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六章 农箐,辈分极高的小祖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谢谢你师伯,真的谢谢你”

    农樱捏着手中的名帖,激动得不能自己。

    “你啊,若是能洗刷当年之事,脉主定不会那般绝情的”

    文心长老伸手摸了摸农樱的脸,声音中带了些怜爱之意,这个孩子过的也不容易,她若能帮上一点那就一点,也算是全了她和农樱母亲的情谊。

    “师伯,师伯对不起,我不应该用这种方法逼迫你帮我”

    听着耳畔文心长老慈爱的话,农樱突然觉得有些愧疚,她不禁哭着说道。

    “傻孩子,我若不愿,你以为逼就能逼的了?”

    文心长老笑着摇了摇头,她怎么说也是神农一脉的长老,她不愿意做的事,别说是农樱,就算是脉主都强迫不了。

    “小樱,师傅是不是特别好!”

    农苓忍不住开口说道,她就知道她的师傅必然会念及旧情的。

    “对,文心长老是神农一脉对我最好的!”

    农樱破涕而笑,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了,别多说了,你快去,把名帖交上去,届时我就说你是我从旁系中新收的弟子,记住,万万不可露出马脚,我会护着你”

    文心长老轻轻拍了拍农樱的肩,嘱咐道。

    农樱弃人的身份一旦被揭露,那结果,绝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是,师伯放心,我会小心行事!”

    农樱点头应了,她明白,在没有拿到名次时,不能暴露身份。

    “小苓,比试开始,你要照看着小樱,不可让他人接近”

    文心长老回头看向农苓,农樱虽然和以往已经大不相同,但熟悉她的人还是可以看出一二,身边必然要有一个人多作掩护才是。

    “是,我明白的师傅!”

    农苓郑重地点头,她清楚事情的重要性以及披露后将要面临的。

    “好了,你们两个快去把名帖交上去”

    文心长老说道。

    农樱刚要拉着农苓跑出去,就被后者扯住了。

    “小樱等等,你先把身上的衣服换了!”

    说着,农苓就从包袱中取出一件亲传弟子的衣服,做事就要做全套,既然是文心长老的亲传弟子,那必然是要穿弟子服的。

    “师姐…”

    捏着手中的衣服,农樱突然觉得心中百感交集。

    当年离开,是她至亲之人下的命令,如今回来,帮她助她的却是师姐和师伯。

    “好了,来不及感动了,快去把衣服换上!”

    农苓笑着挥了挥手,时间可不等人。

    农樱点头,拿着衣服去了后殿。

    “小苓,完事小心,小樱的身份是个禁忌,若被发现,不止她会被施以大刑法,就是我们两个都难辞其咎,这是一条不归路啊”

    文心长老面色沉重地摇了摇头。

    协助弃人参加三族会武,想想都是一件疯狂之事。

    “我明白的师傅,可当年我们没有帮到师妹,这次无论如何也要相助啊,有些事您还不知道,待三族会武后,我会一五一十地禀告您,当年之事绝不是师妹的错,她是被人陷害的!我们如果不帮她,那就是害了整个族地!”

    农苓声音很严肃,若杨箐真的勾结魔修,那事情的严重性真的不可估量。

    文心长老皱眉,面色也逐渐难看起来。

    她心中也隐隐有些猜测,却不敢多想。

    哪怕她身为长老,这种事也已经超出了她能插手的范畴。

    农樱很快就换了衣服出来,打断了农苓原本还想要说的话,两人速度极快地离开了楼阁,向着练武场的报名处跑去。

    文心长老看着农樱的背影,面色复杂。

    神农一脉,要变天了。

    报名处负责处理的是文澜长老的弟子,不巧的是,杨箐也是文澜长老的亲传弟子,虽然她只是占了一个名头,但也足以想象这一支的弟子会如何排斥农樱。

    农苓的面色有些难看,为何偏偏选中文澜长老的弟子来负责报名之事。

    “师姐,这…”

    农樱也有些紧张起来,心中如同塞了一团乱麻。

    “没事,既来之则安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农苓咬着牙,拉着农樱到了报名处。

    “师兄,麻烦了”

    她手中捏着两个名帖,递给那位师兄。

    “哦?原来是农苓师妹,师妹来的可真够晚的,这位是…农樱?!”

