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章 师姐农苓,天才机漓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丫头啊,他这性子你是怎么看上的?”

    看着司缪的眼神,老头怂了。

    他蹭到叶蓁面前,有些不解。

    然而他的话刚落,又是一片锋锐的竹叶飞射过去!

    古怪老头头发都炸了起来,赶忙蹦跳着跑了老远。

    叶蓁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已经看过了,这里的厨房乱七八糟,看样子老头平时吃饭都是自给自足,只可惜厨艺不精。

    “叶姐姐,我来帮你!”

    农樱帮忙砍柴烧火,这地方遵循原始风味,可没什么火炉啊电磁炉的。

    “小樱,你不认识他?”

    叶蓁收拾着厨房,看着乱七八糟的地方,做出来的东西恐怕都不干净。

    她看向农樱,疑惑地问道。

    能在神农一脉独自占据如此一片地方,实力高强,必然不是简单人物。

    “叶姐姐,我刚想和你说,这块地方对神农一脉来说是禁地,没人敢轻易踏足,我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知道阁楼后是这样的地方!”

    说起这个,农樱就面色严峻地看向叶蓁,轻声说道。

    她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起这个老头的身份,可是却半分头绪都没有。

    “禁地?”

    叶蓁眯了眯眸子,呢喃着反问了一句。

    若说是禁地,那这老头的身份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是啊!可是神农一脉真的没有这个人”

    农樱对此半分印象都没有,哪有老祖是这个模样的。

    而且神农一脉辈分最高的就是她爷爷,也就是脉主农天。

    “走吧,出去找找有什么食材”

    叶蓁想了想,不再去探究,来都来了,想那么多也是无用,早晚会知道的。

    “嗯,走!”

    农樱点头如捣蒜一般,她已经很久没有回族地了…

    两人出了厨房,就看到原本针锋相对的司缪和老头竟然坐在院中的竹桌前下起了棋,你一子我一子地看上去气氛还颇为和谐。

    察觉到叶蓁走出来,司缪回眸,唇瓣勾起浅笑。

    对面的老头看他也不动子,不禁回头,一眼就看到了叶蓁,再看看眼中全是叶蓁的司缪,不禁撇撇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半点都不害臊。

    “哟,丫头,你们出来了?是找食材吧?去去去,去后山,那里啊啥都有,多抓点,我倒要看看你的手艺能不能付得起这房租!”

    他指了指竹楼后,说道。

    这地方物资丰富,能吃的东西多着哩。

    “好”

    叶蓁颔首,和农樱一人提一个竹篓向竹屋后走去。

    待两人离开,老头神色就冷淡下来,他眼中满是睿智和淡然,即便邋里邋遢,周身都有一种超然物外的飘逸感,和以往的猥琐判若两人。

    “说吧,你们有什么企图”

    老头将手中的棋子落下,声音淡漠。

    有些事,在明眼人面前,不必拐弯抹角。

    不说老头在司缪眼中是华夏遇到的最强之人,司缪更是让他无法看透半分。

    这样的人来到神农一脉,难免叫他警惕,索性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看病”

    司缪轻轻执起一枚黑子,再轻飘飘地落下。

    “哦?”

    听到司缪的话,老头心中微松。

    若只是看病,那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只要不会对神农一脉有害,他可以放任,类似司缪这样的高手,结交是最好的办法,一旦交恶,连他都没把握能将其拿下。

    “只要你们并无恶意,我倒是可以让我那徒孙出手诊治”

    老头看向司缪,语气认真,也算是抛出了自己的善意。

    他虽是神农一脉的人,却并非入的医道,所以治病救人他可不行。

    闻言,司缪没有说话。

    老头也不在意他的冷淡,专心致志地下起棋来。

    另一边,叶蓁两人也来到了老头所说的后山。

    这里的灵气极为浓郁,到处生长着yao材,农樱目光极亮,可是想到这些并非是天然生长的yao材,也只能恋恋不舍地把目光收了回来。

    “叶姐姐,我还从不知道神农一脉有这样一片溪流”

    看着清澈的小溪,农樱惊呼道。

    这处禁地真是超出她的预料,还以为是什么隐藏着神农一脉秘密的地方。

    “这次回来,你有什么打算?”

