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二章 瞎了眼的男人,十天帮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胡青想了想,离开了房间。

    有些事情不是她能插手的,叶流华爱冷玉蓉吗?

    答案是肯定的,所以她不用担心这些。

    随着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住,叶流华身上仅剩的冰冷也消散不见。

    他紧紧抱着冷玉蓉,自从她好了,怀疑孩子的身份之后,就不再理会他了,他已经很久没有靠近过她了,瘦了,抱在怀里几乎全是骨头。

    “玉容,我好想你”

    在外面叱咤风云的叶首长,此刻犹如情窦初开的小男生。

    他声音中有些小心翼翼,生怕惹恼了她。

    经过这一闹,冷玉蓉也冷静了下来。

    她推开叶流华,苍白的脸上还有遗留的泪痕。

    “叶流华,我要去海城,你必须让我去”

    看着叶流华的眼睛,冷玉蓉坚定无比地说道。

    “玉容,你身体不好,不适合长途跋涉,你想到海城去干什么?我帮你做好不好?你想干什么我都帮你完成好吗?”

    叶流华伸出手轻轻擦掉冷玉蓉脸上的泪,语气温柔。

    不是他想困着她,只是医生说过,她本是植物人,能苏醒已经是格外的幸运了,身体一定要好好保养,出一点差错都会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

    他不想重蹈覆辙,当年的苦难已经过去了。

    只要有他在,以后谁都不能伤害她半分!

    “不,我要自己去!我要去海城!”

    听到叶流华话语中的拒绝,冷玉蓉皱起眉,唇瓣紧抿,彰显自己的不悦。

    “好,那你告诉我,去海城做什么”

    叶流华沉默了片刻,问道。

    他怕,怕她去了海城之后就不愿意再回到京城。

    这里,就像是囚困她的牢笼,就像当初余睿的女人一样。

    听到他的问话,冷玉蓉垂下眼帘不发一语。

    找女儿的事她并不想说,他只会以为她疯了。

    “如果你不说,那我不能让你独自一个人去,我可以陪你去”

    见冷玉蓉不说话,叶流华做出了让步。

    她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但他必须跟着。

    以叶家现在的身份,不知道多少人想抓住能威胁他的利器,而冷玉蓉明显就是一个明晃晃的靶子,就像当年一样。

    “不,我要自己去”

    冷玉蓉面色有些难看,她真的不想像个孩子一样和他争论这个问题。

    既然叶流华觉得叶承欢是他的孩子,那就当是吧。

    她不行,她必须要找到自己亲生的孩子才行。

    “玉容,都这么久了,你为什么对我还是这样?”

    叶流华声音低沉,带着些许痛苦。

    他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曾经那个爱他的冷玉蓉回来,被相爱的人厌恶的感觉真的糟糕透了,简直比扛枪上战杀敌还让他难受。

    “你既然觉得我疯了,那我就是疯了,放开我吧”

    冷玉蓉声音极为冷淡,不为所动。

    她做事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一生,唯一后悔的也许就是嫁给了他。

    早就知道叶家是个深不见底的泥潭,可为了爱情,她还是毅然决然地跳了进去,一时疯狂,付出的代价着实让她悲痛一生。

    “玉容,我从没觉得你疯了!”

    叶流华眉头紧拧在一起,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是,你没觉得我疯了,只是觉得我不近人情,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

    闻言,冷玉蓉笑了笑,嗓音极淡地说出这句话。

    当初她要求重新回暮水镇去寻找女儿,却没人听,所有人都缩在叶承欢身边安慰,说是她陷入了魔障,以后一定会好的。

    她的话没人信,没人听。

    连冷家都联系不到,那种仿佛陷入到绝境的感觉她再也不想体会。

    “玉容,你要我说多少次,承欢是我们的女儿,不管是dna还是信物,亦或者长相和年龄,为什么你这么固执?”

    叶流华有些不解地看向冷玉蓉。

    这个问题他们之间已经争过许多次,他实在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辛苦找回来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她亲生的?

    当初听到她说的话,他也曾怀疑承欢不是自己的孩子,可医学证明不会出错,他们的确是法律上的亲子关系,这点毋庸置疑。

    明明白白的证据摆在眼前,却说孩子不是自己的,这是什么逻辑?