    负责处理报名事宜的师兄看到名帖上的“农苓”二字,抬头对她笑了笑,文心长老的弟子向来不争不夺,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别支弟子也与其关系不错。

    而农苓算是文心长老门下弟子中的佼佼者,有一定的名气。

    报名的师兄说完就看到农苓身边的农樱,只觉得有些眼生,他低头看向另外一张名帖,这一看可不得了,“农樱”二字就像炸弹般,让他刷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满脸惊骇地望着农樱,捏着名帖的手都颤抖起来。

    当年之事神农一脉无人不知,农樱这两个字更是鼎鼎大名。

    “师兄冷静,冷静…这是我师傅刚刚从旁支收来的亲传弟子,巧的是和当年的农樱同名罢了,你瞧瞧,她这脸多可爱,怎么可能是毁了容的农樱?”

    农苓做出一副被他吓了一跳的样子,旋即开口解释。

    她还伸手抬起农樱的下巴,让对方看清楚农樱的脸。

    “这…这…她真的不是…不是那个…那个农樱?”

    报名的师兄又看了看农樱,这才发现她确实不像原来那个农樱。

    “真不是!师兄又不是不知道私通弃人的大罪,更何况当年脉主说过,那个弃人脸是好不了的,我想师兄也还记得吧?”

    农苓表情很平静,笑着说道。

    她不能慌,一旦慌了那就露出了马脚。

    “嗯…说的也是,这位…这位师妹,你这胆子还真是大,竟和弃人起一个名”

    报名的师兄逐渐放松下来,看着农樱,这才发现原来是一位很可爱的师妹,又重新坐了回去,帮两人处理名帖,还不禁对着农樱感慨几句。

    “农樱”两个字对神农一脉来说就是禁忌,谁沾谁倒霉。

    “呵呵,师兄快处理吧,后面还有不少人等着呢”

    农苓笑着催促了一声。

    好在刚刚报名处周围没人,否则他那一声呼喊早就唤来了别人。

    “好,两位师妹伸手”

    报名的师兄点了点头,拿出一个但发着金光的印章。

    这个印章是虚拟印,会在报名参加三族会武的弟子掌心都印上一个徽记,参赛时若受了伤要放弃,就可以用灵力捏碎徽记,等同于弃权。

    “麻烦师兄了”

    农苓印好徽记后,就看到报名的师兄正要给农樱掌心印下。

    就在她微微松了一口气时,一道声音穿插过来。

    “麻烦师妹让开一下,让箐师姐先报名”

    这声音虽然也用了“麻烦”二字,但其中高高在上的味道任谁都能听得出。

    然而听到这话,农苓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箐师姐”三个字更是如马蜂般扎在农樱身上,她手一抖,身体更是僵硬如铁。

    报名的师兄听到“箐师姐”三个字时,面色也更柔和,拿下了虚拟印。

    农苓咬着牙暗恨,就差一点点,真的就差一点点了。

    不过眼下却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不得不说,这是农樱来到神农一脉后最危险的时刻,因为她的仇人近在咫尺,那所谓的箐师姐,就是农箐。

    “让让,让让,箐师姐,快过来吧”

    待说话的人把周围挡路的都阻隔到一边,才对着那方呼唤着,声音热忱。

    这种由师兄妹开道,自己再如公主般走来的行径,真是无耻。

    随着农箐到来,周围也聚拢了不少人。

    “哇,真的是农箐师姐,她好美!”

    “是啊是啊,听说农箐师姐闭关晋级七品了,如今出关就是参加三族会武”

    “七品啊,那距离我还是太遥远了,农箐师姐果然是我们神农一脉的明珠”

    “……”

    看着周围人的议论,农樱仿佛什么都能听到又好像什么都听不到。

    她脖子有些僵硬地转过去,看向那个毁了她一生的女人。

    那人仿佛踏着光,一袭白裙在弟子服中格外显眼。

    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并非让人一眼惊艳的美人,却看着很舒服,她柔软的樱唇勾着温暖善良的笑容,看一眼就能沉醉其中,一头水一样柔美的乌亮长发,流瀑般倾斜下来,恰倒好处地披散在微削的香肩上,难得一见的柔弱美人。

    虽然走在特殊通道上,但她却对周围所有人都露出笑脸。

    时而对着某个方向点点头,就能引起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惊喜呼喊。

    这样的杨箐,如同纯洁的小白兔,让人忍不住去保护去爱护。

    农樱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捏在一起,她当年不就是被她的样子迷惑了吗?