    叶蓁站在溪边,看向农樱。

    “离开时,我是个毁容,失声,和魔族勾结的废物,这次回来,我要揭穿杨箐的所有真面目,在此之前,我想参加三族会武”

    农樱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对于三大隐世家族的人来说,三族会武是很神圣的存在,有生之年,不论如何都要参加一次,也算是不枉费生于这样的上古家族。

    “参加三族会武?”

    叶蓁蹙眉,这可不是容易的事。

    农樱弃人的身份没办法隐藏,又如何能光明正大的参加三族会武?

    “叶姐姐放心吧,我已经有办法了”

    看着叶蓁的表情,农樱笑了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有任何事,都告诉我”

    看着农樱,叶蓁认真地说道。

    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她把农樱当作妹妹,绝不会放任不管。

    “叶姐姐放心,没事的!”

    农樱伸手抱了抱叶蓁,语气感激。

    片刻后,她就恢复了那跳脱的个性。

    “我也就能乘现在抱你一下,要是司缪大神在,啧啧…”

    摸了摸叶蓁的纤腰,农樱略有些幻想地感慨道。

    叶蓁摇了摇头,蹲下身看向溪流中摆着尾巴的食材。

    农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眼睛一亮。

    “叶姐姐,是白甲鱼!”

    白甲鱼,神农架的特产,并非王八,而是货真价实的鱼类,这种鱼个体中大,只因神农架溪流河水都偏冰寒,所以肉质极其鲜嫩,做成酸菜鱼再合适不过。

    叶蓁听着农樱的话,顺手捉了一条丢入竹篮。

    除了白甲鱼,还有兔子,野鸡,茄子,玉米等等非应季食材。

    神农架居民的主要口粮就是玉米,被称为“包谷”。

    这么多食材,要做一顿丰富的饭菜不成问题。

    回去的路上,叶蓁又发现了一种食材,竹鼠。

    竹鼠,是一种哺乳动物,以竹的茎、根、嫩枝为食,最大的可以长到40厘米,体重一般是2至4公斤,其提醒粗壮,嘴大尾小,四肢短粗,毛色棕灰长而细软,其外形给人以臃肿愚笨的感觉,是竹林中最常见的动物。

    “叶姐姐,竹鼠竹鼠!”

    农樱虽然没吃过竹鼠,但是在wang上也看过别人描述其中滋味。

    竹鼠肉不仅肥嫩鲜美,而且很有营养,还具有一定的yao用价值,不论是蒜香竹鼠还是红烧竹鼠,都算是一道非常美味的菜肴。

    不过竹鼠白天都隐居在洞穴里,夜晚才会出动啃食竹笋。

    若是白天想要抓住,那是极难的,因为当你踩上这片地面时它就会闻声而动,即便挖开洞穴也不知会钻到哪儿去。

    这对普通人来说很难,但是对修者而言就简单多了。

    带着后山种种食材,外加三只竹鼠,两人回了小院。

    司缪和老头还在下棋,在农樱清洗食材的过程中,叶蓁泡了一壶清茶放在两人身边,喝茶下棋,才算是人生一大快事。

    “丫头不错,真不错!”

    老头抛给叶蓁一个赞赏的眼神,这种完美的小辈已经不多见了。

    “你们继续”

    叶蓁轻笑,转身回了厨房。

    “你这臭小子倒是运气好,不然我就让我的徒子徒孙…跟她学学,对,这可要好好跟着丫头学习!”

    喝着口中的清茶,老头舒服地叹息了一声。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在司缪的眼神改变了本欲出口的话。

    用柴烧火做出的饭菜更有味道,叶蓁倒是很享受这种做菜的感觉。

    没多久,满满当当的八道菜就出炉了,其中有一样就是非常出名的叫花鸡,没办法,竹屋后山的野鸡长得肥壮细嫩,看着肉质就很好。

    将鸡处理干净后,就在它的肚腹里塞上野山菌,灵芝,虾仁和各种入味的调料,因这个地方没有荷叶,叶蓁只能又配上另一种散发着清香的宽大叶子。

    再用竹林下的泥土调和包裹,会带着竹叶之香。

    叶蓁手艺娴熟,火候控制得当,做出的叫花鸡香味四溢。

    菜做好,司缪和老头也停止了下棋。

    “你说,你的棋艺是和谁学的!为什么总是赢我!”

    老头烦躁地摸着头发,他平生最爱四件事。

    美食,美酒,棋艺和剑法。

    然而他引以为傲的棋艺在这个神秘小子面前居然败了?这不正常!