    “她不是我的孩子,绝不是我的孩子”

    冷玉蓉看着叶流华的眼睛,语气格外认真。

    作为母亲,她绝对不会认错自己的孩子。

    那种母女天性是任何障眼法都掩盖不了的,她亲生的孩子还在等着她。

    “你这些话伤害了承欢多少次?但凡她有一点不对,我都相信你,可是感觉这种东西虚无缥缈,你就因为感觉所以认定承欢不是咱们的女儿?”

    叶流华手微微用力,语气也略重了些。

    这些年他又当爹又当妈,还不容易把两人爱情的结晶抚养长大。

    可到头来,竟然换来一句不是亲生孩子的话,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玉容,承欢很优秀,她继承了你所有的优点,聪明,博学,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如今还要被修者联盟收为弟子,她到底哪里不像咱们的孩子?是,我承认那孩子是有些高傲,但身为我们俩的孩子,这难道不是正常的吗?”

    想想叶承欢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叶流华也不禁满意。

    的确是叶家的孩子,才能有这么多让人瞠目的作为。

    “优秀又如何,伤害了她又如何?”

    “不是我的女儿,即便再优秀十倍百倍千倍万倍,我也不放在眼里!既不是亲生,她占据了我女儿的身份地位和锦衣玉食,我难道连说都不能说?”

    冷玉蓉语气带着些微的嘲讽,毫不妥协。

    她冷玉蓉的女儿,就算再平庸,再没有作为,在她眼里都是好的。

    谁的孩子谁心疼。

    叶流华抿着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是真的不知道冷玉蓉为什么如此坚定,难道那些证明还比不上她的感觉?

    “我要去海城,这句话只是通知你,别忘了,我不仅是你叶家的媳妇,还是冷家的女儿,你若拒绝我,那就一拍两散,冷家和叶家也恩断义绝!”

    见叶流华表情复杂,冷玉蓉下了最后一个重磅炸弹。

    身为冷家的女儿,她有着足够的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以往是不知道亲生孩子的动向,生活也茫然的毫无生趣,现在却不同了。

    她的孩子叶蓁,很可能就是胡青口中的那个叶蓁,哪怕是一点点机会都不想放过,最后的结果,左不过冷叶两家闹掰,她不放在心上。

    而叶流华,一个不认识自己孩子的男人,不要也罢。

    “你…玉容,你为什么就不能柔软一点?”

    叶流华有些颓然,他倒是不怕冷家,可是他怕冷玉蓉离开他。

    “柔软?我柔软了半辈子,就因为柔软嫁给了你,又因为柔软大腹便便离开京城,还是因为柔软让我的孩子至今流落在外,你还要我如何柔软?”

    冷玉蓉声音有些哽咽,她的极其后悔。

    从今往后,为了自己的孩子,她要强硬起来。

    胡青的到来让她知道,做任何事都不能坐以待毙,只要努力了坚持了,就一定会有结果,她绝不会放弃寻找自己的孩子,哪怕到最后一天。

    听了冷玉蓉的话,叶流华沉默了。

    这个时候,他都有些怀疑自己。

    当年,那个站在篱笆旁,穿着一袭乳白的裙,手中翻看着书本的女孩子一眼就入了他的心,哪怕知道她不想嫁入权门,却还是攻城掠地,让她心甘情愿嫁进叶家,可结果很快就证明,嫁给他并不是幸福。

    刚刚怀上孩子就远赴他乡,最终成了植物人还丢了孩子。

    他这一生,最大的内疚就是她和孩子。

    “好,我让你去,但你不能一个人去”

    想着曾经的往事,叶流华松了口。

    他的确不能一直把她困在他的怀中,困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叶承欢的信息种种表明她确实是他们的孩子,既然冷玉蓉不相信,那就亲自去调查吧,他坚信是查不出什么的。

    不过他绝不会让她一个人去,保护的人不能少。

    自从当年他雷厉风行的血洗手段后,有不少仇家潜伏在暗处,太危险了。

    “好,让余将军和我去海城”

    听到他的话,冷玉蓉垂眸沉思。

    片刻后,她说道。

    当年就是余睿保护她去的暮水镇,这次,她同样希望余睿和她去海城。

    “好,我答应你,但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对她的要求,他很少会拒绝。

    余睿现在虽然身居高位,但还是他的忠实下属兼好友。

    而且海城…他应该也是想去一趟的。

    闻言,冷玉蓉松了口气,虽然恨不得现在就插上翅膀飞向海城,但现在她只能压抑自己的情绪,孩子…她的孩子…

    就在这时,走廊上又传来了脚步声。

    稳重而坚实的脚步,一听就知道是军人特有的。

    叶流华皱起眉,小楼基本算是叶家的禁地,居然有人敢到这里来。

    “报告首长!”

