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二章 琥珀酒,篇章之尾(二)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叶姐姐,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再到这里来”

    开着车,农樱情绪格外低落。

    她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在俗世中能认识这么多人,她很高兴。

    “总有机会”

    叶蓁声音极淡,她透过后视镜看着逐渐远去的暮水镇,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感慨,这一走,仿佛就把所有发生的事都甩在了身后。

    卢云,西穹,布莎塔,余航,院长妈妈,温妈妈……

    “叶姐姐,你说新修的孤儿院能发展起来吗?”

    农樱有些没话找话,但她若不说点什么,总觉的很寂寞似得。

    毕竟叶蓁是个话少的,她如果找不到话题,那气氛就要凝固了。

    “会”

    叶蓁认真想了想,点头应了一声。

    顾爱华是个很慈爱的人,对孩子充满了耐心,一定会好好照顾孤儿,有了这样一位院长,再加上温淑芳那个温柔的人从旁协助,孤儿院发展已属必然。

    “诶,还是很惆怅,那叶姐姐,咱们直接去机场?”

    想到后备箱里的一箱行李,农樱问道。

    她们原本就想着把院长妈妈和温淑芳送回暮水镇,直接到海城坐飞机回z省的桥沅村,交代完事情后再启程去仰光市。

    等把所有该交代的东西交代完,她们也就要到神农一脉去了。

    “嗯”

    叶蓁颔首,感受着清风拂面的微凉,心中的感慨散了不少。

    海城,机场。

    “叶姐姐,司缪大神怎么办?”

    农樱往后看了看,问道。

    自叶蓁从暮水镇回来之后就没见到司缪了,如今她们要走了,还是没见到,农樱不禁疑惑,毕竟到神农一脉去是为了给他看病治伤。

    “他会和我们一起去的”

    叶蓁话语模棱两可,并没有解释司缪的去向。

    她总不能说自己身上带着一个葫芦空间,而司缪就在空间里吧?

    “好吧,司缪大神不愧是司缪大神,神神秘秘的”

    农樱摇了摇头,嘴上嘀咕了两句。

    叶蓁环顾了一圈海城之景,就头也不回地走进机场。

    无论如何,这一趟海城之行说起来也算是圆满而丰富。

    离开时,两人也只是通知了姚远和胡青一声。

    此刻的姚远经法院审判,已经和姚母解除了母女关系,也没有所谓的舆论风波,毕竟姚母的所作所为极其过分,一般人恐怕都受不了。

    虽然是解除了关系,但秉持着为人子女的孝道,姚远还是决定每个月给姚母五百块的生活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算是报答她的生育之恩。

    另一边,刚刚开业的“新希望大酒店”迎来了一位客人。

    就在叶蓁和农樱航班刚刚起飞,一个贵公子模样的男人飞奔到酒店中。

    他没有停留,直接进厨房找到了姚远。

    酒店开业时,他也曾到场,知道这里是叶蓁的产业,自然也见过姚远。

    “纪少?有什么事?”

    姚远挑眉,诧异地看向纪飞。

    此刻的纪飞头发汗湿贴在脸上,衣服也极为凌乱,好像很着急。

    首富的公子,向来是潇潇洒洒地活着,哪有这种样子的时候。

    “叶蓁呢,她真的走了?没有到这里来?”

    纪飞抓着姚远的肩,大喘着粗气,眸子赤红,有些悲伤。

    他是今天听母亲说起,才知道叶蓁离开了海城的。

    等他马不停蹄地跑到海蓝郡去,却发现两间公寓都没有人,无奈,他只能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来到酒店,想着叶蓁会不会在离开前到这里来嘱托一声。

    他还有些话想对她说,为什么她走的如此干脆?