    老头气哄哄地问道,他就是不服气。

    司缪抬眸看了老头一眼,没有理会。

    这时,农樱将菜都端了出来。

    “哎呀呀,这味道,真是太香了!还是你小子有福气!”

    闻着从厨房中逸散出来的香气,老头忍不住感慨了一声,看向司缪的眼神非常羡慕,他怎么没有这么个孙子,找这样一个孙媳妇?

    司缪挑眉,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他的卿卿,那就是最优秀的。

    菜一一被端上竹桌,把老头看的呆愣在椅子上。

    这些食材他都见过,但还是第一次吃,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四人上桌时,月牙也跑到后山自己找东西吃了。

    “好吃好吃,丫头你这手艺真是我平生仅见!”

    端着饭碗,老头吃的满嘴流油。

    他这话可没有半分夸张的意思,犹记得二十多年前,他还没有闭关时,就经常下山去品尝美酒美食,可现在想想,还没有什么比的上叶蓁的手艺。

    带他们进入族地,固然有看管的意思,但另外一个原因还是美食啊。

    相比老头难看的吃相,司缪却是执着竹筷,细嚼慢咽,看上去异常矜贵。

    另一边的农樱也吃的很快,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吃过白甲鱼了,细嫩的鱼肉带着些微凉,鱼骨很软,入口即化,香浓软糯,美味至极。

    一顿饭毕,风卷残云。

    坐在椅子上,老头剔了剔牙,说道:

    “好了,丫头做的饭菜我满意!不错不错,就留下住在这里,住多久都没问题,瞧瞧这时间,另外两族的人也该到了,走吧,带你们去凑热闹!”

    老头面上有些雀跃,一看就是个喜欢惹事生非的性子。

    农樱面色犹豫,虽然她和几年前的长相有了很大的区别,但熟悉她的人还是能看出些什么,就这么大张旗鼓去凑热闹不太好吧。

    叶蓁也抿唇看向老头,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哎呀,我老祖还能害你们不成?”

    见两人不信任地看向他,老头脸上满是委屈。

    大家怎么说也是吃了两顿饭的交情,他怎么可能做出卖这种事。

    “走吧”

    司缪将杯盏中的清茶饮尽,起身,拉着叶蓁的手向外走去。

    “等等我,你们知道在哪儿看最好么,跑那么快!”

    老头跳脚大喊,匆匆忙忙跑了过去。

    农樱无奈,也咬牙跟了上去。

    三族会武,算是隐世家族共有的盛世。

    此次轮到在神农一脉族地举行,神农族人自然不敢马虎。

    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到处干干净净,在视野所及之处摆放着一些珍贵的灵植物件,也算是彰显神农一脉的实力和底蕴。

    老头对神农一脉极为熟悉,他竟找到一个视野好,又不会被发现的楼阁。

    “哈哈哈,坐坐坐,别客气,就当是自己家一样”

    老头率先坐下,那副自己的人的语气让农樱撇了撇嘴。

    他们坐下没多久,神农一脉的人就进入了几人的视线。

    神农一脉的服饰是白色,上面绣着些颜色不同的灵草。

    农樱神色有些苍白,明知道那群人看不到她,但还是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嘿嘿嘿,你们瞧,神农一脉的亲传弟子衣襟上绣着紫色的灵草,内门弟子则是蓝色的灵草,外门弟子是绿色的灵草,长老衣着就和弟子不一样,至于前面那几个少数黄色弟子服的,就是神农一脉嫡系,血脉最是纯净”

    老头扬了扬下巴,自顾自地为众人解释着这些。

    叶蓁了然地点了点头,这种划分倒是和饕餮大陆很相似。

    隐世家族的人过着与世隔绝的古人生活,和俗世中的高楼大厦相去甚远。

    就在几人说话时,空气中有“咻咻”的破风声传来。

    叶蓁抬眸望去,就见不少穿着蓝色衣服的人从门外飞跃而来!

    他们脚尖轻点枝桠,身体便在半空飘忽而来,姿态轻盈,气势很足。

    “哼,这伏羲一脉的人,向来这样,真是让人讨厌”

    看到那行人,老头满脸不悦地说道,可见他并不喜欢对方以如此大张旗鼓的姿态到神农一脉来,不过听他的语气,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了。

    伏羲一脉几个字让叶蓁黛眉轻挑,果然看到了为首的风衍之。

    而那个高高在上的红裙女也换上了素淡的衣服,面容温婉,全然没有那一日的张扬跋扈,看上去倒像是变了性子。

    “呸,真能装!”