    铿锵的声音响起,但语气中的紧张感还是能听得出。

    “说!”

    叶流华也没顾及冷玉蓉,直白道。

    “小姐回来了!”

    军人话落,空气中有片刻的凝滞。

    叶流华眸子一亮,脚步也向门口走了两步。

    这时,他才想起这是在小楼,而床上是他深爱的妻子。

    “好了,你先下去”

    叶流华挥了挥手,来报告的军人才离开小楼。

    “玉容,承欢回来了!”

    他回头,语气有些小心翼翼。

    孩子消失了那么久,他也派了不少人出去找了,若是再找不到,他恐怕就要自己出去找了,的确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哦”

    冷玉蓉淡淡地应了一声,自顾自地躺了下来。

    她丝毫不关心叶承欢的动态,是死是活也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玉容,承欢真的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就不能关心她一些呢?”

    叶流华叹了口气,看着冷玉蓉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闹别扭的孩子。

    早晚有一天她会知道,承欢是她的孩子。

    对于他的话,冷玉蓉没有应答,闭着眼睛不想理会。

    “你好好休息,我先去看看承欢”

    叶流华上前给冷玉蓉掩了掩被子,这才离开房间。

    听着那坚硬而熟悉的脚步声,冷玉蓉的手紧紧抓着被子。

    两人中,错的绝不是她。

    离开了小楼,叶流华就大踏步来到了叶家的客厅。

    虽然是深夜了,但叶家仅剩的人员基本全都到位了。

    就连上了年纪的叶老爷子此刻都坐在了沙发上,而他身边坐着的,是个短发女人,她长得很漂亮,妆容偏冷艳,那熟悉的样子的确是卢玉无疑。

    她脸上满是笑意,丝毫没有当初在沙巴海峡时的狼狈。

    让人感到诧异的是,她那被叶蓁砍掉的胳膊也重新长了出来!

    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伤口,也不知是躲在什么地方修养的。

    “承欢,你这丫头,可把爷爷给吓死了!”

    叶老爷子脸上的疲惫在见到叶承欢时也散了不少,这么多天,为了她的踪迹可是劳累了很久,这下子终于能安心了。

    “哎呀爷爷,是承欢的错好不好?这不是历练吗,哪能那么平顺呢”

    卢玉眼睛眯了眯,说起“平顺”二字时,有些咬牙切齿。

    她实在没有想到,叶家那个真正的女儿会把她逼到那个地步,如此狼狈的逃窜,在廖无人烟的地方动用各种秘法,元气大伤。

    如果不是为了成为修者联盟的弟子,她绝不会用秘法。

    秘法大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修者联盟收徒的时间就是这个点了,她别无选择,不过叶蓁…此次的深仇大恨她记下了。

    “承欢不要把自己搞的那么累,你入选那是必然的!”

    “可不是么,我们叶家的人绝不会落选,更何况承欢这么优秀!”

    “好了好了,承欢肚子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啊?”

    叶家子弟大多数是旁系,面对叶承欢这个叶家此刻唯一的公主,当然是能巴结就巴结,一旦着了她的眼,那距离飞黄腾达可就不远了。

    面对这些人的奉承,卢玉都笑脸相对。

    有些时候,一个简单的笑容就可以让人对自己死心塌地。

    “承欢!”

    就在这时,叶流华的声音传了过来。

    卢玉眸子微动,瞬间坐起身来,满眼期待地看着那身着军装的叶流华。

    “父亲!”

    她语气中有些激动。

    “好!回来就好!”

    叶流华伸手拍了拍卢玉的肩,语气欣慰。

    “让父亲费心了,我没事,修者联盟的事我一定好好准备”

    卢玉脸上满是坚定和信心,看向叶流华时也尽是孺慕。

    “好了,去歇着吧,别太累”

    叶流华笑了,也只有面对这个女儿时,他严肃而冷酷的脸上才会有些笑意。

    “是!”