    “按叶总的时间来算,现在飞机应该已经起飞了”

    姚远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说道。

    她话音刚落,纪飞捏着她肩膀的手就无力地垂落下来。

    他面色有些难看,眸中仿佛有泪光闪过。

    姚远嘴角抽了抽,原本想说你一个富家公子,就因为喜欢的人走了就哭,这也太掉面子了,可看到纪飞失魂落魄的样子,讥讽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没心情再说什么,纪飞垂着肩离开了酒店。

    姚远看着纪飞的背影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她根本没什么可安慰的,而且她也听农樱提起过,自家老板是有男朋友的,是个极优秀的大神人物。

    纪飞刚刚走到酒店外,原本晴朗的天空就响起了雷声。

    豆大的雨点伴随着轰鸣的巨雷,哗啦啦地下了起来。

    道路上行人匆匆,都用手中的包包或衣服遮挡在脑袋上。

    在这种情况下,孤零零站在雨中的纪飞显得格外不同,他抬起头,瓢泼大雨迎面而来,让他不禁闭上了眼,但脑海中却闪过叶蓁清淡如画的容颜。

    他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该干什么,要干什么。

    一段感情,还没开始就已经胎死腹中。

    *

    z省,桥沅村。

    时隔近两个月,再次回到这里。

    依旧是烟雨江南似得画风,青石铺就的地板,村子两侧古老的房屋。

    “叶姐姐,感觉这里也没什么变化”

    农樱拉着行李,这种感觉就像是第一次来到桥沅村度假一样。

    “变化,还是有的”

    叶蓁抬眸看向远处,瞳孔中映射的是一个焕然一新的桥沅村。

    虽然临近冬季,空气中有些寒冷,但远处的建设建筑却叫人心头火热。

    农樱也看了过去,瞬间惊呼出声。

    “叶姐姐,那里…那里是旅游设施?度假村?”

    只见远处的山脚下,很神奇地围拢起了栅栏,里面有一排排悠然田园风格的农家小院,不多,但给人的感觉很不同,美的如画卷一般。

    除此之外,就是金黄金黄的大山,秋叶形成了一个美轮美奂的世界。

    叶蓁和农樱径直走了过去,路上遇到了一些村民,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

    他们看到叶蓁时满脸喜悦,想要上前打招呼,却又有些不敢,就犹豫间,叶蓁和农樱走远了,很快就来到山脚下的栅栏旁,也就是叶蓁的“桃花坊酒厂”。

    敲了敲酒厂的门,开门的是个陌生的男人。

    “你们…啊!叶总!你是叶总!”

    那男人本想问些什么,但看到叶蓁的脸后,满脸震惊和喜悦。

    “倪老大,倪老大!叶总回来了,你快来看看!”

    男人没等叶蓁开口,就冲着酒厂内激动地大喊。

    没多久,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人正是倪寒。

    “叶总!走了这么久,您可是舍得回来了!”

    看到叶蓁,倪寒情绪也有些激动,此刻他还围着围裙,显然是在工作中。

    “那当然要回来尝尝青梅酒啊,倪寒哥,你没偷懒吧?”

    叶蓁还没开口,农樱就笑嘻嘻地调侃了一句。

    说起青梅酒,她都有些嘴馋,毕竟当初的葡萄酒“银月”真的特别好喝,不论是谁喝上一口,都沉醉在其中不能自拔,想必青梅酒也是如此。

    “哈哈哈,叶总交代的事情当然不敢偷懒,走吧,进去瞧瞧”

    倪寒大笑,伸手拍了拍农樱的肩膀。

    酒厂内,浓郁的酒香混杂在一起,十分醉人。

    “叶总!”

    风岚夫妇看到叶蓁,眸子都是一亮。

    他们刚刚就有些迫不及待想上去找叶蓁,可手头的活放不下。

    “嗯,辛苦了”

    叶蓁浅笑,对着两人点了点头。

    酒厂交给他们管理也确实不错,一切都在正常轨道上。

    工作中的员工们也都探头探脑,一些老员工正和新员工吹嘘着当初叶蓁是如何如何厉害,把外地商人从这个地方赶出去,又是如何如何买下两座山,修建起酒厂,如今又建设起旅游胜地的光辉事迹。

    这些事把新员工听的一愣一愣,看向叶蓁时更加好奇和崇拜。

    倪寒这时拿来了一瓶完整的酒和一杯倒出的酒。

    “叶总,您瞧,这酒瓶怎么样?就是在覃郧县做的”

    拿着手中成品的青梅酒,倪寒语气中有些骄傲。

    不得不说,青梅酒和“银月”相比,真的不分伯仲,不论是滋味还是包装。

    青梅酒的名字叶蓁起名是“琥珀”,图纸则印着和“银月”同种风格的古风画卷,上面是一个银袍男人伸手折青梅的样子,光洁饱满的青梅在男人精致的手中显得格外漂亮,风拂过,似能闻到青梅的香气。

    在晶莹剔透的酒瓶中,青梅酒颜色黄中带着些青,极为亮丽。

    “哇,叶姐姐,这酒的颜色可真漂亮!”