    原本还有几分压抑的农樱在看到风韵之后,不屑地吐槽了一句。

    这种心口不一的白莲花女人,她最是看不上。

    “你这丫头总算说了一句我爱听的!”

    一旁的老头笑眯眯地看向农樱,十分认可地说道。

    他这个样子倒不像是个长辈,反而像个八卦的孩子。

    “伏羲一脉风衍之,打扰了”

    风衍之对着来迎接的长老抱拳,声音郑重。

    “哪里哪里,来者是客,更何况我们三族本就亲近,何谈打扰”

    神农一脉的弟子让开一条通道,迎接蓝衣的伏羲一脉。

    “风幽姬倒是培养出一个优秀的继承人,那小子,实力不错”

    老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桃子,喀嚓喀嚓地吃着,他边吃还边评价一番,而他口中的“风幽姬”想必就是伏羲一脉的脉主了。

    听着他这么不客气的称呼伏羲一脉脉主,叶蓁长睫微动。

    他话音刚落,门外就又迎来了另一拨人。

    那是一行穿着玄色服饰的,他们周身灵气并不算强,却神秘异常。

    “这玄机一脉还是喜欢装神弄鬼的,摆谱给谁看”

    老头咋咋呼呼地说道,看样子是对其他两族都看不上眼。

    农樱眸子扫视着玄机一脉的人群,很快就定格在一个人身上,眼睛一亮。

    “叶姐姐快看,机瞳真的来了!”

    她知道叶蓁要找玄机一脉占卜什么东西,有机瞳在,怎么也算是有熟人在,行事会方便很多,说起来,和机瞳也许久未见了。

    叶蓁颔首,如此一来,请玄机一脉出手占卜郎翼所在也容易的多。

    “机瞳是谁?他肯定没啥好看的,你们应该看看领头的那个,优秀的很!”

    老头狐疑地看了看玄机一脉的来人,摇了摇头。

    他闭关这么多年,真不知道谁是机瞳,不过有个人他却是清楚。

    叶蓁和农樱把视线放在老头所指的方向。

    “这还真是美男大会啊叶姐姐,你看那家伙,虽然及不上司缪大神绝艳倾城,但是也不差啊,冰肌玉骨的,还真是养眼!”

    农樱惊呼一声,眼神中满是赞叹。

    这一次的三族会武倒不像会武,反而像美男颜值比拼大会。

    虽然司缪大神已经秒杀了所有人,但是他不参与啊!

    叶蓁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她家有个飘渺神尊,俗称醋罐子,再美的皮囊都比不上半分。

    司缪轻笑,玉眸中带着些满意。

    “还是你这丫头有眼光,那孩子叫机漓,二十多年出生的时候惹天道大怒,直指九天神雷想要将他劈死,没想到那孩子命大,只是丢了一双眼,他必然是绝世天才,才会让天道嫉妒,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说起这段往事,老头声音也有些郑重和落寞。

    “后来呢?”

    农樱忍不住问道。

    “哪有那么多后来,后来的事老祖我也不知道!”

    老头摊了摊手,一副我也不知情的模样。

    他自二十多年前闭关,世人都以为他已陨落,又哪里会关注这些事。

    “叶姐姐你快看,原来伏羲一脉那个恶毒女喜欢那个机漓!”

    农樱觉得机漓身世坎坷,不禁一直注视着那一边。

    谁知道,风韵之突然闯入视线,看着她脸上羞涩的笑,农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难怪她突然和变了一个人似得,从穿着到打扮,原来是来追男人的。

    叶蓁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凑在机漓身旁的风韵之。

    “机漓师兄,你来了啊”

    风韵之看着面前的男人,脸上带了些羞涩。

    她从小就喜欢他了,这么多年,从未变过。

    闻言,一直静静立着的男人回过头来,那是一张有些空灵之美的容颜。

    身形纤瘦,玄色的衣袍中是雪白绸缎的中衣,乌发用白色丝带束在脑后,眉长入鬓,一双温和的眼眸却黯淡无光,似被一层云雾遮挡了一般。

    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纤弱秀丽之感。

    司缪之美,拒人只于千里之外。

    而机漓之美,却让人有机可乘。

    “师妹”

