领头的就是农箐,她身边那些尽是平时围在身侧阿谀奉承的同门,不知为何,她竟没有和早就暗中打好商量的风韵之同行。

    “我们还是早些去找yao牌吧,已经一天了,我们一个yao牌都没找到!”

    又有人开口了,语气有些气馁。

    这是第一天,却什么都不顺,这次三族会武结果恐怕不会太好。

    “那我们是不是该找个玄机一脉的人合作?”

    今天但凡找到yao牌的,都是玄机一脉的人,他们一族擅长占卜,趋吉避凶,在常春山中如踏青一般,现在伏羲和神农两族,谁不想和玄机一脉打好关系?

    “他们一族难以交际,不是独来独往就是和本族人在一起,合作很难”

    农箐眉头轻皱,明明实力为七品,却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让人生厌。

    “箐师妹不要担心,大不了我去劫持一个玄机一脉的人!大家在常春山中本就是竞争对手,为了丹境,必要时候也不能心慈手软!”

    一个体格健壮的男弟子连忙安慰农箐,说出的话带着一股狠劲。

    他就是实力仅次于农箐的农浒,为六品巅峰修为。

    “这…这不好吧浒师兄?”

    农箐低垂的眼睛中闪烁着异样的光泽,再抬眸时已经是以往的柔弱。

    “这有什么不好的!师妹放心,师兄必然把这件事办妥!”

    被农箐柔软依靠的眼神看着,农浒心中自信心爆棚,拍着胸脯保证着。

    玄机一脉的人虽然擅长占卜,但是他们普遍修为不高,没什么难得。

    “可是师兄,你劫持对方,若他说出去,那我们…”

    剩下有理智的人不禁皱眉问道,这可不是容易的事。

    闻言,所有人都默不作声。

    是啊,若挟持玄机一脉的人被知道,那他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这…这有何难!大不了一不做二不休…”

    农浒面色也是一变,本想反悔,却在看到农箐崇拜的眼神时,一咬牙,手在脖颈处轻轻划过,满脸狠辣之色。

    “师兄!这可不是小事!我们神农一脉向来以治人为本,怎么能杀人?而且还想杀玄机一脉的弟子,我们没有同门之情,也有道友之谊啊!”

    首先开口反驳的就是最先开口的女弟子,她满脸严肃,这件事绝不可行。

    三族会武虽然重要,但是也不能拿人命开玩笑。

    “师妹!你要想明白,那可是丹境,丹境啊!”

    农浒眼睛大睁,捏着开口女弟子的肩膀使劲摇晃着,声音极大,似乎想要将其摇醒,又似乎是想要多给自己添一些勇气。

    司缪对树下的对话充耳不闻,悠然地坐下,长腿展开,靠在树干上,但他怀中的叶蓁却仿佛清醒了一些,趴在他怀中,眼神也清明了一些。

    “有人消失?劫持?”

    叶蓁黛眉不自觉地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问?”

    司缪抬手将叶蓁的发别在耳后。

    叶蓁垂眸想了想,点头。

    见叶蓁颔首,司缪抱着她的纤腰轻轻一跃,就从枝干上翩然而下。

    “谁!”

    察觉到异样,树下的人赶忙退到旁边,农浒则厉喝一声。

    所有人都神色大变,劫持别族弟子还想杀人灭口的事若是传了出去,那神农一脉面子里子可谓是都丢尽了,哪怕得了yao牌,还有什么脸面晋级下一轮?

    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袭颀长的身影,晚风拂过他的发,银色流光美的惊人,似一匹上好的绸缎,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却让人望而生畏不敢直视。

    农箐也望着司缪的背影,似水般温柔的眸子中有一抹恍惚。

    “阁下是谁!看您的穿着,应该不是三族弟子,阁下可知擅闯此地的后果!”