    卢玉点头应了,和在场所有人打过招呼后,上了楼。

    叶家失踪的女儿回来的消息瞬间像长了翅膀般飞到所有大人物的耳中,不知是庆幸还是嘲讽,总之神态不一。

    回到房间的卢玉脸上笑容瞬间消散,留下满满的阴沉。

    她脱掉身上的衣服,赤身裸体地站在全身镜前。

    身材的确凹凸有致,肤色虽然不够白皙,却也光洁诱人。

    只可惜,在她的左肩处有一道蜈蚣般难看的疤痕,疤痕把她的胳膊和臂膀连接,细看上去,左臂和右臂倒不像是一个人的,十分丑陋。

    伸手摸着疤痕,卢玉眼中的怨毒像是要化为实质一般。

    失去了一条胳膊,她只能随意再找一条,用着并不舒服。

    这一切都怪叶蓁,都是因为她!

    使用秘法后,她受的伤确实好了,可是以后她的异能将难进寸步!

    这样大的代价,实在让她感到愤恨不已。

    不过只要她成为修者联盟的弟子,修炼了人类修者的秘籍,那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修者可比异能者要厉害的多。

    而且等到她掌控了修者联盟,以后妖魔一族就更容易入侵这个世界。

    叶蓁…等她成为修者联盟的弟子后,自然会找她算总账!

    *

    身在海城的叶蓁并不知道卢玉已经回到了京城。

    在海蓝郡待了两天,她体内的暗伤也逐渐修复。

    战斗果然是提升实力最好的办法,在空间中吃了几顿灵食后,她终于顺利从三品巅峰修为晋升成为四品下阶,体内灵气也愈发浓郁。

    “叶姐姐?院长妈妈的yao材用完了,陪我去买点儿?”

    吃过饭,农樱就和叶蓁说道。

    这几天吃的都是出自叶蓁的手,不光顾爱华胃口大增,就连温淑芳都多吃了两碗,一时间,家里的粮食急剧减少。

    “好,走吧”

    叶蓁点头应了,她不想留在家里面对温淑芳的各种问题。

    这两天,她几乎为温贤说了所有的好话,她即便再淡然也听腻了。

    农樱把车子从车库中开了出来,不用问,就是温贤的那辆。

    毕竟要在海城待一段时间,有一辆车还是比较方便的,农樱是有驾照的。

    “去哪儿买yao”

    坐在副驾驶,叶蓁感受着清风拂面,心情也愉悦起来。

    这种平淡的生活她着实喜欢,只是这样的日子恐怕也过不了几天了。

    “你去暮水镇那会儿我几乎找遍了整个海城,终于找着一家yao材丰富而且质量很好的,就在青石巷拐角那,有点距离”

    农樱七平八稳地开着车子,看上去像个极为熟练的老手。

    走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才来到农樱所说的青石巷。

    青石巷,顾名思义,一整个胡同巷子都是用青石板铺成的,这里的房子极具年代感,看上去就像是烟雨江南中拍大片的老胡同。

    农樱走在前面,带着叶蓁来到一家yao铺。

    开在这样的巷子里,yao铺虽然不大却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清闲感。

    店里只有一个白胡子的大夫,此刻他正戴着老花镜在看医术。

    农樱敲了敲门板,他才看过来。

    “小姑娘,又来抓yao了?”

    老大夫声音慈和,不用农樱说,他已经熟练地抓起了yao。

    很快,五副yao被抓好了。

    “喏,你看看没问题吧?”

    对于农樱,老大夫显然是极有好感,这种好感不是对待小辈的,倒像是对待同龄人一样,他非常看重农樱,对她的医术也极为信任。

    当初农樱来抓yao时,还发生了小插曲。

    以至于她在老大夫面前露了一手,这不,对方也记住她这个小丫头了。

    “没问题,谢谢大夫!”

    农樱七手八脚把yao包好,认真地道谢。

    抓好yao,两人也没多做停留,离开了yao铺。

    “走走吧”

    叶蓁看着巷子里飘的落叶,说道。

    她喜欢这样的景象,这样的环境。

    农樱点了点头,这地方她虽然来过两次,但还从来没逛过。

    “叶姐姐,听说青石巷都没什么人住”

    这地方很安静,又是老房子,住的人很少。

    两人走了没多久,就碰上了麻烦。

    “小丫头,你妈还不上钱,就用你来抵债,你跑什么!”