    机漓对着风韵之点了点头,脸上是恰到好处的温和笑意。

    “机漓师兄,我这次带了族中最好的yao,你再试试”

    说着,风韵之就从随身的绣袋中取出一个羊脂玉的瓶子。

    她知道机漓双目自小失明,就总是寻找着各种上好的yao,希望尽自己绵薄之力让机漓感受到她的爱意,只要能和机漓在一起,她付出什么都愿意。

    “感谢师妹的好意”

    机漓笑了笑,双目虽然暗淡而失神,却别有一番滋味。

    他伸手接过风韵之手中的玉瓶,并没有拒绝之意。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有些面面相觑。

    “哈哈哈,各位道友周途劳顿,先随我进去吧”

    迎接的长老笑着带领两行人进了族地,大门再次紧闭,外人不会知道,在神农山中会有这样一群超然物外的隐世修者。

    “走吧,去晚宴上瞧瞧!”

    老头起身,大摇大摆地向阁楼方向走去。

    “你怎么说也是个长辈吧,怎么老这么偷窥?”

    农樱跟在老头身边,有些诧异地问道。

    “你这丫头知道什么,有些事偷着听才能听到!”

    老头伸手敲了敲农樱的头,他年轻时候也算是家族一枝花,除了顽劣了“一些”,真是没有一丝缺点,真羡慕这些年轻人,诶。

    司缪牵着叶蓁走在后面,一行人分明是躲藏,但言行举止就如逛后花园般。

    哪怕是在阁楼中举办晚宴,老头都找到了一个可以窥得全景的位置。

    “这位置不错吧,哈哈哈,我可是试验过无数次,不会被人发现!”

    老头得意洋洋地双手环抱,看着大殿内的人潮涌动。

    农樱看老头时,眼神多了些变化。

    她就是再傻也知道,面前这个老头和神农一脉关系匪浅。

    不过让她又兴奋又失落的是,杨箐并没有出现在大殿中。

    “感谢诸位道友远道而来”

    首位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看上去年纪倒是不大,他起身,举起手中的酒。

    农樱听到他的声音后,牙齿紧咬着唇瓣,防止自己出声。

    叶蓁看到农樱的神情,那上首男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农天,农樱的爷爷。

    身为修者,农天实力强大,能维持中年时的容貌也是情理之中。

    脉主都起身了,下首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大家都持着酒盏,一饮而尽。

    “哼,虚伪”

    老头不耐烦地轻哼一声。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宴会,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多好。

    “今次三族会武,是我们隐世家族的盛事,届时,希望你们都尽力而为,这一次,前五名都可到丹境中取走一件灵器,当然,有能者获得yao气也可以”

    农天话落,全场寂静。

    “丹境?!农天这小子,这小子!充什么大头鬼!”

    听到他的话,老头就气愤地说道。

    他就知道,为了向另外两族展现自己的底蕴,农天会出点馊主意,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农天居然会同意让外族进入丹境之中,愚蠢!

    农樱也满脸震惊,丹境是神农一脉的立世之本,如何能轻易让外人进入?

    不仅老头和农樱感到不可思议,就其他两族也是如此认为。

    上古家族之所以能够流传至今,自然有自己的资本。

    如神农一脉,最重要的就是丹境。

    传说丹境是上古大能所铸,其中集神农一脉炼yao师毕生炼制的丹yao,那些丹yao具有灵性,化身为诸多形态,它们有可能是一只兔子,或是一颗小草,更甚至是一块石头,一片叶子,总之变幻莫测。

    不过那些丹yao已经不具备yao性,只剩下yao气。

    yao气可以治愈暗伤,亦可以让人修为进阶。

    神农一脉会奖励优秀族人进入丹境,有机缘者就可以得到这些丹yao中的yao气,不过这并不是容易的事,且不说眼力如何,那些丹yao每一颗中都有兽魂守护。

    兽魂实力不一,丹yao中yao气越浓,兽魂越强。

    丹境从上古流传至今,到了现在,已经没人可以炼制丹yao。

    哪怕可以炼制,也不具备灵性,所以说,丹境中的yao气用一些少一些。

    “脉主真是好气量,竟用丹境作为奖赏”

    其他两脉随行而来的长老们都有些意动,丹境啊,无法不让人垂涎。

    闻言,农天苦笑一声。

    “诸位也知道,纪元之争即将到来,在此之前,我曾和玄机一脉脉主通信,得知此次纪元之争形势严峻远胜于往日,稍不注意就是全族毁灭。虽然此次还不知会发生何等大事,但我们同属上古家族,在这种紧要关头,应该拧成一股绳,我们神农一脉也无法再藏拙,这件事还是要早作准备。”

    说起这段话,农天严肃的面容有些苦涩。

    每次纪元之争,都是一次水深火热的挣扎。

    若非玄机一脉脉主亲自占卜,他也不会轻易放出丹境作为奖励。

    “纪元之争形势严峻?”