    杨箐缓缓来到报名处,她声音同她的外表一般,带着人畜无害的柔软:

    “师兄,这是我的名帖,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马上帮师妹处理”

    处理报名事宜的师兄赶忙点了点头,拿出虚拟印在农箐掌心中盖了一个徽记,感觉到刚刚手中的柔软,报名的师兄还摩挲了摩挲手指,脸上一片羞涩。

    农箐师妹还真是温柔啊,她真的太美好了。

    “谢谢师兄,你真是好人”

    农箐低下头,耳边垂下一缕发丝,阳光照过来,柔软的让人心疼。

    “呵呵,哪里哪里,师妹才是真的好”

    报名的师兄憨厚地挠了挠后脑勺,咧着嘴笑了。

    农苓嘴角抽了抽,这农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会俘虏人心。

    “既然处理好了,那我就先走了”

    农箐笑着点了点头,踩着清新的碎步转身离开报名处。

    见她离开,农樱僵硬的身体缓缓松了下来,她刚刚好怕自己忍不住动手,好在还有理智在,她明白,刚刚若是动了手,一切就无法挽回了。

    农苓也舒出一口气,大麻烦终于走了。

    “好了农樱师妹,我这就帮你盖下徽记”

    报名的师兄回过神来,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对着农樱说道。

    还没走远的农箐在听到“农樱”两个字后,娇躯微僵,面色有些白,她有些不敢置信地回过头来,却只是看到一个并不熟悉的背影。

    想到当年的事,农箐踌躇了一下,还是走回到报名处。

    报名的师兄看到农箐,又放下了虚拟印,把刚刚的不好意思忘在了脑后。

    “箐师妹,可是有什么我没帮你处理好?”

    听到他的话,农樱身体再度僵硬下来,农苓面色也瞬间难看了。

    走就走了,干嘛还凑回来!

    “若我没听错,这位师妹…是叫农樱?”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农樱,农箐轻声问道。

    “是啊箐师妹,这位农樱师妹是文心长老刚刚收入的亲传弟子,她不是当年的那个弃人,你放心”

    报名的师兄赶忙解释农樱的出处。

    “这位师妹,你是文心长老的亲传弟子?”

    农箐闻言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道。

    她没办法就这么离开,若不确认,心中无法放心。

    农樱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已经到了不得不面对的时候。

    在农樱即将转身时,农苓挡在了她面前,她笑着说道:

    “农箐师妹,这是我师傅刚刚收的小师妹,有些害羞,毕竟她的名字也算是我们神农一脉的耻辱,你是明珠,她见到你也有些紧张,不如改日再见吧,毕竟三族会武在即,我也不想小师妹心中有什么压力”

    农苓表情陈恳,好似农樱不回头就是这个原因一样。

    “农苓师姐,既然是刚入门的师妹,我也应该见一见才对”

    农箐羞涩地笑了笑,不为所动。

    听到她的话,农苓面色很难看,这时,农樱伸手将农苓推到一旁,回头看向农箐,正面看待这个她所仇恨的女人。

    见到农樱面容的那一刻,农箐面色微白。

    是,农樱现在容貌发生了巨变,一般师兄妹决计认不出,可她不同,她和农樱渊源甚深,即便是当年那张没有毁掉的稚嫩容颜都一直刻印在心里。

    她无法忘记,当年农樱满脸鲜血地离开时,眼睛里滔天的仇恨和戾气。

    而那些仇恨和戾气,都是看向她的。

    虽然此刻农樱面色平静,但农箐还是能察觉到她眸子深处的嗜杀之意。

    “你…你是农樱师姐,你真的是农樱师姐?”

    农箐忍不住后退半步,身着白裙的纤瘦身子踉跄一下,她面色发白,声音带了些许颤抖和委屈,让人看的万分心疼。

    周围所有人都看向农樱,眸中是千百般的埋怨和指责。

    感受着众人的目光,农樱心中冷如寒冰,这千夫所指的一幕与当年何其相似,简直是历史重演了一般,可她又对杨箐做过什么呢?