    “站住!别跑了,再跑就砍了你妈的手!”

    几个混混样的男人正奔跑在小巷里,追赶着一个高挑的女人。

    说话时,满是血腥,看样子不是普通的混混,应该是有组织的。

    叶蓁表情微淡,曾经在兰城时她就碰上过一次枪战。

    眼前这出追赶和当初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农樱提着yao包,兴趣盎然地看着。

    倏然,农樱的脸色变了。

    “叶…叶姐姐,那是姚远!”

    她指着那个衣衫不整,全力奔跑在前面的女人,惊呼道。

    闻言,叶蓁蹙眉看了过去。

    他们越来越近,女人的脸也越来越清晰。

    漂亮的面容,高挑的身材,再加上周身桀骜不驯的气质,的确是那个在美食节上夺得第二名的姚远,也是她很看好并且想要拉拢的厨师。

    当时分开后,也没有接到她的电话。

    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见,只是她的处境太过狼狈。

    “交给你了”

    叶蓁接过yao包,声音浅淡地说道。

    闻言,农樱眼睛一亮。

    “好嘞!叶姐姐放心,一定办得妥妥当当!”

    说着,农樱就撸了撸袖子,兴冲冲地跑了过去。

    “妞,躲到爷身后去!”

    农樱拉着姚远的胳膊把她甩到自己身后,人就如脱缰的野马冲了上去。

    姚远大喘着粗气,一眼就认出了农樱。

    “你小心,他们有武器!”

    看着把几个小混混打的屁滚尿流的农樱,姚远小心地说道。

    不知是她的话提醒了混混,还是他们刚刚想起来,纷纷从裤兜里掏出散发着寒光的刀具,丝毫不在意是大白天,那嚣张的态度让人瞠目结舌。

    叶蓁这时也来到了圈子内,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动,他们手中的利器就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几个小混混眼睛大睁,一脸见了鬼的样子。

    农樱不怀好意地笑着,慢悠悠接近了几个小混混。

    “你!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小混混梗着脖子,语气虽然还是张狂,但也有所收敛。

    “告诉你,我们是十天帮的人!这娘们的妈欠了我们钱,把她带回去是我们老大的命令,你们如果要多管闲事,就是和我们十天帮作对!”

    小混混提起了“十天帮”,瞬间又叫嚣起来。

    看他们的神色和语气,不难看出十天帮在海城的地位。

    姚远的脸色苍白起来,为了她和十天帮对上,的确不理智。

    然而听到他们的话,农樱却笑了。

    她捏了捏拳头,响起噼里啪啦的骨骼摩擦声。

    活动完手脚,拳头就虎虎生风地落在了几个小混混身上,直把他们打的哭爹喊娘,再也不敢提十天帮,只顾着遮掩脑袋。

    直到打爽了,农樱才停手,随意甩了甩疲惫的手。

    “赶快滚!”

    短短的三个字却犹如特赦令,让混混们连滚带爬地跑了。

    巷子里一时安静下来。

    “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帮我,恐怕…”

    姚远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声音感激,语气却有些自嘲。

    “好了,说那么多,先找个地方坐一下吧”

    农樱动了动脖子,不在意地挥了挥手。

    且不说姚远是叶蓁看重的人,就算是个陌生女孩子,也不能看着她被小混混们欺负,这正是体现她们做好事不留名的为人准则。

    “你们如果不嫌弃,就到我家来吧,我家就在青石巷”

    姚远笑了,大大咧咧地说道。

    “叶姐姐?”