    农樱看着瓶中的青梅酒,满口惊叹之意。

    原本以为桃红色的葡萄酒在高脚杯中就够漂亮了,可相比颜色来说,青梅酒恐怕还要更甚一筹,给人的感觉清清淡淡,看着都有些舍不得入口。

    “是漂亮”

    叶蓁点了点头,接过倪寒手中的酒杯。

    她端着青梅酒,轻抿一口。

    酒入口的那一瞬间,叶蓁眯了眯眼。

    和普通的低度青梅酒不同,“琥珀”入口有些烈,旋即是香浓,再然后是酸涩,最后入喉的那一刻,味蕾会弥漫出些许淡淡的甜。

    “很好”

    叶蓁看了倪寒一眼,说道。

    虽然青梅酒也有她的手笔,但倪寒三人功劳更大。

    “叶总觉得满意就行!”

    听到叶蓁的话,倪寒和风岚夫妇都松了口气,脸上也挂起了笑。

    他们刚刚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叶蓁说一句不满意的话。

    好在,一切都很顺利,“琥珀”也可以进行销售了。

    农樱在一旁看的嘴馋,眼睛直勾勾盯着叶蓁手中的酒杯。

    “喏”

    看到农樱的模样,叶蓁无奈地摇了摇头,把酒递给农樱。

    “谢谢叶姐姐赏赐!”

    接过酒,农樱很搞笑地道了一句谢。

    她可没叶蓁那么文雅,直接灌了一大口进嘴里。

    入口的瞬间,她睁大了眼,那种浓烈的感觉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很快就吞进腹中,为了缓解这种感觉,农樱伸出舌头吸了几口气。

    让她没想到的是,那浓烈的味道居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甜。

    这种味道很复杂,让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

    “味道如何?”

    看着农樱的模样,叶蓁挑眉问道。

    闻言,农樱皱起眉,想了想刚刚入口到吞入腹中的过程,认真吐出两个字:

    “好喝!”

    没错,她真的觉得很好喝!

    原本以为和普通白酒一般辛辣浓烈,没想到最后苦尽甘来,这种心理上的落差再加上舌尖上的滋味,实在让人有些欲罢不能。

    农樱忍不住又灌了一口,享受起了那个过程。

    见她如此,倪寒和风岚大笑出声。

    “好了,‘琥珀’你们送一批到仰光市去,风戊晔会找到好的渠道,另外,准备五千支‘琥珀’和五千支‘银月’,送到海城的‘新希望大酒店’”

    垂眸看了看酒,又看了看正努力工作的工人们,叶蓁说道。

    她希望“桃花坊”的酒可以让所有人熟知,海城也算是不错的地方。

    海鲜配酒,绝配。

    “哦?难道叶总去海城了?还顺手开了个酒店?”

    倪寒睁大眼,有些诧异地问道。

    没想到自己这个老板如此善于奔波,一会去仰光市,一会去兰城,一会儿又跑到了海城,他实在没看出这些地方有什么关联点。

    而且他这个老板做事还真是随性,走到哪儿就把产业带到哪儿。

    “是啊,叶姐姐可厉害了!”

    农樱喝完了酒,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瓣。

    提起“新希望大酒店”,农樱得意地扬起下巴,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她也知道酒店的收入会通通捐给慈善,“新希望”这个名字虽然及不上“龙图腾”好听辉煌,但其中意义却非常重大,没什么比得上。

    “你亲自把酒带过去,交给负责人姚远”

    对农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话,叶蓁不予置评。

    她看着倪寒,说道。

    这批酒数量很大,容不得出任何差错。

    “叶总放心,我一定顺利完成任务,只是不知道叶总要在桥沅村待多久?”

    倪寒语气很郑重,问起后半句时,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毕竟以叶蓁的性格,恐怕不会在一个地方待得时间过长。

    “住一晚,明天去仰光市”

    想了想,叶蓁说道。

    本想说完就走的,但想到旅游设施的事,还是交代完再走。

    “明天?叶总的行程排的可真满!”