    “农…箐师姐,你应该唤我师妹才对”

    纵然心中冰冷,但农樱还有理智,她勾起笑,对着农箐客气地说道。

    在外这么多年,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愚蠢的农樱了,对着仇人都能笑容满面才算是真正的成长,现在的她就是如此。

    “不不不,农樱师姐,当初是我不对,若不是我将你的事情说出去…”

    农箐面色苍白,想要说些什么,却似不经意地捂住了嘴。

    农樱心中冷笑,这个女人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当年她反嘴咬了她一口时,也是这种欲语还休的模样,可大家就是吃这一套,不需要她说什么,别人就都斩钉截铁地认为是她错了,这种感觉还真是熟悉。

    “什么?这个农樱就是当年那个被脉主逐出族地的弃人?”

    “天呐,这件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没想到她还敢回来!”

    “弃人进入族地,那是一种玷污,这种人,理应处死才是!”

    “……”

    不管周围的师兄妹是否站在农箐那边,“弃人”两个字就让他们没办法相信农樱,这绝对是一种耻辱。

    看着他们的指指点点,农樱尽管脚有些软,却还是坚定站在原地。

    此刻,她不能动,不能软弱!

    她绝不会像当年一样,趴在地上像狗一般摇尾乞怜,让大家相信她。

    “农箐师妹在说什么?樱师妹是我师傅收的亲传弟子,并非当年那人,你为何一口咬定她就是那弃人?你别忘了,当初脉主曾断言过,那弃人的脸和嗓子绝好不了,你不会以为这世上有人比脉主医术还强吧?”

    看着场面有些一发不可收拾,农苓只能站出来。

    现在,除了不承认,还是不承认,没有别的办法。

    “既然如此,农樱师姐,你随我去见脉主吧,相信他会有定论的”

    农箐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娇弱地说道。

    闻言,农樱面色微白,农天…她的爷爷。

    “农箐师妹,你当真要如此不饶人?”

    农苓语气有些怒意,这个农箐,真是让人恨不得掐死她。

    “师姐,你为何如此说我,这种事不能马虎啊,我也是为了家族好”

    听到农苓的指责,农箐眼圈都红了,她眸中有泪摇摇欲坠。

    “农苓师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农箐师妹?!”

    “不能因为她是你的同支师妹你就偏帮啊,农苓师姐,以前真是看错你了!”

    “都说文心长老的弟子脾性好,现在看来也不见得啊!”

    “……”

    听着他们的话,农苓气笑了,眼都瞎了吗,如此咄咄逼人的女人,竟然还当作是心头的白月光,为了杨箐连理智都没了,这还是她神农一脉的人吗?

    “好啊,你愿意去见那就去见,小樱,随师姐去,有什么事咱们就光明正大说个清楚,正好有其他两族师兄妹见证,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农苓清楚,现在再推脱都没办法了。

    她语气中带了些决绝和孤注一掷地严肃,拉着农樱率先走了出去。

    农箐眼中闪过一抹几不可见的慌乱,但也只是一瞬她就挂起了柔弱的笑,好啊,那就看看到底是谁“身正不怕影子斜”。

    看着三人离开,聚集在报名处的人也顾不得报名了,纷纷跟上去凑热闹。

    这种情形可谓是百年难得一见,那农樱到底是不是弃人,马上就要揭晓了。

    “小樱离开很久了”

    另一边高台上的叶蓁蹙眉,以农樱的身份,若被发现可不是小事。

    “再看看,应该不会有事”

    老头双手背在身后,面色严肃。

    他不说有多么信任农樱,但对方是他神农一脉的人,他就要保她安全。

    叶蓁挑眉看了老头一眼,又看向身旁的司缪。

    “他既说不会有事,那卿卿也不必担心”

    司缪伸手揽住叶蓁的肩,轻声安抚。

    倏然,司缪玉眸微动,看向某个方向。

    他察觉到农樱的气息被很多人包围,看来还是出了些变故啊。

    叶蓁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变色微变。

    那边,农苓拉着农樱向比武场最高层走去,那里正是农天,各族长老所在。

    “事情,终究还是如此”

    老头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最高层的众人被农樱那边的骚乱吸引,纷纷望了过去。

    “怎么回事!”