    “这是玄机一脉脉主亲口所说?”

    “那可如何是好?”

    “……”

    听罢农天的话,场面一时混乱起来。

    谁不知道纪元之争是面临大陆破碎的重大事故,形势严峻四个字足以让人头皮发麻,更何况,这话可是玄机一脉占卜之术最强的脉主所言。

    “机漓公子,难道这一次的纪元之争…”

    有人忍不住看向一直静默而坐的机漓,他坐在那儿,宛如尘世外的人。

    “是,脉主亲自占卜所示”

    机漓点了点头,打破了所有人的希冀。

    连隐藏在暗处的老头都面色严肃地皱起了眉,这件事关乎整个大陆的安危。

    叶蓁也和司缪对视一眼,纪元之争…

    “诸位也不必如此惊慌失措,努力晋升,只要实力强大,总会挡住外侵!”

    农天抬起手,声音郑重。

    不管怎么样,实力总归是解决办法的唯一出路。

    “对!脉主说的对!”

    农天的话果然起到了效果,让众人重新振作起来。

    “在此紧要关头,脉主让出丹境,是大义之举!衍之在此,谢过脉主了!”

    风衍之起身,恭恭敬敬地对农天鞠了一躬。

    大义之事,说之简单,做起来却很难。

    “谢过脉主——”

    见此,所有人都起身,对农天弯腰,以示感谢。

    一顿饭,吃的甚是凝重。

    老头已经带着叶蓁三人回了竹屋。

    “你们都歇着吧,明天就是三族会武,你们若有兴趣,也可去看”

    老头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旋即双手背在身后进了屋。

    “叶姐姐,我也先回去休息了”

    农樱情绪波动比较大,她略有些失魂落魄地回了屋子。

    司缪想了想,也拉着叶蓁回了竹屋。

    “好了,睡吧”

    看着躺好的叶蓁,司缪为她盖上被子。

    在这种陌生的地方,他可不放心叶蓁独睡。

    “好”

    叶蓁眨了眨眼,看着司缪清华潋滟的容颜,弯起了唇。

    她并不排斥同床共枕,而且今天事情很多,纪元之争严峻的消息不得不说也在她心上留下了一些阴影,闻着鼻息间清淡的竹香,叶蓁心神稍缓。

    司缪躺在另一边,伸手轻轻拂过叶蓁脸侧的发。

    他像是看不够一般,玉眸一眨不眨地望着她清美的脸。

    夜深人静时,一个人影蹑手蹑脚地离开了竹屋。

    司缪玉眸睁开,看了一眼身边陷入熟睡的叶蓁,绯红的唇勾着,手臂又将其抱的紧了紧,旋即又闭上了眸。

    而另一间竹屋中的老头却睁开了眼,其中半丝睡意也无。

    他眯了眯眼,起身,跟上了之前离开的身影。

    那人对神农一脉颇为熟悉,轻车熟路地来到弟子们的住所。

    她似乎踌躇了一下,但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让她继续向前走了起来。

    紧随在她身后的老头神色不明,他不知道为何农樱会对神农一脉如此熟悉,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目的,要找什么地方。

    最后,他一直跟着农樱来到了一间亲传弟子居住的院落。

    老头有些狐疑,这是谁住的他也不清楚,只是这个外族人又是如何与神农一脉的亲传弟子认识的?

    这三个人,真是个个都是谜。

    叶蓁站在房门口,抬起手,又放下,又抬起,再放下。

    她踱着步子,似乎不知到底应不应该敲开门。

    老头轻飘飘落在屋顶,感觉着农樱的犹豫,他都有些着急。

    最后,农樱还是敲门了。

    夜深人静的,屋中的人似乎睡了,农樱敲了许久,里面才传来一声迷糊的声音,听声音知道是个女弟子。

    “谁啊!这么晚了还敲门!”