    风岚在一旁惊呼一声,啧啧有声地叹了口气。

    他们这些做员工的想和老板待得时间久一点,都没什么办法。

    “对了叶总,旅游设施修建的差不多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突然,倪寒想起了这段时间桥沅村最火爆的事。

    说起旅游设施,倪寒眸中都闪烁着光。

    这段时间,工程马不停蹄,宣传策略也层出不穷。

    也许是宣传力度大,有不少人都到桥沅村这里来瞧了瞧,所有人都被这个地方的景色,农家小院所吸引,恨不得尽快完工,好到这里来享受一番。

    别说是别人,就是他都想着走个后门直接买一栋小院来住。

    桥沅村旅游胜地可谓是未完先火,待完工,一定会是大热门。

    “好,那就去看看”

    说实话,刚刚她也只是看了个大概,对此也有些好奇。

    倪寒解掉围裙,带着叶蓁和农樱向外走去。

    “叶总,这些都是根据你当初说的来修建的,如何?”

    栅栏内,到处是复古的装置,如同六十年代的农村,看上去让人十分怀旧。水井,暖炕,还有每个小院里搭起的石桌和葡萄架。

    “很好”

    叶蓁认真打量着,这旅游设施还真是按照她的心意来修的。

    农樱也在一旁看的目不暇接,她可从没见过,看上去格外有趣。

    “经过宣传,好多人都来看过了,其中不乏些有钱的老头老太太,过惯了城市生活,他们还真有些期待在这里过日子,很怀念呢,而且,每个院子外都种了蔷薇藤,到时候花开起来,那更是漂亮的不得了!”

    倪寒对这一切可谓是高度赞赏,说起来唾沫横飞。

    绕过农家小院,就是桥沅村直通簿子村的路,只是这条路已经被修成了一整条的商业街,一个个棚户看上去也结实,遮风挡雨足够。

    “叶总,到时候这棚户就低价租给村里人,用来卖一些山货和特产,也算是带着他们一起发家致富了,怎么样?”

    看着这条商业街,倪寒问道。

    闻言,叶蓁颔首,让村民到这里来卖山货,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您不知道,原来那些分到钱就搬走的桥沅村村民,听说您把这地方弄得格外繁华,一个个都急红了眼,搬了回来,这不,桥沅村人更多了”

    说起这个,倪寒语气有些无奈。

    没办法,桥沅村和簿子村修建了旅游胜地的事传的沸沸扬扬,真的是未完工就先火爆,在这样的宣传下,不愁赚不了钱。

    对这个事,叶蓁倒是没什么感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住在前途似锦的村里总比在城市打工要强得多。

    此刻的桥沅村和簿子村绝对算是两只会下金蛋的母鸡,没人会不眼热。

    “叶总,既然您回来了,那择日不如撞日,剪彩就选明天吧?”

    看着已经彻底完工的旅游地,倪寒说道。

    只要叶蓁剪彩完,那这个地方也就可以正式接收游客了。

    “好”

    想了想,叶蓁应了。

    毕竟也算是她的产业之一,剪彩是应该的。

    “行!那就这么定了,我这就是簿子村找村长商量准备!”

    说完,倪寒就兴高采烈地去了。

    看着他蹦蹦跳跳的样子,还别说,像是年轻了十几岁。

    “叶姐姐,倪寒哥还真不像个三十多的男人”

    看着倪寒的背影,农樱不禁开启吐槽模式。

    “住在这样的地方,想不年轻都难”

    叶蓁轻笑,看了看周围,意有所指地说道。

    在华夏世界,类似桥沅村和簿子村这种环境优美空气清新的地方,很少了。

    倪寒去簿子村的时候,叶蓁就和农樱一起回了当初住的小楼。

    屋里灰尘遍布,还有些蜘蛛wang。

    “叶姐姐…”

    农樱脸上满是嫌弃和无奈,这样脏,难道还得收拾完再休息?

    “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叶蓁挑眉,身为修者,居然如此苦恼灰尘。

    闻言,农樱眨了眨眼,是啊,她会术法啊!

    “哈哈哈,在俗世待久了,我都想不起自己有灵力了!”

    说着,农樱打哈哈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清尘术”

    叶蓁对着掌心轻轻一吹,肉眼看不到的灵气就飘忽出去,卷起灰尘,处理干净后缓缓泯灭,顿时,整个房间犹如刚刚修建般洁净。

    “叶姐姐,清尘术真是修者的福音啊!”