    农天面色严肃地喝了一声。

    蜂拥的人群才散开一些,露出其中的农苓,农樱和农箐。

    文心长老一看到她们几个,面色就变了变。

    她心中有些发苦,不明白为何还是暴露了。

    “禀脉主,我与师妹去报名三族会武,但农箐师妹屡屡阻挠,不知是何居心!”

    农苓拉着农樱跪下,略有些气愤地说道。

    “农箐,可如她所说?”

    农天看到农箐时,面色微柔,还是开口问道。

    “禀脉主,箐儿如此做是有原因的”

    农箐也俯身行了一礼,却没有跪下,这是她身为神农一脉第一人应该有的尊严,她不会和任何人下跪,这也是农天曾应允过的。

    “哦?是何原因,你说来听听”

    农天看了一眼身边的文心长老,问道。

    农箐这孩子向来温和,从不与人交恶,怎么会和文心长老的弟子为难?

    “脉主,箐儿报名时,见到这位…文心长老刚刚招收的亲传弟子,她的名字竟然唤作…‘农樱’,箐儿心中有些好奇,毕竟当年…农苓师姐硬要说这就是新招收的师妹,可箐儿觉得,这事有些蹊跷,特来找脉主定夺!”

    农箐身姿纤弱,这话说一分留三分,引得众多外族长老议论纷纷。

    别族丑事听起来总是让人好奇,没想到三族会武第一天就有如此趣事。

    而农天和神农一脉的其他长老都面色大变,视线纷纷定格在那跪在地上,头颅低垂的人身上,这…这难道真是当年那个被驱逐的弃人?

    农天是最快收敛情绪的,他昨晚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这个孙女果然是回来报复的,竟然想要混入三族会武!

    “脉主,这孩子的确是我新招收的弟子,名同却非一个人!”

    文心长老站了出来,声音坚定。

    “文心!”

    农天厉喝一声,他完全不信文心长老的说辞。

    “农樱,抬起头来让脉主瞧瞧,你可是当年那人!”

    文心长老不为所动,对跪伏在下方的农樱说道。

    农苓紧紧捏着手,额上也有些汗。

    “你!抬起头来!”

    听到文心长老的话,农天也看向农樱,冷声道。

    跪伏在下方,农樱低垂的眼睛中闪过一抹悲伤,她缓缓抬头,当那张完好无损的脸暴露在空气中时,周围响起一些反驳声。

    “她肯定不是那个弃人,脸上根本没有毁容!”

    “就是,当初脉主都说了,弃人的脸好不了,农箐师妹是不是搞错了?”

    “文心长老都说是新收的了,她总不可能说谎吧”

    “……”

    神农一脉中,也并非所有人都站在农箐那边。

    还有一部分人存有理智,他们不会听信农箐的只言片语,而是会自己思考。

    他们大多数已经不记得农樱长什么样子,更何况最深的记忆还停留在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怎么都和面前这张可爱的脸融合不到一起。

    就连神农一脉的长老们都面面相觑,他们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

    也许真是名字相同罢了,不需要如此小题大做。

    这么想着,他们看向农箐时就带了些不满。

    三族会武,并非只有自家人,还有其他两族,这种事谁不是关起门来说,这农箐,都不搞清楚状况就把人带了过来,这不是明摆着让他们丢脸?

    别人会这么想,但农天不会。

    农樱就是再变,也是他的亲孙女,他如何能不知道对方的相貌?

    只是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有治好脸的这一天。

    看到农樱的那一刻,农天心中还是闪过一丝安慰的,只是在看到一旁的农箐时,安慰被他压在了心底。

    农樱即便恢复了脸,恢复了嗓子,她依然洗脱不了勾结魔修的罪名。

    “你,可是弃人…农樱?”

    农天声音有些沉重,两手直指农樱。

    周围气氛凝重,所有人都看着农樱,想知道她会如何说。

    农樱嘴巴动了动,她想要说什么,却发现竟不知该如何说。

    难道,就在这样的场景下,把所有的真相通通说出来?会有人相信她吗?