    听到她的话,农樱没急着答应,而是看向一旁安静的叶蓁。

    见她点头,姚远在带着两人向自己家走去。

    青石巷中都是小院,有一户的墙壁上有一丛蔷薇探了出来,虽然花都落了,但看上去也极为漂亮意境,这就是姚远的家,很容易辨认。

    一行三人进了门,姚远就把门牢牢锁住。

    不难看出,那群小混混应该在她家要账,才被姚远跑了出去。

    “你们先坐,我倒茶”

    姚远说着,就到厨房去泡茶了。

    虽然性格有些尖锐,但显然是个仔细的女孩。

    上次在咖啡厅,叶蓁没要咖啡反而要了一壶清茶,被她记下了。

    “叶姐姐,这里的房子虽然老旧,但是很有味道啊”

    农樱四下张望着,不时评价几句。

    “是不错”

    叶蓁认同地点了点头,青石巷的房子和兰城汀兰居倒是很像。

    不一会儿,姚远就端着一壶茶回来了。

    “今天真的谢谢你们了”

    给叶蓁和农樱斟茶后,她又道了一遍谢。

    语气中的诚意非常明显,今天叶蓁和农樱基本上算是救了她的命。

    一旦被那些混混带回去,即便不死,恐怕也会发生些什么事,而这些事是她宁死也不愿意接受的,所以说,她真的非常感激她们两个。

    “说说吧,怎么回事”

    农樱喝了一口茶,撇嘴问道。

    当初让她打电话,她偏偏矜持着不打,这不,就出事了吧。

    察觉到农樱的不满,姚远尴尬地笑了笑。

    经过今天的事,她倒是感觉和叶蓁农樱熟悉亲近了不少,也不再藏着掖着。

    原来,姚远从小就是单亲家庭,只有一个母亲辛苦抚养她长大。

    姚远倒是也没辜负她的期望,毕业后就成了高级酒店的大厨,每个月拿着七八千的工资,在海城这样的地方也够花了。

    毕竟姚远的爸爸给她们两个留下青石巷的这栋小楼,不需要每个月缴纳高昂的租房费用,那么多的钱足够两个人在海城这样的地方生活的舒服些。

    日子本来过的好好的,可惜姚远的母亲又找了个人嫁了。

    如果是个正经人姚远也就认了,可对方是个没有工作每天混吃等死的,只是长了一张好看的皮囊和花言巧语的嘴,就把姚远的母亲给迷倒了。

    姚远无力阻止,她们最后还是结婚了。

    让人无法忍受的是,那男人结婚后竟然也搬来了小楼住。

    为此,姚远争吵过愤怒过,却都无济于事。

    生养的恩情让她没办法指责母亲,最后只能无奈地搬到工作的地方去住。

    本想着每个月拿些生活费给母亲,日子还是照样要过下去的,可谁知道,自从母亲和那男人结婚后,平静的生活就一去不复返了。

    姚远搬走后,也不能时常看顾自己的母亲,以至于她走上了歧途。

    那男人竟然有赌瘾,跟着他,姚远的母亲也不知不觉染上了赌瘾。

    开始时还是一千两千的小码,就是这些小码可以瞬间让钱翻几番,从几千块变成几万块,甚至十几万块,这样巨额的收益实在让人欲罢不能。

    既然能在分分钟之内赚这么多,谁还愿意辛苦去上班?

    姚远的母亲用几千块平白赚了几十万,这样的甜头让她一头栽了进去。

    可如果赌博能一直盈利,那就不叫赌博了。

    有赢总是会有输。

    不过短短一个晚上,姚远母亲就把先前赢得尽数输了出去。

    人就是这样的心理,输红了眼,总想着下一把能捞回来,可惜,一把接着一把输,最后把多年来的存款全部赔了进去。

    一夕间,原本小康的家庭成了穷光蛋。

    姚远的母亲不敢告诉她,着急上火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若只是把存稿都输进去也就算了,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鼓动姚远的母亲在赌场借筹码再来赌,赌徒的心理总是那么容易猜测。

    什么下一把一定会赢,不会运气那么背的,总有翻盘的时候…

    没经得住心中恶魔的召唤,姚远的母亲听了那男人的建议,在赌场借筹码。

    整整一百万的筹码,转眼间如流水般又输了出去。

    输完的那刻,姚远的母亲恨不得晕倒在赌场中。

    开赌场的能是什么好招惹的?

    知道她输完了,赌场就开始催促还债。

    没办法,她只能和姚远开口。

    知道母亲有了赌瘾之后,姚远一口气哽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下来,她怎么都没想到,不过是搬走几个月,母亲就像是从里到外变了一个人。

    以前那个淳朴的妇人现在极为邋遢,赤红着眼十分可怕。

    赌场的人说了,不按时还钱,就砍了她的胳膊。

    没办法,姚远只能把自己的存款填上,就这样也不够,把身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却还是填补不了上百万的大洞,只能去银行借款。

    好不容易把漏洞给补上了,姚远家也一贫如洗。

    经过了这件事,姚远把那男人给赶了出去。

    姚远的母亲虽然不愿意,但房产上写的是姚远的名字,她有权利这么做。

    “你如果不愿意他走,那你就跟他一起走吧!”