    农樱在一旁看着,不禁感慨。

    “好了,去休息”

    叶蓁说完,就回了房间。

    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也该好好休息休息。

    *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叶蓁和农樱回到桥沅村后,冷玉蓉,余睿和温贤也回到了京城。

    来接机的是叶流华,他没有穿军装,而是套着黑色的大衣,面容英俊,身姿笔挺,浑身铁血的男人气息引来无数女人的瞩目,不得不说,像他这样的男人,的确要比时下一些流行的小鲜肉更吸引人。

    “玉容”

    看到冷玉蓉时,叶流华松了口气,面色也柔和了一些。

    他径直来到她面前,锐利的目光扫过身后为她推着轮椅的斯蒂娜。

    这个女人,他不曾见过。

    “走吧,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冷玉蓉并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解释什么,神情淡淡地看了叶流华一眼。

    不知为何,叶流华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超出了他的预料。

    余睿投给他一个节哀顺变的眼神,旋即就眼观鼻鼻观心,带着温贤绕到了一边,他们一家人的事,他可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还是靠边站吧。

    一行人离开了机场。

    余睿并没有跟叶流华和冷玉蓉回冷家,而是带着温贤走了。

    “我父亲情况怎么样”

    想起重病在床的冷老,冷玉蓉的面色也有些忧虑。

    不过在垂眸看到手中的制食盒时,心中微暖。

    叶流华敏锐察觉到冷玉蓉气息的变化,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到叶蓁给的食盒,他抿了抿唇,虽然心中好奇,却没有问出口。

    “冷老病情有些控制不住,上面那位亲自请人来治了,说是只能缓解,以冷老的地位,如果实在不行,恐怕就要找修者出手了”

    叶流华冰冷的声音中同样有些沉重。

    冷老是开国元勋之一,若陨落,对华夏而言就是巨大的打击。

    听到他的话,冷玉蓉心头微紧。

    自从二十多年前的事后,她成了植物人,再到苏醒,就一直没见过家人,有想念,有落寞,也有逃避,种种情绪让她只想窝在一隅之地。

    当初父亲说的很清楚,嫁给叶家等同跳进火坑,是她不听。

    思及此,冷玉蓉情绪有些低落。

    她是冷家最小的女儿,也是父母最宠爱的,可惜婚后生活总是如此波折,让两老上了年纪还要为她操心,更显先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她真是不孝极了。

    “别担心,冷老不会有事的,承欢已经成了修者联盟的弟子,她不会坐视不理,届时有修者联盟的人插手,冷老一定能恢复如初”

    叶流华伸手拉出冷玉蓉,说出的话却让冷玉蓉周身气息冷了几度。

    她缓缓抽出自己的手,不明白他怎么到现在还如此想。

    “怎么了?”

    叶流华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冷玉蓉情绪如此多变。

    从海城回来,他仿佛看到了曾经那个有血有肉如诗如画的冷玉蓉,那一刻,他无疑是激动和兴奋的,这种感觉已经多久没有过了。

    可为什么,和他独处时,她又成了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玉蓉?

    “你若知道你的叶承欢做了什么,恐怕就不会如此想了”

    冷玉蓉神色讥讽地看了叶流华一眼,语气中的恨意让他有些吃惊。

    在去海城之前,虽然冷玉蓉也很不喜叶承欢,但不会有如此深沉的恨意,可此次,她开口时,那种扑面而来的冷酷杀意让人有些不敢置信。

    “玉容,你在海城都经历了什么?”

    叶流华面上阴晴不定,对于冷玉蓉的变化,他完全没有头绪。

    看来,他需要去找余睿好好了解一下了。

    “不用去找余睿,他现在想必也是焦头烂额,海城的事我会告诉你”

    冷玉蓉和叶流华做了多年夫妻,很清楚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禁说道。

    叶蓁的事虽然现在还无法告诉别人,但叶流华不同,他是叶蓁的父亲,理应知道这一切,原先不想告诉他,只是因为不在身边,怕他一时暴怒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但现在不一样了,她回来了。

    她要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他,不能轻举妄动,却要好好防备卢玉。

    “好”

    叶流华深深地看了冷玉蓉一眼,沉声应道。

    他心脏狂跳,好似有什么事情,将改变他这么多年的生活。

    两人很快就到了冷家,叶流华本想上前推轮椅,却被斯蒂娜抢先了,这是她的工作,可不能让任何人抢下,否则主人会责怪她的。

    看着叶流华满脸阴沉的吃瘪样,冷玉蓉投给斯蒂娜一个满意的眼神。

    冷家不同于叶家的冰冷,到处是假山流水,充满了书香之气。

    看着记忆中的家,冷玉蓉神色有些恍惚,直到传来一声呼喊:

    “三小姐!”