    农浒虽然心中畏惧,却还是梗着脖子说道。

    他现在只期望对方是路过,不会将他刚刚所说的话传出去。

    对方在树上待了那么久,他们这么多人居然都没发现,可见对方实力。

    “你们刚刚说有弟子消失,是如何消失的”

    声音透过他的背影传来,清幽似古井微澜。

    “阁下,是这样的,三族弟子今日尽数来到常春山,可是不论是单独行动还是身边有陪伴之人,在前行时,都无缘无故地消失了,找不到半点踪迹,我们也着实弄不明白,只能猜测是他们触动了其中阵法,不知被传送到了何处”

    没等农浒回答司缪的问题,农箐向前一步,声音柔和地说道。

    她的声音听来娇娇弱弱,很能引起人的保护欲望。

    农浒微惊,侧头看向农箐,却发现她目光中闪着光,一直盯着神秘人的背影。

    “你们可知农樱所在”

    就在农箐期许着司缪回身时,一道清冽的女声自他怀中响起。

    农箐面色一白,牙齿轻咬着唇瓣,有些不甘地看向司缪,她竟没注意到对方怀中抱着一个女人,如此一来,即便看到他的容颜又有何用?

    “农樱?阁下说的可是刚刚成为老祖之徒的农樱?”

    队伍中那个还有些正义的女弟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她”

    叶蓁双手伸出,揽住司缪的脖颈。

    众人只看到一只穿着青衣的纤细胳膊攀在神秘男人的颈间,两人那副亲密无间的样子可谓羡煞旁人,当然,更多的还是嫉妒。

    农箐眸中有些黯淡,她好不容易对一个男人感兴趣。

    虽然是这么想着,但农箐还是忍不住看向司缪银色的长发,那般璀璨的色泽,若是能伸手碰上一碰,恐怕都能让她欣喜好久。

    莫名的,农箐发现自己竟对神秘男人怀中的女人产生了浓浓的嫉妒之心。

    “阁下,我们并没有碰到过师叔祖,不过她好像和玄机一脉的师兄在一起”

    女弟子不知司缪和叶蓁身份,但能随意进出常春山的,绝不是简单人物。

    她不敢有所隐瞒,将自己知道的通通说了出来。

    “玄机一脉,机瞳?”

    叶蓁眸子微动,想起了这个人。

    若说农樱相熟的,恐怕非机瞳莫属了。

    “是,师叔祖和机瞳师兄,机漓师兄走在一处”

    听到叶蓁准确地叫出机瞳的名字,女弟子略有些惊讶。

    “你们若挟持玄机一脉,我就将这件事公之于众”

    叶蓁寡淡而疏离的声音传来,让众人打了个寒噤。

    “阁下,那你如何能保证我们不挟持,你们就不说?”

    农浒想了想,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他虽然很不喜欢农箐看向那神秘男人的目光,但也知道现在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话是他说的,他不得不问清楚,不然他很可能被族人唾弃。

    “保证?”

    听到他的话,司缪玉眸中掠过一抹冷意,让他的卿卿做保证?

    他话刚落,一片叶子就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般,带着凌厉的劲道直接划过农浒的脸,在他还没有丝毫感觉时,血液喷涌而出流个不停,看上去十分可怕。

    “啊——”

    农浒感觉到脸上热热的,伸手摸了摸,却摸到一手湿黏。

    修者,大多数都手上染过血,农浒也不例外,他当即瞳孔一缩,惊叫出声。

    “记住我夫人的话”

    司缪毫不理会他的惊呼,说完,就离开了原地。

    他分明走的不快,可眨眼便出现在十米之外,缩地成寸…

    大家也顾不得农浒的脸了,纷纷震惊地看着司缪的背影。

    华夏世界,有哪个修者可以缩地成寸吗?

    农箐眸中闪烁起异样的光泽,这种强者才是她追寻的不是吗?

    直到远离了那几个弟子,司缪才垂眸看向怀中的叶蓁。

    她依旧慵懒地趴伏在他怀中,好似过了刚刚的清醒期更醉了。

    “招蜂引蝶”

    叶蓁闭着眼,轻声嘀咕了一句,也不知她是故意的还是在说梦话。

    司缪微怔,他何时又招蜂引蝶了?

    *

    话分两头。

    农樱进常春山时,和农苓,机瞳,机漓在一起,四人也没有分散。

    “我们现在去哪儿?”