    那人语气有些不耐,却还是起身开了门。

    农樱紧张极了,看到开门后那张熟悉而温暖的脸,她险些哭出来。

    农苓开门,就看到一张有些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脸。

    “你是谁?是别族弟子?”

    她敲了敲脑袋,却想不到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听到她的话,农樱垂下眼帘,声音中有些苦涩:

    “苓师姐”

    她当年毁容离开,若非叶蓁帮她治疗,恐怕现在还顶着一张可怕的脸。

    不过也正是因为和叶蓁在一起,时常服用一些灵食,以致于不仅脸恢复,也发生了一些改变,毕竟三年前,她的脸还稚气未脱,女大十八变。

    农苓听到这声熟悉的呼喊,身体一僵,霎时间所有的睡意都烟消云散。

    她瞪大了眼,眸中有眼泪摇摇欲坠,来不及多说什么,一把将农樱拉进屋子,还警惕地探出头去看了看,见没有人,这才进屋把门关上。

    农苓看了看农樱,一把将其抱住。

    “小樱,小樱,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我以为自己在做梦!”

    她把农樱抱的很紧,声音有些发颤。

    农樱也回抱住她,两个失散多年的师姐妹就这样重逢了。

    虽然杨箐做的很绝也毫无破绽,但农樱怎么说也在神农一脉生活多年,知心人还是有的,只可惜当初离开,她们也无力阻止。

    农苓就是农樱最信任的师姐,当初也曾竭力帮她,却无可奈何。

    “小樱!你是怎么回来的?没人发现你吧?”

    两人相拥许久,才缓缓分开。

    农苓拉着农樱坐在床上,认真打量着她。

    当看到她毫无瑕疵的脸时,眼中又有泪水涌出。

    农樱当初离开时,血肉模糊的脸,失声的喉咙,以及孤独的背影,都是她午夜梦回时痛苦的源头,对于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师妹,她竟无法给予她帮助。

    “这件事说来话长,师姐,我来是有事想找你帮忙”

    农樱不知道该怎么说司缪和叶蓁之事,拉着农苓的手,语气恳切。

    “帮忙?你说!当初没有帮到你是我铭记一生的痛苦,你此番回来想必也是千难万难,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师姐无论如何都会助你!”

    农苓摸了摸农樱的脸,眼中满是欣慰。

    能再次见到农樱,看到她完好无损的脸和嗓子,她觉得比任何事都令她高兴。

    “师姐,我想参加三族会武”

    农樱似乎觉得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了很久,才说道。

    “三族会武?”

    农苓惊呼一声,她很清楚农樱现在身份的难处,想参加三族会武无异于痴人说梦,一旦被族人发现,最后将要面临的恐怕会比死还难受。

    更何况,神农一脉还有一个最容不得她的杨箐…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农箐。

    “是的师姐,我想参加三族会武”

    农樱抿唇,语气严肃而认真,她真的要参加三族会武。

    当年狼狈离开,如今回来,她不想再偷偷摸摸。

    “可是,我能帮你什么呢?”

    农苓有些不解地皱起眉,她虽然是亲传弟子,却也没办法凭空塞进一个人。

    “师姐,我记得你的师傅是文心长老,她以前也很疼我,你能不能帮我牵线,让她暂时收我为徒,让我先参加三族会武?”

    农樱说出了自己早已经想好的办法。

    长老所居之处都有阵法,她没办法靠近。

    文心长老和她母亲是多年好友,当初她被驱逐时,文心长老还为她说了不少好话,如今求她帮忙,想来还是可行的。

    “好!小樱你放心,我这就去帮你说!”

    闻言,农苓眸子一亮,这的确是个办法。

    她刚应下,就转身要去找自己的师傅,文心长老。

    见农苓把这件事完全放在心上,农樱舒出一口气,却拉住了她。

    “这件事,待明天三族会武之前说就好”

    农樱制止了农苓,虽然觉得心有愧疚,但那个时候说出才是最好的时机。

    “为什么?”

    农苓也有些不解,毕竟时间太赶了。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直趴在屋顶上的老头有些急躁地抓耳挠腮,这些东西他根本不想听,他就想知道这“小樱”是什么身份。

    文心他知道,是他徒孙。

    诶,这闭关太久,连自己的徒徒孙都不认识。

    老头有些感慨,不过这丫头看上去似乎也是他神农一脉的人,可为何…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