    苍老中满是惊喜的声音响彻,让冷玉蓉眼眶微红。

    “管家大伯,是我,我回来了”

    她声音哽咽,看着那发色花白,却精神健硕的老人。

    他年轻时曾和冷老一起征战沙场,可惜后来手受了伤提不起枪,最后就退下来跟随在冷老身边,做了冷家的管家,地位崇高,没人会把他当佣人。

    “三小姐,你没事了就好,没事了就好啊”

    管家也抹了抹发红的眼睛,眼神中满是慈爱。

    他可谓是看着冷家这位最小的公主长大的,可惜后来出了事,就再没见过。

    知道冷玉蓉成了植物人,他简直不敢相信。

    曾经那个捧着书籍到处走的三小姐,最后竟成了植物人,他没办法去想。

    “我爸爸呢?”

    冷玉蓉没那么多时间叙旧,她有些迫不及待想去看看自己的父亲。

    “走,我这就带三小姐过去见他”

    管家大伯笑了笑,走在前面。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和叶流华说话。

    这个男人,性格极为专制,当年冷玉蓉出了事,他竟不允许任何人探望,哪怕她娘家冷家都被排斥在外,这样的姑爷,真是可惜了他们家三小姐。

    不过叶流华却丝毫不在意他的忽视,因为也习惯了。

    这里是冷玉蓉娘家,他不会生气。

    更何况,当年那个情况下,他不可能让任何人接近冷玉蓉。

    以冷家的地位,冷老根本不用住到医院去,家里有最先进的医疗器械和国医圣手,毕竟在家中接受治疗也更安全些。

    越是靠近父亲的房间,冷玉蓉就越是紧张。

    管家打开门,房间中所有人都纷纷回头。

    “小妹!小妹你可算是回来了!”

    “玉容回来了!”

    “真是玉容,快过来,让大哥看看!”

    “……”

    冷家人丁兴旺,冷玉蓉上面就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

    在家人面前,她心头忍不住酸涩。

    “妈,大哥,二哥,二姐,我回来了”

    冷玉蓉一一叫了人,在场的也只有大姐不在。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冷母穿着一袭羊绒旗袍,虽然头发花白,却很有气质。

    看到冷玉蓉,她面色有些激动,忍不住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对于这个小女儿,她是真的疼到了骨子里,可惜,小女儿却如此命运多舛。

    “妈!”

    冷玉蓉此刻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拖着轮椅,费劲地站了起来,她晃晃悠悠地向前走了两步,即将扑倒在地上时,叶流华揽住了她的腰。

    “玉…玉容,你的腿!”

    他面色震惊,瞳孔大缩,旋即满脸喜色。

    曾经他找了多少医生,想要治疗冷玉蓉的腿,可惜,没有任何办法。

    看着那么骄傲的人儿后半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他心中的痛苦何处言说?

    没想到,从海城回来,她居然能够重新站起来!

    这个消息,绝对比任何事都让他感到惊喜。

    “是,我的腿会好”

    冷玉蓉挣扎着站起来,推开了叶流华的手,声色冷淡。

    她的腿,如果不是因为女儿,又如何能够重新站起来?

    看着叶流华眼中的震撼,她真的很想把一切公之于众,看看他知道一切后又是何种神情,可现在,当着冷家人的面,她什么都没办法说。

    冷家人也震惊地望着冷玉蓉的腿,冷母更是喜极而泣。

    这时,床上传来一声轻咳。

    “咳咳…是…是玉儿…玉儿回来了?”

    冷老缓缓睁开眼睛,沧桑而浑浊的眸子一下就定在了冷玉蓉脸上。

    他看了看,旋即笑了。

    能在死之前看一眼自己的小女儿,他已经满足了。

    “是我爸,是我回来了!”