    机瞳看着四周,挠了挠头,脸上一片茫然。

    “我们先找yao牌吧,进常春山传送地点不同,叶姐姐应该会想办法找我”

    农樱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想了想,做出了决定。

    她相信叶蓁既然说了会来帮她,那就一定会来,她只需要等着即可。

    “你这个叶姐姐还真是厉害,常春山都能随意进出…”

    一旁的农苓有些震惊了,毕竟进这里是需要虚拟印盖下的徽记的,但不是三族弟子,又没办法盖上徽记,所以才说叶蓁厉害。

    “那当然了,这世上最厉害就是我叶姐姐,她什么都会什么都懂!”

    听到农苓的话,农樱得意地点了点头,丝毫不觉得羞愧。

    在她心中,叶蓁就是最厉害的。

    她治好了她的脸和嗓子,还带着她走南闯北,见识了大千世界。

    “你还真是不客气!”

    农苓笑骂一声,不过心中还是觉得很安慰。

    农樱能在经历那么多的事情后保持平常心,肯定与那个叶蓁关系很大,她心中也是感激和庆幸的,暗暗决定,等见到叶蓁,一定要亲口和她道谢。

    “哼,本来就不是该客气的事儿,我们从哪个方向走?”

    农樱轻哼一声,旋即看向四周。

    一眼看去全是树,到处长得都一样,这要到什么地方去找yao牌?

    “那里”

    一直沉默不语的机漓开口了。

    他伸手指了指东南方,语气并没有什么起伏。

    农樱和农苓对视一眼,不知他为何决定走那个方向。

    “喏,师兄已经卜了一挂”

    机瞳指了指地上几颗凌乱的小石子,它们的摆放毫无规律可言。

    在农樱和农苓眼中,就是几颗乱七八糟的石头,但在机漓和机瞳眼中却是另一番局面,它已经指出了今日的向吉之路就是东南方。

    “天呐,不是说你们玄机一脉一年只能卜三卦?你就这么随便丢个小石头未免也太草率了,当初机瞳给卜卦还用的是铜钱呢!”

    农樱惊叹地摇了摇头,满脸可惜地看向机漓。

    “你可别瞎说,我师兄和我是不一样的,他在占卜上的天赋无人能及,这只是指向吉凶的简单卦象,不算是玄机一脉族人的三次占卜!”

    机瞳撇撇嘴,机漓师兄和他可是完全不同的。

    “这么厉害?”

    农樱惊讶地看了看机漓,难怪他会是下一任玄机一脉的脉主。

    “那当然,不是都说你们神农一脉的骄阳师兄很厉害吗?我机漓师兄当然也是如此,你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机瞳不服气地说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机漓师兄厉害!是我错了好吧!”

    农樱受不了他的喋喋不休,赶忙认错。

    她实在纳闷,当初飞云山上那个羞涩单纯的机瞳哪儿去了。

    “好了,你们别吵嘴了,我们快走吧,yao牌可就二十枚,我们这里是四个人,也就是说要找到四枚yao牌,已经将近四分之一了,恐怕等待我们的会是一场恶战”

    农苓看了看时间,忍不住说道。

    她说完,四个人就向着东南方走去。

    一路上遇到些yao材,农樱和农苓都会收起来。

    若遇到没有见过,长相奇特的植物,农樱也会连根采摘出来,她记得叶蓁喜欢这种,等见到叶蓁,把这些给她,她肯定会高兴。

    这么想着,农樱采的更起劲了,似乎都把yao牌的事忘在了脑后。

    “等等,不对劲”

    农苓采yao材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拉着农樱退到一边。

    “怎么了?”

    机瞳也有些茫然,机漓也拉着他来到农苓身旁。

    “有东西”

    话虽是这么说,但机漓声音中却没有任何惊慌,农樱等人已经拿出武器,摆出了战斗的姿势,能在这个地方出现的,必然是妖兽无疑。

    不过机漓既然没有说什么危险之类的话,那这妖兽等级应该不高。

    就在四人谨慎以待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