    农樱不确定。

    高台上,叶蓁蹙眉,她刚要去阻止这一切,却被老头拦住了。

    “农樱有难,我必须出面!”

    叶蓁声音微冷,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农樱出事。

    “她再怎么也是我的徒徒孙,要出面也是我出面,你这丫头就留在这里吧”

    老头对叶蓁翻了个白眼,双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地向练武场走去。

    “徒徒孙?”

    叶蓁蹙眉,看着老头的背影。

    “不必担心,我们且看着,若处理不了再动手,有我在”

    司缪银发飘飘,他清华潋滟的容颜倒是比下方的热闹更吸引人的眼球。

    练武场。

    看着农樱一直不开口,农苓都为她着急。

    “脉主,弟子有事禀告!”

    农苓咬着牙,说道。

    既然农樱开不了口,那她就帮她把事情原委都说出来!

    “是,我是…”

    农樱拉住农苓,有什么话也该是她说才对。

    听着她即将脱口而出的话,一旁的农箐温柔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幽光,她不想这么对待她的,可惜,这个农樱却处处与她做对,那就怪不得她了。

    然而农樱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道调笑声响起:

    “她当然是我农逍遥的弟子,怎么着,我弟子没资格参加三族会武?”

    这道吊儿郎当的声音让众人纷纷望去。

    就连农樱都诧异地看向来人,他穿着普通,依旧是那张带着些猥琐的脸,但此刻却让她觉得有些可爱,这个老头…这个老头…

    农天看到农逍遥后一愣,赶忙从高台上下来。

    他恭敬地跪在地上,称呼了一声:“老祖”。

    见农天跪下,周遭所有神农一脉的长老和弟子都匍匐在地,恭称“老祖”。

    虽然他们心中很震惊,毕竟神农一脉有老祖的事他们全然不知。

    个别长老对“农逍遥”这个名字还是有些印象的,但就是因为有印象,他们才比弟子们更震惊,毕竟逍遥老祖早就作古了,怎么会突然冒出来?

    其他两族虽然没有跪地,却也恭敬地弯身行礼。

    所有人都被老头的出现给震撼了。

    “行了,都起来吧”

    老头随意挥了挥手,自顾自来到农樱面前。

    “丫头,作为我的弟子怎么能跪着,起来起来,应该他们给你跪着才对”

    老头一把拉起农樱,笑眯眯地说道。

    闻言,农樱眸子有些湿润,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祖,她…这…”

    农天大急,别人随意收弟子也就罢了,但农逍遥却是不行。

    他是老祖,是他师傅的师伯,也就是说,一旦农樱成了农逍遥的弟子,他这个爷爷都要恭恭敬敬地称呼她一声“师叔”,这岂不是天大的笑料吗?

    更何况,任何人都能收下,唯独农樱不可以,她是神农一脉的弃人!

    “她怎么了,她就是老头我新收的弟子!”

    农逍遥叉着腰,高高仰起下巴,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一旁的农箐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震懵了,她在神农一脉多年,竟然也不知道这里还隐藏一个实力恐怖的老祖!

    她七品修为在这邋遢老头面前,竟然犹如沧海一粟!

    农箐垂着眼帘,眸中有些嫉恨。

    农樱,农樱…为何她总是如此好运,一次又一次地逃掉!

    “老祖是说,她是您新收的徒弟?那文心师伯…”

    农箐不想就这么放过农樱,忍不住抬头说道,这一半的话着实引人遐想。

    她的意思是,若农樱是老祖新收的弟子,那刚刚又为何说是文心长老的弟子?这岂不是有些杂乱无章,乱了辈分?

    如果农樱本人没有问题,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不得不说,农箐就像一根搅屎棍,总是能直戳重点。

    也难怪当初她能不费一兵一卒就把农樱驱逐出族地,取她而代之。

    “你就是杨箐?”

    老头来到农箐面前,大咧咧地问道。

    一个“杨箐”,却仿佛一巴掌狠狠打在农箐的脸上。

    她使用农姓已经很久了,这么多年,她再也没有听到过“杨箐”二字,此刻听来竟然是如此刺耳。

    “弟子…弟子…是”

    农箐脸有些发红,她低垂着头,竟觉得周围所有人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她。

    “老祖我收个弟子难道还要你一个小辈过问?”