    冷玉蓉被搀到床前,她看着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父亲,眼睛瞬间通红,泪珠更是抑制不住地垂落下来。

    记忆中,父亲是那么威武而高大。

    他总是拿着皮鞭教训考试成绩差劲的哥哥,让不听话的姐姐跪下念祖训,但是对她,却总是好的,没有半分严厉之色,是出了名的偏心。

    她从未想过,这样的父亲会躺在病床上,如同一个腐朽的老人。

    “爸爸,你怎么样了?身体哪里不舒服?”

    冷玉蓉伸手拉住冷老的手,泪流满面。

    她不想哭的,可是却怎么都忍不住。

    她害怕,怕父亲就这么丢下她,明明以前还好好的,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没事,爸好着呢!咳咳…咳咳…”

    冷老本想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些,却没想到咳着咳着竟咳出了血。

    “爸!爸!医生,快叫医生!”

    看到腥红的血迹,冷玉蓉瞳孔一缩,失声尖叫。

    冷家人对此好似早有经验,随时准备的医生走进房间,给冷老诊治。

    冷玉蓉面色苍白的可怕,嘴唇颤抖着。

    “玉容,你冷静一点!”

    看着这样的冷玉蓉,叶流华有些心疼。

    “你让我怎么冷静?我的父亲危在旦夕,你让我怎么冷静!”

    冷玉蓉垂着眼睑,双手握拳,低吼着,泪水抑制不住地向下流。

    现在的冷玉蓉如同一只刺猬,要把叶流华扎得遍体鳞伤。

    看着忙忙碌碌的医生,冷玉蓉突然转头看向轮椅上的食盒。

    她眼睛一亮,斯蒂娜有所感应,将适合拿过去递给了她。

    冷玉蓉紧紧抓着食盒,等医生诊治完离开,她就忙不迭地来到床边,打开食盒取出一枚看上去精致可口的小点心,缓缓喂到冷老口中。

    冷家人本想阻止,却没想到冷老只是笑了笑就吞了下去。

    他女儿亲口送的糕点,哪怕是毒yao做的,他也吃。

    冷玉蓉没多想,她接连喂了冷老四块糕点,好在叶蓁做了许多,其实,有一部分也是专程为冷老准备的,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外公,叶蓁并不希望他出事。

    用生命之泉做的糕点威力有多强?

    冷老是最直接的感受者,他本以为吃下的只是普通糕点,却没想到吞入腹中后,竟然有些温热的能量在体内游走,让他浑身疼痛的身体有所好转!

    渐渐地,他发觉自己有了力气,也有了精神。

    这么多人在场,他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女儿。

    “你们…你们几个都…都出去,玉儿和流华…留下”

    过了半晌,冷老挥了挥手,示意在场的人都离开,他有话要说。

    冷母看了看叶流华和冷玉蓉,面色担忧地离开了。

    剩下的自然也不敢多做停留,离开房间时也关好了门。

    至于斯蒂娜,却稳稳站在原地,没有移动半步。

    她要做的是贴身照顾,不可能走。

    见此,叶流华神色微沉,本想发怒,却被冷玉蓉制止了。

    “她不需要离开”

    斯蒂娜是叶蓁给的,她对女儿是一百万个放心,完全不担心斯蒂娜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从而回去禀告给叶蓁。

    冷老也不介意,他看向冷玉蓉。

    “玉儿,这糕点?”

    说着,冷老就仿佛回光返照般,自己坐了起来,病态的面容都红润了不少。

    叶流华瞳孔一缩,紧紧盯着冷老。

    原本病入膏肓的人,突然好了起来,这简直是出乎人的意料。

    再联合他所说的“糕点”二字,叶流华眼神锐利地看向那一盒制糕点。

    刚刚在车上他就好奇那是什么东西,能让冷玉蓉如此重视,没想到,那盒糕点居然如此神奇,能够让重病的人有所好转。

    就以他的见识来说,有这种手段的恐怕也只有修者了。

    从海城带回来的糕点,所以冷玉蓉在海城见过修者?

    “玉容,你在海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见过修者?这盒糕点是不是那修者给你的,他是否有什么企图?”

    叶流华皱起了眉,他不敢相信,如果一个修者盯上叶家和冷家,会怎么样。

    “你不要以为别人都对你叶家有想法”

    冷玉蓉冷眼看了叶流华一眼,声音讽刺。

    不是谁都看的上叶家,最起码她的女儿就对京城权势不屑一顾。

    ------题外话------

    本以为要开启神农篇了,没想到还不能!原谅我的情节发展!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