    当时姚远只是冷淡地耸了耸肩,如是说。

    姚远的母亲一时咽不下这口气,竟真的跟着那男人走了。

    离开时,姚远曾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可以再赌博了,她已经没钱帮她补漏洞了,如果再来一次,恐怕就真的只能去卖身卖肾卖血了。

    她本以为这话能让母亲听进去,没想到,她以为只是她以为。

    一旦陷入到赌博的漩涡里,想要抽身哪里有那么简单。

    赌场知道她有还款能力,借给她的筹码数额大涨,从一百万变成了五百万!

    姚远的母亲就沉浸在赌博的快感中无法自拔,五百万的筹码,足够她赌很久。

    姚远虽然也担心母亲,但是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电话不接,短信不回。

    时间转瞬就过去了一个月。

    就在姚远想要报警的时候,她终于再次见到了母亲。

    然而伴随而来却是噩耗,她又赌了,并且输了。

    上次是一百万,这次是五百多万。

    那一刻,姚远只觉得想死的心都有。

    银行的贷款和利息都没有还完,又背上了一大笔债务。

    整整五百多万,哪里是一个普通市民能负担得起的?

    “小远,把房子卖了吧?”

    面对赌场的追债,姚远母亲说道。

    青石巷的房子虽然老,但是面积达环境好,若卖出去也能卖个几百万,这样一来瞬间就能解决掉她眼下的困境,说不定还能有余钱。

    面对这样的话,这样的母亲,姚远苦笑。

    房子绝不能卖,这是她最后赖以生存的东西。

    没了钱可以赚,但没了房子,拿什么生活?

    就这样,姚远的母亲过起了躲躲藏藏的日子,只能由姚远每个月的接济度日,而那个男人早在她背上巨额债务时就跑了。

    为了避免被找到,姚远也辞掉了酒店大厨的职务。

    她只能偶尔接点零工,好好的牌被打得稀烂,日子过的极其辛苦。

    好多次姚远的母亲都险些被找到,没办法,姚远只能搬去和她同住,生怕赌场那伙人会在不知不觉中剁掉母亲的手臂。

    钱她愿意还,却也只能慢慢还,但显然赌场不会给她那个时间。

    几个月的时间里,两人就搬了数十次。

    就在姚远以为母亲会痛改前非时,她却又去赌博了。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想要翻身,那些债务她想要赢回来。

    就是因为她在小赌场中赌博被发现了踪迹,赌场跟着她就找到了两人的住所,威逼利诱,各种手段几乎用尽了。

    姚远每天都不敢睡得太死,整个人犹如惊弓之鸟。

    最后一次,她忍无可忍,终于抛下了母亲回到了青石巷的小楼。

    却没想到,母亲竟然把她给卖了,让她卖身来还那五百万的巨款。

    “事情就是这样,后来我才知道赌场背后是十天帮,你愿意帮我,我很感激,可是十天帮的事不是你们能牵扯进来的”

    姚远叹了口气,声音平淡。

    她已经放下了,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即便死都解决不了。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拒绝了叶姐姐的拉拢?”

    听她说完,农樱像看傻子一样看向姚远。

    区区五百万,对叶蓁而言根本不算事好吗。

    “现在已经不是钱的问题,十天帮的老大看中了我,即便有钱他都不会放手的,我不希望你们牵扯进来,黑帮那里是能随便招惹的,今天你们打了十天帮的人,还是尽早离开海城或者找纪家少爷撑腰吧,否则…”

    说起这个,姚远皱着眉满脸的担忧。

    即便离开又能走到哪儿去呢?

    如果可能,还是让纪飞出面,首富的面子十天帮还是要顾及的。

    “哼,才不怕”

    农樱撇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走吧”

    叶蓁将杯盏中的清茶饮尽,声音清冽。

    “去哪儿?”

    姚远有些懵懂,脑子混乱。

    “十天帮”

    淡淡的三个字,却听不出丝毫火yao味。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