    老头双手背在身后,声音带着偌大的压力,重重压在农箐身上。

    在绝对的权力面前,以往那些谨遵农箐之命的弟子又能有什么办法?

    所有人都噤声了,修者界很注重辈分之说,农樱既然已经成了老祖的弟子,那就是辈分极高的小祖,谁敢在此刻说什么,那就是挑衅,就是不孝!

    “是,是弟子错了”

    农箐面色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嗓音中带着些许哭腔。

    见此,老头轻哼一声,不再理她,他生平最是不喜这种哭哭啼啼的小姑娘,要不然也不会一大把年纪还是个光棍。

    农天看着农箐,轻声叹息一声,没再说什么。

    “这位…这位难道就是曾经的铁剑老祖?”

    问话的人若有所思,他穿着庄重,头上竖着羽冠,看样子也有七十多岁了,不过这个地方的人暂且不能用外表来看岁数,皮肤略黑,面容严肃。

    看他身上穿的玄衣就知道,这是玄机一脉的长老。

    “哟,你居然知道老夫?玄机一脉的小子?”

    农逍遥看向说出他名号的人,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居然被他叫做小子。

    不过他也没喊错,玄机一脉的人向来活不长久,而农逍遥已经活了很多年,他这个辈分的人大多数已经作古,即便还有人活着,也是苟延残喘罢了。

    “哪里,铁剑老祖的名头恐怕整个华夏无人不知吧”

    被叫做小子,那玄机一脉的长老也没有任何不满,苦笑一声。

    铁剑老祖可谓是神农一脉最不受约束的弟子,不修医道,却修剑道。

    神农一脉向来以救死扶伤为己任,但剑道却主杀伐,两者可谓背道而驰,就这样,铁剑老祖独自出山在外闯荡,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挑衅高手与之战斗,其生平战绩绝对能让任何人惊叹,只因他总是背着一把铁剑,后被尊称铁剑老祖。

    不过二十多年前铁剑老祖突然消失了,众人也只当他是作古了。

    哪里知道,他竟然会在今年的三族会武中重新出现。

    就看他现在的精神头,再活上一百年都不足为奇。

    玄机一脉向来不争不抢,处事淡然,对于神农一脉的铁剑老祖还活着,他们并不觉得如何,反而庆幸在纪元之争时,能出现一位如此高手。

    但伏羲一脉就不同了。

    伏羲一脉向来以首自称,如今神农一脉出现一个老祖,实力强大,他们这个第一的名头恐怕也要让出去了,毕竟在修者界,实力为尊。

    “大哥,怎么办?”

    风韵之看着上首的农逍遥,面色有些难看。

    “这种时候,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风衍之摇了摇头,声音郑重。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毕竟纪元之争即将到来,能有这样一个绝世强者领导人族,存活下去的机率才会更大一些,这个时候,不是争夺第一的时候。

    听到风衍之的话,风韵之忍不住跺了跺脚。

    “师伯,你看看大哥,他居然一点都不急,还有那个丫头,一个弃人居然也敢到族地中来,不行,我要去揭穿她!”

    风韵之看向三长老,声音满是不悦。

    她回头看了看上面站在农逍遥身边的农樱,眼中闪过一抹狠色。

    那丫头本就是弃人,根本不是什么老祖的弟子!

    “韵小姐,现在这种情形,我们伏羲一脉不宜搀和”

    三长老面色严肃地摇了摇头,以往时候她能惯着她,但现在,不行。

    “师伯!弃人怎么能污染了族地,我不能看着神农一脉的人被欺骗啊!”

    风韵之振振有词地说道。

    “好了,你若厌恶她,大可在三族会武时对付她,现在却是不行,你现在出去,那就是和神农老祖做对,届时场面就难以控制了,既然神农老祖已经说了把那丫头收为弟子,那现在,任何人出去说都是无用!你少趟这趟浑水!”

    三长老抓着风韵之,认真地和她讲述道理。

    闻言,风韵之也只能恨恨地看了农樱一眼。

    既然她想参加三族会武,那她就会让她知道,哪怕从弃人变成了老祖的弟子,也只是个废物罢了,她必然要她好看,泄夺衣打脸之恨!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